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黄鹰全集 >> 雁血飘香 >> 正文  
第八章 哨声频频吹,战云密密布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八章 哨声频频吹,战云密密布

作者:黄鹰    文章来源:黄鹰全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11

  不出伍凤楼所料,常护花果然是去了托欢那儿,那个武士也事实是他杀的。
  窜进了承尘之后,他立即便发现那些承尘的好处,接往前尘去,那虽然多少也发出了一些声响来,都尽被那些武士的脚步声掩去。
  那些武士并没有注意头上承尘,即使抬头,也看不到承尘内的常护花,但透过承尘的花格子,常护花即清楚看见下面的情形,也所以能够选择最适当的时候跃下来,制住了一个落单的武士。
  然后他又跃回承尘上,向托欢的房间窜去。

×      ×      ×

  托欢回到房间的时候,心情并没有平静下来,而且更恶劣,他总算已明白自己在伍凤楼心目中的地位,明白自己并不是那么重要。
  他也不怀疑伍凤楼的话,若是他落在龙飞的人手上,伍凤楼一定会痛下杀手,那即使来的人武功如何高强,在伍凤楼全力攻击之下,要兼顾他的安全,实在是一件没有可能的事情。
  这个地方的秘密既已经被龙飞发现,来的这个人即使被击杀,伍凤楼要将他弄出去,也一样是困难。
  而龙飞一定不会罢休,只要肯定他在这座庄院之内,是必倾尽全力攻击这座庄院。
  天地会的势力虽然大,与朝廷到底有一段距离,否则现在也不会仍然藏起来,这一战的结果胜的必然是龙飞那一方,到最后关头,伍凤楼难保会拼着玉石俱焚,将他杀掉。
  只要他一死,鞑靼就会挥军南下,他们始终对中原深存野心,不过兵力不足,也无借口,他的死可以说是一个有好的借口,而与天地会里应外合,成功的机会也当然很大。
  天地会也当然不会承认,他是死在他们的人手上,即使知道了,鞑靼他父王方面也会以先取中原为重,将复仇压后。
  那到底会变成怎样,与他都没有关系,反正到时候他已经是一个死人。
  他当然不想死,虽然平日他人前人后耀武扬威,说什么根本就不将生死放在心上,那只是因为在这之前,他根本就没有面临过死亡威胁。
  事实他仍然年轻,而且又贵为王子,怎会不怕死?难他想来想去,只是想如何保存自己的生命,然后他突然发觉,没有比留在天地会这个密室更危险的了,要安全,反而是投向龙飞那儿。
  有什么办法可以安全逃出这里?

×      ×      ×

  托欢将房门关上,将那些侍候他的人都关在房间外,不由双手抱着脑袋。
  房间内只有他一个人,他根本不用担心别人看到他的丑态。
  在小厅子打了一个转,他的手仍然抱着脑袋,穿过珠帘,走向绣榻。
  这个地方布置得非常华丽,只要他吩咐,马上就会给他准备精巧的酒菜,美丽的女人,全都是一等一的享受,有甚于他在关外。
  这之前,他只有被尊重的感觉,虽然行动上有些不便,他一直没有在乎。
  到现在他才明白他虽然还是那么重要,但这种重要却是建筑在他的死亡上,伍凤楼其实随时都准备将他杀掉。
  这实在令他失望极了。
  他叹息着在绣榻旁坐下来,还未坐实,面色突然一变,轻叱道:“谁——”
  一枝长剑同时出现在他面前。
  剑是从左边屏风后转出来,只一闪便到,那个人的动作也实在敏捷。
  托欢冷笑道:“你用不着用剑指着我,要唤人进来,我也不会将嗓子压着。”
  “好像你这样的人倒也不多。”剑主人回剑入鞘,一些声响也没有,语声也甚低。
  托欢道:“我看得出你这一剑若是要杀我,绝不是我所能够闪避。”
  “你也有一身本领。”
  托欢笑道:“我的本领吓唬一般人倒还可以,在你们这种江湖高手眼中,可是不堪一击。”
  “难得你竟然这样谦虚。”
  “我们这种外族人别无好处,只是一般都比较正直,有话直说。”
  “很好。”
  “你就是那个偷进来的人?”
  “不错。”
  “高姓大名?”
  “常护花。”
  托欢一怔:“我听过你这个人,据说你是江湖上的名侠,怎么会变了龙飞的手下?”
  常护花道:“他对我有救命之恩,但最重要的是,他做的事很有意义。”
  托欢道:“以我所知,龙飞这个人很得人心,相信不会错的了。”
  常护花道:“你能够听得懂我们的说话,最好不过。”
  托欢道:“我说的字音也许不大正,但已是尽了所能,也许假以时日,会变得更加好。”
  常护花道:“这份镇定更加重要。”
  “那是因为我知道无论是那一边的人,只要我还在这里就不会有人要杀我。”
  常护花绝对同意。
  托欢道:“你们能够这么快找到来这里,也实在不简单。”
  常护花只是笑了一笑,托欢上上下下一再打量了他几遍,点点头道:“好,龙飞——果然是独具慧眼。”
  常护花试探道:“看来阁下已经作好了取舍的了。”
  托欢道,“这地方既然已被发现,我留在这儿,不待言只有等死,你当然也很明白。”
  常护花点头:“周围百里都已被严密监视,他们要将你送走是没有可能的了,而最后关头,他们必然会将你杀掉。”
  托欢道:“我死了,他们当然会将责任推卸到龙飞头上,我鞑靼必然不肯罢休,借此机会举兵南下,他们也正好坐收渔人之利。”
  常护花道:“以鞑靼目前的兵力,阁下当然知道南下将会有何结果。”
  托欢道:“若是与天地会联成一气,也不是全无希望,但天地会变了,要得利的渔人,那就难说了。”
  常护花道:“阁下明白,那是最好的了。”
  托欢道:“我虽然明白,但还是要看你的本领,你若是有能力将我救出去,我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一顿笑接道:“我是王子,又这样年轻,实在不想死。”
  常护花完全明白托欢的心意,道:“我现在正在想办法。”
  托欢笑着道:“伍凤楼现在已经将所有的出入口完全封锁,我看你得要花些心思。”
  常护花道:“那当然要花,但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保障你的安全。”
  托欢道:“我在这里,已经够安全的了。”
  常护花摇头:“明天正午,我还未离开这座庄院,便是说这座庄院大有问题,我们的人就会分从水陆四面杀进来。”
  托欢一怔:“难怪你孤身犯险,原来早有准备,伍凤楼应该考虑到这一点。”
  “也许他心里的事太多。”常护花脑海中不由浮起秋雁的影子:“也许他现在就在考虑这一个问题。”
  托欢道:“看来我的确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先躲起来了。”
  常护花道:“你想清楚,这附近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
  托欢道:“这座地下密室布置得与地面差不多,亭台楼阁应有尽有,但要找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倒也不容易。”
  常护花道:“看来他们平日并没有限制你的行动。”
  “没有。”托欢目光一闪:“我们也许可以藏身在承尘之上,我看过的了,那些承尘……”
  “四通八达,而且颇为稳固。”常护花笑了笑:“我就是由承尘避过他们的搜索,找到来这儿的。”
  托欢笑起来:“伍凤楼大概并没有考虑到竟然会有敌人闯进来的一天。”
  “但他们现在一定已想到是承尘出了漏子,你若是失踪,他们一定会全力搜索承尘,所以若是有另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那个地方反而是比较安全。”
  托欢道:“这个——”陷入沉思中。
  常护花没有骚扰他,也只是片刻,托欢突然道:“有一个——”随即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白纸摊开,一面道:“这是我到处走动,凭记忆画下来的一张地图,圈着的地方禁卫森严,应该就是出入口所在,而在这个入口不远的院子里——”手往地图上一指。
  常护花突然截道:“如无意外,我明天正午就到那儿找你。
  托欢一怔道:“有人来了?”
  常护花自顾道:“现在该是亥初时份,你自己小心计算着。”
  托欢苦笑道:“这儿可是昼夜不分,看不见天光。”
  常护花一想.拿起子旁边一枝蜡烛,以指甲刻了几条线,道:“每烧一格,就是一个时辰。”
  语声一落,他将蜡烛往托欢手里一放,身形拔起,推开一块承尘,迅速窜了进去。
  敲门声即时传来,托欢应了一声:“进来——”从容站起身子,将蜡烛放回原位。语声未落,门已经被推开,托欢一看四周并无可疑之物留下,再看承尘亦无异样,略整衣衫,珠帘掀处,冷冰如已走了过来。
  跟在他后面的是七个白衣女人,也正是佛堂上袭击常护花的瞎子,一个个面色惨白,双瞳亦是乳白色,有如僵尸,手中尖棒点地无声。
  “是你?——”托欢目光落在冷冰如面上,“有什么事?”
  “搜查这地方,”冷冰如把手一挥,“猎”地一声,那七个女人立即散开。
  托欢冷笑道:“是伍凤楼的意思?”
  冷冰如颔首一声:“得罪——”身形暴长,从托欢身旁掠过,右手锥子也似的剑挑开了纱帐.一看无人,再度偏身,剑已刺进绣榻底下。
  托欢连声冷笑,冷冰如刺出了七剑,身形才挺起来。冷冷的问道:“那个姓常的可曾进来?”
  “那个姓常的?”托欢反问,语声更冷。
  “常护花——”冷冰如道:“他没有进来这儿?”
  托欢道:“我可不识得什么常护花、常护草,也不见什么人走进来。”
  “是么?”冷冰如盯稳了托欢。
  “你难道是一个睁眼瞎子?”托欢冷笑,亦稳盯着冷冰如,丝毫也没有退缩的意思。
  冷冰如终于偏开目光,他久处人下,比眼睛又如何比得过托欢?
  那七个人这时候亦已靠近来,虽然都没有说话,但那种表情已等如告诉冷冰如,并无发现。
  冷冰如目光一扫,道:“我看你也不会与那个常护花合作,一任他怎样本领,也休想从这里将你救出去。”
  托欢淡然道:“这种话不该你说的,可是我也不会与你计较。”
  冷冰如道:“你越来越聪明了。”
  托欢道:“我只是已懂得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自.已是什么身份。”
  “这是什么意思?”
  “我贵为王子,你只是个奴才,我与你争执,有失我身份。”托欢背手踱了出去。
  “托欢——”冷冰如面罩寒霜,剑指托欢。
  托欢悠然抬手,以手指将剑拨过一旁,道:“你那个主子也不敢对我如此无礼,你这奴才竟然敢?”
  冷冰如整个身子都抖起来,怒形于色,那一剑看似便刺出去。
  托欢无动于中,只是看着冷冰如,冷冰如胸膛起伏,好容易才平复,道:“你最好永远都只是有利于我们,否则,我第一个杀你。”
  托欢还击道:“我也最好永远不要得势,否则,只怕我也会好好的惩戒一下那些曾经对我无礼的人。”
  冷冰如闷哼转身,取个一个女人手中的长棒,往头上七块承尘一点,吩咐道:“你们上去承尘上,怎也要将那厮搜出来。”接将长棒交回那个女人。
  七个女人反应一声,身形拔起,正好从那七块承尘窜进去。
  托欢冷冷的看了她们一眼,坐回绣榻上,他实在很放心,以常护花的身手,再加上他方才的说话阻延,应该已跑出老远的了。
  只是常护花对这个地方并不熟悉,由现在到明天正午还有八个时辰,这八个时辰之内,天地会的人,必然会来一次彻底的搜索,而龙飞的人要攻取这座庄院,到地下密室救人,当然也不是一时半刻可以解决的事情。
  即使常护花能够避开搜索,到时候他能否与常护花会合,也仍是一个问题,会合之后再要闯出去,更就是一个大问题,天地会的人势必全力扑击,常护花武功即使再好,要保护他离开,可也不是一件易事,但他若然不跟常护花离开,则连一线生机也没有的了。
  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面临死亡的威胁,而这种威胁,又如此强大,可是他的面上并没有表露出来,显示出前所未有的镇定,这完全是因为冷冰如就在他面前,他丢不起这个人。
  鞑靼原就是一个好胜的民族,他身为王子,当然更就要坚强。
  冷冰如也当然看不透托欢的内心,看见他这个完全不将他瞧在眼内的样子,更加愤怒,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笔直走了出去。
  托欢听着门给关上,才将那枝蜡烛取过,插进烛座,燃点起来,然后又陷进沉思中。
  这时候常护花已经在数十丈之外,若是在进入承德行宫之前,他未必能够离开多远,承德行宫三个月的严格训练,已使他学会了适应任何的环境。
  他一面移动,一面从格子往下窥望,那些锦衣武士在承尘下来来往往,并未发觉。
  他们虽然知道常护花是由承尘离开那大堂,亦已知道承尘之上四通八达,所以尽管或有想到常护花可能就在头上承尘内,抬头望一眼,也只是无可奈何的一摇头,并没有付诸行动,跃上去搜查一番。
  这未尝不可以解释,是他们都坚信常护花不可能长久留在那之上,总会走下来的。
  常护花并没有停下,继续移动,凭着过人的记忆,经过的每一个地方他都已记下来。
  他终于找到了托欢认为可以藏身的地方,可是他没有跃下去,看过没有人,才推开承尘探头细看了那个院子一遍,便将承尘盖回,一旁移开。
  他完全不知道那七个瞎了眼的女人已经在四方八面的搜查,其中两个正向他这边接近。
  旁移数丈,他又发现了一个地方可以引起他的兴趣,暂时留下。
  那是个甚宽阔的厅堂,重门深锁,过了重门往下望,布置华丽,两旁一排排的架子,全都是放着宗卷,有条不紊。
  常护花知道其中必定有很多他们要知道的秘密,也正好让他消磨时间。
  那之上的承尘全都给钉上,木质也是坚实得多,但常护花利剑在手,内力又好,还是几下子便将一块承尘弄开,方待跃下去,眼旁已瞥见一个人向这边接近。
  常护花那刹那第一个念头是如何突围,之后又该到那儿栖身。
  在他看见对方同时,对方当然亦会看见他,跟着当然就是呼唤同伴,包围这个地方的了。
  出乎意外,那个人竟似完全不知道他的存在,而且仿佛毫无发现,一个头东摆西侧,手中一根长棒亦不时东挑西拨。
  看见那根长棒,常护花立时省起来的是什么人,要动的身子立时停下,连呼吸都闭上。
  那个瞎了眼的女人继续迫近,若换是佛堂那种环境,她也许早已发现常护花,可是现在他仍然一些异响也听不到,就只有承尘下那些武士的说话声、脚步声。
  冷冰如要他们上来搜查并没有错,他第一次置身承尘上的时候,有的事实是一种既寂静,又阴暗的感觉,那当然最适宜那七个女人上去搜索,利用尖锐的听觉找出常护花的所在,却忘了当时承尘下所有人都不由屏息静气,静待究竟,而他由光亮的地方突然进入阴暗的地方,那种阴暗的感觉自难免份外明显,但习惯之后,并不会觉得怎样。
  他更疏忽,那些逡巡的武士所发出来的声响,在承尘上份外清楚,对于那七个女的听觉影响甚大,那七个女人在这种环境之下,还比不上一个普通武士。
  之前他在别人的眼中一直是一个很聪明、很冷静的人,事实证明那只是因为这之前他所做的都只是一些普通的事情,并不需要他太费心思,好像这一次,事情比较复杂,一开始便已出错,到现在更就方寸大乱。
  那七个瞎眼女人对于周围的环境当然不会怎样清楚,他们只是知道置身承尘之上,而冷冰如既然叫得她们上来,当然认为只有她们才适合这种环境。
  那些武士的脚步声对她们所造成很大的妨碍,她们也很奇怪,怎会有这么多声音传上来。
  常护花知道来的是什么人,立时亦明白何以来人并不知道自己的存身所在,那片刻之间,他已经有了决定,只要那个女人没有发现他,他也不会动她,让她经过,然后才跳进那个厅堂。
  那个女人也不是笔直向他走来,走到了一半,已偏向右边。
  常护花半卧在承尘上,只是看着那个女人,整个人已仿佛变成一具没有生命的木偶。
  那个人若是原路走下去,经过常护花左近的时候,长棒应该不会接触到常护花:可是她走到了一半又偏向右边,常护花不由不准备应付。
  更近了,那个女人只要再移前一尺,长棒便会点在常护花身上,也就在她这一尺移前的同时,常护花亦动了,那个女人立即察觉,可是在他的长棒还未落下之前,常护花已滚到了她脚下,同时冒起来。
  那个女人左手五指如钩,立即抓下,才抓到一半,已被常护花封住了七处穴道,倒了下去。
  常护花同时倒下,就让那个女人倒在他的身上,右手随即接住了那条长棒,一些声响也没有弄出来。
  他抱着那个女人转了一个身,已瞥见另一个女人向这边走来。
  那个女人离开颇远,即刚巧从一盏宫灯上经过,披着灯光,份外触目。
  常护花一看距离,反手拿起了那块弄开了的承尘,搂着那个被封住穴道的女人一头栽了下去,但在接近地面之前,他的身子已一个翻滚,落在地上,手一松,接往上拔起来,左手抓住了一角,右手接将承尘盖回,又落向地面,随即往一条柱子后一靠,耳贴着柱子。
  也没有多久。那个女人便已从承尘走过,常护花清楚听到那条长棒敲在柱子上,他仍然等了一会,才从柱舌走出来,抓起地上那个女人,再封住了她三处穴道,塞进一张长几之下。
  他没有再向那个女人打听什么,在暗道那儿得到的经验,他已经知道这些女人非独不能够以死亡来要胁,而且随时都准备接受死亡。
  事实他也没有什么要向她们打听,也不以为她们能够知道多少。
  然后他移步到那一列列的架子之前,查阅那些卷宗。
  目前来说他只有这件事可以做的了。

×      ×      ×

  伍凤楼回到书斋那边地下,心情由沉重而转变为烦乱,他已经考虑到很多可能发生的事情。
  从暗门出来,第一句他就是这样吩咐。“叫所有人小心戒备,注意任何人接近庄院——”说话到这里,他正从屏风后面转出来,语声突然一顿,双脚同时像被钉稳在地上。
  书斋内除了他的两个心腹之外,还有一个人,他最爱的女儿——秋雁。
  那两个侍卫神情尬尴,秋雁却一面诧异之色,看看伍凤楼,走前几步,探头往屏风后看一眼。
  四个侍卫正从屏风后面的暗门走出来,秋雁脱口道:“这下面真的设有密室哦!”语声一落,她便要走过去。
  “站着。”伍凤楼喝住。
  “爹,你原来真的这许多事瞒着我哦。”秋雁看着伍凤楼,一脸撒娇的表情。
  伍凤楼面寒如水:“谁叫你走来这里的?”
  秋雁不以为意的道:“我在佛堂那边等了好一会都不见常护花到来,出来一看,几个侍卫向这边走过来,所以也跟着来了。”
  伍凤楼目光一转,旁边一个侍卫惶急道:“侯爷,小姐一定要进来。”
  “算了——”伍凤楼挥手,他事实忘了吩咐守卫的人阻止让秋雁进来,也知道即使这样吩咐,也没有作用,秋雁坚持一定要进来,又有谁能够阻止得住?”
  秋雁随即问:“爹,是否出了事?”
  伍凤楼缓缓坐下,道:“不错出了事,可是没有什么大不了。”
  “常护花已偷进地下密室内?”秋雁随即这样问。
  “他虽然进去了,未必起得了多大作用。”伍凤楼异常的冷静。“他是怎样进去的?”秋雁随又道:“经由佛堂?那准是在我到佛堂之前。”
  伍凤楼淡淡地道:“那儿进去也是一样,进去了也就出不来了。”
  “爹——”秋雁失声道:“爹要杀掉他?”
  伍凤楼摇头:“是他自寻死路,怪不得任何人。”
  秋雁忙道:“可是……他死了,龙飞的人……”
  “我们本来就是敌对,龙飞早一些到来与晚一些到来,并没有多大分别。”伍凤楼随即把手一挥:“太晚了,你还不去休息?”
  “爹——”秋雁欲言又止,她是想向伍凤楼替常护花求一个情,可是她也知道伍凤楼一定不会答应。
  伍凤楼果然接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子还是不要理好。”
  秋雁垂下头,伍凤楼虽然没有疾言厉色,但这样对她说话,还是第一次,若换是平日,伍凤楼只要语气稍重一些,她也会大发娇嗔,好像这样子,也是前所未有的反应。
  伍凤楼看在眼内,反而一怔,他虽然知道秋雁不满自己的所为,却是怎也想不到,这短短一天之内,秋雁的心情竟然有这么大的改变。
  “爹完全是为了你好,你应该明白。”伍凤楼随即放软了声音。
  秋雁抬头看看伍凤楼左右的人,转身走了出去,一声也不发,伍凤楼看样子想叫住,但结果没有开口,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心头不禁一阵茫然,若有所失。
  呆了好一会,伍凤楼才目光一扫,道:“常护花进来之前,必然已有所准备,在庄外可能有人接应,你们立即去吩咐各人小心戒备,任何人未得许可,接近庄院,一律格杀勿论。”
  那些手下应命奔了出去,竹哨声随即四面八方响起来。
  伍凤楼仍坐在那里没有动,整个人就像是一具没有生命的木偶。书斋寂静,一灯摇曳,人看来也就更觉孤独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责任编辑: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十章 斗志气如虹,伺机作一击
    第九章 掩藏已无处,奋战以求生
    第七章 猛虎刚出栅,又遭群犬追
    第六章 深宵探佛堂,夜战八盲女
    第五章 只身探虎穴,险如履薄冰
    第四章 但能亲芳泽,甘作护花人
    第三章 贪不得义财,赔上一条命
    第二章 频频遭暗算,有惊终无险
    第一章 上官鹤罹难,安天寿伏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