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剑海鹰扬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情重孽重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六十八章 情重孽重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21
  一个时辰之后,一辆马车迅快驶来,路上并无拦截查问之事发生。甚至抵达寺门之时,任何人也觉得此地不似是独尊山庄目前的总部所在。因为经过小心的观察,仍然看不出半点大批人马聚居此处的迹象。
  马车停在寺门外,那车把式道:“夫人,此地便是无量古寺了。”
  车内没有反应,车把式也就不再言语,瞪大双眼,四下顾盼。他的目光锐利如隼,一望而知必是身怀绝技之士。
  过了一会,车帘一掀,出来一个明眸皓齿,媚丽照人的美妇,乍看甚是年青。假如她就是孟夫人的话,实在不易使人相信她已有一个像孟忆侠那么大的儿子。她态度从容,徐徐下车。
  当她往寺门内走时,车把式唰地跃落她身边,道:“夫人,还是让小人随侍进去吧!”
  孟夫人笑一笑,道:“已经讲好了要我单身入寺,你也不想少爷被害吧?”
  那车把式叹口气,道:“依小人看来,今日的局面凶险无比,决计不是说话就可以解决的,况且小人留在此地,也是有死无生的。”
  孟夫人道:“在人屋檐下,岂敢不低头,谁教阿侠被人家抓住了呢?不过你可以放心的是,假如我母子无恙,你也不会有事的。”
  她又笑一下,艳丽非常。可是眼角的鱼尾纹,却显示出无情岁月的无比力量。只见她有如一朵彩云般,冉冉走入山门,穿过广场,拾级直入大殿。
  大殿内香气缭绕,和一般的寺院全无区别。她脚步一停,望住一个跪伏在佛前的僧人身影,但见此僧动也不动,但依稀传来喃喃诵经之声。
  孟夫人看了一阵,才走过去,用脚轻轻那僧人一下,使他抬头回顾,才吐出呖呖莺声,道:“敢问大和尚,入迷途,何处才是方便法门?”
  那僧人不觉呆了,孟夫人又道:“大和尚,你此刻心中所转的念头,一定不敢说出来,可是你决计无法瞒得过我佛。”
  她话锋咄咄迫人,对方更是呆了。孟夫人摇摇头,道:“你没有渡迷津的宝筏,我还是找别人的好。”
  她走了数步,那僧人才如从梦中惊醒,道:“女菩萨往哪儿去?”
  孟夫人道:“我若是知道就好啦!”
  僧人重重咳一声,道:“按理说贫僧乃是出家之人,不该饶舌,但既蒙女菩萨下问,又不得不说,我佛常言:‘回头是岸’。这话教人深省。”
  孟夫人道:“噫!你这和尚不算得是痴人,那么你可敢回答我,早先你心中转的何念?”
  那僧人露出尴尬之色,道:“恕贫僧不多说了。”
  孟夫人笑道:“何必怕羞呢!你既然觉得我还看得过去,不妨多看几眼。若是动了凡心,那就回头是岸,蓄发还俗,你看如何?”
  这孟夫人不但话中暗藏机锋,而且十分大胆露骨,迹近猥亵。那僧人面上一热,急急低下头去。
  孟夫人摇摇头,道:“怪哉!我还以为你是假扮的僧人,谁知却是真货,由此看来,对方手段之高明,远在我意料之上。”
  她一径转身行去,经过好些禅堂静舍,也看见不少僧众。而这些僧众,个个皆是真正的佛门弟子,全无作伪。
  孟夫人忖道:“假如不是已列明了地点,我几乎怀疑是走错了地方呢!”
  她终于走到最后面的门户,从外表看来,此寺到此已经到了底,出得此门,便离此寺了。孟夫人迅即推开那道木门,放眼望去,但见一排参天古树的那一边,又有连绵屋宇。不过一眼望去,便知道那是佛教中人建造的。
  门边突然闪出两个人,一男一女,皆过中年,气派风度,都不同凡俗。
  孟夫人道:“贤伉俪必是天下知名的詹教主及夫人了。妾身居然劳动了你们大驾,实在极感殊荣。”
  詹氏夫妇上来与她见过礼,詹夫人道:“孟夫人如果不见怪的话,我倒想讲句闲话。那就是我们也许是不意碰上的,接你之人,还未过来亦未可料。”
  孟夫人道:“诚然有此可能,不过我知道你们一定是奉命先与我谈谈的。”
  詹先生道:“夫人此言有何根据?”
  孟夫人道:“听说严老庄主一则自视甚高,多半认为我一介女流,不足重视。二则我一路行来,已知道贵庄一直不间断地传递消息,你们身为独尊山庄的高手名家,地位甚高,焉有不知消息之理?”
  詹先生道:“孟夫人越说,兄弟疑惑越多。”
  孟夫人道:“这话一定是指后一项了,贵庄遍传消息之法,虽然天下无双,但我却不难察觉。照我猜想,大概是每隔若干丈,便埋植一根特制的木柱,传递消息之时,但须以指轻弹木柱,下一站之人,伏地即可听见。只不知我猜得对也不对?”
  詹氏夫妇都诧讶注目,詹夫人道:“这样说来,敝主上可能把你看轻了。”
  詹先生道:“单凭孟夫人指出敝庄传递消息之法一事,敝主上就非得相见不可了。”
  他作了一个“请”的手势,让孟夫人先行,一面说道:“孟夫人如何能听得见那暗号呢?”
  孟夫人走到一株古树之下,忽然停步,说道:“有烦两位去向严老庄主先容一句,请告诉他说,假如他无法测破我的绝技,那就快点放了犬子,好让我们母子离去。”
  詹夫人双眉一皱,道:“孟夫人霎时间便想反客为主,未免太过份了吧?”
  孟夫人道:“贤伉俪如果担待得起,转传此语,相信严老庄主必会有所裁夺。”
  詹先生道:“这话甚是,那就有劳你在此稍等一会儿了。”
  孟夫人道:“还有一点,那就是一不许向犬子迫供。二不准询问宗旋。”
  詹先生慎重地道:“这番话定必代为转奉敝主上。”
  詹夫人道:“此是节外生枝之举,依我之见,干脆就请孟夫人指点几手,强存弱亡,没得话说。”
  孟夫人道:“假如严老庄主真是像我想象中的枭雄人物的话,他一定会尽力解决难题,而不单单凭恃武力,欺负一个孤身闯关应约之人。”
  詹先生道:“好啦!我这就去报告,但你万勿到处乱走,以致发生误会,迫得敝庄非动手不可。”
  孟夫人望着詹先生的背影,嘴角微微显出一丝冷笑。随即在树下慢慢的走,意态甚为闲适恬如。
  詹夫人冷眼打量,但见她虽是中年之人,但风华凝艳,玉姿嫣丽,心中突然一惊,忖道:“听说她风流成性,喜欢把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上。以她这等风姿才貌,恰是老庄主这等年纪最看得上的,今日若容此妇谒见老庄主,后果如何,如波谲云诡,殊难逆料了。”
  她不禁动了杀机,暗暗筹思阴谋恶计,速速将孟夫人处死。
  詹先生大步行去之时,也在心中转念道:“这个美妇不知有何手段,竟能测听得出本庄的通讯秘法。看来连老庄主亦不能猜出无疑,而以他的身份,其势又不便暗中去问宗少庄主,这便如何是好?”
  其实他心中早已有了解决的答案,只是一时还不肯就此使用,希望另有别的妙计可行。他的答案是:由他暗下去问宗旋,然后等老庄主猜测不出之时,他即可从旁暗示。
  这样做法,他认为那只是他本人的信用不够而已,与严无畏并无所损,亦能解决一个大问题。要知他虽是黑道中地位极高的人物,平生也少有背信违诺之事。但他们究竟不是端方正直之士,许多看法,与真正的君子大不相同。尤其是但求成功,不择手段这一点,乃是他们容易得志的重要原因。
  他跨入院门之时,仍然想不出别的更好的办法,因此他决意先去找宗旋问一问。他当然晓得到何处去找宗旋,当下穿过一间殿堂,改向左走。
  右边的廊门口出现一人,高声道:“詹教主,你走错路了,主上正在后面轩中,等候教主回话。”
  詹先生不敢不停步,因为说话之人,竟是阴将宣碧君。她和阳将徐刚乃是严无畏的近身侍卫,也等如是他的座下高弟,名义上虽然比不上雷、宗等人,但能进言的力量却一样的。
  他乃是老成持重之人,决计不肯得罪这种亲信,当下点头道:“敝座也知道老庄主正在等候,但目下有一点小事,须得邀同宗少庄主商议。”
  宣碧君道:“你别去了,老庄主急得要命。我从来没见过他老人家这般沉不住气的,我正是奉命请四庄主来的,现在你快点去,不然的话,主上必定会见怪的。”
  她这么一说,詹先生也只好打消了暗中去替他解决的计划,迅即改道去进谒严无畏。当他踏入那座轩堂之中时,果然见到严无畏正在大踱方步。雷世雄亦已在座,面上微有讶色。
  詹先生忙忙上前行礼,一面说道:“属下已见到那孟夫人了。”
  严无畏炯炯迫视着他,道:“她以什么手法过了你这一关?”声音中透出了迫切之意。
  詹先生一怔,心想:“他何以认定孟夫人业已过了我这一关?”但这个疑问,他只藏在心中,不敢动问。
  他随即把经过说了,当然亦不敢不把孟夫人讲过不许向孟忆侠迫供和询问宗旋之言说出来。当他说完之后,目光转到了雷世雄面上,但见这位大庄主,面上透出了淡淡的忧色。
  因此他立刻知道,连雷世雄也认为严无畏没有法子测得破对方的手段,这使他更为担心,想道:“老庄主这回遭到挫折,免不了要纵释孟家母子,将来便是一个折损本庄声威的大话柄了。”
  方想之时,宗旋已随同阴将宣碧君进来。他一进来便道:“师父,弟子意欲先去瞧瞧,便知来人是否真的孟夫人亲自驾到?”
  严无畏摇摇头,道:“不必了,一定是她本人无疑,否则焉能轻易就通过了詹先生这一关呢?”
  他游目望了众人一眼,神态忽然变得十分安详,与刚才浮躁判若两人。雷世雄忍不住道:“师父可测得透她的手段么?”
  严无畏微微一笑,道:“当然啦!这等区区小事,岂能难倒为师。”
  人人都松一口气,宗旋询问之下,方知是怎么回事。当下道:“以弟子愚见,这孟夫人故意摆下了后面的两句话,分明是别有用心。她可以硬栽说不是师父测破,而是询问过我。”
  詹先生道:“她敢这样做么?”
  雷世雄道:“她见到师父之面,方始硬栽,咱们也奈不得她的何。”
  詹先生想想也是,以严无畏的身份,难道还能请人来评理不成?因此,大家都重又担心起来。
  严无畏道:“这一点你们也不必过虑了,包管她见了我,便没得话说了,现在还是由你……”
  他目光望住詹先生,道:“你去见她,可告诉她说,这只不过是她使用一种特制的物事,可以探测出声波而已。”
  他停歇了一下,突然微微失色,向宣碧君道:“速速赶去保护那孟夫人。”
  他声调如此急促,众人都大为吃惊,以为是有外敌侵入。宣碧君反应极快,严无畏的话刚歇,她已出了轩外。
  雷世雄道:“可是有外敌么?”
  严无畏道:“不是外敌,而是詹夫人。”
  他瞪了詹先生一眼,又道:“你竟猜想不到这种危险么?”
  詹先生惶恐道:“属下当真想不到有这等可能。”
  严无畏向众人道:“詹夫人深恐那孟夫人的手段太过高妙,可能会难住我。同时,又见她长得漂亮,名声不大好,乃有杀她以绝后患之心,她但须找个借口,先斩后奏,谅我也无可奈何。”
  他摇摇头,表示有点不满之意,又道:“自古以来,许多大事都被妇人所误,情况与此正同。”
  詹先生这才松一口气,他了解严无畏不会很见怪的,自然如果詹夫人已经杀死了孟夫人,那又另当别论。所以他一直等到有人来报说,宣碧君已偕同孟夫人前来之时,方始当真放心。
  严无畏指示道:“你出去迎接,顺便把我的答案告诉她。当然她大概会表示不满,你可以告诉她说,当她见到我时,马上就得到最满意的解释,假如她还认为不满意的话,我答应她可以带了儿子立刻离开,保她安全无恙。”
  詹先生虽然应了,脚步却不移动。宗旋道:“师父,那孟夫人终是一个女流,即使她心中认为您的解释,满意万分。但她硬是说不满意,您岂不是作茧自缚?”
  严无畏道:“你们放心,为师自有十分把握。”
  詹先生无奈出去,在那殿堂中等候,转眼三个女人进来,正是孟夫人和宣碧君以及他的妻子。
  孟夫人一见到他,便笑道:“如何了?可有答案没有?”
  詹先生道:“当然有啦!”
  孟夫人嘲讽地笑一声,道:“不错,纵然严无畏测不透我的手段,也是一个答案。”
  她望了詹夫人一眼,又道:“詹教主以后须得劝劝尊夫人才行,她脾气不大好,几乎与我动手呢!”
  詹先生心知严无畏果然没有料错,大是惊服。
  口中说道:“敝主上一听孟夫人所使的手段,立时说破你是借重测音之器,并非你的奇怪功夫,他又言道……”
  他举手阻止对方插口,继续道:“他相信你不会满意,所以打算当面解释。”
  孟夫人道:“我自然要听他当面的解释,但只怕到时仍然不易使我满意,因为你们或者也知道一点,那就是我此一手段,宗旋早已晓得了。”
  詹先生淡淡一笑,道:“敝主上亦吩咐过了,他说假如到时孟夫人还是不满意他的解释的话,他答应你可立刻携了令郎,安全离开。”
  孟夫人一笑,道:“这话真不易使人置信。”
  詹先生道:“敝主上的地位非同小可,向来一言九鼎。”
  孟夫人道:“如果我内心虽然满意,但口中还是表示不满,他能践守约言么?”
  宣碧君道:“岂有此理,你满意就是满意,不满就是不满,焉能作伪?”
  孟夫人道:“这当然是不对的,但万一我仍然作伪,严无畏便又如何呢?放我呢?抑或不放?”
  詹先生高声道:“敝主上有鬼神莫测的神通。他既然答应得你,便不虞你敢使诈。你即管作违心之论,但事实上只怕不容你如此。”
  孟夫人道:“你们不敢正面答复我的问题么?”
  詹先生被迫无奈,只好道:“如果你说出不满的话,敝主上自然要守信放人。”
  孟夫人非常满意地点点头,道:“这就对了,谅他身为天下当今无敌高手,说的话岂能不算数?”
  她转眼向詹夫人望去,冷冷道:“你可知道,虽然你曾有对我不利之心,再加上你丈夫几次意图规避,不想回答我的问题,才使我更加深信严无畏必能守信,因为你们跟随他多年,自然晓得他的为人。既然你俩认为他必会守信,所以想在事前阻止,则我又有何不可信他?”
  她的分析,连宣碧君也非常佩服。她道:“孟夫人果然是女中英杰,无怪敝主上如此看重,把你请来了,现在请进去谒见敝主上。”
  这一小簇人不多时已踏入那座轩堂,只见上面的一排座位中,只有雷世雄和宗旋两人,当中的上座,本应是严无畏的位子,却空无一人。
  宗旋起身走过来,抱拳行礼,道:“晚生是刚刚方始得悉夫人驾到,是以未及趋迎,还望夫人宥恕。”
  孟夫人熟视他顷刻,才道:“奇怪,这话乃是出自真心。但我又不明白了,以你的地位,自应事无巨细,皆所早知才是。”
  宗旋道:“目下晚生奉命苦修,不理俗务,因此很多事情都不过问。况且……”
  他停歇了一下,面上泛起苦笑,接着道:“况且关于夫人之事,晚生尚须避嫌,因此事前未有所知,实在是顺理成章的。”
  孟夫人点点头,道:“好吧,我相信你就是了。”
  这时宗旋替她引见雷世雄,孟夫人的勾魂秋水,在他面上转了几转,竟不觉露出羡慕之色,说道:“啧!啧!真是好一表人才,单单是形貌气度,就具足了继承独尊山庄的资格了。”
  雷世雄谦逊几句,便请她在客位落座,并且道:“家师适因急事,出去处理,马上就可以回来见面了。”
  孟夫人流盼四下,她虽然是无意四望,但一颦一笑,皆足以使男人动心,真是有烟视媚行的魔力。
  她徐徐道:“奇怪,令师让你们在这儿等我,所有手下都遣出去,不知是什么意思?”
  雷世雄道:“孟夫人无须妄加测想,家师此举不一定含有深意。”
  宗旋道:“既然请得夫人前来,家师自然是已有了成算在胸。或者有些事情,不想太多的人知道而已。”
  孟夫人道:“你可是说对了,他正是有些事情不欲人知,但无论如何,我仍然对他很佩服,假如他的才智真是那般高明的话。”
  雷、宗二人自然晓得她这话是指什么而言,宗旋道:“晚生可以起誓,证明家师并没有问过我,也不曾迫问过令郎。”
  雷世雄接口道:“家师的才智武功,古今中外,皆无有可以匹敌之人。说到他能猜中孟夫人乃是藉别物之力,探测到敝庄的秘密通讯一事,在你来说,也许感到不可思议,但在我们看来,却是不足为奇。”
  孟夫人道:“那么他因何不敢见我?莫非是怕我说出一句不满意,以致他必须面临守信与否的抉择关头,因而畏缩么?”
  雷、宗二人,都感到不知如何回答才好,事实上他们亦深恐有这等情形发生,是以不免疑惑师父的躲开,乃是用的一种奇奥手段以应付她。
  突然一个声音传入来,甚是响亮,道:“我就是严无畏了,孟夫人虽然看不见我,但我却看见和听见了一切。”
  孟夫人四顾一眼,道:“严老庄主威名盖天下,谅必说过的话,一定作数,是也不是?”
  严无畏道:“是的,孟夫人有何见教?”他的声音从屋外传入来,虽然清楚响亮,却不似是高声大叫。
  孟夫人道:“换句话说,我只要说一句不满意,你就非得下令放人不可了?对也不对?”
  严无畏道:“当然啦!但可惜的是你绝无机会可以当我之面,说出这句不满意的话来。”
  这当然也是一个歪理,不是说不通,而是有点勉强。雷、宗二人心中泛起了异样之感,但觉师父似是黔驴技穷,才会用出这等无赖手法。
  孟夫人连连哂笑,道:“这样说来,严老庄主你是打算不与我见面的了?”
  严无畏道:“暂时是如此,等到确实没有敌人跟来,我自然会见你。”
  孟夫人嘿嘿一笑,向宗旋道:“听见了没有?令师之计,也不过如此而已。”
  宗旋唯有设法强辩,说道:“表面上夫人似乎可以议评,但事实上还须待时间证明。”
  严无畏的声音又传了入来,道:“老夫有要事待理,孟夫人可在此轩右边的房间暂时歇息,最迟后日,一切问题便可以当面解决了。”
  事至如此,孟夫人也没奈何,只好到房间看看,但见陈设华美,应有尽有。莫说暂住,即使是长住,也是十分舒适方便。一个清秀慧黠的丫环,拨给她使唤。
  当雷、宗二人辞出时,孟夫人很郑重的托他们转告严无畏,希望至迟在日落以前,能够彻底解决,如若不然,一切后果,由独尊山庄负责。但雷、宗两人始终没有见到严无畏,对于这件事,他们完全不知道师父葫芦中卖什么药。
  孟夫人独自对着那个丫环,纵然有媚艳容颜,狐蛊手段,亦无所施其技。她有意无意中查看房外各处的情形,发现全无设防,假如她要走的话,随时可以远走高飞。
  当然她不会这样做,否则她干脆不必来了。然而这一点却使她十分佩服严无畏的高明,因为换了任何人,即使目下是她自动前来,但为防生变,必定派人在四处布哨,严密防守才对。她内心之中,焦急万分。
  眼看看时间不停的消逝,天上的太阳,也渐渐移到西边,一直下沉,快要接近天边的山麓了。那丫环在外面听候使唤,她独自坐在房中,正焦急万分之时,突然窗外出现了一个人。
  她一看之下,登时诧异惊讶得目瞪口呆,像木头人一般,动也不会动了。但见来人长得甚是韶秀,双眉细长,虽然已有五旬左右的年纪,但那刮的光光滑滑的脸,依然有一种特别的青春活力。最使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那对炯炯有光的双眼,以及闭得很紧,显示出他有过人意志力的嘴唇。总而言之,此人虽然丰度翩翩,但却具有慑人的威严气度,使人绝对不敢拿他当作寻常之人看待。
  孟夫人呆了一阵,跳了起身,冲到他面前。但相距尚有两步,却倏然停止,面上泛起疑色,道:“你怎会在这儿出现?”
  那人微微一笑,道:“你可还记得我姓甚名谁么?”
  孟夫人美眸中涌起了怒色,面容一板,冷冷道:“你这话太好笑了,难道你今日现身相见,问的就是这一句话不成?若是如此……”
  她住口没说,对方却紧迫上来,道:“若是如此,便待如何?”
  孟夫人恨恨的哼一声,道:“我绝不跺脚走开,告诉你,我将取你性命。”
  那人面上表情全无变化,道:“好吧,但你亦无须急急动手,是也不是?你先回答我,我姓甚名谁?”他还是钉着这一个问题,可见得他思之已久,绝不轻易放弃。
  孟夫人冷冷道:“好,我说也行,但你先告诉我,我姓甚名谁?”
  那人道:“你姓姚,名小丹,江阴人氏,我可没有记错吧?”
  孟夫人哼一声,道:“姓名记得很清楚,但可惜你却记不得我这个人。”
  那人道:“那也不见得,有时候一些事情,很难解释得清楚。”
  孟夫人道:“利口狡辩,又有什么用处?”
  她停歇一下,又道:“你姓呼延,名回,我也没有记错吧?”
  呼延回淡淡道:“没错,一点也没错。你总是不会错的,这是我最深的印象。”
  姚小丹掠鬓一笑,道:“又是老话题来了,我们争论得还不够多么?好了,我等一会要杀你是一件事,但现在让我问问你,这二十多年来,你到何处去了?”
  呼延回道:“我把自己投身于某一种事业中,目下颇有成就,这一点你一定没想到的。”
  姚小丹道:“哦?真没想到,我还以为你这位‘隐侠’,真的已经归隐不出了。”
  呼延回苦笑一下,道:“我几时变成隐侠的?”
  姚小丹道:“以前我们在一起时,你做过几件锄强扶弱,济世救危之事。但你几乎连我也不让知道,所以我认为你是‘隐侠’。你或者想不到我会知道这么多的事情吧?因为你一向当作我是任性不懂事的人。”
  呼延回道:“我不否认你的说法,以前我确实当你全无真正思想和主张的。”
  他摆摆手,道:“目下不是谈论这些旧事之时,你此来有何要求?我可以帮帮你忙。因为严无畏与我私交极深,许多事我可以为他作点主。”
  姚小丹憬然而悟,道:“怪不得他一下子就猜出我用的测音器,原来这秘密是你泄露的,这样说来,我飞环派秘传易容化装之术,他也懂得了?”
  呼延回道:“当然啦!要是他没有许多奇才异能之士为他出力,他焉能创下了今日的局面?”
  姚小丹道:“他是黑道中第一巨擘,古往今来,很少人比得上他。但换句话说,他作的恶孽,也正如他的势力声名一样,难以计算,照我看来,他一定会得到极可怕的报应。”
  呼延回面色微变,怫然道:“自古道是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严无畏独霸天下,比王侯还要威风,还有势力,也不过是等如窃国之流而已,有何恶孽可言?”
  他停歇一下,又道:“话说回来,所谓恶孽,其实亦不过是妇人之见而已,假如一个强者,被许多无用的废物渣滓,阻挡了道路,他是默尔而息,自甘埋没呢?抑或是利用他天赋的力量智慧,把障碍扫除?”
  姚小丹道:“这就是你认为不是恶孽的道理了?”
  呼延回点点头,道:“不错,这只是原则,精微之处,不是三言两语所能尽的。”
  姚小丹道:“所以你就大力帮助严无畏,抢夺天下,排除异己之时,不惜展开大屠杀的行动,是也不是?”
  呼延回缓缓走到窗边,面向窗外,望着外面院落中的盆栽和一排花畦。他似是不胜感慨,叹息了一声。
  姚小丹走到他身边,目光紧紧凝视着他的侧面,又道:“是不是?所以你们攻破翠华城之时,大加屠戮,单单是那一役,就有数百人命,丧在你们手中,这不是作孽,只是排除障碍,这是你的理论么?”
  呼延回动也不动,徐徐道:“举世之间,只有你能知道我为何对翠华城如此痛恨。”
  姚小丹身子一震,愕然道:“我?你……你敢是以为我和罗希羽。”
  她不必再说下去,因为呼延回已经点头表示。房中静默了片刻,姚小丹道:“如果是为了我,你未免太过份了,纵然你只是处于帮助的地位,但这恶孽,你还是得负担一半的。”
  呼延回道:“即使我得完全负担,我也不在乎。罗希羽不但是我私心最恨之人,也是阻碍独尊山庄的最大阻力,因此,你看,翠华城一灭,天下就无可抗手之人了。”
  姚小丹连连叹气,道:“唉!真想不到,真想不到。罗希羽如果知道他的败亡,与我有关,心中不知作何想法?”
  呼延回冷冷道:“你也不必太为他着想了,因为他根本不把你放在心上。”
  姚小丹讶道:“何以见得呢?”
  呼延回道:“因为我在翠华城严密搜查过,竟找不到任何有关系的对象,连你所寄给他的书画等物,无一存在。可见得他早已随手抛弃。”
  姚小丹道:“假如你早点对我说,我就会坦白告诉你,那只是一个很荒唐可笑的少女之梦。不错,我初长成之时,曾经对他异常倾倒崇拜,但他怎会把我一个女孩子放在心上呢?”
  呼延回突然转回头,锐利地望着她,道:“怎么?你从未与他在一起过?我一直还以为你的初夜,是献给了罗希羽呢。”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