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十九章 东海铁化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九章 东海铁化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王子侠又道:“那你应该知道雷心钻的事!”
  白剑翎没有出声,王子侠跟着道:“雷心钻本是我的,它这次又出世,我必须去收回,但是你要帮我一臂之力!”
  白剑翎沉默着,千智禅师的话又现在他脑中,他摇了摇头道:“我自顾不暇,焉有时间助你一臂之力!”
  王子侠哼了声道:“你不肯?”
  白剑翎道:“对不起,我有事,我要走了!”
  王子侠狠狠的说道:“我再问你一遍,这事是关系到武林中之事,我只要你帮我一些许的忙!”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但终想起千智禅师的话,摇摇头道:“恕我无能为力!”
  王子侠又哼了声,心中暗中骂道:“你现在如此,将来可不要后悔,将来你要来帮我,我也不会要你了。”
  说着又低声道:“怎么雷心钻现在就出来了。”
  白剑翎返身走去,王子侠望着他的背影,心中在盘算着,一会,又将那封信再看了一遍,急急忙忙的转身进入屋中。
  白剑翎出洞庭湖,心中想着,不知王子侠究竟要他帮些什么忙,他想了想,踢踢马腹向前奔去。
  魔岛上一片寂静,白剑翎已来过一次,这次轻车熟路,向墨竹林奔去,心想先去见过了苦行大师再说。
  走至墨竹林前,他沉思了一会,按着上一次的路径穿竹而入,走至阵中,苦行大师竟已不在了。
  他呆了呆,不知是苦行大师自己离去,还是被铁仙弄走了。
  白剑翎茫然的退了出来,漫不经心的向岛中走去,心想苦行大师不在阵内,想铁仙总该在岛上。
  走了一程,见岛中心有一根粗如儿臂的石柱,一直往上,有二十余丈高,上面顶着一幢小屋。
  白剑翎心想这一定是铁仙居住的地方了,他正上去,石柱上一阵习习声,游下来了一条蛇。
  白剑翎一看那蛇,不由吃了一惊,那是一条黑灵蛇,但不知怎的,它竟能出了墨竹之外,而且比那些要大得多了,和那根石柱差不多粗,也有一二十丈长。
  白剑翎急忙向后一退,那条黑灵蛇两腮一阵鼓动,双眼盯视着他。
  白剑翎双掌微合,那条黑灵蛇似乎也知道厉害,劲力尚未压到,它立即闪电似的向上退了两丈。
  白剑翎吃了一惊,没有再攻。
  那条黑灵蛇微一张口,一道黑气自它口中射出,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右手一起,将那股黑气震散,连忙运起了雷音神功,护住全身。
  黑气飘散,四周的花草一沾即枯,白剑翎吃了一惊,心道这条黑灵蛇万万不可让它再活下去,免得留下了害人。
  他想着,双掌又击出,黑灵蛇一击不中,心中微怯,又向上游去。
  白剑翎双掌一合,向那根石柱震去,他以为这么一根石柱,既然是一根铁柱他这一掌也可震断,但那石柱竟连摇都不摇。
  他微吃一惊,那黑灵蛇身体突然向他射来,他雷音神功发出,黑灵蛇微微颤抖,长尾自石柱上猛然抽下,向白剑翎拍去。
  白剑翎身体一让,啪的一声,地面上被它这一尾,打得凹下去了两三尺。
  黑灵蛇一打下,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双目注视着白剑翎。
  白剑翎也注视着那条黑灵蛇,刚才他虽然仓促出掌,但这条黑灵蛇竟能挡得住,他心中也不由惊异着。
  半晌那条黑灵蛇昂首望着他,身子游动着,围着白剑翎绕了一个大圈。
  白剑翎凝视着那条黑灵蛇。
  黑灵蛇注视着白剑翎,白剑翎突然感到背后一股功风袭来,黑灵蛇的尾稍向背心点去。
  白剑翎反手一把抓住了黑灵蛇的尾巴。
  黑灵蛇的头也一动,很快的向白剑翎的喉间咬去。
  白剑翎哼了一声,左手一起,一把抓住了蛇头,黑灵蛇头尾被擒,它双目怒张,口中蛇信不断的伸缩着。
  白剑翎双手用力的握着,恨不能一手将黑灵蛇握死。
  一人一蛇僵持着,黑灵蛇的身子缓缓的抬了起来,一圈,圈了一个圈,向白剑翎套下。
  白剑翎大喝一声,左手一松蛇头,右手贯足了雷音神功,用力向外挥去。
  一阵轻微的声音响过后,黑灵蛇已一动不动的躺在地面上,它虽然厉害,但它究竟还是蛇,白剑翎这一着它根本还没有想到,一抖手之间,它全身骨节均被抖散,就此死去。
  白剑翎吐了口气,暗道幸好早了一步,否则被它绕上了这麻烦可就大了。
  他想着,一起身,向上面的屋子扑去。
  到了屋中,只见里面只有一榻一椅,别无他物,壁上却钉了一张纸条,上面写道:“十日之内,泰山之峰见面!”
  白剑翎吃了一惊,这口气好似铁仙刚才还在,他下了石柱,出魔岛,向泰山而去。
  泰山之峰仍然像他上次来时一样,他佩剑挂弓,向峰顶奔去。
  上了峰顶,只见一个年约三四十岁,背上背着一支长剑的人,盘膝坐在上面。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那人抬眼向他微微一笑道:“白剑翎,你终于来了,很好,我就是铁仙!”
  白剑翎心中微惊,想不到铁仙看上去竟如此年青。
  他凝立了一会,铁仙嘴角撇起一丝阴冷的笑意道:“你两次入魔岛,一直在找我,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既然你是铁仙,那么你应该知道,我受百慧师兄之托,向你要少林派的信物!”
  铁仙又笑道:“听说你过死亡边缘而毫无损伤的就出来了,是真的吗?”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死亡边缘人人可去,这没有什么可提的,我希望你能把少林派的信物还给他们!”
  铁仙笑道:“你应该知道,苦行也一定会告诉你的,我铁仙向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我今天既然把你找来这里我当然就有十足的把握对付你!”
  白剑翎淡然道:“你的意思是准备怎么对付我?”
  铁仙阴阴一笑道:“我想苦行也一定告诉你了,昆邪剑和奇正剑诀现在都在我手中,你的奇正剑法想要拿来对付我那已是不可能了!”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是吗?”
  铁仙冷冷道:“你练有雷音神功,我已经好久没有对手来练我的巨灵掌了,我们不妨试一试!”
  白剑翎笑道:“那么你的意思是一定要分出胜负,败了才肯将信符交出吗?”
  铁仙站起身来,冷笑道:“我早说了,我铁仙没有十足把握的事我是不做的!”
  说着他顿了顿又道:“你来罢,你败了,我就饶你,如果你胜了就非死不可!”说完面上露出阴冷的笑容。
  白剑翎望着铁仙,不明所以。
  铁仙右手微出,白剑翎只觉到一股强大的劲力压来,他左手一出,微沾即走。
  铁仙掌心一吐,那股劲力向白剑翎压去。
  白剑翎刚才和铁仙劲力一沾,不由微微吃了一惊,铁仙的功力决不在他之下,甚至要比他高一些。
  铁仙出掌追来,白剑翎身形一反,左掌单掌推出,以千里奔雷之式迎了上去。
  二人掌一交,掌劲互化,其中毫无声息。
  铁仙也微微吃惊,白剑翎和铁仙二人面面相对,都不再出掌。
  沉默了一会,铁仙左手单掌击出,白剑翎双掌微合,化去铁仙掌劲,跟着身形游动,双手一分,闪电般向铁仙左胁下攻去。
  铁仙忽发怪笑,双脚微错,闪身躲过,跟着又出掌向白剑翎攻去。
  人掌势互出,眨眨眼互换了七八招,二人又面面凝立。
  白剑翎这次才遇到真正强劲的对手,铁仙功力之高竟是他前所未遇的,他和列缺客斗时只是出手拦阻,并没真的斗。
  二人都拿出了全副精神,四日互视,面对面,互相绕着。
  不一会,二人已绕了三五个圈子,铁仙和白剑翎二人一齐停住了脚步。
  铁仙阴冷的望着白剑翎,突然身形一闪,双掌互出,向白剑翎击去。
  白剑翎也身形闪动着,双掌也不停的向外挥出。
  只见二人身形飞也似的闪动着,但却听不见一丝声音,周遭静得连一根针落在地面上都听得见。
  转眼夕阳即将落下,白剑翎心想如此打法要斗到何时才能结束。
  他想着,倏然长啸一声,身形以“乾龙御天”之式飞身而起。
  铁仙冷冷一笑,身形一动,也以“乾龙御天”之式飞起,出掌向白剑翎攻去,他起身时身法之美竟不在白剑翎之下。
  白剑翎身形倏然一转,转为“坤马行地”,身形一落,贴地向前飞去。
  铁仙不舍,也以“坤马行地”之式追了上去。
  白剑翎双脚才一落身,倏地反身击出双掌,以“雷神震天”之式向铁仙攻去。
  铁仙自持挟着下击之力,他冷冷一笑,双掌迎去。
  二人掌式一接,平地卷起了一阵狂风,铁仙身形被逼向上升去。
  他心中才吃一惊,白剑翎已挟着初胜余威,出掌连连向他攻来。
  铁仙怒哼了声,身形飞掠而起,掌式微接即走,不敢硬接。
  白剑翎挟威进掌,连连逼去。
  铁仙怒极,他猛吸口气,以全力击出,向白剑翎掌势迎去。
  双方掌势一交,白剑翎攻势遇挫,身形微顿,铁仙趁白剑翎这一顿之际,身形闪电似的落下。
  二人又面对面的站立着,铁仙不信他的巨灵功竟会落败,但刚才已落下风,不能再粗心大意了。
  白剑翎刚才之所以能占上风,也全是靠雷神震天一式之功,自然不敢得意。
  夕阳已下,月亮又至东方缓缓升起,满天的星斗在闪烁着。
  铁仙吸了口气,阴阴的一笑,右脚一步踏出,右掌缓缓推出。
  白剑翎身形一闪,躲了过去。
  铁仙倏地一闪身,闪至白剑翎身前,双掌疾出,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猝不及防,吃了一惊,雷音神功随掌劈出,向铁仙掌接去。
  铁仙双掌一翻,白剑翎猝不及防,一连被震退了两步。铁仙跟踪而上,双掌连出,一反先前败式,反逼住了白剑翎。
  白剑翎被铁仙一轮猛攻,他咬了咬牙,双脚如钉在地面,双掌尽全力击出。
  三五招一接下来,白剑翎就有些吃不住了,只有又向后退了一步。
  铁仙得意非常,冷笑连连,双掌不停攻出,十足的将巨灵掌的刚劲之力显出。
  巨灵掌连连攻出,有如一块钢板向白剑翎压去。
  白剑翎猛吸了口气,身形疾退,闪电似的沿着边缘退去。
  铁仙也想不到白剑翎会退去,不由一缓,白剑翎缓过了一口气,凝神待敌。
  铁仙也怒视着白剑翎,想不到又让白剑翎缓过气。
  二人凝视片刻,二人身形同时一动,互相扑了过去,互相抢攻着。
  霎时间场中人影愈转愈急,简直看不清二人的身形了。
  二人掌势愈出愈急,场中一根风柱向上升起,将地上的石子也卷了起来。
  眨眨眼,残月西斜,东方又露出曙光。
  二人掌式还是那么急,二人心神也全部放在招式上,一心要取胜。
  白剑翎掌势突然一变,雷音神功全部照着雷音掌拍出,他双掌一翻,自雷音掌中第一招“春雷乍起”施出,向铁仙击去。
  铁仙一接掌,他掌式又变成“千里奔雷”,向铁仙直击过去。
  铁仙双掌推出,接了上去。
  四掌未接,白剑翎掌式又变为“雷音开陆”,向铁仙劲力之中切入。
  铁仙微惊,掌式一收微出,想将白剑翎掌势震斜。
  白剑翎顺演雷音掌,不等铁仙掌劲击中,他掌式立即又变,双掌微错之间变为“转石成雷”。
  铁仙怒吼一声,双掌顺势推出,向白剑翎硬接了过去。
  白剑翎身形一低,双掌翻起,变为雷音掌中最后一招,“雷神震天”。
  四掌一接,白剑翎自下向上拨,把铁仙拨得飞身翻了过去。
  铁仙想不到竟败得如此惨,他身形向后翻落,双脚才一触地,刷的一声,他自背后抽出昆邪剑,指着白剑翎!
  但见昆邪剑全身赤红!一闪一闪,在朝阳照射之下发出邪光,照着铁仙的脸,显得分外的狰狞。
  白剑翎毫不犹豫的呛的一声,将背上紫剑抽了出来,也指着铁仙。
  铁仙一步步向白剑翎逼去,面上露出狞笑。
  白剑翎凝神待敌,不敢稍懈。
  铁仙有恃无恐,长剑缓缓划出,剑尖闪出一道赤色剑气。
  白剑翎见昆邪剑由暗赤色变为赤红色,心知这剑铁仙一定已经炼过了。
  他自死亡边缘之后,今日才第一次正式用剑。
  见铁仙虽然只是随手划出,但也不敢大意。他紫剑划出,气透剑尖,剑尖闪出一道紫芒,向铁仙的昆邪剑格去。
  双剑微交铁仙的长剑被挡回,他心中微微吃了一惊,怎么这柄昆邪剑经过黑灵水炼过之后,怎么对白剑翎还是没生效。
  白剑翎一剑格开铁仙攻来长剑,随手出招,展出奇正十三剑,一式“柳色千条”向铁仙攻去。
  铁仙冷冷一笑,施出奇正十三奇中第二招,“玉立依支,星飞绕树”,昆邪剑和白剑翎攻来长剑微接,跟着身形闪动,长剑频出,飞绕着白剑翎连出三剑。
  白剑翎身形龙式飞起,在半空中飞绕了一圈,跟着转为“坤马行地”,向铁仙攻去。
  二人所使的全是奇正剑诀中的招式,互相攻闪着,身形也愈来愈快。
  白剑翎和铁仙二人才一出手,互相就知道对方所用的招式了,外人如不知二人在拼斗,见了还要以为在练剑呢!
  二人连对百招之后,白剑翎频出奇招,铁仙虽不会落败,但却无法取胜。
  白剑翎已占上风,以他对奇正十三剑来说,造诣远在铁仙之上,他奇正互出,逼得铁仙只能守,无法攻。
  铁仙怒啸一声,身形闪出剑圈。
  铁仙一退即攻,剑式大异于前,不再施出奇正十三剑,而施出他自创的巨灵剑法。
  铁仙挺剑而攻,昆邪剑剑身闪烁着红色的光芒,蕴着无比的劲力,一剑剑的向白剑翎攻过去
  白剑翎再施奇正剑,迎了上去。
  但这次铁仙虽已不再用奇正十三剑,但白剑翎身形一闪,他就知道白剑翎脚向那方踏出,出的是什么剑式。
  他每次都抢着先机,拦住白剑翎。
  而白剑翎却因铁仙一变剑路,而不能确定铁仙的招数。
  白剑翎奇招频出,愈出愈快,铁仙冷笑连连,好似胜券在握,很沉着的一剑剑攻出。
  巨灵剑展开,一片赤红色的光芒围着白剑翎。
  白剑翎在铁仙昆邪剑的圈绕下,虽然是左冲右突,他只觉得四面的压力压得他几乎透不过气。
  他使出全身之功力奋战着,但仍是无济于事,他每一招还没有递满时已被铁仙封住了。
  他长剑频翻,几次想展出第十三招,但又忍住了,他第十三招使出,铁仙非毙命不可!
  铁仙冷笑着。
  白剑翎心中一动,心道我为什么不施出弧光剑法呢?他心念微动,跟着右手剑式展开,长剑微微挑起,一直弧形紫虹升起,拦在身前。
  巨灵剑砍下,铁仙一身功力好似投石大海,毫无反应。
  他吃了一惊,身形微微一顿,跟着又再次展出巨灵剑,长剑攻出,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紫剑挥出,一招“虹阻长空”,一道弧形长虹自他剑尖幻起。
  铁仙一剑斩下,劲力全消。
  他怒吼一声,长剑翻出,一连向白剑翎攻出三招。
  一片剑影幻动,赤色光华大盛,排山倒海般的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剑势再起,再次将铁仙攻来剑式拦回。
  铁仙一见三招无效,心中惊怒交加,他大吼一声,身形飞起,以乾龙御天之式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长啸一声,展出“日轮三现”的剑式,一道弧光升起,闪电般的向铁仙绕去。
  铁仙吃了一惊,身形一落,展出奇正剑诀中所载的最后一招“角声吹日,剑气冲云”,长剑刺出,全力向弧光刺去。
  弧光一滞,白剑翎右手一翻,“日轮三现”弧光益炽,飞绕了过去。
  铁仙一剑攻出和弧光一接,虽将弧光来势拦住,但却感到胸中一阵气血翻涌。
  “日轮再现”,他只见一道紫色弧光绕来,紫光闪烁着,劲力比刚才那一剑还要足。
  他大吃一惊,右手昆邪剑连翻,展出奇正十三剑中第四招,“云翻翰海,鹤脱金笼”,昆邪剑剑影闪动之际,他飞身脱出弧光。
  白剑翎长啸一声,“日轮三现”展出,再向铁仙绕去。
  铁仙身在半空中,急忙一提气,身形向上飞起。
  白剑翎跟纵而上,手中剑式不变,向铁仙绕去。
  铁仙咬了咬牙,右手长剑奋力迎去。
  叮的一声,铁仙的昆邪剑被白剑翎挑起,向空中飞去。
  铁仙惊怒交加,他不管昆邪剑,双掌一起,使出全身功力,以巨灵掌向白剑翎拍去。
  白剑翎吃了一惊,他左手疾出,轻轻一拍,身形随着铁仙攻出的掌式向后飞落。
  铁仙不舍,追了上去,白剑翎长剑划出,逼退了铁仙。
  铁仙羞恼交加,身形一起,一把抓住了昆邪剑,又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长剑连挡三招。
  铁仙不理,昆邪剑展出奇正十三剑,狠狠的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左手一反,取下紫弓,一手取下剑弓同时,施出弧光剑法,一手施出奇正十三剑反攻了上去。
  不过十招,铁仙手中长剑又被挑飞。
  白剑翎沉声道:“你败了!”
  铁仙接回昆邪剑,凝视了白剑翎一阵,将昆邪剑纳入鞘中,他冷冷道:“你这只是凭招式取胜罢了,并不是真能胜我!”
  白剑翎沉声道:“无论如何你长剑被挑飞了两次,你是输了!”
  铁仙冷哼着没出声。
  白剑翎道:“你把少林派的令符还来!”
  铁仙冷笑道:“我说过,我铁仙向来不做没把握的事!”
  白剑翎不知铁仙这话什么意思,沉默了半晌道:“但是你究竟是输了!”
  铁仙仰首怪笑道:“我输了?我铁仙永远不会输的!”说完又怪笑了一阵。
  白剑翎心中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恐惧,他停了一下还是沉声道:“是你输了!”
  铁仙冷冷道:“你别把胜负看得如此简单,白剑翎,我告诉你,你早输了!”
  白剑翎无言的望着他。
  铁仙道:“你跟我来!”说完他身形向峰底落去。
  白剑翎怕他逃走,急忙跟纵而下。
  二人眨眼到了峰底,铁仙落在一个山洞之前,向白剑翎道:“你看!”
  白剑翎一看,惊得面色都变了,江玉羽、石小青、苦行大师、南海异人夫妇、石英、朱翠凤姐妹全在里面,一个个盘膝而坐,面色惨白。
  铁仙冷笑道:“白剑翎!不许走近,这些都是你的朋友,但都被我擒来了!”
  白剑翎也面色惨白,不知如何是好!
  白剑翎不知道怎么,他们都被铁仙擒来了,他想向前,但他一动,铁仙一定会立即伤害他们的,那……
  他想着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颤,铁仙冷冷的望着他道:“白剑翎!你看清楚了吧!”
  苦行大师等人都是面色苍白的,他们虽被铁仙点子独门穴道,但还是能听能看。
  白剑翎呆立在那里,额上汗珠一粒粒落下来,铁仙冷笑着。
  白剑翎低声道:“你准备怎么办?”
  铁仙阴冷的笑着,一个字一个字的道:“我准备放了他们,但是——”
  他说着冷冷的看着白剑翎。
  白剑翎道:“你有什么条件快说吧!”
  铁仙冷冷的续道:“那要用你的命来换,你知道了吗?”
  白剑翎呆立着,铁仙又道:“但是你还是有生的希望!”他说着冷笑了一阵又道:“但你必须受得了我三记巨灵掌!”
  苦行大师等人都焦急着,三记巨灵掌就是神仙也接不下,白剑翎要接那不是做梦!
  白剑翎仰首望着天空,半晌,他淡淡一笑道:“好的,但你不能不守信!”
  铁仙冷冷道:“你放心,凭他们我还真不愿动手!”
  白剑翎不放心的道:“你应先放了他们!”
  铁仙冷笑道:“那不可能,我说话向来说一不二,如今天下有你无我,我不能让你再活下去,你一命换八命,还不合算吗?”
  白剑翎无言的盘膝坐下。
  铁仙缓缓向白剑翎走去,口中道:“你别想妄动,他们被我点了独门穴道,你救了也没有用!”
  白剑翎双眼闭上,铁仙站住了脚步冷冷道:“你还可以考虑一下,但别想诡计!”
  白剑翎缓缓道:“不用考虑了!”
  铁仙冷笑着走了上去,向白剑翎道:“你准备好了吗?”
  白剑翎点点头,铁仙走了上去,右掌缓缓推出,向白剑翎背心击去。
  白剑翎将全身功力聚于背心,铁仙一掌击下,他只觉得气血一浮却聚。
  铁仙第一掌只用了五成功力,一掌击下见白剑翎毫不异状,心中不由暗惊,心道此人决不能留,第二掌击出,他用出八成功力击出。
  一掌击中,白剑翎面色惨白,身形震了一震,铁仙冷哼了声,吸了一口气,第三掌以全力击出。
  白剑翎被铁仙这一掌击下,身体扑倒地面,他只觉得真气全散,胸中一阵阵气血翻涌。
  一丝血迹自他口角流下,他闭目良久,勉强爬起又坐了起来,微弱的向铁仙道:“放了他们!”
  铁仙见白剑翎如此,突然脑中掠过一丝前所未有的感觉,他开口道:“你马上就要死了,我看在你的面上,以后不再找他们的麻烦!”
  说完他身形一动,闪入洞中,眨眼就解开了八人之穴道,出洞急急而去。
  白剑翎闭目调息,他自知很难渡过三个时辰了。
  洞中诸人一齐奔出来,向白剑翎奔去。
  江玉羽颤抖着向白剑翎问道:“剑翎!你怎么了,你为什么要答应他?”说着泪水夺眶而出。
  石小青也哭着,想要扑上去,但被石英拉住向她道:“小青,你白哥哥正在养神,不要打扰他!”
  白剑翎睁开失神的双眼,向江玉羽道:“玉羽,你肯原谅我吗?”
  江玉羽哭泣道:“剑翎!你没有错是我不好,不该那样对你,我那时太糊涂了!”
  白剑翎又道:“玉羽!你把药服下了吗?”江玉羽点了点头,白剑翎面上露出一丝微笑,向石小青道:“小青!我一直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我。”
  石小青泣不成声,转身倒在江玉羽怀中痛哭着。
  苦行大师看着白剑翎,半晌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他知道,白剑翎已没救了!
  白剑翎抬头向苦行大师道:“大师!弟子不能收回令符,请大师代我向百慧师兄告罪,玉羽和小青要请大师多照顾了!”
  苦行大师也忍不住流出泪水,轻声道:“白檀越请放心,你的伤也许还有救,我今日才知为何你能有超人之成就!”
  白剑翎又和石英笑道:“石大哥,我自出江湖来一直深蒙你的照顾,恐怕以后没有机会报答!”
  石英流着泪,突然大笑道:“你这是什么话,好像你马上就要死的语气!”
  白剑翎知石英也在安慰他,他勉强的笑着,但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江玉羽急忙低身,向他道:“剑翎,你平静些!”说着泪水又如雨般落下。
  石小青哭道:“白哥哥,你不要抛下我和江姐姐,我们都需要你,你不能这样!”
  白剑翎望着石小青,微笑道:“小青,你已经不是孩子了呀!不怕人笑吗?”
  石小青哭着,江玉羽望着白剑翎苍白的脸,道:“剑翎!你还有很多事要做,不能就如此死去!”
  白剑翎凝视着江玉羽,轻轻叹了口气。
  苦行大师沉思着,突然笑道:“我们真是糊涂!”说完笑着向白剑翎道:“白檀越,无名僧不是给了你三粒火灵丹吗?”
  江玉羽等人闻言也不由心中一宽,江玉羽擦了泪水向白剑翎笑道:“剑翎!你快取出来服下吧!”
  白剑翎呆呆的没有说话,江玉羽道:“剑翎!你怎么了?”
  白剑翎缓缓低下头,轻声道:“晚了!服下去也没有用了,我已服过玉贞水,服了火灵丹纵然能治好内伤,但也只不过苟活一些时候罢了!”
  苦行大师吃了一惊道:“什么?你服了玉贞水?”白剑翎低着头,没有说话,苦行大师又道:“你什么时候服的?”
  白剑翎没有说话,苦行大师停了一下道:“无论如何你还是先把火灵丹服下再说!”
  山边响起了一声清越的佛号,众人一齐抬头,白剑翎惊喜的叫道:“师父!”苦行大师也合掌道:“想不到是千智师兄!”
  千智禅师武功虽不够高,但他是雷音神功的传人,也可算做是无名僧的弟子,因此辈份也是很高的!
  千智禅师笑道:“大师不用客气,小徒白剑翎累了你们了!”
  苦行笑道:“千智师兄这么说更加令我惭愧,白剑翎为了我们竟连接了铁仙三记巨灵掌,现已重伤垂危了!”
  千智禅师微笑道:“前日云鹤居士已知铁仙将你们押着做人质,他早就说白剑翎今日必有此劫!”
  苦行大师心中微惊,向千智禅师问道:“云鹤居士还在人世?”
  千智禅师道:“他本来早已隐居,但因雷心钻又出世,只有再出世了!”
  苦行大师更吃一惊,雷心钻已经出世了。
  千智禅师道:“大师本是善推因果,近日因被剑翎这孩子之事而扰乱了心神,难怪要吃惊了!”
  苦行大师默然,以前他能对一件事加以冷静的判断,但近日禅心竟已浮动,心中也不由微为惶恐。
  千智禅师走至白剑翎身旁,白剑翎不敢抬头去看,千智禅师笑道:“孩子,你不是经过死亡边缘天门已开吗?为何吃不住铁仙的三记巨灵掌呢?”
  白剑翎默默无言,他听说天门一开即可以成金刚不坏之身,但自己怎么吃不住铁仙的内家的掌力呢?
  苦行大师在旁道:“他还服了玉贞水!”
  千智禅师愣了一愣,道:“他为什么要服那种东西呢?”
  苦行大师也无言的望着白剑翎。
  江玉羽向白剑翎问道:“剑翎!谁给你服的,哪儿来的玉贞水?”白剑翎抬起头,呆呆的望着江玉羽,过了一会,又低下了头。
  千智禅师沉思了一会,缓缓的道:“剑翎!你应该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一身武功!你的责任比谁都大,你有很多事是该做而还没有去做的,你还不能把这些事推给别人,你不能再刚愎自用了!”
  白剑翎呆了半晌,道:“是列缺客!”
  千智禅师和苦行大师二人默默无言,这玉贞水列缺客是可能有的,如果白剑翎没有服下玉贞水,相信即使是铁仙以十成功力的三掌,也不能致白剑翎于死地。
  半晌,江玉羽问道:“你为什么要服?”白剑翎默默无言。
  她突然想到,列缺客爱女初死,虽然鹿女临死前要列缺客将金液银丸给她,但以列缺客的个性来说——
  她想着颤抖的向白剑翎问道:“可是为了金液银丸?”
  白剑翎吃了一惊,急忙摇头道:“不!不是的!”
  江玉羽又问道:“那为什么?”
  白剑翎默默无言。
  江玉羽泪水自颊旁流下,道:“别骗我了,你否认,只是想安慰我罢了,但你知道我会更痛苦的!”
  白剑翎抬头微笑道:“我们不要谈这些了,我不会死的,因为我还有事未了,我还想活下去!”
  千智禅师笑道:“剑翎,你这样才对,人应该有更多的勇气来为自己之生命奋斗,你现在还不该死,你该对自己的生命有信心!”
  白剑翎取出一粒火灵丹,塞入口中,一入口中,只觉得灵丹中蕴藏着一股无匹的势力,但却是那么温和向四肢散去。
  他全身真力先前已被震散,但此时又缓缓聚了起来。
  过于差不多一刻时辰的时间,他舒了口气,站起身子。
  千智禅师默默的望着他,沉思了一会道:“或许云鹤居士他知道玉贞水的解药,他也正要见你!”
  说完他大笑了笑向苦行大师道:“大师我们一齐去罢!”
  苦行大师沉思了一会,道:“好的!我既然知道他还在,理应去拜见一番!”
  南海异人道:“我夫妇及石英他们不去了!”
  千智禅师笑道他也知道甘铁心的心理,他笑道:“小徒白剑翎也累了令夫妇了,如果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他报答令夫妇照顾之情!”
  甘铁心笑道:“我夫妇二人可能以后再也不会出江湖了,禅师对我夫妇夸奖,更使我夫妇二人愧不敢当,今日之事,将来我夫妇永远不会忘记!”
  说完他夫妇二人和石英等人一起离去。
  石小青愣愣的望着他们,江玉羽握着她的手轻声道:“以后我们再回去,等你白哥哥毒治好以后!”
  石小青缓缓的点点头。
  千智禅师笑着望着石小青和江玉羽。
  苦行大师突然跌入沉默,他双目闭上,在想着。
  半晌,他睁眼道:“我记起来了,玉贞水必须要青灵丹,金液银丸及火灵丹一起服才可以解!”
  江玉羽闻言道:“大伯,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只差青灵丹就可以了吗?”
  苦行大师点了点头,江玉羽道:“那就比较好办了!”
  苦行大师默然道:“这三种药都是绝世珍品,三得其二,已是天大的机运了,青灵丹又能从何而得呢?”
  江玉羽道:“天觉寺中有!”
  苦行大师沉思了一会道:“你是说印度的天觉寺吗?我想不会有的!”
  江玉羽将法雨等二人东来之事说了出来,说他二人说,拿天觉宝录去,他们愿以青灵丹来换。
  苦行大师沉默着。
  千智禅师笑道:“我们去见了云鹤居士再说吧!我想他也会知道的!”
  说着起身,五人一齐向前走去。
  千智禅师一面走着一面道:“云鹤居士就隐居在这泰山之中!”
  走不了一会,前面呈现出一片竹林,过了竹林,现出一间小屋。
  千智禅师领先走了进去,见屋内坐着二人,正在玩棋,一个身穿道袍,一个身着儒衫,二人全神贯注在棋上,对五人进来好似无觉。
  屋中寂静无声,那身着儒衫之人一手抓起一把白子下了一子,那道人面上现出笑容,跟着下了一子,那儒士也下了一子。
  道人面上好似更为高兴,又下一子。
  儒士不声不响的又下了一子,道人更高兴,微微笑出了声音,口中道:“云鹤,想不到今天你会败在我手下!”
  儒士不声不响的又下了一子,抬头道:“如何?”
  道人吃了一惊,只是将手中的黑子翻来覆去,鼻中连哼着,半晌道:“这怎么成,这怎么成!”
  儒士笑着将棋推开道:“记着,弭兵勿食,你总是犯老毛病,我有朋友来了!”
  道人停了一下道:“好吧,那下次我再来!”
  儒士起身回头向千智禅师道:“你回来了!”
  千智禅师微笑颔首,向白剑翎道:“剑翎!来拜见居士!”
  白剑翎刚上一步,云鹤居士笑道:“禅师,你怎么了。”说着向白剑翎道:“我这人最不喜和他人论辈份,凡是来的人都是我的朋友,你不用多礼了!”
  白剑翎望了望千智禅师,向云鹤居士拱手道:“白剑翎拜见居士!”云鹤居士笑着指着那道士道:“这位是我方外之交,谷灵子!”
  谷灵子微笑着道:“我和云鹤玩棋五十载,只有我输,从来没胜过一次!”
  云鹤居士笑道:“别胡说了,前几天你才胜了我一盘,不是吗?”
  谷灵子笑道:“谁不知你爱吊我胃口,总是假装输我一两盘,让我高兴一阵,然后再杀得我片甲不留,你这种把戏已经玩了好几次了!”
  云鹤居士笑道:“那你为什么还是每次都上当呢?”
  谷灵子避而不答,转向千智禅师道:“老和尚,等一会我俩再来一盘怎样?”
  千智禅师笑道:“阿弥陀佛,我哪是你的对手!”
  云鹤居士微微一笑道:“他手又痒了,想尝尝胜的滋味!”
  谷灵子又道:“老和尚,你这徒弟看起来倒不错,不知棋下得如何?”
  云鹤摇手道:“你别谈你的棋了,我还有客人没有招待!”
  说完向苦行大师道:“大师今日也来此,真是难得!”
  苦行大师也笑道:“居士开玩笑了,居士悠哉游哉,真不愧云鹤之名!”
  云鹤居士笑道:“乖乖了不得了,你这一来就数说我不是,比你那师父还要凶!”
  苦行大师道:“居士说笑了!”
  云鹤居士摆手道:“你们都坐下吧,坐下再谈!”
  众人落座,云鹤居士打量了白剑翎一阵,又看了看江玉羽和石小青道:“不错,确实是百年难见的奇才!”
  干智禅师道:“居士可知小徒已经服下玉贞水吗?”
  云鹤居士面上微现惊容,哦了声道:“真的吗,那可就麻烦了!”
  说完他沉思了一阵道:“想不到竟会如此!”
  谷灵子道:“我想不会吧!服过玉贞水的人好似不会如此清朗!”
  云鹤居士又道:“没有关系,既然他已经服下了玉贞水更好!”
  说完他又向白剑翎问道:“你已经把我的信交给了王子侠吗?”
  白剑翎点了点头。
  云鹤居士也点了点头,沉思了一阵道:“王子侠这人做事阴毒,心胸狭窄,无容人之量,雷心钻当年在他手中就出了许多事!”
  谷灵子道:“但雷心钻现在又不在他手中,而且看样子他也一时得不回去,或许根本得不回去!”
  云鹤居士又道:“当年围歼翰海一怪,被他带着雷心钻逃走时我就知道祸根未灭,以他当时的伤势,很难再逃出五里,但当时风沙太大,无人敢追,以为他和那两件宝物一定都被埋了,但我想不一定,他不一定死于风沙之中,而且……”
  他说着沉吟了一下道:“当时铁燕双飞于智跟了下去,回来后一言不发,我想他已知翰海一怪的死处,但无法得到他身上的宝物罢了!”
  白剑翎心中微惊,心想这铁燕双飞可是那铁燕双飞的先人?这样看来那两件宝物一定落在于公明手中了,以他的个性和当时的誓言,恐怕他一定要来找自己!
  云鹤居士笑道:“今天果然雷心钻又再次出世了,而只有王子侠知道天蚕网在什么地方,但我想就在洞庭湖他住的地方,只是他还不能得到罢了!”
  白剑翎低头沉思着,不知这些事将来将变成如何!
  云鹤居士扫了众人一眼道:“但已百年,王子侠或将可得到,如果无法得到,他不会苦守百年的!”
  苦行大师道:“如果王子侠得了天蚕网,那武林中不又是一场风波吗?”
  云鹤居士叹了口气道:“这事我也早知道,但用来牵制雷心钻,总比他们二人独自去闹要好一些!”
  白剑翎不由自主道:“但说不定这些宝物可能都会落入王子侠手中!”
  云鹤居士点头道:“我找你就是为这个!”
  白剑翎微愣的望着云鹤居士。
  云鹤居士笑了笑道:“但如今你服了玉贞水,首先应设法替你去找解药,希望不要棋差一着全盘皆输才好!”
  苦行大师和云鹤居士问道:“居士可知青灵丹是否天觉寺中有?”
  云鹤居士沉思了一会默默无言。
  苦行大师又道:“他们寺中说愿以青灵丹换取天觉宝录!”
  云鹤沉吟着,半晌道:“可能有,如果有,那就好办了,那主持天一是我侄子,找到他一切都好办了!”
  说着又沉吟了一阵道:“印度有,但天觉寺不知是否有,我修书一封,你们去问一问就知道!”
  说着笑了笑向白剑翎道:“你别担心,天一一定会替你将青灵丹找到的,三种灵药服了后,必可百毒不侵,再加上你已是金刚不坏之身,除了雷心钻外,你几乎可不用怕了!”
  说完他起身在屋中绕了两圈,道:“天觉宝录现在在宫子奇手中吗?”
  白剑翎点点头,云鹤居士沉思了一会,道:“他现在在铁仙手中!”
  白剑翎一惊道:“怎会?”
  云鹤居士笑道:“我说的是真话,铁仙跟踪你,宫子奇也跟踪你,结果被擒去!”
  白剑翎沉思着,半晌道:“他现在没有问题吧!”
  云鹤居士笑了笑道:“我即不是神仙,也不会算,那些也只是由于我对你所知道的,再加上推测罢了!”
  他又笑了笑,向白剑翎道:“你必须去一趟印度,天一一定会把青灵丹找给你,愈快回来愈好,我等你,还有事要做!”
  说完他走入内屋去写信了。
  江玉羽听云鹤居士的口气,竟是要让白剑翎一人去,他迟疑了一下向苦行师问道:“大伯!我和小青跟剑翎一起去好吗?”
  苦行大师皱了皱眉笑道:“他一个人去比较快,我们随后赶去不是一样的吗?”
  江玉羽又沉思了一阵,只好点头答应了。
  云鹤居士出来,将一封信交给白剑翎道:“那地方也有很多令人不能相信之事,你去了要小心!”
  白剑翎点点头,没有说话。
  云鹤居士凝视了他一阵,道:“你责任重大,不要太轻身犯险!”
  说着向江玉羽道:“白剑翎此去有天一照应,大概没有什么问题,江姑娘可以放心!”
  江玉羽也点点头。
  云鹤居士又道:“白剑翎现在可算是侠义道的重心了,他一走了,你们最好先隐居一阵,他回来中原后,局势必可挽回!”
  白剑翎道:“那我就走了!”
  云鹤居士笑道:“那我祝你一路顺风了!”
  白剑翎拜别了千智禅师和苦行大师,又和江玉羽和石小青二女话别后,出门而去。
  他找到他的白马,上了马向前走去!
  才走了不一会,突然听到一声冷笑,铁仙再次现身,冷笑着向他道:“白剑翎!真想不到你还活着!”
  白剑翎一见铁仙又现身,他淡然道:“我有事未了,听说宫子奇也被你擒住了,是吗?”
  铁仙微微一愣,冷冷道:“对了,你怎么知道的?”
  白剑翎心中暗道:“自己去天觉寺,如果能将天觉宝录带去不是更好吗?”
  他想了一会道:“我想要他,还有希望你能把少林派的信符一起还我!”
  铁仙冷冷道:“如果你愿意,可以用你的命来换!”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一次已经很够了,你应把宫子奇交出来的!”
  铁仙向他问道:“你是要宫子奇还是要天觉宝录?”
  白剑翎道:“都要!”
  铁仙冷笑道:“你口气倒很大,但只怕你什么都要不到!”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他在哪里?”
  铁仙心中暗骂自己不该现身,想不到白剑翎还没死,不知他怎能不死!
  他哼了声,转念道:“他即使不死,功力也要大打折扣,自己焉会怕他?”
  他想着,冷然道:“你知我做事向来不做没把握的事,但想不到败在你手中,那你就非死不可!”
  白剑翎沉思了一会,道:“你的意思是——”
  铁仙冷哼一声道:“我的意思是要你的命,你一天不死,我一天不能安心,我也一天不会放过你!”
  白剑翎道:“你可知道雷心钻已再次出世了吗?天下奇人异士多的很,你为什么一定要找我白剑翎呢?”
  铁仙一呆道:“雷心钻?”
  白剑翎笑着点头,道:“是的!”
  铁仙冷冷一笑道:“但无论如何,你非死不可,你比雷心钻还可怕!”
  白剑翎道:“我不希望动武!”
  铁仙冷笑道:“原来如此,你自知受了我三记巨灵掌,功力大弱于前,不敢动手,在这儿和我拖时间!”
  说着他一步步的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也知非动手不可了,他一翻身下马,双掌平胸,向铁仙道:“你想再试试我的雷音掌吗?”
  铁仙冷笑不言,一步步向前逼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