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剑海鹰扬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生离死别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十七章 生离死别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21
  莲姬道:“那也不见得,我也是个全无亲人的孤女!假如我不是忙着学你们的汉家言语和文字,又须修习武功,我一定很早就嫁人生子了。你可觉得,有时候感到很凄凉之时,便会害怕,恨不得赶快抓住一些什么。”
  文达连连点头,道:“是啊!这样说来,你当真也是个孤女了!但你不是疏勒国师的妻子么?”
  莲姬道:“假如能活着回去西域,迟早总会变成他的几十个妻子之一,现在只是名义上算是他的人而已。”
  文达道:“当你生了孩子,安居下来,你就再也不会被凄凉孤苦之感侵袭了,我内心中真的有点羡慕你呢!”
  莲姬暗暗一怔,敢情文达这些话,已引起了她心中的共鸣,因此泛起一阵强烈的同情,她不须回想,也能记得以往不知多少次亦曾如此地羡慕过他人,因此文达这种心情,她有极深刻的了解。
  想不到这世上居然亦有羡慕她之人,莲姬叹一口气,举步向前走去,一面想道:“恐怕最可怜可惜的是他在独尊山庄的地牢内,白白虚渡了十几年光阴,假如不是遭此厄难,相信他早已娶妻生子了。”
  她一面想,一面伸手抓住文达手臂,拉他行去。两人默默走了一段路程,文达突然笑道:“莲姬夫人,假如别人见了咱们把臂同行,一定会胡乱猜想。”
  莲姬道:“叫我的名字就行啦,说到别人胡思乱想那一层,根本不必放在心上,反正我们光明磊落,对不对?”
  文达道:“我平生最不怕别人闲言冷语,这完全是为你着想而已。”
  莲姬道:“对了,你的外号是庐山狂士,既是狂士,自应有不羁之行,不过我也不怕别人的闲话。”
  她表示这话非假,便勾紧一点,身躯贴靠着对方。这样,外人看起来,他们简直是亲密情侣了。
  文达道:“别这样子,我受不了。”
  莲姬格格一笑,道:“你没有亲近过女人?”
  文达摇摇头,正要否认与亲近女人与否无关,但念头往这一点上转到,登时感觉出她那丰满和极富弹性的乳房,触压在他手臂上。说也奇怪,他早先虽也感到,却没有一点异样,现下一旦涉想至此,顿时浑身血液加速运行。
  他不想骗她,于是点点头,道:“我承认没有多少关系,我的确没有亲近过女人。但我的原意是这种闲言风语,如若传入疏勒国师耳中,你只怕会有麻烦。”
  莲姬忽然答非所问,说道:“你可想看看我的样貌?”
  文达道:“想是虽想,但不必那样做了。我年纪比你大一倍多,咱们现在这等情形给人见了,人家一定会嗤笑于你。”
  莲姬道:“别人爱怎样我可不管,说到年纪,你和疏勒国师差不多,而你长得那么清秀,风度潇洒,看起来比他年轻得多了。”
  文达道:“你别鼓励我行不行?”
  莲姬道:“这对我有什么损失呢?”
  文达道:“就算你没有,我却不得了。”
  莲姬讶道:“这却是何缘故?”
  文达道:“我一旦被你鼓励得情不自禁地爱上了你,而你又回返西域,我岂不是自找那相思之苦?”
  莲姬道:“你的想法如何,我不知道。但我的看法是与其一片空白,全无所有。倒不如有个人可以相思想念,哪怕是镜花水月,终属泡影,也是好的。”
  文达高声道:“了不起!你的胸襟真不是常人所及。尤其是言论中皆含哲理,佩服佩服!”
  莲姬道:“谬蒙夸奖,愧不敢当。”
  文达道:“不要文绉绉的说话,我的确是打心中佩服你,甚至崇拜你呢!”
  莲姬道:“唉!国师爷虽然认为我和蒙娜都很出众,所以特地挑出来,带到中原。可是他却没有把我们当作一个有灵性的人,只是当作属于他的一件东西。试看他平时把蒙娜看得比我还重。但心中一高兴,就把她送给罗廷玉公子了。”
  文达道:“这等事不但西域如此,连我们中原亦非罕见之事。有许多著名的文人学者,发生此种事情,还被视为风流雅事呢!”
  莲姬道:“不管世上是否有很多这种事情,但照事论事,国师爷根本不把蒙娜当作一个‘人’看待,这却是千真万确的,对不对?”
  文达道:“对的!他确实把蒙娜当作一件东西,唉!假如他也把你随便送给一个人,准会把我气死。”
  莲姬欢喜地道:“真的?那我得谢谢你了。”她把他的手臂抱得更紧,又道:“假如是送给你?”
  文达一怔,道:“有这等可能么?”
  莲姬承认道:“恐怕没有这种可能,我只是假想而已。”
  文达道:“如若他把你赠送给我,我一定派帖设宴,隆重举行婚礼,而你便是我的正式结发之妻。”他的口气十分真挚和坚决,莲姬完全相信,因此欢喜得直蹦起来。他们直到现在,虽然都是假设和幻想,但心灵之间,已经暗暗相通,但觉互相非常的了解,也非常融洽。
  莲姬哼着西域的小调,脚下跳跳蹦蹦,却很有节奏,好像是一种舞步。那对小皮靴发出清脆的响声,别有一种动人的风味。她叫了一声︰“文达!”
  文达道:“什么事?”
  莲姬道:“你几时到西域来一趟可好?”
  文达道:“我去干什么?我又没有别的朋友。”
  莲姬道:“如果我不嫁给国师爷,我就可以领你到各地游玩,你可以看到我们的族人跳舞歌唱。那真有意思,我们的歌舞,不像你们汉人那般文绉绉的,而是动作明快,铿锵有力,使人感到十分快活。”
  文达道:“你可曾学过歌舞?”
  莲姬笑道:“学过?我们都不必学,凡是维族人,都会唱歌跳舞。我们在大草原上,自由自在,可以大声的唱,大力的跳。”
  文达点点头,道:“听起来真让人神往,你几时跳给我看看吧!”
  莲姬道:“使得,假如不是急着赶去,现在就可以跳给你看看了。”
  文达道:“哎!我却忘了正经事。”他忽然停了一下,又道:“但我是真的忘记了?抑或是诈作忘记?”
  莲姬道:“我也要同样的问问自己呢!”
  两人一齐纵声而笑,脚下放慢,终于停下来。然后笑声也收歇了,双方都似是陷入沉思之中。
  过了一会,莲姬轻轻道:“文达,天边已露曙光,这本来是使人欣喜安慰的景象,可是我却觉得不是这样。大概是因为时间逝去,目的地已在前面不远之处的原故。”
  文达道:“咱们除非不再举步,否则终究会抵达那寺庙的。”
  莲姬道:“你自然也知道,我们到了那寺庙,恐怕就没有机会再单独相处了。”她话声之中,流露出浓重的伤感,因而在双方的内心中,产生出一种奇异的离情别意。
  文达道:“无论如何,我都会记挂你,也很感谢你。因为今晚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夜,我猜这是因为我们能互相了解之故。”
  莲姬道:“这话不免令我失望了,你对我只是了解而已么?”
  文达吃一惊,道:“不要说了。”
  莲姬道:“为什么不说?反正以后没有机会说了,我发觉我已爱上了你,你信不信?”
  文达道:“不要说了。”
  但声音并不坚决。莲姬在曙光下,侧过身子,正面向看他。两人相距得如此之近,以致身躯也碰触得着。
  她定睛凝视这个中年文士,似是要把他的容貌,镌刻在心版中。然后,她突然取下面纱。
  文达眼中出现一张艳丽的和热情的面庞,她看来很成熟,大概已超过二十岁。
  他既欢喜而又激动,说道:“你不该把面纱取下来,假如别人知道,你的麻烦就大了。”
  莲姬那双大眼睛眨一眨,微微而笑,道:“我们维族的女子,除了在丈夫面前,永不取下面纱。”
  文达如何听不懂她言外之意,他一方面虽然十分欢喜兴奋。但另一方面,他又感到难以置信。他暗暗想道:“我年纪已经不小,长得也不是英俊过人,再者相处时间如此之短,她有可能爱上了我么?”此念一生,顿时恢复了冷静,微微叹一口气,说道:“莲姬,你以前可有过爱人?”
  莲姬睁大双眼,益发美丽动人,她想了一想,才道:“我不骗你,所以告诉你实话,我十五岁时,曾经和一个男孩子相恋过,但你为何要问起这些事?”
  文达道:“我以为你从来没爱上过任何男子,所以一发现和我很谈得来,就对我特别好,谁知我竟猜错了。”
  莲姬眼中射出热情的光芒,突然主动地献上香唇,吻了他一下,然后才急促地说道:“是的,你猜错了,我也明白你的意思。”
  文达望着她那两片樱唇,泛起了平生从未有过的感觉,最明显的是他忽然恢复了逝去已久的青春热情。他似是突然年青了很多,面色红润,双眼射出兴奋激动的光辉。
  莲姬看得清楚,已经不必说什么话了,身子一软,整个娇躯投入他的怀中。他们拥抱在一起,热烈的互吻,难分难解。
  要知他们心中都晓得一件事,那就是他们这一段恋情,必定是镜中之花,水中之月,再过须臾,一踏入那座古寺中,便大概永无相聚的机会了。因此,他们都万分珍惜这片刻的相聚,文达紧紧抱住她,喃喃道:“莲姬,我太感激你了!”
  莲姬讶道:“感激我?为什么呢?”
  文达道:“因为如果不是你,我这一辈子永没有可能尝到爱的滋味!怪不得古往今来,为情而死之人,如恒河沙数。”
  莲姬道:“这样说来,我也要感激你才对!自从我被国师爷选中,西域数十国的境域中,谁敢向我多望一眼?我以为此生已无机会爱上任何男人了。唉!如若活在没有爱情,也没有梦幻的世界上,那是何等悲惨啊!”
  他们突然沉默下来,面面相觑。他们并非无话可说,事实上彼此的腹中,都有千言万语。只是眼下已耽误了不少时间,实在不能再拖延下去,由于双方都有此同感,因此陡然沉默无语。他们的目光纠缠在一起,一方面是热情如火,另一方面则是充满了离情别意,好像是在互道珍重一般。
  文达深深吸一口气,似是借此壮壮胆子,然后说道:“莲姬,你可肯留在中原,嫁给我为妻?”
  莲姬没有立刻回答,却流露出既欢喜而又感谢的表情。同时伸出柔嫩的手掌,轻轻抚摸他的面颊。
  文达道:“你为何不回答我呢?”
  莲姬道:“我正在享受这个快乐,你也知道的,我本已失去被人求婚的希望。”
  她的话声忽然变得十分抑郁,又道:“但可惜的是我虽是有心嫁为君妇,然而形势所限,不能留在中原。”
  文达道:“为何不可留在中原?你怕身在异国,举目无亲,是也不是?”
  莲姬摇摇头,道:“那倒不是,皆因国师爷眼下正处于危难之中,我若不得他提拔,焉有今日的地位?目下正是知恩图报之时,如何能为了私情,舍他而去?”
  文达肃然起敬,道:“这话说得是。”
  莲姬又道:“再者如果得不到国师爷的允许,而与你私奔的话。他一怒之下,下令缉杀,我们纵然躲得过他的毒手,也变得偷偷摸摸的一对,有何趣味?”
  文达大不以为然,道:“即使一辈子躲躲闪闪,不敢公开露面,但也胜过一生相思,对不对?”
  莲姬道:“这一点我不坚持,甚至你如果一定要我私奔的话,我也心甘情愿。”
  文达道:“趁他在危难之中,弃他而去则万万不可,我们这就入寺,尽力帮他,如若咱们都能无恙,则咱们已报过疏勒国师的恩,那时才离开他,便可以心安理得了,你道如何?”
  莲姬吃一惊,道:“不!你不必牵涉在内,让我独自前去,也就够了。”
  文达仰天一笑,道:“大丈夫恩怨分明,假如我不曾出力拚命,如何能代你还得清那教养之恩?你不要多说了。”
  他的豪情侠气,莲姬也受到感染,黛眉一挑,凛然道:“好!我们走。”
  此时天色已明,他们并肩向那寺庙奔去,一路上竟不见有人出现拦截。因此他们很顺利的抵达山门。
  文达并不立刻进去,停步道:“莲姬,咱们已陷入独尊山庄的天罗地网之中,纵是有后退之心,也办不到了。”
  莲姬四望一眼,不解道:“我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呀?你如何晓得我们已陷入罗网之中?”
  文达道:“正是因无人出现拦阻,可知独尊山庄已控制了整个局势,所以才有许入不许出的命令,咱们如若现下退走,必定受到拦截狙击。”
  莲姬这才明白,问道:“那么我们怎办?”
  文达道:“我们已经有进无退,何必多心,以致徒乱人意。”
  他伸手握住莲姬的玉手,缓缓道:“咱们进去之后,一定会分隔开,或者是立时陷入重围,奋力苦战。因此之故,你要多加小心才好。”
  莲姬掉下两滴泪珠,道:“唉?这真像是昙花一现的爱情,我觉得好像是在做梦一般,到底是真是幻,我也弄不清楚了。”
  他们开始步入山门之内,在这大雄宝殿前的宽广草坪上,靠山墙边有许多古树,树后隐约可见一些白衣人,数目还真不少。这些白衣人自然是天下皆知的霜衣卫队。
  文达低声告诉莲姬,道:“这些霜衣卫队,人人受过严格训练,武功十分高强,慓悍之极,你千万不可轻觑。”
  莲姬道:“好!我记住了。”
  他们穿过大雄宝殿,亦无人拦阻。不过已可以听到随风传来的叱喝声,以及疏落的兵刃触碰之声。文达、莲姬的心情都大为沉重紧张,加快脚步,向前奔去,霎时已追到杀厮声音传来之处。
  突然间,五个白衣大汉,从墙角后冲出,封住去路。他们都提着大刀,寒光闪闪,自有一股慓悍气势。
  文达冷冷道:“让开!”
  横身挡住了莲姬前进之势。那五个白衣大汉排成一字,每人相距只有两尺,俱是斜身侧闪,大刀在前。这等刀阵,甚是奇异罕见。
  右边第一个白衣人也冷冷应道:“阁下有本事冲得过去,我们自然无话可说。嘿!嘿!只怕你们有心无力,徒然送了性命。”
  文达大步跨上前去,右手的描金折扇,作势欲发,这正是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他的扇招尚未攻出,那五名霜衣卫队都同感莫大威胁,不得不挥刀抵拒,顿时闪耀起一大片刀光。
  文达的扇招连变,对方五把大刀,也都不停的上下封拒,双方虽是没有接触,可是其实已互拆了许多招。
  那个领头的大汉,嘿嘿一阵冷笑,道:“阁下身手虽是不弱,但似乎还没有资格参与那边的场面。”
  文达突然间左手向前一探,竟攫抓住一把大刀。其余的四把大刀还未来得及援救,文达已狂笑一声,只见其中一名大汉,身形一歪,碰在同伴身上。
  文达右手折扇闪电般的攻去,另一边的两名霜衣卫队,站不住脚,踉跄直退。
  莲姬趁此机会,宛如一缕轻烟般从缝隙中穿过,闯入院内。
  文达双手分处,一招“大鹏展翅”,分袭左右两方之敌。他不论是掌指也好,折扇也好,都各各透出一股极为凌厉的力道。
  那五名霜衣卫队步步受制,迫得往两旁闪避,文达一举步,就迈入院内。
  莲姬向他甜甜一笑,道:“啊!你真行。早先你如果用全力对付我,早就能把我杀死了。”
  文达道:“当时就算是你无理取闹,我也不会做这等辣手摧花之事。”
  他双眸中洋溢着热情的光采,又微微一笑,道:“不瞒你说,我当时一见到你,虽然未曾见到你的全貌,但深心底已生出奇异的情意,那是我平生从未有过之事。”
  莲姬甜甜的笑着,轻轻道:“我也是,信不信由你,我的确是一见到你,就爱上了呢!”
  文达道:“这样说来,我们竟是一见钟情了,我常以为世上根本没有这种事。”
  那边的院门外传来一阵震耳的笑声,文达、莲姬转眼望去,只见一个五旬左右的青衣老者,手中拿着一对点穴镢,背后还有几个白衣大汉。
  青衣老者笑声一收,高声道:“敝庄主听说有高人驾到,特地命兄弟前来迎接,兄台贵姓大名?”
  文达一望之下,已知道此人必是时下高手。他一旦碰上劲敌,那股狂傲性子就自然而然的涌出来。
  当下狂笑一声,道:“你先报上名来。”
  青衣老者面色一沉,冷冷道:“兄弟刘君瑜,有个小小的外号是追魂镢。”
  文达道:“这个名字没听过,你家庄主为何不亲自出迎?”
  追魂镢刘君瑜气得双睛一瞪,怒道:“兄台如若再这般说话,别怪兄弟也用恶言得罪。”
  文达道:“哦!我知道了,你家庄主必是迎敌之不暇,岂能分身出来,对也不对?”
  刘君瑜仰天一笑,道:“现下那边的旷场上,少林寺众僧和疏勒国师等人,全都陷身于本庄主天罗七煞大阵之中,无由脱身,敝庄主根本不须动手。”
  文达向莲姬望了一眼,莲姬晓得他乃是准备出手硬闯,希望能够骤出不意,冲乱了敌人阵脚,但此举自然必是九死一生,所以用目光向她诀别。
  她突然柔肠寸断,双泪交流。
  文达决然掉转了头,大步向刘君瑜走去,一面高声道:“兄弟乃是籍籍无名之辈,不过刘兄的姓名在武林中似乎亦十分陌生,只不知刘兄出身于哪一家派?”
  刘君瑜道:“兄弟罕得在江湖上露面,难怪兄台不知。说到兄弟的出身家派,由于早先曾经在各地访求绝艺,所以一时也讲不清楚是什么门派出身。”
  文达已走到切近,突然狂笑数声,喝道:“哪一个当真询问你的出身了?看招!”他一伏身,宛如奔雷掣电般攻出一扇。
  这一招凌厉之极,刘君瑜惊噫一声,一面挥撅封架,一面后退。这刘君瑜的动作如行云流水,双撅之上潜力如山。
  然而竟也挡不住对方一击之势,一连施展了四种手法,人也退了两丈。如若再向后退,文达就可以长驱直入,冲过那道门户了。
  但此时四方八面刀光如潮,迅急劈到,原来是那四个霜衣卫队出手围攻。文达不但不能再迫攻刘君瑜,反而陷入狂风暴雨般的刀网之中。
  莲姬已知文达武功十分高强,所以并不十分担心他的形势,趁敌人全都集中对付文达之时,斜奔过去,唰的跃上了墙头。她放眼望去,只见那边是一片旷场,当中有数百名白衣人,个个手提大刀,杀气腾腾。
  在这数百霜衣卫队的重重包围中,也有二十余人。可是却有七八个和尚乃是躺在地上,看来非死即伤。因此实际上只有疏勒国师、端木芙这一方的十个人,再加上清风大师、广闻大师等七个,一共是十七个人而已。以十七个人对抗数百硬手组成的阵法,胜负强弱之势,不问可知。
  莲姬只望了一眼,便已骇得花容失色。她还算机警,并不曾忘记了查看别处。这一望之下,便发觉在左方的西北角上,有一群人挤聚在一起,不与那数百霜衣卫队混杂。她的目光被几株大树树身所阻,看得不大清楚。但却不问而知,这一小群的人,必有那操纵整个阵法的首脑在内。
  她回头一看,但见文达恰好一掌拍中一名白衣人,登时把那人震飞,撞在另一个同伴身上。这一来,对方合围之势已破,文达掌扇齐发,迫得那追魂镢刘君瑜连连后退,他也就趁势闯过此门。
  刘君瑜唰地跃退七八尺,大喝道:“住手!”
  文达纵声狂笑,却依言停手,听他说话。
  莲姬望见西北角那一小群人之中,已有两人奔过来探视。连忙大声告知文达,并且指出那儿必有指挥阵法之人。文达点点头,向刘君瑜道:“我打算过去会一会贵庄主,刘兄如要拦阻,那就出手吧!”
  刘君瑜道:“你想前去谒见敝庄主,那也未尝不可。不过兄弟尚有一条道路,可供老兄你选择。”
  文达道:“什么道路?”
  刘君瑜道:“我下令开放一路,让你进入阵内,与被困之人会合,你意下如何?”
  文达沉吟一下,莲姬已高声道:“那大阵之内被困的人,只有十七八个还站着,此外,还有七八个和尚躺在地上,想是伤亡之人。”
  刘君瑜道:“姑娘是西域那一路之人,自然晓得这些和尚因何伤亡的。”
  文达讶道:“这话怎说?”
  刘君瑜道:“她难道没有告诉你?是他们最先与少林寺发生冲突,伤了七八个,现在躺在地上的便是了。”
  文达回头向莲姬望去,问道:“他的话可是真的?”
  莲姬道:“我们先与少林寺冲突过,也伤了他们七八个人,那倒是不假。但那些既已身死,少林寺诸僧受独尊山庄侵袭之时,何必也把他们带着?”
  文达转向刘君瑜道:“是啊!假如躺在地上的僧人,早已死亡,余下那些未死的僧众,何必在受袭时还带着他们?莫非怕你们会伤毁尸体?”
  刘君瑜道:“本庄亦觉得很奇怪,当时诸僧果然背负着已经伤亡之人,边斗边走,直到此处陷入重围,方始把伤亡之人放下,结阵防守。”他停顿一下,才又道:“照我所知,本庄至今已有数人受伤,但少林方面丝毫无恙,当端木小姐等人到达时,本庄大阵尚未布好,是以让出道路,而端木小姐等人也自愿进去。”
  文达道:“你们实力强于他们百倍,何以不发动攻势?难道还要等待什么人不成?”
  刘君瑜摇摇头道:“敝庄主的神机妙算,兄弟如何能测得透?总之他这样做,其中必有深意。”
  此时有三个人大步行来,当先的一人,体格魁伟,气度豪雄而又沉稳,正是独尊山庄的大庄主雷世雄。跟在雷世雄身后是一男一女,俱是中年以上之人,步态潇洒,却是鼎鼎有名的双修教主詹氏夫妇。
  他们走到切近,刘君瑜连忙后退,躬身道:“在下无能,不但未能拒敌于门外,还伤了一名弟兄,甚至连对方是谁,尚未知悉。”
  雷世雄淡淡道:“这一位是昔年大大有名的庐山狂士文达,他已多年不在江湖上行走,目下认得他之人,确是不多了。”他转向文达说道:“文兄想必还识得兄弟吧?”
  文达瞅他一眼,道:“我只识得一个严无畏,至于他手下的门人?我不能说不认得,但却谈不到相识。”
  他说话之间,那股狂傲之态,真是独家商标,别人就算竭力摹仿,只怕也学不到几成。
  雷世雄面色不变,冷冷道:“你果是名不虚传,狂得可以,今日你只要能活着离开此寺,那就的确有狂傲的资格了,咱们闲话少说,言归正传,你此来有何目的?是不是端木芙叫你来的?”
  文达道:“我从未见过她。”
  雷世雄道:“那你竟是为少林寺诸僧而来的了?”
  文达道:“我也从来不与和尚打交道,少林威名虽盛,但还不能使我低头巴结他们。”
  雷世雄淡淡一笑,道:“这样说来,你竟是冲着我们而来的了?”
  文达道:“我虽是狂傲自大,不把天下之人放在眼内,但要我一个人来你们数百之众,我也不至如此愚笨。”
  雷世雄第一次泛起了疑惑的表情,想了一想,道:“那你何故前来?难道只是为了瞧上一瞧?”
  文达狂笑一声道:“你忘了我是因何得脱独尊山庄的石牢的么?”
  雷世雄道:“秦霜波没有在此,与她何干?”
  文达道:“她可不可以派我来呢?”
  雷世雄道:“这一点我承认没有想到,但即使是秦霜波亲自前来,也教她来得去不得,你信不信?”
  文达道:“这一点我可不能相信了。”
  雷世雄迫前两步,道:“你对她万分尊敬,也怪不得你不肯相信,这倒不要争辩。”
  他斜视墙上的莲姬一眼,又道:“你和此女一道前来,形迹亲密,这倒是使我甚感大惑不解之事呢?”
  他们虽然是在说话,但里面另有作用。假如文达只是普通的人,雷世雄根本不要多说,正因他武功非同小可,连闯两关,所以雷世雄不得不另眼相看,设法先找出他的弱点,加以压力,使他斗志减弱或是分散,此时出击,方能较易奏功。
  文达心中大吃一惊,晓得对方已找到自己心灵上的弱点,心念一转,装出毫不在乎地高声道:“你真是傻瓜,女人和食物一样,假如天天是大鱼大肉,日子久了,便想改食素淡的蔬菜,我平生还是第一次遇到异国女人,如何能不结识一番?”
  这话对男人来说,实是万分可信,因此雷世雄也不由得高声大笑。莲姬当然也听见了,顿时心痛如绞,柔肠寸断,心想︰“原来他只是存看玩一玩异国女人之心,并非当真爱我。”转念又想道:“然而他并没有进一步占有我啊,虽说时间短促,但假如他想要我的话,也不是办不到之事,何况他当时何等真挚,何等诚意。”
  文达也晓得自己的话固然可以瞒过雷世雄,使他不在莲姬身上打主意,向自己施以压力,但同时也真怕莲姬亦相信了,出言质询。他自然非设法向她示意不可,但雷世雄是什么人物?想瞒过他,实在难之又难,一旦揭穿了这个把戏,雷世雄只要拿下莲姬,便不愁制服不了他。因此文达只怕莲姬开口,以致授敌以柄。但他最害怕之事却偏偏发生了,莲姬尖声冷笑,道:“你说什么?”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