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白虹 >> 奇正十三剑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勇斗天王蟒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二章 勇斗天王蟒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5
  不知走了多少时候,他面前呈现出清溪一流,他俯身去喝着水,喝完了水,觉得畅快无比,他刚要抬起头来,不远一声惊叫。
  一个少女缩入水中,他吃了一惊,立刻发觉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红着脸向后退去。
  退后了十几步,直到看不见了,他这才舒了口气。
  突然,他敏锐的听到背后轻响。
  他一回头,三丈外,另有两个猎装少女,用弓箭指着他,喝道:“别动!”
  他呆呆的站了起来。
  那两人冷笑道:“好大的胆子,竟敢偷看我家公主出浴!”
  白剑翎呆呆道:“我是来喝水!”
  那两人冷笑道:“没有理由!”两人手一松,长箭脱弦,向白剑翎射去!
  一声惊叫,白剑翎本能的闪开。
  那两人一手抽出猎刀,向白剑翎逼近。
  白剑翎急道:“你们怎么不讲理的,我又不是窥浴,我也并没有看见!”
  身后奔来一人,身上只有布包起,向两人叫道:“小英,小凤,不准动手!”
  白剑翎回头一看,正是刚才出浴的那少女,他立即红着脸道:“对不起!”说着回身就欲走!
  那少女道:“你是中土来的吗?”
  白剑翎扶着额角道:“我不知道!”
  那少女愣了愣,笑道:“你自己怎么可以不知道呢?”
  白剑翎扶着头,没有说话。
  那少女道:“你叫什么名字?”白剑翎摇着头。
  少女噗嗤一笑,道:“你这人真奇怪,怎么连你自已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白剑翎喘了口气,道:“刚才对不起,我只是要喝水罢了!我要走了!”
  少女道:“慢!我还有话问你!”
  白剑翎低着头。
  少女笑道:“我还忘了!我要先去穿衣服了!你先等一等!”说完奔开。
  白剑翎呆立着,小英小凤两人怒视着他道:“今天算你走运,否则一定杀了你!”
  白剑翎没有理两人,他茫茫然的向前走去。
  去了一会,那少女奔来叫道:“你到哪儿去?”
  白剑翎道:“我要走了!”
  那少女不高兴的道:“你走你走好了!我不过看你也是中土来的,我们都是中原人,所以才好意问你两句,你走吧!”
  白剑翎呆了呆,向那少女问道:“请问姑娘,这儿是哪里?”
  小英叱道:“叫公主!”
  少女笑了笑,道:“原来你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我告诉你吧!这儿是天竺国的北方,我们是自中原迁来的!”
  白剑翎呆道:“我怎么会到这儿来?”
  少女笑道:“你连你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焉会知道怎么来的!”
  白剑翎默然无语。
  小英小凤向少女道:“公主,我们回去吧!否则王爷又要派人来找了!”
  少女笑道:“没关系,我出来跟爸爸说过了,我来打猎,他怎么会派人来找我?”
  说着又向白剑翎道:“你这人怎么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呢?你能不能记起你以前的其他事情呢?”
  白剑翎摇了摇头道:“我一想头就痛!”
  少女笑着点头道:“那你可能是被人害了,这儿有很多巫师,专门搞这一套!”
  远处传来一阵低吼声,小英、小凤二女变色,道:“不得了了,大概刚才那群野猪回来了!”
  少女弯弓搭箭,向白剑翎道:“你别怕,只是五六只野猪,你看我们把它们赶回去!”
  草丛中一阵蠕动,探出一只野猪。
  小英惊道:“是白牙!”
  一只有牛那么大的野猪出现,身后带了五六只野猪,它双眼看着那少女。
  少女道:“不要怕!”但她自己也掩不住内心的恐惧。
  白牙不经意的望了四人一眼,低吼着向那少女冲去。
  三女一起发箭,白牙在地面一滚,三箭一起落空,它翻身站了起来。
  三女惊呼一声,拔出猎刀,向后退去。
  白牙踢了踢后腿,向少女冲去。
  白剑翎突然上前,出掌向白牙击去。
  三女惊呼一声,白牙滚身躲开,望着白剑翎怒吼着,但却不敢上前。
  少女笑道:“原来白牙竟怕你!”
  白剑翎迷茫的向少女道:“你把弓箭给我!”
  少女将弓箭送给白剑翎,白剑翎很熟悉的一手搭上九箭。
  白牙低吼着,向后退去。
  白剑翎一松手,九箭齐飞,白牙滚身欲逃,但已不及,但见九箭一起射中,叫都没有叫就死去。
  其余五六只野猪一起逃开。
  少女惊异的道:“你好高的武功呀!”
  白剑翎将弓还给了少女,他只觉得这很自然,不用想就可以做得到了。
  小英、小凤也惊异的望着他,二女上前,见九支长箭竟连箭翎都没入白牙体内,不由互相惊视一眼,做声不得。
  少女笑道:“真谢谢你了,想不到今天白牙会出来,如果你不在,我们三人不知道怎么办了!”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公主再见了!我要回去了!”
  少女不高兴道:“你怎么老是说要走要走的!”
  白剑翎道:“我……”
  少女道:“你既是中土来的,而且还救了我,我爸爸一定会很高兴见你,你跟我去见我爸爸好吗?”
  白剑翎迟疑不语。
  少女道:“别再想了,我们走吧!”说完转身,不待白剑翎再说就向前面走去了。
  二位侍女自林中牵出马匹,少女翻身上马,二女用棍抬起死猪,也上了马。
  少女道:“走吧!”说完微抖马缰,向前徐行。
  白剑翎也不知怎么办,只有跟了过去。
  走了不远,绕了几个圈,远处现出一座城堡。
  堡中响起了号角声,城门大开,有四个守卫者分立城门两旁。
  少女笑道:“看!这就是我家的城堡了,他们看见我了,正开门来迎接我呢!”
  城中走出一个腰挂长剑的少年,向那少女道:“公主!你回来了,你爸爸在等着你呢!”
  少女笑道:“真的吗?那我应先进宫去才是,这人帮了我一个忙,杀了白牙,我带他来见我爸爸!”
  那少年打量了白剑翎一眼,向他问道:“你是谁?”
  少女噗嗤一笑,道:“你别问他了,他都不知道,你带他马上来,我入宫去了!”
  说完她一挥手,和那两个侍女奔了进去。
  白剑翎只觉过不惯这种排场,他踌躇了一下道:“这位仁兄!我不想进去!我要走了!”
  那人瞥了他一眼,道:“不行,这是公主的命令!”
  白剑翎轻叹了口气,心想反正就走了!不要多少时间。
  向前走去不远,耸立着一座高大的宫殿。
  进了宫门,高高坐着一个身穿黄袍的老人,那少女就坐在一旁。
  那少年单腿跪下道:“黄瑞拜见王爷!”
  白剑翎微微躬身道:“拜见王爷!”
  那老人大笑道:“黄瑞,现在没有外人,不必多礼!”
  又向白剑翎道:“那头白牙是你杀的吗?你武功很好,又是中原来的,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在我宫中任侍卫!”
  白剑翎微笑道:“对不起,王爷!我不习惯这里,我想走了!”
  那老人微微扬眉,道:“别斩钉截铁的,这黄瑞是我内侄,也是我宫中侍卫长,日后你俩可以一起共事!”
  那少女道:“你为什么老是要走?在宫中做侍卫他人求之不得,你还不要!”
  白剑翎道:“我不想!”
  那少女转头向老人道:“他竟如此倔强!爸爸!我看你一定要留他下来!”
  那老人笑道:“年轻人,别太骄傲了!难道你以为你之武功天下无敌,在我宫中会埋没了你吗?”
  白剑翎笑了笑,道:“我并没有这意思,我也记不得练过什么武功,但是,我只觉得我不适合做这种事!”
  那老人哼一声,道:“听你的口气还是说我屈就了你,这样吧!如果你能胜过黄瑞,这侍卫长就让你当!”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我并不是嫌地位低!”
  那老人不理,向黄瑞道:“黄瑞,你上前去和他比一比,到底谁行谁不行,但不要伤了他,他总算是帮了紫云一个忙!”
  黄瑞应了一声,不屑的向白剑翎道:“喂,你过来吧!”
  白剑翎摇了摇头。
  黄瑞露齿一笑,道:“你不敢过来,我可以去!”说完向白剑翎逼去。
  白剑翎道:“不!我不和你打!”
  黄瑞身形一闪,双掌一分,向白剑翎拍去。
  白剑翎本能的使出“乾坤旋转”的身法,身形自黄瑞双掌之中穿过。
  黄瑞眨眼间不见白剑翎,不由呆了呆,一回头,又出掌向白剑翎拍去。
  白剑翎身形又转,又轻易闪了过去,那老人道:“停!”
  黄瑞退下,狠狠看了白剑翎一眼。
  那老人道:“黄瑞!我看你远非他敌手!”
  黄瑞不服道:“黄瑞向不练掌,只练剑。只恐黄瑞的雷电剑法天下少有人敌!”
  那老人道:“这也有理,你可用剑再和他斗一阵,但不伤他!”
  黄瑞锵的一声,抽出长剑,叫道:“拿剑来!”
  立即有一个侍卫将剑捧来,黄瑞道:“给这人!”侍卫将剑捧给了白剑翎。
  白剑翎道:“不用,我不想斗!”
  黄瑞哼了一声,道:“你怕吗?”
  白剑翎呆了呆,笑了笑,点头道:“我有些怕。”
  黄瑞抬头向那老人道:“启禀王爷,这人说他怕了!”
  那少女冷冷道:“我看那不见得,也许是他不愿伤你,所以才不跟你斗罢了!”
  黄瑞含怒道:“黄瑞愿以头颅和他一拼!”
  老人笑道:“黄瑞!你怎么不经一激!紫云这是在激你呢!”
  黄瑞道:“黄瑞发誓一定要击败这人!”
  白剑翎淡淡道:“我愿认输。”
  那少女道:“你这不是诚意的,而且没有斗你怎知会输,分明你自以为你一定会胜,才如此!”
  白剑翎道:“我还没拿过剑!”
  那少女叱道:“你胡说!你武功这么好,怎么没有拿过剑?”
  白剑翎道:“我记不得我曾经拿过剑了!”
  那少女哼了一声,道:“你这人总爱拖拖拉拉的,你非和他比不可!”
  老人也沉声道:“你应该和他比!”
  白剑翎摇头,默默不语。
  那老人道:“我有个办法,这样你就会愿意了!”
  老人道:“明日清晨你俩当众比剑,胜的人我愿以紫云下嫁!”
  白剑翎一惊,道:“不行!”
  老人道:“为什么?”
  白剑翎不知怎的,只觉他不能如此,他摇头道:“我不知道!”
  黄瑞道:“王爷这办法非常好!”
  老人笑道:“黄瑞,你有取胜把握?”
  黄瑞斜视了白剑翎一眼,抬头道:“明日在场中倒下的必不是黄瑞!”
  老人大笑道:“真乃豪语!”
  他向白剑翎道:“你可住在会宾楼,明晨比剑,以你的傲气,你败了必死,胜了可得我女儿!”
  说完他起身,和紫云一起退去。
  黄瑞收剑入鞘,冷冷看了呆在一旁的白剑翎一眼大步而去。
  另有两人上前,引白剑翎向会宾楼走去,白剑翎跟了过去。
  转眼天色已暗,白剑翎只觉心中愁闷万分,他下了楼,向花园中走去。
  紫云穿过花丛而来,向白剑翎道:“喂!今天我爸爸说以我为赌注,你为何说不可,看不起我吗?”
  白剑翎摇了摇头,向后退去。
  紫云进了一步,道:“你别走!”
  白剑翎低头道:“我不知道,我只觉得我不该如此!”
  紫云哼了一声,道:“你有妻子了吗?”
  白剑翎扶着头道:“好象,好象是的!”
  紫云道:“你今天窥浴的事我还没说给我爸爸听,否则他非要杀你不可!”
  白剑翎急道:“不!我并没有窥浴,我只是去喝水,无心……”
  紫云道:“不管有心无心,黄瑞的剑术是一绝,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白剑翎轻轻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紫云笑了笑,道:“但我看你倒还是个好人。你如果今天对我爸爸礼节周到一些,也不会如此了!”
  白剑翎淡淡一笑。
  紫云凝视着他,良久,又笑了笑,道:“老实说,我反而喜欢你这种性格,你有妻子也没有关系,你已经记不起来了!”
  白剑翎摇头道:“但我或许有一天会记起来的!”
  紫云道:“如果你是被人施术陷害了,那恐怕永远也记不起来了,我要走了,祝你明天好运!”
  说完笑了笑,转身离去。
  白剑翎突然感到不远有一阵轻微的声响,一条黑影悄悄离去。
  他一眼就看出那正是黄瑞,他默默无言的回至楼上。
  第二天,天色大明,广场上集满了人群。
  白剑翎和黄瑞面面相对,黄瑞抽出了长剑,白剑翎也接过来长剑。
  他转身向老人道:“我如败,只会死,但我胜,愿王爷放我自由!”
  紫云道:“不行!”
  王爷道;“你先别急,胜败尚未能知,此话焉能在此时说!”
  白剑翎无可奈何,只好抽出长剑。
  黄瑞长剑一抖,向白剑翎道:“你小心吧!”
  他说完,长剑一抖,剑随身来,一剑刺出,斜斜向白剑翎刺去。
  白剑翎吃了一惊,右手一起,一剑撩了上去。
  黄瑞冷冷一笑,心道凭你这种下三流的剑法,还不是来送死!他长剑疾拖,向白剑翎右臂划去。
  白剑翎对往事已全忘却,武功虽未忘却,但对敌的经验全失,虽有一身武功,但一时却使不出。
  他急忙退了一步,黄瑞冷冷一笑,身形不停的追去。
  白剑翎又退了两步,长剑侧着挡去。
  黄瑞身形飞掠,落向白剑翎背后,长剑向白剑翎背心刺去。
  他这一剑刺出,又准、又疾、又狠。
  白剑翎一摔身,本能地闪了过去,但已险极。
  紫云在一旁看了不由为他吓出一身冷汗,心道:这人昨天身形如此敏捷,今日怎么会如此不济?
  黄瑞怒哼了一声,长剑抖出,连攻五剑。
  白剑翎不由自主的长剑一挑,一道弧光升起,黄瑞五剑落空。
  黄瑞吃了一惊,又连连出剑,剑势如闪电一般向白剑翎逼去,其中隐挟风雷之声。
  白剑翎长剑划出,剑尖微颤,但见一连串的弧光自剑尖幻起,黄瑞那一连串的攻势均归于无效。
  黄瑞连哼两声,不服的又连连攻了上去。
  白剑翎长剑缓缓划出,“虹阻长空”,一道耀目的弧光幻起,横在长空。
  黄瑞攻势全归于无效!
  他咬了咬牙,他怎么能败呢?他急急挺剑再攻。
  白剑翎又连挡了三剑,反手一剑,轻易地逼退了黄瑞,黄瑞退了两步,白剑翎长剑一圈,以“日轮三现”之式向黄瑞攻去。
  黄瑞见白剑翎剑势一起就如此凌厉,他急忙举剑相迎,日轮乍现,黄瑞右手长剑被击向半空中飞去。
  四周人有的惊叫,有的欢呼。
  黄瑞铁青着脸站着。
  那老人呆了呆,没有出声。
  紫云掩着口,站了起身,惊异地望着白剑翎。
  黄瑞向老人跪下一脚,道:“他不能娶公主!他不但已有妻子,而且他昨日偷看公主出浴,理当处死!”
  紫云面色微变,叫道:“没的事!”
  老人冷冷地望着白剑翎,道:“他说的是实话吗?”
  白剑翎低头无言,显然,他与紫云的对话全被黄瑞偷听去了。
  紫云大声道:“你惯会在背后说人坏话,他记忆全失,焉能记得他有妻子?你难道见过他的妻子吗?”
  老人沉声道:“紫云,他窥浴是事实吗?”
  紫云道:“没的事,我昨天去打猎,又不是去出浴!”
  黄瑞道:“这是我昨晚无意中听到的!”
  紫云哼了一声,道:“原来你昨晚在跟踪着我!”
  老人道:“紫云,你说这话就是承认黄瑞所说的都是事实了,是吗?”
  黄瑞接着道:“王爷不妨差人去问小英小凤,她两人也一定知情!”
  白剑翎抬头道:“不用去查了,这都是实情,但我去喝水,无心窥浴!”
  老人道:“承认就好,你也知道该怎么办!”
  紫云开口欲言,老人向她叱道:“紫云,你这样你妈会伤心的!”
  紫云道:“爸爸!他已胜了,既然他已胜了他就是我丈夫了,我决心一辈子跟他,这是你自己定下的办法,可怪不得我!”说完她离座向白剑翎走去。
  老人道:“紫云,你回来!”
  紫云止住了脚步,低头道:“黄瑞完全是在妒忌,如果他死了,我也决心一辈子不会再嫁了!”
  老人哼了一声,没有说话,紫云向白剑翎走去。
  黄瑞双眼泛红,他冷冷的笑着,他向老人道:“王爷,既然公主一定要下嫁这人,我还有一个办法,给他一线生机!”
  老人道:“你说说看!”
  黄瑞冷冷道:“如果他能除去天王蟒,不但他能活下去,而且他还可以得到公主!”
  老人沉吟不语。
  紫云大声道:“黄瑞,你太狠了,你心中别想什么毒计,以他的武功,他要走就走,你又能奈何他?”
  黄瑞面色微变,他也知道,如果白剑翎要走,只怕无人能拦阻。
  紫云向白剑翎道:“别上他的当,你带我走吧!”
  白剑翎摇摇头道:“不能,我怎么能带你走呢?”
  紫云面色微变,道:“我已经是你的妻子了,你为什么不带我走呢?”
  白剑翎摇摇头道:“不!我已经有妻子了!”
  紫云道:“你要弃下我吗?”
  白剑翎笑道:“你是公主,金枝玉叶,在城中生活又好,何必跟我?”
  紫云道:“我愿跟你,在城中人人都是在勾心斗角,除了你,你武功好,可以保护我,又不趋财势!”
  白剑翎微笑道:“不!我们才见面一天呀!这是不可能的,我有我自己的妻子,不能再娶你了!”
  老人见白剑翎和紫云二人只顾谈话,根本视他们不顾,他怒声道:“你可以活命,但你必须斩了天王蟒!”
  紫云急道:“你快快带我去吧!他们人多,久了就走不了!”
  白剑翎轻轻叹了口气,道:“我不能这样做!”
  紫云道:“你不会有妻子的,你记忆已失,决记不得以前的事!”
  白剑翎只觉脑中有两个模糊而不可捉摸的影子。
  他低声说:“我知道,我有妻子!”
  紫云道:“不管怎祥,你先带我逃出去,否则要走都走不了了!”
  那老人含怒退去,两人四周围满的人群,立即变成了一队队的弓箭手,而且人人弯弓搭箭,指着二人。
  紫云反身牵着白剑翎向前走去,口中含怒道:“谁敢放箭!”众人分开,不敢逼迫。
  白剑翎被紫云牵着向外走去。
  黄瑞策马奔来,大声道:“王爷有令,不准放过。”
  弓箭手又围了上去,向紫云道:“公主恕罪,这是王爷的命令!”
  紫云大声叱道:“让开!”
  弓箭手又道:“公主恕罪,王爷之命小的不敢不服从,如果不服从定被严处!”
  白剑翎低头道:“公主,我无意让你父女反目,公主可自行离去,我不愿累及公主的!”
  紫云大声道: “你已经是我丈夫了,何必再多说,我俩同生共死!”
  白剑翎感激道:“公主,这是不可能的,你我身份悬殊,这是不可能的!”
  紫云道:“你怕死吗?”
  白剑翎点点头道:“人谁不怕死?”
  紫云怒道:“懦夫!”白剑翎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黄瑞见机行事,向弓箭手一打手势,弓箭手分开,紫云掩面疾奔而去。
  白剑翎轻轻叹了一口气,但心中觉得一轻。
  黄瑞冷冷的望着白剑翎,他心中虽惊异白剑翎的行为,但想他大概真是怕死,白剑翎虽然舍弃了紫云,但终是祸根。
  他心中想着,非除去不可!
  他向白剑翎道:“你跟我来,我家王爷有话要对你说!”
  白剑翎道:“不,我要的只是自由。我要离去!”
  黄瑞真怕白剑翎走,以白剑翎武功,这些弓箭手焉能困住他?
  他急道:“王爷不过请你去谈谈,如果你不愿意,那时再走!”
  白剑翎沉吟了一下。
  黄瑞大声道:“让道!收弓!”
  四外弓箭手一齐退去。
  黄瑞道:“走!”白剑翎无奈,只好跟了过去。
  到了宫中,转过大殿,到了一个房中,那老人正坐在那儿。
  黄瑞单独进入,良久,才请白剑翎进去。
  进入屋内,那老人叹了一口气,道:“我请你来,是有事相求!”白剑翎莫名所以。
  老人道:“在我后山中,有一条天王蟒,我们每月都要送人去给它吃,否则它会窜出来吃人。”
  白剑翎默默无言的望着他。
  老人道:“刚才我目睹神功,知天下只有你一人能除此害,为了全城人的安全,我请你勉为其难,将它除去!”
  白剑翎淡淡一笑道:“只怕我没有这个能力!”
  黄瑞见白剑翎有意思答允,道:“不要紧!”
  老人咳了一声,道:“我想你一定可以胜任,我代替全城之人向你致谢!”
  白剑翎笑了笑,道:“我会去除的!”
  黄瑞道:“那我也该谢谢你了!”
  白剑翎心中有数,只微笑着望着他。
  黄瑞心中不由一怯,没有说话,稍停之后才道:“你要些什么?我立刻找人替你去预备吧!”
  白剑翎道:“弓箭和长剑就可以了!”
  黄瑞急急出去,白剑翎道:“我也走了!”
  老人眼中闪过一道难言的光芒,他开口道:“你知道了吗?”
  白剑翎笑了笑,没有说话。
  老人道:“那你为什么还去呢?”
  白剑翎道:“我担心是我一旦不去,天王蟒发怒,冲了出来怎么办?”
  老人叹了口气,道:“你现在还可以说不去!”
  白剑翎道:“但我不会说了!”
  老人低头道:“这是紫云她妈的主意,紫云不能嫁给你,应该嫁给黄瑞!”
  白剑翎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黄瑞脚步已近,老人急道:“小心,天王蟒的血有毒!”
  白剑翎点了点头,黄瑞走了进来,道:“东西已准备好了,你准备今天去,还是休息两天再去?”
  白剑翎笑了笑,道:“既然要去,迟早都是要去,如果今天来得及我今天就去,但不论成败,我是不回来了!”
  黄瑞点着头,道:“那我们就走吧!”
  白剑翎跟着黄瑞走了出去,他佩弓挂剑,黄瑞将天王蟒的地方告诉了白剑翎,白剑翎点了点头,起身出城而去。
  才入树林,林中窜出一条人影,来人正是紫云。
  紫云向他道:“你到哪儿去?”
  白剑翎迟疑了一下,道:“我去天王谷!”
  紫云摇头道:“那地方去不得,刚才黄瑞和我爸商量的话我完全听到了,他们是存心要害你!”
  白剑翎微笑道:“我知道!”
  紫云道:“你还要去?”白剑翎点了点头。
  紫云道:“天王蟒血液中都有毒,你怎么能去?”
  白剑翎笑道:“你父亲告诉我了!”
  紫云道:“那你更不该去了,你既然知道,你又何必去上当呢?”
  白剑翎道:“我去杀了它,对你们不是有好处吗?”
  紫云道:“但你去只有死路一条,天王蟒如果很容易就被杀,也不用等你来了!”
  白剑翎沉思了一阵,道:“但我还是可以一试!”
  紫云大声道:“蠢才!你真是不想活了!”
  白剑翎只是笑了笑,紫云又道:“我不准你去,你胜了黄瑞,那我就是你的妻子,我不准你去!”
  白剑翎摇了摇头,道:“我不能如此,我俩地位不同,性格也不合,不能的!”
  紫云哼了一声,道:“如果你一定要去,我陪你去好了!”
  白剑翎道:“你为什么会起这种念头,你去死了,未免太不值得!”
  紫云叱道:“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我俩谁也不惹谁,难道只是准你去,我自己去也不行吗?”
  说完她向后山奔去。
  白剑翎急道:“公主,你快别这祥,我们慢慢商量!”
  紫云哼了一声,道:“没有什么好商量的!”
  白剑翎追上去道:“公主,既然如此,我俩一同去好了,但你要听我的,不许一个人独自涉险!”
  紫云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向后山上奔去。
  两人奔至天王谷,天王谷方圆径里,谷中一片烟雾腾腾。
  白剑翎向下看去,只见一条奇大无比的巨蛇盘绕在谷中,全身鳞甲,口中喷出一阵阵烟雾。
  他向四周一看,将紫云领至一片山崖后,向她道:“你在这儿看!”
  紫云正要开口,白剑翎道:“你不能出来,你如果被它看见,也许我与它会同归于尽,或者我死无葬身之地!”
  紫云点了点头!
  白剑翎看了看四周地势,一手抽出长剑。
  他左手拾起了一块拳大的石子,向天王蟒的头上扔去。
  半晌,一阵云雾升起,白剑翎略一思索,将剑还鞘,摘下弓,搭上九支箭。
  天王蟒已自谷中探身而上,它看见谷口旁的白剑翎,它赤红色的双眼闪闪发光,向白剑翎移去。
  白剑翎一手搭上九箭,一拔出箭就觉得不对,九支箭都没有箭头。
  他吃了一惊,想不到黄瑞竟如此狠毒。
  天王蟒张开了血盆大口,向白剑翎攻来。
  白剑翎身形疾起,向半空中飞起,九箭齐发,向天王蟒口中射去。
  天王蟒一痛,巨口立闭,白剑翎顺手抽出长剑,向它双眼刺去。
  天王蟒全身一沉,缩回谷中,怒视着白剑翎。刚才九箭白剑翎已贯足了功力,天王蟒即使不伤,但也非常疼痛。
  白剑翎也不敢攻,他想不到黄瑞竟把无头箭给他,但现在连生气的时间都没有。
  天王蟒又张开口,蛇信在伸缩着,但也不敢冒然攻上。
  白剑翎身形绕谷而走。
  天王蟒也跟着白剑翎的身形移动,双目如火炬一般,在云雾中逼视着白剑翎。
  白剑翎又收剑回鞘,一手搭上九支箭。
  巨蟒向白剑翎扑去,白剑翎身形急飞而起,手中之九箭亦闪电似的发出,向天王蟒双目射去。
  天王蟒不理,身形急冲,巨口一张,向白剑翎咬去。
  九箭纷飞,正好射中天王蟒双目之旁,它身体一拱,如闪电般向白剑翎冲去。
  白剑翎身在半空,长吸了一口气,施出“乾龙御天”的身法,身形急绕而起。
  天王蟒不舍,身体向上追至。
  白剑翎反手出剑,身形一绕,向天王蟒右目刺去。
  天王蟒再击不中,它全身力道一收,一直向下落去。
  白剑翎见天王蟒回至谷底,他也不敢追去,一摸,还只剩下两支箭了,想到箭,他轻叹了口气,将剩下的两支箭取出。
  他眼光微现闪光,他咦了一声,竟有一支箭上面还有锋利的箭头。
  心中微喜,将那支没头箭搭上,向天王蟒射去,随手再搭上那支有头的箭。
  天王蟒被激,再次腾身而起。
  白剑翎大喝一声,弓弦一响,仅有的一支利箭射出,向天王蟒左眼射去。
  天王蟒欲躲无及,一箭正射中,它怒叫一声,向白剑翎冲至。
  白剑翎身形急闪,向一旁闪去。
  叭的一声,天王蟒巨尾翻起,向白剑翎打去,白剑翎身形急飞而起,一尾打下,立即山石纷飞。
  天王蟒左目流着血,巨尾不断地追着白剑翎抽打着,刹时乱石纷飞,一阵阵轰隆轰隆的声音。
  白剑翎身形急闪着,但不敢向紫云躲的那边闪去,以免紫云受袭。
  天王蟒的怒火平息了,它尾巴放下,单目注视着白剑翎。白剑翎脑中微感迷茫,好似突然有些昏沉沉的。
  天王蟒巨尾在半空中摆动了两下,缓缓向白剑翎压至。
  白剑翎挥剑斩去,一剑斩下,发出锵然之声,巨蛇夷然无损。
  巨尾压下,白剑翎大喝一声,雷音神功不自觉的发出,将巨尾推开,以“乾坤御天”身法飞起。
  紫云躲在一旁,看得冷汗直流,脚步不自觉地向后移去。
  白剑翎脑中闪过无数人影,他急忙抓住了一个,长剑刺出,正是“石剑钻青”这一式,向天王蟒右眼刺去。
  天王蟒红信吐出,向长剑缠去。
  他身形一变,转为“坤马行地”长剑向天王蟒颈间刺去。
  天王蟒急急缩身,白剑翎一剑虽未刺中,但却瞥见蟒颈间有一条白线,想必是它致命之处。
  天王蟒缩着头,怒视着白剑翎。
  紫云全身移出崖石。
  天王蟒巨尾一抖,闪电似地向紫云拍去,白剑翎大吃一惊,长啸一声,身形飞起,双掌拍出,全力向天王蟒巨尾击去。
  啪的一声,白剑翎被天王蟒一拍,背脊立即撞中山崖,只听轰的一声,一片山石崩下来。
  白剑翎胸中一阵气血翻涌,他急忙躲向一旁。
  巨蟒一尾不中,另一尾又拍至。
  白剑翎滚身躲过,随手长剑飞出,但见一道长虹经天掠过,闪电似准确的射中天王蟒的右眼。
  天王蟒再度负创,巨尾乱扫,白剑翎飞身而起,一拉紫云,闪入崖后。
  紫云喘了口气,轻声问道:“你没受伤吧?”
  白剑翎摇了摇头,外面惊天震地,一阵阵轰隆的声响。
  过了半个多时辰才渐渐变小。
  白剑翎一抬头,见巨蟒巨尾微摆,全身缓缓游出谷来。
  他吃了一惊,这天王蟒冲出那还得了,他身形飞起,向巨蟒头上落去。
  天王蟒好似已觉,张开巨吻,向白剑翎扑去。
  白剑翎身在半空,连换了三个身法,落至天王蟒头上,一手拔出长剑。
  鲜血急涌,白剑翎疾闪,但右手上已沾满了血迹。
  他打了个寒战,心想糟了,这血有剧毒,如何是好?
  天王蟒滚身欲将白剑翎摔开,白剑翎留不住,只有身形一起,飞身跃开。
  天王蟒长尾又起,向四面扫着。
  白剑翎身形飞起,天王蟒昂首向他扑去,他身形疾落,跟着背手出剑,长剑闪电似的射入天王蟒颈下白线。
  天王蟒好似痛极,巨尾用力支持着,全身向上站了起来。
  半晌倒入谷中。
  白剑翎累极,踉跄退下。
  紫云奔了上去,白剑翎道:“别过来,我手上有毒!”
  紫云大吃了一惊,道:“你……”
  白剑翎将弓摘下,向谷中扔去,身形踉跄,向山中走去。
  紫云呆立着,突然追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不一会就消失在山中。
  天觉寺中又是一个清晨,法雨急趋而入,至天一大师身前,道:“师父,寺外来了三人,要见您老人家!”
  天一大师惊异的喔了声,起身道:“你去请他们进来!”
  法雨快步走出,不一会带入三人,正是苦行大师与江玉羽、石小青两女。
  天一大师起身相迎。
  苦行大师合什道:“贫憎苦行,来此向师兄打听一人的消息,不知白剑翎是否曾经来过呢?”
  天一大师笑道:“原来是苦行大师,白少侠已得了青灵神丹,此时已回中土去了,三位没有遇见他吗?”
  苦行大师回身向二女看了一眼道:“他已经回去了吗?好象不可能吧!”
  天一笑道:“他昨日清晨离去!”
  苦行大师迷茫着:“我们一只金鹦鹉一直在路上找着,怕和他岔过,但这几天根本就没有看见他!”
  天一惊道:“是吗?”他沉思了一会,“不知是不是夜魔星又做了手脚!”
  苦行大师道:“怎么?他在这儿也结了仇吗?”
  天一道:“青灵神丹就是自夜魔星身上得来,但他已发誓不伤白少侠一毫一发,应该不会发生意外的!”
  苦行大师也沉思着。
  石小青道:“我们还是往回追吧!白哥哥大概回去中原了!”
  法雨急奔而入,和天一大师附耳说了几句话,天一大师面色微变。
  苦行大师抬头望着天一。
  天一道:“不对了!刚才小徒告诉我,在附近发现了白少侠的马,剑弓俱在,但人不知往何处去了!”
  江玉羽和石小青一起变色。
  四人走出,寺僧已将白马牵至。
  江玉羽和石小青一眼就看出正是白剑翎的那匹白马,他俩奔了过去。
  白马看见二女,好似也非常高兴,长嘶了一声。
  二女目中不由含着泪水,如今马在,人杳,不知白剑翎下落如何!
  天一大师端详了一会,向苦行大师道:“是夜魔星,马股的伤是他所用的竹杖的痕迹,一定是他!”
  苦行大师向二女道:“你俩别哭,白剑翎非夭折之相,他大概又是有惊无险。”
  天一道:“夜魔星绝不敢杀白少侠,他已对他自己的神起誓,不得伤白少侠一毫一发,我只是担心……”
  江玉羽急问道:“大师担心什么?”
  天一道:“夜魔星会精神功,少侠若乍不及防,精神可能被制。”
  江玉羽急道:“那怎么办呢?”
  天一凝神沉思了一会,道:“先去找夜魔星,看他究竟把白少侠怎样了!”
  苦行大师道:“要怎样找他呢?”
  天一沉思了一阵,道:“我也不知他现在在哪儿!但只要我们去宫中,他就一定会赶回去的!”
  苦行大师点点头,望了望江玉羽和石小青。
  江玉羽道:“大伯!我想到附近去找找看,看他会不会流落在附近!”
  天一沉思了一会:“如此更好!如果夜魔星对白少侠施了精神功,或许会将他放在附近的山中去,但你俩即使找到他也不能太急,他或许会神经错乱!”
  江玉羽含泪点着头。
  天一大师叹了口气:“这都是老僧不是,太疏忽以至如此,现在我们就分成两面去找他吧!”
  苦行大师点着头,江玉羽拉着石小青,向两人拜别,到附近山中去找白剑翎。
  天一苦行二人也动身往宫中去。
  宫庭之中飞落二僧,盘膝而坐。
  十余个武士围了上去,一起抽出弯刀。
  天一禅杖一挥,逼开众人,用印度语叫道:“你们快把古拉法师找来!”
  众人不理,挥刀攻上。
  天一禅杖挥出,将十余人都逼至一丈以外,众人连攻无效,一连串乱叫。
  天一向苦行道:“夜魔星不在宫中!”两人闭目,盘膝打坐。
  四外举起了十余支火把,生起了一个大火炉,炉中插满了一支支的标枪,尽管如此,两人还是不理。
  一支支火红的标枪,自火中取出,-声大喝,向两人射去。
  天一禅杖又起,将标枪叩飞。标枪射入宫殿木柱,木柱燃了起来,一阵大乱,众人又忙着救火。
  德萨王含怒走了出来,看着两人。
  天一道:“我要见古拉大法师!”
  德萨王怒容满面道:“你若不离开宫殿,我将要火焚天觉寺!”
  天一笑道:“但我现在要见古拉,他若不敢出来,我们就不走!”
  德萨王冷笑着退下,宫中四面生起了四个巨大的火炉,炉上均放着一缸油。
  生油沸腾,冒出青烟,四面一起推倒,油燃起了火,向两人停身之处流来。
  两人只有飞身而起。
  四处乱箭不停的射来,标枪也一支支不断的抛来。苦行大师僧袍急挥,标枪立见散开,天一禅杖一挥,轰地一声,殿顶洞开,两人飞身而上,端坐殿顶。
  四外噪声大起,一条人影飞奔而来。
  天一静静道:“夜魔星来了!”苦行大师微徽颔首。
  夜魔星沉着脸,听卫士向他报告。
  德萨王走出,怒叱夜魔星,夜魔星冷笑着说了两句话,飞身上了殿顶。
  天一怒声向夜魔星道:“你把白剑翎弄到哪儿去了?”
  夜魔星冷笑道:“放心,他死不了,但大概你们永远找不到他了,而且他也不会来找你们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