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饮马黄河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画地为牢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九章 画地为牢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15
  贺铁老道:“承蒙你如此推许,大感荣幸。那沈千机和春梦姑娘且不提,说到令狐老人,只不知竟是如何?”
  朱宗潜道:“那令狐老丈使一支血红色的拐杖,功力之深厚,除了贺前辈之外,还无人可以比拟。除此之外,他尚有宝刀宝剑各一,在下还未试过刀剑之威。”
  贺铁老点点头,道:“他那根拐杖称为血拐,乃是武林一绝,宇内难有抵挡得住他一十八招之人。至于刀剑,除了利用惊人的锋利之外,想来没有什么出奇的绝艺,如若与你相比,只怕还要让你一头。”
  朱宗潜道:“前辈认识令狐老人么?”
  贺铁老摇摇头,道:“我从未见过他,甚至未听过他的姓名。直到最近,才知道武林竟有这么一位高手。”
  两人的对话,至此告一段落。
  双方迈步绕圈盘旋,互伺可乘之隙。走了两匝,贺铁老突然挺杖疾迫,步伐坚定,气势雄厉。
  朱宗潜忽然又掠过熟悉之感,这等动作,这等气势,都似曾相识,不由得分心忖想道:“我几时见过如此势派之人呢?”
  他这一念虽然只像是水面上小小的涟漪,可是贺铁老已立时觉察,“呼”一声挥杖横扫而至。
  这一杖竟能使朱宗潜感到手忙脚乱,刀剑齐出,竭力抵御。
  但贺铁老焉肯硬拚,杖势一变,如狂风骤雨般攻去,寻瑕抵隙,无所不至。
  朱宗潜连连后退,他一着之差,失去了机先,竟然束手缚脚,心中充满了有力难施之感,真是苦不堪言。
  贺铁老杖发如风,杖上劲道也越打越重,气势坚凝之极,渐渐已形成无可抗御之势。
  到了第二十招之时,朱宗潜简直已溃不成军,完全陷入被动之中,看来三招两式之内,定将遭遇落败伤亡之祸。
  当此之时,贺铁老忽然煞住杖势,道:“你还不认输,更待何时?”
  朱宗潜连喘几口气,把刀剑收回鞘中,叹道:“贺前辈宅心仁厚,竟不趁这刻取我性命,实在难得。”
  贺铁老道:“下次相逢,恐怕非分出生死存亡不可。是以老朽奉劝你一句话,那就是上阵交锋之时,天大之事,也不可存想于心头脑际。”
  这话分明是点出这一次朱宗潜陷入险境之故,完全是由于他心神分散,所以失去了机先。
  朱宗潜甚是佩服,躬身道:“在下一定记住前辈的金玉之言。不过说到下回相见,便是一次生死之时,又未免过于残酷可怕了!咱们难道不能想个法子,事先消弭这等灾祸么?”
  贺铁老深深叹息一声,道:“老朽因此事也是无由自主,言之可悲可恨!”
  朱宗潜踏前数步,炯炯的目光凝注在斗笠下面那一块竹篾织成的网罩上,好像要看透这块网罩,沉声道:“在下斗胆请问一声,前辈敢莫是少林金罗尊者么?”
  贺铁老屹立如山,身躯全无一点震动,缓缓道:“朱大侠这一猜可谓奇怪之极。春梦姑娘也曾猜测我是三大异人之一。”
  朱宗潜向他凝视了半晌,才道:“算了,前辈忘了我的问话吧!”
  贺铁老道:“那么请朱大侠移驾山神庙中,与你方之人在一起,不得出圈一步。直到鸟啼之时,方可走开。”
  朱宗潜向他拱拱手,大步向山神庙走去,他一出现在庙门之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昏淡的灯光,并未使他失去那赫赫慑人的气度和丰采。谁也不知道他进来干什么?是败了抑是胜了?
  朱宗潜环顾全殿一眼,这才缓步走入己方圈内。佟长白狼狈地摊手耸肩,垂头丧气的道:“那家伙太厉害了,连你也干不过他,别人就更不用说啦!”
  春梦小姐那边的人,连说话也在禁止之列,是以人人鸦雀无声,魔鞭盛启接口问道:“朱兄可曾探出这位绝代高手的来历么?”
  朱宗潜摇摇头,道:“探不出来,须得再想别的计较。”
  他目光掠过欧大先生和一影大师,挤到墙边,蹲下查看。这时才发觉欧大先生穴道仍然受制,但一影大师却全然无事。
  他为人机伶之极,当然不会露出一点神色,耳中忽听法音大师传声道:“家师兄已被贫僧解开了穴道。”
  朱宗潜也用传音之法,向他说道:“在下已认出那化名为贺铁老的黑衣人,一定是贵寺长老金罗尊者,只不知这穴道禁制如何解救?”
  法音大师告诉了他,最后说道:“朱大侠既然认出,家师兄当时施展敝寺绝艺之一的风涛二十铲,竟在这一路铲法未曾使完之前落败。假如不是金罗尊者,这等事简直教人不能相信呢!其后是他老人家暗暗传声,告以解穴之法。”
  朱宗潜这才弄明白了来龙去脉,也确知那黑衣人真的是金罗尊者,心中顿时波涛起伏,大为震动。
  但目下当急之务,便是解开欧大先生的穴道禁制,以便应变。当即依照法音所告之法,伸手向欧大先生连拍两掌,口中道:“那位前辈武功虽高,但点穴手法却平常得很。”
  欧大先生果然应掌而动,朱宗潜便又向一影大师虚拍两掌。
  春梦小姐那边的人,与朱宗潜交手至今,经验已多,早就晓得朱宗潜有神鬼莫测之神通。
  因是之故,朱宗潜出手解救了欧大先生、一影大师二人的穴道,他们并不十分惊异。但秦天宇、韦浩、邓敖和秋嫂四人,却大为震惊不已,都觉着这等事当真不可思议。
  朱宗潜向欧大先生和一影大师二人大声说道:“那位贺铁老贺前辈说过,咱们等到第一声鸟啼之时,即可恢复自由之身了。目下咱们只好耐心等候。”
  他这话自然是顺便告诉春梦小姐那一方之人,秋嫂听他口气犹有咄咄迫人之意,忍不住要挫挫他的锋芒,冷笑道:“你说的话焉能算数,真真好笑之极!”
  朱宗潜转头向她打量注视,炯炯的目光,锋利之极。
  似是能看透她的内心,秋嫂只跟他对瞪了一下,便受不住如此强烈有力的目光而赶紧移眼避开。
  朱宗潜沉声道:“在下说的话无论在什么地方,也未曾说过不算数的。”
  秋嫂居然没有做声,秦天宇等人感到很奇怪,都想她一向强悍泼辣,最瞧不起男人,今日何以对朱宗潜容让起来?
  朱宗潜道:“老实说,假如贺前辈不是有过这等允诺,在下和春梦姑娘焉能如此容易认输落败?只怕直到他那对头赶来,贺前辈尚未能解决我们之事。”
  秦天宇道:“然则朱大侠竟是故意不出全力相争,以便贺先生得以专心一志对付那约好的对头了?”
  朱宗潜道:“不错,春梦小姐亦是如此存心。我们实在测想不出什么人堪作贺前辈的对手?是以大生好奇之心。”
  秋嫂不再出声,殿内暂时沉寂下来。
  一影大师以传声之法,向朱宗潜问道:“朱大侠如何瞧出他是敝寺长老金罗尊者?”
  朱宗潜道:“说来有趣,那是因大师你才认出的。”
  一影大师深感惊讶,道:“这话怎说?”
  朱宗潜道:“金罗尊者前辈两次挺杖进迫,气势姿态之中,不知不觉流露出贵寺心法。大师可还记得第一次咱们见面,乃是在黑龙寨一处秘巢中。其时大师挺杖向我迫来,气势之雄,使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一影大师道:“原来如此,这等以本身功力造诣凝聚而成的气势,虽是无形无声,并无法度。但金罗尊者一生修习本寺秘艺,自然流露出与贫僧相似的气概姿势,实在是合情合理之事。”
  朱宗潜道:“大师可知道金罗尊者目下这一出现,不啻是敲起了中原武林浩劫的钟声么?”
  一影大师大骇道:“贫僧不敢置评,却甚愿略闻其故安在?”
  朱宗潜轻叹一声,道:“这等朕兆,恐怕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目下尚不是披露之时,还望大师体谅苦衷,大度包涵。只须提高警惕,将来应付非常之变,自然容易得多了。”
  外面忽然传来对答之声,但相距过远,不但听不出说话的内容,连口音也分辨不出来。殿内之人无不凝神侧听。
  但那对答之声,旋即寂然,秦天宇和韦浩二人已迅快奔出殿外。邓敖想是得过命令,没有出去。
  秋嫂迟疑了一下,举步向殿门走去。
  朱宗潜突然冷冷喝道:“站住,你往哪儿走?”
  全殿之人无不十分惊讶,连春梦小姐也不例外。只因秋嫂的行动与他全不相干,却何以突然横加干涉?
  秋嫂停下脚步,怒道:“自然是出去啦!你何故问我?”
  朱宗潜仰天一笑,道:“外面传来的声响,不问而知贺前辈的对头已经抵达,对也不对?”
  邓敖忍不住插口道:“我们的事不劳阁下费心。”
  朱宗潜瞪他一眼,气概迫人,厉声道:“好,我不费心,秋嫂你即管出去。”
  说也奇怪,那秋嫂忽然像泄了气似的,怒容全消,既不移步,也不怒斥,只默默然径自寻思。
  全殿之人全都大感不解,这一回却包括邓敖在内。
  朱宗潜嘿嘿冷笑数声,才道:“春梦姑娘,你想不想出去瞧瞧这一场百年罕见的龙虎争斗?”
  春梦小姐没有做声,秋嫂发急叫道:“你们想毁诺违约是不是?”
  朱宗潜道:“我朱宗潜岂能做这等事?自然春梦小姐也是不肯失身份的人。”
  秋嫂这才松一口气,朱宗潜又道:“其实我向姑娘你询问,也是多余之举,谁不想出去瞧瞧?既然如此,我便提出一个条件,假如你答应的话,可举起右手作覆。”
  人人皆知朱宗潜足智多谋,天下第一。因是之故,无有不信他真有法子可以出去观战的。
  佟长白首先雀跃喜叫道:“好极了,咱们快点出去。”
  秋嫂接口道:“胡说,你如不违约,岂能出庙观战?”
  但她的声音中并没有坚强充份的信心。
  佟长白瞪眼反驳道:“你懂个屁,朱宗潜没有一件办不通的事,你等着瞧吧!”
  朱宗潜哈哈一笑,道:“佟兄未免太夸奖兄弟了,不过若论出此山神庙之法,倒有两个法子之多。”
  秋嫂、邓敖固然大感吃惊,别人也无不凝眸寻思。
  朱宗潜又道:“第一个法子略嫌撒赖,也未必就当真行得通。我说出来各位就明白了。此计便是咱们立刻动手把庙墙撬个大洞,即可出去,要知贺前辈命人划下界线,只有前面这个半圆形,后面是墙壁,并无界限。是以咱们从后面出去,勉强争辩的话,亦可说得过去?”
  众人都觉得大有道理,假如他不是说过“未必行得通”之言,加上又有第二个法子的话,大概都会立即动手去拆墙了。
  朱宗潜略一停顿,又道:“但此计可能行不通的是这座山神庙坍破多处,但墙壁完好如故,或者是用方石砌成,咱们合力动手撬墙,只怕不是顷刻便可办到之事。这么一耽误,邓敖兄只须跑出划下界线,咱们还是出不去。”
  邓敖笑道:“好极了,我敢打赌你们一定比不上我快。”
  朱宗潜道:“但我还有第二个法子出去,邓兄可要听听?”
  大殿内霎时鸦雀无声,俱是专心等候朱宗潜底下的话。这等气氛,已显示出大家都相信朱宗潜果然还有靠得住可以出庙之法,邓敖在这等压力之下,也不能不受到感染,心中已信了七八成。
  因此他嗫嚅一下,才道:“在下愿闻其详。”
  朱宗潜爽朗地笑一声,向春梦小姐道:“怎么样?你举不举手?”
  众人的目光移到春梦小姐那边。
  但见她徐徐举起右手。顿时又大感惊讶,因为朱宗潜的条件尚未说出,而她竟已同意了。
  佟长白怪叫一声,当真是山摇地动,把许多人都骇了一跳。
  秋嫂冷冷道:“你怪叫什么?”
  佟长白一边拍脑袋,一边叹气道:“咱总算是服气啦,你瞧春梦小姐不用问就晓得了朱宗潜的心思,这儿谁还能办得到?”
  春梦小姐心中大为受用,美眸中露出笑意。
  秋嫂怒道:“我瞧你这么一个大男人简直全无用处,服气也不是这等服气法,你敢担保她一定猜得中朱宗潜的心思么?”
  佟长白牛眼一睁,厉声道:“你敢不敢与咱赌这项上人头?”
  人人听了这话,都有透不出气之感,庙内的气氛顿时十分沉重紧张。这等赌注,实是非同小可。
  秋嫂自家也喘了一口大气,她虽是强悍之极,可是碰上这个人不像人,怪不像怪的佟长白,也敌不过他的蛮劲豪野。当下道:“哼!我才不跟你赌呢!”
  她的话不啻认输了,佟长白哈哈大笑,道:“不赌就拉倒,咱想了想也觉得犯不上。这样好了,你准许春梦小姐开口,让她亲口讲出朱宗潜的心思,咱们瞧瞧对是不对?这法子好不好?”
  秋嫂不知不觉道:“好!姑娘说吧!”
  春梦小姐发出悦耳的笑声,使众人心神一爽,这才缓缓道:“佟老师太瞧得起我了,假如因此之故,丢了大好头颅,未免太不值得,你说是也不是?”
  佟长白道:“小姐等会再说这题外的话,咱们都心痒痒的等着听呢!”
  春梦小姐道:“好,朱先生,你的条件不外是要我这一方之人,出得庙外,绝对不许参与干扰贺前辈他们的决斗,对是不对?”
  朱宗潜道:“一点不错,你既然答应了,不得反悔。”
  春梦小姐道:“自然不反悔啦!假如不是你提出这条件,只怕我至今尚不敢断定贺前辈的对手是谁,现在你快点进行出庙之计吧!”
  朱宗潜道:“使得。”
  回头向一影大师、欧大先生两人说道:“这画地为牢之事,你们两位全然不知,也没有答应过,是以有烦两位速速出去。免得错过了这等眼福。”
  秋嫂叫道:“他们两个人出去又有何用?”
  朱宗潜没理睬她,低低向那两大高手说了几句话。欧大先生和一影大师齐齐跃出圈外,向院门奔去。
  邓敖、秋嫂不拦阻他们,只注意庙内的人。
  因此欧大先生和一影大师两人顺利奔出庙外,隔了一会,突然右侧传来一阵惊鸟扑飞鸣叫之声。
  朱宗潜哈哈一笑,道:“大家都听见第一声鸟啼了,对不对,因此,按照规定咱们现在可以安心出去观战了!”
  众人一哄而出,邓敖、秋嫂二人实力薄弱,兼之朱宗潜、春梦小姐这两人皆在庙内,更不敢有所动作。
  霎时间,庙内只剩下一个昏迷未醒的曹洛(计多端)以及两个负伤的人,他们是春梦的四仆之二。
  其余的人,都赶到那一块草坪,月色迷蒙,依稀可见两道人影方自驰逐拚斗,极为激烈。
  这两人的武功已到了出神入化之境,金罗尊者仍然是黑衣竹笠,掩藏着真正面目。他的对手则是雄伟高大,须发如银的令狐老人。他的一根血拐,在乌木杖影中,翻腾变化,出入无常。
  双方功力深厚之极,杖拐上雄浑的内力激荡之下,冲起了阵阵劲风,武功稍弱之人,若是迫到四丈之内,只怕连站定脚跟亦有所未能。
  人人都瞠目观战,神游于拐山杖海的变幻招数之中。
  尽管他们个个眼力过人,但这两人的每一招使出来,其中的起承转合,以及后续变化,全都感到迷惘朦胧。
  如管蠡测海,井蛙观天,只知很是奥妙,却无法弄得清来龙去脉,也不知下一招将有何种变化。
  偌大的草坪上,悄无声息。
  朱宗潜亦是全神贯注在这一场龙争虎斗之中,在他背后,一道人影缓缓移近。
  这人移动得很慢,加上人人凝神观战,都不曾惊觉。
  朱宗潜那么灵警多智之士,这刻竟也没想到会变生意外,兀自沉酣观战。
  那人渐渐迫近,月色之下,只见他面色白皙,年约四五旬之间而已,可是那对眼睛,闪射出如鹰隼般的光芒,森冷锐利兼而有之。他右手提着一口长刀,斜向前指,步步向朱宗潜迫去,这等情况,自然是想趁他入迷于金罗尊者、令狐老人这两位绝世高手的拚斗之时,加以暗算,这个面貌白皙,双目如鹰隼一般的人,紧紧咬着牙关,不向场中的拚斗望上一眼。
  此举显然不是易事,是以他露出吃力的表情。由这一点推测,可知这人也是当世高手,因为唯有懂得武功之人,方会对打斗入迷,而武功越高的,遇上这等罕见的龙争虎斗,也就会更加无法自主地凝神观战。
  他正是要利用这一点,向朱宗潜暗算,是以他本身极力抗拒那场拚斗的吸引力,进行这一幕暗杀。
  谁也不曾发现草坪上多了一人,但事实上这一幕景象却有一个人瞧见,这人便是刚刚勉力起身走出山神庙的计多端。
  他在昏迷之中,忽然回醒,耳边只听见:“为兄这就去杀死朱宗潜”这句话,当下挣扎而起,出庙一望,恰好见到这一幕。
  他失声低叫:“哎!真是大师兄。”
  顿时涌起无限信心,认定他的大师兄沈千机,这一回必定顺利的暗杀了朱宗潜,退一万步说,即使不能当场刺毙,亦定能使他受到难以救治的重创。莫说是素来崇拜沈千机的计多端,即使换作朱宗潜自己或春梦小姐,看了这种情形,也当必深信沈千机必得手无疑。因此计多端满怀信心,屏息噤声地注视着沈千机移动,实是不足为异。
  朱宗潜当然完全不知危机迫近眉睫,兀自凝神观战。沈千机双眼凶光四射,强烈得惊人。
  他虽是急于刺杀朱宗潜,可是到底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物,极是沉得住气,手中长刀缓缓向敌人背心迫上。却不发出丝毫刀气,免得惊动了敌人。
  他估计刀迫到距敌人背心五尺左右,即可电急刺出。在这等距离之内,朱宗潜纵然武功绝世,亦难逃一死之厄。是以当刀尖堪堪迫到五尺距离的界线之时,连他这等老奸巨猾之人,也不由得心跳加速,血液迅急奔流。
  在这生死一发之际,站得好好的朱宗潜忽然间侧跃寻丈,回头四顾。由于他这一动作大出沈千机意料之外,是以竟无法出手追击。
  朱宗潜目光扫过沈千机,可也不由得失声惊叫道:“沈千机!”
  但见沈千机拨头就走,快逾电光石火,转眼间奔出草坪,身影隐没在黑夜荒野之中。
  朱宗潜定一定神,连忙放步追去,转眼间也失去了踪影。
  目睹这一场变故的计多端,禁不住倚墙喘息,但觉变化之奇之快,如鱼龙曼衍,如兔起鹘落。使他紧张得透不出气来。
  全场只有春梦小姐一个人察觉到,游目四望,见到了墙角的计多端,不禁大为惊讶。迅即奔去,问道:“你的穴道是谁解开的?”
  计多端见了她,心中一阵迷忽,道:“是卑职的大师兄沈千机所解。”他随即把早先的情形说出,春梦小姐听了,竟也替朱宗潜出了一身冷汗。
  此时,但见令狐老人兀自苦斗,尚无败象。春梦小姐至此略觉放心,因此己方终究还有可以与对方争持的高手。当下暗自用心推究一事,那就是朱宗潜何以不让己方干涉这一场拚斗之故?
  想来想去,得到两个结论,一是朱宗潜与那黑衣人有了勾搭默契,所以不能让他失败。二是朱宗潜想借黑衣人之力,除掉令狐老人。
  她虽是想出了这两个结论,但反而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使她心乱的仅只是朱宗潜英姿飒飒的影子。
  她觉得自己实在没有法子全心全意的设法击败朱宗潜。但如若单单是这样,问题不算复杂。
  原来她困难的是既不忍击败他和杀死他,但又不能投降认输。
  也不知沉思了多久,曙色已露,鸟啼处处,空气异常的清新。在熹微晓色之下,那一对绝世高手,犹在酣战,未分胜败。
  别的人还不怎样,只有一影大师、法音大师及大业僧三人,心知那名贺铁老的黑衣人,其实是少林寺两百年来第一高手金罗尊者。
  见他竟久战未胜,大为焦急忧虑,有好几次差点儿就冲上去了。
  令狐老人满面红光,色如丹朱,衬托起如霜似雪的须发,再加上血拐绕身,舞出千百道红光赤电,自有一种奇异的威势。
  至于那黑衣人,在这等惊险绝伦的搏斗中,仍然一如初斗之时,没有丝毫变化,也没有特别的地方。
  他们的长重兵器,虽是翻腾飞舞,迅急似电,但罕得碰上,即使偶尔碰上了一下,也没有发出巨大声响。
  可见得他们实是旗鼓相当,实力强劲,每一招都从未曾稍稍用老,以此从无控制不住力道之事发生。
  天色已明,群山树木都瞧得清清楚楚。金罗尊者突然振腕出杖,一招“封山招云”,拦腰扫去。
  令狐老人眼中凶光暴射,厉啸一声,血拐陡化“雪满中庭”之式,硬接敌招。杖拐相触,竟发出一响震耳的金铁交鸣之声。
  紧接着两人都改以重手法硬拚,杖拐迅如风雨,一连交碰了七八下之多,一时“当当”之声,不绝于耳。
  场内观战之人,无不感到耳鸣心跳,但觉这两人火拚声势之猛烈,直是平生未之前见。假如换了一些武功稍弱之人在此观战,只怕单单是这等强劲巨响,就能把他们震得昏跌地上。
  一影大师等人心知这刻已进入另一凶险阶段,由于双方武功精妙,功力相埒,是以走上硬拚之一途。
  这等拚法是招招都是真才实学,实是凶险得教人提心吊胆。众人无不睁大眼睛,等着不久就将决定的结局。
  直到这时,别的人一个也没瞧出黑衣人的武功家派,只认出令狐老人不时夹杂得有昆仑派、天山派的绝招。
  他早先整套施展的一路神奇拐法,不论是攻守之间,以至步伐身法,皆别有神奇奥妙之处,与一般的武学源流极多不同之处。
  这两位绝代高手硬拚了十五招以上,令狐老人突然跃出圈外,黑衣人竟不追击,提杖屹立,迫视对方。
  但见令狐老人面色赤红得彷佛会滴出血来,煞是可怕。他瞋目厉声道:“咱们都是八九十岁之人,年老血衰,如此相拚,迟早两败俱伤。”
  黑衣人缓缓道:“令狐兄有何见教?”
  令狐老人重重的哼一声,道:“你若是不隐藏本身家派,放手施为,不难在招数之间取胜我。”
  黑衣人道:“令狐兄若是认为如此,何不弃杖认输,让我带走?”
  令狐老人厉声大笑道:“老夫向来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你除非当真把我打得躺下,否则休想我认输。”
  黑衣人徐徐环顾全场之人一眼,突然间举步向西南方走去,秦天宇、韦浩连忙跟上。并且高声招呼邓敖、秋嫂。
  这一伙人很快就远离山神庙,不知去向。一影大师等人心下茫然,不知应怎么办才好。
  令狐老人竟也全不作声,因此,春梦小姐方面之人,也没有任何动作表示。
  一片静寂中,佟长白突然怪叫一声,把众人骇了一跳。
  法音大师问道:“什么事呀?”
  佟长白道:“朱宗潜呢?”
  一影大师、欧大先生等人忙忙转眼四顾,果然不见了朱宗潜。
  春梦小姐冷笑一声,道:“汝等何不向我请问?”
  若是别人这么说,定要被佟长白臭骂一顿,但春梦小姐开口,他既不敢亦不能不信。
  他果然楞头楞脑的问道:“请问小姐,朱宗潜呢?”
  春梦小姐道:“他得知他师父冷面剑客卓蒙遭难,登时失魂落魄的向东南方奔去,想是急于查个水落石出。”
  一影大师诵声佛号,道:“这就奇了,是谁告诉他这个消息的?”
  春梦小姐没有回答,佟长白这人根本不管面子问题,接口道:“是啊!他怎会知道的?小姐可否赐告?”
  计多端接声道:“真真好笑得紧,你们不会追上去,自己向朱宗潜问个明白么?”
  欧大先生已盘算过目下双方实力,自然早走为上,是以立刻说道:“春梦小姐身份甚高,决计不会哄骗咱们。既然如此,咱们果然得尽力追上朱大侠,越快越好。”
  他向春梦小姐那边也拱拱手,当先向东南方跨步走去。其余的见他动身,也都跟着移步。
  这一堆人,霎时间已奔离了草坪。一影大师突然越过欧大先生,道:“诸位随老衲来。”
  他们很快的奔出数里,一影大师领先走上岭坡高处,忽然停步,回身遥望,众人一瞧而知他是远眺山神庙。大概是暗查春梦小姐等人的动静,因此也都学他的模样,凝神遥视。
  但这刻距山神庙已远,虽是居高临下,也只隐隐见到那座古庙。即使春梦小姐等人仍然在庙侧的草坪上,亦是难以查看得出。
  众人望了一会,佟长白首先道:“隔这么远,屁也看不见。”
  魔鞭盛启道:“是啊!”话声忽然中止,原来他目光一转,发觉一影大师竟是跨马步站着。
  法音大师站在他背后,伸出一掌,抵住他的后心。两个人的面上都稍稍露出用力使劲的精神。
  别人也发觉了,心知其中必有古怪,都不再做声。
  过了一阵,一影大师说道:“奇哉怪也,那令狐老人竟是在草坪上盘膝趺坐,春梦小姐以及一众手下,在他四周放哨警戒,人人神色凝重,如临大敌。”
  欧大先生道:“那令狐老人有没有受伤的迹象?”
  一影大师道:“不似是受伤,反而似是在进修某种深奥奇功。春梦小姐的手下诸人,也没有担忧之象,看来只是防范有人惊扰令狐老人而已。”
  欧大先生道:“果然奇怪了,假如令狐老人乃是修习秘奥神功,何不回去之后才动手?难道他竟是如此的迫不及待?”
  佟长白道:“喂,老和尚你当真看得见吗?”
  一影大师未曾答复,欧大先生已道:“一影道友当然看得见啦,他目下施展的是少林寺一种秘艺,借那后面法音道友的功力,增强己力。”
  佟长白道:“原来如此。”随即游目向别处乱瞧,他刚才说的话虽然无礼,但人人皆知此人粗鲁凶悍,个性如此,也不怪他。
  一影大师还在小心查看,忽听佟长白怪叫一声,道:“快看,老和尚快往那边看。”
  他伸出粗长的手臂,向左侧一座山峰的半腰指去。此峰相距较近,是以众人循声望去,都见到山腰间一处悬崖上,有四个人正在鏖战相搏,刀剑飞舞之时,光芒闪闪。
  但他们都瞧不清这些人的面貌身材,一影大师转眼望去,立刻惊讶万分的大声说道:“哎!是朱大侠被三个敌人缠住。”
  佟长白道:“如若他形势不妙,咱们快点赶去援助。”
  十丈红杜七姨接口道:“我们下得此岭,再设法渡过那道渊壑,上得悬崖,只怕要费去个把时辰之久。”
  一影大师惊道:“我佛慈悲,怎的竟是沈千机呢,还有一个身材矮胖,手拿铁伞,武功之高,极是骇人。”
  佟长白着急道:“那厮就是笑里藏刀安顺了,还有一个是谁?”
  一影大师道:“那家伙身材中等,动作僵硬,但却迅捷无比,出手招数也是硬绷绷的,甚是古怪,以老衲猜测,此人大概是殭尸党的高手。”
  众人一听,便都感到事情大是不妙,单说那黑龙头沈千机,就已很难对付,加上了一个与佟长白齐名的笑里藏刀安顺。
  要知当世之间,邪魔外道之中,要以三凶两恶最著名,殭尸党便是三凶之一,此党横行出没于湘、赣、闽等地。其中最著名的人物是阴阳双尸钟氏兄妹,党魁白骨抓罗冈反而不及钟氏兄妹出名。
  戳魂刀巴灵说道:“大师可曾发现那殭尸党高手有什么特征吗?”
  一影大师道:“那厮身穿黑衣,左手用一条软的兵器,好像是一条铁链、只有四五尺长。”
  巴灵道:“那是阳尸钟勿光,他们兄妹都是用链,右手指爪锋利如刀,练有特别功夫……”
  佟长白厉声道:“不管赶得及赶不及,咱们也要试试。”说罢,迈开长脚,迅即奔向岭下。
  一影大师叹道:“这位佟兄倒是个血性爱友之人,但可惜的是朱大侠已经险状百出,十招八招之内,定必落败身亡,咱们唯有筹思如何为他报仇之计了。”
  众人都感到十分紧张和震骇。朱宗潜一死,便不啻群龙无首,想要一一找到这些奸狡凶恶的魔头为朱宗潜复仇,真是谈何容易?
  一影大师突然惊叫一声,闭目不看,显然,那种情形极是使他惊心动魄,或者是悲惨得令人不忍卒睹。
  众人都隐约见到那悬崖下有人跌落,眼下只剩下三个人还在悬崖上,是以不问而知,必是朱宗潜被那几个恶魔迫堕于无底渊壑之内。
  一影大师颓然道:“完啦,他终于掉下去了。”
  法音大师接口道:“师兄何不向那深壑内查看一下?”
  一影大师道:“我早先已抽空瞧过,壑内瘴雾沉沉,深不可测,任什么都瞧不见。”
  他长叹一声,又道:“朱大侠也煞是英雄了得,在那最后关头,使出一招奇奥刀法,势如奔雷闪电,竟连伤二敌,假如这回敌方不是三个的话,纵然以沈千机武功之高,再配搭上任何一个魔头,相信亦无法把朱大侠迫落悬崖之下。”
  戳魂刀巴灵问道:“朱大侠最后一招伤了那两个?”
  一影大师道:“沈千机和阳尸钟勿光。”
  巴灵点头道:“那笑里藏刀安顺最是奸狡滑溜,这次鏖战独独他没有受伤,并不稀奇。”
  欧大先生沉吟道:“以朱大侠的相貌而言,应是主盟天下武林的盖世英才,却不料今日丧生于这王屋山中,实是令人在伤心悲痛之余,又感到难以置信,唉!”
  大家都觉得很难过,尤其是最近奇人异士纷纷出现,而这些邪魔恶头也联成一气,势力浩大,形成了武林极大的隐忧。
  他们这一群名望甚着的高手,已生出难以为敌之感,是以除了悲伤难过之外,又另有心灰气馁之想。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