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剑海鹰扬 >> 正文  
第四十章 威震天下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章 威震天下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21
  他同时大声道:“本帅非是秦仙子之敌,就此认输啦!”
  秦霜波也感到意外,却退开数步,表示接纳他的认输,假如不接纳的话,她大可以在背后发剑,刺死基宁。
  她道:“将军此举,竟然大出我意料之外,可见得若是统领大军,在疆场争胜之时,必定是奇谋百出,使敌人无从臆测了。”
  基宁回身道:“仙子过奖了,但本帅可不能不认输,只因本帅自从炼成毒掌绝艺之后,至今也只有国师一人,能施展这等身法,破去本帅的掌力,国师尝告诫过本帅说,假如有人能如此抵御你的掌力,可速速认输,毋须再妄图挣扎了。”
  秦霜波颔首道:“原来如此,足见贵国师才智过人,神机妙算,能料敌于未来,从将军口气之中,可见得将军在贵国师麾下,乃是罕有匹俦的高手了,不然的话,贵国师也不会如此倚重顾惜,预嘱何时须得认输,以免将军遭遇不测之祸,只不知将军在贵国师麾下,可有什么特别的称谓或是排列什么?”
  基宁道:“秦仙子真了不起,本帅在国师麾下,荣获两大高手之称。”
  秦霜波很感兴趣地向对方的浮台望去,问道:“还有一位足以与你并称的高手是哪一位?”
  基宁回头看时,只见浮台诸人当中,已走出一个高而瘦的人。此人头缠布帛,身披白袍,腰间以一条五彩宽带缠紧,虬髯绕颊,深目高鼻,肤色却不甚黝黑,假如不是装束怪异,直可冒充中原之人。
  他已举步踏上浮桥,一望而知,乃是受遣出战。
  蒙娜夫人高声道:“这一位是西夜国名家居木宗,精通十八般兵刃,又擅长暗器,请仙子指教。”
  只见紧接着又有两名大汉随后跟着,但任何人都不会误会他们是打算仗恃人多取胜。只因这两个大汉,都是扛着兵器架,架上刀、枪、剑、戟、斧等,无不齐备。
  这居木宗走到台前,基宁正要退下。他却以番语向他说了几句,基宁便道:“秦仙子,居木宗要本帅翻译几句话,他说,他的长处是在博通诸般兵器,所以要求仙子让他得展所长?”
  秦霜波道:“将军只怕是把话翻译得太客气了,居老师远来是客,这一场打算如何印证法,悉听尊便就是了。”
  基宁道谢一声,向居木宗叽咕数言,居木宗也讲了几句,基宁听罢,想了一想,才开口道:“居木宗有一个要求,似乎有点儿不合情理,还望仙子裁夺。”
  他停顿一下,才又道:“居木宗说,仙子的剑术,深不可测,功力又复强绝,因此,他虽然亦擅长用剑,却又无法窥测出一点端倪,他想先选五种兵刃,每种与秦仙子斗上三十招,然后第六种兵刃,才是真正分出胜负的决斗。”
  他不好意思地笑一笑,又道:“听起来,他似乎太占便宜了,上阵比武,哪有人肯先让你挑几件兵刃试探之后,始行真正决一胜负的?”
  秦霜波道:“这也难怪居老师有此要求,他既是博学之士,精通百艺,而这武功之道,千变万化,含蕴着生克之理,他如是不能得展所长,遽尔落败,心中岂能服气。假如他用过六种兵刃,仍然落败,这结果虽然也不好,却能求得一个心安理得,以后用不着念念不忘这一场比武,这叫做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我当然得答应他,还望将军把我这番话详细翻译给他听。”
  她这番分析,精微透辟,把对方的用心,完全说出。人人都恍然大悟,可是她为何要基宁将军把话详细翻译给居木宗听?此举却只有寥寥三数人加以注意。
  居木宗一面听,一面点头,露出了佩服的神情,秦霜波神色安恬如常,心中却暗暗窃喜,忖道:“我利用这番话,将居木宗的心理上,已深深印下了失败的观念,这么一来,他的斗志,在不知不觉之中,已消减了许多,同时还有一宗好处,那就是当他真正不敌落败之时,心中已有了成见,便不会觉得太丢面子而以死相拚,因此,我此举竟可免去对方两败俱伤的打法。”
  基宁翻译完毕,一径退下。
  秦霜波在百忙中,迅快地向敌方浮台上掠瞥一眼,但见疏勒国师的椅子,挪放在最前排,虽无特别的表情,却使人感到他异乎寻常地注意着这一场比武。
  秦霜波惕然忖道:“疏勒国师心目之中,想必已把我列为第一强敌,因此他不惜派出手下最强之人来对付我,用意是藉此窥测我剑术的深浅和路数,假如他认为自己有胜我之把握,很可能就在最末的一场出战呢!”
  此时居木宗已在兵器架上,挑了一柄巨大沉重的战斧,单手挥舞,如拈稻草一般,可见得他膂力强绝。全场之人,此时都寂然无声,凝神注视这一场罕见的比武。
  中原方面之人,更为紧张,因为那居木宗举手投足之间,已显示出深厚强大的功力。
  这柄战斧既沉重且锋快,碰上一下,就算铜皮铁骨,亦是有死无生,何况秦霜波这么一个娇美的女郎,手中之剑,又是如此单薄?
  居木宗躬身行了一礼,随即抡斧猛劈,但见他巨斧出时,大有排山倒海之威,骁勇之极。
  众人耽心是一回事,但真实情况又是另一回事,但见秦霜波随手出剑,轻描淡写间,已破拆了对方斧招。她移动得并不急遽迅疾,总是恰到好处的前进后退,或是向左右两边跨移两三步而已。但这样已是够了,那居木宗虽是把斧砍劈得风声呼啸,威猛异常,却往往是急忙抢救自己的招数。
  一晃眼间,已斗完三十招。居木宗把战斧一扔,掷在湖中,转身在兵器架上拿了一柄大刀。此刀乃是战阵常用的大砍刀,以双手握住刀把,挥舞砍劈,亦是以势强气雄取胜的兵器。居木宗使开刀法,吐气咤叱声如迅雷。
  但见刀光旋飞似雪,劲风鼓荡,威猛之处,不下于战斧,却显然灵活得多了。观战之人,无不目眩神摇,骇然汗下。
  秦霜波在刀光重重笼罩之中,形势甚是不妙。原来秦霜波用的是“以柔制刚”之诀,看上去似是力有未敌,其实暗蕴玄机奥妙,胜券在握。晃眼间,那居木宗已猛攻了三十招,蓦地煞住刀势,向秦霜波举刀致敬,神态十分庄肃。
  紧接着他又用了一对流星锤,亦是三十招过去,无功而退。这时,已改用第四种兵器,却是一条长达丈半的皮鞭,划空生响,不时发出音爆,震人耳鼓。他的长鞭招数,极是奇诡,长攻远取,变幻非常,但每逢秦霜波长剑封架之时,便迅即掣回,似是生怕被剑刃斩断了皮鞭。
  大多数人都感到十分迷惑,因为那皮鞭极是柔韧,不但不怕刀剑锋刃,并且可以用来卷夺刀剑,何以他反而急急避开?双方招数都使得极快,霎时已斗了二十招以上。
  秦霜波本是晃来闪去,身法轻捷之极。忽然之间,凝身止步,动也不动。
  说时迟,那时快,居木宗的长鞭,已划风卷到,眼看鞭影如蛇,已把秦霜波卷在鞭影中,而她仍然还不稍动。
  居木宗有如忽临险境一般,蓦然掣回长鞭,只差那么一点儿,就已触及秦霜波的身体了。
  众人方自惊愕之际,秦霜波手中之剑,突化作一道光虹,激射而出,恰好劈中长鞭,顿时把长鞭斩断了一大截。
  这时,众人方知那居木宗的皮鞭老是闪让她的长剑之故,敢情当真会被长剑斩断,可见得秦霜波剑术之精妙,已达超凡入圣之境,连那极为柔韧的皮鞭,亦视如朽索。
  居木宗回身走到那两座兵器架前,犹疑了许久,这才拿了一对只有一尺四寸长的短剑。
  群雄见他忽而从极长的皮鞭,变成极短的双剑,心中无不泛起异样之感,大凡武林中人,无不知道“一寸短,一寸险”的道理。
  这居木宗左挑右选之下,找出了这么一种奇险的兵器,只怕这一阵会有杀人流血之事发生。秦霜波心中有数,晓得对方乃是百般无奈之下,希望以短兵刃行幸冒险,以求一线的取胜之机。
  要知,这居木宗虽然在十八般兵器之中,才不过使用了四五种,但其中已包括软、硬、长、短种种特点。
  目下这对短剑的三十招,相信较之前面四种兵器,都凶险可怕得多,因此她心中十分警惕,不待敌人出手,先使了一招“望仙门”,首次立下门户待敌。
  居木宗眼见对方摆下门户,顿时面色一变,连退了两步。他至此,实在已感到智穷计竭,但觉这个敌人,宛如金汤城池一般,休想有攻得进去的机会。
  原来他在兵器架前踌躇迟疑之态,乃是计谋之一,用意要使对方误以为他已达到无所适从的地步,因而生出骄敌之心。只要有了这等心意,他就能找得到可乘之隙,虽然未必就能一定击败对方,但最低限度,也有击败的机会。可是对方反而更为慎重地摆开门户,严阵以待,完全是针对他的计谋,先行击破,这教他如何能不气馁?
  这时,他斗志业已全消,“呛啷啷”丢下双剑,匆匆奔回浮台,顿时四面八方采声四起,湖水也为之震动。天下之间,大概除了剑后秦霜波之外,再也没有一人能迫使强敌气馁得弃械而逃,自动认输的了。
  这一幕连端木芙、广闻大师、雷世雄等人,无不瞠目结舌,几乎不敢相信。
  喝采之声渐渐平息,基宁以雄壮向的声音道:“秦仙子,居木宗还有最后一拚之意,请仙子小心了。”
  全场立时又寂然无声,千百对目光,都集中向西域高手阵中,但见那居木宗站在浮台边缘,手持一张大弓,背上斜背一壶雁翎箭,神色严冷肃穆之极。
  秦霜波直到现在,姿式全然未变,应道:“我早就准备好啦!”
  居木宗从壶中取出一箭,搭在弓上,尚未拽弓,两岸突然间哗声四起,嘈闹之极。
  其中一个高举双臂,压下众声,这才厉声喝道:“居木宗,你这一场用硬箭远攻,秦仙子全无还击的机会,岂不是太过有失公平么?”
  基宁高声应道:“秦仙子也不反对,你们叫什么?”
  那人方要开口,秦霜波已道:“诸位英雄听我一言。”她话声一出,顿时人人缄口静听。秦霜波安恬宁谧的声音又升起来,道:“这武功之道,玄奥无涯,若论这一阵的印证方式,表面上我全然无法反击,殊为吃亏,但武功炼到高深之时,最重要的乃是心志,如若心志被夺,则受创之深,尤过于身中刀剑。”
  这番话只听得众人似懂非懂,因此又有人叫道:“无论如何,这等比武法太失公平,除非他射过几箭之后,也让别人射他几箭。”人人都赞成此语,是以嘈声大作。
  秦霜波举起左手,顷刻之间,众声皆息。她这才说道:“我想奉告诸位英雄一则有关箭术的小故事,战国之时,魏国有一位神箭手更羸,天下皆知,一日,与魏王同行于京台之下,更羸对魏王言道:‘臣能不用硬箭,仅须挽弓虚发,便把空中之鸟射下来。’魏王讶疑之极,道:‘难道射术到了至精至妙之境的话,竟可以达到这等地步么?’此时,空中有鹏鹰自东方飞来,更羸略加观察之后,当即虚发一弓,弦声响处,那鹰立时坠地。”她说到此处,话声略顿,全场一片寂然,人人瞠目侧耳的听着,但觉射术到了这等境地,果然大是骇人听闻。
  秦霜波微微一笑,又道:“魏王虽然亲眼所睹,但仍然有疑惑之色,左右拾鹰呈献,魏王发现鹰身上竟有箭伤,不过箭痕已合,并非新伤,此外,别无一点受伤迹象,这时他不能不相信,极口夸赞更羸射术之精。”
  她又停歇了一下,两岸人丛之中,有人高声说道:“既然箭法射术,竟能精妙至此,秦仙子何必让对方施展?”
  众人纷纷出言支持,顿时又噪声四起,喧闹之极。基宁偷觑疏勒国师一眼,但见他微微含笑,意态自若,心中甚是疑惑。心想:“假如秦霜波乘机拒绝如此比武法,则居木宗岂不是没有扳回败像的希望了?”
  他忍不住洪声喝道:“秦仙子坚信必可抵敌得住居木宗的箭法,诸位旁观之人,何故嘈闹不已?”
  众人自是不服此言,纷纷反驳,场面更加混乱。
  秦霜波又举手示意众人不要争吵,待得众声已歇,这才说道:“更羸此时方向魏王解释说:此鹰被臣虚弓射落,虽然是臣的射术过人,弦声劲厉,有穿云裂石之威,但尚有一个主要原因,可以称之为‘孽’。这便是此鹰与常鹰不同,大王定已注意到此鹰飞时速度甚缓,其音甚悲,臣已察知其中孽因,方能以虚弓落鹰。”
  她深深吸一口气,又道:“魏王其时仍然不悟,更羸道:鹰飞徐缓者,必是旧创尚痛。其鸣甚哀,必是失群。因此两因,其心震恐惊怖,一闻弓弦之声,便不能高飞远翔了。”
  她故事至此结束,群雄都暗暗思索其中奥妙的含意,可是悟得出其中深意之人,还是不易。基宁忽然大声说道:“敝国师令本帅传话,居木宗这一场算他输啦,不必发箭了。”群雄都大感惊讶,纷纷议论起来。
  秦霜波微微一笑,道:“不行,假如在我未讲出故事以前,自然没得话说。”
  群雄虽然晓得这内里定然大有文章,否则疏勒国师如何就肯下令认输,放着大好的机会,也不一试?但这到底不是好玩之事,强弓锐箭,自然是极可怕的武器,秦霜波实在犯不上坚持。因此很多人都高声劝秦霜波不必再斗这一阵,但秦霜波不接受众议,望住基宁,等他答复。
  基宁道:“上阵比武,为的就是分出武功高低胜负而已,居木宗既然认输,仙子何以兀自不肯罢休,这岂不是迫人太甚么?”
  秦霜波道:“假如是居木宗自知万难取胜,自动认输,我自无苦苦相迫之理,然而目下乃是贵国师下的命令,情形又大不相同,假如坚要认输,我有两个办法,任君选择,方可以就此结束这一场。”
  基宁道:“是那两个办法?”
  秦霜波道:“一是令居木宗随便发一两箭,应个景儿之后,认输而退,另一个办法,就是要贵国师解释一下自动认输的原因。”
  她这两法都并非办不到的难题,群雄虽然觉得这样做法,似乎有点画蛇添足的味道,但也就不反对了。
  基宁听过疏勒国师的解释之后,才道:“随便发箭之举,迹近儿戏,敝国师宁可选择解释一途。”
  他停歇一下,但见全场之人,无不注视着自己,侧耳倾听,这才说道:“假如居木宗与秦仙子斗这一阵,则表面上秦仙子虽是吃亏,事实上,她却是故事中的更羸,而非伤鹰,这话怎样说呢,原来秦仙子早先已连着胜了居木宗五阵,这个过程,已在居木宗心中,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使他不得不认为自己实是无法胜得了她,因此之故,这第六阵比斗时,居木宗心理上受到影响,射术定然削弱了许多,更是无从得手,诸位英雄,要知居木宗平生不是没有败过,但在如此众目睽睽之下,连败六阵,这心理上的创伤,非同小可,从此以后,他便成为更羸眼中的伤弓之鹰,也就是从一流高手退为普通的高手,因是之故,敝国师下令要他认输,则他心理上以为自己尚有一线之机,未曾有时间施展,创伤未深,仍然可保存一流高手的身份。”
  这一番解释说过,全场之人,无不感到后悔。因为假如不是他们的浅薄和短见,发声阻止这一阵比武,则秦霜波早就结束这一场,使敌人方面,损失了一个一流高手。
  秦霜波却似是不把这等得失放在心中,淡淡一笑,道:“贵国师才智过人,果然看得十分透澈,只不知今日最后的一场,贵国师将派何人出阵,抑或是由他亲自登场出手?”
  顿时全场又复鸦雀无声,疏勒国师似是面临一个极大的难题,无法立即作成最有把握的决定。要知,他竟不惜调出手下两大高手之一的居木宗出阵,用心便是要藉居木宗博通十八般武艺之力,考察秦霜波的剑术造诣。
  谁知秦霜波在那头五阵当中,只以极沉稳神妙的剑法,抵住居木宗的攻势,由于她的绰有余裕,每一阵下来,居木宗都晓得自己有败无胜。居木宗虽然换了五种兵刃,却没有一种可以克制得住秦霜波,反而处处受制,可见得秦霜波一身功力和剑术造诣,已达出神入化之境了。
  当然她还未达到至高无上的“剑后”境界。如若已达到了那等境界,则任何高手,也休想取胜,甚至连取胜的念头也泛生不起来。
  换言之,秦霜波仍有可败之道,可是在另一方面,她又是出类拔萃,超凡入圣的剑术宗匠,决不是可以侥幸取胜的。
  疏勒国师心中全无取胜把握,这虽是理由之一,但更重要的是,秦霜波虽是中原共钦的听潮阁传人,将来的剑后。但她目下的名声,似乎还比不上独尊山庄的严无畏,以及诸大门派的几位掌门人。
  照疏勒国师的看法,莫说是各门派的掌门人,即使是严无畏,亦无人可以赢得秦霜波。
  因此,他全力击败秦霜波的话,等如已可以扫荡中原,全无敌手了,然则他为何又迟迟不决呢?
  疏勒国师迟迟不能决定是否出手之故,有两大原因,这是疏勒国师本人,秦霜波,以及局外的端木芙等人都明白于心的。
  第一个原因是:现下的中原群雄方面,只怕已无人强得过秦霜波了,因此疏勒国师大可取巧,放弃了与她对抗之举,等明天的比武,连胜十场,则他个人的声誉,即可由此而达到巅峰,可以称为横扫中原,所向无敌。
  第二个原因是:他与秦霜波斗上的话,起码要激斗千招以上,还不知能不能取胜,纵然可以取胜,但如此胜法,于他个人的声誉,并无太大的帮助。
  再加上今日之战,已去了九场,中原方面已胜了五场,这是最后的一场,纵然由疏勒国师扳回,仍是平平而已。但这么一来,疏勒国师明天就不能上场了。
  中原方面,尚有雷世雄和广闻大师未曾出手,以这两人的武功,定可各取三场以上。换言之,明日之战,必是中原得胜无疑了。
  疏勒国师左思右想之下,无计可施,只好以壮士断腕的精神,下了决心,向基宁示意。
  基宁高声说道:“秦仙子如是中原方面的高手,敝国师自当亲自出战。”
  他环顾喧嘈起来的千百武林豪杰一眼,等了片刻,嘈声稍减,这才又道:“敝国师为了让中原英雄们都晓得我们也有巾帼英雄,是以特地派莲姬夫人上阵。”
  所有的目光,立时都投向敌阵中的两个蒙面女人身上,其中之一,是屡屡开口说话的蒙娜。因此大家都不会弄错,所有的目光,都集在莲姬夫人面上,不过谁也看不出什么结果,直到她站在擂台上之时,也只知道她是个身量修长,肤色略略有点褐黑的女子而已。
  秦霜波很郑重地向她微笑点头为礼,道:“莲姬夫人如若精通汉语,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莲姬似是被她的态度和言语弄得迷糊了,轻轻道:“秦仙子你好,只不知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霜波道:“你和蒙娜夫人是仅有的两位女性,可知必是多才多艺,极受贵国师的重视,因此之故,你也精通汉语,实是意料中的事,却不料你不但精通,而且是一口地道的京片子,清脆如莺啭,悦耳得很呢!”
  莲姬道:“仙子过奖了,像仙子以女子之身,却在地大物博的中原,享有盛名,才值得矜夸,我和蒙娜不过懂得一些言语,有何足称?”
  秦霜波一笑道:“夫人走动之时,下盘稳而快,又不失袅娜风姿,可知一身武功,也达到了化境。”
  莲姬道:“仙子越说越客气了,现在请仙子赐教吧!”
  她屈膝行了一礼,口中似是说着请她指教之言,其实却是说道:“请你记住,我不是以武功见长的。”
  声音很低,旁人绝难听见。但她手中的薄身长刀,那起手式却甚是凌厉,功力精深,只看得群雄无不大为惊异,更加睁大双眼。
  秦霜波随手一剑,已化解了她的刀势,口中说道:“多谢夫人指点了。”
  其实,她从对方那对深邃和黑漆发亮的双眼之中,早就察觉此女精神上的力量特别强大,这正是炼有某种心灵奇功的表征。
  她丝毫不敢大意,小心防范着对方的目光,那莲姬夫人迅疾地连攻了六七招,秦霜波恍惚已见到她的全貌,可是却说不出她是怎样子的长相?
  她迅即收摄心神,这才晓得竟是幻觉,事实上,对方面上仍然以轻纱蒙遮着。秦霜波立刻晓得对方的心灵奇功,竟是与那刀招有密切的关系,唯一的破法,就是从速击败了她。
  此是秦霜波出道以来,首次精神上受到压迫,她可真的大感不服气,故意不立刻使出绝妙招数把对方击败。莲姬夫人又接着连攻了五招,招招都凌厉精奥之极。
  观战之人,尽皆耸然动容,因为这个女人武功之高明,竟显得不在任何曾经上阵的高手之下。秦霜波似是一时之间,不能破解对方的刀法,手中长剑,一味严密防守。
  这等形势,教中原方面之人,看得好不舒服,但觉秦霜波这等打法,显然大有失手落败的可能性。西域方面的人,无不拍手狂呼,鼓励莲姬夫人速速战胜这个强敌。
  以才慧鸣世的端木芙,此时也微露忧色,推山手关彤忍不住低声问道:“端木小姐,敢莫是秦仙子情势有点不妙么?”
  端木芙也低低道:“正是如此。”她的答话,人人皆闻,纵然沉稳如雷世雄、广闻大师、枯莲大师等人,也不由得微微变色。这一群高手们,无不大为惊凛,只因以秦霜波这等超凡入圣的剑术名家,若然还败在对方刀下,则全台之人,显然亦找不出一个可以抵敌那莲姬夫人之将了。
  五台癞僧接口道:“若然秦仙子情形不妙,无论如何也得请端木小姐想出一条妙计,暗助秦仙子一臂之力才好。”
  端木芙长长叹息一声,道:“武功到了秦仙子这等境界之人,若然要败,天下无人可以帮助得她。”
  关彤失色道:“然则你的意思是,表示秦仙子这一场的结果,必是落败无疑了。”
  端木芙道:“以奴家的愚见,结局果然如此,谁也无法可想。”
  此时莲姬夫人继续主攻,刀势如龙飞凤舞,神妙无方,但凌厉的锋锐之气,却似乎减弱了不少。
  不过只要是继续主攻,中原群雄的眉头就无法可以舒展得开,雷世雄重重的“哼”了一声,道:“端木小姐,本来以武功而论,秦仙子足有轻易击败对方之力,何以动手不到二十招,竟已形成了必败之势。”
  端木芙道:“这是因为对方炼成了一种心灵上的奇异功夫,假如秦仙子一动手之时,就出全力击败对方,便可无事,反之,缠战越久,秦仙子就更为危险,动辄还有性命之忧,因此,当她们斗了十招以上,奴家已晓得秦仙子被对方心灵之术所制,难有胜望了。”
  众人向那疏勒国师望去,只见他不时咧嘴捋髯,面上尽是得意之色,由此可以证明端木芙的猜测,极是正确无误。甚至岸边观战的中原英雄,亦从两边浮台众高手们的面色上,看出了秦霜波十分不利的事实。
  擂台上两位巾帼奇人,看看已斗了五十招以上,秦霜波越发显得失常,剑招每每应发而不发。这等高手相争,心坎中丝毫的犹疑,尚且足以落败丧生,何况已形诸于兵刃,自是破绽百出,凶险之极。
  假如莲姬夫人的刀法不是越斗越弱的话,这刻,秦霜波定必已经中刀受伤,再也没得好打的了。只是由于莲姬夫人也未能把握机会,因此之故,秦霜波虽是几次露出破绽,她都未能乘隙而入。这一对美女在千百人提心吊胆之中,继续缠斗下去,谁也猜不出秦霜波将于何时中刀落败。
  中原方面之人,急得差点忍受不住的有关彤、青霞羽士、癞僧晏明、飞鞭孔翔等人。假如对方允准别人上台,代秦霜波挨刀的话,他们准会毫不迟疑地奔上台去。
  崔阿伯流目四盼,突然间伸出九曲拐,在孔翔背上轻轻一戳,孔翔顿时全身僵木,无法移动。这个黄衫老人目光仍然不停地四瞧,突然又出拐向关彤点去,关彤瞿然惊觉,方要闪避,却已来不及了,但觉四肢一麻,已无法动弹。
  崔阿伯出拐制住两名高手之事,浮台上恐怕只有端木芙一个人发觉,事实上,也是她的授意,崔阿伯才出的手。这位黄衫老人似乎全然不介意擂台上的输赢,一径游目四顾,此时忽又悄悄横移数步,左臂一探,五指如钩,已抓住了彭典。
  彭典虽然半边身子发麻,但仍然能扭头观看,一见出手之人,竟是崔阿伯,霎时,若有所悟,向他点点头,崔阿伯立时放手,退回原处。这些动作,皆在无声无息之中进行,竟不曾惊动任何人。
  癞僧晏明喉间突然发出了咆哮之声,因为他眼看秦霜波已濒临生死边缘,无论如何,也得挺身而出,先把她替了下来,后事如何,慢慢再说。
  他正要动身,猛地肩头一紧,被一只巨大的手掌拿紧,当即侧面望去,但见崔阿伯盯住他,连连摇头。当然他的意思是不让癞僧晏明上台,可是形势既然如此凶险危急,晏明自想焉能为了一点面子,竟坐视秦霜波陷入死地?
  崔阿伯发觉他眼中流露出反对之色,五指指尖内劲突然发出,癞僧晏明已全身发麻,不能移动。
  擂台上的两位美女,越打越见散漫迟滞,不过莲姬夫人却仍然掌握住主动进攻之势,此所以孔翔、关彤、彭典、晏明等人,都先后下决心不顾一切的冲上台去,把秦霜波替下来。但由于崔阿伯已奉令严密监视,这些人先后受阻,无法如愿,因此,擂台上的战事,仍然在进行着。
  这时,台上已斗了百招以上,秦霜波突然间长剑挥洒,涌出七八朵剑花,把莲姬夫人笼罩在当中。这一下突如其来的惊人表现,使西域方面的人,个个瞠目结舌,闹声骤然间完全消歇。反之,中原群雄却不知不觉高呼大叫起来,爆发出轰雷般的喝采叫好之声,崔阿伯在群情激动中,出拐如风,把关彤、孔翔的穴道解开,也放掉晏明。
  但见秦霜波陡然间已恢复了昔时的灵活敏捷,手中长剑,幻化出千重剑影,把对方严密地裹起来。她早先的脸色、表情,一定曾有变化,因为她这刻看起来特别的宁恬冷静,使人看了之后,竟能忘去心中的忧愁。
  她只使了六七招,每一招都奇奥精妙无匹,即使是旁观之人,也觉得如烟云变幻,千头万绪,竟是无从窥测得透。她使过这几招奇奥剑法,突然收剑退开。只见莲姬夫人自个儿兀自舞刀砍劈,刀法甚是凌乱,眼中呆滞,显然已陷入精神失常之境。秦霜波望住她的动作,仍然很是注意。
  疏勒国师皱起眉头,向蒙娜讲了几句话,蒙娜夫人高声道:“秦仙子,我莲姬妹妹已经输了,你可否放过了她?”
  秦霜波徐徐移开目光,淡淡一笑,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轻移莲步,离开擂台。当她目光移开之时,莲姬也立时停止了挥刀砍劈。她定一定神,这才拖着刀,蹒跚地回到己阵。
  端木芙向秦霜波道贺过,然后步到台边,举起双手,顿时众声皆歇,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个秀丽的女孩子身上。
  端木芙说道:“这两天的赛事,我方侥幸得胜,照规矩我方业已得胜,因此明天的十场竞技,举行与否,都变成无关重要了。”
  千百群雄都欢呼大叫,情绪热烈异常。假如最后这一场,秦霜波不是赢得如此艰苦的话,大家就不至于这般的看重此一战果了。
  端木芙又举手示意,教群雄静下,这才又道:“当然疏勒国师之意,定要把明天的十场也斗完才行,因为疏勒国师本人,还未曾献演绝艺。”
  疏勒国师也移步走到浮台前面,高声应道:“不错!本座远自西域而来,岂能一次也不上场,就悄然归去?”
  他的汉语,流利之极,甚至措辞甚雅,不是一般武夫可比。由此可见得这位西域第一高手,大是不凡。
  端木芙道:“国师此言,合情合理,假如在明天的十场当中,我方无人可与国师争锋斗胜,则国师自可夸称横扫中原无敌手,载誉言旋了。”
  疏勒国师仰天一笑,道:“端木小姐果是可人,此言正合本座之意,贵国地大物博,高手如恒河沙数。本座如若能横扫中原,自是无上之誉了。”他停歇一下,又道:“贵方还有不少时间准备,端木小姐多多费心吧!”
  双方说到这儿,各自散去。端木芙等人回到韩府中,略为休息盥洗,便都在大厅中参加庆功宴。
  大厅中灯烛照耀如白日,筵开数十,热闹非常。但主席上的主脑人物,都没有什么喜色。这自然是因为翌日之战,太没有把握之故,尤其是大家公认为最强的剑后秦霜波,已经出过手,明日不复再能上阵。
  群雄当中,有人高声请问秦霜波,何以最末一场,赢得如此艰苦?但其后又显然大有余力,不知是不是一直在诈败诱敌?
  秦霜波站了起身,说道:“既蒙众位动问,岂能不据实奉答,当初我与莲姬夫人一交手之时,便知道她炼有一种心灵功夫,极为厉害。其实我本不难在十招之内,把她击败。但若是用这等手法击败了她,那莲姬夫人心中不服还不要紧,怕只怕被疏勒国师看轻了,以为中原当真无有抵御得住莲姬夫人的心灵功夫之人,所以我决意冒险,也要用心灵的力量,去击败她。”她停歇一下,又道:“比斗的过程,诸位皆已得见。当时我可不是诈败,事实上,由于以全副心神对抗莲姬夫人的秘术,以至剑法散乱,大露破绽。”
  她淡淡一笑,又道:“要知,她乃是专攻这一门秘术之人,而我则不过仗着平日静修之功,与她对抗。因此之故,不论是在形骸上或是心灵上,我都处于防守之势,无法反击。一直耗到她用尽了全力,还不能取胜之时。我趁她心神微微浮躁之时,突然出手反击,以剑术上的攻势,造成了心灵的反击力量,因而一举制住了她,假如疏勒国师不下令教蒙娜开口认输,我只要不撤回心灵的攻势,莲姬夫人就无法自拔,谁也救她不得。”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