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失魂引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一章 失魂引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6/19
  铁仙淡淡的接口道︰“以列缺兄这种行事,我只好告罪,不一齐去了!”
  列缺客奇道︰“铁兄怎么了!”
  铁仙冷冷道︰“白剑翎这人有很多地方使人想不到,就以他本人年龄才二十左右,天门已开,谁敢相信?”
  列缺客默然无言。
  铁仙又道︰“此举一击不中,就全盘皆输!”
  列缺客道︰“依铁兄的意思如何?”
  铁仙冷然道︰“将他碎尸万段!”
  列缺客道︰“碎尸万段?”
  铁仙又说了一遍︰“碎尸万段!”
  列缺客想了一下,点了点头,二人出洞,一齐动身下山,向白剑翎追去。
  白剑翎和宫子奇二人向前走着,面前飞来一支箭,插在树上。
  白剑翎向左右看了看,策马向前,见那支箭好熟,他取下一看,那种箭是他用的,箭身刻着八个字︰“一箭之仇,在所必报!”
  白剑翎呆了呆,心想一箭之仇?难道说是
  他正想着,远处出现一条人影,冷笑道︰“白剑翎!你还记得我吗?”
  白剑翎一眼看出那人正是铁燕双飞于公明。
  于公明冷笑道︰“我毕竟没死,而且也得到了我要的东西。一箭之仇,这一箭之仇你非偿还不可!”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当日千余人的性命全毁在你手中,我还后悔放你走!”
  于公明冷笑道︰“当日?当日我五百弟兄全在黑龙峡中被活活烧死,这全要你偿命!”
  白剑翎沉声道︰“这全是你的责任,如果你当时守约退去,草原上的牧民也不会成千的倒下,哈玛萨也不会以黑龙峡来烧死你们!”
  于公明冷笑道︰“你别多噜嗦,今日我得了红霓甲和雷心钻,我是武林中第一高手,我是天下无敌了,我说的话才算!”
  白剑翎沉声道︰“我知道红霓甲在你手中,我也知道雷心钻在你手中,但以你这种样子,这两件宝物只能带给你灾祸!”
  于公明冷笑了两声,道︰“灾祸?我已经天下无敌会有什么灭祸,只是恐怕你要横尸当地了!”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即使我横尸当地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你要知道”
  于公明大喝道︰“你这是向我求饶吗?”
  白剑翎淡然道︰“我一生未向任何人求饶过,你有雷心钻,我有我的剑,我会保护我自己的!”
  于公明冷哼了声,身形退了一步,一手掣出一件黄金色的梭形暗器,向白剑翎道︰“白剑翎!你看见了没,这就是雷心钻,天下无敌的雷心钻,但凭你还不够资格死在雷心钻之下,风花雪月四人就死在它底下!”
  白剑翎望着雷心钻没有出声,不知怎么的一个钻就可使风花雪月四人同时毙命?
  于公明一手收回雷心钻,冷笑道︰“以你还不够资格享用此宝,我身上穿有红霓衣,你敢跟我斗吗?”
  白剑翎下马,宫子奇在旁道︰“白少侠且慢,让我先斗斗这人!”
  于公明掣出长剑,冷冷道︰“你是谁?”
  爆子奇下马,掣出鬼手冷冷道︰“鬼侠宫子奇!”
  于公明大笑道︰“鬼侠宫子奇,要是当年我遇到你,我必还要怕你三分,但今日是我的天下,你敢帮着白剑翎?你不怕我的雷心钻?”
  爆子奇冷冷道︰“我不管这些!我只是很讨厌你,讨厌你的态度!”
  于公明狂笑道︰“朋友!我看你还是应该多爱惜你的生命才对,你可不要为了一点小事玩命,你可知道就此北去不值得吗?”
  爆子奇冷冷道︰“我就是讨厌你这种态度!”
  于公明怒道︰“我也看不惯你,别以为你宫子奇有什么了不起,我不用雷心钻也照样可以收拾你!”
  爆子奇冷冷道︰“别太自恃!”
  于公明哼了声道︰“你也不用把你自己瞧得太高了,你比起风花雪月四人来还要差得多了!”
  爆子奇冷冷道︰“据我知道当年红霓衣被雷心钻击了一个洞,你可别忘了!”
  于公明冷笑道︰“天底下除了我,没有别人知道那洞在哪儿,而且那洞也只有黄豆般大,你会知道它在哪里吗?”说完又大笑。
  于公明笑了一阵,一手撤下长剑,向宫子奇道︰“好!今日我就试试鬼侠宫子奇的功力如何!”
  爆子奇身形疾进,于公明挺身而前,出剑向宫子奇左眼刺去。
  爆子奇想见识见识红霓衣,鬼手击下,正击中于公明前心,于公明冷然长笑,长剑不停的刺来。
  爆子奇一下击中,好似如击无物,心中微惊,这红霓甲果然名不虚传。
  于公明一剑刺来,他急忙闪身躲开。
  于公明身随剑走,长剑带回,向宫子奇后心刺去。
  爆子奇身形急转,再出招向于公明后脑击去。
  于公明反手格开宫子奇的鬼手,冷笑着再向宫子奇攻去。
  爆子奇施出鬼影千幻的身法,围着于公明飞绕。
  于公明只觉得四周都是宫子奇的身影,他心中微感不妙,看样子宫子奇的武功大概大有精进,这种身法他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他身形疾起,宫子奇一手点去,正点在于公明背上,他好似无觉,身形一反,出剑再向宫子奇攻去。
  爆子奇心中微惊,红霓衣将全身大部分的要害都包着,他要取胜真是难极。
  他将鬼手收回,只守不攻。
  于公明狂笑着,身形绕着宫子奇急攻,口中道︰“怎么,认输了吗?”
  爆子奇不服,心想再试,他身形闪动,闪至于公明身后,双手微合,以大须弥功向于公明击去。
  于公明返身大笑道︰“你没有听说过红霓衣不怕内家劲力吗?”
  爆子奇再试无功,心知如果于公明不取出雷心钻,自己虽胜不能,但败却不会。
  他身形急动,施出天觉宝录中所载的怪异的武功,他身形急动,怪招频出。
  于公明白恃身上有红霓衣,只要用红霓衣去挡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二人拼斗着,眨眨眼百招已过,于公明身上被击中不下数十次,但毫无伤痕。
  于公明狂笑道︰“如今我重组铁燕帮,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一席堂主之位!”
  爆子奇不理,攻得更紧。
  于公明又大笑道︰“这样如果无法结束,我将以雷心钻来了!”
  爆子奇心中微惊,身形不由一滞,于公明也是江湖上有名之人,他身形一闪,左手食指向宫子奇背心灵台穴点去。
  一指点中,宫子奇却毫无异状!
  爆子奇一手抓住于公明左手,冷冷道︰“你难道不知鬼侠是不怕点穴的吗?”
  他左手抓着于公明的左手,五指加力。
  于公明一挣即脱,反口道︰“你不知我手上也有红霓甲保护吗?”
  说完又出剑砍向宫子奇,宫子奇也挥动鬼手,二人再战。
  于公明仗着红霓衣护身,时出险招,向宫子奇攻去。
  爆子奇平时出招也大多向人上半身攻去,此时也一时改不过,但于公明却时常不挡,用身体迎去,跟着出招,逼向宫子奇。
  他又时常将手臂挥起,挡开鬼手。
  爆子奇时遇险招,但无可奈何,于公明武功也不弱,只好缠战下去。
  眨眨眼,二人又过百招,于公明不耐,身形一闪,出了战圈。
  他冷冷的向宫子奇道︰“你要投降还是要我用雷心钻杀了你!”
  说着他将雷心钻取出来,缓缓的举起。
  爆子奇额角流出冷汗,凝视着雷心钻。
  于公明冷笑着向他问道︰“我再问一遍,你投降还是要死。”
  爆子奇急掠了白剑翎一眼。
  于公明道︰“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你不马上回答,我雷心钻就要出手了!”
  白剑翎道︰“慢!”
  于公明冷冷道︰“你有什么话说吗?”
  白剑翎道︰“今天是我俩的事,你和他的事暂且先放下,待我和你的事先解决了再谈他的事!”
  于公明冷冷道︰“我不会中了你的缓兵之计的!”
  白剑翎沉思了一会道︰“那么我们就两件事归做一件,如果你能杀了我,他自然也会服了你!”
  于公明不信的哼了一声。
  白剑翎道︰“如果你要他对你服,你只有先击败我,或杀了我!”
  于公明向宫子奇望去。
  爆子奇冷冷道︰“凭你!对白少侠差得更远,你雷心钻取出也不一定有用!”
  于公明哼了声,听宫子奇的口气竟似对白剑翎非常心服口服的。
  他扫了二人一眼,冷冷的向白剑翎道︰“也好!我今天主要的也是要收拾你!”
  白剑翎淡淡一笑,一手抽出紫剑!
  于公明将雷心钻收入怀中,冷冷道︰“只怕凭你白剑翎还不够格让我用雷心钻!”
  但此刻他说这话,他自己都有些怀疑,宫子奇不会佩服任何一个人,而今他却服了白剑翎,不知白剑翎在和他分开后又遇到了什么?
  他还是想不行再取出,反正身上红霓衣连内功劲力都不惧!
  他振了振手中长剑,冷笑着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凝立当地,不知是不是应该一下击毙于公明,如果不,那于公明取出雷心钻,他是否挡得住呢?
  他身形飞绕而起,紫剑向于公明颈间绕去。
  于公明一见白剑翎的身法,不由大吃一惊,知自己已远非白剑翎的敌手。
  他身形疾退。
  白剑翎飞身追上,于公明长剑一起,呛的一声他右手长剑被紫剑一切两断。
  于公明急忙滚身逃去。
  白剑翎早就准备将于公明一鼓成擒,他身形转为“坤马行地”之式,掠地急追。
  于公明右手一起,以右臂向白剑翎紫剑挡去。
  白剑翎紫剑一背,右手食中二指一并,向于公明喉结穴点去。
  于公明左臂也挥起。
  白剑翎左手一起,闪电似的向于公明双目点去。
  于公明又向外滚去,用背心迎来。
  白剑翎二指点中于公明背心,于公明好似无觉,双手急翻,向白剑翎反击过去。
  白剑翎右手紫剑翻出,向于公明眉心点去。
  于公明大喝一声道︰“慢着!”
  白剑翎剑势一滞,于公明身形疾退,右手掣出雷心钻,冷冷道︰“白剑翎,既然你武功如此高,那更说不得,只有请你尝尝雷心钻的滋味了!”
  雷心钻在于公明手中,一闪一闪的发出耀目的金光。
  白剑翎默不出声,双目凝视着于公明。
  于公明冷笑着,手中雷心钻不发出,过了一会道︰“奇正剑诀交出来。”
  白剑翎决心一试雷心钻究竟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他淡淡一笑道︰“如果我有,你可以在我尸身上搜出!”
  于公明冷冷道︰“放在你胸前吗?”
  白剑翎道︰“你放心,别怕雷心钻会将奇正剑诀毁去!”
  于公明迟疑了一下道︰“我现在正要用人,如果你答应跟我,我愿饶你一死!”
  白剑翎不愿再拖,他淡淡道︰“哪一天如果你重组铁燕帮,我也一定要把它毁去!”
  于公明冷笑着,雷心钻发出刺耳的嗡嗡声,带着一道耀目的金光自于公明掌心飞起,向白剑翎不疾不徐的飞去。
  臼剑翎一收紫剑,双掌一合一张,雷音神功发出,向雷心钻震去。
  雷心钻闪出耀目的金光,毫不受阻的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一掌无功,紫剑疾出,身形飞起,向雷心钻迎去。
  雷心钻逼至,嗡嗡之声更加刺耳。
  剑钻微交,白剑翎只觉右手被震,紫剑好似要脱手飞去。
  他紫剑向上挑起,“虹阻长空”,一道耀目的淡紫色弧光自剑尖幻起,横在空中。
  雷心钻徐徐而前,钻身不时闪烁出耀目的光芒。
  白剑翎心中微惊,急忙身形一沉,以“干龙御天”之式,身法急绕飞起。
  雷心钻跟踪转了过去,速度愈来愈快,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身在半空中,连变了三个身法,但雷心钻却愈追愈急,如闪电般的追了上去,钻身嗡嗡之声益作,向白剑翎射去。
  白剑翎额上流出汗水,他咬了咬牙,身形疾落,右手一反,一道紫光飞起,“慧星袭月”,正是奇正十三剑第十三招的奇式,向雷心钻反攻了过去。
  “慧星袭月”,一道紫虹飞起,剑身隐含着淡淡的紫气,向雷心钻射去。
  于公明狂笑连连,宫子奇紧张的望着紫剑。
  紫剑如闪电般的射中了雷心钻,雷心钻钻尖闪过一道金色光芒。
  紫剑微顿,落向地面。
  雷心钻也微顿,斜斜的向地面落去。
  白剑翎和宫子奇二人惊喜的呆着,于公明身形抢前,一手拾起了雷心钻。
  白剑翎吃了一惊,身形一动,也将紫剑拾了起来。
  于公明手捧雷心钻,不敢再逼。
  白剑翎也不敢进逼,这一招已经够险了,以剑击钻,结果剑钻齐落,如果以钻击剑呢?
  他不敢想,那无异的,他必定要败。
  于公明怒视着白剑翎,怒火白他双目中射出,好似要将白剑翎烧死,想不到以雷心钻都不能取胜,当日他雷心钻一出手,风花雪月四人齐毙,而今却制不住一个白剑翎!
  二人互望着,谁也不敢出手。
  于公明白知如果他再先出手,雷心钻一定不会再回他手中。
  但他又不舍就如此离去。
  爆子奇在旁冷冷道︰“白少侠快出手,你剑一出手,我就去抓住他!”
  于公明心中暗惊,忙道︰“别想得太便宜了,别忘了我身上有红霓衣,根本不会怕他的剑!”
  爆子奇冷冷道︰“红霓衣既能伤于雷心钻之下,自然也挡不住他的紫剑!”
  于公明冷笑道︰“试试看!”
  白剑翎凝视着于公明,知道剑虽可击落雷心钻,但恐怕不能克制红霓衣!
  于公明心中也微微紧张,以白剑翎这么高的功力,加上宫子奇在一旁,他俩人想取胜凭自己手中握有雷心钻,必定不能。
  但白剑翎若想和他同归于尽,只要他和宫子奇打个招呼,自己绝对逃不了。
  他现在不愿就死,但不知白剑翎心中如何想,如果这么想,那岂不麻烦。
  白剑翎沉声道︰“于公明,你雷心钻我已不怕了,天蚕网即将出世,雷心钻不能独霸江湖,你要何时才会后悔!”
  于公明心中暗惊,冷笑道︰“天底下除了当年王子侠知道天蚕网的下落之外,又有谁知道呢?”
  白剑翎沉声道︰“就是落在王子侠手中。”
  于公明吃了一惊,知白剑翎不会虚言吓他,他冷冷的望着白剑翎,他的希望又将成了泡影,他以为能得到了雷心钻和红霓衣后,必可天下无敌,谁知又不能制住缸剑翎,如今天蚕网又将出世,不知自己以后如何?
  白剑翎续道︰“你现在悔悟还来得及!”
  于公明冷笑道︰“白剑翎,天蚕网未出世前我会重组铁燕帮,它一出世,即将落于我手中,那时你将有什么话说?”
  说完他笑了一阵,一步步向后退去。
  白剑翎知于公明要离去,他也只能保持不败罢了,他淡淡一笑道︰“你去好了!”于公明转身疾奔而去,白剑翎叹了口气。
  爆子奇笑道︰“白少侠神勇,宫子奇今日才目睹,少侠此般功力定可天下无敌!”
  白剑翎淡淡一笑,向宫子奇道︰“我们走罢!”
  二人又向前走去。
  喜马拉雅山中一片雪迹,两匹马缓缓的向前走着。
  倏地,两声长笑声中,两条人影飞掠而到。
  铁仙大笑道︰“白剑翎!我俩终于追上你了!”
  白剑翎一抬头,见竟是铁仙和列缺客二人联袂而来,他微微吃惊,拉住了马疆,心想不知铁仙怎么说的,竟把列缺客也拉了来。
  列缺客才开口道︰“白剑翎”
  铁仙冷冷一笑,道︰“列缺兄,我们还是和他少说些废话罢!”说完一手掣出长剑。
  列缺客迟疑了一下,也一手抽出长剑。
  铁仙冷冷向白剑翎道︰“白剑翎!抽剑下马!”
  白剑翎吃了惊,心知不好了。
  他扫了二人一眼,抽剑取弓,左弓右剑,一翻身下马,站在二人面前。
  列缺客冷哼了声道︰“我先试试他到底有多少斤两!”
  铁仙看了一眼,笑道︰“好!我先来收拾这宫子奇!”
  白剑翎沉声道︰“你俩先冲着我来!”
  列缺客冷道︰“只我一人已足够对付了!”
  白剑翎道︰“试试看!”
  列缺客冷笑道︰“你接过我的列缺剑法吗?”
  白剑翎一瞥眼,见铁仙已向宫子奇缓缓逼了过去,他身形一动向列缺客攻去,眨眨眼连攻三剑。
  列缺客长剑挑起,一片剑影拦了过去。
  白剑翎身形闪动,不进反退,大声向铁仙道︰“当心!”
  他剑弓齐翻,排山倒海似的向铁仙攻去。
  铁仙怒哼了声,连接了两剑,列缺客见白剑翎指东打西,自己第一招就受愚,他不由大怒,长剑翻动,连展列缺剑法,向白剑翎围去。
  列缺剑法以快见长,铁仙的巨灵剑以沉见长,二人合围,立将白剑翎困住。
  白剑翎虽被困住,但丝毫没落于下风,他精通天下两种至高的剑术,他左手使出弧光剑法,弧光连现,右手使出奇正十三剑,屡屡攻出,仍是发挥自如。
  铁仙和列缺二人以江湖无第二人之想,今合围白剑翎还是如此,不禁大怒。
  二人一齐怒哼了一声,剑式由疾而徐,每一剑中都贯满了内家真力,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被逼,剑式也愈出愈缓,每一剑攻出想收回都吃力非常。
  铁仙和列缺客二人剑式愈攻愈徐,但每一剑的劲力也愈来愈足,且每一招式都是辛辣无比的。
  白剑翎渐渐被逼采守势,偶而才出一招攻去。
  铁仙冷冷一笑,向列缺客道︰“差不多了吧!”
  列缺客又攻出了三招,道︰“差不多了!”
  二人一齐大吼一声,剑式一左一右,取钳形向白剑翎攻去。
  弧光被二人剑式一夹,发出轻微的丝声。
  白剑翎心中微惊,紫剑收回,急展奇正十三剑,以“剑扫千军”之式反扫回去。
  左手紫弓也以“日轮三现”之式攻出。
  双方全力抢攻,剎时间剑气漫天,一片光华急闪。
  双方剑势微交,白剑翎踉跄退下,二人冷然长笑,挺剑疾攻。
  白剑翎奋力挥剑,再战双雄。
  铁仙冷笑着向列缺客道︰“列缺兄!你攻我守,他使的奇正十三剑我都有谱!”
  列缺客应诺一声,二人出剑再困白剑翎。
  白剑翎凝立场中,挥剑应战,剑风在他耳旁不时掠过,情势愈来愈恶劣。
  刷的一剑,他衣袖被列缺客削去了一角。
  爆子奇在旁忍不住,他身形一起,将鬼手向铁仙背心击去。
  铁仙是何等人也,焉能被宫子奇暗算中,他反剑疾扫,向宫子奇扫去。
  爆子奇吃惊的,急忙将鬼手向铁仙长剑上叩去。
  铁仙此刻目的不在他,对他根本理都不理,叮的一声叩中,铁仙顺势将长剑向白剑翎挥去。
  爆子奇身形被震飞起,一直翻出了两三丈。
  他心中暗惊,想不到以他的功力去叩铁仙的剑,都被反震出这么远,其剑身所蕴的劲力可想而知。
  但场中白剑翎情势愈来愈危险,白剑翎向宫子奇道︰“宫大侠勿动,我没有关系!”
  铁仙冷笑道︰“你没有关系?不出百招就要了你项上首级!”
  白剑翎淡淡一笑,他虽处于劣势,但只是他不愿开杀戒而已,如果他愿意,他随时可取二人性命。
  爆子奇不听,身形扑起,施出他鬼影千幻的身法,向列缺客攻去。
  列缺客冷哼一声,长剑一摆,将宫子奇逼退。
  爆子奇大吃一惊,想不到鬼影千幻的功夫对他们竟没有用。
  铁仙冷笑道︰“这宫子奇在旁讨厌得很,我看先除掉他算了!”
  列缺客冷笑不答。
  白剑翎闻言大惊,知铁仙既然说得出,自然就做得到,他紫剑频翻反攻了回去。
  他出招大都用的是奇正十三剑,虽然他奇正互变,但有列缺客在旁,招式几乎打了对折,很多精妙之处不能畅然挥出,而且铁仙对奇正十三剑也很熟,屡能防范于未然。
  眨眨眼又过了五十余招,列缺客不耐道︰“这白剑翎守得太严,不易攻破!”
  铁仙冷然长笑道︰“这有什么关系,只要他出招,那怕不露空门!”
  列缺客哼了一声,他本是要铁仙一同出招,以二人之力向白剑翎攻去,听铁仙如此回答,心道︰“这还用你说吗?”
  铁仙冷笑了一阵道︰“我可令他疯狂的出招!”
  列缺客不理,仍然闪电般的攻着白剑翎。
  铁仙知列缺客的心理,他长笑了一声,也挥剑疾攻,连攻出五剑。
  白剑翎被攻得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列缺客大喜,正要叫铁仙一齐使出内家剑法逼住缸剑翎,但铁仙突然一退,长剑向宫子奇绕去。
  爆子奇大吃一惊,挥鬼手去挡,剑光闪处,鬼手立断,昆邪剑穿胸而过,宫子奇大叫一声,按住伤口倒下。
  铁仙冷笑着抽出长剑。
  白剑翎怒啸一声,剑势一翻,将列缺客逼退了五六步,身形向宫子奇飞去。
  铁仙不敢轻捋其锋,急忙闪身退开。
  白剑翎蹲身看着宫子奇。
  爆子奇用手按住伤口,喘着气道︰“白少侠!杀他!杀他!如果你再不杀他就是妇人之仁了!”
  白剑翎双目含泪,微微颔首。
  爆子奇又道︰“你不杀他,他会杀你,而且不只是你,很多人都要被杀!”
  白剑翎又点着头。
  爆子奇笑了笑,道︰“白少侠,我还是永远感激着你!”说完手一松,胸前立即鲜血泉涌而出。
  白剑翎扶着宫子奇,眼中含着泪水,他才改过自新呀!
  铁仙目光闪动,身形一起,向白剑翎袭去。
  白剑翎身形一翻,剑弓齐出,将铁仙逼退。
  他双目怒视着铁仙,铁仙不由自主的心中感到一阵惧意。
  他冷哼了一声道︰“白剑翎,你也要跟他去了!”
  白剑翎含怒道︰“你该杀!”
  铁仙冷然长笑道︰“谁能杀我?”
  白剑翎一步步逼了上去,道︰“世间留你没用!”
  铁仙轻蔑的笑着,他向列缺客看了一眼,二人一左一右,挺剑攻了出去。
  白剑翎凝立当地,道︰“死在临头还不知!”
  二人不理,挺剑攻上。
  双方初接,互相抢攻,眨眼就互攻了十余招。
  只听白剑翎长啸一声,奇正剑法中第十三招展出,“星流慧扫”,但见一道紫虹掠地疾扫而过。
  二人大吃一惊,哪见过这种剑式,一齐飞身护去。
  白剑翎身形掠地而过,反手出剑,“慧星袭月”,紫剑脱手飞起,向铁仙飞去。
  铁仙吃了一惊,突然记起奇正剑诀中只有十二招,难道这是第十三招吗?
  形势已没有时间让他再想,紫剑拖着一道紫色的光芒,划过长空,发出丝丝的声音,向铁仙射去。
  铁仙挥剑急挡,巨灵功也随手发出,向紫剑震去。
  紫剑丝丝之声大作,剑身也不时闪烁着耀目的紫光。
  铁仙大惊,咬牙用昆邪剑拦去。
  昆邪剑被荡开,紫剑向他前心射去。
  铁仙身形龙形飞绕而起,紫剑如闪电般的直追而起,射向铁仙。
  紫剑自铁仙背心穿入,铁仙大叫一声。
  紫剑贯穿了铁仙,向列缺客飞去。
  列缺客目睹铁仙惨死,紫剑又向他飞去,他面色惨白,持剑之手都不由微有些颤抖。
  白剑翎身形飞起,抓回紫剑,列缺客惊视着他,白剑翎道︰“你可以走!”
  列缺客如梦初醒,停了一下,冷哼了一声道︰“你的意思是要放我走?”
  白剑翎道︰“是的,你应该改过自新!”
  列缺客冷笑了一阵道︰“你如果放了我,我还是不感恩,而且非杀你不可!”
  白剑翎凝视着他,缓缓道︰“你可以走了!”
  列缺客冷哼了一声,道︰“我走后总有一天会将你杀了!”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我只希望你不要殃及他人!”
  列缺客凝视了白剑翎一阵,哼了一声道︰“我一定要将你击败!”
  说完他起身飞奔离去。
  白剑翎望着他,直到他背影消失,才缓缓回头,望着地上两具尸体,一友一敌,如今都已死了。
  他抬头茫然的望着苍空。
  暮春三月,杂树生花,江南草长。
  山野中一片野花香,山中走出三骑,中间一人不住的纵声大笑着。
  突然他收敛了笑容,道︰“你俩说得固然不错,但我心中还有一个忧虑,还有一个白剑翎呢!”
  左边那人笑道︰“帮主!您说什么话呢?白剑翎有何可惧,虽然他现在名为天下第一高手,只要您雷心钻一出手,那怕他不伏尸就地?”
  于公明皱了皱眉,叹了口气道︰“实不瞒你们二人,雷心钻对白剑翎无功!”
  那二人吃惊的哦了一声,道︰“真的吗?”
  于公明道︰“我试过了,否则我早将他除去了!”
  说完他又傲然一笑道︰“但我还是占着上风,我雷心钻不出手他决不敢攻,他要先攻就非败不可!”
  林中一个冷冷声音道︰“不见得吧!”
  于公明面色一变,喝道︰“谁?”
  列缺客自林中走出,冷冷道︰“星宿海列缺客!”
  于公明吃了一惊,道︰“你来有什么事?”
  列缺客道︰“白剑翎已饮了玉贞水,他去取青灵丹,回来时功力必将恢复,你的优势可能不能保持了!”
  于公明面色微变,凝视着列缺客道︰“你来这儿是什么意思?”
  列缺客道︰“我和铁仙二人斗白剑翎一人,结果铁仙毙于他剑下。”
  于公明又吃了一惊,沉思了一阵,下马道︰“于公明江湖晚辈,若得前辈帮助,共诛白剑翎,将是生平第一大幸事!”
  列缺客道︰“现在我和你的目的一样,要白剑翎的命,所以来找你!”
  于公明喜道︰“若前辈愿入本帮,我愿礼聘前辈为副帮主!”
  列缺客冷冷道︰“我目的并不在副帮主,我只是要白剑翎的命!”
  身旁二人冷冷道︰“你不入,以我们帮主在江湖上的地位,现已超过你了,别搭什么臭架子!”
  列缺客面色微变。
  于公明知道当今天下列缺客的功力可以说只输白剑翎,自己功力太浅,以致雷心钻失功,若得列缺客之助,不愁白剑翎不除!
  他反身向二人叱道︰“列缺客是江湖前辈,你俩怎可对他无礼?”
  二人躬身道︰“是!革主!”
  列缺客哼了一声。
  于公明心想不露一手,只怕列缺客以后不会服他,他笑了笑向列缺客道︰“前辈想必知道,雷心钻和红霓衣均在我这儿!”
  列缺客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于公明阴阴一笑道︰“当日我雷心钻出手,风花雪月四人齐毙!”
  列缺客还是没有说话,他心中自有他的打算,他并不想靠于公明去杀白剑翎。
  于公明冷冷一笑道︰“前辈见过雷心钻吗?”说着自怀中将雷心钻取出。
  雷心钻在他手心中闪烁着。
  于公明道︰“我功力增加一成,白剑翎要增加十成才行,我如能以内力控制这雷心钻,天下哪有敌手!”
  列缺客笑了笑,道︰“如果于帮主愿意,我倒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于公明吃惊的望着列缺客。
  列缺客加重道︰“我可以帮助你,使你功力增高!”
  于公明不信的喔了一声。
  列缺客道︰“以白剑翎功力能精进如此,以你现在的功力,我可助你增进一倍多,但再往上我就无能为力了!”
  于公明道︰“真的吗?”
  列缺客道︰“于帮主不信吗?你不知白剑翎开始功力比你还要低很多吗?”
  于公明道︰“真的吗?”
  列缺客笑了笑道︰
  “我用手抵着你背心,助你行功!”
  于公明不信的望着列缺客。
  列缺客道︰“但这必须要你信任我才行,目前只怕还谈不到!”
  于公明迟疑了一下道︰“隔了红霓衣可以吗?”
  列缺客点了点头。
  于公明不自然的笑了笑,道︰“不是我心急,是不是现在就请前辈助我一臂之力,日后我必以白剑翎的头颅作酬!”
  列缺客微笑着点了点头。
  于公明迟疑了一下,向那二人道︰“发信号箭,要附近兄弟们加紧戒备!”
  二人抄起弓,向天空中射出三支晌箭。
  他向列缺客道︰“现在可以吗?”
  列缺客道︰“自然,但白剑翎回中原后,你必须拿他的头来给我!”
  于公明道︰“一定的,我一定办到!”
  二人走入林中,找了一块大巨石,于公明坐了上去,运气调息。
  列缺客阴阴的笑着,想不到一个帮主都如此容易被骗。
  他向于公明道︰“不要紧张,要像平时做功夫时一样!”
  于公明心中何尝不怀疑列缺客的用心,但以为有红霓衣护身,还怕什么?
  他敛气调息,列缺客用手心向于公明背心贴去,于公明一阵紧张。
  列缺客好似有觉,道︰“别紧张!”
  于公明缓了一口气,突感到二指点在他后脑“脑府穴”,他不由惊得出了一身冷汗,知道完了。
  列缺客冷笑道︰“别动,运功调息!”
  于公明定了定神,道︰“前辈不要开玩笑!”
  列缺客冷冷一笑,道︰“你后脑有没有红霓衣?”
  于公明冷冷一笑,他知道今天可以说跑不了,但他哪里甘心,就如此死去。
  列缺客冷冷道︰“我想还是你不要开玩笑吧,隔着红霓衣,天下有谁能将劲力透入!”
  于公明道︰“前辈以天下第一之地位难道要暗算在下吗?”
  列缺客但笑不言。
  倏地,他向后喝道︰“谁!不准进来!”
  于公明身形向前冲出。
  列缺客冷冷一笑,二指疾出,于公明没哼声,就倒地死去。
  天觉寺,耸立在印度北部,覆压数十里,为印度第一大佛教寺。
  白剑翎凝视了天觉寺一会,缓缓向它走去。
  走至寺门口,他下了马,牵着马向内走去。
  一个和尚迎面走来,白剑翎忙道︰“请问这位师兄,天一大师可在寺内?”
  那和尚惊视了他一会,面上露出亲切的微笑道︰“檀樾是自中土来的?”
  白剑翎笑道︰“是的!”
  那和尚笑道︰“我们这是仅存的佛教寺,天一大师是我们的主持,寺内有一半都是中土人!”
  白剑翎笑道︰“我来此正是来找天一大师的!”
  那和尚皱了皱眉道︰“天一大师可能不能见你!”
  白剑翎呆了呆,道︰“为什么?”
  那和尚笑了笑,道︰“檀樾有什么事告诉我也是一样了!”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道︰“我一定要见他,我把天觉宝录带了来,而且”
  他还没有说完,见一个高大的僧人走了出来,那人一见他就冷笑道︰“白剑翎!你来可是将天觉宝录送来?”
  白剑翎抬头一看,来人正是在中原时有一面之识的法雨。
  他笑道︰“原来是法雨师兄!”
  法雨哼了一声道︰“你把天觉宝录带来了吗?”
  白剑翎点了点头,正要说话。
  法雨跟着冷笑道︰“果然不错,天觉宝录就在你手中,在中土时你只一味赖,如今却亲自送来了,你是想要青灵神丹吗?”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我想见令师天一大师,我有信要交给他!”
  法雨哼了一声道︰“我师傅他老人家岂是你所能见的!”
  说着将右手伸出,向白剑翎道︰“你既然把天觉宝录带来了,就该交给我!”
  白剑翎道︰“我想见天一大师,他伯父有信要交给他!”
  法雨冷笑道︰“你说谎也不考虑考虑,我师傅天一大师已是百岁出头,哪来什么伯父,你不如说他佷子还比较像一些!”
  白剑翎沉思了一阵,法雨催道︰“快将天觉宝录交出来!”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天觉宝录我愿意给你,但你必须引我去见天一大师!”
  法雨冷笑道︰“你一定要我们用强吗?”
  白剑翎道︰“你不愿引我去也可,烦你通报一声,告诉天一大师说他伯父有信来,见不见随他!”
  法雨见白剑翎一再退步,也不由沉吟着。
  白剑翎加重道︰“只烦师兄通报一声,见不见任天一大师自己主张!”
  法雨抬头道︰“不行,现在切不可惊动他老人家,这条件我不能答应!”
  白剑翎沉思了一会,抬头道︰“师兄能否将原因告诉在下,让我想一下!”
  法雨冷冷道︰“不能!但你的天觉宝录必须留下!”
  白剑翎道︰“要如何才能去见天一大师?”
  法雨冷冷一笑,道︰“你被人称为中土第一高手,如果你能使我兄弟四人心服口服,那我一定引你去见我师傅!”
  白剑翎微微一笑道︰“在下愿意一试!”
  法雨回身,连击三掌,不一会,三个僧人走出,法雨道︰“我兄弟四人,法雨、法通、法海、法晓!”
  白剑翎微笑道︰“在下白剑翎,愿领教四位绝学!”
  法雨冷冷道︰“我兄弟四人也愿意领教所谓中土第一高手的武功!”说着四人一分,白剑翎放松马缰,向四人一拱手。
  四人也微微闪身,出掌向白剑翎击去。
  白剑翎既然存心要四人心服口服,他身形以“干龙御天”之式飞起,反掌连出四招,分攻四人。
  四人接掌,一齐向后退了一步,不由面色微变。
  法雨大声道︰“好!不愧为中土第一高手!”
  白剑翎淡淡一笑,他心中也不由微微惊异,四人中二人使的是刚劲,二人是柔劲。
  他身形在半空中飞绕了一个圈,再度下击。
  四人身形齐分,向旁退去。
  白剑翎长吸一口气,双脚贴地平飞,双掌微起,使出雷音神功,掌势一发,便将法雨法晓二人震开。
  法通、法海自后疾追而至,白剑翎头也不回,反手出掌,又将二人震退。
  四人一齐吃惊,白剑翎功力竟至如斯,他四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但四人又不能就此退去,四人互视一眼,又向白剑翎攻去。
  白剑翎身形疾翻,雷音神功护身,自四人之间直冲而过,右手背出,向四人背心灵台穴点去。
  四人身形疾闪,白剑翎一收手,凝神站立。
  法雨额角微现冷汗,但他怎能引白剑翎去见他师傅呢?
  白剑翎微笑着望着法雨,法雨开口道︰“我兄弟四人今日算是见识了中土绝学,但还想见识一下中土的剑术!”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我们怎么比?”
  法雨笑了笑道︰“很简单,我四人全是用禅杖,只要你能硬接我兄弟百招,我兄弟就心服口服了!”
  白剑翎笑了笑,自忖弧光剑法专以抵挡沉重的招式见长,焉会惧你!
  他笑了笑,点头拜允!
  法雨大喜,他忙一挥手,就有小僧去将禅杖抬来。
  白剑翎见那四根禅杖都是黑乌乌的,每一根都有两个人抬,怕没有百斤以外。
  四人拿起了禅杖,白剑翎也返身抽出紫剑。
  法雨大笑道︰“这一次你可要小心了!”
  白剑翎微微一笑。
  法雨大喝道︰“我先出第一招!”他手中禅杖一卷,向白剑翎击去。
  白剑翎听他说要硬接,当下也不敢怠慢,他紫剑一侧,将法雨这一杖引开。
  四人四支禅杖轮流击至,白剑翎紫剑连翻,将四人禅杖引开。
  转眼已二十余招,法雨知道这样下去千招也是一样,他大喝一声,四人杖式立变,四支禅杖微交,向白剑翎压去。
  白剑翎知不可以再施巧劲了,他长剑突然挑起,一道弧光幻起。
  四人杖下,劲力全消,不由大吃一惊,收住招式,惊视着白剑翎。白剑翎笑了笑,没有说话。
  法雨一挥杖,四人一齐再出招,但见四支禅杖交互递出,一连串的禅杖的影子向白剑翎击去。
  白剑翎长剑再度挑起,“虹阻长空”,四人一连串的攻势全消。
  法雨呆了呆,心知再斗千招也不能取胜。
  他迟疑了一下道︰“白少侠真乃神人,我兄弟四人今日有幸能够一睹中土神功,真是口服心服!”
  白剑翎笑道︰“师兄过奖了,只请师兄能引在下去见天一大师!”
  法雨呆了呆,道︰“是为了青灵神丹吗?”
  白剑翎点了点头。
  法雨道︰“不瞒白少侠,我天觉寺中并没有青灵神丹,青灵神丹乃是在我们的一个对头手中有!”
  白剑翎呆了呆,道︰“我还是希望能和令师一见!”
  法雨道︰“家师正在和那人比武,现在不能见!”
  白剑翎迟疑了一会,道︰“天一大师和他比武几时才完?”
  法雨摇头道︰“这就非我所能知,这场谷试关系到我们天觉寺的命运,所以万万不可去打搅!”
  白剑翎叹了口气,取出天觉宝录,交给法雨道︰“这就是天觉宝录了!”又将信取出道︰“这信请师兄在天一大师比试完了以后转交给他!”
  法雨迟疑了一下,道︰“我看白少侠的武功盖世,分明天门已开,为何还要青灵神丹相助呢?”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我服了玉贞水,必须要青灵丹解毒!”
  法雨沉思了一会,白剑翎返身将剑还鞘,道︰“再见了!”
  法雨道︰“别忙,或许可能去见我师傅,但我们不能去,我们去他认得我们,一分神就非败不可,你去双方都不知是敌是友,影响不大!”
  白剑翎沉吟着。
  法雨又道︰“好!你带着你的剑,跟我来!”说着将信也塞回白剑翎手中。
  白剑翎接过了信,背上紫剑,跟着法雨向前走去。
  转过了十几个大殿,远远的望见一座宏大的殿房,门窗四闭,四外毫无人迹。
  法雨道︰“他们二人就在此殿中,你可自己去,但千万小心!”
  白剑翎向法雨道︰“谢谢师兄了!”
  法雨转身疾疾退去,白剑翔身形微起,向殿顶落下。
  殿顶尚有一扇窗子未关,他穿身而下,落在一根大梁上。
  低头一看,只见下面有两人,狠狠拼斗着。
  一个是老和尚,手中持了一根禅杖。
  另一个是黄发碧眼的怪人,身材矮小,右手挥着一根竹杖。
  二人全是以快打快,地面上的石块在二人脚附近的全成了粉碎,可见二人招式不但快,而且劲力十足。
  白剑翎看了良久,身形飘落。
  二人斗着,同时发现了白剑翎,二人大吃一惊,互交一杖,身形向后跃去。
  那怪人冷笑道︰“天一,想不到你还请了帮手!”
  天一看了看白剑翎道︰“我可没请什么帮手,不要是你宫中另派来的高手!”
  那怪人一愣,转头冷笑着向白剑翎道︰“你是谁!来干什么的!”
  白剑翎向天一大师躬身道︰“在下白剑翎,奉令伯父云鹤居士之命,特来送信!”
  天一大师喜道︰“我伯父还健在!”
  那怪人冷冷道︰“原来是中土的人。”
  天一大师不理他,一面拆信一面道︰“夜魔星,今日我有事,你明晚再来吧!”
  那怪人怒哼了一声,但见白剑翎在,他刚才进来直到看见他才发觉,这份功力就比自己高,他怕二人合手,他身形飞出道︰“天一,你该自己知道,如果你背叛了誓言怎么办!”
  天一大师看着信,看完沉思了一会,笑道︰“既然白少侠与家伯父有很深的渊源,我一定尽力帮助,只要能制住刚才那夜魔星就一切可迎刃而解!”
  白剑翎躬身道︰“请大师多多指点!”
  天一大师笑了笑,道︰“白少侠的武功由刚才进来那一手就知,定在老僧之上,也就是说必可制住夜魔星,老僧也有事求助少侠,少侠就不要客气了!”
  白剑翎没有说话,不知天一大师有什么事要他去做。
  天一大师笑了笑道︰“少侠如能制住夜魔星,就是也替老僧及天觉寺帮了一个大忙!”
  白剑翎道︰“愿听大师的吩咐!”
  天一大师一手放下禅杖,双掌连出三掌,向白剑翎攻去,口中道︰“少侠请接招!”
  白剑翎知天一大师存心要试试他的功力,当下也不客气,身形,连闪,双掌随着身形反攻了回去。
  天一大师道︰“好!”跟着出掌迎了上去。
  双掌一交,天一大师被震得连退了三步。
  他大笑道︰“白少侠果然不凡!”
  白剑翎躬身道︰“白剑翎适才放肆,请大师恕罪!”
  天一大师笑道︰“哪里话,以少侠如此功力,想必剑术上造诣也很深,也不必再试了!”
  白剑翎道︰“大师夸奖了!”
  天一大师盘膝坐下,向白剑翎道︰“少侠请坐,老僧有言相告!”
  白剑翎依言坐下。
  天一大师笑道︰“今天你来得正好,天觉寺的命运或将赖少侠挽回了!”
  白剑翎静坐无言。
  天一大师道︰“天觉寺是印度仅存的佛教寺了,刚才那人是身毒一怪,夜魔星古拉法师,他不但精通武功,而且会精神功,很难对付。”
  白剑翎喔了一声,心中不明所以吃了一惊。
  天一大师又道︰“如今我和他以天觉寺做赌,如果我败了,自然将天觉寺付之一炬,他败了,天觉寺将永远屹立不摇!”
  白剑翎微惊,心道原来如此。
  天一大师道︰“他也不敢硬来,因为寺中还有一位高僧,就是天觉大师,他已闭关百年,但如果他一出关,只恐怕天下无人能敌!”
  白剑翎又吃了一惊,反问道︰“那天觉宝录……”
  天一大师道︰“天觉宝录上所载的就是他的武功,但他在回天觉寺之时遇了飓风,因此遗失了!”
  白剑翎暗道︰“天觉宝录中的武功并非等闲,听法雨说其中最精异的是用梵文记载的,如此看来,只怕天觉大师早已是天下第一奇人了。”
  天一大师笑了笑道︰“你要知道,青灵神丹也在夜魔星手中,他是当朝法师,如果能制住他,令他就范,那青灵丹也就可得到!”
  白剑翎点了点头。
  天一大师又道︰“但也不是轻易可以办到的,你必须听我的,否则棋差一着只怕天觉寺都不保!”
  白剑翎又点着头,不知天一大师究竟要他怎么做。
  天一大师笑道︰“这事必须要有你这般的功力才做得到,而且.可令他服服贴贴!”
  白剑翎静静听着,天一大师又笑了笑,好似非常得意。
  他又向白剑翎道︰“你要他向大自在天神发誓,那他就永远不敢再反言了!”说着他向白剑翎嘱咐了一阵,白剑翎点着头。
  第二天,天色渐渐暗下来了。
  天一大师站立在殿顶,远处一条黑影闪来。
  夜魔星古拉出现,冷笑着望着天一。
  天一笑道︰“夜魔星,我们二人在这儿打斗会有人打搅,不如另换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怎么样?”
  夜魔星冷冷道︰“去哪儿?”
  天一大师道︰“到山中,别人找不到的地方去!”
  夜魔星凝视着天一,天一闭目微笑,夜魔星哼了一声道︰“量你也不敢捣鬼,好!”
  天一身形一起领着夜魔星向山中奔去。
  翻过了一个山头,面前呈现出一片方圆里许的平地,天一身形不停,向前奔去。
  夜魔星道︰“慢,这一片地方不是最好的地方吗?我们别走了!”
  天一道︰“不好!”
  夜魔星哼了一声道︰“有何不妥?你的意思是这里没有机关让你占便宜吗?”
  天一合十道︰“阿弥陀佛,你焉可说我存心害你,而我害你也没有用,你输得不甘时,我也占不到便宜,你要在这儿就在这儿吧!”
  夜魔星道︰“既在这儿,你就少废话了!”
  说着挥杖向天一攻去。
  天一禅杖一举,二人狠斗在一起。
  百招一过,二人脚下现出一丝裂痕,但二人都不在意,继续斗了下去。
  又过了一会,地面向下沉去。
  夜魔星脸色大变,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天一大师道︰“这上面一层是灰土!”
  夜魔星急道︰“下面呢?”
  天一大师道︰“下面就是无底潭!”
  夜魔星大惊,但已来不及,二人身形一齐腾起,下面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声响,下面现出一个巨大的泥漩涡缓缓的旋转着。
  二人落下,一齐落入潭中,夜魔星做势欲起,但反而陷得更深。
  夜魔星大叫道︰“天一贼秃,你既然早知道,为什么不说,如果我能出了这儿,必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天一大师笑道︰“这是你要我在这儿斗的,我怕你起疑,只有陪你,应我怨你才对,你倒反怨起我来了!”
  夜魔星大叫道︰“你别嘴凶,我……”
  天一大师接口道︰“我俩今日看样子要一齐葬身无底潭了,天觉寺可保,阿弥陀佛!”
  夜魔星瞪大了碧绿的双眼,咬牙道︰“原来你早就想要和我同归于尽了!”
  天一大师笑道︰“没有办法,你一定要火焚天觉寺,无可奈何,只好如此!”
  夜魔星道︰“原来你早有预谋!”
  天一大师闭目不言。
  泥潭中又发出咕噜噜的声音,二人缓缓向下沉去,也向中心移去。
  夜魔星大声呼救。
  天一大师道︰“没有用,这无底潭的力量比普通泥潭要强十倍,除非那人武功比我们都高,否则决不能将我俩救起!”
  远处出现一条白影,向无底潭奔来。
  白剑翎出现在左近山顶。
  夜魔星大声道︰“你快救我,我是宫中法师,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白剑翎笑了笑,道︰“我是有事,回去找天二大师,忽然听到呼救,我和你非亲非故,为何救你?”
  夜魔星急道︰“你不救?如果我不回宫,只怕天觉寺不保!”
  白剑翎道︰“我只是送信给天一大师罢了,天觉寺和我更没有渊源,我更不必管了!”
  夜魔星向天一道︰“你快叫他救我上去!”
  白剑翎向天一大师道︰“大师,刚才遇见令徒,他要找你,要我拖你上来吗?”
  天一大师道︰“阿弥陀佛!不用了,我不上去了,如果我上去了,别人会说我谋害法师,天觉寺将不保,但如今我和他都上不去,但回去只要说我是和他同归于尽的,天觉寺日后就不会被焚了!”
  夜魔星大声道︰“天一!你不想活了吗?”
  天一大师接口道︰“正是!”
  夜魔星心神已乱,大声道︰“你这不是和我同归于尽,根本是谋害我!”
  天一大师道︰“阿弥陀佛,你说的是什么话,我说不要在这儿比,是你说要的,跌入潭中,我陪你,你还说我谋害你!”
  夜魔星道︰“天一帮帮忙,我俩一起上去!”天一闭目不答。
  泥潭中间又咕噜噜的作响。
  夜魔星大声道︰“天一!我答应你,我出去后,永远不再起焚去天觉寺的念头!”
  天一大师道︰“你答应我有什么用,我愿意了,但上面的人不愿,我又奈何!”
  夜魔星道︰“先不管,你先上去!只要你上去就好!”
  天一大师道︰“如此便宜!”
  夜魔星怕天一疑心,忙道︰“你上去,我来说服他,但你一定要先上去!”
  天一大师佯装不解,喜道︰“那可好!”
  白剑翎在上面道︰“大师若要起来,我就去找绳子来拖你!”
  天一大师叫道︰“速去速来!”
  白剑翎点了点头,身形飞开,转眼消失。
  夜魔星见白剑翎去取绳子,不由舒了口气。
  不一会,白剑翎已经将绳子取了回来,一抖手,力贯绳中,绳子立即笔直的落在天一的面前。
  天一大师一手抓住绳子,白剑翎用力拔着,大喝一声,一抖手,天一大师自泥潭中拔起直飞落山顶。
  白剑翎舒了口气,向天一大师道︰“我们走吧!”
  天一大师迟疑了一会,夜魔星冷笑道︰“天一!你快要那小子把我也救起来!”
  天一大师道︰“我管不着,他只是替我送信来的罢了,我怎能命令他?”
  夜魔星冷冷道︰“你一人回寺,不久天觉寺将受火焚,你答应不答应?”
  天一大师道︰“你刚才不是说答应我永不动火焚天觉寺的念头吗?”
  夜魔星嘿嘿两声道︰“是的,但我还在潭中呀!你要想办法拖我起来,我才能回宫去通知他们呀!”
  天一大师道︰“我那些徒佷辈根本无法救你!”
  夜魔星冷冷道︰“叫他们合力!”
  天一大师笑道︰“但他们绳子都扔不过去呢?”
  夜魔星无言可答,绳子若是一掷不能至他面前,那就无法再掷!
  他狠狠道︰“天一,如果你要保全天觉寺,非救我起来不可!”
  白剑翎笑着向天一大师道︰“大师,你我何必听他那一套,我们转身就走,不就得了!”
  天一大师道︰“但是天觉寺要被焚去了!”
  夜魔星冷笑道︰“对!你们还要保全天觉寺呀!”
  白剑翎笑道︰“那更好办了,你不如回中原去,我就说你和他一同葬身无底潭中,谁敢不相信!”
  天一大师沉思了一阵,道︰“这也对!”
  夜魔星急道︰“天一,你是出家人,焉可打谎语!”
  天一大师道︰“但他不肯白白救你,我又要保全天觉寺,舍此怎办?而且打谎语是他,我只要一走了之,这岂不更方便?”
  夜魔星急道︰“这样可不行,我一定要他们火焚天觉寺!”
  天一大师道︰“阿弥陀佛,你是自身难保,如果你能现在命令他们,你应要他们不要火焚天觉寺才对!”
  夜魔星大声向白剑翎︰“你如果不救我出来,我将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白剑翎向天一大师笑了笑,道︰“那我就看他如何叫我死无葬身之地吧!”
  说完一拖天一大师转身欲起。
  夜魔星又大叫道︰“别走!”白剑翎转头看着他。
  夜魔星道︰“你有什么条件,快说!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去做!”
  白剑翎笑了笑,道︰“你起来后我可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夜魔星道︰“如果你救我起来,我一定不伤你毫发!”
  白剑翎看了看天一大师,道︰“那是以后的事,我不救你起来,你也不能伤我一毫一发,我就是救了你起来,你也不见得能伤我毫发!”
  夜魔星咬了咬牙道︰“你还有什么要求,我也愿意一并答应!”
  白剑翎沉吟了一下道︰“我想要青灵神丹!”
  夜魔星哼了一声道︰“我只有一颗,现在我自己都舍不得服用!”
  白剑翎笑了笑道︰“我也只要一颗!”
  夜魔星咬牙道︰“好!我答应给你!”
  白剑翎道︰“那我也答应救你起来!”
  泥潭中再次响起咕噜噜的声音,夜魔星急道︰“那就快些救我起来吧!”
  白剑翎缓缓道︰“我怕你起来反悔,你说,我该怎么办?”
  夜魔星急道︰“我愿对天目星天神发誓!”
  白剑翎笑了笑道︰“好!”
  夜魔星急道︰“我古拉若能出困,第一永不焚毁天觉寺,第二永不伤白剑翎一毫一发,第三将我的青灵丹给白剑翎,如不遵言将愿受天目星天神火焚之刑!”
  白剑翎点了点头,手中绳子脱手飞去,落在夜魔星身前。
  夜魔星一把抓住,白剑翎再次振腕,将夜魔星拖出。
  到了山顶,夜魔星喘了口气,狠狠看了天一大师两眼,天一大师微笑不语。
  夜魔星恍然的哼了一声道︰“原来都是你搞的!”
  天一大师心中微惊,忙道︰“你可别胡赖我,要不,我俩再一齐跳下去!”
  夜魔星怒哼了一声,自怀中掏出一个白玉盒,给白剑翎道︰“拿去,这里面就是青灵神丹了!”
  说完他含怒瞪了白剑翎一眼,转身离去。
  白剑翎接过玉盒。
  天一大师笑道︰“三种药丸均已齐备,你可以服了!”
  火灵丹本就在白剑翎怀中,金液银丸江玉羽也交给他了,他向天一大师躬身道︰“谢谢大师相助之德!”
  天一大师笑道︰“别客气!”说完顿了顿道︰“你现在就可服药了!”
  白剑翎盘膝坐下,将三种灵药分批服下,全身清凉,好似舒畅万分。
  天一大师笑道︰“白少侠不妨在此稍候,等他们来了以后,你和他们一起走吧!”
  白剑翎道︰“谢谢大师了。”
  三日已过,白剑翎向天一大师告辞。
  天一大师知他心急,也不再挽留,只道路途珍重。
  白剑翎骑马上道,他恨不得能够立刻回到中原,于公明扬言要重组织铁燕帮,如今不知如何了。
  他正想要策马急奔,突然林中传来一阵声响!
  白剑翎勒住马缰,侧脸向林中望去。
  林中走出一人,望着他冷笑着,来人竟是夜魔星。
  夜魔星冷冷的笑着,道︰“我听说你今天要回中土去了,所以特来送行!”
  白剑翎只觉他笑中含着一阵阴冷之气,使人听了好似要打颤。
  夜魔星又道︰“你别害怕,我早已发誓不伤害你毫发,而且以你目前的武功,我也伤不了你!”
  白剑翎定神笑了笑,道︰“你明说,你这次来有什么事?”
  夜魔星阴冷的笑着,道︰“我这次来是善意的,我是宫中的大法师,有预卜未来的能力,如果你愿意,我愿替你预卜你的未来!”
  白剑翎不屑的笑道︰“那你应该先替你自己卜一卜才是,你上次落人无底潭之事,你能预卜吗?”
  夜魔星笑容一敛,沉声道︰“这只能卜别人,对自己却根本无法预卜,你不信就看一看我双眼!”
  白剑翎不由自主的向夜魔星双眼望去。
  夜魔星面上现出冷酷的笑容。
  白剑翎一看到夜魔星的双眼,立刻感到不对,但想要逃开也来不及了。
  他奋力挣着,不让自己受制。
  夜魔星咦了一声,口中念念有词,突向白剑翎道︰“过来!过来!我不会伤害你,你可以看见你想见的!”
  白剑翎精神恍惚,江玉羽、石小青、千智禅师…………等人身影一一在夜魔星眼中闪过,他不由自主的下马向夜魔星走去。
  夜魔星右手举起,欲向白剑翎胸前中庭穴点去。
  他迟疑了一下,向白剑翎问道︰“你为什么要服青灵神丹?”
  白剑翎不由答道︰“我饮了玉贞水!”
  夜魔星阴冷的笑了笑,道︰“你天门已开是吗?”
  白剑翎点了点头,夜魔星停了一下,道︰“你现在什么事都要听我的,我要你去将天寺中所有僧人杀掉!”白剑翎一呆。
  夜魔星心道不好,连忙道︰“看着我,看着我…………”
  他知不能让白剑翎做与他个性上太相背的事,否则可能将他刺激清醒。
  半晌,他又道︰“你记得你以前的事吗?”
  白剑翎点了点头。
  夜魔星怪笑了一阵,道︰“你可以看见它!”
  丙然,往事一幕幕的在夜魔星眼中闪过。
  半晌,夜魔星向他问道︰“你看过了吗?”
  白剑翎点了点头,夜魔星又问道︰“里面的你是谁?”
  白剑翎答道︰“白剑翎!”
  夜魔星突然大声道︰“但是你不是白剑翎!”
  白剑翎一呆,半晌道︰“那么我是谁!”
  夜魔星大声道︰“对了!你是谁?”
  白剑翎脑中如受洪钟,一连串的问题自他脑中闪过,他喃喃道︰“我是谁?我是谁?…………”
  他感到脑中容纳不下这么多的问题,好似要炸开了。
  他用手扶着头,向地面倒了下去。
  夜魔星仰天大笑,白剑翎纵然有绝世神功,但还是被他制住了,即使白剑翎武功再高,但他也已成了废人了。
  他现在只要不使白剑翎恢复记忆就可以了,他守住了他的诺言,没有伤白剑翎一毫一发,但今后白剑翎虽活,但和死了也没有分别。
  他挥杖,将白马用力一击,白马狂嘶一声,负伤奔去。
  夜魔星狂笑着,望了望躺在地面的白剑翎。
  他挟起白剑翎,向前奔去,将他放入山中,以免被往来天觉寺的人发现了又救回去。
  他放下白剑翎,已离天觉寺有百余里,四周都是苍郁的树林。
  夜魔星得意的笑着,转身奔去。
  白剑翎悠悠醒转,他脑中昏昏无觉,他看了看四周,只觉得不知怎么搞的,自己竟然会在这里。
  他想要想,但脑涨欲裂,只好不想。
  他起身,看了看天空,一步步向前走去,他茫然的看着四周,他简直不敢用脑,他一想,必定脑涨欲裂。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