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剑海鹰扬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胜不骄败不馁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一章 胜不骄败不馁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21

  秦霜波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把整个过程完全剖析清楚,闻者无不明白,这才知道,秦霜波这一场赢得实是不易。这一场庆功宴,表面上欢欣热闹,其实隐忧重重,端木芙等人大有难以下咽之感。
  席散之后,广闻大师和雷世雄两人,情知明日非出手对付疏勒国师这等大敌不可,因此之故,他们早早就回房歇息及用功,以便集中全力,出手一拚。
  在另一座雅致舒适的暖厅中,以端木芙、秦霜波为主,此处尚有宗旋、彭典、关彤、枯莲大师、叶本明老道人等十多个人,共同商议明日的大计。
  自然本宅主人韩世青、韩世文、韩行星等,以及永远站在端木芙身后的崔阿伯,亦在厅中。
  端木芙说道:“诸位对明日之战,可有什么高见?”
  关彤欲言又止,端木芙道:“关老师有何指教,何妨讲出来听听?”
  关彤摇摇头道:“在下要说的话,与明日之战无关,是以决定暂时不说。”
  端木芙道:“原来如此,你的疑问,可向秦仙子姊姊请教,自然得到答案。”
  她不等对方讲出,已知关彤要问什么,这等敏捷才情,实是世间罕见。
  韩世青痰咳一声,说道:“请问端木小姐,假如秦仙子今日不出手,明日对付疏勒国师之时,可有取胜的把握没有?”
  端木芙道:“老先生问得好,这个问题,奴家也反复自问了许多遍,直到秦仙子姊姊击败了莲姬夫人,方有答案。”
  她停歇一下,才又道:“假如把秦仙子姊姊留到明天才上阵,以咱家的看法,最多只是个平手之局,动辄有落败之虞。”
  彭典接口道:“若然如此,那就不如让秦仙子于今日上阵,免得万一败在对方手底,可当真使对方变成横扫中原无敌手了,现下那疏勒国师永无与秦仙子动手的机会,假使家师也不现身的话,则疏勒国师纵然连赢十场,也不能算是横扫中原。”
  众人都颔首同意此言,宗旋大声道:“还有就是罗廷玉公子,如若也不能赶到出手的话,疏勒国师的遗憾更大了。”
  他这话一出,众人都觉得他是特意提高罗廷玉的身份,亦等如当众减低了严无畏的份量。因此关彤等人都投以赞佩的眼光。
  端木芙轻轻吁一口气,说道:“罗公子很有可能赶到,但愿严老庄主亦能赶到,则我们这一方,有雷大庄主、广闻大师、罗公子以及严老庄主等四大高手,总能杀败那疏勒国师。”
  她望了秦霜波一眼,又道:“假如明天准许秦仙子出阵的话,以奴家的管见蠡测,秦仙子当可击败强敌。”
  众人都大表惊讶,因为她早先明明说过秦霜波最多只能斗个平手,如何现在又能赢得对方呢?
  端木芙只让众人纳闷一下,便解释道:“这是因为秦仙子在击败莲姬夫人的一场中,功行大有精进。假如明天秦仙子出言挑战的话,疏勒国师一定安排好人手,个个激烈出言反对他接受,换言之,疏勒国师虽然未必就一定会输给秦姊姊,但他当已看出秦姊姊的造诣,已达到无懈可击的境界,也就是无人能击败她的意思。”
  众人听了此言,既觉得有点太过玄妙,但又不能不信。关彤道:“那多可惜啊!”
  端木芙道:“这也是没有法子之事,在疏勒国师来说,他宁可面对中原任何高手,也不愿跟秦姊姊动手。”
  大家再商议了一阵,只澄清了一些问题,却没有半点收获。关彤送秦霜波回房之时,便提出了心中疑问,那是关于崔阿伯突然出手制住他穴道之事。
  关彤道:“在下不解的是当时大家都十分焦虑愁急,崔阿伯如何竟能及时发觉在下想冲上台之心,先行下手制我穴道?”
  秦霜波听他把当时的情形完全说出,想了一想,才道:“你可不许透露与广闻大师得知。”
  关彤只好应承了,说道:“这事难道与广闻师兄有关?”
  秦霜波道:“何止有关,简直是大得很呢!端木小姐与广闻大师之间,有一种很奇怪的敌对情形,因此,端木小姐虽然一早就看出我终不会落败,但她却不肯让广闻大师晓得。因为广闻大师也认为我的情况危急已极。假如他得知端木小姐在那时已瞧出我必可转败为胜,则她的眼光才智,显然胜过广闻大师,这么一来,广闻大师可能以激烈手段对付端木小姐了。”
  关彤瞠目结舌。道:“这里面竟有那么多的文章么?广闻师兄与端木小姐会有什么怨仇呢?这真是使人大惑不解之事。”
  秦霜波道:“我也不知道内情,不过可以断定的是,端木小姐将会利用疏勒国师这个机会,去对付广闻大师。”
  推山手关彤告辞而退,但走了两步,便想起了什么似地回转来,压低声音,向秦霜波说道:“秦仙子,这端木之姓,环顾天下武林,当真没有几个。然则端木小姐会不会是南海端木世家之人?”
  秦霜波笑一笑,道:“当然很有可能,不然的话,她焉能博识天下武林各派的武功心法?”
  关彤道:“假如真是端木世家之人,却又如何会与广闻师兄过不去?”
  秦霜波淡淡道:“你怎知其中没有别的恩怨?”
  关彤道:“倘若他们之间稍有怨仇,广闻师兄先就过不了敝寺方丈大师这一关了。秦仙子自然懂得在下之意。”
  秦霜波点点头,道:“这样说来,武林中那个秘案传说,竟是千真万确之事了。”
  关彤急遽地点点头,然后道:“在下回去再想一想,方始向仙子请教,你今日力挫强敌,耗费不少气力,也该早点安歇了。”
  他们的谈话,到此为止,关彤这一夜辗转床上,难以入寐,脑子一直不停的猜测这些疑团。他虽然没有任何结论,但却已感到这武林之中,除了独尊山庄和翠华城行将一拚这件大事之外,另外还有一种奇异微妙的情势,似乎尚有一件震惊武林的大事,正在暗暗酝酿中。

×      ×      ×

  翌日,天气极好。那小明湖四岸,一清早就挤满了人。只要是没有资格在码头或浮台上观战之人,都莫不极力提早赶到,以便占据有利的位置。
  双方人马出现之时,引起了莫大的骚动。许多今日方始从远处赶到之人,都怀着恭敬的心情,聆听已观战两日的人指点出双方高手的姓名来历。
  端木芙在码头上,俏眼一转,在那六七十位高手名家之中,只排出了十二人,前往浮台。
  依照规定,可以让二十人到浮台上,以便出手作战。因此端木小姐只选了十二人,众人都十分讶异。
  但更奇怪的是端木小姐当众请求华山叶本明真人、终南苦行庵枯莲大师、百粤多异仙子王苹等三人,把守住码头浮台之间的通路,不许任何人通过,除非得到端木小姐的准许。
  她似是尚嫌未足,最后还在那浮台上调回宗旋帮忙把守通道。人人暗忖她此举不知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提防敌人硬闯不成?
  朝阳照耀之下,西域方面的人马,都显得雄赳赳气昂昂,全然不因连败两天而有气馁之色。
  明眼人一望而知,西域之人,乃是极为信赖得过疏勒国师,深信他今日必可独立连闯十关而使然。自然事实上疏勒国师没有连战十场的必要,但须六场皆胜,他便可以博得横扫中原的荣誉而奏凯荣归了。
  双方都静下来之后,蒙娜夫人高声道:“请中原诸位英雄豪杰听着,今日我方将由国师爷亲自出手,他将按照规定,连赢六场,始行罢手。”
  这话虽然十分骄傲,却也豪壮之极。这等气魄和自信,纵然是敌人,亦不能不大生折服之心。因此之故,中原群雄很多都鼓掌喝采,表示甚为钦佩。
  那疏勒国师在掌声中步上浮桥,走往擂台。端木芙沉重地吸一口大气,道:“这六场之数,定须善为利用才行,奴家打算先设法略耗对方的功力真元,只不知广闻大师和雷大庄主有没有异议?”
  雷世雄和广闻大师对望了一眼,都不作声。端木芙道:“既然如此,奴家就依计进行了。”
  她的目光转到关彤、晏明和青霞羽士三人面上,说道:“奴家一直不让三位出手,为的就是留作消耗敌人功力之用,诸位轮流上阵,虽然必败无疑,但既是事先得知结局,当有自保之道了。”
  关彤胸膛一挺,道:“端木小姐不必过虑,这回上阵动手,非只是个人的生死荣辱,却系与天下大局有关。在下胸中根本不作生还之想了。”
  这话说得雄壮激烈,那种视死如归的气概,使人大为佩服,晏明、青霞羽士都颔首赞同,要知他们皆是性子刚烈不畏死亡之人,如若不然,早就屈服于独尊山庄的手段之下了。
  雷世雄听了这话,面子上可就挂不住了,因为人家关彤等人竟然自愿拿命去拚,自己却得等他们消耗了敌人气力,始行上阵,此事传了出去,他雷世雄还要领袖天下英雄么?
  自然那广闻大师又不一样了,因为广闻大师是少林寺之人,关彤亦是,是以关彤为他卖命,自然讲得过去。
  雷世雄举手教众人注意,然后说道:“关兄等三位如若上阵,自然可以胜任愉快。但本人却认为假如咱们不能在三两场之内,击败了对方的话,则此战不但敌人不服,连咱们中原武林之中,也会有闲话。”
  端木芙道:“大庄主之意,竟是打算现下就由你们两位动手么?”
  雷世雄点头道:“正是此意。”
  端木芙道:“如此自然更好。”
  她的目光转到广闻大师面上,还未开口,广闻大师已暗自忖道:“好丫头,到了紧要关头,竟要整洒家一下。”
  假如端木芙命广闻大师先上阵,对他自是大为吃亏之事。只听端木芙叫道:“广闻大师。”
  广闻大师点头道:“贫僧在此。”
  端木芙道:“请你小心瞧看,如若大庄主不能取胜,下一场就要轮到你了。”
  广闻大师一怔,心想:“这丫头居然放过了洒家,不知是何缘故?”他当然想不到这敢情是关彤的功劳,正因关彤如此慷慨豪壮,端木芙不禁大为感动,觉得必须尽力替少林寺多留几分机会,才对得起关彤,雷世雄虽然输了,但还有严无畏尚未出马,谁也不敢看低了独尊山庄。
  雷世雄提起怒龙杖,大步走出。关彤也十分佩服他的胸襟气魄,当下高声说道:“独尊山庄雷世雄大庄主亲自出手,疏勒国师可要小心了。”
  全场之人无不听见,顿时采声雷动,热烈之情,真能使人热血沸腾,豪气冲霄,生死之念,自是不放在心上。
  疏勒国师与雷世雄道过仰慕之言,接着一挑大拇指,道:“中原人物,果然有过人之处。今日本座纵然全胜而归,但仍然极佩服你们中原豪杰的心胸气魄。”
  雷世雄晓得对方佩服的是己方并不派别人出来企图作消耗实力的打算,是以十分倾倒折服,这倒是想不到的收获,当下微微一笑,道:“国师好说了,在下有幸得会高人,实是有着急不及待之感。”
  两人说过场面上的客气话,雷世雄提杖作势,疏勒国师先伸左手,把背上一把长刀掣在手中。他身上一共是一刀一剑两件兵器,雷世雄早就暗暗猜测对方将以哪一种兵刃应战?抑是刀剑同使?
  却没想到对方竟是以左手掣刀,这等左手刀甚是阴毒刁滑,最是难斗。
  这还不要紧,最可怕的是对方还未动手,就先在兵刃上布下疑阵,此时奇兵突出,使他猜测不到,因而在某种微妙局势上来说,对方已占了先手。
  双方龙踞虎峙,各自蓄养气势,一面窥伺敌人的空隙。
  那疏勒国师手中之刀,寒光四射,一望而知,乃是极为锋快的宝刀。此时涌出阵阵杀气,凌厉之极。
  若是昔时,雷世雄可能已耗费了许多精力以对抗对方的强大刀气。但近来他经历过秦霜波、罗廷玉这等超级高手,已有经验。应付之时,得以省下许多不必要的气力。
  全场千百双眼睛,都睁得极大。但见台上的两人,都静如渊岳,毫无出手之兆。但突然之间,人影交错闪过,竟是乍合又分,已换了一招,迅快的几乎瞧不清楚。
  他们虽然只拆了一招,可是双方表现出那种凌厉的气势,迅快的身法,在在都能令人紧张得生出窒息之感。
  观战之人虽多,但双方合起来一共也只有六七个人瞧得出这一招的精微奥妙。武功稍差之人,纵然有人解说,也不会明白。紧接着擂台上传出响亮的“铿锵”之声,人影忽分忽合,如兔起鹘落,如蝴蝶穿花。最奇的是他们并非一直缠斗,差不多都是三两招就已分开,隔了一阵,才再斗三两招。
  如此激斗了二十余招,雷世雄的气势虽然未见衰退,但在他对面的疏勒国师,已瞧得出他鬓脚微微沁汗,呼吸较为粗重,这自然是内力消耗过多之象。
  疏勒国师胜算在握,本应耐心再耗下去,等雷世雄不支落败。这样在疏勒国师而言,所耗的气力有限,霎时即可恢复如常。但他为了扬威中土,决意不惜损耗真元,也要早早击败了雷世雄。
  他更不怠慢,左手宝刀起处,寒光闪闪,“唰唰唰”一连快攻了七八招。每一招都把左手刀的阴毒刁恶特性,发挥到极致,直是神出鬼没,难以捉摸。
  雷世雄接完这一轮急攻,自知大势已去,假如再斗下去,形成泥足深陷之势,便将有死无生,其实纵想后退,亦是有所未能。
  换言之,目下已是他最后的撤退机会。如若放过,那就只有在伤亡之后,这场拚斗才能停止了。他几乎不敢多想,就已决定竭尽所能,再斗下去。
  疏勒国师从对方眼神中,看出他的决心,不由得浓眉一皱,涌起了满胸杀机。要知他不惜施展损耗真元的无上刀招,用意就是迫使对方立刻自动认输。早知此人宁死不退,他何必浪费了真元,以致削弱了功行。
  在他们这等超级高手而言,假如是动手时间太长,感到疲倦,对他们一点也不要紧,但须于战罢略一调息,即可复元。可是损耗真元的话,却须一段时间以精修苦炼,方能恢复,在未恢复之前,功力势必减弱。因此之故,他们总是十分小心地避免使用会损耗真元的武功。
  擂台上森寒的杀机,连四下观战之人,全都感觉得到,不少人为之连打寒噤,紧张得透不过气来。
  就在这弩张剑拔之时,端木芙高声说道:“台上两位暂请罢手,听我一言。”
  疏勒国师何等高明,一听而知她想说什么,当即跃开了数尺。
  端木芙道:“雷大庄主,这武功之道,定须日积月累之功,不能勉强,似你方当壮盛之年,能够有此成就,已足以震惊一代了,这场比赛到此为止,请退回来吧!”
  她虽然没提到“输”字,但意思显然如此。很多人都感到不服气,因为雷世雄明明还有如生龙活虎,多方面都未露出败象,如何就不打了?却见雷世雄向对方拱拱手之后,果真转身返回己阵。于是议论纷作,引起了一阵骚动。
  广闻大师正要出去,端木芙已高声道:“疏勒国师你的武功虽是精绝一时,但像雷大庄主这等人物,定必已使你损耗了不少气力。为了公平起见,请你运功调息,大约一炷香之久,应已足够了。”
  疏勒国师居然毫不推诿,迅即在擂台上趺坐,闭目运功。
  端木芙此举,又使群雄议论不已,甚至有人怀疑她乃是故意暗助强敌。
  端木芙向秦霜波苦笑一下,道:“小妹实是迫不得已,只好让对方有休息的机会了,假如在一炷香之内,我方尚无堪以一拚的高人赶到,小妹只好另想别法,再行拖延时间啦!”
  关彤等人,这才明白端木芙此举乃是拖延时间,以便援兵赶到。眼看一支线香已经烧完,码头上仍然没有动静。
  推山手关彤立刻自告奋勇,道:“端木小姐,在下请令出战这一场,不知小姐意下如何?”
  端木芙心中掠过那广闻大师的魔功手法,自然最好不过,因为广闻大师施展这种激发催动身体潜能的魔功手法之时,如若深谙对方的武功家数,自然功效更着。但她同时之间就放弃了此想,因为这关彤如此的豪勇轻生,大义凛然。她焉肯毁灭这等人物?她妙目一转,微笑道:“关老师且作壁上观,到了要紧关头,自然会相烦出手。”
  关彤只好默然退开,端木芙向广闻大师道:“这一阵有劳法驾了。”
  广闻大师道:“此是贫僧份内之事,岂敢当得有劳二字,只不知贫僧败后,小姐打算派何人出阵?”
  他在这刻提出这个问题,当然扣人心弦,连秦霜波也禁不住显出注意的神情,侧耳聆听。端木芙道:“假如连大师也不幸败阵,奴家说不得只好勉为其难,出手一试了。”
  浮台上所有的人,都万分惊讶,尤其是雷世雄,深知她不识武功,如何能够出手应付这等强敌?
  广闻大师稽首道:“既然如此,贫僧已可放心,这一阵自当尽一己之力,与强敌周旋。”
  他似是深知端木芙上阵的话,真有克敌制胜之能,竟自宽心转身,大步走向擂台。疏勒国师望住这个貌不惊人的中年和尚,面上竟露出与对付雷世雄时一般的警惕神情。其实已有人大声报出少林广闻大师之名,观战群雄,几乎没有一个听过他的名头,又见他相貌和霭,满面含笑,毫无一点威风,照他这等外表,自是本领有限。然而疏勒国师的神态却如此慎重,如临大敌一般。这又使群雄大感惊讶,于是纷纷交换意见,引起一阵骚动。
  广闻大师合十道:“贫僧在敝寺中,籍籍无名。今日竟出阵对抗国师,实有不自量力之感。”
  疏勒国师掀髯一笑,道:“法师毋庸自谦,以本座看来,少林寺虽然僧众数千,皆通武功。但若论造诣功力,法师自是首选之人了。”这番话人人都听见了,不由得又是一阵骚乱。
  广闻大师空着双手,至此还不撤出兵刃。但疏勒国师却“锵”一声,掣出长剑,交于左手。
  他高声道:“法师若然不取用兵刃,本座便以左手剑向法师请教了。”
  观战之人大都鼓噪起来,敢情广闻大师当真不使用兵刃,因此疏勒国师一剑在左手,当然占去莫大便宜。
  然而这不过是一般的看法而已,武功炼到像台上这两人的境界时,假如是专炼双手的,虽是一对肉掌,其实也没有什么亏可吃。
  第一点,是他双手必有奇异厉害的功夫,定须空手方能施展。
  第二点,他空手时虽是长度不及对方,但无论是拳劲掌力,都能及远,并无远近之分。
  除了这两大原因之外,再加上双方均是超级高手,必须要有一方露出空隙,方能乘虚而入,不似普通高手有硬拚强抗的打法。以是之故,假如疏勒国师功力造诣与广闻大师一样,则他恃着手中宝剑硬攻的话,势必反而先伤亡在对方掌底。
  疏勒国师明知大部份人不懂此理,是以全然不把众人鼓噪放在心上,他提剑催动剑气,猛烈攻去,先行试探对方深浅。
  这一股剑气,比之别人拏剑直砍还厉害百倍,如是功力稍差之士,吃这般剑气透体而过,登时就得倒毙。
  广闻大师手划个圈子,轻描淡写之间,已化解了对方这一股凌厉锋锐的剑气。
  但见这位少林高手右手捏拳,使了一招“黑虎偷心”反击对方。这一招拳法虽是平凡之极,大凡是炼过几下子武功之人,无有不识。
  可是事实上他们却都看到一幕梦想不到的景象。原来广闻大师拳头出处,竟然劲风呼啸,威势之强,使人骇汗咋舌。尤其是如此平淡无奇的一拳,由于时间和位置的拏捏精确,竟暗蕴无数奇招妙着在后面,一派俟机而发的光景。
  全场之人,无不被这等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法所震惊,衷心敬佩,齐齐发出喝采之声,响若雷霆。
  疏勒国师侧身避过他这一拳,左手长剑振处,幻出七八朵剑花,踏奇门,走偏锋的反击,手法阴险之极。
  广闻大师双袖一挥,也化为无数袖影,严密封闭门户。而袖影之内,但见双手忽拳忽掌,作势欲攻。
  双方各以奇幻精奥手法,迅快攻拆,有来有往,斗得激烈紧凑异常,奇招迭出,如五彩缤纷,眩人眼目。霎时双方已斗了三十招以上,但见广闻大师奇招妙着,层出不穷。皆是以至精至妙的招数手法,抵消了对方左手剑那险毒之特性。
  四下鼓噪吶喊之声,震耳欲聋,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擂台上,甚至没有人肯眨上一眨,以免有所漏失。只有端木芙没有向台上瞧看,生似只听四下叫喊之声,就可以测知战场上的形势变化一般。
  广闻大师突然间长眉高耸,那和善圆滑的表情,完全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派肃穆森严的气象。他的招数也突然大变,但见拳发连环,招招都是踏中宫走洪门的硬拚手法。那强劲的拳力破空之声,竟不被群众嗤声掩没,由此可以想见他拳力之沉雄,竟是到了何等地步了!
  疏勒国师这时把剑圈缩小得多,一方面不时发出右掌,异常谨严地护住全身。饶是如此,他仍然被对方那摧山撼岳的拳势,迫得一步步往后退。
  全场之人,更为兴奋,许多人已叫得声嘶力竭,竟比台上之人,耗费的精力还多些。
  端木芙双目含愁,向码头上看个不停。忽见微微一阵骚动,原来是一群人涌到码头,挤到浮桥口。把守此关的宗旋、枯莲、叶本明、王苹等四大高手,立时被惊动了,转眼查看。
  但见四名佩剑道人,拥着一位须发如雪,相貌清奇的老道,要往浮桥上闯去。枯莲大师首先一挥袍袖,涌出一股强劲内力,加以阻挡。谁知这股内力,碰上那几个道人之时,宛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而对方也似乎全无觉察一般。
  宗旋横身拦截,王苹也从双袖中飞出两条五彩毒蛇,红信乱吐。道人们这才不能不停下来。
  叶本明沉声道:“诸位不能无礼,这位道儿乃是武当派掌教程守缺真人。”
  宗旋等人都煞住了出手阻挡之势。那须发皆白的老道人,自然就是程守缺了。他向四人稽首为礼,他右方一名道人已开口道:“诸位同道何故拦住了去路?”
  叶本明道:“我等奉命把守此路,其故安在,实是有所未知,歉难奉告,自然不会是特意设来拦阻程真人的。”
  宗旋接口道:“以程老真人身份之尊,自然是天下英雄渴慕欢迎的人物。但军令如山,在下等这厢告罪,还须请示过端木小姐才行。”
  枯莲大师冷漠的声音接下去道:“端木小姐已指示只恭请程道兄独自上台。”
  武当派四名护法道人,都勃然变色。
  反倒是程守缺真人示意他们闭口,很有礼貌地徐徐道:“既是如此,贫道就自个儿过去,你们四人可留在此地。”
  由于此时战况激烈,因此之故,连这位武林一大家派的领袖走过浮桥之时,都没有几个人瞧见。浮台上的高手们眼见武当掌门真人驾临,显得有点骚动,都过来礼见说话。
  端木芙向他告过罪,便又直向码头上瞧看。
  果然她并没有白费心思,敢情在这俄顷之间,竟先后有峨嵋派掌门人葛澜、无极门掌门人岳中、崆峒派领袖眠云山人、北邙教教主邬陵、白鹤派掌门人高晋、太极门高手李伯勉等六人,先后出现。
  这些人物皆是当今武林各大门派的领袖,盛名煊赫,几乎无人不知。个个都带有门下同来。但结果皆是单身走到浮台。
  浮台上骤然间来了这许多负盛名的重要人物,自然免不了一番忙乱。可是事实上他们彼此连行礼招呼的时间都没有,因为擂台上的战况,激烈的出人意料之外。
  疏勒国师以左剑右掌,坚守不攻。却被广闻大师威猛绝伦的拳势,迫得步步后退,已经靠近边缘,最多再退两步,就得掉在水中了。因此之故,没有一个人能不全神注视着形势的发展。也无一不是恨不得借点气力给广闻大师,好让他再加上几拳,当场击败了对方。
  疏勒国师虽是处于挨打的劣势之下,然而他神态自若,连招数身手也无半点势穷力蹙之征。因此之故,尽管广闻大师打得有声有息,全场之人也尽管拚命吶喊助威。可是一重阴影,却笼罩在每个人的心上。
  只听疏勒国师发出一阵笑声,响彻云霄。这一阵大笑,已显出他深湛强劲的内力,几乎不曾被广闻大师的强攻硬打消耗了分毫。
  他笑完之后,高声说道:“法师把金刚力融合在这一套降龙伏虎拳中,天下能够抵挡之人,想必寥寥可数了,本座亦衷心佩服不已,但法师若是妄想仗恃此艺,就能击败本座,那也未免太可笑了。”
  广闻大师恍如不闻,仍然运足全力迅急攻去,拳发连环,威势凌厉如故,疏勒国师道:“这套拳法有三十六路,一共有一百零八拳之多,本座让你打完最后的十余拳,免得你心中有所不服。”
  只见他在如山拳影之中,如渊渟岳峙,不可摇撼。晃眼间广闻大师又攻了六七拳,所余也只有七八拳之数了。
  端木芙突然高声叫道:“广闻大师,留得青山在,岂怕没柴烧,这一场到此为止,请即退下。”
  广闻大师忽然煞住拳势,与疏勒国师对峙而立,相距不及五尺,却并不立刻如令退却。
  这位少林高手一口气猛攻了这么久,招招皆是极耗内力的上乘手法,但这刻居然面不红,气不喘,宛如刚刚上阵一般。这等深厚修为,不但全场之人,无不震惊,连疏勒国师亦大为凛然,心中涌起强烈的杀机。
  疏勒国师自然是基于对方底子太好,一身所学复又博大精深,是以生出嫉妒之心,意欲趁此机会,杀死此人,以免他日后有胜过自己的一天。他嘿嘿一笑,又道:“法师就此退下,未免太可惜了,本座晓得法师尚有绝技未曾施展。何不趁此机会,让天下英雄一开眼界?”
  广闻大师至此,方始怵然惊心,微微一笑,道:“国师的神通绝艺,宇内罕有匹俦,贫僧自认远有未及,就此告退了。”
  他迅即转身返阵,步伐之间,极是稳定有力。然而回到浮台之后,竟禁不住全身微微颤抖起来。
  端木芙道:“疏勒国师,你连赢两阵,足见高明。现在循例以一炷香时间为限,请国师尽量休息。”
  自然有人点燃线香,端木芙低声向己阵之人说道:“这疏勒国师居然能连过我们两大高手的重关,显示出他的潜力雄厚无匹。而更可怕的是直到此时,他的真正绝艺尚未施展,他全仗功力较为深厚,这两阵都是见机行事,以无上智慧,隐蔽起本身真正的绝艺。这等敌手,我们也只好承认运气太坏了。”
  众人都不作声,包括刚刚抵达的诸派掌门人在内,都等着听她底下的意见。要知这一群身份高隆的人物,其实非是此刻抵达,是以对端木芙的超凡智慧绝世才华,无不耳听目睹。深知于心。
  端木芙叹口气,又道:“我们这一方现下虽然实力大增,高手如云。但假如没有一定胜敌的把握时,岂能出场决战?”
  她目光转到程守缺真人面上,继续道:“程真人德高望重,武功修为,自是已达天人之境。但无奈您老仙长声望、身份在中原武林,实有举足轻重之势,因此之故,奴家若没有把握的话,岂可劳动法驾,冒此大险?”
  她的话句句字字,都有份量,假使程守缺真人上阵失手的话,则纵然其后有人可胜疏勒国师,局势也变得十分复杂,那疏勒国师尽可以说是耗力过多,以致失手,并且夸称他仍然是横扫中原之人。
  这时除非有人证明武当派掌门人非是中原第一高手,才能推翻疏勒国师的夸口,但谁会找程守缺挑战以证明他不是中原第一高手呢?众人莫不迅即考虑到此中利害得失,所以对端木芙的话,简直是衷心佩服,无有异议。
  程守缺轻挥手中的拂尘,徐徐道:“端木小姐过于抬举贫道了,天下之事,有时是形势迫人,无从退缩,贫道倒是有意出阵,为天下同道略效绵薄。”
  端木芙寻思一下,道:“老仙长无疑有一拚之力,不过您假如晓得广闻大师业已炼成了搜精剔髓大法,竟然也未敢贸然施展的话,老仙长或者会小心从事了。”
  浮台上那么多的高手,大部份是一派宗师,见闻何等渊博,却也不懂得何谓“搜精剔髓大法”?只觉得这种功夫的名称,似乎不像是佛门高僧所应该修习的。
  程老真人惊讶地“哦”了一声,向广闻大师投以讶异的一瞥,随即沉吟不语。众人一瞧这等情势,登时晓得程老真人,一定被这几句话打动了。此时线香已快要烧完,无论如何,总得有人上台出手才行。
  新到的各派掌门人中,已有三四个人哼唧有声,一听而知,他们打算自告奋勇,出手挡上一阵再说。论起这些高手们的名望,哪一个都比广闻大师为强,但却比雷世雄犹有未及。
  因此形势十分奇异,除了程守缺真人,可以毫无疑问地高于雷世雄之外,余人似乎都不行,但程真人正因声望太高,地位太尊,所以又不可出阵。
  端木芙望住快烧完的线香,说道:“奴家留下了九个空位,现下只剩其二,诸位想必也猜得出这两个空位,一是留给独尊山庄严老庄主,另一个是留给翠华城罗廷玉城主。”
  众人听她提起这两个人,都泛起了暴风雨之感。
  端木芙又道:“奴家最切望的自然是罗城主能及时赶到,因为严老庄主的身份,正复与程老仙长相同,都是只许胜不许败的,假如罗城主在此,最低限度,这第三阵由他出手,当可迫得疏勒国师施展真正绝艺了。这是因为疏勒国师已不可能再用左手刀或左手剑的取巧办法应战之故,只要他露过真功夫,咱们方可希望有制敌致胜之道。”
  端木芙娓娓言来,剖析形势,精辟入微,人人尽皆明白。此时那一支线香,已快要化作青烟,晃眼即尽。众人既明白了非有罗廷玉出手不可之故,可就越发感到失望。
  都不禁把目光向秦霜波投去,因为即使江湖上的流言,说罗廷玉已与她结同心之盟一事不确,但起码她与罗廷玉,乃是在场之人中关系最密切的一个。
  但见这位一向淡恬安闲的剑后,这刻竟也双眉微蹙,透露出心中焦忧的消息。
  蓦然间一阵清朗强劲的啸声升起来,响彻云霄。全场之人,不论武功高低,都从这一声强劲震耳的长啸,听出发出啸声之人,必是当世罕有的绝顶高手。
  那澄净的粼粼绿波,似乎也被这一声长啸,震得生出无数涟漪。擂台上刚刚张开双眼的疏勒国师,也禁不住瞿然起立,向湖边望去。
  这一啸虽然只是强劲震耳,可是当此众声俱寂,人人情绪紧张之时,竟然具有无穷威力,大收先声夺人之效。
  端木芙大喜道:“秦姊姊,敢是罗公子驾到了么?”
  一面说时,一面向码头望去。秦霜波已无须回答,因为这刻那把关四位高手,竟不向端木芙请示,一径放那一人踏上浮桥。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