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二十章 一剑震三雄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章 一剑震三雄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白剑翎翻手出掌,向铁仙击去。
  铁仙也出掌,二人掌势一接,跟着分开,二人各退了一步,显然还是不分高低。
  铁仙心中也微惊,想不到白剑翎不但不死,而且连本身功力都毫不减弱。
  他冷笑着,但心中却毫无主张,不知如何是好。
  白剑翎对铁仙毫不惧怕,泰山之顶的经验,使他对铁仙的武功了解了大概,他有足够的把握击败铁仙。
  他一步步的逼去,铁仙沉住气站着,他脑中无数个念头闪过,他向后退去。
  白剑翎沉声道:“宫子奇才改过自新,你应该把他放了!”铁仙不理,只是冷冷的看着白剑翎。
  一进一步,白剑翎忽然觉到不太对,他一直向后退,莫非——
  他停止了脚步。
  铁仙冷然长笑,身形飞起,在半空中飞绕了一圈,双掌向白剑翎击去。
  白剑翎不容再想,他身形一低出掌,以“雷神震天”之式击去。
  铁仙冷笑之声不停,昆邪剑突然掣出,身形转为“坤马行地”之式,出剑向白剑翎攻至。
  白剑翎大吃一惊,连忙出掌震去。
  掌劲一震,昆邪剑仅仅嗡然作响,剑式未变。
  白剑翎知道这必是巨灵剑的劲力,铁仙故意引他离开马身,使他不能以剑法取胜。
  铁仙手中昆邪剑被白剑翎一掌震中,虽然剑式未变,但劲力大都已失去,无奈,只得再次出剑。
  昆邪剑如赤虹般,围着白剑翎猛攻,以巨灵剑法,内中偶有奇正十三剑中的剑法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脱身不得,只好用出全身功力,以雷音神功防身。
  铁仙见白剑翎被困,而且抵挡也十分吃力,他冷笑连连,昆邪剑愈攻愈急。
  白剑翎只觉得巨灵剑法猛攻之力不亚于泰山压顶,如果他一剑在手,这些全不成为问题,但他现在赤手空拳,又能奈何。
  汗水自颊边流下,他双掌急翻,全身的功力向上以“雷音震天”之式震去,身形同时以“鹤脱金笼”之式飞起,希图一试。
  铁仙乍不及防,白剑翎飞身而出,向白马飞去。
  铁仙大喝一声,身形飞拦,连出三剑向白剑翎拦去。
  白剑翎咬了咬牙,知道不能接,一接,马上又将被困,如果他再次被困,恐怕毫无机会再脱困。
  他猛吸一口气,身形如闪电般向上急升至十丈以外。
  铁仙跟踪而至,昆邪剑向白剑翎腰间斩去。
  白剑翎身形又向上升起,但铁仙其是易与之辈,他虽然天门未开,但功力也不弱与白剑翎,他也跟踪追去。
  白剑翎见铁仙仍然未被丢开,他身形向后疾退。
  铁仙大喝道:“哪里逃!”又向白剑翎追去。
  白剑翎突然使出“坤马行地”一式身法,身形直掠而下,自铁仙身下掠过。
  铁仙翻身追去,但白剑翎已先一步落身马旁,铁仙知道白剑翎一旦手中掣剑,以他的功力和绝世无匹的剑法,他必败无异。
  他大喝一声,身形扑去,长剑如流星般直刺白剑翎的背心。
  白剑翎转身单掌击去,昆邪剑贴背刺过。
  铁仙左掌跟着向白剑翎拍去,昆邪剑同时挑起,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身形急闪,铁仙近身再逼,二人和白马形成了一个正三角形。
  白剑翎身形游动,向白马靠近,铁仙又大喝一声,剑掌齐出,向白剑翎逼去。
  白马长嘶一声,昂首向白剑翎奔去,铁仙大急,大喝一声,左掌向白马拍去。
  白剑翎一闪身,拦住铁仙,双掌猛出,向铁仙掌势迎去。
  铁仙一见一击不中,他怒哼了一声,剑掌连翻,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以空手接剑本是不敌,此时只有向后退去。
  他已站在马旁,铁仙额上汗水流出,他剑掌愈攻愈急,白剑翎靠着马,一步步退着。
  铁仙虽将白剑翎逼退,但雷音神功的劲力也逼着他,使他无法取胜。
  白剑翎本可取剑,但他一闪身,必定殃及白马,他一面将雷音神功随着掌式拍出,一面沉思着。
  他尽力退着,白马向旁跃去,他长啸一声,身形向铁仙扑了过去。
  闪电般将雷音五式一齐击出。
  铁仙攻势一滞,他身形疾退,一手向紫剑抽去。
  铁仙骤然失利,以为白剑翎必定趁势猛攻,想不到白剑翎不进反退。
  他心中一急,白剑翎一剑在手,他必败无疑,他大喝一声,昆邪剑出手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右手才抓住剑柄,但昆邪剑已射至,他正想闪身,突感不对,背后是白马,左手疾挥,拍的一声,昆邪剑自他肩头掠过,白衫中透出一丝血迹。
  他一手抽出长剑,双目凝视着铁仙。
  铁仙心知不好,不要触怒了白剑翎,不然自己以剑尚不能制住他空手,现在自己空手焉能对他剑?
  白剑翎沉声道:“去拾起剑来!”
  铁仙迟疑了一下,白剑翎又道:“去拾起剑来!”
  铁仙身形闪动,一手拾起了昆邪剑注视着白剑翎。
  白剑翎沉声道:“如果你愿认输,将宫子奇,天觉宝录及少林派信符交出来,我今天可以不逼你!”
  铁仙虽自知不敌,但哪肯认输,他凝立不动,右手昆邪剑微震,发出轻微的嗡声。
  白剑翎一步步的逼了上去,铁仙口角撇起了一丝阴冷的笑意。
  他也向前进着。
  二人对面凝立着,白剑翎缓缓举起长剑,作势欲攻,他虽有取胜的把握,但也知铁仙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他正要出剑,铁仙闪电也似的一剑攻向他肩头。
  白剑翎长剑刺出,角度微偏,连削带打,反向铁仙攻去。
  铁仙长剑横压,和白剑翎的紫剑微交,二人闪电似的换了一个位置。
  铁仙也举起长剑,白剑翎虽和铁仙战过了一场,但铁仙的武功招数他并不能每一招都了解,也只有凝神待敌,不敢冒然抢攻。
  铁仙右手挥出,长剑向白剑翎眉心点去。
  白剑翎低身出剑,向铁仙削去。
  铁仙滑步拧身,斜对着白剑翎。
  白剑翎见铁仙身形也如此快,知道不是普通招式可轻易取胜的,他双脚微错,展出奇正十三剑。
  铁仙哼了声,也展出奇正十三剑,二人斗在一起。
  半晌,白剑翎身形一闪,长剑平胸举起,想再以“日轮三现”这一招击败铁仙。
  铁仙一见白剑翎这模样,心中就知不好,他突然大喝一声,身形半蹲,双手捧剑,作奉剑之式!
  白剑翎不知这将是什么招式的开始,急忙收回长剑,再次凝神待敌。
  铁仙见白剑翎如此,他面上阴阴一笑,昆邪剑在半空中虚划了一个圈,身后倏动,飞身向白马背上落去。
  白剑翎一见这情形就知上当,也连忙起身追去。
  铁仙落身马背,双脚一夹马腹,白马昂首长嘶,双蹄微举,但又一放,四蹄一动不动。
  白剑翎已追至,铁仙无奈,一翻身,下了白马,但却是站在白马的另一边。
  白剑翎身形飞起扑去,铁仙昆邪剑微举,一闪身,又闪了过来。
  他知白剑翎不会伤及白马,何妨将它做一做挡箭牌,虽不能走,但白剑翎也伤他不到,二人隔着马,互相凝视着。
  白剑翎身形缓缓移动,欲绕马而过。
  铁仙身形也缓缓移动,跟着白剑翎,总是和他面对面,中间隔着一匹白马。
  二人绕了一圈,又回到原来的地方。
  铁仙冷冷一笑,出剑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只有出剑拨开,毫无办法。
  铁仙冷笑连连,昆邪剑也频频攻出,白剑翎也出剑回攻。
  铁仙也不愿伤及白马,白马被伤对他也没有好处。
  二人隔着白马斗起剑来,剑风闪动,白马长嘶一声,向前奔去。
  铁仙吃了惊身形贴马奔去,白剑翎随尾追来。
  铁仙翻身上马,白马又停住了脚步,白剑翎追至,二人再次面面相对,中间只是隔着一匹白马。
  半晌,白马不耐,又向前走去,铁仙不舍,跟着走去,白剑翎侧身出剑,连向铁仙刺出三剑。
  铁仙不接,一闪身,又躲至另一边。
  二人三次面面相对。
  白剑翎沉思了片刻,用剑身拍了拍白马,白马举足向前奔去,白剑翎身形也跟着白马,长剑不停的攻向铁仙。
  铁仙隔着白马挡着。
  白剑翎身形飞起,立在急奔的马背上,出剑向铁仙攻去。
  铁仙也出剑迎来。
  白剑翎身形一落,骑在马背上,一拉马头,向铁仙逼去,长剑也向他攻去。
  铁仙无奈,只有退后,白剑翎单剑连攻,飞身而起,逼向铁仙,铁仙又向后退。
  白剑翎紫剑连划,织起了一道剑幕,拦在铁仙身前,不许他再闪到白马的另一边。
  铁仙哼了声,咬牙奋力出剑,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长剑连划,以“剑扫千军”一式,将全身功力蕴于剑身,剑身发出耀目的紫光,将铁仙围住。
  铁仙右手昆邪剑连翻,也使出这招“剑扫千军”,向白剑翎回攻过去。
  以功力来说,铁仙功力远较白剑翎为厚,但白剑翎天门已开,全身功力可以发挥自如,而铁仙体内浊气未去,功力大打折扣,天门又未开,劲力透至剑身分外吃力。
  二人连交数剑,铁仙渐渐不支,向后退去。
  白剑翎长啸一声,长剑划出,以“日轮三现”之式向铁仙攻去。
  “日轮乍现”,弧光飞绕攻来,铁仙心中吃惊,但知逃也没有用,他双脚站稳,凝立当地,昆邪剑以“剑气冲云”之式,将全身功力聚于其上。
  紫光飞绕袭到,昆邪剑上也赤光大盛,斜斜的迎了上去。
  两道光芒一触即收。
  白剑翎第二式展开,“日轮再现”光芒又盛,向铁仙飞绕攻去。
  铁仙大喝一声,昆邪剑再举,双剑又迎上。
  紫赤两道光芒再敛。
  白剑翎紫剑一圈,“日轮三现”以全力向铁仙攻去。
  一道耀目的弧光向铁仙绕去,铁仙硬接两剑,气血已浮,脚下好似已微觉不稳,日轮三现,光华大盛于前,他自知不敌,垂剑踉跄向后退去。
  白剑翎不忍置铁仙于死地,他一收紫剑,道:“你认输了吗?”
  铁仙双目凝视着他,半晌道:“今日我认输了!”
  白剑翎笑了笑道:“那你把我要的东西给我!”
  铁仙沉声道:“你跟我来!”说着向前走去。
  白剑翎牵过白马,跟了上去。
  走了一阵,到了一个山洞,铁仙进入将宫子奇带出,替他解开穴道将天觉宝录和一块白玉符向地下一摔道:“这就是你要的了!”
  白剑翎拾了起来道:“谢谢你了!”
  铁仙冷哼了声道:“别假仁假义的了,今天我认输,但你胜的也不过是一个死字!我发誓非要你死!”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你准备做些什么?”
  铁仙道:“自我出道以来我从未败过,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但如今,三番两次的败在你手中,我决不能与你共存,而死的将会是你!”
  白剑翎笑了笑,宫子奇起身道:“如果不是白少侠放你,你能走得掉吗?”
  说着他又哼了声道:“如果我是白少侠,决不会让你活的!”
  铁仙含怒道:“我有一天会将你也一同杀掉的!”
  宫子奇冷冷道:“口气别太大,我看恐怕永远不会有这么一天!”
  铁仙脸色连变、咬牙说道:“好!你们等着瞧!”说完他起身飞身而去,白剑翎顿时默默无言。
  宫子奇冷笑着望着铁仙背影,直至消失。
  铁仙背影消失,宫子奇转身向白剑翎道:“谢谢白少侠救我一命!”
  白剑翎笑道:“不用客气!”
  说着顿了顿道:“只是有件事我要求宫大侠的!”
  宫子奇道:“什么事?”
  白剑翎道:“是关系天觉宝录,天觉寺的主持是云鹤居士的侄子!我要去且有事,既然知道天觉宝录在你手中,而且内中武功你已学过,除了梵文之外都知道了,所,以想将天觉宝录送回去!”
  宫子奇大笑道:“我当什么事呢!这种事只消白少侠一句话就可以了!”
  白剑翎道:“天觉宝录虽是原主天觉寺,但流失中原你也费了三十年心血,本应算你的,你的三十年心血竟聚于此,宫大侠能如此,我焉能不谢!”
  宫子奇转念道:“不行,这天觉宝录不能给你!”
  白剑翎一愣。
  宫子奇一笑道:“我和你一齐去。”
  白剑翎皱了皱眉,道:“我此行还要求青灵丹!”
  宫子奇笑了笑道:“白少侠真的连我要当跟班都不准吗?”
  白剑翎沉吟了半晌,只好点了点头道:“你我二人一起去是可以的,但我们不必谈什么跟班的!”
  宫子奇只好点了点头。
  二人一齐向前走去,出了泰山,宫子奇也买了一匹马,一齐向南奔去。
  星宿海一片平静,一条人影飞也似的扑了上来。
  左近的一个山洞中响出一声道:“有哪一位竟敢到我星宿海来!”
  那人长笑道:“是列缺兄吗?我铁仙特来拜访”
  列缺客想不到来人竟是铁仙,他和铁仙只是相互闻名,并无一面之交,不知有什么事要铁仙来一趟!
  他沉默了一会,沉声道:“有什么事吗?”
  铁仙长笑道:“我当然是有事才会来找你,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列缺客沉吟了一下,道:“请进!”
  铁仙走了进去,刚才一上来就被列缺客发现,他心中不由有些发毛,以他的功力,列缺客的功力,不知列缺客怎么能知道!
  他一进洞,心中才恍然大悟,洞壁全是冰块筑成,和湖水反映着,难怪他一上来列缺客就知道。
  列缺客沉着脸打量着铁仙,他不相信铁仙看上去竟如此年轻,但见他刚才上来的那身法,也恐怕只有铁仙才有这么高的功力。
  他沉默了一会道:“铁仙果然名不虚传!”
  铁仙知道列缺客所说的,他心想这正好替我起头了,他淡淡一笑道:“兄弟这一手实在不值一顾,比起老兄来要差多了!”
  列缺客道:“我不愿自夸,我和你只有伯仲之间罢了!”
  铁仙假装做惊状道:“真的吗?”
  列缺客不悦的岔开话题道:“你来有什么事吗?你不远千里而来,想必有要事了!”
  铁仙笑了笑道:“是的,这事不但关系我的,也关系你!”
  列缺客哼了声道:“你别绕圈子了,有什么事直说好了!”
  铁仙想了想道:“我别的倒不为,只是忍不下这口气!人人都知你我齐名,因此我想你也会忍不下这口气!”
  列缺客冷冷的望着铁仙。
  铁仙只感到列缺客对这毫不关心,他撇了撇嘴,起身道:“列缺兄既然不愿听,小弟还是告辞好了!”
  列缺客无言的望着铁仙。
  铁仙转身欲去,列缺客开口道:“铁兄并没说出什么事,叫我如何能热心?”
  铁仙转头道:“就是当今江湖上出来了一个人,自称一剑压双雄,他所谓的双雄一个指我,另一个——”他说着笑了笑。
  列缺客扬了扬眉没有说话。
  铁仙也知道请将不如激将,他说完做转身欲去之势。
  列缺客忙道:“铁兄可知这人是谁?”
  铁仙知列缺客和白剑翎朝过像,他向列缺客道:“此人武功比你我都高!”
  列缺客客冷冷道:“不见得罢!”
  铁仙道:“而且他说一剑压双雄据我看并非吹嘘,而且是实话!”
  列缺客冷哼了声道:“铁兄见过他的武功吗?”
  铁仙道:“岂止见过,以我的武功,五招内剑被他击出手,我想列缺兄去大概也逃不了五招!”
  客列缺怒声问道:“铁兄说的是谁?”
  铁仙冷冷道:“列缺兄可不要怀疑我假造,以我的名声难道愿意自己说出我在五招内就落败吗?”
  列缺客默不出声。
  铁仙又道:“此人击败了我之后,扬言要我俩一起去和他斗,他自己说他有把握自己可以击败我俩!”
  列缺客再次问道:“此人是谁?”
  铁仙笑道:“此人你也见过!”
  列缺客沉思了一会,道:“你说的是——。”
  铁仙冷冷道:“白剑翎!”
  列缺客说了声道:“白剑翎?”说完仰头大笑。
  铁仙冷然道:“列缺兄先别笑,不是我看不起你,以前你我武功可算伯仲之间,但我得了奇正剑诀,怕要胜你一筹!”
  列缺客还是大笑不已!
  铁仙冷哼了一声,又道:“这白剑翎不但通晓雷音神功,而且还通奇正十三剑和弧光剑,可说天下无人能敌!”
  列缺客笑声一敛道:“但白剑翎将要死在我手中了!”
  铁仙茫然不解的看着列缺客。
  列缺客冷冷道:“你说他功力高,但他已服过我的玉贞水,功力早已减了几分了!”
  铁仙惊道:“他已服了玉贞水?”
  列缺客冷然道:“你不相信吗?”
  铁仙想不到列缺客对白剑翎已下过手脚,不是味的站在那里!
  列缺客冷冷的望了他一眼,道:“据你的说法他可能天门已开,但那他也不过能多活二十天,一百二十日内必死无疑!”
  铁仙冷哼了声道:“我想不见得吧!在泰山之顶他还硬受了我三记巨灵掌,如果他服了玉贞水,那快活不了的!”
  列缺客冷然长笑道:“他身上有火灵丹,江玉羽身上有金液银丸,他如何能死得了?”
  铁仙心中更不是味,想不到平时列缺客名头比他还小,如今却事事占先。
  列缺客冷笑道:“铁兄,你放心吧,白剑翎活得不会太久了,你不用担心他了!”
  铁仙冷哼了声道:“但是玉贞水也是有解药的!”
  列缺客大笑道:“铁兄太过虑了,有解药?但要得到手才行,得不到有什么用!”
  铁仙冷冷道:“不见得吧!”
  列缺客也冷冷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铁仙冷哼了声道:“列缺兄还不知道,白剑翎后面的是云鹤居士吗?”
  列缺客面色微变道:“他吗?我想他早就死了!”
  铁仙撇了撇嘴道:“还有你不相信的,雷心钻已经出世了,以列缺兄论,你有什么办法抵挡!”
  列缺客默然无言。
  铁仙冷冷道:“白剑翎现已动身去取青灵丹去了!”
  列缺客哼了声,无言以辩。
  铁仙又道:“以你我二人,现在合手还可能除去白剑翎,但等他取药回来后,那完全不可能!”
  列缺客道:“他到哪儿去取?”
  铁仙道:“去印度!”
  列缺客吃了一惊,道:“那就对了!”
  铁仙道:“列缺兄的意思是——”
  列缺客起身冷哼了声道:“我以为他真的那么勇敢,对玉贞水都丝毫不惧,原来他有恃无恐!”
  铁仙冷冷一笑,没有出声。
  列缺客又哼了声道:“我最不喜欢别人干涉我的事,而且还在戏弄我!”
  铁仙冷冷道:“他们可能已快到了!”
  列缺客一手抓下壁上长剑,向铁仙道:“铁兄如果不介意,那么我们现在就去追他!”
  铁仙淡淡一笑道:“找到了他又怎样呢?”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