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饮马黄河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联合抵抗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八章 联合抵抗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15
  黑衣人道:“佟兄过奖了,我只是奉命办事,还有人比我强胜得多呢!”
  全殿之人闻得黑衣人这话,无不大吃一惊,都觉得难以置信。
  佟长白忍不住厉声道:“你必须听令于他人的话,这个能指挥你之人,岂不是比你更厉害?”
  黑衣人道:“不错,敝上比我强胜得多了。”
  殿门口出现面覆白纱的春梦小姐,她一身青衣湿完又干,微见皱缩痕迹。饶是如此,看上去仍然体态曼妙。
  她和那面庞藏在竹笠后的黑衣人遥遥相对,相映成趣都是不曾露出真面目。
  秋嫂尖声道:“姑娘可曾见着我们的人?”
  春梦小姐道:“那三人都被朱兄和我两人分别擒下。”
  黑衣人接口道:“哦?是分别擒下的?这样说来,你们两位竟是使用武功以外的手段?虽是如此,仍然大堪佩服。”
  春梦小姐道:“老前辈好生厉害,竟从时间上推算出我们未能全凭武功擒下你手下的高人。但目下这一点并不重要,我们对付你之时,也决计不单凭武功。”
  换言之,她乃是表示将用奇诡手段对付黑衣人。
  秋嫂怒道:“不要脸!”
  春梦小姐冷冷道:“你最好少得罪我,须知你本身武功有限,全凭别人庇荫。设若一时不慎走了单,哼!哼!定要死无葬身之地!”
  秋嫂气得双眉倒竖,厉声道:“贱婢住口!”
  黑衣人突然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他道:“春梦姑娘故意如此的激怒秋嫂,不知是何存心用意?”
  秋嫂一听这话,满腔怒气登时消散了一大半。春梦小姐格格笑道:“老前辈好会讲话啊!只不知你老人家昔年是不是也这般平易近人?你的门下子弟与你在一起时,会不会如沐春风?”
  佟长白忍不住问道:“姑娘晓得他的出身来历么?”
  春梦小姐道:“当然晓得。”
  佟长白道:“他是谁呀?”
  春梦小姐哂道:“你何不问问朱宗潜?”
  一句话塞住了佟长白的嘴巴,使他做声不得。
  春梦小姐又道:“老前辈,我想带走手下的人,您怎么说?”
  黑衣人道:“这事有何不可,只要姑娘能在我老头子手底走满二十招,即管带走你的人。”
  春梦小姐笑道:“二十招未免太多了,十招如何?”
  佟长白惊讶之极,插口道:“姑娘何须讲价还价?以你的本事,天下有谁能在二十招之内赢得了你?”
  春梦小姐道:“你过奖了,天下间就只有这一位老前辈能在这二十招之内取胜。要知武功之道,千变万化,内含先后天生克之妙,假如恰好碰到克星对头,一招接不下也不是稀奇之事。”
  佟长白不语,春梦小姐向黑衣人道:“老前辈怎么说?”
  黑衣人道:“好吧!”语气意态,极是豪迈。但见他大步走出庙外,毫不回头头。秋嫂也跟了出去,黑衣人道:“秋嫂你须得留在庙内,看守诸人。”
  秋嫂道:“本应如此,但对方人多。”
  黑衣人应声道:“不要紧,我马上就回来。”
  他出得庙外,但见春梦小姐往左方走去,当即跟上,转过庙角,却是一片平坦草地。
  践踏草上,发出吱吱水声,鞋袜尽湿。
  春梦小姐在当中一站,衣袂飘举,风姿绰约,黑衣人似是很认真的观察着她,脚下放缓了许多。
  到得切近,停住脚步,说道:“闻说姑娘是一代才女,率领了武林许多高手,有所作为。只不知姑娘有何打算?是要称霸天下?抑是排除异己,以免危及当今大明朝的江山?”
  春梦小姐笑道:“老前辈问得好,但老前辈世外高人,尘俗中的纷争,与你没有半点关系,何劳挂齿?”
  黑衣人道:“小姑娘似是已猜测出我老头子是谁,但只怕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春梦小姐道:“若是猜错自误,吃亏的只是我自己,于人何尤?老前辈祈释垂注,我们还是来谈一谈目前之事吧!”
  黑衣人道:“这倒干脆,但我老头子还要忍不住唠叨一句,那就是我奉劝你最好不要自逞智勇过人,与天下之士争强斗胜。你听与不听,我也不能勉强。”
  春梦小姐沉默了一下,才道:“谢谢前辈指教,但论起今晚的形势,我纵是有心退让,率众避开,恐怕也难如愿以偿,对也不对?”
  黑衣人道:“这话倒是不错,但仍有避免摩擦之法。”
  春梦小姐道:“敢问其详?”
  黑衣人道:“姑娘可到庙中,与贵手下同处圈内,到朝阳出现之时,便可以离开此地。不过……假如姑娘并非从此退出江湖,只怕日后仍然免不了会碰头。”
  春梦小姐道:“老前辈此意虽佳,但假如我退隐的话,相信你们将遭逢上无法取胜的敌手,这话老前辈信也不信?”
  黑衣人发出豪迈响亮的笑声,道:“姑娘虽是一代才女,但到底限于年岁见识,以致过于托大自负,你既然这么说,咱们无须多费唇舌了。”
  春梦小姐也暗暗生气,心想:“我敬你年高辈尊,处处容让,也说出了实话。你却以为我年轻识浅而致托大自负。这话从何说起?我岂是当真怕了你么?”当下说道:“好啊,我们且来了却十招之约,假如我们接满了十招之数,老前辈不得留难我们。假如接不满十招,自然任由老前辈处置,无话可说。”
  黑衣人颔首道:“如此甚佳,现在你可以说出心中的猜测了吧?”
  春梦小姐道:“是关于你身份的猜测么?好吧,我告诉你,你当必是昔年号称为‘三大异人’其中之一。”
  黑衣人纵声大笑,道:“小姑娘,这回你猜错了。据我所知,那三大异人之中,除了白衣客甄虚无无人知道生死存亡之外,其余金罗尊者和哑仙韩昌都死了多年。这消息你竟然不知,焉能称霸天下?”
  春梦小姐大吃一惊,睁大那双美眸,呆呆凝视对方。过了一会,才道:“这话若非在老前辈口中说出,我决计不信。”
  黑衣人道:“这话也使你增加了不少自信和勇气,对不对?”
  春梦小姐点头道:“不错,假如您老是三大异人之一,尤其是白衣客甄虚无的话,我定然很难接得满十招之数。”
  黑衣人讶道:“这却是什么缘故?甄虚无不见得是最高明的一个。”
  春梦小姐道:“诚然在三大异人之中,他不一定最高明,但他恰能克制我所习的神功秘艺,是以我对他特别畏忌。”
  这话言之有理,黑衣人点头道:“原来如此!但我还得告诉你,世上奇人异士甚多,例如当那三大异人声名最盛之时,便有一位剑术大家,足以与他们相提并论的,此人便是冷面剑客卓蒙。目下相距二十年之久,焉知没有更多的高手出现?此所以小姑娘你一听我不是三大异人之一,便大为放心,这一点实是不智之举。”
  春梦小姐道:“说来说去,前辈您便是要我当你作三大异人那般小心对付,是也不是?好吧,我当必尽力以赴,以求接满十招之数。”
  两人至此都不再说话,相向峙立,各自运功。但见那黑衣人全身宽袍突然无风自动,拂拂有声。
  一如他全身毛孔都射出劲风似的,甚是惊人。
  只一眨眼间,两人同时发动。
  春梦小姐打袖中掣出那柄才尺许长的金钩,玉手挥处,划出一道金虹,疾取对方。
  黑衣人袍袖一拂,本是卷拂向她身上,但临时改变了主意,改取她臂腕。如若拂中,她手中金钩必被夺无疑。
  因此她也变招换式,突然化为一招“绕枢飞电”,钩尖不离对方上盘要穴,人却绕敌疾旋。
  这一招奇奥之极,黑衣人喝一声采,道:“接得住你这一招之人,只怕找不出几个人了。”
  话声中双袖齐出,忽软忽硬,变幻无方。反而使春梦小姐感到金钩有被夺之虞,不得不半途收回这一招。
  黑衣人喝道:“姑娘小心了!”
  猛可踏步欺身,猛迫过去,双袖欲拂未拂,袖中尚有两手捏拳,隐约可见,大有呼之欲出之概。
  他这一招不但极尽强攻硬打之能事,同时由于招数欲发未发,威胁倍增,其间又含蕴得有无穷细腻变幻,说之不尽。
  这等招数,说时容易,练也不难。
  问题只在谁能练成如此深厚的功力,能够不怕对方情急反噬的凶威?这才是关键之所在。
  春梦小姐芳心中一阵寒栗,急使最上乘的腾挪身法,一连闪避了七八步,还没有摆脱敌人这一招的威力。
  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惊恐畏惧,正因惊惧之故,她原有的武功也减弱了不少。
  眼看黑衣人又迫近了些少,气势更盛。春梦小姐已想不出有什么法子可以摆得脱对方这一招?
  正危急间,黑衣人忽然往后一退,自动停手。只见他全身宽袍垂下来,恢复平常形状。似是这一场战斗已告结束。
  春梦小姐呆了一下,道:“我非认输不可么?”
  黑衣人道:“你武功精奥,境界极高,已得窥武林好几个家派的堂奥。但是修为日子尚浅,虽有灵药可补功力之不足,但仍然不是我老头子数十载之功可比。我还有数招手法,与此威力相当,如若迫得我一一施展,只怕你今夜难以活命。因是之故,你非认输不可!”这黑衣人侃侃言来,清晰明白。
  春梦小姐大惊想道:“他只在一招之间,便从我身法步伐上看出我的武功源流,以及功力的造诣境界。这等眼力,自然是一代宗师方能办得到,然而他既然不是三大异人之一,竟又是谁?”
  她骇然之色,有覆面白纱遮隔,外人无法见到。那黑衣人笑道:“小姑娘何须如此震惊?难道说你从未碰上过如我一般的对手么?”
  春梦小姐又是一惊,心想:“原来他双目已有透视云雾之能,是以能把我轻纱后的面庞看得清清楚楚。唉!这一次失算落败,须得归咎于我没想到对方目力竟能穿透纱面。是以接战之时,面色变化,全然瞒不过他。”她终是当代才女,与众不同,爽快地道:“好吧,我认输就是了。”
  黑衣人道:“据我老头子所知,一个人如若从来未曾输过,很难自动认输。因是之故,我倒想知道姑娘曾经输败在何人手底?”
  春梦小姐道:“老前辈不但武功盖世,论起人生经验也是世间罕有。不错,我除了服气师尊长辈之外,向外人第一次认输时,实在很不容易。但第一次做过了,第二次便不觉得困难啦!”她停顿一下又道:“我第一次认输亦是在今夜,距此不久,我曾向朱宗潜认输过。”
  黑衣人缓缓道:“姑娘提起朱宗潜此一名字之时,声音变得十分温柔,由是可知他不但在武功才智上赢得你,甚至已赢取了你的芳心。”
  春梦小姐微微一笑,道:“你老人家精明得紧,相信很少人能在你面前耍花招。”
  她接着转为愁容,叹息一声,接着说道:“但莫说那朱宗潜竟是一代怪杰,心硬如铁,未必会看得上我。即使以我而论,亦绝不会与他有什么结果。我和他两人的命运,早已注定是仇人冤家,结局不是他死,便是我亡。”
  黑衣人沉默片刻,才道:“人生之中的恩怨是非,原是难以弄得清楚。而情海中的波澜变幻,更是无人能够预测。咱们谈到这儿为止,多承你坦诚赐告了许多事,甚为感谢。现在请你到那山神庙中去吧!”
  春梦小姐道:“我一定遵守诺言,老前辈放心好了。唉!我的心事无人可诉,竟不料今晚都向老前辈倾吐了。”她停歇一下,又道:“我也不明白何以对前辈如此信任?您老人家能不能让我瞧上一眼?”
  黑衣人沉吟一下,才道:“目下尚非我以真面目示人之时,姑娘亦难能例外,但我不妨答应你,等到形势许可我出示真面目之时,定必最先让你瞧看。”
  春梦小姐道:“既是如此,我先谢谢您啦!以我的猜想,前辈的声音只怕也是假的。”
  黑衣人道:“不错,我的嗓音语调以至常用的自我称谓,全都改变了。姑娘很难从这些地方推测出我的来历。”
  春梦小姐点点头,道:“我早就深信必是如此,好吧,我去啦!我一离开,朱宗潜定会现身找您。”
  黑衣人眼望着春梦小姐袅袅走去,行得很是缓慢,心知她很想朱宗潜及时出现,然后想个法子留下观战。当下也不哼声,等着看那朱宗潜会不会出现?
  他对朱宗潜这颗奇亮眩目的彗星已经非常感到兴趣,等了一会,春梦小姐已快要转过屋角了。四下仍然悄无声息,全不似有人会出现。
  黑衣人至此也不禁替春梦小姐感到失望,当下说道:“姑娘暂留玉步。”
  春梦小姐应声停步,回过身子,问道:“老前辈是叫我么?”
  黑衣人道:“不错,以你如此聪慧之人,能不能猜得出我想说什么话?”
  春梦小姐沉吟一下,才道:“不敢相瞒前辈,我此刻心情紊乱,大大的失了常态,是以没有法子猜测。”
  黑衣人道:“说得多可怜啊,我晓得你很希望能留下来,瞧瞧朱宗潜与我比划的情形,但他一直都不现身,是以你此愿落空了。”
  春梦小姐突然泛起惊悸之感,心想:“这黑衣人观察力如此高明,莫非竟是我最敬畏的某一个人?”
  黑衣人又道:“恕我不能留下你在现场观看,但今日我们相遇,总是有缘。因此,我奉赠你数言。”
  春梦小姐:“前辈请说,我已用心恭聆。”
  黑衣人道:“你可想武功精进,达到能胜过我的地步?”
  春梦小姐道:“当然想啦!”
  黑衣人道:“如是当真希望大有成就,你便须在‘情’之一字上多下功夫,务必勘破此关才行。最上之策,莫如早早嫁人。”
  春梦小姐道:“修习武功贵于专心一志,若有儿女家务之累,焉能精进?”
  黑衣人道:“凡俗之士,方受家室儿女之累。你已不是会受到牵累之人,但你却比常人更受情爱之累。只要触发了心中真情,便将不由自己。是以之故,你须得早早嫁人,而且嫁给一个你并不钟情之人。”
  这番话甚是玄奥,但春梦小姐却深感他讲得很对。只听黑衣人又道:“现在你去吧!”
  春梦小姐如受催眠,惘惘而行。直到她的身影已经消失之后,又过了一会,突然间有三道人影奔入草地,虽是在微弱月色之下。那黑衣人仍然一眼认出了来人正是秦天宇、韦浩和邓敖三人。这使他大感惊讶,迷惑不解的望住他们。
  秦、韦、邓三人迅即奔到他面前,秦天宇道:“朱宗潜马上就来啦!”
  黑衣人虽然完全测不透其中古怪,但这刻不便示弱多问,微微颔首道:“很好,你们先到庙里等候。”
  秦、韦、邓三人立刻应声而去,他们走得不见影子之后,一阵劲朗笑声,冲破了夜空的岑寂。
  这阵笑声从右方树林中传出,一听而知他内力深厚而年岁甚轻,又甚是豪迈和智谋过人之士。
  紧接着一个人从林中走出来,大步走到黑衣人面前,向他躬身抱拳,施了一礼说道:“前辈的豪情耿介,着实使人敬慕之至!”
  黑衣人向来人望去,但见他广额隆准,虎目含威,俊美之中又复有一股尊贵气度。再者举手投足之际,宛如龙行虎步,极是惹人注目。当下应道:“谬蒙朱大侠过奖了,其实我老头实是最看不开之人。”
  来人果然是朱宗潜,他微微一笑,道:“前辈的豁达豪情,一望便知,用不着客气了。在下今日有幸谒晤,实是不世之遇,只不知前辈有何吩咐?”
  黑衣人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咱们第一次相遇,好丑未知,朱大侠用不着如此客气,以前辈相称。”
  朱宗潜道:“如若前辈深信于理未合,在下改变称谓,亦无不可。”
  黑衣人道:“我与令师相识于数十年前,是以这等称呼理尚可以讲得通。但目下咱们处于敌对状态,我若是当真接纳此称,岂不是有难以出手之感?”
  朱宗潜笑一笑,没有做声,心中却暗暗忖道:“只怕未必当真是这个理由?”但到底是何缘故,他却一时推测不出。
  黑衣人眼见他左肩插刀,右肩插剑,英姿挺拔,气概迫人,心中殊生艳羡之意,当下又道:“我此生阅人无数,但还得数朱大侠之少年英俊,气度超凡绝俗,允推魁首。无怪以春梦姑娘那等一代才女,也不能不向你低首认输了!”
  朱宗潜抗声道:“照前辈如此讲法,在下竟不是以本身的智略武功赢她的了?”
  黑衣人道:“我并无此意,但即使当真如此,你亦尚复何憾之有?”
  朱宗潜微微一笑,还未开口,黑衣人又道:“朱大侠把秦天宇兄等三人全部释放,此举实在使我莫测高深?”
  朱宗潜道:“此举有两个原因,第一点是在下见前辈如此豪放慷慨,岂忍以这等手段,迫你低头?第二点是在下借此机会,略报前辈暗中相助之德。”
  黑衣人讶道:“这话从何说起?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么?”
  朱宗潜道:“在下本已中了春梦姑娘诡计,她趁我窥看你们在外面的动静之时,点住我穴道。我苦思脱身之计,最后终于想出一法,假借前辈之力,使她不得不释放了我。”
  黑衣人仍然不明白,道:“你用的是什么法子?”
  朱宗潜道:“在下故意把呼吸放重,此是我穴道受制之时,唯一尚能控制的器官。果然前辈立时发觉,出声召我们入殿。春梦姑娘使个狡猾,让前辈误以为我们已从窗户逃走。但这么一来,春梦姑娘可就不得不考虑到与我连手对付您老人家之计了。”
  黑衣人恍然道:“原来有如许曲折,但你们目下仍是各自为政,这又是因何缘故?”
  朱宗潜道:“这是一个天大的关键,恕在下不能奉告。”
  黑衣人道:“好吧,那么咱们目下可以动手啦!”
  朱宗潜胸膛一挺,凛凛生威,应道:“请前辈不吝指教。”
  黑衣人道:“朱大侠好说了,请!”
  两人也不见如何作势出手,但霎时间杀气弥漫全场,似是业已真刀真枪的激斗起来,甚是惊人。
  这两大高手只对峙了顷刻,杀气更盛。突然一道人影迅快奔到,但迫近一丈左右,便无法不停住脚步,同时打个寒噤,道:“哎,这儿好冷!”
  朱宗潜面对着盖世无双的对手,连眼珠也不敢转动,是以直到听见来人口音,方知是那秋嫂赶来。
  秋嫂只站了一下,便被这森寒杀气迫退了三步。她这时可不能不服气朱宗潜果是名不虚传。单单以他这等气势阵仗而论,已是她平生仅见。她大声道:“贺铁老,我给您送兵器来啦!”
  黑衣人道:“我用不用兵器都是一样,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要多谢你这番好意。”
  朱宗潜道:“贺老前辈,你还是接过兵器的好。”
  那个被秋嫂称为贺铁老的黑衣人缓缓道:“也好,秋嫂请把乌木杖插在地上,然后回返庙中,以免我出手之时,心神不专。”
  秋嫂应了一声,把一根乌黑发亮,长达六尺的木杖插在草地上,回身疾奔而去,霎时已走得不见影子。
  朱宗潜蓦地横掠过去,猿臂一伸,已把乌木杖取到手中。但觉此杖份量极重,不亚钢铁所铸。心中暗哂一声,忖道:“我如不亲手掂一掂此杖份量,定没想到如此沉重。哼!这宗兵器的名字起得大有文章,纵然不是钢铁五金之质,但既然揭示出‘乌木’二字,也就足以令人生出错觉,以为份量不会太重。”
  贺铁老道:“朱大侠不妨把此杖丢到远处,老夫单以这一对肉掌,想来已足以与你周旋。”
  朱宗潜朗声一笑,道:“贺前辈这是什么话?我朱宗潜目下是诚心诚意的要向前辈领教真正武功,是以首先释回你手下三人,继而当那秋嫂出现之时,前辈分明有一瞬间的心神分散,在下也没加以利用。”
  贺铁老道:“这话果是实情,但我却不懂你为何不利用这机会。莫非你有克敌制胜的妙计?”
  朱宗潜摇头道:“那倒没有,在下虽然时时用计,但决不用诡计。是以败在我手底之人,多能心服口服。”
  贺铁老道:“原来如此。”
  朱宗潜振臂抛杖过去,贺铁老伸手绰住,便又呵呵笑道:“这样说来,你只是一世之雄,而不是一代枭雄,今日恐怕难逃一败了。”
  朱宗潜道:“在下如若落败,未必就是前辈之福。”
  贺铁老道:“这话怎说?”
  朱宗潜道:“前辈日后自然知道在下这话的含义。”
  贺铁老道:“那就等将来再说吧!”说时,单手抓住乌木杖的一端,轻轻一抖,杖身一阵急颤,发出“嗡”的一声。
  朱宗潜见他功力如此深厚强劲,右手起处,撤出芙蓉剑,防御全身,却不把天王宝刀取出。
  贺铁老挺杖迫上,双方兵器上透出阵阵森寒杀气,已经作第一个回合的交锋,虽是无形无声之斗,却于大局极有关系。
  朱宗潜眼见他步步迫近,陡然发觉他的动作似是曾经在何处见过,心念电转,迅快在记忆中翻寻此一印象。但贺铁老脚下不停,霎时已迫到一丈以内。朱宗潜岂敢大意,立时摒除一切杂念,振奋起坚强的斗志。
  贺铁老绕他迅走一匝,发觉竟然无隙可乘,当即又转到正面,左手一扬,发出一股强劲绝伦的掌力,如怒涛狂潮般涌卷而去。
  这一记正面硬攻的掌力,看似平凡,其实深奥莫测,具有无限妙用。任何高手但要略有不慎,定将伤败于这等“抛砖引玉”的奇异手法之下。
  朱宗潜直到掌力压体之时,才突然出手,但见精芒寒光电闪虹飞,已经把天王宝刀掣在手中。
  两人对峙之势依然未变,敢情朱宗潜单以掣刀出鞘的手法,便已在无形中破解了敌人掌力。
  贺铁老连退三步,惊噫一声,道:“朱大侠的武功比起春梦姑娘,只强不弱,佩服佩服。”
  朱宗潜一笑,道:“前辈过奖了,在下的武功与春梦小姐最多只在伯仲之间。根据我们两三度交手的经验,结果恰好与前辈之言相反。那就是她一身秘艺神功,层出不穷,在下难于应付,比起她实是有所未及。”
  贺铁老摇头道:“不对,照你宝刀出鞘的威力估计,我今日纵能取胜,也很费力。”
  朱宗潜也甚感诧异,心想:“莫非此是因为自己在不久以前,雷电交加之时,悟出了两招刀法所致?”然而纵是如此,他还未施展出这两招新得刀法,这贺铁老如何就坚持自己胜得过春梦小姐?
  但这刻他已没有时间多想了,因为贺铁老已挺杖再迫,出手先攻。但觉他杖上劲道重如山岳,难以力拼。当即运剑破拆,一招“梅开二度”,涌出两朵剑花,不但封住杖势来路,同时暗寓凌厉反击之势。
  贺铁老口中道:“好剑法!”人随杖走,霎时间已踏了六个不同方位,手中乌木杖,随时随地可以抵隙寻瑕的攻出。
  朱宗潜团团直转,严密防御。虽然全是守势,但由于他左手宝刀杀气迫人,伺机出手,是以仍然保持反击之力,未曾完全失去主动之势。
  贺铁老陡然运杖如风,挑戳扫砸,撒出漫天杖影,把朱宗潜困在当中,有如网中之鱼一般,顷刻之间,已攻出了十七八招之多,凌厉无匹。
  朱宗潜刀剑并用,见招拆招,倒也未露败象。只是对方杖上劲道越来越重,假如容他不断地施威猛攻,迟早会捱不住而落败。
  他最大的长处是临危不乱,心志强毅,是以毫不慌急,奋力支撑,直到贺铁老杖化“敲山震虎”,迎头砸下之时,这才暴喝一声,右手运剑封架,左手宝刀如迅雷般劈将出去。
  这一招乃是雷霆刀之一,威不可当。贺铁老陡然间煞住杖势,化作一招“千层宝塔”。朱宗潜这一刀劈中敌杖,无功而退。
  贺铁老道:“雷霆刀名不虚传,当真称得上是刀中绝品!”
  朱宗潜应声道:“前辈的杖法宇内无双,在下已感到难以抵挡了!”
  贺铁老道:“朱大侠这话未免言之过早,我前此已听说你的雷霆刀法举世无匹,当时还以为武林传言,定必形容过甚,殊不知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似闻名。”
  朱宗潜道:“贺前辈过奖啦!在下自知星星之火,岂敢与皓月争辉。前辈的杖法看来更胜于少林秘传的风涛二十铲,实是足以惊世骇俗。”
  贺铁老笑了一声,道:“朱大侠想是罕逢敌手,所以把老朽太高估了。”
  朱宗潜道:“实不相瞒,在下斗过黑龙头沈千机,令狐老人和春梦小姐,这几位俱是当代顶尖人物,在下自知无能取胜,然而他们比起前辈,却远有不及。”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