|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剑海鹰扬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中外武会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四章 中外武会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韩家之人,无不殷勤待客,宾主尽欢,使得这一场聚会,找不到一点紧张凶险的气氛。刚刚席散,有人来报说独尊山庄大批人马已接近韩府,韩世文自须出去迎接,大厅内群豪大半跟了出去。
  秦霜波没有动弹,转眼一瞧,只见鬼王杨迅、苦行庵主枯莲没有离座,华山叶本明老道长也不移动,至于关彤等三人,当然是跟着秦霜波,理也不理独尊山庄的来人。
  秦霜波最注意的广闻大师,却几乎是第一个跟韩世文出去的。秦霜波觉得很奇怪,向关彤望了一眼,淡淡道:“那位广闻大师的武功如何?”
  关彤道:“在下也不大清楚。”
  他迟疑了一下,才又道:“这位师兄在敝寺中,并无正式职责名位,只列名在戒律院中。但事实上二十年来,他在敝寺威权最大,全寺上下千余僧侣,莫不对他十分畏惧,这是因为他是戒律院主持心劳长老的首座弟子之故。”
  秦霜波点点头,道:“听说贵寺的戒律院名望地位虽是比不上藏经阁和达摩院,但权威甚大,掌管全寺律法。因此全寺僧侣都大为畏惧,也不算奇。”
  关彤道:“正是如此,敝寺的戒律院除了听命于长老会议之外,连方丈大师亦难以左右。这广闻师兄二十年来,实际由他主持院务,心劳长老早已不大管事。是以广闻师兄权重势大。在下等罕得有机会与他接近,因此他的武功如何,在下亦不知道。但总之定在敝寺前三名之内,却是没有疑问之事。”
  秦霜波讶道:“这又何以见得?”
  关彤道:“由于戒律院地位特殊,掌管密典秘籍的藏经阁,以及教授技击的达摩院,对戒律院这一系之人,都特别给面子。以在下想来,本寺所有的神功秘艺,恐怕只有戒律院中有身份之人,才能随意翻阅修习。”
  秦霜波“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但江湖上从未听过贵寺中有他这一号人物,相信是因为他罕得下山之故?”
  她这句问话当然大有深意,因为她听罗廷玉详叙过那萧越寒,以及其后有三人助他闯出了九宫十方大阵之事。她记得师父李萼阁主谈论过武功领域中,种种奇异成就。因此她初步判断萧越寒的惊世骇俗的魔刀,以及那突然增长无数倍功力的奇异功夫,与少林寺大有关联。但目下她所得的资料尚不完全,难以作任何结论。
  只听关彤应道:“不,据在下所知,广闻师兄不时下山云游,以便增长见闻阅历。但他行踪隐秘小心,从不生事,是以外间全然无人知道他的名头。”
  秦霜波深深接上一句,道:“然则那心劳长老昔年也时常下山,与那广闻大师一样了?”
  关彤道:“是的,其实敝寺各院的主持,都须有丰富的阅历经验,以是之故,各寺都时时有重要的人下山,但江湖上却少有知道的。”
  他这后面的一句话,又把事情弄得复杂起来。假如少林各阁院都时时有重要人物下山,则那萧越寒的幕后主使者,便不能认定是广闻大师了。
  秦霜波点点头,转过去向青霞羽士说话。她预计众人马上就会进来,为了不让广闻大师见到自己与关彤低语,所以立刻跟青霞羽士讲话。果然她才讲了几句,一群人涌入大厅。当先一个身量雄伟,方当壮年的人,由韩家主人韩世青陪同而行,威仪特盛,一望而知,不是等闲人物。
  此人自然就是独尊山庄大庄主雷世雄,此人一露面,严无畏不来,只怕已成定局。
  但除了秦霜波之外,别人都不晓得。跟随着雷世雄同来的,五大帮派的主脑只有一个何旭内伤未愈,未曾露面。此外,霜衣卫队亦有三十之数,不过跟随入厅的,只有三个队长。
  最使秦霜波瞩目的是黄衫长裙,秀发垂肩的端木芙,她身上不带任何兵器,弱质纤纤,却居然参与这等关系重大的武林集会。不过在她身后,却站着一个红面白髯的高大老人,手提九曲拐,气度慑人。这一位当然就是崔阿伯,不必细表。
  此外,倜傥英俊的彭典,也是众所瞩目之人。这一位独尊山庄的二少庄主,昔年接过罗希羽全力一刀之事,武林中无不知晓。
  秦霜波感觉到自己受到独尊山庄所有人的注视,但她只向端木芙和崔阿伯回望。但觉端木芙给予她的印象,大是一新。她身上散发出一股清雅温柔,而又沉静智慧的气质,全然与那一日拦截自己和罗廷玉之时的凶悍,没半点相似。
  她也见到崔阿伯向自己微微躬身,点首为礼,这位白发老人眼中,透露出尊敬之意。
  秦霜波不禁感到迷惑,倏然间,灵感掠过心头,恍然大悟。忖道:“对了,这端木芙才是真的,上次我所见的,只是貌似而已,其实并不是她。”
  韩世青显然放心了不少,因为天下武林精英,现下已来了大半,声势之浩大,实是中原武林千百年绝无仅有之事。假如还敌不住西域强敌,那也就没得说了。
  雷世雄首先向秦霜波招呼,然后在主人韩世青介绍之下,见过在座群雄。他身份非同小可,威名赫赫。纵然自傲自大如鬼王杨迅,亦不敢当众失他面子。
  介绍到华山叶本明道人之时,这位老道人态度最是冷淡,只点点头,竟不招呼一声。
  独尊山庄许多人都泛起怒意,但雷世雄却微微一笑,道:“叶真人乃是华山派耆宿长老,从不离山。这次居然远离洞府,可见得淮阴韩家的面子,实是非同小可。”
  叶本明眼中闪掠过惊讶之色,似是想不到对方居然晓得自己,而且更深知自己从不离山。
  独尊山庄之人一听大庄主对这老道相当礼敬,全都明白这是为了两个缘故。
  一是今日之事全得冲着韩家面子,决不能惹出事端。二是华山高手乔一芝真人,死在独尊山庄手底,因此这个老道人仇视独尊山庄,不足为奇。
  韩世青继续引见,轮到少林广闻大师,雷世雄十分客气地与他叙礼,说道:“家师多年前提起过大师的令师尊心劳长老,极为钦迟崇敬。晚近则时时提及大师,深信必是光大贵寺门户的砥柱,今日得晤,幸如之何。”
  全厅之人,得闻雷世雄如此的尊崇推重这广闻大师,无不大表讶异。因为少林寺俗家弟子中,以关彤最是著名,这且不提。若论寺中僧侣,少林寺名传武林多年的五老三师,并没有广闻这一号人物在内。
  然而听雷世雄口气,竟是把这外表和霭亲切的广闻大师,看得比五老三师还重,以雷世雄的身份,自然不能胡乱捧场,定须大有根据,因此他的话非信不可!这一来,教天下群雄焉得不既惊且讶?
  广闻大师忙道:“阿弥陀佛,雷大庄主过当之誉,折杀贫僧了。”
  他微微一笑,又道:“贫僧奉敝寺方丈大师之命,就近赶来,聊表敝寺诚意而已,相信明天天黑以前,敝寺将有正式代表赶到。”
  他话声略顿,但显然尚有话说,所以没有人开口。只听广闻大师又道:“淮阴韩家之事,业已震动天下武林,无不兼程赶来,共御外侮。但贫僧敢信在场各位高人名家心中,定有一个疑问,那就是当今武林有限几位顶尖高手,尚有两位不知来与不来?其中一位自然是令师严大庄主了。”
  他不再说第二个是谁,那意思是要雷世雄回答之后,他才继续这话题。雷世雄虎目一转,但见全厅之人,无不期望地望着他,当下干咳一声,提高声音,道:“大师好说了,讲到家师来不来之事,目下尚难以奉覆。”
  众人发出失望不满的噪声,好些人在交头接耳的议论。雷世雄毫无责怪之心,只因这些人自然都深信严无畏是唯一领袖天下武林之人,才会怪他不来。
  他接着又道:“家师尚在用心查究这一批外敌的行踪下落,以及他们此行的目的和实力等问题。以是之故,来与不来,犹在未定之数。”
  广闻大师竖起姆指,道:“了不起,贵庄居然已有了线索啦!”
  雷世雄道:“实不相瞒,敝庄接获的报告颇多,但其中是否找得出线索,目下难以预测。总而言之,这一批异国强敌,其中定有才智过人之士,主持大计,是以咱们务须同心合力,先御外侮。略一疏忽,只怕中原武林,尽成西域武士的天下了。”
  韩世青重重的咳一声,道:“寒家之事,竟蒙天下英雄关心垂爱,不辞辛劳,赶到了淮阴,真教寒家不知如何还报才好?”
  他略一停顿,又道:“这次疏勒国师索取的宝物,直到现在,尚无丝毫线索。老朽窃以为该宝即使落在中国,只怕不是在武林同道手中,否则断无不知之理。”
  雷世雄摆摆手,作出要开口的姿态,谁知在他身侧一人,离座站起,顿时把众人的眼光都吸引住。这个起立之人,乃是绰约多姿的端木芙。她右手很自然地拢住一股长发,使下半截的面庞,隐藏在发影中。
  她一起身,雷世雄只好也站起身,大声道:“这一位姑娘是敝庄的贵宾端木小姐,他才慧绝世,有未卜先知之能,既是打算说话,必有高论。”
  他这么一介绍,群雄更是讶诧交集,互相探问之下,竟无一人得知这位端木小姐的身世来历。端木芙道:“雷大庄主过奖了,想我端木芙一介女流,那里谈得上什么才慧?不过愚者千虑,亦有一得,所以敢向诸公进一言。”
  她侃侃道来,言辞清雅流畅,风度极佳,一望而知,她可真不是普通女流。只听她接着又说道:“韩老先生提到宝物之事,大有离题之嫌,贱妾斗胆请问诸公一声,假如该宝现下已是置在此厅之中,诸公是赞成献给疏勒国师呢?抑是反对?”
  群豪都不作声,秦霜波恬然微笑,道:“还是由端木姊姊自己回答这个问题吧!”
  端木芙向她点点头,道:“敢不遵从仙子之命,依贱妾想来,诸公一定不肯把此宝拱手献出,以免贻羞万邦,都说我中华无人,甘心投降。”
  她这几句话说得斩钉截铁,铿锵有力,群豪无不动容,人人心许斯言。
  端木芙流盼全厅一眼,目光凝注在广闻大师面上,又道:“广闻大师你说是也不是?”
  广闻大师泰然自若,道:“这道理虽然很对,但做起来却未必对。”
  他突然如此锐利地反驳端木芙,人人都感到希奇。
  端木芙道:“愿闻大师高论。”
  她回答得如此和平,却又使众人大感意外。广闻大师徐徐道:“假如该宝现下已在此地,贫僧大胆建议,让主人出面,献出此宝。假如对方真心为了此宝而来,自然收兵言和。如此,咱们就另以别法对付他们。但假使对方实在是为了对付中原武林,有意称霸宇内,则此宝虽得,定然还不肯罢手,另出题目,非迫咱们动手作战不可!此时有了真凭实据,定可激发天下武林同道的同仇敌忾之心,一致对外,则胜算可望较大些。”
  这一番分析,透辟入微,别人当真不易想到。因此之故,全厅之人,几乎都出声附和,没有人挺身反对。
  端木芙道:“多谢大师指教,既是如此,咱们非依计而行不可了!崔阿伯,把那玉台铜马取出来,交与韩老先生。”
  大家都睁大双眼,只见那崔阿伯取出一个锦袋,松开袋口,露出一宗物事,乃是一块羊脂白玉的台架,上面有一匹骏马,奋鬣长嘶,色彩鲜明,极为悦目。崔阿伯交给了韩世青。
  韩世青瞧了一遍,道:“这玉台上奇形文字,想必就是疏勒国的文字了?”
  端木芙道:“那是古代疏勒国通行的文字,现在他们瞧得懂瞧不懂,可就不得而知了。”
  韩世青看罢,便给众人传观。秦霜波最先接过,瞧了瞧那匹铜马的雄姿,便交给旁人,竟不瞧那些字迹一眼。这件宝物传到广闻大师手中,他也只审视那些精美的铸工,以及玉台的质地,便交给别人。雷世雄最后拏到手中,看得十分仔细,显然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件物事,所以好奇地细加察看。
  端木芙把众人传观这座玉台铜马时的神情,都瞧在眼中,发觉一共只有三个人没有白费心机去瞧那玉台上刻着的奇形文字。一个是秦霜波,一个是广闻大师,还有一个是韩家的智囊韩行昌。她此举当然大有深意在内,但却无一人知晓。
  这淮阴韩家之内,聚集了天下武林高手,声势之盛,真是千百年罕见。大家都不大把那疏勒国师之事放在心上,这是因为人人眼见己方势盛人多,像剑后秦霜波、独尊山庄雷世雄等人都来了,焉有败理?其次是那疏勒国师欲得之宝,已有了着落,这也是使人感到松弛的重要原因。
  翌日,陆续有各地名家高手以及一些门派的主要人物抵达。
  韩世青亲自主持迎宾之事,暗中一算,够得上称为名家高手的人数,已达一百以上,加上随从弟子门人,或是各帮派的部属,总人数已达六七百之多了。这位韩家主人眼见己方声势如此浩大,心中愁忧消解了许多,也觉得韩家真够面子,才有这等盛况。
  韩行昌则恭陪秦霜波、雷世雄、端木芙、广闻大师、鬼王杨迅、苦行庵主枯莲、叶本明真人等七八人,一同前往参观韩家暗中布置的一处场地。那是在郊外五里远的一座村庄之内,当中一片平坦广场,足可以容纳数千之众。这广场四面皆是房舍,南北两面都搭有遮阳的竹棚。
  韩行昌向众人说道:“北首的竹棚下摆设座位,供对方之人坐憩。南首这一排房舍,正面的墙壁皆可移动卸下,打算供咱们中原同道坐用。”
  飞蜈蚣童定山讶道:“何以有此不同安排呢?”
  韩行昌微微一笑,道:“假如咱们中原武林有些高人不打算太早露面,便可以先坐在屋内。到了必要之时,才卸下木墙,现身露面。”
  众人都连连颔首,认为此意甚佳。因为假如对方当真只欲取回疏勒国宝,甚是诚意,则众人实在无须现身。
  端木芙微微一笑,道:“韩少爷如此安排,可知成竹在胸,准备在必要之时,可以放手混战。只不知另外的一处,又如何安排法?”
  众人都很感兴趣地倾听,那韩行昌流露出十分惊佩的神情,道:“端木小姐都能预知一切,实是教在下既惊且佩。不错,这一处地方乃是预备供双方大军厮杀会战之用。假如敌方人数不多,我方又决定公平较技的话,又或是敌方之势更强于我方,如不欲与之混战,便到另一处地方去。”
  他引领众人,走出这座村庄,西行两里左右,但见一片树林,遮住了去路和目光。
  韩行昌说道:“这一片树林,绕湖而生,恰好把这数十里之大的‘小明湖’围绕起来。”
  众人跟着他穿林而入,但见一片碧波,甚是辽阔。在岸边有一座宽阔的木台,可容多人驻足。但这只是一个码头而已,左方数丈外也有这样子一座木台。然后各有一条浮桥,直通湖中的另外两座浮台。
  离这两座浮台约莫七八丈远,又有一座浮台,高出水面达一丈之多。这座浮台也是以两条浮桥,接通那两座浮台。众人瞧了这等形势,都恍然大悟。
  原来这是专门用来对付西域高手的。要知西域诸国会水性的人不多,因此在这等地方,全无混战的可能。
  韩行昌解释道:“双方之人,从两个不同的码头,前往水中浮台落座,然后各派高手,再往那当中的高台上印证武功。如此布置,对方纵然人数比我方多十倍,有意混战一场,也只好望水兴叹,无可奈何了。”
  雷世雄道:“要得,我看这一场中外武会,就在这小明湖中举行便了。”
  众人都点头附和,秦霜波淡淡道:“雷大庄主之言虽是有理,但还须问过端木小姐才行。”
  广闻大师道:“不错,端木小姐慧眼超凡,往往别有高见呢!”
  这话明着是赞誉端木芙,其实却含有挑拨的妙用。假使端木芙果然说“不行”,则雷世雄感到有失面子,心中定生不满。纵使她赞成雷世雄的意见,雷世雄亦会感到不是味道。
  端木芙微微一笑,道:“雷大庄主所以赞成在此地之故,不但是基于我们中原武林体面,非得与对方公平较技不可。同时亦考虑过利害关系,例如敝庄随行之人,就有大部份精通水面功夫。再加上三江五湖的水道名家高手,自然是在此地会客妥当些。”
  广闻大师应声道:“端木小姐分析入微,使人大感放心了。”
  心中却暗骂一声:“好一个伶牙俐齿的丫头!”
  至此,大致上已决定在小明湖应战,这一天晚上,韩家大排筵席,明灯巨烛之下,觥筹交错,那种热闹盛况,豪情侠气,简直不能以笔墨形容。

×      ×      ×

  翌日,便是重阳佳节,城中居民相率携酒登高,城外车水马龙,甚是热闹。辰已之交,两个装束奇异之人,并骑驰到韩府门口。韩行昌和三四个人一早就站在大门等候。见了来人,赶紧上前。但见其中之一,正是那基宁将军,当下互相行礼,打过招呼。
  韩行昌道:“韩家已奉命准备妥当,只不知如何能谒见贵国国师?以便奉告一切。”
  基宁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接着说道:“贵府果然有办法,敝国国师总算找对了人啦!”
  他停顿一下,又道:“但闻说中华武林英雄,都纷纷赶到淮阴,敝国国师说,我等万里而来,若是不能一会中华英雄好汉,岂不遗憾?是以有望贵府代为安排一下。”
  韩行昌道:“贵国师之言,实是人情之常。即使是敝邦的武林朋友们,也莫不渴欲拜晤贵国师。但寒家地方有限,未能容纳天下群贤。特地在那风景甚佳的小明湖边,准备了地方,以迎嘉宾。并且打算当着贵我双方英雄眼前,奉还国宝,只不知尊意如何?”
  基宁点头道:“果然不出国师所料,现下我们一行八十余人,都在城外等候。”
  韩行昌忖道:“假如那疏勒国师早已料到我方的安排,则此人智谋之高,实足惊人了。”
  当下道:“既然如此,在下便随将军前往谒见贵国师,并负领路之责。”
  基宁狞笑一声,道:“如此甚好。”
  韩行昌心念电转,暗暗冷笑一声,忖道:“疏勒国师必定告诉过基宁说,务须要我去领路,他也认定我计谋甚多,以为先把我抓起来,便可大为有利,殊不知这一着早已被我们几个人算中了。”
  他吩咐众人牵马过来,然后与基宁一同驰出淮阴。在一处荒野中,只见树林内突然冲出一队人马。基宁挥鞭指着那一队人马,道:“那就是了。”
  韩行昌定睛望去,但见这支队伍一共是八十余人,个个都以一袭宽大披风紧裹身体,头上几乎都有头罩,那是为了遮盖着头顶的缠帛,免得别人一瞧便知道是缠回。
  但见这队伍的最前头,乃是一个彩衣飘拂的高大老者,年约六旬左右,皮肤黧黑,浓髯绕颊,深目高鼻,相貌甚是奇伟。而他那一双特别长的眉毛和眼睛,以及广阔的额头,都闪耀出智慧的光芒。
  在他身后,有两个女性。她们也全都裹在衣服中,面上掩纱,只露出两只灵活明亮的眼睛。此外,全是男人,有老有嫩,有俊有丑,有些面色白皙异常,甚至红髯碧睛等等,直是集人种之大成。
  韩行昌尽可能查看这个队伍,希望发现汉人,但此举却失败了,他早知道不容易办到,因为对方装束如此奇异,任何人都很容易藉装束而掩饰,决计难以察觉。他催马上前,向这个唯一穿着彩色衣的疏勒国师躬身抱拳,道:“国师远来中土,寒家有失远迎,罪甚罪甚。”
  疏勒国师背后一个女郎以清脆的声音,咕咕呱呱说着,似是翻译。之后,疏勒国师微微一笑,说了两句话。那女郎提高声音,道:“敝国师说,韩少爷不必客气。”
  基宁随即上前,大声报告。疏勒国师面上神色丝毫不变,并不似基宁那样,一听到国宝已得,眼中便情不自禁的闪过了惊异的神情。疏勒国师其后大概是在考虑韩家另设会晤地点一事,片刻才说了几句话。
  那个女郎又作通译,道:“敝国师说,韩少爷才智过人,那一处地点,必有妙用。他很想先听听那处地点的形势。”
  韩行昌心中一凛,忖道:“假如他一听那地方对他们太以不利,要我们到此会晤,便不好了。只因此地除了些少树林之外,全是平畴旷野,这刻又是秋收之时,田地干旱,他们习于驰射冲杀之术,在这等形势之下,我们人数虽多,也是无用。”
  他虽是想到了这些问题,但却没有解决之法,只好说道:“寒家在小明湖畔,设有场所,迎迓贵宾。”他略略说出小明湖的布置,便闭口等他答复。
  疏勒国师掀髯而笑,说了几句话,那女郎继续通译,道:“在那小明湖上,我们的人都不通水性,还是改变地方的好。”
  话犹未毕,一骑如飞驰来。众人举目望去,知是韩家之人。
  基宁纵马上去,拦住来人,喝道:“什么事?”
  那汉子道:“在下奉命送一封信给韩少爷。”
  基宁伸出巨灵大掌,道:“韩少爷正与国师说话,不可惊动,你把信拏来,待本爵交给他便是。”
  那汉子犹豫了一下,才把一封书信交给基宁。基宁等他走了,这才拨转马头,一径走到疏勒国师前面,把信交给他。韩行昌眉头一皱,似是想出言抗议,但旋又缄口不语。
  疏勒国师讲了几句话,那女郎娇脆地道:“韩少爷此信来得奇怪,国师很想先看一看,望你不要见怪。”
  韩行昌苦笑一下,道:“国师请便。”
  疏勒国师着那女郎拆开信件,读出信中内容。那女郎先以番语讲了好一会,这才向韩行昌道:“此信是一位端木小姐所书,她说假如敝国师不想到小明湖,则韩老先生只好率大众到这边来会晤。”
  韩行昌道:“只有这么几句话么?”
  那女郎笑一笑,道:“这位端木小姐画了一个奇怪的图案,嘱你在必要时,如何的走法,才不会乱了阵脚。”
  韩行昌道:“这就对了,在下早就请她准备好,假如在这平阳开阔之地,便须得借重她所学的行军布阵之术,教众人结阵候驾。”
  疏勒国师接过那张信笺,似是研究信上的阵式,过了一会,才开口说话。女郎译道:“国师说,这位端木小姐,真是才女,如若让她此信落在韩少爷手中,我们就没法子防止韩少爷乘隙进入阵中了。”
  韩行昌双眉一皱,道:“端木小姐布下的大阵,用意只是防止万一发生了混战的局面,双方都不至于伤亡过重,结成不解之怨仇。并非是为了在下而设的,国师只怕误会了端木小姐之意。”
  那女郎咕咕呱呱的转译完这几句话,疏勒国师仰天一笑,用番语道:“韩少爷何须假装胡涂?你分明早已算定了本国师可能不放你归去,是以预嘱端木小姐把阵法设计妥当,现下见你久无消息,便差人送信前来,告以出入大阵之法……哈!哈!”
  那女郎照直译了,韩行昌苦笑一声,道:“国师此言差矣,如若是在下早就请端木小姐把阵法设计好,则在下那须她这刻方始送信,告以出入之法?”
  疏勒国师以番语解释道:“这话乍看很有道理,但事实上这行军布阵之道,千变万化,非是一成不变之术。因是之故,你们在未曾知悉本国师在何处出现之前,焉能布成阵法?即使已经设计了几种阵法,临时也须加以变动。韩少爷如若不是精通此道之人,决计无法完全记得。所以端木小姐直到这时才派人送信给你,一点也不奇怪,更不能因此而认作是她临时想的计谋。”
  韩行昌突然收起了苦笑之容,恢复了安详的神情,徐徐道:“国师爷定要证明此是在下预谋,不知是什么意思?”
  疏勒国师道:“假如这一切筹谋策划,皆是出自韩少爷手笔,则本国师把你扣下,中原群雄等如失去了灵魂。”
  他们之间的交谈,均由那女郎从中翻译。韩行昌听了这话,既不承认,亦不否认,只微微而笑。
  但他的心情却宛似波涛起伏,只因他目下既然被对方扣留作为人质,自然危险万分,生死难卜。除了本身的安危之外,他更为了那端木小姐的惊世才智而大受震撼。
  须知今日的局势,如若疏勒国师坚持己意,定要在此地会晤中原人物的话,一旦混战起来,在这等平畴阔朗的旷野中,对方可得而施展冲锋肉搏之术,则中原一方虽然人数众多,却未必能抵敌对方的冲杀。因此,中原方面当然希望能在“小明湖”上与对方会晤,由于地势之利,对方非得公公平平的印证武功不可。
  那端木小姐的高明于此可见,她只须送一封信来,便能使敌方改变初衷,自动选取不利他们的地点。像她这般才华,实在使人不能不佩服。
  韩行昌本是素来以才智自负之人,但端木小姐露的这一手,他自问万万办不到,想不服气也不行。
  只听疏勒国师又道:“有烦韩少爷指点路径方向,但在动身之前,却须得点住你的穴道,免得到时你忽然逃走,迫得本国师要当众拏下了你。”
  韩行昌点点头,道:“本来国师扣留在下之举,大不合理,但事至如今,多说也是徒劳无益,你们即管动手。”
  这个一直在翻译的女郎,催马上前,道:“国师说,韩少爷竟然不作徒劳的挣扎,显见才智过人,不愧是筹策大局的主要人物。”
  她说话之时,已迫到切近。但见她双眉黑得发亮,那对水汪汪的翦水秋瞳,澄澈明亮。皮肤则白皙如羊脂美玉,一望而知,定是个美人胎子。
  韩行昌道:“贵国师过奖了,其实在下既然前来,岂能没想到贵国师可能会有扣留在下之?只不过事出无奈,非冒此险不可而已!在下还未请教姑娘如何称呼?”
  那女郎的大眼睛瞇缝一下,似乎用力再看清楚对方,这才答道:“我叫蒙娜。”
  她用手指一指后面,又道:“她叫莲姬,都是国师的未来妻子。”
  韩行昌晓得回教徒盛行多妻制度,以那疏勒国师之尊,拥有数十名妻妾,亦不希奇,但这两女竟是未来的妻子,却不免有些奇怪。
  但韩行昌自然也不便启齿动问人家这等私事。当下拱手道:“原来是蒙娜夫人,在下失敬了。只不知那莲姬夫人懂不懂得汉语?”
  远在一丈以外的莲姬高声应道:“当然会啦!”
  韩行昌点头道:“在下真想不到两位夫人都精通汉语,不过如果两位夫人不是文武全才的话,恐怕也不会随侍国师到敝国来了。”
  莲姬咕咕呱呱地把他的话翻译给疏勒国师听,疏勒国师道:“韩少爷果然不同凡响,有猜必中。本国师很想请你同返敝国,替我参谋策划。”
  蒙娜译给他听,韩行昌连忙摇头道:“在下多蒙国师夸奖,有意提拔,感激非常。但离家远行之事,不比等闲,实是未敢拜领美意。”
  疏勒国师笑了一笑,大有不愁你不听从之意。蒙娜道声得罪,缓缓伸手向他胸口点去。她出手不快之故,乃是特意让他有机会表示心意,假如他不愿束手就擒,则大可以拍马避开,不须还手。假如她出手太急,韩行昌若是不愿,势必被迫还击。
  韩行昌动也不动,任得她的纤指点中胸前,但觉内脏一阵翻腾,血气上涌,差一点就昏了过去。他虽然熬过这阵昏迷之感,但已是四肢酸软乏力,当下晓得已被对方奇异的点穴手法所制,已失去反抗或逃走之力了。
  大队人马,在韩行昌引领之下,向小明湖驰去。一路上经行过不少农村田地,但都不见人迹。这自然是韩家事先的安排,在淮阴周围数十里之内,任何一条路线,只要派人通告一声,所有的居民都匿伏家中,绝不敢露面。这样纵然在任何地点展开冲锋肉搏的混战场面,也不致伤及无辜百姓。
  大队人马不久就抵达湖前的树林处,疏勒国师下令停止前进,先派出两骑,穿林侦察形势。
  这两骑顷刻间就回报一切,蒙娜在一旁翻译给韩行昌听,说道:“你们人数比我们多几倍,大部份都散布在湖边,只有四十余人在左边的木台上,空出右边的一座平台,想是让给我们的。”
  韩行昌点点头,道:“家伯父将在最外面的木台上,把贵国国宝献奉与疏勒国师。在这等地方,四处皆水,我们人数虽多,也不生作用。”
  蒙娜俏眼中射出嘲笑的光芒,道:“我们既敢到中原来,焉怕你们人多?”
  韩行昌心中一惊,忖道:“她这话虽是十分显浅之理,但却极为牢靠确实,无法推翻,而此女的一副傲骨,也显示出她信念极是坚强,唉!今日这一场中外武林大会,凶吉成败,谁也无法预料。”
  他心中虽然吃惊,但面色丝毫不变,淡淡一笑,道:“有烦蒙娜夫人转告国师,便说在下认为,以你们实力之浩大,信心之坚强,换了任何别人做领袖,也将一往无前,不稍踌躇,但国师他居然先派斥堠探察地形,此举适足显示国师之持重多智,在下甚为佩服。”
  疏勒国师听完译言,面上泛起了得意的笑容,说道:“韩少爷不合自恃胆勇智略,亲自出马为我们带路,意欲趁便观察我们的虚实,但现下已受制于我,纵然观察到我方任何弱点,也终归无用,哈……哈……”
  蒙娜翻译之时,连最后的笑声地依样打个哈哈,韩行昌道:“夫人果然忠心耿耿,翻译得一字不漏,实在难得之至。”
  蒙娜眼中露出笑意,道:“但我本性却是十分粗疏大意,你信不信?”
  韩行昌道:“在下连夫人的全貌也没瞧见,如何就敢论及夫人的性情为人呢?”
  此话方一出口,心中突然掠过一个灵感,不觉凝眸寻思。韩行昌寻思道:“她既然本来是粗疏大意之人,现下忽然如此仔细彻底,会不会是被迫使然?假如是那疏勒国师懂得汉语,因此她才一个字也不敢遗漏,这也是十分合理的解释。”
  然而假如疏勒国师懂得汉语,他为何不直接了当的以汉语发言?何必多一重手续,徒然浪费时间?要知这疏勒国师若然懂得汉语,不但不会减低身份,反而能使人更加惊讶佩服,于威望大有增长。因此他不肯被人晓得精通汉语,必有莫大的作用。
  韩行昌默默忖想,一时之间却想不出有什么道理。他在基宁和蒙娜夹持之下,驰入树林,转眼到了湖边,众人纷纷下马。
  早晨的阳光晒在湖面上,水波反射出无数闪光。粼粼的绿水,散发出秋天的气味,使人有空旷寥落之感。但事实上数百人伫立湖滨,这些武林人的衣着,五光十色,全国东南西北各地的装束皆有。所有的目光,都凝注在这一大队精兵雄师身上。那疏勒国师最是显著特出,是以没有人会弄错对象。
  靠水面的两座宽大木台上,左边有四十余人,屹立不动,右边的一座却空着。这两座木台相距七八丈以外,武功再高的人,也不能飞渡。在湖心那边,又另有两座浮在水面的木台,面积细小得多。然后,从这两座浮台,各有一条浮桥通到数丈外的一座浮台上。西域诸国的八十余名武林高手,在疏勒国师率领下,踏上右边的木台。
  此时双方都不闻警咳之声,气氛陡然变得颇为紧张。
  左台上一位年约四五旬之间的儒服文士,走到最前面,向右台的异国高手们施了一礼,提高声音,道:“区区淮阴韩世青,有请疏勒国师说话。”
  蒙娜应道:“韩老先生有何指教?”
  她开口之时,疏勒国师已跨前几步,单独站在众人前面。
  中原群雄一听这个女郎说话之时,并不用力叫喊,但声音却传出老远,人人皆闻。
  可见得她的内功深厚异常,实是不可小觑。此女尚且如此,那疏勒国师的高明就可想而知了。
  此外,她一口清脆悦耳的京片子,宛如出谷黄莺,也使人十分感到兴趣,暗暗测度她从何处学得汉语?抑或她原本就是汉族女子?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