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剑海鹰扬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患得患失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六十七章 患得患失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21

  严无畏虽然没有明说出来,可是雷、宗二人都十分明白,这两个魔刀高手,再碰上一次硬仗的话,就没有复元的希望,此所以严无畏会说将来这门功夫,只有宗旋独享的话。
  严无畏转眼向雷世雄望去,又道:“你内伤不比等闲,虽然要不了命,却不易痊愈,但你不必着急,更不可急于要修炼复元,以致反生变化,好了,你们兄弟去谈谈,为师也到了作功课的时间啦!”
  雷、宗二人辞出,外面的人都围上来向他见礼请安,这些高手们,至今还是第一次向宗旋行属下之礼的。
  从前宗旋行侠江湖,与独尊山庄作对,天下皆知,其实宗旋与这一批黑道高手,屡有冲突,照理说如今相见,应该有点不大自然才对,殊不知这些人无一不是老奸巨滑,表现得异常恭顺崇敬。因此,当宗旋和雷世雄独处之时,只有孟行守在外间,宗旋便向雷世雄说道:“大哥,前有淮阴佛寺的一役,后有今日的一幕,依小弟之见,这一帮人,皆不可寄以心腹,托以重任。”
  所谓前之一役,便是指雷世雄吩咐属下可自由随彭典离开之事,那时人人都跟彭典走了,只剩下雷世雄独对强敌。
  雷世雄叹道:“是的,我自问一向对他们恩厚而威重,必有以身殉主之士,孰知生死关头之际,个个都是贪生怕死,毫无骨气之人。”
  宗旋沉吟一下,才道:“怕只怕罗廷玉挟其声威清誉,扬言饶此辈不死,要他们离弃本庄,他若行此计,本庄立时烟消瓦解,冰山倾倒了。”
  雷世雄瞿然道:“这话甚是,待我明天点醒师父。”
  宗旋摇摇头,道:“师父他老人家生平自恃自傲,决计不肯相信有这等事。”
  雷世雄道:“那就更加可怕了,这一帮人如若倚为主力,而到时阵前变节,忽然通通逃走,大局不可收拾,这真是本庄最致命之伤。”
  宗旋道:“大师兄只说中其一而已,其实本庄尚有一大危机。”
  雷世雄讶道:“还有么?惭愧得很,我竟没有想到。”
  宗旋道:“这也怪不得你,原因等会再说,先讲这个危机,那便是师父的内伤,恐怕目前尚未痊愈,此所以他老人家一直容忍着,不与罗廷玉正面作一决战之故,你由于对师父信仰过甚,所以看不出来。”
  雷世雄压低声音,道:“师弟这话有欠考虑,难道你不是对师父全心信仰么?”
  宗旋道:“小弟一向亦与大哥一般,从未想及师父内伤未愈这一点,目下由于武功已失,是以才得以冷静客观的思考,以小弟猜想,那两名擅长魔刀的高手,早已到了,但师父却不得不假借等候人手的借口,拖延时间。”
  他说到此处,两人的心情都极为沉重,相对叹息,雷世雄过了一会,才道:“你所言甚是,以愚兄这种内伤,虽然相当严重,可是假如师父不是功力未复,实在不难运用他的深厚功力,助我迅即复元,以前彭师弟亦是如此,师父根本无法以本身功力助他。”他突然悄悄起身,猛然掀帘向外间查看。但见外面杳无人迹,不觉大奇,回头道:“咦!孟行何故不见了?”
  宗旋道:“或者在外面吧?”
  雷世雄走出去,旋即回转来,道:“不错,他在外面巡视,看来对你相当忠心和卖力。”
  宗旋道:“以我看来,他比本庄别的人还要可靠,小弟想不通的是师父何以要把此地座落位置连我也给瞒着?”
  雷世雄道:“这一点我也问过师父,他说此举实是防范那姓孟的家人,假如他想留下暗号,势须多费气力,并且易于侦破,好在经过缜密的观察之后,此人并无留下暗记之事。”他们谈到很晚,才各自归房安寝。
  过了两日,宗旋已依照师父的指点,运功破禁,但必须要个把月之久,方知此法对不对,如果错了,又得改用他法,同时又得花上个把月时间,方试探得出有效与否。
  这正是端木芙当初设计,她说要使严无畏误入歧途,最快也须一年以上,才能使宗旋复元。
  在这数日之内,孟行寸步不离地照顾着宗旋,足迹罕得踏出院落。因此,这天晚上,雷世雄到宗旋处闲谈时,提起了孟行,便道:“师父经过连日缜密调查察看,这孟行果然忠心可靠,他只知道服侍你,全然不打听这是什么地方,一路上也不曾发现有孟家人来的踪迹。”
  他停歇下来,先出去巡视一会,但见孟行在屋外巡守,距内间甚远,纵是高声谈论,他也听不见。雷世雄返室后,这才向宗旋道:“师弟,你所担心的两件事,我已告诉师父,他老人家虽然不说什么,但看那意思,竟也是承认真是两大危机。”
  宗旋道:“如果师父不能在短期内修炼复元,只怕军心日渐涣散,敌势则日渐强大,再过一段时间,纵然师父得以修复,但形移势改,主客易位,那时候才举行决战,胜败之数,又完全不同了。”
  雷世雄道:“你说得是,但我目前只担心一事,那便是罗廷玉当真放出声气,指出师父内伤未愈,同时他又放过本庄所有叛庄逃走之人,风声一旦传到,这局面便无法收拾了。”
  宗旋仰天沉思了一会,道:“好在这等风声不易传到此间,这是小弟连日来唯一的安慰,不过既然大师兄提起,小弟想了一想,觉得仍然不可徒赖地方隐秘,必须先发制人,套住手下诸人之心,使他们有了先入之见,便不为言语所动了。”
  雷世雄道:“无怪端木芙会怕你设计筹谋,以愚兄看来,你如不分心武功,单用才智的话,定然不输于端木芙。”
  他提起了这个绝世美女的名,神情间掠过黯然之色。
  宗旋道:“小弟一心一意只对付这批仇敌,自然容易得多,不比她思虑百端,事情太多,所以或者尚可与她较量一番。”
  他略略一顿,又道:“这个先发制人之计,亦须以谣言方式出之,咱们巧妙地透露给他们知道,内容是师父其实早已复元,只不过特地示敌以怯,好教对方误以为师父内伤未愈,所以此举还有一个用意,便是故意造就罗廷玉英名威誉,又示之以怯,以便试探本庄之人的忠心,再者,把罗廷玉培养起来之后,才一举歼灭之,即可奠独尊山庄万世之基业,天下再无足以抗衡之人了。”
  雷世雄击掌赞叹,道:“妙极了!此是上上的攻心之计,如若施行得妥当,包管无人胆敢叛离。”
  他匆匆出去,只见孟行站在靠院门那边,当下命他过来,嘱他入屋小心服侍宗旋,这才直接去见师父,献上宗旋之计。
  翌日,尚未到中午时,所有的高级部属,莫不听悉了这个消息,人人皆以为只有自己知道,所以守口如瓶,不向旁人透露,自然在他们心中,已决定有事之时,务须效忠舍命奋战,才不致被严无畏以为不忠。
  又过了两日,这天的上午,严无畏在阴阳双将以及数名霜衣卫队的护法下,步入了这座院落。他步入房内之时,孟行正在替宗旋整理衣服,宗旋连忙起迎,严无畏吩咐他坐下,环顾室中一眼,宣碧君看见屋内有一张太师椅,连忙去端过来,给严无畏坐用,雷世雄也闻讯从邻室过来,叩见师尊。
  严无畏问过他们两人的情形,又闲谈了数句,这才咳了一口痰,此是他快要说到重要事情的习惯。
  他伸手指一指痰盂,孟行赶紧去捧了过来,严无畏等他放下痰孟,看他一阵,淡淡道:“你如此忠心服侍阿旋,老夫心中甚喜,将传你几手绝招,使你能跻身高手之林,现在你可先与碧君放对,斗个二三十招,让老夫先看一看路数。”
  阴将宣碧君面上掠过一丝讶色,旋即恢复如常,走将过去。
  孟行大喜叩谢,严无畏道:“你们先徒手相搏数招,然后使用兵器不迟。”
  宣碧君等他话了,才道:“你小心了,我虽不会伤你,但你若是败得太容易,不免乏味。”
  孟行道:“小人尽力而已,请姑娘指教。”
  他的功力如何,一时尚未显露,但招数手法却精奇奥妙,变化甚多,因此连宣碧君这等身份之人,亦不敢贸然轻进。她连绕了三匝,这才发掌拍去,猛觉指风拂腕,心中微怔,赶紧变招,但见孟行乘势抢攻,使出连环三招,一气呵成,竟是有攻无守,凌厉之极。
  宗旋微微而笑,心想那孟家母子可真不简单,在她手下的家仆当中,居然有这等惊人高手。宣碧君封拆过这连环三招,蓦地欺身迫入,纤掌齐飞,展开反攻。但见她手挥目送,身形飘忽,招式奇奥变化,立时把孟行迫得连退六七步之远,但孟行阵脚未乱,分明尚可支持一些时候。
  严无畏突然道:“够了!你们都停战罢手。”
  声音虽是不高,但字字如锤,敲击两人耳鼓,宣碧君首先跃开三尺,孟行自然也赶忙住手。严无畏面上的表情全无变化,可是说出一句话,内容却十分惊人,假如是旁人处他地位,一定多少会有点表情上的变化无疑。
  他道:“阿碧,与我拿下这个奸细。”
  宣碧君唰声欺近,伸手擒拿,这一回她不但用上全力,同时亦因为早就得到严无畏的暗示,所以准备停当,反应之快,骇人听闻。孟行莫说事出仓促,即或不然,但在宣碧君全力擒拿之下,能不能抵挡得住,亦成疑问。这刻他几乎是束手就擒,被宣碧君扭转了右臂,分筋错骨,是以霎时疼得热汗滚滚,流了下来。
  他抗声说道:“小人如何变成奸细?”
  严无畏望了宗旋一眼,缓缓道:“阿旋,你心中一定大惑不解,因为你也曾小心考察过此人,认为全无疑念,方敢予以信任。”
  宗旋道:“弟子正是如此,这孟行乃是孟家家人,当初弟子曾经小心查过,始敢无疑。”
  严无畏仰天冷笑一声,道:“假如这是端木芙的手段,那么老夫就不能不后悔没有早早把她诛除,以致招来无穷后患了,不过,我看端木芙还没有这等本事。”
  孟行虽然痛得直冒汗,但他一声不哼,神态倔强,使人测不透他的深浅和心思。
  宗旋转眼向他打量了一会,缓缓道:“看了他这等神态,果然使我信心动摇,假如他只是一个家仆,无论如何,这刻亦将分辩数言。”
  严无畏道:“为师在一些小动作中,看出他不是久执贱役,惯于服侍人之辈,例如我们进来,他如果真是仆从出身,一定会立即搬过椅子,所以我后来故意要吐痰,试他一下,果然他直等我示意,方始去把痰盂端来,由此可见他根本不是厮仆出身的。”
  孟行虽在疼痛难忍之中,闻言亦不觉一怔,但接着便高声道:“小人在家中之时,日日勤修武功,根本没有服侍夫人少爷的时间。”
  严无畏冷冷道:“假如我不是指出使你心慌的马脚,谅来你至今还不会开口的,老夫告诉你,那就是不管你是否冤枉,一径把你处决了,你也无可奈何,倒不如从实供出,落得一个光明磊落,岂不更好。”
  孟行哑然无语,宗旋是何等厉害的脚色,先前是有了先入为主之见,所以总不觉察有异。现在看他的反应和态度,脑筋一转,已猜出了他是谁,当下说道:“孟行,以你的道行,挟着恩德之力,瞒过我则可,但在家师如电神目之下,你还得修炼个三五十年,才有点希望可以得售阴谋,我劝你从实说出一切,还不失为英雄好汉。”
  孟行哼唧了一声,道:“你教她放松一点。”
  阴将宣碧君道:“你肯直说,我自然会放松。”
  严无畏道:“那也不妥,此子已炼成了通臂功,阿碧你施展的分筋错骨手法,别人诚然痛不可忍,但在此子而言,只是小意思而已。”
  宣碧君怒道:“好啊!这个小畜生还想乘机挣脱逃走么?”
  她五指上内力一发,孟行面容骤变,眼珠鼓突,当真是痛不可当之状。
  宗旋摆摆手,道:“碧君,照刚才那样就行啦!”
  宣碧君见他说话,只好收回后来发出的内力,孟行大大的喘一口气,抬头向宗旋望去,但见对方眼中露出怜惜同情之色,当下已硬不起来,道:“老庄主,你当真是才智杰出,绝世无双的人,虽然我对目下的情状,早已有了准备,但还是瞒不过你的法眼。”
  严无畏道:“闲话休提,你已发出消息了没有?”
  他对对方的一切,似是完全了然于胸,使那孟行回答之时,大感踌躇,不知应该保留多少才恰当。他因此沉吟了一下,才道:“小人这一回答,眼看就是死路一条,唉!回答与否还不是一样么?”
  严无畏道:“不然,你如果从实直说,应该尚有一线生机。”
  孟行道:“小人不信有这等奇事。”
  严无畏向宣碧君点点头,只听一声惨叫起处,孟行已昏了过去。原来宣碧君奉到命令,硬生生把孟行的一只胳臂扭折了。她先使了分筋错骨手法,所以这一扭断对方之臂,不但永无复元之望,同时那阵剧痛,亦比平常断臂之痛要大上许多倍。因此孟行虽然武功高强,身子强壮,也熬不住而痛昏过去。
  过了一阵,他悠悠醒转,发现一切仍未改变,他依然被宣碧君抓住,直立房中,面对着那个称尊天下的七杀杖严无畏。他确知的一件事是自己的右臂,永远变成残废,如果一定要找出一点可以安慰自己的,那就是此臂虽然残废,但总算还长在身上,不至于像断去一条臂之人那么难看而已。
  严无畏冷冷道:“须知老夫出道以来,均是说一不二,如果怀疑老夫之言,这人一定要感到后悔莫及。”
  宗旋忙道:“孟行,快点说吧!”
  孟行道:“我早已讲过,实说或不说,还不是一样么?”
  “咔喳”一声,紧接着孟行又发出一声惨叫,原来他的左臂,又被宣碧君扭断了,这回大概是较为习惯,是以没有昏死过去。事实上他这一次远不及上一回痛苦,这是因为宣碧君未及施展分筋错骨手法所使然。
  宗旋高声道:“忆侠,你不是识时务的俊杰,假使你有杀身保密的理由,我可以为你求情,早早了断,如若没有足以舍身的原因,你还是早早说出来的好。”
  孟行一怔,抬头向他望去,道:“你已知道我是孟忆侠么?几时知道的?”
  宗旋道:“刚刚才发现的,你家不是擅长易容化装之术么?所以我恍然大悟,你竟然就是孟公子孟忆侠。”
  严无畏道:“孟忆侠,汝母现下在什么地方?”
  孟忆侠道:“恕我不能奉告。”
  严无畏道:“如若你母亲前来,向我求情,你或者可以保住一条性命。”
  宗旋听出话中有因,顿时记起严无畏说过,他与孟夫人乃是相识。但他怎样才能点醒孟忆侠呢?孟忆侠惨笑一声,道:“在下生平别无他长,只会孝敬母亲,假如此地有险,在下宁可死一百次,也不会把她请来。”
  宣碧君怒骂一声,起脚一踢,“嘭”的一磬,把孟忆侠的胫骨踢断了。
  孟忆侠跌倒地上,痛得身子连连翻动,但他两臂已废,连伸手去摸摸这只断了的脚,也办不到。照这等情形下去,孟忆侠自然只有死路一条。
  宗旋向严无畏说道:“他既然不肯说,干脆杀了他,免去他的活罪,师尊意下如何?”
  严无畏讶然望他一眼,道:“你武功失去以后,突然变得面软心慈起来啦!”
  宗旋叹一口气,道:“假如他们孟家并非端木芙之人,则不论此一刺探本庄之举,是何等可恨,但在弟子来说,他终究救了弟子一次。”
  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再说,孟忆侠气质颇不平凡,令人生结纳之心,弟子实是深惜这等人才。”
  严无畏“唔”了一声,忽然仰头寻思,过了一阵,才道:“孟忆侠,你还能说话么?”
  孟忆侠咬牙忍住诸般疼痛,道:“能够。”
  严无畏道:“你父亲是谁?”
  孟忆侠道:“今日之事,与先父全然无涉。”
  严无畏道:“阿旋说你不识时务,果然不错,你难道至今还看不出老夫的为人,乃是言不轻发的么,我对你已经是最为优容,你可知道?”
  孟忆侠道:“我仅有四肢,已废其三,还算得是优容的话,那真是千古奇闻了。”
  严无畏第一次微现怒容,但旋即恢复常态,冷冷道:“带他出去,收押起来。”
  宣碧君讶然向他注目,似是感到难以置信,及至被严无畏瞪了一眼,这才赶忙动手,把孟忆侠挟了出去。严无畏挥挥手,阳将徐刚大步走出房外,在附近巡视。
  严无畏深思地坐了一阵,才轻轻叹息一声,道:“奇怪,我对此子生出不忍之心呢?”
  宗旋道:“这自然是因为师父您识得他母亲之故了。”
  严无畏道:“也许是吧!”
  他向雷世雄道:“你一直没有作声,不知心中作何想法?”
  雷世雄道:“这孟家母子假如不是端木芙之人,为何要潜入本庄,刺探秘密?”
  严无畏道:“那孟夫人乃是有胆识,才智杰出之人,她葫芦中的药,不易猜中。”
  他停歇一下,又道:“我屡屡给予孟忆侠的机会,但他却轻轻放过了。”
  宗旋道:“难道孟夫人来此求情的话,师父当真会放过他么?”
  严无畏道:“只怕很难拒绝她的要求。”
  宗旋道:“好,那么弟子负责把孟夫人找来,但弟子实在不大相信您肯轻易的放过他们呢?”
  严无畏摇摇头,这动作使人莫测高深。宗旋本想再向师父求情,以便马上替孟忆侠接续断折了的两手一脚,假如现在就动手,则孟忆侠最多只损失一条右臂而已。
  但由于严无畏的表情太过莫测高深,宗旋在出口求情以前,必须考虑到自己的安全问题,因此,他终于没有做声,决定再看一看风头再说。
  严无畏旋即离开了,房中只剩下宗、雷两人,宗旋向雷世雄说道:“小弟本想向师父求情,先行医治孟忆侠的伤势,但又惮于师尊的天威莫测,因此不敢开口。”
  雷世雄道:“愚兄亦看出了你的心意,但正如你所说,天威莫测,所以亦不敢开口,唉!我觉得这一回师父恐怕是处理不当,或者可以说是下手过于狠辣,他这样对付孟忆侠,岂不是迫得孟夫人非与咱们作对不可么?如是旁的敌人,咱们原也不放在心上,多个把仇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但这孟夫人既然与师父是旧相识,而师父又似是未能忘情,问题就大了。”
  宗旋道:“小弟意欲使釜底抽薪之法,大哥认为办得通办不通?”
  雷世雄道:“你所谓釜底抽薪,不外是在孟忆侠身上着手,此计当然可行,但必须注意的是切勿让他得以乘机逃走。”
  宗旋道:“这一点小弟定必特加注意就是了。”
  他不久之后,就已处身于地下一条甬道中,走到一扇铁门前,一名白衣劲装卫士迎上来,躬身施礼,甚是恭敬。要知当日在那佛寺内,严无畏的三个徒弟,由彭典开始,其后是雷世雄,再就是宗旋,都表现出极为义气和勇敢,视死如归,因此,独尊山庄上上下下之人,无不得悉,也无不对他们肃然起敬。
  宗旋道:“那孟忆侠可是在此地牢中?”
  那霜衣卫应道:“不,是在隔壁的水牢内。”
  宗旋摇摇头,道:“带我去瞧瞧。”
  对方立刻转身,带他到另一扇铁门前,宗旋作个手势,他这才取出一大串钥匙,打开了铁门。宗旋站在门口,向这间水牢望去,但见门内左角亮着一盏灯,虽不明亮,仍可把牢内情形看得很清楚。
  入门便是石级,大约下去四级,就全是水了,孟忆侠被缚在一根粗大的木桩上,大半段身子浸在水中。宗旋看见有两只苍蝇在他面上停着,孟忆侠大概已经烦透了,所以已懒得摇动脑袋赶走苍蝇。他半个身子泡在水中,又湿又冷,当然是极为难受的活罪。
  宗旋道:“忆侠兄,你竟然懒得抬眼看看是谁来了?”
  孟忆侠听到他的声音,这才略略抬头,露出苍白的面孔。这时不知他是负伤之后,虚弱得无法开口说话,抑是不想开口,他只默然注视着宗旋。
  宗旋回头道:“把这位孟兄移到隔壁。”
  那霜衣卫迟疑了一下,这才应了一声:“是!”进去迅即将孟忆侠松了缚,并且把他抱起,走出水牢。
  隔壁的一间虽然也不是好地方,但至少地面是干燥的,又有床铺,宗旋吩咐手下去取被褥茶水以及替换的衣服等物来。这霜衣卫招来两人,教他们去办齐各物,自己却陪侍在侧。
  宗旋知道他是因为职责攸关,不敢走开,甚至目下这许多的命令,他亦本应不能遵从才对,他好奇地向那霜衣卫问道:“你不先去禀明老庄主,一切听我之命,这责任可不小,只不知你为何不肯抗命?”
  那霜衣卫道:“属下对您敬仰无比,是以恭谨听候差遣。”
  宗旋“哦”了一声,那人又道:“四庄主您胆勇盖世,忠义过人,属下等全都听说了,因此坚信您决不会作出有害老庄主之事,只不知属下这个想法对不对?”
  孟忆侠睁大双眼,道:“宗兄居然能以忠义感动手下,真是出乎兄弟意料之外。”
  宗旋苦笑一下,道:“出乎你意料之外的事还多着呢,咱们慢慢再谈。”
  一忽儿,陆续有人送来东西,转眼之间,这间地牢改装得焕然一新,应用之物全部无缺。两个聪慧伶俐的仆从,替孟忆侠换过衣服,让他躺在厚柔的被褥中,甚是舒适,比起早先浸在冷水之中,直有霄壤之别。
  一切舒齐妥当之后,宗旋命手下都退了出去,立即开门见山,向孟忆侠说道:“忆侠兄,现在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一是尽我的能力,让你舒服地耽在这里,生死难卜,纵然不死,但三肢残废,也等如已死。”
  孟忆侠冷笑一声,道:“兄弟虽然只是一介凡夫,但还不十分把生死之事,放在心上。”
  宗旋道:“这一点我也深知,我并非有一丝一毫威胁或欺骗你的用心。说到第二条路,那就是从速下手医治你的伤势,相信三肢之中,必有两肢可以恢复如常,但你若是选择这一条路,必须让我与令慈得通消息,我将设法说动她,使她到此地一行,亲见家师,以便把你带走。”
  孟忆侠哼一声,道:“这条件未免太苛刻了,我母子两人皆落于你们手中,还能活着出去么?”
  宗旋道:“当然有这等可能,方始向你提出,要知令慈与家师本是旧相识,只不过令慈不知道而已。”
  孟忆侠哑然无语,过了一会,才道:“当真又是一件出乎我意料之事了,以令师的声名,家母如是旧识,焉有从未提及之理?照你说来,也颇有理,因为令师向来是神出鬼没,谁也不知他的行踪,假如他当初与家母认识之时,用的是化名,实在一点也不稀奇。”
  宗旋道:“你可答应了么?”
  孟忆侠道:“一定要我答应,你才肯动手医治我么?”
  宗旋道:“这一点我也是为你想的,要知兄弟此来,并非家师授意,因此除非你肯答应,家师闻报之后,或者不会追究,如果你不答应,则虽然接续了断骨,他可能仍然下令折断,你岂不是徒增无限痛苦。”
  孟忆侠不知信他好?抑或不信他好,迟疑了一阵,兀自难决。
  宗旋道:“我还希望你现下恢复本来面目,你不可犹豫不决,因为你的伤势拖得越久,就越难有十足痊愈的希望。”
  孟忆侠忽然下了决心,道:“好的,待兄弟把经过情形,修函奉母,她来与不来,那是她的事了。”
  宗旋舒一口气,道:“好极了,请你写吧!”
  猛然想起他已不能动手提笔,便又道:“我叫一个擅长文书之人,你口授大意即可了,但当务之急,还是命人替你医治伤势。”
  不久之后,孟忆侠三处断骨都敷药包扎起来,据那跌打接骨的大夫推测,左手和右腿痊愈机会极大,但右手就靠不住了,宗旋心知这是断骨之时,这只右手受到分筋错骨的禁制,所以一断就无法复接。
  说到投递这封书信的方法,也很有趣,原来孟忆侠有一只信鸽,像那些变魔术的人一般,藏在一枚小小的圆筒内,他早把这枚圆筒收藏在宗旋房间内,这时取出,把书信系好,又喂过清水和食物,这才纵它飞去。

×      ×      ×

  两日之后,宗旋和雷世雄正陪着严无畏说话,这一日严无畏的心情似乎特别好,兴致勃勃,因此,宗旋乘机提出杨燕之事。
  严无畏听了他与杨燕的一段恋情,沉吟了一下,才道:“本来为师不会反对,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天经地义之事,不过此女既是‘飞环派’门下,最近又在孟夫人家中居住,问题便发生了。”
  他停歇了一下,又道:“飞环派向来有秘传内媚之术,不过这一派还算谨严洁身,所以武林中并无艳事绯闻,直到那孟夫人出道,方始为世所知,不过她赋性也不能说是天生淫荡,大概是伤心人别有怀抱吧!总之我看出她至深的心底,老是有一股悲郁之气,这是一件极为深刻难忘的创伤,因而她很放纵,藉以麻醉自己,为师清清楚楚的看出这一点以后,便与她分手,悄然离开,当然,话说回来,也许我娶了她,她以后便不会与旁人勾三搭四,但你们当能了解,假如有这种恐惧的话,不如离开的好,免得作茧自缚,对不对?”
  雷、宗两人都连连点头,他们一向对严无畏的推理,甚表佩服的。严无畏仰天轻叹一声,又道:“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极不满意于她曾经芳心暗许过旁人,换句话说,我得不到一个完整的她,这岂是我这种性格之人所能忍受得了的?”
  雷世雄道:“弟子虽然不至于如此,然而却颇能了解师父的心意。”
  严无畏向宗旋望去,又道:“杨燕眼下已在孟夫人身边,她一定已将本门内媚之术,传授与她,再加上她放纵大胆的观念,熏陶之下,影响之大,难以测料,你有武功之时,也还罢了,目下失去了武功,最好暂时休提婚嫁,免得祸生肘腋,转成大累。”
  宗旋岂敢反对,方在寻思,忽然有人来报说,孟忆侠要见他。他匆匆而去,见到孟忆侠,先动问他的伤处,得知情况尚好,这才询问他何事见召,孟忆侠说道:“信鸽已经回来,带得一信在此,家母已在附近数十里之内,假如你能安排的话,即可谒见令师了。”
  宗旋看过来信,大意是说决定孤身前来,谒见严无畏以求情。他拿了此书,又匆匆回去谒见师父,说出始末。
  严无畏道:“这釜底抽薪之计,虽然不甚妥当,但用心甚佳,所以为师不曾阻止你,现在怕只怕孟夫人把端木芙等人引来。”
  宗旋道:“难道她不管儿子生死了?”
  严无畏道:“天下之事,往往不可以常理推断。”
  宗旋沉吟道:“眼下如果若被迫与敌方大决战,果然至为不利。”
  严无畏道:“为师直至今日,方始有了把握,是以甚感愉快,那就是为师数年来的内伤,再有七日时间,必能彻底痊愈,因此,无论如何,也得拖过七日之限,那时不管敌方势力何等强大,为师也能击溃他们。”
  雷、宗二人无不欢欣鼓舞,喜形于色,雷世雄道:“既然如此,何不等过了七日之限,方始接见那孟夫人呢?”
  严无畏道:“她个人无法伤害于我,只怕她的行踪被端木芙蹑住而已。”
  宗旋道:“关于孟夫人之事,弟子无可献策。至于端木芙这一帮人,只要师父伤势完全痊可,则弟子倒是已熟筹一计,逐步实施,定可把他们通通诛除!”
  他随即把计策说出来,连严无畏那么深沉多智之人,竟也大为动容,连连颔首赞许,雷世雄更不要说了,简直佩服得无以复加,猛夸宗旋是诸葛复生。
  严无畏仰天大笑道:“老夫武功既能复元,再加上阿旋运筹帷幄,这锦绣江山,已稳入我囊中矣,阿旋,你去说与孟忆侠听,叫他请孟夫人来。”
  宗旋衔命去了,此时一些高级部属陆续谒见,报告消息和领取机宜。在这些报告之中,大部份是关于端木芙、罗廷玉等人的行踪。在独尊山庄广大有力的触角之下,各地都有消息,但只有扬州一地的报告中,说是见到端木芙等人。人数甚多,却未侦悉他们的动向。
  严无畏甚喜,笑道:“扬州距此有数百里之遥,可知孟夫人的行踪未有泄漏。目下就算让他们知道,也不是朝夕可至了。”
  话虽如此,严无畏仍然不曾大意放松,当下指派了两人,率领得力部下,加强防务。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