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二章 幽谷佳人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章 幽谷佳人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朱华拿出他那盒子交给白剑翎道:“少侠不必失望,将来你将这盒子交给静心师太打开后,你告诉她说我说的,让你和翠凤一齐练其中武功!”
  白剑翎本不是为这个叹气,听了不由微微一笑道:“那倒不用,我只是觉得苍松子前辈死得太冤枉罢了,前辈请放心,我一定将这盒子交至令千金手中,或者是交给静心师太。”
  朱华看着他,心中不由暗叹,如果翠凤有福能许配给这么一个少年,自己虽死也会觉得瞑目了。
  他想着不由叹了一口气又向白剑翎道:“其余的也没有什么,只有我死后翠凤和小霞都要托少侠照顾了。”
  白剑翎点了点头道:“晚辈一定会竭力照顾她们!”
  朱小霞听了心中大喜,急忙向朱华道:“爸爸!你不能死!”
  朱华凄苦的点了点头,他已觉得气血又将四散,他抬头吃力的向白剑翎道:“她们姐妹都很可怜,请少侠无论如何要照顾她们。”
  白剑翎见朱华失神,知道他没法支持多久了,他连忙又再点头答应了。
  朱华又道:“翠凤生性高傲,以后若有得罪少侠,希望少侠原谅她年少无知,小霞是好孩子,她比她姐姐更可怜,身体又一向多病,希望少侠格外照顾!”
  白剑翎见朱华谆谆相托,父女真情溢于言表,心中不由十分感动,又道:“晚辈知道了,请前辈放心。”
  朱小霞听了抱着朱华大哭,朱华眼中泪水又夺眶而出,双手抱着朱小霞,口中喃喃道:“小霞,爸爸舍不得你啊!”
  连说两声,声音渐渐微弱,再也听不见了!
  朱小霞抱着朱华大声哭叫道:“爸爸!”白剑翎见了也不由流下泪来。
  突然朱小霞喉头出了一声就晕了过去,白剑翎急忙擦了擦泪水,抱起朱小霞,在她背心推拿了一阵,慢慢朱小霞醒了过来,她带着泪水向白剑翎问道:“白哥哥我爸爸死了吗?”
  白剑翎看了心中不由又是一酸,他抬着头望着天色将明的天空道:“你爸爸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去了,他没有死啊!”
  朱小霞双眼望着天空,口中低声道:“爸爸不要小霞了吗?”说着又哭了泣了起来。
  正在此时远处响起一阵马蹄声,好似有无数的马匹奔来,白剑翎心中一惊,心知必定是铁燕帮来搜了。
  他急忙向朱小霞道:“小霞!快抱了你爸爸上马,有人来了!”
  但朱小霞好似呆痴了一般,呆呆的望着天空,一动也不动,白剑翎叹了一口气,将朱小霞抱上白马,又将朱华的尸体抱上白马。
  此时天色已明,身后马蹄声已清晰可闻,白剑翎一上马背,将马缰一抖,白马又向前冲去,眨眼间又将身后马蹄声抛落。
  他擦了擦额角汗珠,将白马一带,往山下一道小溪走去。
  溪水潺潺的流着,白剑翎下马,把朱小霞抱下马来,见她还是呆痴的流着泪,他轻叹了一口气,用手在她背心“灵台穴”轻拍了一下,朱小霞一清醒,向四外望了一望,就扑到白剑翎怀中大哭了起来。
  白剑翎忙道:“小霞,不要哭,我们先把你爸爸埋起来,然后我再带你去找你姐姐。”
  朱小霞擦了擦眼泪道:“白哥哥!你知道我姐姐在哪里吗?”
  白剑翎沉吟了一下道:“我想你姐姐也在找你,她一定还在黄山,不会走远的!”
  朱小霞含泪点了点头,说着两人就掘了一个坑,将朱华埋了下去,朱小霞又痛哭了一场,然后两人上了马,缓缓的向来路走去。
  二人一马向前走着,白剑翎满心以为一定会遇到铁燕帮,但路上竟无一人迹,好似铁燕帮已经撤走,回至桃花村,只见遍地尸首,烧毁的房屋还袅袅冒出青烟。
  白剑翎见了不由微微摇头叹气,心想铁燕双飞于公明也未免太狠辣了一点,这样看来苍松子所说的江湖上道消魔长竟是不错了。
  他正在想着,见前面不远处转过来两人,正是朱翠凤,另一人是一个尼姑打扮的人,白剑翎心想这大概就是静心师太了。
  朱翠凤和静心师太一见两人也不由呆住,朱小霞一见朱翠凤,不由一翻身下了马向她奔去,抱着朱翠凤不由放声大哭。
  朱翠凤一见朱小霞如此,心知不好,连忙向她问道:“小霞,爸爸呢?”
  朱小霞抬头哭着道:“爸爸死了!”
  朱翠凤一听,呆立在那儿,静心师太一听也不由呆了一下,但她早已知道朱华一定凶多吉少,闻言立刻安慰朱翠凤道:“凤儿!不要太悲伤,你父年已半百,人都要死的,只要你以后替你父亲报仇就可以了。”
  朱翠凤心中虽悲伤,但她生性高傲,见白剑翎正缓缓走了过来,她不愿意在现在当着白剑翎的面流泪,她只哼了一声,偷偷的将眼角泪水擦去躬身向静心师太道:“徒儿知道!”
  白剑翎走了过去自怀中将朱华交给他的奇正剑诀取出,双手将盒子交给静心师太道:“晚辈白剑翎,奉朱前辈的遗命将此盒交给师太。”
  静心师太迟疑了一下,就接了过去,朱小霞在一旁见了抽泣着道:“师太,我爸爸说盒子打开后叫白哥哥跟我姐姐一齐练。”
  白剑翎听了皱了皱眉忙道:“我想不用了,晚辈还有其他要事去办!”
  静心师太听了不由奇怪的看了白剑翎一眼,奇正十三剑江湖上哪一个不想学,朱华因而家破人亡,自己因此也险些声名全败,目的只为了想学奇正十三剑罢了,现在眼前这少年人在他面前放了大好的机会,他反而不要?
  她右手托着金盒,左手伸出,将龙珠转了三转,又在左边龙眼上按了一按,只听铮的一声,金盒倏开,但里面却空无一物。
  静心师太抬头对白剑翎冷笑了一声,心想这少年人外表如此清秀忠厚,想不到竟是如此奸滑,叫他一齐练他还不要,想一人独占“奇正剑诀”,只是不知他如何得知这启盒之法?
  白剑翎注视着静心师太,他想不到这盒子设计竟如此巧妙,如果是不知的人,根本无法启开,但盒一开,静心师太就朝他冷笑。
  他正摸不到头脑时,静心师太却冷冷道:“少年人,快把奇正剑诀交出来,我念你将小霞送回来,而且年幼无知的份上饶了你,不然你就别想走了。”
  白剑翎心中一惊道:“什么?”
  静心师太哼了一声道:“你倒会装,这盒子是空的!”
  白剑翎脑中如受雷轰,他口中喃喃道:“盒子是空的?”心中知道现在自己真是有口难辩了。
  正在此时,废屋之后转出一人,那人一身黑衣,正是黑衣公子古扬,他口角带着一丝冷笑,他走近静心师太身旁一躬身道:“小侄古扬,拜见师伯!”
  静心师太扭头道:“你是铁扇张玄及昆仑一剑张虚的徒弟吗?你师父可好。”
  古扬得意的道:“小侄正是,谢谢师伯关心,小侄今天来此因为见了一件不平的事,要来告诉师太!”
  静心师太一听哦了一声道:“你说的是什么事!”
  古扬哼了一声道:“我昨晚见了一个人暗中将朱老伯杀害,将奇正剑诀拿去,现在又来装好人将小霞妹妹及盒子送回来表功。”
  他刚说完朱小霞就大声叫道:“他胡说!白哥哥救了我和爸爸,结果爸爸伤重去世,最后才托白哥哥把盒子送回来的!”
  静心师太不由吃惊的看他俩,古扬嘴角撇出一丝冷笑道:“而且这人还把小霞骗的糊里糊涂!”
  静心师太哼了一声道:“你没有说谎吗?”
  古扬撇了撇嘴道:“师太你想,我是铁扇张玄和昆仑一剑张虚的弟子,师太不相信我,难道信不过我师父吗?”
  静心师太无话可说,朱小霞在旁大叫道:“师太,别听他的,他的话全是假的!”
  朱翠凤心中动摇了,她一手抽出长剑,一步步向白剑翎逼去,口中冷冷的向他问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此时,白剑翎心中如受刀割,想不到他这样做,别人却都不相信他,他双眼如利剑般的望着古扬,他不知道古扬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说,自己和他并没有什么仇怨,他何必一定要害人于不义?
  他想着不由轻叹了一口气,抬头答道:“他说的全是假话!”
  古扬哼了一声道:“朱师妹,别听他的,让我来拿他下来!”
  说着他身形一动,右手袖出一柄折扇,顺手挥出,直点白剑翎眉心。
  白剑翎身形一退,避了过去,古扬身形不停,脚下如行云流水一般,施出他师门绝技“浑天六扇”中绝技,身形转至白剑翎左侧,一招“混沌初开”,点向白剑翎左旁“期门穴”。
  白剑翎眉头微扬,心中暗怒古扬出招就想将自己置于死地,他身形一侧,右手闪电似的反点古扬右腕。
  古扬不得已,只有撤招后退,铁扇又啪!的一声打开,一招“天网恢恢”,一片黑色光芒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心中怒极古扬,见他又抢身出招,心中更怒,右手一挥,一招“漫天乱雪”,向古扬回逼了过去。
  古扬心中一惊,自知内力比白剑翎稍逊,但静心师太和朱翠凤都站在一旁,就此收招未免有些示弱。
  正在他心中犹豫,剑扇已交,嚓嚓之声连响,古扬当场被逼退两步。
  静心师太和朱翠凤两人心中不由同时吃了一惊,想不到这白剑翎武功比起古扬竟然尚高一筹。
  静心师太突然又咦了一声,这时她才注意到白剑翎手中长剑发出淡紫色的光芒,又见白马身旁还挂了一张紫弓,心想紫弓紫剑白马这不正是“剑弓侠侣”的标帜吗,怎么在这少年人身上出现,而且他也姓白,难道……
  想着她又暗哼了一声,转念想道:剑弓侠侣哪会有这么刁滑的儿子,如果剑弓侠侣想要奇正剑诀,只要他们一句话,侠义道中人没有人不双手送上的,哪会做出这种事来。
  但就这一念之间,几乎使白剑翎命丧黄泉。
  朱翠凤此时已走了上去,古扬无颜的退了下来,他知朱翠风武功比他要高,静心师太的那套“峨嵋剑法”招式更是精异,心想最好让白剑翎死在朱翠凤手中,那自己更高兴。
  朱翠凤虽然讨厌古扬,但古扬是铁扇张玄及昆仑一剑张虚的得意弟子,张玄张虚两人都是江湖上有名之人,他们的徒弟自然不会说假话,她虽然喜欢她妹妹,但总是觉得她年纪太小,很容易被骗,而且白剑翎来历不明,也不由她不中了古扬之计。
  白剑翎心知今天此时朱翠凤和静心师太都不会相信他的,但他总希望他自己能不必借逃走来解开目前的僵局,而静心师太在江湖武林中地位很高,也不会一直被古扬欺骗的。
  朱翠凤身形一动,右手长剑一起,一招“汉武射蛟”向白剑翎刺去。
  白剑翎身形刚要闪开朱翠凤右手长剑一带,一招“星翻汉回”,剑势如排山倒海般的压了过去。
  白剑翎长剑疾起,双剑刚一接触,他心中不由大吃一惊,想不到朱翠凤所使的剑招剑式竟如此雄厚,他不知普通女子使剑均以轻灵见巧,唯独峨嵋剑法独特,虽然是女子使的,但剑招的雄厚比起普通剑法有过之,无不及。
  白剑翎心中一惊,右手连换了三个剑式才把这招接了下来。
  古扬在场外看了也不由心中一惊,平常他只道朱翠凤武功比他略高而已,如今一见,不由暗自后悔当年为什么不多下一点苦功,自己有两个师父,只要武功高了也不怕她对自己不倾心了啊!
  朱翠凤一招攻出,但却被白剑翎消掉,心中也不由暗惊,怕白剑翎乘势反攻,身形急忙后退。
  两人四眼相望,白剑翎本来就不想攻,朱翠凤也不敢贸然攻上,两人僵持了半晌。
  朱翠凤凝神屏息,娇叱了一声,右手长剑疾出,一片剑影由下而上,以荡海拔山之势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本来功力和朱翠凤相若,或许要稍高,但昨夜替朱华疗伤,耗去精神太多,适才和古扬连对三招已经有些觉得不对,刚才又硬接朱翠凤一招,更觉得不对,这次朱翠凤又全力攻来,他咬了咬牙,长剑一横,一招“划地分疆”硬接了上去。
  只听叮的一声,白剑翎手腕一阵酸麻,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朱翠凤见胜券在握,心中大喜,心想再一剑就可以把白剑翎手中长剑震飞了,想着上前一步,右手长剑扫出,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双眼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长啸了一声,右手长剑一振,一招“天虹初现”,一道弧形光芒自剑尖幻出,朱翠凤这一剑立即如石沉大海一般,劲力全部消失在弧光之中,丝毫没有发生效果。
  静心师太在场外一见,脸色骤变,不由轻呼道:“弧光剑法!”弧光剑法正是刚好克制以剑势雄厚见长的剑招,静心师太在二十年前就屡次受辱在“弧光剑法”之下,想不到二十年后的今天,弧光剑法竟在这叫白剑翎的少年身上出现。
  她眼中闪过一丝杀气,但她总是武林前辈,总不愿意亲自出手,落个以大欺小之名。
  她大声的向朱翠凤叫道:“凤儿!快用风雷二式!”
  朱翠凤听了心中一惊,心道师父平常对自己谆谆告诫,这些招式不得她的允许不得施出,不料今天亲见命令自己拿来对付一个名不经传的少年。
  但师命难违,她剑式一起,一招“触天风浪起”,“雷霆水面惊”,剑招隐挟风雷之势,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一听静心师太的叫声就心知不好,他师父屡次告诉他“弧光剑法”不至救命之时不要用,施出之后恐怕引起麻烦,但在九华山中施出并没有引出什么麻烦,不由就放心了,想不到第二次正式施出就引起麻烦了。
  他挡过朱翠凤一招之后就觉得非常吃力,心知不能再施“弧光剑法”了,他咬了咬牙,长啸一声,右手长剑闪电似的伸向半空中脱手飞去,跟着双掌一错,砰的一声,一招“春雷乍起”,立将朱翠凤震了回去。
  跟着身形如白鹤冲天,飞身直起,一手抓住长剑,心想现在已是无法再留了,自己先离开这是非之地再说!
  静心师太在场外见了心中更是大吃一惊,不由大声叫道:“雷音掌!”白剑翎这一掌虽离火候还差多了,但雷音神功早已失传,除了千智禅师之外,当世尚无一人会,心想怎么正邪武功齐聚他一人之身,这人决不可留,今天若不除去,后患如何不敢想像。
  她见白剑翎身在半空,机会转瞬即失,不由一咬牙,自背后抽出长剑,向朱翠凤大声叫道:“凤凰于飞!”
  朱翠凤一惊,想不到她师父竟然要亲自出手,将白剑翎置于死地,她一念头还没有转过,静心师太已身形离地而起,她不能再犹豫了,也身形一起,跟了上去。
  二人双剑微触,啪!的一声,幻作一道经天长虹,向白剑翎扫去。
  自剑翎本想抓住长剑就一走了之的,想不到静心师太居然不顾辈份,和朱翠凤合剑联攻自己,他剑眉微挑,心知除了硬拼别无他法,他长吸一口气,右手长剑奋力挑出,一道弧形光芒剑尖幻起。
  但是“凤凰于飞”的招式却是静心师太为了想洗刷以前败于弧光剑的耻辱,而苦心研究出这种二人联剑的方法,对那三人或许没有办法,但白剑翎仅初出师,功力较静心师太低得太多,又在久战之余,比较起来更是相差有云泥之别。
  这套弧光剑法虽然神奇,但究竟敌不过静心师太和朱翠凤二人合剑之力,三剑才交,只听波的一声,弧光倏敛,一道长虹向白剑翎胸前划去。
  古扬看了心中又惊又喜,惊的是想不到今天看见了静心老尼秘不外传的剑招,喜的是果然自己如愿将偿,静心师太亲自出手,白剑翎即将立毙剑下。
  朱小霞在一旁流着泪,她恨,她恨古扬如此凶滑,用话骗静心师太和姐姐,她恨静心师太为一派掌门人连古扬说的话是真是假都分不出,她恨她姐姐连自己妹妹说的话都不信,反而受了外人假话的欺骗。
  白剑翎救她父亲时的情景一幕幕又自脑际闪过,她觉得无论如何她姐姐是不该出来的。
  她流着泪大叫道:“姐姐!你不能杀他呀!我和爸爸都是他救的,我是你的妹妹呀!”
  朱翠凤身在半空,朱小霞这些话一句句的好像箭一般的射入她的心中,心中突想如果是他救了自己的父亲和妹妹,那……想着不由手中一滞。
  “凤凰于飞”这种招式必须二人同心施出才行,她这一滞,不由整个招式一顿,白剑翎本来自份必死,此时见剑光一滞,求生本是人类的本能,他本能的在半空中用力向左方一拧身,刷的一声,一阵血光冒起,他闷哼了一声,身形一直向地面落去。
  他只觉得胸前痛得非常厉害,身形一落,不由单腿跪倒地上。
  静心师太哼了一声,身形跟踪而上,一掌向他胸前拍去。
  朱小霞见白剑翎身形落地,胸前被划了一道一尺余的口,鲜血流出,他上半身好似全部浸在血中一般,但见静心师太还不肯放过,不由哭着一面奔过去一面叫道:“你不能杀他呀!”
  跟着扑身上去。
  静心师太怕伤了朱小霞,不由掌势一偏。
  白剑翎这还是第一次受伤,他心中极怒,想不到静心师太竟是一个如此赶尽杀绝的人,自己受了伤,她还要逼得如此紧,他左掌用力一起,一招“千里奔雷”,只听一声闷雷声向静心师太迎去。
  只听砰的一声,他身体被震向后飞去,幸好被白剑翎奋力挡了一掌,否则这一掌正好击在白剑翎左胸,那就非死不可了。
  白剑翎身体向后飞起,朱小霞刚好跑来,一手抱住白剑翎一只腿,身形不由自主的跟着白剑翎身体向后飞起。
  场中三人不由同时一惊,想不到朱小霞会舍命救白剑翎。
  二人身形落地,那匹白马长嘶了一声,向二人方向奔去,朱翠凤见朱小霞和白剑翎身体一齐飞起,大吃一惊,也急忙的跑了过去。
  朱小霞身形落下,正好落在白剑翎身上,一转头见朱翠凤奔来,以为朱翠凤是来杀白剑翎的,见白剑翎晕倒地上,心中正无主意,那匹白马却已跑到。
  朱小霞连忙抱起白剑翎,一翻身上了马背,那匹白马似乎知道主人有难,朱小霞一上马牠立刻放蹄奔去,转眼消失在山丛中。
  朱翠凤茫然的望着白马消失在山中,她妹妹居然为了救白剑翎舍她而去,小霞看起来不像她所想的那么不懂事,那么难道是……
  想着她不由缓缓低下了头。
  白剑翎被击晕之后,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才悠悠醒转,睁眼一看,见自己睡在一个山洞中的石床上,扭头向旁看去,只见朱小霞坐在一旁哭着,旁边站了一个身材高大的老人,凝神一看,那不正是圣手神医蓝云吗?
  他刚想撑着身子坐起来,朱小霞一眼看见他醒来,不由哭道:“白哥哥,你究竟醒来了,你不会恨我姐姐吧?”
  白剑翎见上身剑伤已包扎好了,连忙向朱小霞道:“小霞不要哭,你白哥哥已经要好了,你白哥哥不会恨你姐姐的!”
  朱小霞听了好似已经放心了,双眼望着前方身子一斜就向石床上倒去。
  白剑翎啊了一声,连忙要去扶朱小霞。
  蓝云早已上前一步,扶住了朱小霞向白剑翎道:“白少侠,没有关系,她只是太累了罢了!你受了伤她一连五天都没有睡,都在床边守着你!”
  白剑翎听了不由心中一阵惭愧,想不到自己受伤之后竟连累这十一二岁的小女孩为自己一连五天不睡觉的来照顾自己。
  他吸了一口气,觉得好多了,不由向蓝云道:“晚辈受伤多蒙老丈照顾了。”
  蓝云忙摆手笑道:“少侠不用客气,老夫以前受令尊令堂的恩惠不知多少,这次也不过是适逢其会,在路上刚好遇到白少侠罢了,老夫废了不少口舌才将这位小姑娘说服,把你带回来治疗,只是外界武林及敝帮都搜寻少侠很急,不得已才将少侠安置在这里!”
  白剑翎站了起来,叹了一口气,将朱小霞抱至石床上睡着,望着她憔悴的面容,心中不由一阵心酸。
  蓝云停了一会才向白剑翎道:“老夫有一件事非常疑惑,不知少侠是否可以见告?”
  白剑翎点了点头道:“老丈有话请问,在下如果知道一定奉告。”
  蓝云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老夫心中好奇就是了。”说着指着旁边一张石椅道:“老夫不知武当派掌门人的信物怎么会落在少侠手中?”
  白剑翎扭头一看,身旁一张石椅上放着自己的一支长剑,一册奇正剑诀,另外就是苍松子托他转交给他师弟的那支玉剑。
  他叹了一口气道:“那是苍松子前辈在临终前托我交给他师弟的!”
  蓝云吃了一惊道:“怎么?武当派掌门人苍松子已羽化了?”
  白剑翎微微点点头,说着就将他自九华山开始一直到现在的遭遇全部告诉了蓝云。
  蓝云听了不由叹了口气道:“这么说你现在手中的奇正剑诀也不是自桃花村中得来,而是苍松子给你的了?”
  白剑翎无言的点了点头。
  突然朱小霞在睡梦中叫道:“姐姐!姐姐!”
  白剑翎听了不由叹了一口气,向朱小霞床边走去。
  蓝云也走了过去,他一见朱小霞的情景不由大吃一惊,原来朱小霞此时满面通红,他连忙坐下身子,用手按着朱小霞的脉搏,良久,他面上阴晴不定,最后松手,双眼望着墙壁,坐在那儿沉思着。
  白剑翎见了这个样子不由急问道:“老丈,小霞怎么了?”
  蓝云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她脉搏很乱,老夫不敢确定。”说着又沉思着。
  过了一会,蓝云突然又站了起身,用手拨开朱小霞双眼,惊讶的叫道:“呀!是六阴绝症!”
  白剑翎听了吃了一惊,“六阴绝症”这名字听来就使他提心吊胆,他急忙向蓝云问道:“老丈,什么叫六阴绝症?有救吗?”
  蓝云叹了一口气道:“这是先天绝症,一直潜伏在体内,大概是因连日劳累又将它引出来了!”
  白剑翎心中不由一阵难受,心想又是因自己之故,才把这个什么六阴绝症引了出来,沉思了一下又向蓝云道:“老丈难道说无法可救吗?”
  蓝云沉默良久,叹了口气摇头道:“老夫实在无能为力了。”
  白剑翎心中一阵惨然,想起日前朱华对自己的嘱托,朱小霞拼力救自己的情景,眼中不由流出泪水。
  他想了会,想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朱小霞如此就死去,拼着自己性命不要也得保住朱小霞,他想起“雷音神功”中的第四式“气透灵霄”,这一式非至功夫精纯不能使出,自己何不试用这一式来救小霞的命?
  他想着不由暗中调息,但他究竟是重伤之后,才清醒不久,仗着练有“雷音神功”精神比人好,但试了两三次,总是无法将气提纯。
  正在此时,蓝云突道:“白少侠,小霞姑娘有救了!”
  白剑翎一听,顿时心神一振。
  蓝云迟疑了一下,又道:“照理我不该说的,因为我已经答应她,不把她住的地方说出来的!”
  白剑翎不知蓝云说的是谁,迷惑的望着他。
  蓝云叹了口气道:“现在我只有说出来了。”
  白剑翎不解的向蓝云间道:“老丈所说的是谁?”
  蓝云道:“我说的是‘太阳之女’!”他以为说了以后白剑翎就可以知道了。
  但白剑翎却更迷糊道:“太阳之女?”
  蓝云不解的望了白剑翎一眼,心中奇怪他怎么连“太阳之女”名头这么大的人都不知道,他向白剑翎道:“三年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个女子,医术精绝,经常出现在江湖上救人,人人见了她那绝世的仪容不由自主的会出现一种敬畏的心理,所以替她取了个外号叫‘太阳之女’。”
  白剑翎听了急问道:“她住在哪儿,老丈可以告诉晚辈吗?”
  蓝云叹了口气道:“我也是偶然发现的,两年前有一次我受了重伤,被她救了,出来时我曾经向她发誓,永不说出她住的地方!”
  白剑翎静静在一旁听着,口中也不便说什么,急着问也不好,如果不问自己心中也真是着急。
  蓝云看了朱小霞一眼道:“她住在离此地三百里外的地方!”说着将当地的景况及走法都告诉了白剑翎。
  白剑翎听了连忙躬身向蓝云道谢道:“老丈一再对晚辈照顾,晚辈真不知道以何感激!”
  蓝云摆了摆手道:“白少侠你可能不知令尊令堂当年在江湖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受他俩人的恩,而没有人曾经报答过,老夫当年在江湖上并非善人,令尊令堂屡次网开一面,并且谆谆劝诫,使老夫能够有改过的机会,老夫今日所为尚不能及他俩于我之十一,少侠再谢,老夫更是汗颜不已了。”
  白剑翎沉默了一下向蓝云道:“老丈,我想现在就走,老丈以为如何?”
  蓝云忙道:“少侠刚愈,重伤之后怎么能去,而且江湖中武林豪客索你甚急,你怎么能如此冒然就走呢?”
  白剑翎皱眉道:“小霞病这么急,又是绝症,怎么能延迟了呢?”
  蓝云微笑道:“但你急也没有用呀!你现在出去,不出十里,一定有人正在找你,你闯得过去吗?”
  说着他自怀中取出一个小葫芦,拔开盖子,倒出一粒药丸,放入朱小霞口中道:“少侠!你不如先休息一天,精神好了之后,乘着天黑再走!”
  白剑翎忧郁的站了起来,看着朱小霞,见她嘴角直动,不知她在说什么,突然又自眼中流出泪水,他见了不由叹了口气,盘膝坐在石椅之上,运功调息,准备晚上开始走。
  天色渐暗,蓝云走进洞中,拿了一个包袱交给白剑翎道:“少侠!这里面是件衣服和一些干粮,家师叔对老夫这几日的行动已经怀疑了,恕老夫不能送了。”
  白剑翎起身谢过,换了一件衣服,收拾了一下抱着朱小霞走出洞外。
  他抬头一看,一轮明月挂在当头,他叹了口气,抱着朱小霞上马,双手向蓝云一拱道:“老丈再见了!”说着双脚一扣马腹,向前奔去。
  山路上杳无人踪,才奔出五里余,道旁一声喝叱,冲出五六个彪形大汉,拦在道旁。
  白剑翎一咬牙,放马直冲,那些人吓得连忙躲开,跟着弯弓搭箭,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理都不理,长箭纷纷落地,一会儿,他倏听一阵笛声,两只白鸽如流星一般的向前飞去,心知刚才那些人一定是铁燕帮的。
  他知道这些鸽子一去,自己恐怕凶多吉少了,他毫不犹豫的摘下长弓,跟着弯弓搭箭。
  嗖的一声,箭穿两鸽,向地面落去,他跟着收弓挂弓,白马仍然向前奔去。
  转眼又奔出十里,刚转过一个山弯,突然一阵劲风,迎面射来一阵利箭。
  白剑翎心道不好,连忙一勒马缰,抽剑挥落射来利箭。
  前面一阵冷笑,横出五人,一字排着。
  中间一个身材高大的老者冷笑了一声道:“姓白的,留下奇正剑诀再走!”
  白剑翎一言不发沉静的站着,心想这大概又是古扬在搞鬼,使江湖上人人都认为他夺了朱华的“奇正剑诀”。
  那老人见他不答话又冷冷道:“怎么?要我天马行空于公亮亲自来取吗?”
  白剑翎一听,心想糟了,于公亮,难道是于公明的弟弟吗?帮主之弟武功想必非常厉害,自己今晚大概难逃此劫了。
  于公亮见白剑翎安坐马上,一言不发,他冷笑了一声,双掌一错,一招“云开日现”,向白剑翎胸前拍去。
  白剑翎反手撤下长剑,手腕翻处一招“巧相卧云”向于公亮双手截去。
  于公亮身形倏闪,跟着欺身而前,双掌直向白剑翎胸前拍去,口中同时大喝一声:“下来。”
  白剑翎一剑挑空,想不到于公亮已欺身进入,心中大急,双脚一夹马腹,白马又向横跃去,正好躲开于公亮这掌。
  于公亮叫了一声:“好!”身形掌式都不变,直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左手撤弓,挥弓向于公亮击去。
  于公亮闪身躲过,身形一退,向白剑翎问道:“尊驾和‘剑弓侠侣’如何称呼?”
  白剑翎不由心中感到一阵难受,双眼望着远处,眼中不由微感湿润,口中轻声道:“剑弓侠侣正是家父母!”
  于公亮无言的望着眼前的少年,沉思良久,向身后喊道:“让道!”身后四人一齐让开,林中一阵沙沙声,均向后退去。
  白剑翎惊异的望着于公亮。
  于公亮迟疑了一下道:“少侠快走,如果遇到家兄那就决难幸免,前途多难,祝少侠一路平安!”
  白剑翎想不到“剑弓侠侣”这名头竟能使铁燕帮帮主的亲弟弟让路,但自己连自己生父母生平做了些什么事都不知道,他向于公亮一拱手道:“晚辈白剑翎今日蒙前辈如此大恩,我白剑翎有生之年必将报答。”
  说着一拉马缰,白马长嘶一声,向前奔去。
  天色渐渐开始发白了,东方现出红色的朝霞。
  白剑翎策马急奔,已经跑出百余里地,突然前面出现两个人影,白剑翎心中一惊,一拉马缰,想自二人头上跃过。
  只听一声狂笑,其中一人身形直起,右手挥处,一片黑色光华拦在身前。
  白剑翎心中一惊,知道又是找他的,心想如果此时再停下来,等一下焉能冲过,想着立即一手撤下长剑,顺手一招“白透长波”,满想一击而过,但一触之下,只觉心身俱震,连人带马向原地落下。
  定眼一看,那人被他这一冲之力也被冲退了丈余,再一看另一人却是黑衣公子古扬,见那人右手所持的是一柄铁扇,心想这一定是古扬的师父铁扇张玄!
  张玄虽将白剑翎拦了下来,但他自己也被撞退了丈余,当着自己徒弟的面,不由气得满面通红。
  古扬一见是白剑翎,他冷笑了一声向张玄道:“师父!他就是徒儿所说的人了。”
  张玄哼了一声向白剑翎道:“你是谁的徒弟?竟敢如此目无尊长!”
  白剑翎被张玄这一撞,撞得气血翻涌,心中暗惊张玄功力之厚,落至地面,见古扬也在,心知古扬刁恶,他一挑拨张玄一定不会放过自己,心中暗暗盘算着如何才能过这一关。
  张玄见白剑翎不答话,更是恼怒,右手折扇一合,向白剑翎“肩井穴”点去。
  白剑翎连抽剑的时间都没有,他连忙双掌一错,一招“转石成雷”,砰的一声,将张玄铁扇正好震歪。
  张玄这一招出招极好,本想将白剑翎一下制住,心想白剑翎空手一定挡不住,想不到白剑翎使出“雷音掌”将铁扇震歪。
  雷音掌他认得,二十年前在华山之峰见千智禅师使出过,当世之人尚无第二人会。
  古扬并没有将白剑翎使出雷音掌的事告诉他师父,张玄惊异的望着白剑翎,心中不知怎么千智禅师已经传给他人,而自己竟不知道,他知道千智禅师答应过少林派的掌门人不将雷音神功传给少林寺外之人,想不到却传给了这少年。
  当然这也难怪他惊异,他根本不知道当年那一段江湖恩怨,他怎么会知道白剑翎所以会雷音神功的原因呢?
  白剑翎见铁扇张玄没有再次攻上,心想此时不走尚待何时走,双腿一夹马腹奋力向前冲去了。
  古扬站在一旁,见白剑翎要走,连忙大喝一声,身形扑起,向白剑翎扑去。
  白剑翎心中暗哼一声,右手一挥,以掌作剑,向古扬手臂砍去。
  古扬本就也是高手,但他两次败于白剑翎之手,心中不由对白剑翎存了戒意,他不敢和白剑翎硬碰,连忙将右手一吞一吐,避过白剑翎来势,反向他双眼抓去。白剑翎一砍不中,右臂一反向古扬手臂捞去。
  古扬身形疾退,张玄在二人互换两招之际,又出手以手中,铁扇向白剑翎背心“灵台穴”点去。
  白剑翎见自己将冲过张玄,被古扬这一拦,张玄又追了上来,他心中大急,双手一抓马鞍,双脚向后疾起,踢向张玄门面。
  张玄没想到白剑翎会来这一手,急忙身形向后纵去。
  白剑翎乘着张玄一退,长嘶一声,放开四蹄,向前奔去,白剑翎跟着翻身上马,又稳坐在马鞍上。
  张玄知必定追不上,只是气得站在那里发呆,古扬见又让白剑翎走掉,心中也不由一阵懊恼不已。
  白剑翎急中生智,翻身踢了张玄一脚,这才逃出,但他剑伤未好,坐在马上还不觉得,这一翻身,不觉胸前一阵刺痛,胸前伤疤又开始裂了。
  他闷哼了一声,将朱小霞抱在怀中,策马急奔。
  星奔电驰,日未西斜白剑翎已到了圣手神医告诉他的地方,幸喜一路上别无他事,白剑翎将马放慢,骑着马缓缓的向前走着,找着圣手神医告诉他的标记。
  走着走着,他将马头一带,向一道峡谷中走去。
  进入峡谷,他向四面一看,但见谷中豁然开朗,一片花香,谷中小林幽径,中央有一所木屋。
  他一带马向那所木屋走去,马蹄踏着石子路,发出清脆的声音。
  突然附近树旁响出一阵扑翼声,一只金色的鹦鹉一面向屋内飞去,一面口中叫道:“姑娘!有人来了!姑娘!有人来了!”
  白剑翎连忙下马,抱着朱小霞,牵着白马向内走去。
  才至木屋门前,屋门打开,门内立着一个秀丽的少女,身亡穿着一件纯白的衣衫,那只鹦鹉就站在她肩上,身上羽毛闪闪发出金光,映照之下,那少女真似人间仙子一般。
  白剑翎不知怎的,只觉得面上发热,不好意思正面看他。
  那少女一言不发,用她那深黑色的大眼打量着白剑翎。
  白剑翎低着头嗫嚅道:“在下白剑翎,有事要麻烦姑娘!”
  那少女迟疑了一下,看了看白剑翎怀中的朱小霞,身体向旁让开一些,意思是让白剑翎进去。
  白剑翎也迟疑了一下,抱着朱小霞走入,他不知道怎样自己一见了这少女就会如此,好似她那一双眼睛可以看透他心底,在她面前自己就是觉得浑身不对劲。
  那少女在前面带着他,转入一间布置简洁的卧室,用手指了指床,示意白剑翎将朱小霞放下。
  白剑翎将朱小霞放在床上,只觉脑中一阵昏晕,不由自主的坐在一张椅上。
  那少女望着他皱了皱眉,打开壁上一个小柜子,拿出一个小瓶,瓶盖一打开就有一股清香传出,那少女倒出一粒龙眼大的药丸,交给白剑翎道:“你失血太多,服了吧!”
  白剑翎接了过去,忙道:“谢谢姑娘!”
  那少女又一言不发的将药瓶放回原处,坐到朱小霞身旁,用手按了按她的脉搏,扭头向白剑翎问道:“她是你妹妹吗?”
  白剑翎摇了摇头:“她父亲临终时将她托给我,她还救过我的命!”
  那少女凝视了他一会道:“她这是六阴绝症,要用金针刺穴之术才能治好,但要一个人帮忙才行!”
  白剑翎忙道:“如果我能帮忙,就请姑娘告诉我怎么做好了!”
  那少女没有说话就站了起身,转至后室,一会儿,取出一堆大大小小的金针,向白剑翎道:“等一会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接着又取出三五个药罐,在地上排着。
  又取出大包小包的药倒在药罐中,跟着开始煎着药。
  她端坐在床旁,脱下朱小霞背上的衣衫,凝视片刻向白剑翎道:“将五寸的金针浸入第一个药罐去。”
  白剑翎不敢怠慢,连忙取了一支五寸的金针浸入第一个药罐中。
  半晌!那少女道:“拿给我,再把一支五寸的金针浸入第二个罐中。”
  白剑翎忙把手中金针递了过去,那少女一拿起金针,立即很快的向朱小霞背后“灵台穴”刺去。
  白剑翎吓得满身冷汗,心想“灵台穴”是死穴,这一针小霞怎么吃得消?
  那少女闪电似的又拔了出来,朱小霞的身体颤动了一下。
  她跟着换针又刺,朱小霞背上一连被刺了十余针。
  朱小霞手臂动了一动,口中叫道:“白哥哥。”
  白剑翎一听急忙要站起来,那少女道:“别动!她还没清醒,把最后一根针给我。”
  白剑翎递了过去,那少女接过金针,自朱小霞耳旁“藏血穴”刺下,五寸长的金针,足足刺入三寸,跟着抽了出来,那少女起身道:“好了,再休养一些日子就可以了。”
  白剑翎见那少女针针要害,吓得他一身冷汗,见那少女还似初见那般宁静,好似没有事一般。
  两人收拾一下,白剑翎谢过那少女就坐在床边,看着朱小霞安详的睡着。
  那少女坐在一旁,双眼望着窗外,心中好似在想着一件困扰之事。
  白剑翎想扭头去看看那少女,但终于没有扭过头去,“太阳之女”,他心中想着,这名称她是当之无愧的,由蓝云说的话听来,别人是不知道“太阳之女”是住在这儿,她也好像不愿意别人知道,但是自己突然而来她却一丝不问,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太阳之女站起身来,向室外走去,白剑翎急忙扭头,想再看她一下,但只见她的背影消逝在门后,他心中不由一阵怅然,他突然感到他内心中是多么的喜欢她,多想见她,她那绝世的仪容,她那深黑色的大眼,她那高雅的举止。
  他突然想到自己的父母,心中一懔,叹了口气,自己连自己的身世都不知道,父母之仇未报,焉能先为情困?
  但是一个人之感情是不能由自己控制的,虽然他心中这么想着,但太阳之女的影子仍然在他脑中萦回着。
  一转瞬已经五天过去了,朱小霞也渐渐的恢复了。
  这天夜里,月亮高挂在天空,白剑翎睡不着,起身至朱小霞室中,见她早已熟睡,不由微微笑了笑,心想明天就可以走了,想着又轻轻叹了一口气,明天就要走了。
  他走出室外,仰脸望着天空的月亮,突然他听到一阵箫声,心中不由微觉奇怪,心想此时此地还有谁在这儿吹箫呢?莫非是她吗?
  心中想着不由向箫声传来的方向走去,他心中虽知道偷听别人吹箫不太好,但他还是走了过去。
  他走至一株树旁,见太阳之女正在不远处,坐在一块青石上,吹着箫,月光映照下,看着她的侧影,更是清秀绝伦。
  白剑翎呆痴痴的望着她的侧影,竟然忘记了在哪里。
  突然他脚下一只松鼠窜过,白剑翎吃了一惊,脚步一动,踏着落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太阳之女一回头,目光向他这边看了过来。
  白剑翎只觉脸上一阵燥热,只好走了出来。
  太阳之女一言不发的望着他,白剑翎赧然道:“小霞的病已经好了,我们明天就要走了,但我还不知道姑娘尊姓大名,所以……”
  太阳之女凝视着他,白剑翎心虚的低下头去,她平静的道:“我叫江玉羽!”
  白剑翎躬身道:“谢谢江姑娘对我俩的大恩!”说着站了一会,觉得好像无话可说,就要退去。
  江玉羽眼中突然闪过一丝费解的光芒,只听她开口向白剑翎问道:“剑弓侠侣可是你的父母?”
  白剑翎看了江玉羽一眼答道:“正是家父母!”
  江玉羽好似有些后悔自己问的这句话似的,她抬起头来望着天空的月亮。
  狂风骤起,乌云四合,月色渐渐被乌云遮住了。
  两人沉默当地,突然树旁转出一条人影,白剑翎扭头看去.不由道:“小霞,你怎么起来了?”
  朱小霞望了望两人,满面不高兴的道:“怎么!难道说我妨碍了你们吗?”
  江玉羽闻言不由转头看着朱小霞,白剑翎不知怎么惹了朱小霞,不由皱了皱眉道:“小霞!你怎么说这种话?”
  朱小霞见白剑翎和江玉羽在一起心里本来就不舒服了,现在听白剑翎说她说得不对,她不由哭道:“难道我说得不对吗?爸死的时候要你照顾我和我姐姐,你自己答应的,但是现在……现在……现在……”
  说着她愈想觉得白剑翎对不起她,不该和江玉羽在一起,应该和她姐姐在一起才对。
  她大声的哭叫道:“以后我永远不跟你在一起了。”说着她反身向林中奔去。
  白剑翎叫道:“小霞!回来。”跟着就追了进去。
  他追了进去,只绕了两个圈就不知道朱小霞躲到哪里去了,他大声叫着,但朱小霞却毫不应声。
  他失望的走出林中,心中想不出朱小霞为什么会如此,心想天亮了她就会回来的。
  走出林外,见江玉羽早已不见,他上前一看,青石上写着三个字:我走了。
  他只觉这三个字如闷雷般击在他胸前,他呆呆的站在那里。
  天空一声霹雳,倾盆大雨白天而降,白剑翎站在雨中,抬头望着天空,他只觉得江玉羽的双眼在哪儿凝视着他。
  白剑翎不觉的缓缓向山头走去,夜雨渐停,乌云四散,天空又露出月色,但已是缓缓的向西方沉下。
  他坐在一块巨石上,连日来的遭遇又涌上他的心头,一幕幕如影绘形般闪动在他脑际,现在他该怎么办呢?
  他望着东方初升的旭日及满天的红霞叹了一口气,想到苍松子竟为了一本其中空白的“奇正剑诀”而毙命不由又叹了口气,但真的奇正剑诀究竟在哪儿呢?
  白剑翎想着不由自主的自怀中将苍松子交给他的那本“奇正剑诀”掏了出来,他注视了良久,随手翻开第一页,一翻开他不由惊讶得叫了一声。
  在朝霞红色光芒的照射下,银丝织成的书页上,赫然出现一个人影,右手持着一柄长剑,随着他右手的颤动,那人影也在晃动着,好似一剑欲刺而出。
  白剑翎心中惊诧万分,他将右手微微一侧,画中人影随着他右手一侧,脚步微错,霍然一剑刺出,白剑翎呆呆的望着那人影,那一剑刺出的部位竟是如此奇特,身形也是如此巧妙,不由看得他心中砰砰乱跳。
  暗思道:“苍松子死得并不像他想的那么冤枉,至少这本奇正剑诀是真的,但那空盒是怎么回事呢?大概是苍松子在逃跑时丢下的吧!”
  他这一猜倒猜中了,原来苍松子在逃时想将盒子丢下,想使那金甲人拾了一个空盒回去,他知道那金甲人不一定会启开那盒子,他拾得之后,要回到银城之后才能打开。
  苍松子虽然想得好,但仓促之间丢下,那盒子滑至路旁,那金甲人并没看见,苍松子后来也没有对白剑翎提及,以致引起了一连串的事情,而致江湖武林均知奇正剑诀在白剑翎身上,但没有人知道那是苍松子给他的,只当那是他自垂死的朱华手中夺去的。
  白剑翎本来的武功在江湖武林中已是堪称高手,此时一见奇正秘笈已现出隐秘,不由心喜一页一页的翻了过去,看完之后,虽已大都了然于胸,但其中尚有甚多不明之处,不由闭目沉思着。
  突然他心中一惊,他突然觉察出这本奇正剑诀中只有十二招,奇正十三剑,难道这奇正剑诀中缺了一页吗?
  他刚睁开眼,想再看一看,但突然听到朱小霞在山底下叫着:“白哥哥。”
  白剑翎心中一喜,顾不得再思索,连忙将“奇正剑诀”收入怀中,一面向山下奔去,一面叫道:“小霞!我在这里啊!”
  奔到山下,见朱小霞带着眼泪扑入他怀中。
  白剑翎忙抱着她道:“小霞莫哭,有什么事说给你白哥哥听!”
  朱小霞哭着道:“白哥哥,我昨晚不该那样的,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小霞,你白哥哥不会生你的气的!”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