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黄鹰全集 >> 雁血飘香 >> 正文  
第十章 斗志气如虹,伺机作一击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章 斗志气如虹,伺机作一击

作者:黄鹰    文章来源:黄鹰全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11

  门后是一个堆放着杂物的房间,没有灯光,幽灵谷主却仍然能看清楚,不见常护花,抬头望去只见一块承尘移开了少许。
  “好小子。”幽灵谷主冷笑,身形倒退,一出房门,立即拔起,撞破一块承尘,窜了上去,两缕劲风同时向她袭来。
  只听这破空声响她便知道袭来的是两条长棒,何况她本就不是一个瞎子。
  向她袭来的果然是六个瞎眼女人中其中的两个,她们应声向这边赶来,发觉有人撞破承尘窜上来,自然出棒袭去,在她们的心中,只道这个人是给赶急了,才会这样撞上承尘,而幽灵谷主既是不败,这个人当然就该是常护花。
  这两棒来得迅速而突然,若是别人,不难就给这两棒刺中,幽灵谷主左袖右杖一拂一挡,便已接下,左掌接穿出往那两个女人面上掴去。
  “吧吧”两下轻响,那两个女人左右跌出,幽灵谷主接问:“你们瞎了眼,连我也认不……”
  话说到一半,突然一顿,她到底没有忘记,那两个女人是真的瞎了眼。
  也因为她并没有,所以她才会骂出这样的一句话来,那两个女人给她骂得怔在那里,其余的四人相继掠到,全都噤若寒蝉。
  幽灵谷主目光一扫:“你们一些也没有感觉有人走过?”
  六个女人齐皆摇头,幽灵谷主一跺足:“好狡猾的小子!”
  这一跺,脚下的承尘又给她跺穿了一个洞,她的身形随即落下去。
  那房间的门户仍然闭着,幽灵谷主却绝不以为常护花仍然留在房间内,身形再动,飞快掠前。
  六个瞎眼女人相继落下,紧跟着幽灵谷主掠前去,不到五丈,前面转角两个人转出来,正是秋雁姜大娘。
  幽灵谷主脚步一顿,立即问:“你们没遇上常护花?”
  秋雁姜大娘齐皆心头一凛,只道是幽灵谷主听觉如此敏锐,立即就听出来的是什么人。
  秋雁摇头,目光一远,忽然一笑。
  常护花正从那边房间闪身出来,他事实并没有离开,到那六个瞎眼女人也走过,才从藏身处走出来,只恐幽灵谷主突然省起,回搜那个房间,也准备转到第二个房间去。
  他已经非常小心的了,有那六个瞎眼女人隔着,也不以为幽灵谷主能够听出什么来,却是怎也想不到给秋雁一眼看见。
  秋雁不清楚那是什么回事,却不难想像到常护花正在与她们捉迷藏,看见常护花就在他们身后不由露出了笑容。
  常护花看在眼内,一个头刹那就像是变成了两个。
  幽灵谷主果然立即有了反应,身形猛可拔起,倒翻从那六个瞎眼女人头上掠过,人杖一直线,射向常护花。
  秋雁脱口一声惊呼,姜大娘却傻了脸,她实在不明白,幽灵谷主怎能够连秋雁脸上的表情变化也听得出来,若就是她听到了常护花从那边房间走出根本就不用再问她们,而且那六个女人紧跟在她后面,脚步衣袂声,已足以掩去常护花发出的声响。
  常护花看来又是那么的谨慎,这除了能够听出秋雁脸上的表情变化之外,姜大娘实在想不到第二个解释。
  幽灵谷主的反应固然快,常护花也不慢,偏身缩进另一个房间内,“砰”的房门接关上,紧接又是一下声响,就像是一块承尘给撞开来。
  “我可不上你这个当。”幽灵谷主身形疾撞向那扇房门,那扇房门立时如纸扎也似的片片碎裂开来。
  她只道常护花重施故技,以为她绝不会相信他仍然敢再藏在房间内,而实则又藏在房间内。
  那个房间只有一些简单的陈设,头上一块承尘果然给揭开。
  幽灵谷主目光却落在那边的床上,床帐半垂,无风自动,那支碧玉杖立即向床中刺去,
  床帐迎杖裂开,那么柔软的东西,竟然在杖下片片碎裂,这个幽灵谷主的内力绝无疑问已臻化境了,。
  一见无人,幽灵谷主便知道自己还是上当,立即拔起,撞破头上的一片承尘。
  承尘上也没有人,幽灵谷主随即吩咐:“搜遍那房间。”
  语声未落,两个女人已死跟着穿过承尘掠上去,幽灵谷主勃然大怒,“你们没有听清楚我的话么?”拦腰一杖,将那两个女人扫跌下去。
  那两个女人露出悲愤的神态,却是敢怒而不敢言,落下房间,悄然爬起身子,与其他四人开始搜索。
  幽灵谷主站在承尘上没有动,下面看一面倾耳细听,一直到她听到了常护花说话的声音。
  常护花事实是经由承尘离开,横窜三丈,手先下,声音减至最轻,然后掀起一块承尘,窜了下去,正落在秋雁面前。
  姜大娘看似要出手,但结果没有出手,秋雁一怔,道:“常大哥——”
  常护花道:“再看见我在她后面出现,千万不要笑。”
  秋雁苦笑道:“我实在想不到她的耳朵那么厉害,连我面上的肌肉变化也能够听出来。”
  常护花笑起来:“那有这么厉害的耳朵?”
  秋雁又是一怔,正要问,承尘裂开,幽灵谷主从中落下,一声冷笑:“你们怎么不出手?”
  秋雁道:“你老人家好像忘记了只是要我们来瞧热闹!”幽灵谷主面色一沉,那边房门开处,六个瞎眼女人已先后掠出来。
  秋雁没有理会那许多,接问常护花:“那是甚么原因?”
  常护花道:“这位谷主根本就不是一个瞎子。”
  秋雁怔在那儿,姜大娘的面色却变了,那六个瞎眼女人亦显然甚感意外,常护花接道:“她的眼睛那样子,只不过有些毛病。”
  “难怪哦——”秋雁摇摇头。“想不到江湖上名气那么大的人,也会用这种手段。”
  幽灵谷主勃然变色:“丫头住口!”
  姜大娘忙将秋雁一把拉住,但秋雁仍然道:“你是一个假瞎子,却要将门下弄成瞎子,是甚么道理。”
  幽灵谷主面色大变,厉声道:“住口!若非你是伍凤楼的女儿,我这便杀了你。”
  秋雁总算闭上了嘴巴,幽灵谷主犹有余怒,挥杖道:“你们截住去路让我杀掉姓常的。”
  平日只要她一开口,她那些门下便立刻采取行动,可是这一次,那六个瞎眼的女人却是毫无反应,她更怒,回头看一眼,却不由一怔。
  那六个瞎眼女人,赫然全都以怨毒神态的盯着她,一动也都不动。
  “你们都聋了。”幽灵谷主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喝一声。
  六个女人手中长棒突然相交在一起,年纪最长的一个冷应道,“我们只是都瞎了!”
  幽灵谷主冷哼道:“你们要背叛师门了?”
  那六个女人没有作声,常护花接道:“看来这六位并非本来是瞎子,你弄瞎她们之前也没有告诉她们你并非真瞎。”
  幽灵谷主尚未答话,那个年纪最长的女人已然道:“她只是告诉我们,必须变成瞎子才能够练好她授的那种武功,才能够变成她那样的高手。”
  常护花轻哦一声,幽灵谷主冷冷道:“那要怪只能怪你们自己为什么头脑这么简单,只有白痴才相信,瞎子会比开眼的视觉更好。”
  那六个瞎眼女人齐皆变了面色,六条长棒又交搭在一起,霍地一转,一齐指着幽灵谷主,幽灵谷主目光一寒,厉声道:“你们要干什么?要造反?”
  年长的那个沉声道:“我们只是要讨一个公道。”
  幽灵谷主道:“瞎了的眼睛绝没有可能复原,你们若是要我还你们的眼睛,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事情。”
  “只要你也变成真瞎子,这件事也就罢了。”
  其余的女人一齐点头,都同意年长的提出的条件。幽灵谷主夜枭般大笑:“你们若有本领,便来要!”
  六个瞎眼女人怔在那里,他们的本领都是幽灵谷主所授,棒上的变化,还有谁比幽灵谷主更清楚,何况幽灵谷主并不是瞎子,她们上前去无异送死。
  常护花即时道:“她们即使不上前对付你,也不会助你对付我们,而且一定还很希望我能够将你击倒,因为到时候我一定将你交给她们,由她们来处置。”
  幽灵谷主盯着常护花,冷笑:“好小子,倒是懂得捡便宜。”
  常护花道:“你可以叫那些武士到来帮忙。”
  秋雁笑接道:“方才她装瞎,已吩咐过那些武士不要来扰乱她的睡觉,看情形,他们也正乐得瞧热闹。”
  常护花点头微笑:“这最好不过,我现在大可以放心跟她拼一个明白。”
  幽灵谷主目光转落于秋雁面上:“你们看来非独认识,交情还很不错。”
  秋雁脸一红,幽灵谷主接道:“你下来的目的大概只是看这个姓常的有没有生命危险,不是要对付他。”
  秋雁闷哼道:“这与你有何关系?”
  “没有,这只是伍凤楼的事。”幽灵谷主怪笑:“可怕,手指本是只往内曲,现在却向外折,自己的女儿,反倒帮助外人对付这个做父亲的来了。”
  秋雁怒道:“胡说——”
  幽灵谷主道:“事实在眼前,真不知道伍凤楼知道了这件事,又有何感想?”
  常护花截道:“你不是已经说了,那只是伍凤楼的事,与你并无关系,还多说什么?”
  幽灵谷主冷笑道:“好,我倒要看你能够在我的杖下走得过多少招。”
  常护花目光转向秋雁:“姑娘,请退下。”
  秋雁想了想,终于退了下去,姜大娘紧伴着,有意无意看了幽灵谷主几眼,幽灵谷主并没有在意,杖一挥,亦道:“退下——”
  她是叫那六个瞎眼女人退下,那六个瞎眼女人毫无反应,怒气不由又冒起来,冷笑道:“你们站在那儿等死?”
  年长的应道:“我们虽然看不见,听却听得很清楚,站在这里听得更清楚。”
  另一个接道:“能够清楚听到你的哀号呻吟,我们便已经心满意足。”
  幽灵谷主大笑:“就凭这个小子?”
  年长的笑道:“我们听得出他的语声充满了信心,他就是不能够将你击败,与你拼一个两败俱伤,大概也不成问题。”
  另一个接道:“跟着的事我们也自会替他解决。”
  幽灵谷主笑容一敛:“你们这是要背叛我的了?”
  年长的道:“你不是时常教导我们,恩可以忘,仇却必须稳记?”
  幽灵谷主没有作声,心头突然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孤独,她总算知道,自己已完全孤立。
  常护花右手即时一捏剑诀,说话还未出口,幽灵谷主的碧玉杖已无声袭来。
  这一杖来得极其突然,在出杖之前,幽灵谷主一些表示也没有,不过,常护花却仍然能够一剑封开。
  幽灵谷主第二杖紧接攻前,看来更凌厉,却竟是虚招,才刺出一半,突然却反倒飞了出去,反袭向那六个瞎眼女人。
  常护花看出是虚招,一声:“小心”出口,一剑疾射前去。“小”字出口,幽灵谷主的碧玉杖已经刺入了那个年长的瞎眼女人胸膛,到“心”字出口,杖已然抽出,她枯瘦的身子却一旋,左掌接印在旁边一个女人的额上。
  那个女人闷哼了一声,口吐鲜血,倒飞出去,与之同时,年长的那个亦胸膛溅血,倒仆地上,这一杖已将她的生命击去大半,但仍有小半,这小半已经是足以支持她贴地一个翻滚,双手一搅,抱住了幽灵谷主的左脚。
  幽灵谷主想不到那个女人中杖之后,仍然有反抗的余力,冷不提防左脚给抱一个结实,她的反应也不慢,右脚接一沉,跺在那个女人的头上。
  这一跺,只跺得那个女人头骨爆裂,当场了账。
  其余四个女人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齐扑来,常护花的剑也到了。
  幽灵谷主一杖迎向来剑,“叮”的竟然正中剑尖,将常护花连人带剑震回去,接一杖倒穿,插进了扑来的一个女人的胸膛。
  那个女人弃棒腾出双手,在幽灵谷主将杖抽回那刹那已然将那条碧玉杖抓一个结实。
  幽灵谷主大吃一惊,左掌挥出,另一个女人一棒从旁刺空,头上已吃了一掌飞了出去,正撞在另一个女人的身上,两个头也正撞在一起,立时碎裂,溅血倒下。
  最后的一个女人的一杖也刺空,从幽灵谷主的袖下穿过,却弃杖探手,抱住了幽灵谷主收回的左掌。
  幽灵谷主一转一挥,五指插入了那个女人的胸膛,抓碎了那个女人的心脏,在她要将手收回之前,常护花的剑又到。
  这一剑更迅速,剑光辉煌而夺目,幽灵谷主看着剑刺来,双手却都被那两个女人牵制着,惊呼声中,腾身急拔!
  常护花的剑在她拔起之前,已经斩在她的脖子上,将她的头颅斩飞半空。
  那一声惊呼又飞上了半空,无头的尸身惊呼中与三个瞎眼的女人尸体倒摔了出去。
  常护花收剑,吁了一口气,这一剑虽然斩得不光明,但他于心无愧,只可惜那六个瞎眼女人的生命。
  秋雁那边看见,急忙掠了过来,姜大娘亦跟着,右手又落在腰带上,但她并没有出手。
  常护花当时也没有伤害秋雁,只是问:“上面的情形怎样?”
  秋雁道:“爹已经下令庄院全面戒备,任何人未得许可,接近庄院,一律格杀勿论。”
  常护花点头:“令尊果然是一个聪明人。”
  秋雁吃惊的问道:“你真的有人来接应?”
  常护花道:“我只是一个人,只凭一个人力量如何能够应付整座庄的高手武士?就拿这个幽灵谷主来说,若非六位帮忙,便能够将她击倒我也很难全身而退。”
  秋雁说:“你们一共来了多少人?”
  “在明天正午之前,我们分布在周围百里的高手都会赶来,配合军兵,分从水陆两路进攻。”
  秋雁吃一惊,姜大娘亦怔在那里,常护花接道:“军兵不说,便是那些高手,为数相信也数以百计,我不以为只凭这座庄院的人能够抵挡得住。”
  “龙飞是不是也会到来?”
  “也许。”常护花道:“他是能够真正作主的人,来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问题只是我能否说服爹爹。”秋雁叹息。
  姜大娘听到这里,突然问常护花:“你说的都是事实?”
  常护花目光一转:“这不是说谎的时候,明天正午我仍然不见离开,就是说这一座庄院大有问题,他们也就会采取行动,大举进攻。”
  姜大娘冷笑接问:“你若是落在我们手上又如何?”
  常护花道:“在进来之前我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要活着离开,与国家民族安全相比,个人的生命也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姜大娘怀疑的望着常护花:“你还很年轻。”
  常护花道:“一个人若是活得毫无意义,就是能够长命百岁,也是白活。”
  姜大娘道:“事情我看也不致于那么严重。”
  常护花反问:“老人家在天地会曾身居何职?”
  姜大娘道:“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婢子……”
  秋雁接道:“大娘一身武功,只是感恩图报,才投进我家为婢。”
  常护花颔首接道:“那大娘想必也很少留意天地会的事情?”
  “若说完全没有留意,什么也不知道,那是骗你。”
  “那大娘当然知道天地会有意与鞑靼族联手,而鞑靼亦早已有意入侵中原,托欢只要不是在我们那边,不管他是否安全,鞑靼都会随时乘机举兵,而天地会当然亦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是必亦兴兵作乱,我朝虽然没有荒废武事,但一战下来,纵使能够将天地会的乱兵平定,将鞑靼一族逐出中原,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而乱兵过处,更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百姓流离失所,死伤不在话下。”
  姜大娘不觉点头,常护花接道:“这若是武林中的争霸,也就罢了,那即使闹到怎样大,也只是武林中人的事,正邪两方面两败俱伤,同归于尽,死的亦不过有限的武林中人,不像现在,战火一燃起来,死伤的人必数以千万计,倘若天地会与鞑靼联兵得胜,更加不堪设想。”
  姜大娘道:“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换一个皇帝而已。”
  常护花道:“不错,现在的朝政不见得太好,到处都还有些贪官污吏,但问题还不算太严重,而由天地会一统天下,大娘也不是不知道他们大多数是什么出身的,难道还望他们会将朝廷弄得好一点?”
  姜大娘轻叹一声,常护花又道:“至于鞑靼一族,他们既然已入驻中原,天地会的人即使没有与他相约在先,平分这锦绣河山,但要将他们赶出去,只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姜大娘没有作声,常护花叹息接道:“在下不知道大娘意下如何,总觉得现状还很不错。”
  姜大娘苦笑一下:“的确很不错,其实我也很满足,只可惜人微言轻……”
  秋雁接道:“大娘若是站在他们这边,也根本不会随同我下来。”
  常护花道:“我已经找到了那个托欢王子……”
  秋雁道:“我们立即将他送出去。”
  姜大娘摇头:“得要看机会。”
  秋雁道:“不是说,这儿除了我爹之外,便只有那个幽灵谷主一个高手?难道还有什么能够阻挡得住我们冲出去?”
  姜大娘道:“他们可以将所有的机关开启,封锁我们的出路。”
  秋雁道:“幽灵谷主方才进来,不是很……”
  “那是因为她是幽灵谷主,若是别人,要叫起那道暗门,已经不容易,再说我们还带着那个托欢王子,那些守卫若是全力向他袭击,可够我们麻烦的。”
  常护花道:“据知托欢也有一身很不错的本领。”
  姜大娘道:“最成问题的就是地下密室的出口,另有布置,在密室里头的人若是有消息传出去外面便会将出口封闭,我们便只有呆在这儿。”
  常护花道:“这是说万不得已之时,蝼蚁尚且贪生,在这里的人相信也不会例外,除非我们赶尽杀尽,使他们感到已完全绝望,非作困兽之门,非与我们拼一个同归于尽不可。”
  姜大娘道:“这里的确也不是全都例外,例外的只不过十个。”
  常护花道:“那十个是什么人?”
  “他们是天地会的死士,所谓死士的意思,就是这些勇士对生死已经完全失去兴趣,随时都准备接受死亡。”
  秋雁怀疑道:“怎会有这种人?”
  姜大娘道:“据知他们完全都是必死的人,因此天地会主才能够活下来,而天地会主一直都供应他们最好的享受,却也在他们身上同时下了毒,每隔相当时候便必须服食解药,但若是这个地方毁灭,他们仍能够生存,就是有什么特别原因使他们能够活着逃出来,也当着违背命令看待,解药当然也不会再供应的了。”
  常护花笑道:“这到底还不是出于自愿,那十个人到底是分配在什么地方?”
  姜大娘道:“就是这儿的五个出口附近。”
  常护花道:“大娘都认识他们?”
  姜大娘摇头道:“没有用,一有事发生,他们据说就是与发讯号的机括相结在一起,他们一出事,那些机括亦会同时被发动。”
  常护花道:“这是说,硬闯是不成的了。”
  姜大娘沉吟道:“除非……话说到一半,便没说下去。
  秋雁追问:“除非什么?”
  姜大娘看着秋雁,道:“只有侯爷才知道如何将密室的出口封闭。”
  常护花道:“那十个死士要通知的其实也是侯爷?”
  姜大娘点头,常护花接道:“那是说,只要将侯爷诱进来,问题便能够迎刃而解。”
  姜大娘无可奈何的点头,秋雁垂下头,没有作声,姜大娘接道:“其实,只要知道你在这儿,侯爷必会下了,但谁人能够将这个消息传出?”
  常护花看着秋雁:“没有人知道你下来?”
  姜大娘道:“只有一个。”
  常护花目光一转:“就是大娘你?”
  姜大娘点头:“我下来之前,并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
  秋雁道:“而且也没有时间,可是,冷如冰他们难道不会将我下来的消息送上去?”
  姜大娘叹息:“侯爷吩咐将所有的机关消息完全开启,也就是将所有的出口完全封锁,除非常公子已经就擒,否则那些出口是不会开启的了。”
  “常大哥被抓住了,他们不也是要将消息送上去?”
  秋雁不明白。
  常护花道:“那也许只是一个讯号,譬如几下特别的铃声,又譬如……”
  姜大娘截道:“铃声讯号也只有两种。即使还有第三种,也不是让上面的人知道小姐也在密室之内。”
  秋雁苦笑道:“爹爹相信怎也想不到,我竟能跑到了这里来。”
  常护花目光一转:“看来我们要离开,只有等侯爷发觉你们不知所踪,考虑到你们溜了下来,下来看一看……”
  姜大娘摇头:“我应该考虑到的。”
  常护花说道:“关心则乱,这难怪大娘。”
  秋雁说道:“我们却非要立即离开不可。”
  常护花道:“只要我能够在正午之前离开,大概还不会怎样,否则我们的人攻进来,我就是能够闯出去.只怕未必赶得及。”
  秋雁黛眉深锁,突然叫起来:“我们也许可以由幽灵谷主带我们进来的甬道逃出去。”
  姜大娘又摇头:“进来容易,要出去可就麻烦了,除非幽灵谷主返魂有术,而且还帮着我们,支开那些武士,着他将那条甬道的机关先关上。”
  常护花心念一动,道:“也许我们可以试一试这个方法。”
  “什么方法?”
  秋雁追问。”
  常护花目光落在幽灵谷主的头颅上:“这样做也许有些残忍,但到了这个地步,也顾不得这许多的了。”
  姜大娘循着常护花的目光望去,试探道:“据说,承德行宫内除了训练一个人使用各种兵器暗器外,还训练那个人随机应变的本领,其中包括一些简易的易容技术。”
  秋雁听说上下打量了常护花一眼:“难道你能够将我们其中一个易容变成谷主那样子?”
  常护花道:“诚如大娘所言,我学到的都只是一些简易的技术……”
  姜大娘接道:“他是要将幽灵谷主的脸皮剥下。”
  秋雁一怔,咽喉“咯”的一响,倒抽一口冷气。
  姜大娘笑道:“你别害怕,冷冰如必须看见你才放心,也只有我这个老婆子才能装成幽灵谷主那样子,最低限度我只要戴上她的脸皮,双手跟她的并无分别。”
  秋雁叹了一口气,道:“大娘大可以放心,我是绝不会跟你争的。”
  姜大娘只是笑笑,常护花接道:“两位请稍候片刻。随即过去将幽灵谷主的头颅拿起来,走进了旁边的房间内。
  秋雁本来要跟上去,心念一转,还是停下来。
  姜大娘并没有闲着,将那些尸体搬进旁边的另一个房间,接将幽灵谷主的衣服换过来。
  幽灵谷主的尸体仰倒在一具尸体上,衣衫只是溅上别人的几滴鲜血,可是将这衣衫穿上,姜大娘仍然感到一阵恶心,再想到还要戴上幽灵谷主的脸皮,更加不舒服。
  常护花并没有让他们等上多久。
  这种事他虽然还是第一次做,也许双手敏捷,非独快,而且完整,他身上亦带着特别配制的药物,将脸皮黏连着的血肉清理得非常干净。
  秋雁与姜大娘虽然看不到常护花当时的表情,但只看现在,亦想像得到常护花当时绝不好受。
  “这是第一次,希望也是最后的一次。”常护花将脸皮交给姜大娘,机伶伶打了一个寒噤,秋雁目光一落,忙又偏开。
  姜大娘亦道:“我活到这把年纪,这也是第一次。”
  她将幽灵谷主的脸皮覆在面上,常护花随即替她小心整理一遍,再将她的头发披下,遮掩着需要遮掩的部位。
  秋雁也想帮一把,但不知怎的,一双手竟然已酸软了。
  姜大娘居然没有吐出来,这就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她紧接学着幽灵谷主的模样,反复再三,一直到常护花与秋雁也觉得毫无破绽。
  幽灵谷主那双眼睛当然是怎也学不了,常护花也弄不来,姜大娘却认为不大成问题。
  很多时,幽灵谷主都是半闭着眼睛走路,而且身份又特别,绝不会有人敢来阻挡与留难或者盘问,就是冷如冰,也不会例外。
  要走的路也不怎样长。
  他们接下找着托欢,这个鞑靼王子,大概平日的生活过得太平淡,喜欢找些刺激,完全同意常护花的安排。
  为免节外生枝,常护花随即动身,一行四人,往外走去。
  常护花走在最前,佩剑却在姜大娘这个假幽灵谷主的右手中,剑尖三寸压在他的肩膀上,距离他的脖子不过寸许,这若是真的幽灵谷主,常护花稍有异动,就得被立毙剑下,姜大娘现在只是借此引路。
  常护花也故意划破了数处,再抹上鲜血,看样子就像是经过一场恶战,才被幽灵谷擒下来。
  秋雁托欢紧跟在姜大娘身后,托欢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秋雁则是垂头丧气,没精打采。
  她垂下头来,也正好掩饰她的神态。

×      ×      ×

  冷冰如仍然靠坐在椅上,那些武士一样或立或坐,压着嗓子,谈谈笑笑,看见姜大娘以剑押着常护花出现,齐皆住口,噤若寒蝉。
  冷冰如亦怔在那里,他本来以为幽灵谷主即使能够击倒常护花,亦难免付出相当的代价,但现在,她竟然将常护花生擒,而身上毫无损伤。
  这个女人的武功到底高到那一个地步。冷如冰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幽灵谷主的六个弟子,没有随行,当然是凶多吉少,冷冰如虽然想到幽灵谷主可能是牺牲那六个弟子的性命,牵制常护花,自己则等到适当的时机才出手,一下子将常护花制住,却没有考虑到眼前这个幽灵谷主是别人假冒。
  到他心神安静下来,姜大娘这个幽灵谷主已押着常护花来到暗门之前。
  看守的武士早已经习惯幽灵谷主随意进出,冷冰如那边也没有任何表示,当然赶快将暗门打开来,暗门之后的机关布置也赶快闭上。
  那片刻,常护花四人都不由心头狂跳,但外表仍然保持镇定,走进了甬道。
  冷冰如那边已站起身子,好像要追上去,但随即又坐下。
  那些武士都转望着他,一个他的心腹走前,好像要说什么,冷冰如已挥手道:“别说了,我们这么多人比不上一个瞎眼婆子,还有什么话可说?”
  那个心腹苦笑道:“她将那个鞑靼王子带走我们也不管?”
  冷如冰冷笑道:“这儿除了侯爷,就是她,连侯爷也避忌她三分,我们走去干涉她不是自讨苦吃。”一顿接道:“她当然不会毫无缘故将那个鞑靼王子带出去,说不定那是侯爷的意思。”
  “可是……”
  “侯爷跟那个瞎眼婆子的决定,不一定要跟我们说的。”冷冰如又一声冷笑。
  那个心腹苦笑退下,冷冰如接把手一挥:“大家别再呆在这里。先去清理那边的尸体,否则那个瞎眼婆子回来,又要说我们没用的了。”
  众武士齐应一声,散了开去,也就在这时候,一块承尘碎裂,从中落了一个人,正是给常护花封了穴道,放在藏宗卷的一个密室里的那个瞎眼女人。
  冷冰如一怔,看清楚,冷笑:“原来还没有死光。”
  那个瞎眼女人却叫了起来:“他们呢?都跑了?”
  冷冰如冷笑道:“你放心,就是留下你在这儿,我们也不敢怎样的。”
  那个瞎眼女人摇头,又摇手,冷冰如到底留意到她神色有异,说道:“有话快说——”
  那个瞎眼女人大叫道:“谷主给杀了,这个谷主是假的,他们将谷主的脸皮剥下来。”
  冷冰如大吃一惊,其他人更不在话下,那个瞎眼女人再又道:“姓常的封了我的穴道,将我扔在一个房子里,他们在不远的地方商商量量,我听着心急,拼命运功,总算冲开右手的穴道,将身上其他被封的穴道解开……”
  冷冰如没有听下去,身形离开了椅子,如箭射出,那些武士本在一旁发呆,看见冷冰如身形展开,忙亦追前去!

×      ×      ×

  常护花四人走得并不快,只恐惹起甬道那些武士的怀疑,但到冷冰如身形离开的椅子的时候,他们离开甬道出口已经非常接近。
  四个武士甚至已经将暗门打开,一阵奇怪的铃声即时传来。
  姜大娘混身应声一震,脱口一声:“小心——”将剑往一送,右手碧玉杖接向一个武士的手腕敲去。
  那四个武士在铃声入耳同时,面上都露出诧异之色,其中一个不由伸手往旁边石壁按去,姜大娘碧玉杖敲的正是这个武士的手腕。
  武士的手腕迎杖被击碎,姜大娘接喝一声:“快走!”左手一把抓住秋雁的肩膀,往门外扔了出去,一把将托欢送出。
  常护花接剑在手,知道事情有变,剑一引,立即将旁边两个武士刺杀剑下。
  一阵轧轧声同时传来,姜大娘厉声再喝:“快走!”长身掠出,常护花引剑亦退。
  那刹那,一道铁栅突然从上落下,常护花手急眼快,一把托住,叫道:“大娘快走!”
  姜大娘身形已到,却非独没有从栅下穿过,反而力撞在常护花肩膀,常护花冷不提防,整个身子被撞得飞出暗门外。
  姜大娘也没有伸手去接住那道铁栅,因为另外两道铁栅已然落下来。
  常护花只要稍慢半分,一定被其中一道,甚至被两道铁栅困在甬道内,姜大娘当然是看到了这一点,她时常在密室内外走动,对于机关的布置情形当然多少也知道一些。
  出了甬道,常护花才知道方才处境的危险,回望姜大娘,道:“谢谢你——”
  姜大娘居然还笑得出来:“谢你自己好了,你若不是手托铁栅,一心要照顾我,说不定我也不会理会你。”
  说话间,暗门那个位置轧轧声响,一道铁门正从上缓缓落下。
  秋雁冲前道:“大娘,你快想办法出来……”
  姜大娘摇头:“侯爷的生死看你的了,还不快上去?”
  “大娘——”秋雁还待说什么,那道铁门已落到她头上,常护花忙将她拉开。
  姜大娘笑接道:“大娘活到这年纪已很够的了。”语声甫露,那道铁门经已落下,姜大娘也没有说下去,转过身子。剩下那两个武士盯着她,蓄势等发,后面脚步声急响,冷冰如已带着大群武士追来。
  姜大娘若无其事,缓缓从腰带中取出了一支铜管子,抛开去,两个武士不由目光一转,姜大娘同时出手,碧玉杖刺出,刺进一个武士的咽喉,剩下最后的那个,右胸已然给敲碎了,以左手拔刀,还未砍出,姜大娘碧玉杖已转向他攻到。
  他挡了三杖,终于被第四杖点在眉心上,一个身子飞开,当场丧命。
  “你到底是什么人?”冷冰如问道。
  姜大娘笑着道:“你不是这么愚蠢的人。”
  一听这声音冷冰如已完全确定,狞笑道:“姜大娘,你不是一向忠于侯爷?”
  “现在也是的。”
  冷冰如大笑,姜大娘淡然接道:“我不像你们,明知道龙飞快要杀进来,强弱悬殊,还要怂恿侯爷一战。”
  “侯爷若无一战之意,我们说什么也是没用。”冷冰如冷笑:“你这样做我倒是想不透对侯爷又有何好处。”
  姜大娘摇头:“你应该想得透的。”
  冷冰如方欲说什么,鼻翅突然抽了几下,以手加额面色骤变:“怎会这样?”
  姜大娘笑道:“你现在才察觉不妥,不觉得太迟?”
  冷冰如厉声道:“你在施放毒药?”
  姜大娘道:“一个人上路,未免太过孤单,你们也不是不知道,我一向都喜欢热闹。”
  冷冰如面色一变再变,那些武士听说甬道内放了毒药,亦齐皆变色,其中一个身子一幌再幌,倏的倒下。
  “拿解药来,否则——”冷冰如这句话还未说完,姜大娘已截道:“你大概也知道,幽灵谷主的眼睛是怎样瞎的?”
  “郭药的七步催命?”冷冰如面色更加难看。
  “郭药一生精研毒药,找幽灵谷主决斗,是因为幽灵谷主杀了他的父亲,当时若非幽灵谷主,随身带几种珍贵的药物,内功又好,早已丧命。”姜大娘语声一顿,一字一字接道:“郭药是我的师兄。”
  冷冰如没有作声,默运真气,不运还好,一运之下立时一阵天旋地转。
  三个武士随又倒下,其余武士大乱,冷冰如忍不住嘶声叫道:“拿解药……”
  姜大娘笑截:“若是有解药,郭药当日也不会中毒身亡。”说罢反手将幽灵谷主的脸皮拉下,那之下她的一张脸,已然变成紫色。冷冰如疯狂大叫,锥子也似的剑疾刺向姜大娘,姜大娘并没有闪避。
  剑穿心而过,冷冰如接将剑拔出,才拔到一半,身子已摇幌不定,突然弃剑,反手扼住了自己的咽喉,缓缓倒了下去。
  姜大娘目光落在那支铜管上,笑容迅速僵结,扶着,碧玉杖倒下!”
  她的仇人也就是幽灵谷主,也难怪她平日对幽灵谷主那么避忌,也只是因为不清楚幽灵谷主对那种毒药是否已经有了化解之法,一直以来她都不敢用那支铜管,到现在幽灵谷主死了,那支铜管已再无用处,她当然不会吝啬。
  也合该冷冰如等人倒霉,将这种毒药迫了出来,他倒下,那些武士亦纷纷倒了下去。连冷冰如也禁受不住的毒药,那些武士吸了进去,又焉能不倒?

×      ×      ×

  长夜已将逝,这时候却仍该是一片黑暗,但山庄周围竟然光如白昼!
  是灯光火光,无数灯笼火把在庄院周围燃点起来,灯光下兵器闪亮,一片枪林、刀海盾牌上的兽面更是呼之欲出,漫山遍野仿佛都蹲伏着无数怪兽,准备向庄院扑来,择人而噬。那都是驻扎洛阳一带的兵将。旗开处,乔太守与几个将领一字儿精兵,对正庄院的大门,却是一批僧兵,为首一个青年僧人,正是龙飞的第五个义子长风。
  江面上一字儿亦排开了十七艘战船,当中那艘甲板之上龙飞矫然直立,衣衫舞风,掌中五骨扇打开,有意无意轻摇,香芸与其他几个兄弟姊妹侍候两旁。
  其他战船上早已准备好了火炮弓箭,只等一声令下,便向庄院轰击!
  这么多人,竟然鸦雀无声,异常静寂,绝无疑问,全都受过严格训练。
  庄院内所有的灯光,却都已熄灭,高墙以及隐蔽之处,可以埋伏的地方,都已埋伏了天地会的帮众。
  不用伍凤楼说,他们每一个都明白,对方有足够的力量将庄院夷为平地,杀一个鸡犬不留。这根本就已是一个必败之局。
  伍凤楼比任何人都清楚,也想到龙飞的人早已环伺庄院之外,准备妥当,只等常护花的消息,常护花虽然未能够肯定,没有消息放出去,这座庄院发出准备应战的竹哨声,却无疑已告诉龙飞,庄院的确有问题,常护花即使没有出事,也必定已被发觉!以龙飞的谨慎,又岂会不派人在庄院附近窥伺,准备接应。
  不管常护花在龙飞心目中是否是重要,以龙飞的性格,既然肯定了一件事,又怎会不提前采取行动。
  他们一直对立,对于龙飞,伍凤楼那还不清楚?伍风楼也没后悔吩咐庄院里的部属戒备,他知道即使没有竹哨声龙飞迟早也一样会采取行动,而既已封锁了水陆的去路,他们要逃出去是绝没有可能的事。他当然也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只要有一些线索,龙飞都会不惜一切将这座庄院摧毁。而他更明白,以天地会目前的势力,还不能够明目张胆正面与官兵交锋,所以司马纵横即使已得到消息,知道这座庄院的险境,也只有叹息的份儿,寄望托欢的被杀引起鞑靼的举兵!
  这座庄院现在已完全孤立。

×      ×      ×

  高墙内升起了一座数丈高的木台,伍凤楼就立在这座木台之上,只是一个人。
  从这座木台,可以将庄院周围的情形—览无遗,木台下装着轮子,那些武士并不难将木台如言推到江岸那边,让伍凤楼面对龙飞!
  龙飞远远看见振吭道:“伍凤楼!”
  “龙飞——”伍凤楼喝一声。“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若是有种,跟我决一死战,了断你我之间的恩恩怨怨!”
  龙飞摇手:“这并非私仇,我不会与你个别了断,叫你的人放下兵器,我保证绝不会让他们受到任何的伤害。”
  伍凤楼笑道:“那有这么容易,托欢在庄院之内,你的人只要一动,我第一个就杀他!”
  龙飞大喝道:“你难道忍心看见千万的无辜百姓……”
  伍凤楼截道:“别再对我说这些,姓伍的宁为玉碎,不作瓦全。”
  龙飞没有作声,伍凤楼接道:“我知你这样做的用意,难道你竟然以为常护花真的如此本领,已经将人救出来,你这样一闹,他便可以乘乱杀出这庄院?”
  龙飞与香芸听到这句话,齐都放下心来,伍凤楼这样说,等于告诉他们常护花并未遇难,而且在庄院内很活跃。
  伍凤楼又道:“现在他已经被困在密室内,即使他已经与托欢在一起,也休想离开,我只要吩咐一句,密室便会倒塌,谁也救不了他们!”
  香芸那边不由低声问:“这不会…”
  龙飞截道:“这个人我很清楚,他这样说,就是必有其事。”
  “那我们如何……”
  伍凤楼即时呼叫道:“我们大家都清楚对方,都是绝不会退步的了,那还多说什么?叫你的人过来!”
  龙飞肃然挥手,一支烟花火炮在他的后面射上了半天,爆炸开来,七色缤纷。
  庄院周围立时响起一声叱喝,风云变色,天地震动,龙飞的人随即举步上前!
  伍凤楼看得清楚,双拳紧握,猛一声暴喝,“弓箭侍候!”那些武士一个个已面色发青,但仍然准备弓箭,他们都经过训练,但曾经战阵的却是绝无仅有,在看见军兵排山倒海般涌前来,难免心寒。
  伍凤楼仿佛知道他们心情,接喝道:“落在他们手中必死无救,大家拼了!”
  龙飞那边即时一声:“降者免死!”
  他的话显然比伍凤楼的有力得多,那些武士虽然没有将弓箭放下已面面相觑。
  龙飞的人继续前进,一列刀盾在前面展开,庄院那些武士。有些亦已张弓搭箭,一触即发。伍凤楼亦取过台旁的一张强弓,右手四指同时扣了三支长箭在手,嘴巴亦咬着三支,准备先将来人射倒几个,将战火燃烧起来。他知道只要射倒几个,那些军兵一定会冲杀上前,庄院的武士到时候就是要退缩也不成的了,而最后,他一定诱龙飞等人深入,发动最后一道机关,将之坑杀,与之同归于尽。
  唯一令他感到不安的只是秋雁,这时候秋雁应该在他身旁,她到底那里去了?怎么到现在仍然不见现身?
  他动念未已,秋雁的声音已传来:“爹——”伍凤楼应声目光一落,看见秋雁就在台下不远之处,在秋雁身旁的赫然还有常护花托欢。
  十多个武士已然将三人包围起来,无不面露诧异之色,伍凤楼比他们更诧异。
  秋雁接叫道:“爹,我们已经被重重包围,还是降了吧。”
  伍凤楼没有作声,胸膛起伏,双手青筋毕露,心情显然非常激动。
  秋雁接又道:“幽灵谷主给杀了,不管怎样:我们都不是……”
  “住口!”伍凤楼断喝:“是你坏了我的大事?助常护花杀的?”
  秋雁摇头:“那个幽灵谷主并不是真的瞎子,她的六个弟子发觉被骗,—齐向她出手……”
  伍凤楼一怔,脱口道:“这个贱婆子,偏在这节骨眼上,弄出这许多事来。”
  说话间,龙飞的部属又迫近了庄院很多,伍凤楼所属全都向高台上涌来。
  秋雁又叫道:“爹,不要再闹下去了,这么多人,难道爹竟然忍心——”
  伍凤楼截喝道:“上,无论如何杀掉那个鞑靼王子!”
  那些武士稍为犹疑,还是冲了上去,常护花挡在托欢身前,连发三剑,正中三个武士的手腕,那三个武士兵器脱手,一惊倒退,更多的武士都围上来。
  秋雁双刀出鞘,挡住了几个武士,一面叫道:“爹,快叫他们住手!”
  在她面前的武土先已住手,伍凤楼看在眼内,怒喝道:“我叫你滚开,否则我先杀了你!”
  秋雁没有滚开,双刀一分,拦住了涌前来的大部武士,旁边常护花又将几个武士的手腕刺伤,并没有下杀手。
  伍凤楼虽然那么说,那些武士那敢对秋雁怎样,左右一分便待从秋雁刀旁绕开,秋雁身形亦有动,只是挡在托欢之前,阻止那些武土攻击托欢。
  伍凤楼越看越生气,咆哮声中,箭终于射出三道电光也似,射向托欢。
  手扣三箭射出,他已经取过口咬着的三箭,紧接向托欢射去,右手一沉,又在箭壶中抽出了三支长箭。
  常护花一面应付那些武士,一面已经小心着托欢,耳听破空声急厉,不得不下杀手,左手三支暗器射出,射倒了身前三个武士,身形接住后翻,一剑划出,正好将射向托欢的三支长箭震飞。
  两条长枪随即向他刺来,托欢刀已在手,替常护花挡开了那两条长剑,常护花与此同时亦挡开了伍凤楼第二批射来的三支长箭,身形落下,一旋,震飞了向托欢攻来的七八种兵器。
  伍凤楼也就这刹那,再射出了九箭,三支一组,一组比一组急劲,那些武士同时向托欢扑攻,常护花挡在托欢之前,只道像方才那样,再将来箭击落,那知道这一次那些武士竟然配合得非常密切,也比第一次凶狠,将他的剑缠住了片刻。
  虽只是短短片刻,已经使他赶不及封挡那些箭,托欢也想挡也想闪避,可是三条长枪正从一旁向他袭来,他的刀也有快,连避三刀,将三条长枪劈断,但要挡要闪避那些箭已经来不及了。
  秋雁的双刀却就在这时候削到,削飞了第一批三支长箭,再震飞第二批三支,可是第三批,她只能挡开一支,常护花一剑已赶来,却被秋雁的一刀所阻,但仍然以剑尖震飞了一支长箭。
  还有一支,这支长箭直入空门,夺地射进了秋雁的心窝!
  秋雁嘤咛一声,整个身子被那一箭的力道撞飞了半丈,仰倒在地上。
  常护花托欢齐皆变色,高台上伍凤楼的面部肌肉那刹那亦突然一下抽搐起来,怪叫一声,双手抛开弓箭,凌空跃下。
  那些武士看见秋雁中箭亦齐皆怔住,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们都知道秋雁在伍凤楼心目中的重要,常护花托欢怔在那里。
  天地间刹那静了下来。
  伍凤楼落在常护花托欢身前不远处,常护花若是这时候向伍凤楼出手,绝对可以轻易将伍凤楼击倒,可是他没这样做。
  同样,伍凤楼亦可以向常护花袭击,相信亦不难将常护花伤在手下,但他只是直冲向秋雁。
  秋雁已气绝,箭射的是要害,箭上的内力亦已将她的心脏震碎,她的眼仍睁着,两行眼泪正顺腮而下。伍凤楼抱住了秋雁发发皆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现在是怎样的心情,所有人都明白。
  没有人敢作声,一个个呆望着伍凤楼将秋雁抱起,埋首在秋雁身上。伍凤楼也没有理会他们,抱着秋雁向庄院内走去。
  常护花有一种追上去的冲动,但结果还是呆立在那里。
  伍凤楼的背影终于在众人眼中消失,周围这时候却亮起来,长风带着一队军兵已然进入庄院。他们都猜测到庄院内有事发生,听到兵器交击声,那还不赶快。
  没有抵抗,那些武士眼白白看着他们进来,有些甚至已经将兵器弓箭抛下。
  这就连长风也觉得奇怪,看见常护花,急忙掠了过来。
  “五哥——”常护花打了一个招呼,与托欢迎前去。
  长风双手摇着常护花的肩膀,摇撼着,“义父果然没有看错人,这么困难的任务,还是给你完成了。”
  常护花苦笑,长风目光一转,道:“我们还以为有一场血战,那知道却是兵不血刃,老弟,了不起!”
  常护花摇头:“了不起的是秋雁。”
  “秋雁?”长风一怔。“伍凤楼的女儿?”
  “若非秋雁,我已经倒下。”托欢接上口:“我会永远记着这个女孩子。”
  长风看看托欢,方待说什么,一阵奇怪的声音已传来,地面也起了震动,就像是整块地面快要裂开来一样。
  这是事实,庄院的中心部份已经开始下陷,一座座楼房开始塌下去,尘土飞扬,一团火焰接从楼房中燃烧起来。
  长风吃一惊,“是什么原因?”
  “这座庄院的下面是一座庞大的地下室。”常护花叹息。“伍凤楼实在是一个人才,便到了末路,他仍然可以利用这座地下室与我们同归于尽。”
  “那为了什么?”长风很奇怪。
  “秋雁——”常护花仰首向天:“我们得到的消息没有错,秋雁是他的命根子,秋雁死了,他也完了。’
  长风道:“你们杀了秋雁?”
  “没有分别。”托欢摇头:“秋雁就是为了救我被伍风楼的箭射杀。”
  长风诧异道:“她……”
  “她虽然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子,本性却很善良,也明白什么是不对,什么是对。”常护花长叹:“伍凤楼大概也很明白,所以一直都不肯告诉她天地会的事,这个人只是太偏激,其实还不太坏。”
  长风点头。“还有人性的人,根本就不该与天地会混在一起。”常护花点头,托欢垂下头去,也没有作声。
  庄院继续倒塌,火势也逐渐大起来,这时候,曙色亦已出现。

×      ×      ×

  晨风一样的急劲,常护花逆风站在甲板上,终于说完了他的遭遇。
  龙飞完全同意伍凤楼不适宜与天地会混在一起这一点,却亦道:“可惜这个人实在太固执,太偏激,怎也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他一直与伍凤楼对立,对于伍凤楼当然认识得很深,只是想不到伍凤楼有一个那样的女儿。
  香芸非常感慨,牵着常护花的衣袖道:“我们若是早一些认识秋雁该多好?”
  常护花道:“这事已完全解决了?”
  “本来你还有一些麻烦,但暂时大概不会出现的了。”
  常护花轻“哦”一声,龙飞接着道:“你大概没有忘记废了西门逸的右手,而西门逸亦因此被刺杀。”
  常护花道:“是长白西门家的人要找我算账?”
  “有消息西门翊要与门下南下,我已经叫了人去跟他们说清楚这件事,若是西门翊坚持要找你算账,那是存心跟朝廷过不去。”
  香芸道:“但西门翊也是个很固执偏激的人,虽然不敢与朝廷正面冲突……”
  龙飞道:“他若要以江湖人的方式来解决,那得等常护花回到江湖上才成。”
  常护花道:“这日子不会远的了。”
  龙飞道:“伍凤楼不错是天地会的一条支柱,但类似的支柱只怕也不少,要将天地会一下子摧毁,除非找到了他们的主柱,合力一击,否则还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你不是有些厌倦吧?”
  “是有些。”常护花笑笑:“但要我真的罢手,还得等司马纵横倒下。”
  龙飞道:“你对这个人很感兴趣?”
  常护花点头,龙飞笑接道:“要看我们能否抓住这个机会了。”
  龙飞道:“由现在开始,我会加倍小心你的安全,等他找上你……”
  常护花摇头道:“我们主动去找他,不是等。”一顿接道:“在地下室那儿我发现了好些天地会的秘密,由现在开始,我们可以采取主动的了。”
  龙飞喜形于色,连声:“很好——”
  常护花目光转回庄院那边。
  庄院已经被裹在熊熊烈火中,烟雾迷漫,常护花多看几眼,感慨之余那一阵厌恶的感觉又涌上心头。
  只有将天地会彻底毁灭,才能够避免那些善良无辜如秋雁的人被卷入漩涡。
  在厌倦之后,就是激昂的斗志。
  常护花只希望跟着来的一战,是与天地会最后的一战。

  ── 黄鹰《雁血飘香》全书完,请看续集《铁血京华》──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责任编辑: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九章 掩藏已无处,奋战以求生
    第八章 哨声频频吹,战云密密布
    第七章 猛虎刚出栅,又遭群犬追
    第六章 深宵探佛堂,夜战八盲女
    第五章 只身探虎穴,险如履薄冰
    第四章 但能亲芳泽,甘作护花人
    第三章 贪不得义财,赔上一条命
    第二章 频频遭暗算,有惊终无险
    第一章 上官鹤罹难,安天寿伏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