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剑海鹰扬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天罗地网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十八章 天罗地网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21
  文达向雷世雄伸伸舌头,但头也不回的道:“没有什么,你听不见最好了。”
  他心中直叫“老天爷保佑”,只望莲姬就此闭口。假如她果然不做声,雷世雄仍然不会发觉的。
  但莲姬已高声道:“雷大庄主,你等一等才动手,可不可以?”
  雷世雄很有风度地点点头,道:“这又有何不可?”
  莲姬道:“文达我告诉你几句话。”
  文达连忙接口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请你省点口舌吧!”
  莲姬道:“不行,我一定要告诉你!”
  文达道:“我知道一定没有好话,何必多听?”
  他不得已回转头去,向她使个眼色。
  莲姬似是不懂得他的意思,根本不理会他的眼色,大声道:“我告诉你,西域有数十国之多,男人可真不少,所以我也想换换胃口,你听见了没有?”
  文达一怔,忖道:“她这话是当真的?抑是不解我的用心,才故意这样说的呢?”
  但无论如何,他面上已流露出尴尬的神色,那是受到羞辱打击而生的表情,雷世雄看在眼中,顿时深信这两人之间,只是互相玩弄,并没有真情存乎其间,也因而完全打消了利用莲姬向文达施展压力之意。
  莲姬又道:“雷大庄主,我可不可以去见国师爷?”
  雷世雄立刻应承,道:“当然可以,你请吧!”
  他下达命令,那座阵法顿时生出变动,裂开了一条数丈长的道路,但还不是一直通到中心,是以疏勒国师等人尚不曾看见莲姬。
  文达冷冷道:“姑娘慢走,只怕你一踏上此路,便是香消玉殒之时。”
  莲姬果然脚下迟疑,雷世雄仰天一笑,道:“我若要取她性命,何难之有。”
  文达道:“你杀她不难,但活擒她却是不易,所以你得借重阵法,以达此目的,对也不对?”
  雷世雄道:“只不知我如何做法,方能使文先生相信?”他其实已经十分气恼,却又忍怒称他一声“文先生”,以表示他的风度,不同凡响。
  文达道:“若是此路一直通到中心,可让被困之人见到莲姬行去,便足见你并无阴谋毒计了!”
  雷世雄并不多说,挥手传令,但见靠近中心的人丛,立时也裂出一条道路,望得见其中被困之人。莲姬迅快奔去,文达默然目送,心中突然泛起一阵酸楚情绪,但觉她这一去,宛如人天两隔,难有再见的机会。
  莲姬一面奔去,耳中却听见雷世雄充满了杀机的嘿嘿冷笑声,心知他已决意要杀死文达。因此她一抵达大阵中心,和疏勒国师等人会合,首先便低声向疏勒国师和端木芙报告那罗廷玉不在之事。
  接着便向疏勒国师道:“外面那个人是庐山狂士文达,他乃是独尊山庄的仇家,所以一听独尊山庄有所行动,便陪我前来,若然不是他武功高强,我一定闯不过这许多关口,报上消息。”
  端木芙道:“换句话说,独尊山庄一定要置他死命,是也不是?”
  莲姬道:“是啊!看来雷世雄竟要亲自出手呢!”
  疏勒国师道:“咱们自顾不暇,如何能帮助他?”
  莲姬晓得这话乃是实情,如是平时,她只好缄口不语,但文达与她一见钟情,非与陌路之人可比,因此她转向端木芙道:“小姐能不能想个妙计,救他一救?”
  端木芙道:“文达孤身一人,面对雷世雄这等强仇大敌,果然是凶多吉少,我也很想帮他的忙,可是……”
  莲姬那颗心直往下沉,尤其是看见端木芙连连摇头,更觉不妙。如若疏勒国师不在此地,她一定急得哭出来了,目下她还须抑制着心中的焦急忧愁,强自装出平静的神色。
  事实上,她胸臆中充满了愁云惨雾,芳心尽碎,柔肠寸断,恨不得再奔出阵外,与文达并肩拒敌,虽是死于当场,也是甘心。
  端木芙面上表露出放弃寻思如何救援文达的表情,莲姬见了,一阵心悸,顿时悲从中来,涌出两行情泪。
  端木芙一眼瞥见,蓦然醒悟,忖道:“是了!原来她已和文达相恋,无怪文达肯陪她前来,然而在这等情况之下,我如何能救得文达呢?”
  方转念间,众僧之中有人发话,却是广闻大师,他高声说道:“端木小姐,敌方把我们困于此地,久久未曾动手,不知是何缘故?”
  端木芙道:“我也不明其故,反正拖延下来,与我们无损,是以懒得想它。”
  广闻大师道:“会不会是因为独尊山庄须得分出力量去对付别的人?”
  端木芙道:“我也是这么猜想。”
  她突然招莲姬过来,低声说道:“我们的形势十分明白,已是瓮中之鳖,因此恕我无法可助文达先生了。”
  莲姬点点头,洒下数点泪珠,好在她乃是背向疏勒国师,不虞被他看见。端木芙道:“但假如你的要求不同,例如你独自去助他,与他并肩奋战,这却不是绝对办不到的事。”
  莲姬顿时化悲为喜,连连颔首。端木芙道:“他虽得你之助,只怕也无大用,你当真愿意舍命助他?”
  莲姬反问道:“难道我躲在这儿,就一定活得了么?”
  端木芙道:“在这儿机会总是要多些。”
  莲姬道:“即使是安然无恙,我也不予考虑,但望小姐设法使我出去。”
  端木芙肃然道:“你想与他同生共死,此情可敬可佩,我替你想个法子。”
  她移步走到疏勒国师身边,低声道:“看来独尊山庄一定是受某处外力掣肘,所以不能发动攻势,假如咱们能多挨些时间,便有突围而出的机会了。”
  疏勒国师道:“莫非是罗公子那一路人马,牵制住独尊山庄么?”
  端木芙道:“目前只好作此猜想,不过我却可以加强这种牵制力量,假如那文达的武功,在这十余年石牢生涯中,大有精进,说不定正是我们突围的好机会。”
  疏勒国师道:“那敢情好,只不知你尚有何待?”
  端木芙道:“我打算派莲姬出去,与文达会合,我将传授莲姬一种点穴手法,可使文达功力增强不少。”
  疏勒国师微微一笑,道:“若然如此,小姐何须问我?”
  端木芙道:“她是你的夫人之一,此行大有丧命之虞,我如何能独断独行呢?”她转过身去,在莲姬耳边又说了两句,然后高声向一名霜衣卫队说道:“快去报知雷世雄,说我要派使者出阵见他。”
  那白衣大汉方自一怔,端木芙道:“快快前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这内层数十人的首脑?”
  对方果然转身行去,不一会工夫,便已回来,说道:“小姐打算派什么人作使者?”
  端木芙道:“废话!当然是雷世雄必肯接受的人了,莲姬夫人,请你走这一趟。”
  莲姬应声向那白衣大汉行去,疏勒国师以及广闻大师都注视这情势如何发展,他们虽然皆是雄杰出之士,可是却估计不到何以派莲姬就能为雷世雄接纳?甚至为何端木芙派出使者,雷世雄竟肯接受。
  莲姬随那白衣大汉消失在人群之中,这才微微一笑,道:“我们可以暂作休息,如果仍然全神戒备,很容易就会疲倦了。”
  人人都露出松弛之状,却好像具有传染性一般,马上就使得内层那些霜衣卫队们,也大见懈怠。
  广闻大师和疏勒国师两人,都先后听到崔阿伯的传声道:“我家小姐说,咱们明弛暗张,一有机会,立时全力突围,因为雷世雄既然一如小姐所猜,接受了这个使者的人选,可见得严无畏不在此地。”
  那两人顿时精神一振,心想︰“如若严无畏不在此地,自然是突围逃生的大好机会。”
  广闻大师向端木芙传声说道:“端木小姐,请问你何以晓得雷世雄必定接受莲姬夫人为使者?同时又怎知他肯接见使者呢?”
  端木芙向崔阿伯低低说了,由崔阿伯传声答道:“我家小姐说,雷世雄对她尚未死心绝望,所以听说有使者派去见他,一定存有万一之想而予以接见,至于使者人选这一点,由于莲姬能够安然穿阵而入,可知她和文达在对方心中,并不和睦,可能是因为文达和莲姬二人做过什么把戏,由于他认为莲姬届时不至于拚命帮助文达,加以莲姬又是疏勒国师的夫人,他如若拿下了她,大有用处,因此之故,他心目中已选中了她为使者。”
  她说得轻松平淡,其实这等慧思灵想,已足以见出她的绝世才情了。
  广闻大师又问道:“小姐的高论远见,真非常人所能及,但这些答案中,还未指出哪一点显示严无畏不在现场?”
  端木芙道:“简单得很,雷世雄乃是存有私心,希望我会向他投降,所以立时答应接见我的使者,如若严无畏在此,他一心一意要置我死命,只要有足够的力量,立刻就会动手,如何肯考虑接见我的使者之事?”
  她一旦加以分析,事情便似乎十分明白简单,连当中传话的崔阿伯,也对这位小主人,连连投以佩服怜爱的眼光。
  这时莲姬已见到雷世雄,也见到文达被二十余名白衣大汉围着,由双修教主詹氏夫妇为首。他身上已沾有血迹,一望而知已经过一番恶斗,肩上现出一道刀伤,幸而并不十分严重。
  她又发现雷世雄鬓发微乱,便知他已经出过手,正因如此,文达才会伤在霜衣卫队的刀下。她看过雷世雄的武功,晓得他已是当世间一流高手,因此文达此时还能够活着,实在是一件震动武林之事。
  雷世雄沉声道:“端木小姐有何吩咐?”
  莲姬道:“她说假如你现在解散独尊山庄,她定以全力保你无事,以报答你肯接见我之情。”
  她这番话很含蓄,实在不容易听得懂。前面的一部份,乃是表示端木芙已晓得严无畏不在此地,后一部份,则是暗示端木芙她甚为感激雷世雄念念不忘她的心意。
  雷世雄只懂了后一部份,仰天长叹一声,道:“她若然继续恃才傲物,不把我独尊山庄放在眼中,我也只好放手与她周旋了。”
  莲姬道:“假如是这几句话,那我就不用回去向端木小姐禀报了。”
  她目光向文达望去,摇摇头道:“罢了!我也不念旧恶,替你包扎一下吧!”说完,直向文达行去。
  那一帮包围看文达之人,虽是以詹氏夫妇为首,但雷世雄既然不拦阻莲姬的行动。他们谁也不敢多说,不等詹先生下令,便自动让出道路。
  莲姬穿过人群之时,心中突然感到一阵恐惧,忖道:“我这一入阵,不久便将死在这一群人的刀下。”
  她脚下不停,一直走到文达身边,从怀中掏出一包药末,检视文达的伤口,发觉都是皮肉之伤,并非伤筋动骨,心中稍慰。
  文达狂笑一声,道:“用不着劳驾敷药了,反正独尊山庄今日不管要牺牲多少人,亦定要把我留下,你何不省下一点药物?”
  莲姬不理他,径自动手,先把药末洒在他伤口,然后撕开汗巾,逐处包扎好。
  之后,她才抬头仰面,向他望去,四目相接,她眼色之中,充满了柔情眷恋,即使是局外之人,亦是一望而知。
  文达一怔,收敛起狂放的神色,柔声问道:“你可是感到害怕吗?”
  莲姬点点头,接着又摇头一笑,道:“我虽是害怕,但我决不退缩。”
  詹夫人高声道:“大庄主,这个番邦女子,只怕不肯离开文达了。”
  雷世雄心头一震,晓得自己判断错误,白白放一个帮手给文达,但这刻错已铸成,悔亦无益,是以不露声色。
  莲姬头也不回,说道:“你说得不错,我此来已下了决心,甘愿与他同生共死。”
  文达忙道:“莲姬,目下的情势,可不是我泄气,的确是九死一生的局面。你与其陪我同死,不如离开这是非凶杀之地为是。”
  莲姬甜甜一笑,道:“若然你战死此地,我纵能独活于世,却又有何趣味?”
  文达伸手握住她的玉掌,长叹一声,说道:“你肯为我殉情,我固然十分感激,但事实上……”
  莲姬接口道:“事实上怎样?莫非你以为我独存于世,还有快乐可言么?”
  文达费了不少气力,总算不使眼泪涌出来,可是他那种无限感动而又感激的神态,已流露无遗。
  雷世雄高声道:“文达,你如果再出言劝她,迫她不要殉情的话,连我们也看不起你了。”
  文达目光不离莲姬双眸,口中应道:“你说得轻松自在,但教我如何舍得?”
  雷世雄哈哈一笑,道:“人生如梦,数十年弹指即过,何须把生死之事,看得太重?尝闻你素有狂傲之名,如今方知乃是有名无实之辈。”
  文达默然不语,双修教主詹先生连忙传声向雷世雄说道:“大庄主不可开导他了,最好是使他依依不舍,这一来,咱们如若向莲姬进迫之时,他为了抢救,必露破绽,这正是咱们较易击毙此人的绝佳机会。”
  雷世雄也传声道:“我何尝不知此理,但咱们势力强大,不虞他们作困兽之斗。”
  詹先生道:“但这文达武功之高,太以出乎意料之外,早先若非大庄主亲自出手,目下的情况如何,殊难意料,因此之故,咱们还是利用他这个弱点的好。”
  雷世雄道:“我仍然觉得不必这样做,但你既坚持,那也罢了。”
  詹先生立即高声向文达说道:“你们如若诀别过,我方便要动手了!”
  莲姬正要摆刀作势,文达又道:“我若是劝得动她,你们可肯让她安然返回西域?”
  雷世雄尚未开口,詹先生已应道:“本庄不怕她报仇,如何不敢让她返回西域?”
  詹先生一开口就答应莲姬返回西域,旁人最多感觉到他存心越权,应该先向雷世雄请示过才对。但雷世雄却了解詹先生的用心,乃是故予文达机会,让他力劝莲姬,假如莲姬答应了,但其时又不让她出困,拚斗之时,文达自然处处须得顾及她的安全,以致束手缚脚,武功大打折扣了。
  总而言之,詹先生乃是设法使文达心中不能坦然接受莲姬殉情之举,只要他心中有所顾忌,即可借莲姬的安危来牵制文达,也就是使得莲姬不但不能帮助文达,反而成为他的负累。文达低声与莲姬说话,她没有反驳答辩,只默然摇头,说了好一会工夫,詹先生已感到不耐烦了。
  他提高声音说道:“我看如若不施点厉害手段,也许这位姑娘还不相信我们有足够的力量呢!”
  文达伸手挽住莲姬的香肩,纵声而笑,道:“詹教主,你的用心白费了,兄弟别无所长,却擅于截听千里传声,因此得知雷大庄主虽是助纣为虐,但胸怀磊落,不失为当今的英雄,你虽是开宗立派之主,但比起他来,远远不及。”
  詹先生虽然承认比不上雷世雄,可是被文达当面讥评,面子上也挂不住,登时老羞成怒。他一挥手,数十霜衣卫队立时转动,刀光杀气,突然涌起,弥漫全场。但见数柄长刀,从四方八面向文达、莲姬袭去,招猛力沉,果然极是难当。
  文达和莲姬同时一转身,背脊贴住背脊,出手抵拒,他们虽是不便迅速移动,却稳守有余。詹氏夫妇亦出手进攻,詹夫人的天女带上,小铃发出阵阵脆响,远攻之时,特别出色当行。霎时间,独尊山庄方面,已攻了二三十招之多,极为凌厉,可是文达他们守得极紧,全然无隙可乘。
  雷世雄洪声道:“文达,你授她以连手紧守之术,果然不凡,本人已不能坐视,你们小心一点。”
  喝声中大踏步走进来,随即加入战斗。数十兵刃之中,只多了一支怒龙杖,顿时声势大增,不到十招,这股刀潮,已冲得文达和莲姬数度动摇,差点儿就被冲散。
  文达高声安慰莲姬道:“别怕!我们最多被他们乱刀分尸,但好歹也得捞回一点本钱。”
  此时左方两把长刀先后劈砍而至,文达长啸一声,五指一拂,“铮”地拂开一刀,紧接着已攫住另一把长刀,使个“引”字诀,往旁边一带。那人立脚不住,斜冲一步,顿时妨碍了两个同伴的攻势。莲姬刀势疾出,刺入敌人胁下,跟着又飞起一脚,踹中被文达折扇迫过来的人。
  他们合作无间,守中寓攻,连毙二敌,可就激起了雷世雄的怒火了,他大喝一声,挥杖猛砸,杖风呼啸震耳,威势骇人。这一杖他是蓄势已久,全力发出,真有崩山裂地之威。文达自然立封硬架,竖扇疾点,一连使了三种绝妙手法,总算点中了敌杖,把这一杖之威消解。然而他腿上却中了一刀,鲜血迸涌。
  莲姬虽然没看见,却感到有异,问道:“你可是受伤了?”
  文达哈哈大笑道:“只是少许皮肉之伤,不要紧。”
  话声甫落,雷世雄卷土重来,一招“排山倒海”,杖风斜扫而至,这一招比之上次毫不逊色,文达心头大震,忖道:“严无畏功力必比雷世雄为强,看这等情形,我今生今世,休想与他拚斗了。”
  由于文达、莲姬两人背脊相靠,因此之故,对于雷世雄这等迅若闪电、猛若雷霆的杖势,实是不便闪避,如若闪转腾挪,雷世雄乃是一流高手,底下的连环招数,更无法抵挡了。
  是以文达咬紧牙关,摄神定虑,挥扇化解,这虽然说他们不是呆呆地站着不动,而是配合无间地踏步抢位,但对付起雷世雄之时,这等走位之法,等如站着不动,武功之道,千变万化,奥妙正在于此。“叮”的一声响处,怒龙杖所幻化的千重杖影,突然消失,敢情被文达一扇点中了杖头。
  然而文达身上又中了一刀,这一次伤势较重,他身子剧颤了一下,却没有倒下去。
  莲姬大惊道:“文达,你怎么啦?”
  她在这等情势之下,实在不该慌乱分心,恰值詹夫人的天女带矫夭卷到,把她的刀势挡了一挡。说时迟,那时快,刀光电闪中,她亦中了一刀,顿时鲜血涌出。
  当此之间,独尊山庄方面,只须再施压力,这一对情侣万万难逃劫数,但雷世雄却发出命令,麾众退开。
  文达喘一口气,低低道:“我不妨事,你呢?”
  莲姬忍住眼眶中的热泪,抛撇开马上就得惨死刀下,而成永别的悲思,说道:“我也没事。”
  雷世雄高声道:“我有一言,不知你肯不肯听?”
  文达不加考虑,便道:“大庄主请说,兄弟是洗耳恭听。”
  詹先生哈哈一笑,道:“文兄何前倨而后恭呢?”
  文达瞪他一眼,道:“如是平时,我一定以不堪入耳之语,回敬于你,但目下我已亲身经历,晓得你们两位都有英雄气概,不曾向莲姬施威出手,这一点我岂能不领情?是以非用心恭聆不可。”
  詹先生嘿然无语,只因他计策定得虽狠,而事实上他果然不肯向莲姬出手,一昧攻击文达而已。说到雷世雄,自然更不肯向莲姬出手,他们都没料到,文达在这等兵凶战危九死一生的情况下,居然心中明明白白,并且表示出敬意来。
  雷世雄道:“文兄,我跟你商量一件事,那就是你答应本庄以前向你提过的要求,我雷世雄一力担当,必送你们两位离山,以后亦不相犯,你道如何?”
  文达不能说不动心,是以沉默了一下,才道:“对不起,兄弟未能遵命。”
  詹先生插口道:“文兄这一决定,太以不智了。”
  文达道:“兄弟不合读书太多,所以养成了这一点骨气,是非善恶之间,十分分明而又固执,要不然的话,老早已是青紫富贵中的人了,何须沦落江湖,诗酒疏狂?又何须被囚于斗室,消磨了十多年宝贵时光?”
  雷世雄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本人绝无利用莲姑娘要挟之意,只是指出事实上你以前并无可恋之事,不妨轻生,但目下她的性命亦在你掌握之中,你岂能率意而行,置她于不顾?”
  文达已有些招架不住,莲姬却接口道:“我虽然不是中华人氏,但也曾读过上国诗书,假如文达为了我之故,违心屈从,虽然能保住性命,但往后的日子,只怕也是落落寡欢,时兴苟活偷生之感,若然如此,今天又何必贪生怕死?”
  雷世雄目光在她身上转了一匝,点头道:“你定必与文兄是志同道合的一对,方能在危难之时,舍身相从,讲起来你这等情义,令人敬佩,我如果再饶舌的话,倒是我的不是了,今天为势所迫,我亦不能放过你们,只好成全你们殉情不屈之举,替武林留下一段佳话了。”
  他话声方歇,詹夫人插口道:“莲姬姑娘,话可不是这么说,假如你们两情相好,誓愿同生共死,则身外之物,何须介意。岂能为了身外之物,反倒葬送了性命,白白辜负了以后无数的良辰美景呢?”
  她的立论,又从另一观点而发,自然亦能言之成理。莲姬没有做声,文达亦默然不语,詹夫人觉得他们已有动摇的迹象,心念电转,连忙又道:“莲姬,你年岁尚轻,正是春光灿烂之时,如若此刻与文达退出江湖,携手遨游天下,尚有几十年好日子可过,假如你们有了儿女,那时更感到这短短数十年时光,实在真有值得留恋之处,你想想看是也不是?”
  她的话显然极有说服之力,雷世雄他们眼看对方都迟疑寻思,当下耐心等候,希望他会屈服。
  文达轻轻道:“莲姬,她的话你已听见了,你有何意见?”
  莲姬道:“她的话使我泛起无限憧憬,那美妙的快乐时光,那安居乐业不再漂泊的生活,还有活泼嬉笑的孩子们,唉!教我如何能不动心呢?”
  文达道:“为了你的缘故,我可以答应他们,永不后悔。”
  莲姬握住他的手,热情流露,道:“你对我实在太好了。”
  文达道:“这算得什么呢?”
  他们的神情举动,以至于对话,全都落在众人耳目之中,由于他们竟是如此的真挚坦诚,竟无一人感到肉麻,甚至无人觉得不耐烦。
  文达沉吟一下,又道:“那我就答应他们了?”
  四下之人,都松了一口气,但觉一切都十分圆满,既用不着再行拚斗,亦不必再担负这份同情之心。
  可是莲姬却道:“等一等,我觉得还是不能轻易答应他们,因为第一点,此事会使你感到屈辱和负疚,就算你密藏心中,我也知道必会如此。”
  詹夫人道:“你简直是自找麻烦,他难道如此舍不得别的身外之物。”
  莲姬向她一笑,道:“还有第二点,那就是这一次他屈服之后,将来他不难再为我或是孩子而屈服,去做违背他良心之事,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詹夫人道:“胡说!难道你竟信不过本庄雷大庄主的诺言么?”
  莲姬道:“除了他之外,还有别的集团力量呀,何况雷大庄主目下对付的是强仇大敌,未必就能得胜,更不一定可保无恙。因此你们独尊山庄将来会不会再找麻烦,实在难说得很呢!”
  她话中已暗示出另外尚有西域集团的问题,再加上雷世雄可能战死,也可能严无畏推翻他的决定。总之,这些事情在阅历老练之人听来,实是有理。
  文达纵声而笑,道:“我文达有了这等红粉知己,这一辈子已经不曾白活了。”
  他们已等如拒绝了独尊山庄的条件,许多心存同情之人,都暗暗替他们惋惜,眼看他们温馨的美梦,其乐融融的憧憬,完全化为轻烟泡影了。雷世雄一挥手,阵势再度合拢转动。
  旭日已从山巅探出头来,大地上呈现出一片生机。可是在那灿烂朝阳之下,这一对同心情侣,却自愿步入死亡毁灭之境。战事再度发生,但见刀光潮涌,叱喝之声,响震四野。雷世雄并非普通之人,他尽管心存敬佩和同情,但不打则已,一动上手,便以全力出击,毫不容情。
  文达和莲姬已存下必死之心,所以虽是负伤在身,仍然极为厉害。看看激斗了数十招,方始呈现不支之势。正当此时,独尊山庄的大阵忽然起了一阵骚动,杀声大作。
  雷世雄回头一瞥,厉声喝道:“敌人向何方闯逃?”
  一个中年虬髯大汉,洪声道:“敌人杀向东北方,已伤了十余弟兄。”
  他们所说的敌人,自然是指少林僧众和端木芙这两路人马。雷世雄呼呼呼连扫三杖,迫得文达几乎失招丧命,幸而对方忽又放松了一点,并未乘势再迫。
  只听那虬髯大汉又道:“报告大庄主,敌方之人,多达三十余名。”
  雷世雄一面出手,一面道:“如何会多了十几个?”
  那虬髯大汉道:“阵中传出的消息,说是伤亡的僧人们,全都无恙起身,力量大为增强。”
  雷世雄果然是雄杰之士,放目一瞥,便传令大阵数百部属,尽力围困端木芙他们。接着道:“端木芙诡计多端,早就排演了这一幕众僧返生的好戏。假如我们赶快增援,阻止他们突围,则必定两头落空。”
  詹先生道:“大庄主的意思竟是放弃了端木芙他们么?此举只怕轻重倒置了吧?”
  雷世雄道:“咱们先以全力收拾了文达这一对,再说别的。”话声未歇,这数十人形成的小阵,攻势复又加强。尤其是当雷世雄的怒龙杖,连环攻出七招之时,蓦地里把文达、莲姬二人迫散。
  莲姬耳听文达惨哼一声,回头望去,不由得心碎肠断。敢情她恰好见到一个霜衣卫队的大刀,戳入文达的胸膛。她一望而知文达挨不住这一刀,因此之故,顿时像疯了一般,狂舞双刀,硬是冲到文达身边。
  文达高高的身子摇摆了几下,满胸皆是鲜血,惨不忍睹,他向莲姬摇摇头,双腿一软,掼倒在尘埃中。
  莲姬生像是灵魂出窍,理智消失,手中双刀坠落地上,双目发直,“扑”地跪倒在文达身边。四周之人,全都不知不觉停下手。雷世雄浓眉一皱,心想:“此时不杀莲姬,更待何时?”
  但一众手下,俱有不忍出手之意。雷世雄晓得如若下令,他们虽然不敢不从,但留下的印象,一定坏极。他数年来致力于领导部属,务求在部属心中,建立尊崇地位。所以不想因此小事而减弱了部属的崇敬之心,所以不肯贸然下令。他只迟疑一下,便率众迅快冲入大阵之内。这一角只剩下一个血淋淋的人,以及一个跪看的女子,看文达那种情形,实是伤势太重,无法挽救。
  端木芙等人往东北角突围,看看已将脱困。突然一股强大压力,迎面而生,阻止了他们前冲之势。
  她美眸一转,已见到对面的拦截者中,有雷世雄、五大帮派之首,以及其它许多高手。大阵迅快移动,转眼又使他们陷入重围之中。
  端木芙叹一口气,道:“我们不但冲不出去,反而白白害死了文达和莲姬!”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