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同案犯
2022-10-05 10:10:21   作者:森村诚一   来源:森村诚一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

  相隔十余载,我突然收到渡部利也寄来的一张明信片。渡部是我故乡小学时代的同窗好友。但是,当我冷眼看到寄信人的姓名时,居然没能立刻想起他是我十几年前的小学同学。只是在我读了明信片的内容以后,记忆的闸门才终于在脑海中打开了。
  明信片的内容是召开小学学友会的通知。这是刮的哪阵风呢?我在心中自语。干事名单中除了渡部以外,还出现了几个潜藏在记忆中的令人怀念的名字。在那遥远缥缈的记忆中,他们都是小学生。不过,他们并不是那种成长在城市中的圆滑世故的小学生。他们生活的那个年代与今天相比是十分贫穷落后的。如今,风风雨雨地已经过了十余载,他们那清瘦苍白、带有惊人野性的小淘气包面容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说来他们都已长大成人,走上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但是,出现在我脑海中的,却永远是他们孩提时代的面孔。
  当时,他们才十二三岁。从那时算起,准确地说,岁月已经流逝了十五年。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恐怕早已成婚,有的可能已经有了孩子。
  我曾经出席过高中或大学的学友会会议,但小学学友会却是开天辟地头一遭。我手持明信片,只觉得有一抹乡愁正在掠过脑际。
  “要我说,你就去一趟吧。小学学友会可是难得召开一次啊。”
  几年前刚与我结为连理的妻子从我的表情上窥出了我的心思,开口向我劝道。
  “怎么办好呢……”
  我的心里虽然产生了强烈的怀旧情绪,但仍然踌躇不决。这毋庸置疑是因为那件事依然萦绕在我的心头。随着岁月的流逝,对那个事件的记忆虽已淡漠下来,但却无法彻底将其从心底抹除。
  参与了那个事件的其他小伙伴们大概也都会出席学友会吧。如果他们也和我一样为怀旧的心情所驱使而应约赴会的话,我则势必要与他们再度相逢。其实,干事渡部就是那些小伙伴之中的一员。
  那是一个令人不愿回首的事件。虽然事过境迁已经过了十五载,但心头的疮痂却难以抚平。见到故友以后,好不容易才愈合的疮痂势必会被撕裂,新的创伤将会出现,甚至会从那伤口上汩汩冒出鲜血来。我很想会一会小学时代的同学,但是,我更希望由那次事件而刻印在心灵上的创伤将会永远被埋藏在那疮痂的底层。
  “我说,真的,你就去一趟吧。这种机会决不会再有的。班主任老师不是也要参加吗?”
  妻子的声音把我从遐想中惊醒。我又读了一次明信片。可不,上面写着三杉老师也将赴会的字样。那位当时曾是全校教职员工和学生崇拜偶像的三杉老师……我,不!应该说是我们班的全体同学,只是因为可以听到三杉老师的声音,看到三杉老师的容貌,聆听三杉老师的教诲,当时该是何等的喜悦、何等的自豪啊!升入六年级时,一听说班主任老师是三杉老师时的那份感动和兴奋至今也难以忘怀。从那往后整整一年的时间啊,我们班将独占全校的偶像三杉老师。为此,整个班级顿时一片沸腾。
  三杉老师从大学国语系毕业后立刻来到我们的小学校。她目光清澈,表情丰富。当她穿着当时的小学老师很少上身的潇洒至极的西装出现在欢迎新任教师的讲台上时,刹那间会场上一片寂然。人们全都瞠目而视。大家还以为这是哪位毕业于这所小学的电影明星或是歌星,如今衣锦还乡来向母校的学生们致辞来了。
  当她用口齿清晰的声音向大家问好以后,我们才得知她是本校的老师。从那天起,三杉老师便成为全校的一颗明星。憧憬三杉老师的不仅仅是学生,那些年轻的男教师们也都是她的粉丝。校长及教导主任与三杉老师谈话时的态度该是何等的温柔啊。就是这位三杉老师,在来到我们小学就职后的第二年就成了我们班的班主任。大家的喜悦之情还用说么?
  人人都感到头疼的淘气包以及班里的小痞子头头们,每逢上三杉老师的课时,全都老实得像猫咪一样。即便只是被老师点了一下名,也立时会羞得满脸通红。
  三杉老师是一位文学少女。她在上国语课时,曾经给我们朗读过《三枪士》和《岩窟王》。
  “教室里必须是安安静静的,否则,我就不会读书给你们听。”
  就这么一句话,真比任何灵丹妙药都管用。大家心潮澎湃地聆听着那些复仇的故事。从远处的教室里传来了钢琴声,从邻近的教室里传来了学生们的朗朗读书声,而我们班的同学们则沉浸在三杉老师读给我们的小说世界里。随着三杉老师那优美动听、抑扬顿挫的声音,少年们张开了翅膀开始在奔放的空想世界中遨游。现实世界已经远远地离开了我们。全体同学都在三杉老师所讲述的神话世界中张开了想象的翅膀。
  但是,就是这位三杉老师,却因为身体状况不佳,在担任我们班班主任后不久便突然休了两个多月的长假。若是现在,则可以换个老师来临时代课。可在当时,却是按照桌子的排列顺序,将全班分做四组,把同学们分别插到了同年级的其他班里。这就好像是双亲染病以后,孩子们被分别寄养在亲戚家里一样。我所在的六年一班共有四趟桌子,每趟十二个人。于是,四十八个人便从第一趟桌子算起,被分别插到二班和五班。我的桌子在第三趟,于是,便被分到了四班。
  四班的班主任是一个精通柔道、品行不端、名叫筱原的人。他性情暴躁粗野,同学们都很怕他。他体罚同学时毫不留情。除了亲自动手殴打学生以外,还效仿过去军队的做法,叫学生们相对而立,互抽对方耳光。有时还会抓住两个学生的头,用力使之相撞。碰到懦弱的学生,则命令他们顺着学校的操场跑道拼命奔跑。因此,学生们全都畏惧地称他为“鬼原”。
  从三杉老师的教室搬到“鬼原”的班里,这就好比是从天堂落向了地狱。当我听到自己已被编入“鬼原”的班里后,令人感到绝望的心灵上的冲击几乎使我丧失了食欲。
  因为自己的班主任长期休假而被暂时编入其他班里的借读生们,就像是一群从疏散地转移过来的儿童,极易受到别人的攻击。我所就读的小学,从二年级起,班级就已经固定。所以,班与班之间界限分明。对本班同学来说,别的班级就仿佛是异国他乡。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鬼原”一直担任该班班主任的缘故,四班野蛮的孩子颇多。因此,全学年的同学都对四班敬而远之。而偏偏我们十二个同学被编到了那个班里。
  一段时间内我几乎得了“恐学症”。只要一走到学校附近,就会感到头疼、腹疼、脑袋发晕。不光是我,其他被编入四班的同学也全都出现了类似的症状。大家全都患上了神经衰弱症。
  “我非把你们这股娘们儿胎窝囊劲儿给揍过来不可!”
  筱原在我们转到他班上的第一天就发出了这样的警告。就这一句话,已经把大家吓得噤若寒蝉。从那天起,筱原就开始了他那残酷的侮辱人格的罚戮之举。渡部利也也是借读生里面的一员。
  有一天,渡部忘了带算盘。赶巧那一天珠算课排在第一节,他没有时间到别的班去借。看见渡部一个人两手空空无所事事地坐在那里,筱原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一笑。如果那些看到了自己猎获对象的野兽也能有表情的话,那就正是这种笑法。
  “渡部!到前面来!”筱原开始发布命令了。渡部两腿颤抖着走到了讲台前。
  筱原以不可思议的猫一样温柔的语调开口问道:
  “喂!你怎么没带算盘啊?”
  “啊……我觉得好像带来了。可是,到学校打开书包一看,书包里却没有。”渡部脸色苍白地嗫嚅着。
  “原来是这样。忘了带学习用具该受到什么惩罚你不会不知道吧?”
  “是的,我知道。”渡部胆怯地低下了头。
  “你愿意被罚站吗?”
  “不愿意。”
  “为什么不愿意?”
  “太丢人了。”
  “是吗?那么今天的罚站就免了吧。”
  “嗯?”渡部的脸上露出了不解和得救的表情。
  “不过,可得罚坐。”
  “您,是叫我坐着?”
  罚坐?这可是头一次听说。渡部和全班同学的脸上都露出了迷惑不解的神色。
  “没错!就是要罚坐。你给我坐到这上面去!”
  筱原把教学用的大算盘放到了地板上。那是一个即便立着放、算盘珠也不会落下来的缠着鼓花缎子的大型算盘。算盘珠个个都有酒盅大。筱原把它放到地板上以后,便命令渡部坐到上面去。见渡部面呈犹疑之色,筱原便以不容分说的语气催促道:
  “还磨蹭什么?赶快给我坐上去!”
  渡部无可奈何地坐在了大算盘上。算盘珠的锐角毫不留情地扎进了承受着渡部体重的大腿的肌肉里。
  由于教学用算盘变成了惩罚渡部的工具,那堂课变成了心算课。其间,由于疼痛难挨,渡部曾活动过几次大腿。于是便立刻招来筱原的责骂。渡部紧咬着嘴唇,脸色苍白地忍受着痛苦的煎熬。
  宣告第一节课结束的铃声总算响了起来。
  “好了,你可以站起来了!”
  筱原总算发了话。然而,渡部的腿已经失去了知觉,无法凭借自己的力量单独站立起来。他爬一般地离开了大算盘。就在筱原走出教室的同时,忍无可忍的泪水从渡部的眼里喷涌而出。再看他膝盖以下的部分,已经青乎乎地肿起一大片,看上去令人难以相信那还是人腿。大算盘珠那尖锐的棱角与其说是扎进了少年的肉里,不如说是扎到了他的骨头上更为贴切。从那天起,一连几天渡部都是一瘸一拐的。
  由筱原发明的残忍的惩罚中还有一种刑罚叫做用餐刑。这是专门赐给那些做了坏事(大都是做了惹筱原发火的事)的学生的一种惩罚。这种惩罚要比体罚更令学生望而生畏。只要一听到用餐刑几个字,就连四班的那些小淘气包们也全都会胆战心惊起来。
  这种刑罚并不是不准受刑的学生在吃间食的时间里进餐。如果不吃间食,那势必会引出麻烦来。所以,吃还是叫你吃,只是不叫你和大家一起吃。当大家吃得正香的时候,被罚者只能在一旁观看。而在间食时间还剩下两分钟的时候,惩罚则被取消掉。但是,两分钟时间任你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全部吃光。当你吃了三分之一,最多吃了将近一半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
  被罚者都是贪长的孩子,不挨罚都常常会觉得肚子饿。所以,如果在下午课程安排较多的一天里受到这种惩罚后,则会被饿得头昏眼花。
  在筱原心情不佳的时候,两分钟有时则会被减少到一分钟。
  借读生中有一个姓米田的学生。因为忘做作业曾被罚以用餐刑。米田家境贫寒,学校的间食对他来说不啻是山珍海味。应该视为其一天之中主食的那顿间食,却被压缩到了一分钟。
  米田利用那一分钟的时间,将一个面包藏到了书桌里。一个老四班的学生(筱原的得意弟子)发现以后立刻向筱原告密。于是,筱原向米田问道:
  “喂,你小子就那么想吃面包吗?”
  “是的,我想吃。”米田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好了,同学们,把你们剩下的面包全都给米田!”
  学生中有的人不喜欢吃面包。筱原将剩下的面包全都摆到了米田的桌子上。
  “不过,我可有言在先,就一条,吃剩的面包不许带回家。你既然如此喜欢吃面包,那就在这儿把这些面包都给我吃掉!”
  米田望着书桌上那堆得像小山一般的面包,惊恐得眼珠不停地上下翻转着。
  “喂?还磨蹭什么呀?快吃吧,给我吃!”筱原催促道。
  “可我根本就吃不了这么多啊。”
  “能吃多少你就给我吃多少!你不是喜欢吃面包吗?”
  无奈,米田被逼着将面包不断地塞入自己的口中。泪水在他的眼眶里打着转转。就连那个向筱原告密的学生似乎也感到对方有些可怜而将目光挪向了一边。
  不久,又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筱原早就这样告诉过全班同学:“讲台是专为老师准备的圣地,学生不准上来!”
  被允许登上讲台的,只限于下课后那些被命令去擦黑板的学生。借读生中有一个叫做石冢正男的学生。由于他身体虚弱加上极度近视,因此在小淘气包群集的四班就越发显得弱不可击。四班的同学经常欺负他,管他叫“眼镜猴”。被编入四班的伙伴们虽然很想帮他一把,可是,一想到那样做很可能会引火烧身,也就只好视而不见佯装不知了。一天,课间时间,四班的淘气包头头黑松摘掉了石冢的眼镜。如果没有眼镜,石冢便与盲人毫无二致。
  “快还给我,求你了!”石冢哀求道。
  “‘眼镜猴’!你要是觉着委屈就到这里来取好了。”黑松故意登上了禁区讲台。
  “快还给我呀,没有眼镜我看不见黑板上的字。”
  “所以才叫你来取嘛!”黑松站在讲台上作了一个鬼脸儿。
  上课的铃声响了。同学们全都以为再怎么搞恶作剧,铃声一响,黑松也会把眼镜还给石冢的。可是,铃声过后,他却把眼镜放到了黑板的上框上,并对石冢说:“要想得到眼镜,你就自己上来取吧!”
  要想取回眼镜,则必须走上讲台。石冢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向禁区走去。痞子头黑松身材高大,他伸直了腰板才勉强将眼镜放到了黑板的上框上。而石冢则无法够到那里。就在石冢竭尽全身力气,挺着身躯,手指尖几乎就要碰到眼镜的时候,筱原走了进来。
  筱原倏地看了一眼已经闯入禁区的石冢。
  “老师,是黑松把我的眼镜放到黑板框上去了,所以我才……”
  石冢在遭到训斥以前为自己做着辩护。
  筱原裂开嘴角笑了笑说道:“是吗?所以你才走上了讲台,对吗?我最讨厌为自己辩理儿的家伙。记得我是说过的,不管是什么原因,未经我的批准,任何人都不准走上讲台!如果是眼镜被人摘掉了,为什么不等我来了以后再解决呢?”
  “可是老师,是黑松先走上讲台的。”
  石冢的反驳是一个失策。筱原耳下两腮的肌肉微微颤抖起来。
  “你小子闭口不谈你自己,却只想着嫁祸他人。胆小鬼!”筱原一声大喝,“既然你如此喜欢这个讲台,那我就成全你吧。进来!”
  说罢,筱原便举起了那个讲台。讲台呈正方形,里面有一个空间,恰好可以容下一个孩子。石冢被塞到了讲台下。而筱原则若无其事地站在关着石冢的讲台上上完了那节课。课是上完了,但事情却并未到此了结。当石冢从讲台下被放出来以后,一股异味突然在教室里飘溢开来。
  原来石冢在被关押的期间内尿了裤子。在那本来十分神圣的讲台下居然变出一摊液体来,筱原岂能不火冒三丈?
  下课后,筱原便命令石冢一个人去打扫六年级学生校舍的厕所。这项任务本来一周一次,由各个班轮流完成。男厕所内有小便池十个,大便池三个。如果叫一个人清扫则需要好几个小时才能完成。再也看不下眼去的借读生们帮助了他。可是,被老四班的学生看到以后又向筱原告了密。由于自己的命令未被忠实执行,筱原更加狂怒不已。于是,便命令我们十二个人从翌日起去清扫女厕所。到了小学六年级,少年们对异性已经产生了一种腼腆的害羞情感。在感情发生微妙变化的时期被人逼着去清扫女厕所,这对我们十二个人来说无疑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放学以后,少年们沿着昏暗下来的道路往家中走去。大家都在暗暗抽泣。夕阳向远方的山峦后退去,一抹残照悬挂在天际。那残照就仿佛是被从少年们的心中喷涌而出的鲜血所染成。

相关热词搜索:中短篇集

下一篇:20.推销员的悲剧
上一篇:
18.双重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