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十八章 生死茫茫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八章 生死茫茫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无忧女哼了一声,扭头向古毒望去。
  古毒淡然道:“大姐!别听他的,我已五十年不出江湖了,大姐难道不知道吗?”
  无忧女疑惑的道:“我听他说得确有其事似的!”
  古毒冷笑道:“他是因为怕你,我的徒弟都死在他手中,你知道这全是事实!”
  无忧女皱了皱眉,向白剑翎道:“你的意思是你今天非要报仇不可了!”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古毒若不除去,江湖上风波无,法平息!”
  无忧女默默无言,半晌才说道:“我一直对这些事不太关心,今日你既然以除害之名而来,我也不能因我的弟弟而袒护他,我去江湖中打听一下,如果此言属实,我自然不会放过他的!”
  白剑翎想不到无忧女竟然会如此讲理,他躬身道:“白剑翎代表江湖上的朋友谢谢前辈之明理了!”
  无忧女微微摇手道:“不必客气了!”
  白剑翎又道:“那在下三日后再来了!”
  古毒大声道:“大姐!你可不要上当,这小子刁滑得很,今天他来了,如果让他离去,他知你在,以后就永远不会来了!”
  无忧女沉默的望着白剑翎,半晌道:“如果你说的不是实话,你走了我怎么对我弟弟交待呢?”
  白剑翎道:“在下所说的全是实话!”
  无忧女微微一笑道:“但我也不能袒护你啊!”
  白剑翎默然无言,半晌道:“前辈准备怎么办?”
  古毒在旁冷冷道:“你也留下来!”
  无忧女想了一下道:“你也留下可好!”
  白剑翎微微一笑,心知古毒心中想趁无忧女离开时联合宫子奇对他做手脚。
  他笑了笑道:“这样也好!”
  无忧女心中又加上了一重忧虑,白剑翎如此轻易就答应了,看样子古毒这事大半是由他做的了。
  他望着古毒,古毒正阴冷的笑着。
  无忧女不知自己一走双方会如何,看样子一定会斗起来。
  她沉吟了一下向白剑翎问道:“令师是谁?”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道:“云飞和千智禅师!”
  无忧女一愣,向古毒问道:“云飞不是你第三个徒弟吗?”
  古毒点了点头。
  无忧女迷惑的皱了皱眉道:“千智禅师却又是我同辈的,他俩怎会合收一个徒弟,而且他如果是云飞的徒弟怎又会找你报仇?”
  古毒沉默着,无言以答。
  无忧女又问道:“千智禅师虽是雷音神功的传人,但他功力太浅,怎么能教出比你强的徒弟呢?”
  古毒道:“大姐!我看您别管这些琐碎的事情了。”
  无忧女不高兴的道:“弟弟!你究竟在搞些什么,千智禅师的人品很好,他的徒弟我自然也信得过,难道说……”
  古毒忙道:“大姐!其实他师父是谁恐怕没有一个人知道,也许全是偷师的!”
  无忧女哼了声道:“如果是偷来的武功,更不该比你高了!”
  古毒道:“我只是说也许罢了,也许他还另有师承也不一定,大姐,你可知道他也会奇正十三剑吗?”
  无忧女惊异的哦了声道:“真的吗?”
  古毒冷笑了一声道:“当然真的,否则我怎会败在他手中呢?”
  无忧女抬眼望着白剑翎沉声道:“你究竟是何人之弟子!”
  白剑翎沉吟了一下道:“我父母临去世前把我托给千智禅师,不久他老人家又将我托给了云飞!”
  无忧女对白剑翎的底细如何想知道清楚一些,她又追问道:“千智禅师功力远在云飞之上,何必将你托给云飞?”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千智禅师他老人家要闭关,而且古毒以弧光剑法震慑江湖,我也不得不学弧光剑法!”
  无忧女又问道:“奇正十三剑武林中无人会,你从哪儿学来的!”
  白剑翎道:“我巧得奇正剑诀,自己学的!”
  无忧女哦了声道:“真的吗?”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真的!”
  无忧女沉吟了一下,她对白剑翎真是莫测高深了,奇正十三剑如果是真的落在白剑翎手中并且他已练会了,那岂不是武功在自己之上了!
  她沉思了一会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多问了,你的身份我还是摸不清,否则我可以让你走,以免你和古毒单独在谷中。”
  白剑翎笑道:“前辈放心,目前我不会对他怎样的!”
  无忧女听白剑翎这种口气,心中不由不满,冷冷道:“但是我却怕他会对你怎么样!”
  白剑翎道:“谢谢前辈了!”
  无忧女望着他,半晌道:“不用客气,我现在就走,我问清楚了就回来!”
  说完她身形一起,飞身向谷外奔去。
  无忧女一去,古毒就冷笑着向白剑翎道:“白剑翎,你今天可是自投罗网了。”
  白剑翎淡淡一笑,盘膝坐下。
  古毒上前一步道:“我大姐只能出去,她可进不来了!”
  白剑翎心中微惊,记起来时遇到的机关,真有些替无忧女担心。
  古毒同宫子奇一使眼色,二人一齐出掌,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一睁眼叫道:“且慢!”
  古毒和宫子奇二人一愣,收回掌势。
  白剑翎扫了二人一眼道:“我现在不愿意跟你们斗,你俩想想,我怎么能进来的!”
  古毒和宫子奇一齐一呆,心想对了,白剑翎他是怎么进来的呢?
  白剑翎缓缓道:“我已答应你姐姐了,三日之内我不会动你,但三日之后,你姐姐即使没有回来我也不会让你再活下去的。”
  古毒冷笑道:“好大的口气,我俩马上就要毙了你!”
  白剑翎淡淡道:“小兄弟,你俩还办不到!”
  古毒宫子奇二人面色微变,二人一齐出掌,再向白剑翎击去。
  白剑翎发出雷音神功,二人掌势和白剑翎雷音神功一接,二人大吃一惊向后退了几步。
  白剑翎淡淡一笑,闭上双眼。
  古毒和宫子奇二人一齐大吃一惊,互相惊视。
  半晌,古毒回身向白剑翎道:“白剑翎,你的功力又大进了。”
  白剑翎连理都不理。
  古毒哼了声道:“既然如此,我们可要走了,你可知我姐姐无忧女的利害?”说罢宫子奇二人往回奔去。
  白剑翎微惊,如果就此被二人逃去,无忧女回来也没有办法,他想着睁开双眼道:“你们二人不许走,否则我要毙了你们两人!”
  古毒和宫子奇一齐止步,停了一下,才又起身向前奔去。
  白剑翎急忙身形一起,追上了二人,拦在二人身前,道:“不准走!”
  古毒和宫子奇二人吃了一惊,白剑翎的身法比他俩所估计的要快得多了。
  两人身形一顿,呆了一呆,古毒停了一下道:“你为什么不准我们走!”
  白剑翎冷笑道:“你们想逃可办不到!”
  古毒哼了两声,顿了顿道:“我们回至屋中去!”说完一面向前走一面道:“你若不放心,可以跟来!”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古毒已和他错身而过,他跟了上去。
  古毒和宫子奇二人向前走去,一会,前面耸立了一座宏伟的房屋,古毒和宫子奇二人放慢了脚步,走至屋门口,突然一闪身进入屋内。
  白剑翎呆了呆,身形一动扑了过去,双手轻轻一碰,那扇门就应手而开,屋内光线充足,古毒和宫子奇二人站在屋子另一头向他冷笑着。
  古毒右手抬起,向他身旁的一个把手按下,一阵隆隆声中,屋子由慢而快的旋转了起来,门窗也啪的一声全部关了起来。
  白剑翎双眼注视着古毒和宫子奇,见他俩立的地方向后一退,退出了屋外。
  他身形飞起,向二人退出的地方扑去,双掌使出雷音神功拍出,房屋飞快的旋转着,他一掌拍出,劲力被带散,只听见一阵隆隆声,房屋微微倾斜,但却没有破裂。
  白剑翎双掌正要再次击出,但屋子扎扎声中竟向地下沉去。
  白剑翎吃了一惊,突然哗的一声,房屋好似向下落去,他猛吸一口气,雷音神功全力击出,此时房屋旋转之势已缓,他这一掌击出,哗的一声,屋顶顿开了一个大洞。
  他身形飞出,双目向四外景物一掠,他竟处身在一个峡谷之中,下面是万丈深渊,上面高不见顶。
  他的心一直往下沉,想不到古毒的设计竟如此恶毒,像如此的设计谁能不被害!
  白剑翎吸了口气,身形向绝壁飞去,壁上滑不留手,上面附着一层薄的青苔,尖削得好像是被斧削的一般。
  白剑翎手一碰上,毫无着力之处,根本无法借力,他望了望看不见的顶,轻轻叹了口气,将身体附在壁上,提气使不下坠,一方面沉思着脱身之计。
  一天一夜过去了,白剑翎还是在原处,上既无法,下又不能。
  突然,自上面落下来一块碎石,向下面无底深渊落下,他心中一动,心道:“在这样地方凭我自己的力量自然上不去,但只要有借力的地方,就再高我不也是可以上去吗?”
  他一手取下背上的弓,搭上一支箭,向二十丈以上,对面的壁上射去,弓一脱弦,他跟着长吸一口气,身形一拔,飞身往上,跟着弯弓搭箭。
  前面一箭才射中,他单足一点,换了口气,反身将另一支箭射去。
  如此闪电似的向山巅飞身而上。
  箭壶中箭只剩下两支时,他人也上了崖壁。
  只见崖壁上一个人都没有,他上了崖壁,举目四望,但见不远之处正是原来那幢屋子的旧址。
  他向前走去,见远远还有一幢屋子,心想古毒和宫子奇如果没有走,必定在这所屋中,他向那所屋子走去。
  远远的望见古毒自屋中出来,和宫子奇二人好似要出去,早已收拾好了!
  他知道古毒和宫子奇二人此时还看不见他,他凝立当地,注视着古毒。
  突然飘来一条人影落在古毒身前,来人正是无忧女,她怒容满面的望着古毒和宫子奇两人,白剑翎心中微微错锷,不知无忧女怎么如此快就回来了,想已打听清楚了。
  无忧女和古毒在说话着,白剑翎见无忧女已经出现了,他也飞身向前。
  古毒和宫子奇一见他出现,吃惊的看着他。
  无忧女哼了一声向古毒道:“你刚才不是说他已经逃了吗?”
  古毒讷讷不能言。
  白剑翎看着古毒道:“我挂在无底深渊的绝壁上,已一天一夜了!”
  无忧女含怒向古毒道:“你怎么说!”
  古毒跪在无忧女的面前落泪道:“大姐!您看在当年父母的份上放过我这一次罢,我一定会改过的!”
  无忧女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古毒又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但好似已有些心动了。
  古毒流泪道:“我只是一时糊涂,受了那三个徒弟的引诱,妄想称霸江湖,以后势成骑虎,被逼着没有办法,人谁能无过,难道我要改都不让我改吗?”
  无忧女低下了头,白剑翎看着古毒,不知他是真心的还是假装的。
  古毒一见无忧女低着头,他大哭道:“大姐!不论你把我怎么都可以,但是你应该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呀!”
  无忧女抬眼望着天空,半晌,她一低头,沉声道:“你的行为不可原谅,我不能因为你是我的弟弟而放过你!”
  古毒猛然吃了一惊。
  无忧女哼了声,注视着古毒片刻道:“你知道我这次为什么会这么快就回来?”
  古毒闻言忙道:“是呀!大姐!你不要听别人把我编排得太坏了,你应该多打听一下才是呀!”
  无忧女冷然道:“不用了,我这次出去正好遇见了千智禅师!”
  古毒猛吃一惊,心知不妙!
  白剑翎听无忧女提到她遇到了千智禅师,心中不由微微吃了一惊。
  无陇女道:“我问了他才知道,当年原来是剑弓侠侣为了救他才遭了你的毒手,你明知千智禅师是我的好友你竟对他也下毒手!”
  古毒抬起了头,面上哀凄之容又已消除,他面上满是恨毒的颜色。
  无忧女又道:“你做的事我全知道了,当年若不是千智不知我在哪儿,他早就要告诉我了!”
  古毒扬声道:“大姐!你为什么听别人的话,而不信你自己亲弟弟的话呢?”
  无忧女冷笑一声:“我亲弟弟?你?我能信你吗?”
  古毒身形立起。
  无忧女怒道:“跪下!”
  古毒抗声道:“你既然没有姐弟之情,我也不必有姐弟之义!”
  无忧女气得发抖,一手抽出长剑丢给古毒道:“你自裁还是由我来了结你!”
  古毒拾起长剑,凝立了一会,向无忧女跪下道:“大姐!你一定要如此,我们姐弟只有诀别了!”
  无忧女见古毒如此,心中也不由一阵哀伤,无论如何古毒还是她的弟弟啊!
  她闭上双眼,泪水流下道:“你知道,不是我一定要杀你,你自己做的事太不容于侠义道了!”
  古毒道:“大姐我知道!”
  无忧女返身道:“你快去罢。”
  古毒面上飘起一阵阴冷的笑意,他长剑一弹,施出弧光剑法中最厉害的一招“日轮三现”,一道弧光升起,向无忧女绕去。
  无忧女乍感金风袭体,她一扭头,想不到攻向她的竟是古毒,她的弟弟。
  她心中惊怒着,古毒果然像千智禅师所说的那样毫无人性,但由于乍不及防,想躲也来不及了。
  白剑翎也吃了一惊,他长啸一声,右手一挥,古毒右手长剑被雷音神功一击,脱手如闪电般向空中飞去。
  他心中微惊,起身向谷外奔去。
  无忧女苍白着脸,道:“古毒!你逃不了的!”
  宫子奇也起身奔门,飞也似向前奔去。
  无忧女身形一起,闪电似的追了上去。
  古毒一返身,长剑掷出,向无忧女射去。
  无忧女身形一顿,古毒和宫子奇二人已奔入机关之中,二人左转右转的飞奔着,无忧女却一面走一面还要时时出手将暗中袭来的机关打开。
  三人愈离愈远,白剑翎缓缓自背上取下紫弓,搭上箭,向古毒射去。
  箭尖划过天空,闪电似的向古毒飞去,古毒回身出掌,长箭透过古毒击出的劲力,贯胸而过。
  古毒微微挺身,双眼怒视着白剑翎,倒地死去。
  宫子奇惊视着白剑翎,一步步向后退去。
  白剑翎凝视着古毒的尸体,沉默着,他已经做完了一件事了,他的父母大仇也报了。
  他吸了口气,眼中不由自主的微微感到湿润。
  宫子奇也呆住了。
  白剑翎抬眼望着宫子奇,过了一会道:“你不必逃,我不会杀你的,你罪不至死!”
  宫子奇愣在那里,突然回身要逃去。
  白剑翎朗声道:“你不要逃,我有话对你说,我还有一支箭,你要逃也逃不出去!”
  宫子奇返身望着白剑翎。
  白剑翎轻声道:“人都是爱惜自己的生命的!每个人都怕死,每一个人都有权活下去,但是他们不该剥夺别人的权利,不该为了一些不必要的东西拿他们及别人的生命去冒险,更不该为了一些不必要的东西剥夺别人之生命,但一个人天良全部泯灭的时候,他也就没有权利要求他自 己的生命延续下去,任何人都有权夺去他的生命!”
  他的声音虽然很轻,但却一字字的钻入宫子奇耳中,他呆呆的站着,他本来并不是一个坏人,而且还有侠名,但却为了虚名,落到如今这种地步。
  白剑翎停了停道:“你可以走了,想一想,以你的武功可以惠福多少人啊!你只要日后去做你认为你心安的事就好了!”
  宫子奇望着白剑翎,缓缓的向他走上,走至白剑翎身前,他突然跪下哭道:“白少侠!我真惭愧极了!”
  白剑翎望着他,心中也不由一阵感动,他连忙扶起了宫子奇道:“前辈不要如此,知过能改,这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你比我白剑翎伟大多了!”
  宫子奇望着白剑翎道:“我知道我以前所做的都错了,但我相信我会改的!”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是的!你只要能,武林中还是有你一席之地的。”
  宫子奇沉默了一会道:“不久以前我还骗印度来的两个僧人说天觉宝录在你身上!”
  白剑翎笑了笑道:“我知道!”
  宫子奇赧然道:“我那时只是希望和你作对之人愈多愈好,因为我妒忌你的武功比我高!”
  无忧女走了过去,站在一旁倾听着。
  白剑翎笑了笑道:“妒忌之心人人皆有,这是免不了的,但你妒忌一个人时,应设法比他强才对!”
  宫子奇也笑了笑道:“但我赶不上啊!”
  白剑翎道:“我出道的时候武功比你低得太多了,我的武功是在死亡边缘突然才增进至此的!”
  宫子奇低下头,武功不是平空得来的,白剑翎之所以武功精进如此,也是由于他的仁心仁术,及临难不苟的勇气得来的。
  他抬头望着白剑翎,白剑翎对他微笑着,他也笑了,道:“如果白少侠不嫌弃,我宫子奇也愿随侍左右!”
  白剑翎笑道:“前辈说笑了,这怎么能!”
  宫子奇道:“我是真心实意,我也不是因白少侠武功高,只是我服你的为人!”
  白剑翎淡淡笑道:“我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甚至不如,而且我现在尚有要事!”
  宫子奇见白剑翎如此,他沉吟了一会道:“那我也不勉强了,宫子奇就此告辞了!”
  说完他又向无忧女一躬身,飞奔而去。
  无忧女望着白剑翎,白剑翎望着宫子奇离去,他转身向无忧女躬身道:“谢谢前辈了!”
  无忧女淡淡一笑,叹了口气道:“别客气,我刚才才发觉,你武功即使比起我来,也要高很多!刚才听你说已经去过死亡边缘,是真的吗?”
  白剑翎道:“这是实话!”
  无忧女打量了他一阵道:“你娶亲了吗?”
  白剑翎抬头惊异的望着无忧女,不知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茫然的摇了摇头。
  无忧女沉思了一会道:“十年不见玉羽那孩子了,我想只有你才配得上她!”
  白剑翎吃惊道:“谁?”
  无忧女望着白剑翎笑了笑道:“一个小女孩,我和她母亲是好朋友!”
  白剑翎沉思了一会,心知无忧女说的必是江玉羽,他看了看天空道:“天色不早了!”
  无忧女奇异的望了他一眼,向他问道:“你心中已有人了吗?”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无忧女轻轻叹了口气道:“如果你早些看见她,我想你会喜欢她的,她很像她母亲,从小就像,我想她现在一定和当年她母亲一模一样了。”
  白剑翎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江玉羽,江玉羽的一颦一笑都又呈现在他眼前。
  他想着,不由轻轻叹了口气。
  无忧女才咦了声道:“你怎么了,有心事吗?”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没有!”
  无忧女想了一会道:“对了,你刚才不是对宫子奇说你有要事去办吗?你到底有什么事?你如果有困难我也许可以帮你一点忙!”
  白剑翎笑道:“谢谢前辈了!”
  无忧女看了看他,停了一会道:“你究竟有什么要事?”
  白剑翎迟疑了一会道:“谢谢前辈关心,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只是要去看一个朋友罢了!”
  无忧女哼了声,不满的道:“那你就快去罢!”
  白剑翎知无忧女心中不高兴,但这种事是不应对无忧女说的,他沉吟了一下道:“那白剑翎就告辞了!”
  无忧女心想白剑翎竟如此傲慢,有什么了不起的事,凭无忧女三个字还不该知道吗?幸好刚才没有把江玉羽说给他。
  白剑翎向无忧女一躬身,身形一返,向谷外奔去。
  无忧女心道:“我倒要看看你白剑翎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白剑翎奔出了迷谷,上了马,缓缓的向前走去,心中暗想着怎么去找铁仙,只怕铁仙不肯露面。
  但无论如何总是先到魔岛去一趟再说,见不到铁仙也先去见见苦行大师,他会知道铁仙在哪儿的!
  又过了两天,白剑翎骑着马缓缓的向前走着,忽然听到侧面传来一个声音向他叫道:“白老弟!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白剑翎一侧脸,吃了一惊。
  来人竟是石英等人,他不想见他们,但是石英先看见了他,不见也不行了。
  白剑翎带转马头,下马见过了南海异人夫妇和静心师太。
  静心师太连忙道:“白少侠请别多礼,数月不见,白少侠武功又精进多了!”
  白剑翎微笑道:“谢谢师太夸奖了,白剑翎实在不敢当!”
  石英笑着向白剑翎问道:“我妹妹和江姑娘她们呢?怎么不和你在一起!”
  白剑翎低头道:“她们两人在一起!”
  石英愣了愣向他又问道:“江伯伯呢?”
  白剑翎低声道:“已经去世了!”
  林中一声轻响,无忧女飘身而出,向白剑翎问道:“他说的江伯伯是谁?”
  白剑翎沉默了一会道:“雪影掠波!”
  无忧女急道:“怎么!江百生他不是在紫驼峰上吗?怎么……”
  甘铁心颤抖着向白剑翎问道:“江百生怎么死的!”
  白剑翎向众人扫了一眼道:“他去阻止青霜女和鹿女二人相斗,被青霜女误伤的。”
  众人默默无言。
  白剑翎又道:“青霜女和鹿女也都死了。”
  无忧女呆了呆,三女已殒其二,只剩下她一人了。
  白剑翎又道:“当时如果是我出手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朱小霞问道:“白哥哥,那你为什么不出手呢?”
  白剑翎心中感到一阵惭愧,没有说话。
  朱翠风向朱小霞叱道:“你小孩子懂什么,江伯伯既然已经出手了,你白哥哥自然用不着出手了!”
  沉默了一会,石英向白剑翎问道:“那金液银丸有没有得到呢?”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道:“在小青那里!”
  石英又问道:“小青和江姑娘怎么不与你走一路呢?”
  白剑翎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石英笑了笑道:“怎么,你俩还闹别扭吗?”
  无忧女在旁心道:原来这白剑翎早就和江玉羽在一起了!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没有!”
  石英看白剑翎笑得很勉强,他轻轻叹了气。
  又沉默了一会,静心师太向白剑翎问道:“白少侠父母大仇报了吗?”
  甘铁心一听,心道不妙,忙向静心师太道:“这位是无忧女,是古毒的姐姐!”
  静心师太心中大吃一惊,抬头打量着无忧女。
  无忧女微微一笑,道:“我已经不认他了,他现在也早就死了!”
  静心师太喘了口气。
  无忧女看了看白剑翎,见他正低着头在那儿沉思着,她心中哼了声,口中道:“我要走了!”说完不理众人,起身离去。
  石英见无忧女走开,向白剑翎道:“恭喜白兄父母大仇得报!”
  白剑翎笑道:“我想倒是我应当恭喜你才对!”
  说着望了望朱翠凤,朱翠凤脸红了道:“白少侠,我们哪天喝你的喜酒?”
  白剑翎怅然一笑,没有说话。
  石英向白剑翎问道:“你和江姑娘不是很好吗?但为什么闹蹩扭了!”
  白剑翎摇头道:“没有!”
  石英笑道:“还说没有,你脸上早告诉我们说有了!”
  白剑翎道:“真的没有!”
  石英笑了笑,向朱翠凤望了一眼道:“我师父他们准备你们回来时,一齐办!”
  白剑翎不解道:“办什么?”
  石英笑道:“你还装什么!”
  白剑翎呆了呆,笑了笑道:“我想那倒不必,谢谢你们了,石兄是该成家了!”
  石英道:“你看,你火气竟这么大,一点小事闹过就算了,何必一直放在心上!”
  白剑翎忙道:“石兄别误会,我另外有事,不是这事!”
  石英反问道:“什么事?”
  白剑翎沉吟了一会道:“我还要去找铁仙!”
  石英道:“怎么?我听我师父说苦行大师自己不愿出来,你又要去找铁仙干什么?”
  甘铁心也道:“白贤侄,我看你大仇既报,这事你就缓一缓罢!”
  白剑翎道:“时间不多,我不去也不行了!”
  甘铁心道:“怎么,这事不急在一时,我看你老是奔东奔西的,休息一下也好!”
  白剑翎无言以答,半晌道:“不行!我已经答应了我师兄百慧!”
  甘铁笑道:“不急在一时啊!”
  石英也道:“对呀,你一直是在外奔波,我看你真该休息一会了,我以后也不准备在江湖上走动了。”
  白剑翎抬头望着苍空,他何尝不希望休息一下,但能吗?
  石英又道:“你跟我们回石臼湖去,大概小青和江姑娘她们也会回石臼湖去的!”
  白剑翎道:“我去魔岛,也许一会就回来了,事情办完之后我也心安了,到时候我一定会去石臼湖的!”
  石英心道白剑翎今天怎么了,好似仅留下三五天都不愿意似的。
  他望了望朱翠凤,又向白剑翎道:“你既然坚持如此,那么我陪你去一趟罢!”
  白剑翎笑道:“谢谢石兄了,但我一人去较好!”
  石英不高兴的道:“你嫌我会拖累你吗?”
  白剑翎笑道:“不是,我只是觉得我一人去比较好!”
  石英拂然不悦,道:“白兄既然嫌弃,我石英也不好一定去,但不知白兄是否能等小青她们回来后再走!”
  白剑翎知石英心中不高兴,但他也无可奈何,他沉思了一会,摇摇头道:“小青和玉羽她们大概一时不会回来,我等她们也是等不到的!”
  蓬莱仙子道:“小青在哪里!”
  白剑翎沉思了一会道:“我不知道!”
  蓬莱仙子又问道:“她俩到哪儿去了!”
  白剑翎又摇摇头。
  蓬莱仙子心中也微微不悦道:“怎么,她俩去哪儿了你都不知道吗?”
  白剑翎沉思了一会道:“玉羽不愿见我,我只好一个人先离开!”
  石英笑道:“原来你俩真的在斗气了!”
  白剑翎微微笑了笑道:“也是我不对,当时我不该不出手的,因为玉羽要我出手,我没有!”
  石英沉默了一会道:“原来如此,那就难怪了,但我想过一些时候她会好些的,最近江伯伯和青霜女去世,难怪她伤心!”
  白剑翎轻轻叹了口气。
  石英道:“我看你还是跟我回去石臼湖,免得一个人闷坏了!”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谢谢石兄了,我还是想出去散散心,免得呆在湖中闷坏了!”
  石英沉吟了一下,向甘铁心望了望。
  甘铁心笑道:“既然白贤侄如此说我们更不便拦阻,以白贤侄的武功而论,绝对没有问题,但不知白贤侄多久回来?”
  白剑翎低下头,半晌才抬头微笑道:“我想不会太久的!”
  甘铁心道:“好的,散心本来也没有什么规定时间的,你心中宽一点的时候就回来,愈快愈好!”
  白剑翎躬身道:“谢谢前辈了!”
  甘铁心又道:“这事也是意外,你也不必责已过深,江姑娘会原谅你的!”
  白剑翎笑道:“谢谢前辈了!”
  甘铁心叹了口气道:“我们走了,你一切小心吧!”
  白剑翎微笑着点头,望着众人背影,小霞还频频回首来看他,他想到这或许是和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了,他想着,眼角不由含着泪水。
  再说石小青目送白剑翎走后,回身向江玉羽望去,见她一人正呆呆的站在那儿。
  石小青目中含泪向江玉羽走了过去,轻轻道:“玉姐,他走了!”
  江玉羽抱着石小青,真想痛哭一场,但是石小青却先失声痛哭着。
  江玉羽抚着石小青的背,轻轻道:“小青!你别哭!”
  石小青哭着道:“玉姐,他是为了你啊!”
  扛玉羽默默无言,松开了石小青,缓缓向前走着。
  石小青追了上去,跟在江玉羽身旁,江玉羽低声道:“小青,你是说是我害了爸爸他们三人吗?”
  石小青道:“不是的,但是……”
  江玉羽道:“不是我就是他了!”
  石小青含泪道:“玉姐!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想呢?你们都没有错!”
  江玉羽没有说话,急急向前走去,石小青连叫了她两声,她都好似没有听见。
  突然身旁不远传来一声道:“玉羽!”
  江玉羽一呆,停止了脚步,缓缓扭头望去,见苦行大师正迎风而立,双目注视着她。
  她呀了一声,扑入苦行大师怀中,痛哭着。
  苦行大师叹了口气道:“孩子!不要哭了,我来迟了一步,万事都无法挽回了!”
  江玉羽哭道:“大伯!你可知道爸爸已去世了吗?”
  苦行大师点点头道:“孩子,我虽没看见,但我听了你和剑翎的对话就完全清楚了!”
  石小青上前向苦行大师拜道:“弟子石小青,拜见大师!”
  苦行大师笑了笑道:“石姑娘秀外慧中,将来福泽深厚!”
  石小青低头含泪,没有说话。
  苦行大师向江玉羽道:“玉羽,你不应该怪剑翎的,他也是一个人,而且他已无法脱出情关,你不能怪他!”
  江玉羽怔怔的望着苦行大师。
  苦行大师又道:“他并没有料到后果会如此,而且你和你师父中间如果只有一个人能活,他毫不考虑的要你!”
  江玉羽道:“但是他和我师父,我希望我要我师父!”
  苦行大师沉声道:“玉羽!这是你的真心话吗?”
  江玉羽缓缓的低下了头。
  苦行大师道:“你知道你做得并不对吗?”
  江玉羽沉默了半晌道:“那是我害了他们,害了我爸爸,我师父和聂青雪!”
  苦行大师叹了口气道:“不是,都不是的,你不必如此想,他们名义上是为了金液银丸,实际上全是为情所误的!”
  江玉羽缓缓的低下了头,没有出声,但泪水却自颊边流下,她责白剑翎也确实太苛了,她是不该如此的,但她眼见她父亲,她师父,以及鹿女当着她的面自杀身亡,她不由想到了如果白剑翎出手,一切都会化为乌有,但是,会吗?
  苦行大师叹了口气,向石小青道:“石姑娘,你把金液银丸拿来!”
  石小青取了出来,递给了苦行大师。
  苦行大师接了过去,打开盒子递给江玉羽向她道:“玉羽!服下。”
  江玉羽迟疑着。
  苦行大师道:“玉羽,别任性,你不服下对得起你爸爸他们吗?”
  江玉羽低声道:“我现在不想服,过些时候罢!”
  苦行大师沉声道:“你师父!你父亲,剑翎他们对你的希望是怎么呢?你这样你父亲会死不瞑目的!”
  江玉羽犹豫了一下,接了过去,捡起一粒金液银丸,颤抖的服了下去。
  但觉一阵寒气向她全身经脉行去,她胸中一痛,吐出一块血块,苦行大师笑道:“你已经好了!”
  江玉羽面上泛起了红色,笑了笑。
  石小青喜道:“玉姐,你已经好了,白哥哥知道了不知要有多高兴!”
  江玉羽低头没有说话。
  苦行大师笑了笑,正想要说话,附近不远又传来一声奇异的笑声,那笑声使人听了好似要起鸡皮。
  苦行大师面色倏变,向江玉羽及石小青二人道:“不好了,铁仙来了。”
  江玉羽和石小青二人也吃了一惊。
  再说白剑翎望着石英等人消失在视界之中,他起身上马,缓缓向前走去。
  向前走了一程,他突然听到一阵流水声,他不由自主的一带马头,向水边走去。
  面前呈现出一条弯绕的清溪,他下了马,牵着马,走至了溪边。
  溪水在石上流过,发出清脆的水声,白剑翎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他坐在溪边的草地上,望着溪水,鼻中闻到一股清香的野花香味。
  他吸了口气,心想为什么人们要留恋人生,这世界是多么可爱的!
  突然,他吃了一惊,原来溪水中倒映出另一个人的影子,只见那人是如此的详和,亲切的望着他!
  他呆着,不敢抬头,泪水不由流出眼眶,半晌,他缓缓的抬起头,望着千智禅师。
  千智禅师笑道:“孩子!你哭什么?”
  白剑翎啊了一声道:“师父,我真想不到是你老人家!”
  千智禅师笑笑道:“我也想不到我会出来找你,而且一找就找到你了!”
  白剑翎道:“师父!您老人家有什么事?”
  千智禅师点了点头道:“我正有事要告诉你,但你先把你的遭遇说给我听听看!”
  白剑翎沉思了一会,就将他离开千智禅师以后的遭遇全说了出来。
  千智禅师一面点头,一面倾听着。
  白剑翎除了把自己饮下玉贞水一段隐了不说外,其余的全部说了出来。
  千智禅师听完了沉思了一会,道:“孩子,铁仙不是好斗的,你遇到他的时候必须小心,尤其奇正剑诀又在他手中,一切都要小心!”
  白剑翎道:“剑翎知道了!”
  千智禅师叹口气道:“你一切事不可太傲,不要刚愎自用,心中之事应说出来,大家都好有个商量!”
  白剑翎默然低头,他不知是否应该将他饮了玉贞水之事说出来,说出以后别人会怎样呢?定会为他担心,但不一定能治,或者说根本没有办法治!
  千智禅师又向他问道:“孩子,你还有什么心事吗?快说出来,你难道连我也不肯信任了吗?”
  白剑翎呆呆的想着,掩饰道:“没有什么!”
  千智禅师察言观色,沉吟了一下道:“可是为了江玉羽吗?”
  白剑翎笑了笑,没有说话。
  千智禅师道:“孩子!我觉得你和江姑娘两人都太刚愎自用了!”
  白剑翎默默的低着头,哈玛萨也说他和江玉羽两人都太骄傲了,但是……
  他抬起头,望着千智禅师。
  千智禅师叹了口气道:“心里有话要说出来,你一人之决定并不一定是对的!”
  白剑翎迟疑着,不知是否要说出他饮了玉贞水的事,但千智禅师又道:“那事不能算你的错,江姑娘会知道的,我想她当时也是一时冲动罢了!”
  白剑翎笑道:“师父请放心,我不会再把这事放在心上了!”
  千智禅师沉默了一会道:“你能吗?”
  白剑翎沉思了一下道:“我能的,她总有一天会原谅我的!”
  千智禅师笑了笑道:“那就好了!”他说完顿了一顿道:“我今天出来,是因为红霓甲和雷心钻又现江湖了!”
  白剑翎呆了呆,心道这么快,红霓甲和雷心钻又出世了,不知是怎么出世的。
  千智禅师叹了口气道:“我也想不到事情竟会如此,前两天我突然心血来潮,出去走了一圈,但发现风花雪月四人竟全死了。”
  白剑翎微微吃惊。
  千智禅师顿了顿,沉声道:“是死在雷心钻之下!”
  白剑翎心中思潮起伏,不知红霓甲和雷心钻的持有人是谁,难道说是于公明吗?
  千智禅师道:“雷心钻出手,只怕天下无人能敌,但它本是和雷音神功同是一体,都是佛家护法之物,现在又流落江湖,只怕大劫将起!”
  白剑翎低下头,默默的算着日子,不由自主的顺口道:“如果可能,我一定!”
  千智禅师向他问道:“孩子!你说你准备去斗雷心钻吗?”
  白剑翎轻轻点点头道:“但我没有见过雷心钻!”
  千智禅师沉思了一会道:“雷心钻要配合雷音神功才能发挥至极至刚,但普通江湖人持在手中就鲜有人敌了,所以当年翰海一怪功力绝世,仍不能免!”
  白剑翎心中盘算着,道:“如果以奇正十三剑配合着雷音神功不知是否能敌!”
  千智禅师又沉思了一阵,道:“很难说,当年雷心钻曾击破红霓衣,而毙了翰海一怪,如今以你的功力,老实说,难与翰海一怪相抗衡!”
  白剑翎轻轻叹了口气,千智禅师笑了笑道:“但一物生有一物克,你也不必太过于担心了!”
  白剑翎抬头向千智禅师问道:“师父!难道说有什么东西可以克制雷心钻吗?”
  千智禅师道:“有是有,但是早已不知去向了。”
  白剑翎默然无言。
  千智禅师抬头望了望天色道:“天色不早了,我奉了一位异人之命,为了这雷心钻要你去办一件事!”
  白剑翎呆了呆,向千智禅师问道:“师父,去办什么事呢?”
  千智禅师自怀中掏出一封信,向白剑翎道:“这封信,务必要送到洞庭湖中王子侠手中,他是昔日雷心钻的主人,想不到他竟还活着!”
  白剑翎道:“送去给他就可以吗?”
  千智禅师道:“只有他一人知道克制雷心钻的那件宝物在哪里,这人性情怪僻,当年雷心钻在他手中,凡是知道那件宝物之处的人全被他杀了!”
  白剑翎心中微惊,暗道:“既然如此,这人想不是正派中人!”
  千智禅师又道:“但最后他雷心钻毕竟出手了,因为挽救了武林,也算一件功德,他失去了雷心钻,就不知去向了。”
  白剑翎接过那封信,向千智禅师问道:“师父!您老人家所说的异人是谁?”
  千智禅师笑道:“他不是武林中人,但却对武林中有极大的影响!”
  白剑翎道:“我见了王子侠应如何说呢?”
  千智禅师道:“不必说话,你见了他将这封信递了过去,他自会知道!”
  白剑翎点了点头,千智禅师又道:“王子侠对你说什么你都不要理他,无论他要你做什么你都不要答应他,最好信交给他后,回身就走!”
  白剑翎又点了点头,千智禅师道:“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了他就起身离去。
  白剑翎望着手中之信,呆了呆,缓缓的收入怀中,他虽然又多了一件事,但却少了一件心事,雷心钻的事有人代了。
  他想着,上了马带转马头,望了望即将落下的夕阳,动身向洞庭湖行去。
  洞庭湖一望无际,白剑翎雇了一小船,向千智禅师所说王子侠住的地方驶去。
  不一会就到了那岛上,白剑翎登岸,向四周望了望,向那儿走去。
  到了一个绝壁之下,那儿有一所小茅屋,他走了过去,才到门口,就听到里面问道:“谁!”
  白剑翎道:“请问有一位叫王子侠的住在这里吗?”
  大门开了,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老人,他打量了白剑翎一阵,傲然的哼了一声道:“你是谁!”
  白剑翎道:“我受他人之托,来送一封信给他!”
  那人迟疑了一下道:“谁派你来的!”
  白剑翎也迟疑了一下道:“我也不知那人是谁!”
  那老人哼了声道:“我就是王子侠,你把信交给我罢!”
  白剑翎自怀中将信取出,交给老人。
  那老人一看见信封,低声道:“原来是他!”他抬眼一看,见白剑翎要走,他开口道:“你且别走!”
  白剑翎正想停步,忽然记起了千智禅师的话,他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王子侠冷冷道:“我叫你你听见了没,等我看完信你再走!”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回头道:“对不起,我还有别的事去办!”
  王子侠抽出了信,迅速看了一眼,他面色微变,向白剑翎道:“我有话问你!”
  白剑翎迟疑道:“你快问罢!船家还在等着我!”
  王子侠哼了声道:“我看你也是武林中人,是吗?”
  白剑翎轻轻点了点头。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