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十七章 九州三女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七章 九州三女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法雨上前一步大声道:“这有什么稀奇,我们天觉寺中比这还要精纯的功夫还有!”
  江百生冷冷道:“你不妨表演一个让我这个在中土的无名小卒看看!”
  法雨道:“我们四大金刚不练这些,练的全是扎实的功夫。”
  江百生道:“你不妨让我这无名小卒见识见识!”
  法雨道:“好!”说着自地面拾起一块鹅卵石,放在左手上,用右手拍下去,那块鹅卵石被他一掌拍下,变成细粉。
  江百生见法雨施出这一手,心中觉得中原能如此将一块鹅卵石击成粉的也寥寥可数,虽然法雨一掌击下,尚有不太碎的,但也难得了。
  法雨骄傲的笑道:“这是我们的阳掌,我只习阳掌!”
  江百生微微一笑,也拾起一块鹅卵石放人手心,右手微微一按,鹅卵石变成细粉,纷纷散落一地!
  法雨道:“你是谁?”江百生大笑道:“你看我是谁?”
  法通也微微吃惊,江百生武功比他们二人强过多多,不在他师伯叔之下!
  法雨道:“我师父要我们来中土时不要持强,但来中土后并没遇到什么高手,你究竟叫什么?”
  江百生向法雨问道:“令师尊姓大名?”
  法雨哼了声道:“我师父是天觉寺三老之一,焉能如此轻易的告诉你他是谁,我看还是你先告诉我,如果我听过你的名字,就把我师父的名字告诉你!”
  江百生道:“我叫雪影掠波……”
  法雨大声道:“原来你是宇内三奇中的雪影掠波江百生,失敬了。”
  江百生笑道:“现在你可以把令师法号告诉我了吧!”
  法通法雨互视一眼道:“你是雪影掠波,以什么为凭?”
  江百生道:“令师是谁?”
  法通道:“现在不能说,我师父嘱咐我俩不准说出他老人家的名号!”
  江百生道:“不说也罢!”说完回头向三人道:“我们走吧!”
  法雨道:“慢走!”
  法通接口道:“我俩还有事呢?”
  江百生道:“什么事?”
  法通道:“要白剑翎把天觉宝录还给我们!”
  白剑翎道:“天觉宝录是在宫子奇手中,我身上并没有!”
  法雨道:“不信!有人对我们说在你身上!”
  白剑翎问道:“谁说的!”
  法通道:“我俩可不知他的姓名,但她说得确确实实,还说出你是在草原中得的!”
  白剑翎沉思了一会,心想这必定是宫子奇,或者古毒玩的把戏。
  他皱了皱眉道:“你俩被骗了,天觉宝录可载有大须弥功?”
  法雨大声道:“正是,你怎么知道的?”
  白剑翎道:“宫子奇使的正是大须弥功,你们如果找得到他,定可得回天觉宝录。”说完上马向二人道:“二位再见了!”
  法通大声道:“且慢!”
  白剑翎侧脸望着二人。
  法通法雨互视一眼,法通道:“别人说你拿的,你又说是有个叫宫子奇的人拿去了,我想最好你领我俩去找宫子奇,找到了他你俩对质一下!”
  江百生道:“你们两少噜嗦了,我们还有事,哪能如此清闲,来陪你们!”
  法雨面色一变:“你说这话可是虚心?”
  江百生哼了声道:“天觉宝录其中武功平平无奇,送给我们也不要!”
  法通法雨二人面色微变,怒声道:“凭你还不够资格说这种话!”
  江百生冷冷道:“但是我已经说了!”
  法通法雨哼了声,二人自知不是江百生的对手,不敢动手,半晌才道:“这事你想揽下来吗?”
  江百生道:“正有这意思?”
  法通道:“好!你有胆今年之内到我们天觉寺中。”
  江百生冷冷道:“我没这么好的兴致!”
  法雨满面通红,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江百生一带马头,向白剑翎道:“走吧!”
  法通道:“慢!”
  江百生回头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法通道:“看样子你大概也是中土有名的人物,我提一件东西你大概也知道。”
  江百生道:“什么东西!”
  法通笑道:“青灵神丹!”
  江百生笑道:“怎么样?”
  法通道:“你是武林中人,自然也知道青灵神丹的妙用,以你目前的这般功力可助你冲开天门!”
  江百生心中微动,但仍然无言的望着法通。
  法通道:“那天觉宝录中最重要的都是用梵文写的,你们中土人只看得懂那些图形,没有什么大用,如果你愿意,我愿意代表我师父,拿一粒青灵神丹跟你换!”
  江百生笑了笑道:“我们身上根本就没天觉宝录!”
  法通沉默了一会道:“既然如此,将来任何人,只要能把天觉宝录还归天觉寺,我天觉寺愿以青灵神丹相换,但还没有踪迹,天觉寺中尽多高人,我们自会至中土来索要的!”
  江百生笑了笑道:“我们走了!”说完向三人一挥手,四匹马向前奔去。
  法雨在身后向法通道:“师兄!如果他们真把天觉宝录拿来了怎办!”
  法通道:“这岂不是最好,我们岂不是可以将天觉宝录得回!”
  四人走了一程,前面缓缓走来一个女子,江百生吃了一惊,拉住马鞭笑道:“真巧!我们竟在这儿遇见了!”
  白剑翎一看那人竟是青霜女,他心中暗想青霜女怎么来的这么巧,一眼瞥见附近一阵扑翼声中,金鹦鹉又落回江玉羽身旁道:“姑娘!我回来了!”
  江玉羽下马上前躬身道:“师父!您老人家好!”
  青霜女点了点头,望着江百生。
  江百生也笑道:“你好吗?”
  青霜女轻声道:“你回来了!”
  江百生不自然的笑道:“这十年来玉羽这孩子累了你了,只是和鹿女比了十年,原来紫驼峰上竟没有金液银丸!”
  江玉羽抬头向白剑翎笑了笑,白剑翎也下马上前躬身道:“白剑翎拜见前辈!”
  石小青下了马,江百生指着青霜女道:“小青过来,这是你玉羽姐的师父,你也叫她师父吧!”
  石小青上前叫了声:“师父,您老人家好!”
  青霜女点了点头向江百生问道:“她是谁!”
  沉默了一会,江玉羽向江百生道:“我们先走一步。”
  说完向白剑翎一挥手,她和石小青两人上了一匹马,白剑翎,跟着也上马,三人向前走去。
  江百生笑了笑,向青霜女道:“我们也走吧!”
  青霜女迟疑了一下,也就上了马,和江百生并肩向前走去。
  二人沉默了一会,青霜女向江百生问道:“你现在准备去哪里?”
  江百生笑道:“去星宿海!”
  青霜女低头沉默了一会道:“有办法得到金液银丸?”
  江百生抬头望了望天空道:“我想一定有办法!”
  青霜女默默无言。
  江百生笑道:“我还应该谢谢你才对!”
  青霜女知江百生指的是江玉羽,她淡淡一笑道:“你何必如此客气!”
  江百生知青霜女心中不高兴,他笑了笑,抬头向青霜女道:“孩子们都大了!”
  青霜女望着三人背影道:“可不是吗?”
  江百生笑了笑道:“玉羽也有十九岁了,我也觉到自己老了!”
  青霜女看一了看江百生,见他虽然面貌如昔,但两鬓已微现白斑,她心中暗叹了口气,心道:他也是个练武的,本不该老得如此快,但已是如此,自己的面容不知如何了。
  江百生笑道:“可是见了年青一辈青出于蓝,心里也觉得高兴,尤其是玉羽,她现在看起来就和她母亲当年一样!”
  青霜女心中不由微觉不快,江百生还是对她如此,但她不得不承认,她有些地方确实比她强。
  江百生又道:“我只希望得到金液银丸,治好玉羽的病我就很满足了!”
  青霜女听着低下头,江百生说这种话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中。
  江百生看了看青霜女,似有所觉的道:“还有你!”
  青霜女心中一震,但是没抬起头来。
  江百生叹了口气道:“我会终生感激你的!”
  青霜女心中一沉,她失望极了,她抬头道:“我不要你感激我!”
  江百生望着她笑道:“别孩子气了,我们年纪都大了,都老了啊!”
  青霜女注视着江百生道:“你是嫌我老了!”
  江百生笑道:“我觉得我已经老了,玉羽都这么大了,要嫁人了,我还不老吗?”
  青霜女一拉马头道:“我要回去了!”
  江百生道:“不要这样子,孩子们看见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青霜女冷冷道:“我们年纪都大了,难道还怕这个吗?”
  江百生叹了口气,心想她还是这种脾气。
  沉默了一会江百生道:“你要走也好,我去星宿海,如果不死,一定回来看你!”
  青霜女闻言低下头,半晌才低声道:“我陪你一起去星宿海!”
  江百生默默无言,半晌道:“剑翎的武功足可制列缺剑,只怕他不肯轻心动武!”
  青霜女哦了一声。
  江百生又道:“鹿女那金液银丸不知是怎样得到的。”说完叹了口气。
  江玉羽和白剑翎石小青三人在前面走着,石小青偷偷的回头望了一眼,向江玉羽轻声道:“玉姐,爸和师父说些什么你知道吗?”
  江玉羽笑道:“你管这些干什么?”
  石小青眨眨眼道:“但你管这事啊!”
  江玉羽笑了笑道:“你现在不要管,以后你就会知道的!”
  白剑翎看了看江玉羽,她最近又似回到以前的江玉羽去了,除了面上时常露出微笑之外,她还是那么平静,白剑翎心中不由自主的好像被蒙上一层阴影。
  他沉思着,无论如何,她一定要取得金液银丸,甚至于用他可以做到的一切方法。
  天边夕阳又已西沉,一日又已过去。
  四野都是一片白云,昆仑山已呈现在五人眼前,下了马五人整理了一下向山顶奔去。
  奔了一程,石小青额上已微现汗迹,江玉羽扶着她一只手臂,向山上奔去。
  不远的一个峰头上响起一阵笑声,笑声在山谷中索绕着,白雪和碎石自山下崩落,一块块向下落,向五人击去。
  白剑翎心中微惊,施出雷音神功,双掌缓缓推出,落石带着一阵隆隆之声落下,江百生等六人一齐闪身躲入一道狭缝中,白剑翎大喝一声,碎石被逼开,他也闪身躲入狭缝中。
  笑声倏敛,落石也缓缓的停止,白剑翎探身出狭缝,但见远处一座山峰上凝立了一个青衣人。
  那人发声道:“来的可是江百生等人?”
  江百生心中暗惊,双方距离差不多有一里,在山野间那人声音入耳竟如此清晰!
  那人身形一起,闪电似的自山峰飞落。
  眨眼间那人已立身于五人身前。
  江百生打量了那人一阵道:“我正是江百生!”
  那人也打量了他一阵道:“你来了!”
  江百生向那人问道:“你可是列缺客!”
  那人哼了声,不满的说道:“你既然知道我是列缺客,怎么这么没有礼貌!”
  江百生微惊,记起自己来是有求于人,而且列缺客比自己还要早几十年,自己就低一辈也不算吃亏,他躬身向列缺道:“晚辈江百生,今日有事,特来拜见前辈!”
  列缺客笑了笑道:“你来是为了金液银丸吗?”
  江百生心中微惊,惊异中望着列缺客。
  列缺客笑了笑道:“你心里想的我全知道!”
  江百生默然无言。
  列缺客道:“你以为我会如此容易就给你吗?”
  白剑翎上前道:“白剑翎愿以火灵丹与前辈换金液银丸!”
  列缺客眼中一亮,接着道:“你有火灵丹?”
  白剑翎点了点头,自身上将玉盒取出,打开盒子,盒内呈现出三粒火灵丹。
  列缺客凝视了一会,道:“你从哪儿得来的?”
  白剑翎道:“这是无名僧赐给晚辈的!”
  列缺客奇异的哦了声,道:“无名僧还活着?”
  白剑翎道:“无名僧将晚辈送出火谷后就圆寂了!”
  列缺客沉默了一会,笑了笑道:“这火灵丹对我有什么用呢?”
  白剑翎急道:“但这火灵丹比金液银丸对前辈有用得多了!”
  列缺客摇了摇头道:“昔日如此,今日已非!”
  白剑翎又道:“晚辈愿以这三粒火灵丹换前辈的一粒金液银丸!”
  列缺客望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如果你们一定要得到,求我没有用!”说完他身形一起,向来处飞回。
  白剑翎大声道:“要求谁?”
  列缺客头也不回道:“她已经来了,你们回头就知道她是谁了!”
  五人一回头,江百生不由叫了声道:“鹿女!”
  鹿女微笑不言。
  江百生心中奇怪,不由向鹿女问道:“你怎么也来了这里?”
  鹿女望了望青霜女,长眉微扬道:“你不是要来这里要金液银丸吗?”
  江百生记起列缺客临走时说的话,忙向鹿女道:“你和列缺客是什么关系?”
  鹿女淡淡道:“这你用不着知道,如果你愿意,日后会知道的!”
  白剑翎上前道:“前辈,希望你能赐给我们一粒金液银丸!”
  鹿女笑了笑道:“不可能!你只有一个要求,你早用过了!”
  江百生含怒道:“原来你有金液银丸,当时在紫驼峰时为何推说没有!”
  鹿女道:“你别这么凶好不好,我当时是没有,但是现在如果你要,就有!”
  江百生一手抽出长剑道:“你既然有,你就应该拿出来,我俩还有两场,我们再比斗下去!”
  鹿女笑了笑道:“不行了,此一时,彼一时!”
  江百生心想有求于人,如此不行,他叹了口气道:“我女儿患了七凤绝症,你有金液银丸为什么坚持不肯给,你要怎么样才行!”
  鹿女望着江百生,半晌道:“你说对了,我要有条件才给!”
  江百生一听急道:“什么条件?”
  鹿女笑而不言。
  青霜女看了心中实在不舒服,她也加一句道:“你要什么条件!”
  鹿女看了看青霜女,不屑的哼了一声,转身走去。
  青霜女气坏了,她冷冷道:“久闻鹿女之名,今日一见,使我都觉得丢脸!”
  鹿女回头哼了声问道:“她是谁!”
  江百生在旁道:“你们两人都是三女中人,竟互不相识,她是青霜女!”
  鹿女停了一下道:“原来是青霜女,那就难怪了!”
  青霜女也是女人,也最敏感,她从鹿女口气中就听出有些不对了,她冷冷道:“是难怪,十年相聚,还不难怪?”
  鹿女掉头就走。
  江百生追上道:“鹿女,你且等一下,你有什么条件告诉我,我能办到的一定办!”
  鹿女停下脚步,背着人,向江百生道:“你一人跟我来!”
  青霜女心中酸气冲天,大声道:“大白天的,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鹿女不理,向前走去,江百生回头望了望四人,只有跟了上去。
  江玉羽沉默了一会,抬眼看了看青霜女,起身跟了上去。
  鹿女转过了一个山角,回头一望,见江玉羽也跟来了,她微微一笑道:“江姑娘也来了,那更好!”
  又走了一段路,鹿女找一块石头坐下,向江百生笑道:“你们也坐下吧!”
  江百生迟疑了一会,就坐下身子,江玉羽立身在江百生身后低头站着。
  鹿女笑道:“江姑娘不坐吗?”
  江玉羽道:“谢谢你了,我不坐!”
  江百生道:“小孩子,就让她站着好了!”
  鹿女笑着吸了口气,笑道:“真可笑,我俩虽然在紫驼峰上斗了十年,但连一席话也没有谈过!”
  江百生笑道:“我们是敌人啊,那有什么好谈的!”
  鹿女笑道:“你这么想吗?”
  江百生沉默了一会道:“那时是,现在不是了!”
  鹿女笑道:“如果我们不是敌人那话就好谈了!”
  江百生也笑了笑道:“你有什么条件?”
  鹿女迟疑了一下道:“你们想一想,我怎么会有金液银丸?”
  江百生摇了摇头道:“我怎么会知道?”
  鹿女沉默了一会缓缓道:“你们可知列缺客是我父亲!”
  江百生微惊,凝视了鹿女一会道:“这我可没有想到!”
  鹿女微微一笑道:“我也想不到,我以为我永远也不会再认他的!”
  江百生不由问道:“为什么呢?”
  鹿女沉吟了一下道:“我父亲练的是列缺神功,是不能破童身!”
  江百生哦了一声,没有说话。
  鹿女又道:“当年我父亲想一举冲开天门,使武功成为天下第一,但遇到了我母亲,以致于功败垂成!”
  鹿女说着低下头道:“我母亲当时是有名的美人,是我父亲自己不好,不能把握住才会如此,但我父亲事后发觉要成为天下第一已不可能,他就愤然隐居星宿海!”
  江百生倾神听着,心想列缺客也太不该了,那鹿女的母亲该怎么办呢?
  江玉羽抬头望着鹿女,见她此时低头轻轻的说着,也是楚楚可怜的。
  沉默了一会,鹿女又道:“我母亲伤心极了,在生下我后就躲了起来,幸好遇到了我师父,把我们母女二人接到紫驼峰去。”
  鹿女抬眼向江玉羽微微一笑道:“我父亲也想着我母亲,他躲回星宿海也只是一时冲动,过了些时候他又到处找我母亲,等到他找到时已经太晚了,我母亲已死了!”
  江玉羽心中也一阵难受,她也是自小就死了母亲的,听鹿女身世比她还可怜,不由心中十分同情她的遭遇。
  鹿女道:“我父亲来了,但我母亲已经死了,我永远不会再认他了,他回星宿海去了!”
  江玉羽心中不由担心着,不知她父女二人以后如何?
  鹿女又道:“过了些时候他又来了,留下了一粒金液银丸,只说他很悲伤,只要我认他是我父亲,他愿意答应我一切条件!”
  江百生喘了口气,心知现在只要鹿女答应,金液银丸就不成问题了。
  鹿女笑了笑道:“当时我毫不为动,金液银丸后来用掉了,但不知你来紫驼峰是为了金液银丸!”
  江百生望着鹿女道:“你现在认他了!”
  鹿女笑了笑,低头道:“这是自你离开紫驼峰后才下的决定!”
  江百生沉默着,没有答言。
  鹿女叹口气道:“我母亲给我的教训太大了,不要事后的忏悔,因为那已经是太晚了,因此我才对紫驼峰定下规律,不准男子进入。”
  说着又笑了笑道:“但你一去就住了十年!”说完又叹了口气。
  江百生低下头,双目微闭,是的,苦行大师说对了,情丝绕身,他怎么办呢?
  他睁眼缓缓道:“我为的是玉羽,她母亲因七凤绝症去世,我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再蹈她母亲的覆撤了!”
  鹿女笑了笑,向江玉羽问道:“江姑娘,你喜欢我吗?”
  江玉羽迟疑了一下,不由点了点头。
  鹿女笑着道:“我来星宿海,问我父亲,我该怎么办?”
  江百生抬头望着鹿女,鹿女低头道:“他告诉我,说我喜欢怎样就怎样!”
  江玉羽心中想起了她师父青霜女,她低头道:“如果没有我母亲,我爸爸或许会和我师父结婚的!”
  鹿女凝视着江玉羽道:“我一生的感情必须要有一个寄托,我有时心中空虚得很!”
  江玉羽沉默着,她也有经验,每当白剑翎离去时,她会望着他的背影一直至消失,没见到他时,想见他,见到他时,又怕自己累了他。
  她缓缓抬起头来,凝视着鹿女,她年纪比自己大多了,她比自己更要寂寞。
  鹿女再次向她问道:“玉羽!你喜欢我吗?”
  江玉羽再次点头,沉默了一会道:“但是我师父也和你一样!”
  鹿女默默无言。
  江玉羽道:“因为我爸爸和我母亲结婚,她远走天南,学得了超人的医术,我母亲去世后她才回来!”
  鹿女叹口气,沉默了一会又问道:“你喜欢我还是你师父?”
  江玉羽沉默着,半晌道:“我跟着我师父十年了,但你有些地方我更喜欢,我说不出来喜欢谁!”
  鹿女低头沉思了一会,笑道:“但青霜女带了你十年,你会更喜欢她的!”
  青霜女掠身而到,口中道:“正是!”
  江玉羽忙道:“师父!”
  青霜女哼了声道:“你以为你手中有一粒金液银丸,就可随心所欲了吗?”
  鹿女轻哼了声道:“你来干什么?”
  青霜女怒道:“许你来,不许我来?”
  鹿女沉声道:“刚才我们所说的话你全听见了?”
  青霜女一肚于火,心想我等了这么久,你却要捷足先登,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她哼了声;道:“正是,你们的话我全听见了!”
  鹿女面色一变,道:“偷听别人说话,这就是你的拿手吗?”
  青霜女也面色一变道:“你私生女竟敢神气,做什么事都是鬼鬼祟祟的。”
  鹿女身子微微颤抖,连江玉羽都觉得她师父这句话说得太恶毒了。
  江百生抬头向青霜女道:“青霜!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你太不该了!”
  青霜女话才出口, 自己已是非常后悔,但江百生竟出言责备她,她不由大笑道:“我太不该了,我实在太不该了,我一直等着你,而你却喜新厌旧。”
  江玉羽走至青霜女身旁道:“师父!您消消气,我俩回到前面去吧!”
  青霜女一挥手道:“你别管我,当年你母亲害了我,今天你又在害我!”
  江玉羽流着泪,无言以对。
  鹿女起身向青霜女走去,口中道:“青霜女,你口出恶言,不但骂我,而且还骂了我父母,今天我饶你,我父母也不会饶你!”
  青霜女一手抽出长剑道:“你别拿你父亲来吓人,我才不怕他!”
  鹿女冷然长笑道:“青霜女!你别自己捧得太高,凭你我就够了!”
  青霜女心中对江百生已绝望了,她右手一挥,长剑频频向鹿女攻去。
  江百生在旁叫道:“青霜!不要动手,你不是她的对手!”
  他说的虽是实情,但青霜女此时听来更是火上加油,她一咬牙,攻得更紧。
  鹿女一连闪过三剑,反手抽出长剑,反攻了过去。
  白剑翎和石小青也转了过来。
  江百生大叫道:“剑翎!你过来拦住她们,不要她们两人再打下去。”
  白剑翎见青霜女和鹿女斗在一起,心中微惊,他长吸了口气,身形移至二人中间,雷音神功发出,拦在二人中间,二人身前好似筑起了一道钢墙。
  二人一愣,山上传来一个声音冷冷道:“青霜女口出恶言,必须毙了!”声到人到,列缺客又出现在众人眼前。
  江百生闻言忙道:“青霜女本是无心之言,前辈就放过她一次罢!”
  青霜女大声道:“你去替她说话吧,我是故意说的,怎么样!”
  列缺客冷冷一笑道:“那很好,真有胆!”
  青霜女道:“什么有胆没胆,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下流的人!”
  列缺客出去绕了一圈,回来时正听到二人在吵架,故并不知先前之事,此时见青霜女当然骂他,这事极少人知,他自己也羞于出口,他虽不对,但岂容青霜女如此。
  他冷冷一笑,双掌挥抬,白剑翎大吃一惊,知列缺客怒火已起,他连忙将雷音神功发出,护住青霜女。
  列缺客吃惊的望了白剑翎一眼道:“今日再见雷音神功,你可是无名僧的徒弟!”
  白剑翎躬身道:“前辈请息怒,大家都在气头上,大家不妨一起沉默一会,再好商量其他事情。”
  列缺客怒道:“在怒头上,谁敢在我列缺客面前发怒的!”
  青霜女怒道:“列缺客又怎样!”
  列缺客又要动手,白剑翎心中大急,脑中一转,忙道:“前辈请稍等,无名僧有话要我转告前辈!”
  列缺客心中微惊,不知无名僧有什么话要告诉自己,他想着注视着白剑翎!
  白剑翎第一次说谎,心中噗通噗通乱跳,过了一会才道:“前辈请跟我来!”说着向旁走去。
  列缺客当有什么要事,就跟着白剑翎向旁走去。
  走了一段路列缺客道:“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
  白剑翎停下脚步,沉思了一会道:“无名僧要我转告前辈,说前辈若能将酒色财气中的气去掉,定可成为天下第一高手!”
  列缺客沉思了一会,哼了声道:“这无名僧太噜嗦了!”
  说完就要走,白剑翎道:“无名僧这些话全是正言!”
  列缺客哼了声,一转头,见青霜女和鹿女又战在一起。
  他大喝一声,向青霜女扑去,白剑翎吃了一惊,也追了上去,口中大叫道:“前辈手下留情!”同时雷音神功发出。
  列缺客一回手,列缺神功也发出,两股劲力一交,中央升起了一根气柱,其中白雪如闪电似的被逼向上升去。
  列缺客冷笑道:“好深厚的功力!”
  白剑翎躬身道:“请前辈恕罪,白剑翎此举迫不得已!”
  鹿女大声道:“青霜女,你别老是仗着白剑翎!”
  说完又向青霜女攻去。
  列缺客在旁,江百生不敢再叫白剑翎出手,只有大叫道:“你们别动手!”
  二女哪管,两支长剑闪电似的攻着。
  列缺客对白剑翎也有顾忌,不再攻青霜女,只冷冷的注视着白剑翎。
  白剑翎低头沉默着,半晌他方始转头向列缺客问道:“前辈如果把青霜女杀了又有什么好处!”
  列缺客哼了声道:“杀了她可以消我一口气!”
  白剑翎又道:“出气不是有更好的方法吗?”
  列缺客冷然道:“这儿的事不用你多嘴,我自会处理!”
  二人正说着,场中二女已斗至目招以外,鹿女技高一筹,连连抢攻,青霜女一步步后退,额角已现汗水。
  江百生大声叫道:“停手!”
  二女还是不理,鹿女长剑削出,一开一闭,向青霜女眉心刺去。
  江百生右手食指疾点,叮的一声,将鹿女长剑点偏。
  列缺客喝道:“江百生!不许动手!”
  江百生哪听,他怕再迟些青霜女就要死在鹿女手中了。
  列缺客身形一动,双掌微翻,列缺神功发出,向江百生击去。
  白剑翎也将雷音神功发出。
  列缺客大怒,双手互出,一连向白剑翎攻出三招,同时在每一招中都挟着十足的列缺功力击出。
  白剑翎长啸一声,双掌连翻,迎了上去。
  两股功力一交,二人同时后退了三步。
  江百生向二女扑去。
  列缺客怒声道:“你们要金液银丸还是要青霜女的命!”
  三人一齐呆住,白剑翎的心一直往下沉,这怎么办,他不出手,青霜女非死不可,但金液银丸……这该怎么办呢?
  江玉羽见白剑翎呆住,她叫道:“剑翎!快救我师父!”
  白剑翎转头望去,青霜女已被逼得背靠着山崖,拼力在那儿抵挡着。
  列缺客沉声道:“你们可以在青霜女和江玉羽二人中选一个活的!”
  白剑翎不知如何是好,扭头看着江玉羽。
  江玉羽急道:“快救我师父!”
  列缺客又沉声道:“只要你们不动手,我就把金液银丸给你们!”
  江百生向鹿女叫道:“青雪,你快停手!”
  鹿女猛攻了一阵,她心渐渐的软了下来,青霜女她对江百生的权利应该比自己多的,而且也是那么可怜,如果她杀了她,那是不该的。
  但青霜女对她的侮辱,不是她能忍受的,江百生在叫了,叫她的名字,不是叫她鹿女了,她的长剑缓缓的慢了下来。
  但这话听在青霜女耳中,如刀割一般难受,她挥剑反攻,连鹿女攻出的剑都不顾。
  鹿女长剑一震,无数的剑影封住青霜女。
  青霜女奋力攻着,但技差一筹,无可奈何。
  江百生缓了一口气。
  青霜女怒声道:“鹿女,你简直太不要脸了,用金液银丸来换汉子!”
  鹿女怒哼了一声,口中道:“你一定要自讨苦吃,我就不饶你了!”说完又向前踏了一步,长剑一闭一开攻出。
  青霜女心中如受火烧,她希望鹿女一剑刺死她就罢了,她也出剑向鹿女攻去。
  二人身形互闪,嚓的一声,青霜女呆立着,鲜血自她左肩头流下。
  白剑翎呆呆的望着她们二人,没有动,江玉羽流着泪望着白剑翎。
  青霜女目中含着杀气,一步步向鹿女逼去。
  鹿女冷冷的哼了一声,长剑缓缓举起,剑尖对着青霜女。
  江百生身形一动,插身入二人之间,道:“你们不要再斗了!”
  青霜女咬了咬牙,江百生对她愈来愈坏了,她受了伤,反叫她不要斗了,她此时心中只存了一个念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她向前逼去,突然出剑,向江百生刺去。
  江百生正要向鹿女劝解,想不到青霜女出剑攻出,他大吃一惊,连忙起身欲避过,一起身,但上面鹿女已起身自他头上掠去。
  鹿女见青霜女出手攻向江百生,她也连忙身形拔起,出掌向青霜女攻去。
  泪水自青霜女眼中流出,她心中只想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不理鹿女来势,一掌击向江百生。
  江百生背心一凉,只觉气血翻涌,他回头默默的凝视着青霜女。
  青霜女也被鹿女一掌击中,身形一步步向后退去,翻身倒在地上。
  鹿女呆呆的立着,她心中以为青霜女一定会回手自救,想不到竟是如此。
  江百生无言的望着青霜女,转身一步步向她走去。
  青霜女看着江百生,又闭上了双眼,她吃力的道:“百生……我错了!”
  江百生泪水涌出,他只觉得双腿发软,眼前一片黑暗,身形缓缓的跌倒。
  鹿女奔了上去,扶起了江百生,江百生口中轻轻叫道:“玉羽!玉羽……”
  江玉羽奔上去扶着江百生大哭。
  鹿女泪水满眶,江玉羽抬眼怒视着她,鹿女微微一笑,将长剑向自己腹中刺入,轻声向江玉羽道:“江姑娘原谅我!”
  鲜血自她腹中流出,列缺客急奔过去,鹿女低声道:“爸爸!江姑娘是好孩子,灵丹给她吧!”列缺客目中也含着泪水。
  白剑翎颤抖的举起了双手,他好似看到鲜血自他指缝中流下,他双手已染满了血迹。
  鹿女扑身倒在江百生身上。
  江玉羽满面泪水的站了起身,头也不回的向山中奔去。
  白剑翎呆呆的站着,石小青本来在旁吓呆了,此刻吃了一惊,推了白剑翎一把道:“白哥哥!快追!”
  白剑翎呆了一下,大声叫道:“玉羽!”跟着追了上去。
  眨眨眼,转过了两三个山角,江玉羽竟已消失了。
  石小青喘着气追了上来,向白剑翎道:“白哥哥!玉羽姐不会走得太远的,我们再去找找她!”
  白剑翎迟钝的应了声,缓缓的向来路走去。
  列缺客抱着鹿女的尸体站在那儿,泪水一直流着。
  白剑翎呆了一下,上前向列缺客跪下道:“白剑翎请前辈赐一粒金液银丸!”
  列缺客含怒一脚将白剑翎踢开道:“你刚才为什么不出手?”
  白剑翎目中含着泪水,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又跪回原处。
  列缺客望着天边,道:“是的,是我刚才不准你出手的。”说着泪水又流下。
  白剑翎低头落着泪,没有说话。
  列缺客过了一会又道:“她要我将金液银丸给江玉羽!”
  说完了他低头看了看白剑翎,冷然长笑道:“是的,我金液银丸一定会给你的,但是要你还我女儿的命!”
  白剑翎含泪道:“只要我白剑翎能做到,我一定去做!”
  列缺客冷笑道:“我要你去死!”
  白剑翎道:“如果前辈肯将金液银丸赐给我,死我也愿意!”
  列缺客看了他一眼,仰天狂笑道:“好!”说完他自怀中取出了一个银葫芦,向白剑翎道:“你把这里面的药服下!”
  白剑翎接了过来,打开盖子,见里面全是银色的液体,他举起手一口全部服了下去。
  才一入腹,就觉得一阵寒气向全身窜去,他忍不住打了一个颤,寒气转眼消失。
  列缺客望了他一眼, 自怀中将一个金盒掏出,丢在地上,狂笑道:“这就是你要的金液银丸了,你服了玉贞水,以你的功力,百日之内必死,你去吧!”说完他狂笑着抱着鹿女的尸体,飞身而去,白剑翎拾起了金盒,放入怀中。
  他望了望江百生和青霜女二人的尸体,他抽出了长剑,掘了一个大坑,将二人埋入,拜了四拜,又向江玉羽奔去的路上走去。
  走至原处,见江玉羽和石小青坐在一起,石小青正在哭着。
  江玉羽抬眼轻蔑的望着他,使他不敢抬眼,他低着头走了过去,取出了那金盒,含着泪放至江玉羽身旁。
  江玉羽打开了金盒,但见盒中放着三粒银丸,她取了出来,向远处扔去,随手将金盒扔在地面。
  石小青收泪愣然道:“江姐姐!你怎么了!”
  江玉羽望着白剑翎,轻蔑的一笑,起身离去。
  石小青急忙拉住了她,道:“江姐姐,不要走啊!”
  白剑翎起身将三粒金液银丸又拾了回来,装入盒中,递给江玉羽道:“王羽,你服下了吧!”
  江玉羽冷笑的笑着半晌道:“我早就该认出你是如此自私自利的小人了,我真后悔见着你!”
  白剑翎痛苦的轻声道:“玉羽,你对我怎么说都好,但金液银丸是老伯以性命换来的,你服下吧!”
  江玉羽冷笑了两声道:“对了,他们以性命换来的,而你却拿来邀功?”
  石小青在旁道:“江姐姐!白哥哥也是为了你!”
  江玉羽冷笑道:“为了我?我看还是为了他自己!”
  白剑翎目中含泪道:“玉羽,不管你怎么说,你是对的,但是……”
  江玉羽怒道:“要我服下除非你马上死!”
  白剑翎默默无言。
  石小青在旁哭着道:“玉羽姐姐,白哥哥是个好人呀,他也一直对你很好啊,你为什么要如此呢?”
  江玉羽不理石小青,冷冷一笑道:“你会死吗?”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道:“我会的,但不会是现在!”
  江玉羽冷笑道:“要等到你老的时候吗?”
  白剑翎抬眼平静的望着她,轻轻向石小青道:“小青!你来,我有话对你说!”
  石小青依言走了过去,白剑翎带着她,过了一些路向她道:“小青,我有事求你,你愿意帮我忙吗?”
  石小青流着泪道:“白哥哥,你怎么了!”
  白剑翎摸了摸石小青的头,将金盒递给她,平静的笑道:“小青!你已经大了,不是孩子了,不要哭!”
  说着顿了顿道:“这金液银丸你带着,劝你玉羽姐姐服下,如果她一定不肯,百日之后你陪她去泰山之巅!”
  石小青急道:“白哥哥!你呢?”
  白剑翎笑了笑道:“我有事去办,你不要说,百日之后我会在泰山之巅等你们!”
  石小青茫然的点了点头。
  白剑翎看着她,心中充满了歉意,他对石小青将永远会内疚着。
  二人四目交视,半晌,白剑翎笑了笑道:“小青,玉羽托你照顾了,我走了!”
  石小青点着头,眼中泪水不由自主的流出。
  白剑翎向远处的江玉羽看了一眼,她仍然是那么的高贵,那么的令人爱慕。
  他转头缓缓的走去。
  石小青流着泪,看着白剑翎!
  江玉羽站在远处,望着白剑翎的背影,他一步步的离开,步履是那么的沉重,微微散乱的头发,显出他心中的哀伤!
  白剑翎的背影逐渐消失了,她真想痛哭一场,但她好似已经失去了她所有的,包括她的思想。
  白剑翎下了山,见四匹马还停在那儿,他微微叹了口气,上了马策马向前走去。
  马蹄踏着路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想,他还有几件事未了,百日之期已经足够了,他心中此时再也没有什么担扰的,金液银丸已在石小青手中,
  江玉羽会服下去的。
  迷谷中仍是一片雾色,白剑翎下了马,佩弓挂剑,向谷中走去。
  谷中景致未变,他不知道天魔古毒在不在谷中,他尽目力向前望去,谷中毫无人迹。
  他向前走去,面前是一堆堆的雪堆,他皱了皱眉,不知这些是不是又是什么阵法。
  他微吸一口气,身形飘起,离地一丈有余,风驰电掣般的向前飞去。
  掠过了雪堆,他脚刚一触地,突觉地面向下一沉,他吃了一惊,连忙提气升起,地面一阵翻动,一切又归于沉寂。
  白剑翎身形飞掠而前,不一会,面前雪地一空,呈现了一片草地。
  白剑翎一落向身,四外哗的一声,四支大木棍直击了过来。
  白剑翎双掌微合,四支木棍都被击成了粉碎!
  他皱了皱眉,心中暗奇怎么这迷谷之中到处都是机关重重,好似鬼屋。
  他想起鬼屋不由就想到了张斌,当时张斌去向不明,莫非是又被鬼侠拿回………
  对了,张斌不是说宫子奇的天觉宝录还没有打开吗?
  现在天觉宝录中的武功都被宫子奇施出来了,自然张斌必在宫子奇那儿。
  他正在想着前面走来三人,他一看来的正是古毒,宫子奇和另外一个不认得的女子。
  三人一会也发现了他,古毒吃惊的咦了一声,道:“白剑翎!想不到你竟能一个人到了这里!”
  白剑翎默默无言的望着古毒。
  那女子向古毒问道:“这就是你说的叫白剑翎的那人吗?”
  古毒点了点头。
  三人已走至白剑翎身前不远,白剑翎已看清楚那女子,她的面貌隐隐有些和古毒相似,但看上去比古毒要温厚多了。
  她打量了白剑翎一阵,向白剑翎问道:“你就是叫白剑翎吗?”
  白剑翎微微点了点头。
  那女子笑了笑向古毒道:“我看事情可能和你说的有些出入,这白剑翎看起来不像你说得那么凶恶!”
  古毒阴阴的笑了笑道:“大姐!话可不是这么说,他面貌虽忠厚,但谁也不知他心中在想什么!”
  那女子又向白剑翎道:“我是古毒的姐姐,人称无忧女!”
  白剑翎点点头,没有说话,心道:“原来如此,想不到古毒竟是无忧女之弟!”
  无忧女见白剑翎毫无语言,她皱了皱眉道:“你入迷谷来干什么?”
  白剑翎笑了笑道:“我是来除古毒的!”
  无尤女面色微变道:“你说什么?”
  白剑翎又重复了一遍道:“我是来除古毒的!”
  古毒在旁向无尤女道:“大姐!怎么样,我的话可不错吧,这白剑翎可傲得很呢!”
  无忧女哼了一声,向白剑翎道:“你是谁人的弟子,没有人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的!”
  白剑翎微笑道:“但是我说的是实话!”
  无忧女怒道:“想不到我闭关十年之后,武林中竟变得如此,毫无长幼尊卑了!”
  白剑翎哦了声道:“前辈只闭关十年?”
  无尤女哼了声,没有答话。
  白剑翎道:“前辈可知令弟在二十年前令门下三弟子在华山之巅以弧光剑阵欲除去江湖上有名的人,以及暗算我父母剑弓侠侣于死地之事吗?”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