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剑海鹰扬 >> 正文  
第三十章 啸傲江湖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章 啸傲江湖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罗廷玉目光一转,见到了她的笑容,竟是这般安详宁恬,顿时使他的奔腾汹涌的思潮,也为之平静了不少。他重重的咳了一声,道:“霜波,你没有怪我么?”
  秦霜波摇摇头道:“我何必怪你?假如我不是心许的话,你岂能如此顺利的为所欲为呢?”
  罗廷玉露出迟疑之色,道:“那么你竟是放弃上乘剑道了?咱们的约等如废弃了啦?”
  秦霜波道:“不,你弄错了!我们机会相等,这道情关对你或对我都是一样的难越。我们谁也没有占到便宜,假如你屈服放弃,那是你的事。”
  罗廷玉搓搓手,道:“我明白了。”
  秦霜波道:“只怕未必。”
  罗廷玉道:“何以见得我尚未明白?”
  秦霜波道:“你可能以为我其实不难越过这道情关,而你却感到十分困难,是也不是?因此,你认为我们的机会并不相等,其实呢,我只怕比你还要难上数倍。”
  罗廷玉抗议道:“不见得吧!你说这件事之时,好像在说别人的事一般。又好像割绝这一份情感,有如丢弃一双破鞋那么容易。”
  秦霜波深深叹息一声,道:“你如若不信,那也是没有法子之事。”
  罗廷玉笑一笑,道:“我当然不信啦!”说着,缓缓伸手抄住她的纤腰,向自己的身体勾贴。同时之间,慢慢的低下头,作出再吻她的姿势。他的动作很缓慢,而企图却很明显。因而秦霜波如若不愿意,可以很容易的挣脱开去。
  罗廷玉正是借此试一试她的反应,假如她的话属实,则她定必无法抗拒,只好任他再吻她。反过来说,假如她对他没有什么情意,自然会及时挣脱,不让他得遂所欲,亦即免得她陷溺进去。他的动作一步步的实现,终于又吮吸着她的朱唇香舌,二人都一同沉浸在蚀骨销魂的感受中。
  秦霜波终于挣脱。又用溪水浇面,以恢复冷静。过了好一会,才抬头道:“廷玉,假如你不愿意的话,这个君后之约可以取消。”
  罗廷玉没有立刻回答,心念电转,想道:“她始终不忘此约,可见得她实是不把这定情之吻放在心上,哼!她一定深信我会屈服认输,但我偏偏不让她如愿。”
  他泛起了受创似的怒气,大声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君后之约,决不取消。”
  秦霜波怔一下,才垂头道:“好,那么以后你便不可以碰我了。”
  罗廷玉道:“使得。”口气虽硬,其实心头酸疼,又生气又委屈,而且不由得想到有那么一天,她已成为“剑后”之时,每逢见到了她,在稠人广众中,都须屈膝敬礼,奉命唯谨。旁边的千百道眼光,无不诧异地投注在他身上……
  他用力地摇摇头,甩去这个想象,道:“我也该动身啦!”
  秦霜波道:“假如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和你结伴同行,前赴金陵。”
  罗廷玉道:“我明白你这是暗存护送之心,但谢谢你的好意,我自信一个人也能抵达金陵。”
  秦霜波道:“我相信你一定办得到,但我横竖要前赴金陵,何不结此旅伴,以解寂寞?再说假如独尊山庄之人沿途拦阻,我们刀剑争辉,连手应敌,定可纵横一时,无坚不摧,那是何等快意之事呢?”
  罗廷玉朗朗一笑,道:“如若我坚持己意,不免显得太没有男子气概了,好!咱们走吧!”当下放步走去,上了官道,直奔宜兴。
  中午时分,已到了宜兴城。他们一路上毫不隐藏行踪,公然露面,因此他们晓得这消息很快就会传到严无畏耳中,甚至传遍江湖。
  饭后略事休息,便又并肩上路,出了宜兴。大约行了七八里路,已碰见十余拨武林人物。这些武林人物大都是附近百数十里以及太湖中的各门派,与独尊山庄没有关系,也牵扯不上翠华城。
  罗、秦二人心知准是他们双双出现之事。传遍江湖,是以这些人都匆匆赶来,瞧瞧他们的丰采。其实不但是武林中人,即使是官道上的旅客,碰上他们,也莫不睁大双眼,出神地注视。
  这原因很简单,都因秦霜波长得太美,复又淡雅如仙。加之罗廷玉丰神俊逸,风度翩翩。二人正好是极匹配的一对。再就是他们悬刀带剑,意气轩昂,与常人大不相同,这也是令人侧目的重要原因之一。
  罗、秦二人都不把旁观者的眼光放在心上,若无其事地走着。又走了六七里,路边一座凉亭内,奔出两名白衣大汉,拦住他们去路。这二人一望而知是独尊山庄的霜衣卫队,罗廷玉没有发作,原来这二人都哈腰躬身,执礼甚恭。
  其中一个白衣人道:“敝上雷大庄主恭请二位贵客,移驾十里铺一叙。”
  另一个白衣人接口道:“敝上乃不欲惊世骇俗,是以借那村庄与贵客们见面,万望秦仙子罗公子俯允。”
  罗廷玉先瞧瞧秦霜波,见她没有表示,晓得她付托自己作主,当下道:“好极了,只不知雷世雄兄带领了多少人手,在那十里铺等候我们?”
  左边的白衣人道:“连雷大庄主一共只有八个人。”
  罗廷玉道:“八人也好,一百人也好,我只是随口问一问而已,你们前头带路。”
  那两个白衣人齐齐应了,转身而行走了里许,便折入一条石板路。那村庄就在石板路的那一头。片刻间,已走入这十里铺,但见村中全无不同的气氛,反而是他们的出现,使得许多村中男女瞠目注视。
  罗、秦二人被引领着走入一间高大屋宇,才跨入大门,只见那宽广的院子中,站着八个人,有男有女。魁梧的雷世雄跨前数步,迎了上来,抱拳道:“秦仙子、罗公子竟肯赏光,幸如之何!”
  秦霜波只微微一笑,罗廷玉道:“大庄主召见,岂敢违命!”
  虎目一扫,已看清他身后的七人,共计是端木芙、阴将宣碧君、阳将徐刚、双修教主詹先生夫妇,玄武帮帮主索阳,竹山寨寨主阎充等。他随即把这些人一一介绍与秦霜波,但事实上秦霜波可认识其中五个之多,只没见过端木芙和阎充。当她一听这个乌发披垂,时时遮住半截面庞的黄衣女,竟是端木芙之时,不由得大为惊异。
  凝目端详了好一会,但她觉得很奇怪,因为端木芙明明把罗廷玉付托给她,暗中有了某种默契。可是她的眼光竟是十分凶毒,杀机弥漫,一如宫装高髻的宣碧君那般。
  随后见到了追魂太岁索阳,不禁淡淡一笑道:“早在三年前,我们已经见过面了,索帮主可还记得么?”
  追魂太岁索阳记起三年前,刚是血洗翠华城之后,奉命诛杀武林中几个名家,一则立威,二则削灭翠华城势力。眼看得手,秦霜波和宗旋一齐出现,使他负伤狼狈而退。
  现在秦霜波提起这个耻辱,他也只好堆笑敷衍,无法发作。幸而罗廷玉没有向她追问内情,他才透了一口大气。
  罗廷玉又道:“雷大庄主遣价相召,不知有何见教?”
  雷世雄道:“岂敢,岂敢,兄弟得到报告,专诚兼程赶来,向二位祝贺道喜。”
  罗廷玉剑眉一皱,道:“喜从何来?”
  雷世雄道:“你们二位拜佛见证,永结同心,这件喜事,难道还不足以打动江湖么?”
  罗廷玉一怔,这才想起果然有过入庵拜佛,因而险遭暗算之事。但他们求佛见证的是“君后之争”的约定,并非缔婚结缡,个中滋味,有霄壤云泥之别,简直难以想象。如若江湖上都认为如此,那真是啼笑皆非的天大误会了。
  雷世雄又道:“以罗公子目下的处境,果然不便公开张扬,但世事偏生如此凑巧,仍然泄露了春光,哈,哈……”
  他的笑声甚是豪放,只有秦霜波听得出其中似是含有一丝苦涩,自然这是因为她名花有主,方会如此。
  罗廷玉心知这个误会实在很难解释。但他可不能使秦霜波无中生有的变成有夫之妇的身份。
  再者他也得考虑到万一有那么一天,她已经得到大成就,成为“剑后”,自己见到她时,须得履行约定,敬礼谨事。那时外人见了,可就不知会怎生传说造谣了。
  因此他非尽力解释一下不可,当下道:“兄弟如说雷兄猜错了。你信不信?”
  雷世雄道:“信,不过罗公子须得说出夜入庵寺,焚香拜佛之故。”
  罗廷玉又是一愣,忖道:“我和她之间的君后之争,乃是一大秘密,焉能泄露?”
  当下求救似地向她望去,但秦霜波瞟了他一眼之后,全无表示。
  罗廷玉只好低声道:“霜波,这教我怎么说才好呢?”
  秦霜波低低道:“你编个故事吧!”
  雷世雄哈哈大笑,道:“秦仙子怎的教人编造故事起来?这故事拿来骗谁,须知在下纵然相信,但天下之人不信,可又奈何?”
  秦霜波没有法子回答,这情形在别人眼中看起,十足是她不能不承认一般。
  雷世雄又道:“假如你们二位不是已经有了婚约的誓言,想来不易在这短短时间之内,竟然互呼姓名,对也不对?”
  罗廷玉摆手道:“大庄主虽是言之成理,但这件事另有苦衷,一时未便奉告……”
  他的话被一声尖笑打断,这笑声乃是宣碧君所发。
  她冷冷道:“罗公子居然好像不敢承认呢!秦仙子竟也默然不语,真真可笑之极。”
  罗、秦二人直到此时,方才突然明白她在那庵中,何以表现得那么妒恨之故,敢情她听到手下报告,立时判断他们在佛前下拜,乃是作婚嫁盟誓。
  罗廷玉叹一口气,懒得再说。
  雷世雄道:“这等天大喜事,在下得以最先祝贺,实感光荣。因此特地办了一席喜筵,以资庆祝。”
  秦霜波道:“雷大庄主硬要我们承认,我们也没有法子可想,但筵席之祝。却万万不敢叨扰,如无别事,就此别过。”
  宣碧君道:“啊呀!你们何必如此着急赶路呢?莫非打算赶到金陵,举行婚礼?”
  这话实在尖酸刻薄之极,连恬淡冷静的秦霜波也不禁含怒而视,但罗廷玉却发作不出,只好诈作不明其意。
  雷世雄再次举手让客,秦霜波既不举步,亦不开口。
  雷世雄向罗廷玉望去,微微笑道:“兄弟钦迟秦姑娘之情,不必多说。而罗公子的豪情侠骨,磊落风怀,也是兄弟万分崇佩的。因是之故,兄弟费尽了心机,总算赶上在了断恩怨,翻脸拚命以前,摆下筵席,聊表贺忱,罗公子可肯赏这个薄面?”
  罗廷玉听他说得客气,当真说不出推辞的话。心念电转,便要转头向秦霜波望去,瞧瞧她的神色如何?
  但此念才生,另一念陡然又起。这后起之念是:“罗廷玉呀罗廷玉,假如你向她望去,征求她的意思,那就不啻表示你心中已肯了。霜波她心如古井之水,智明如镜,分明是等我这一下反应,如若当真征询她意见,从此之后,她就不再拿我当做斗智的敌手了。”
  此念来得突兀,而且别的人纵然才高八斗,智绝当代,也必万难猜测到这一对侠侣,居然在暗中斗智斗力。
  须知罗廷玉并非无端生出与秦霜波斗智之心,事实上双方既然承诺了“君后之争”的约定,这斗智之举,当然也包括在内。若不是有超世的才智,武功练得再高,亦当不上“剑后”或“刀君”的尊号,此是显浅不易之理。
  事实上他们的斗智并非以这刻为首次,昨夜在那座庵中,双方已斗了一局,却未分胜负。看官们自然不会忘记,罗、秦二人入庵拜佛之时,独尊山庄预布诡计,打算以迷香熏倒他们。罗廷玉一入庵就查觉不对,直到秦霜波倒下,他都没有出声警告,这便是斗智的第一回合了。
  秦霜波事实上是诈作被迷香熏倒,事实上她也是早就洞察独尊山庄的陷阱,而她当时也没有提醒罗廷玉。因此,他们其实早就开始较量了,不过他们斗智的方法与怨家对头不同,彼此只借外力以较量,并非互相加害。
  罗廷玉差一点就失手落败了,幸而及时省觉,当下淡淡笑道:“雷大庄主一片盛情隆谊,使我感铭。在下心意已决,雷大庄主当必明白,毋庸再说了。”
  雷世雄心下茫然,当真是杀了他也不明白。但他的身份不比等闲,岂能自认不知,只好硬住头皮,道:“这个自然……”
  为了掩饰窘困,话锋移向秦霜波,道:“虽然酒菜菲薄,不成敬意,还望秦仙子也示知一声。”
  秦霜波心中明白得很,知道罗廷玉故意不露心意,迫使雷世雄找到自己头上,显示出罗廷玉确是才智惊人,洞烛机先,心中不禁一叹,想道:“这世间当真只有他堪作我的敌手了。”
  她恬然道:“雷大庄主既然已明罗公子的意思,何劳下问于我?”
  她淡淡的一句,竟把一个城府深沉,智谋过人的雷世雄,硬迫得大有走投无路,难以招架的困境。要知雷世雄已亲口承认过明白罗廷玉的意思,现在秦霜波把这答案抛还给他,让他解答。他既不能改口,但亦全无法子解答,出丑丢人,想必无法避免了。
  他但觉秦霜波一言一动,都有如她在练剑一般,其实攻势凌厉无比,偏生外表上不带一丝杀气。饶他雷世雄承继雄霸天下之业,才略过人。这刻也抵挡不住罗、秦二人合力攻到的才锋智招,立时溃败,不复成阵了。
  到了这等地步,丢人现丑,反而已变成不足轻重之事,因为雷世雄已感到这两人除了武功绝世之外,那心计智谋也是深不可测。这印象形成之后,日后拚斗起来,当然大受影响了。
  阴将宣碧君这刻也不敢出声开口,须等雷世雄有所示意,她方敢开口表示出她的意见。其它的人,更是噤若寒蝉。乍看起来,罗、秦二人和这群高手一样,都没有什么意见,只苦了一个雷世雄,迟迟不能发出号令。
  打破这尴尬的寂静的僵局,竟是长发黄衣的端木芙,她睁大那对美丽的眼睛,盯住罗廷玉,灿然道:“罗公子,贱妾有几句话,意欲背人奉告。”
  罗廷玉并不十分惊讶,先望了雷世雄一眼,见他并无反对之意,这才徐徐颔首,淡淡的道:“假如诸位见谅的话,在下失陪片刻。”
  他的话声忽然中止,原来当他的目光,自雷世雄面上移向端木芙时,突然发觉她含有一种怨毒之意。这等眼色,竟然出现于端木芙面上,实在太出乎他意料之外。
  因此他虽然性子沉稳之极,也不觉一怔。
  秦霜波恬和地道:“端木姑娘要说的话,一定与公事无关,所以雷大庄主不曾作任何表示。但罗公子务请速去速回,免得大伙儿都在呆等。”
  她口气甚淡,完全是述说一件事情,使人绝对不会生出男女情意这方面的联想,连端木芙也感到如此。罗廷玉大踏步走过去,端木芙转身当先而行,从一道偏门走出。再行了十余步,停在一株大树后面。
  她从怀中掏出一物,轻叹一声,道:“这一面翠玉符关涉到很多事情,你只须瞧完符上所刻之字,便已明白,无须贱妾饶舌了。”
  罗廷玉目光一闪,已看出那面翠玉符玉质绝佳,翠色欲滴。宽约三指,长约五寸。向上的一面,麻麻密密的刻有许多字迹。每个字比小蚂蚁还小些,目力虽是强如罗廷玉,也不能不拿过来细看,方始看得清楚。
  他只瞥视了翠玉符一眼,便淡淡一笑,道:“在下已经看明白了,请姑娘慎重收藏好,切勿遗落为要。”
  端木芙讶道:“你当真看清楚了。”
  罗廷玉道:“姑娘岂是疑心在下之言有假?”
  端木芙道:“据贱妾所知,这翠玉符上的字迹,天下无人能在两尺以外看得清楚。”
  罗廷玉颔首道:“姑娘这话决计不假。”
  端木芙忿然道:“然则你如何能看清楚的?”
  罗廷玉道:“在下看清楚了。”
  端木芙怒道:“那么你告诉我,第一句是什么?”
  罗廷玉道:“在下不拘小节,只重大端。只要看清楚了姑娘的心意目的,这符上的字已不足挂怀。”
  端木芙面上不禁一红,但她心中却又觉得难以置信,道:“真是笑话,我的心意目的,你竟知道么?”
  罗廷玉道:“当然知道啦,不过在下感到大惑不解的,便是以姑娘的才慧,天下英雄,难有敌手。何以今日施展出这等浅薄手段,企图暗算在下?”
  端木芙道:“我若要暗算你,何须等到现在?哼!哼!其实你每一步的行踪,都尽在我算计之中,分毫不爽。举个例说,你以为宣碧君真是无意发现你的么?”
  罗廷玉果然耸然动容,道:“若论此事,姑娘的神机妙算,实在是天下无双了。”
  他真是做梦也没想到宣碧君无意发现自己,时当他筋疲力竭之际,垂手可擒,但她却流露出万斛柔情,轻轻放过了他。这一幕竟会是端木芙导演,而且得到严无畏批准。这真是匪夷所思的奇事,几乎无法置信。
  但他不信也不行,只因宣碧君是私下纵放了他,则这一件事除了他和她两个人之外,绝无第三者得知之理。就算严无畏极是宽宏大量,一定不会杀她,她也不会泄露,这是理所当然之事。由此可知端木芙果然可信。
  他轻轻呼一口气,道:“端木姑娘,你到底凭什么能使严无畏答应依你之言,竟不取我性命?”
  端木芙道:“这件事你回去慢慢的想,当可明白,现在你还看不看这面翠玉符上之字呢?”
  罗廷玉道:“在下已瞧明白那是一门奇功秘诀,玄奥之极。”
  说时,双眼瞬也不瞬的望住对方面上表情。端木芙喜欢把那一头长长的秀发,分出一大绺,用手轻柔勾拢着,使她的嘴唇和下巴都常常被这绺头发遮挡住。因此她等如时时戴着一个黑布口罩一般,使人无法看清她的全貌。然而正因如此,反而平添不少魅力。
  罗廷玉锐利的目光投在端木芙面上,察觉她的眼色闪烁变动一下,心中顿时更有把握,接着说道:“但凡是修习武功之人,如若见到了这门奇功,定必立刻被那玄奇深奥的篇句所迷,用心探究其意,在下说得对也不对?”
  端木芙收回翠玉符,恨恨的哼一声,道:“我真是走了眼啦!原来你才智过人,聪明绝顶。往后我对付你之时,可就当真要使点手段了。”
  罗廷玉忍不住轻叹一声,道:“端木姑娘,咱们之间的恩怨,实是不易弄得清楚,刚才你明明想利用这面翠玉符上刻载着的奇功秘艺,使在下入迷探究。如此你即可不费吹灰之力,把在下擒住……”
  端木芙冷笑一声,道:“不错。”
  罗廷玉道:“假使在下当真遭擒,于姑娘有何好处?”
  端木芙道:“老庄主讲过,能收拾下你,不论死活,都可以向他提出任何要求,无有不应。”
  罗廷玉道:“原来如此,那么姑娘一旦得手,擒住在下,则不但大富大贵,兼且可以取得指挥独尊山庄的大权,了结你私人的恩怨了。”
  端木芙道:“富贵倒是余事,你再也猜不着我会向庄主要求什么。”
  罗廷玉心念电转,霎时间已想了许多种可能,但她既然认为他一定猜不到,便不开口乱猜,淡淡道:“那一定是很惊人的事了。”
  端木芙道:“不错,我第一个要求,就是要他为我阐释这一面翠玉符上的玄奥武功心法。”
  罗廷玉果然大感意外,道:“这样说来,姑娘虽是藏有翠玉符,但至今尚未尽识符上的武功?”
  端木芙道:“当然啦,我如识得,何必决意立此大功,然后求老庄主阐释呢?”
  罗廷玉忖道:“她选中了严无畏,果然是最佳人选,以严无畏武功之强,所学之博,见闻之广,任何所学玄奥难题,在他手中,定必迎刃而解。瞧她讲得那么慎重,这面翠玉符上一定是绝世奇功,如若找到严无畏阐释,那时不但她懂了,连严无畏也无形中增长了功夫……”
  此念一生,立刻道:“以姑娘的天资才慧,如若无法领悟这门武功,则严无畏也未必办得到。”
  端木芙摇头道:“你错了,天下间恐怕只有他一个人能够阐释其中奥义。我曾经给他看过,蒙他老人家指点了几句,我的武功方有今日的成就。”
  罗廷玉微微一笑,道:“姑娘的话前后矛盾,使在下感到十分迷惑,严无畏既是曾经阐释符上神功,姑娘又何须旷日持久,等到擒了在下,方始再行求他?”
  端木芙道:“这里面当然别有隐衷,我如果不能立此大功,老庄主一定不肯为我花偌大心血,细加阐释。”
  罗廷玉伸手道:“在下甚愿借观一眼。”
  端木芙探手入怀,掏出翠玉符,眼中却露出迟疑之色,没有立刻交出。
  罗廷玉微笑道:“姑娘敢是放心不过,怕在下把这翠玉符劫走?”
  端木芙摇摇头,道:“别人我信不过,但你却是唯一的例外。我是考虑到别的问题,例如你看过符上秘诀,转告旁人一同参详,我岂不是大受损失?”
  罗廷玉道:“在下可以答应不告诉任何人,但早先姑娘以玉符见示,难道竟不必考虑到这个问题?”
  端木芙道:“此一时彼一时,当初我决心擒下你,所以不必多虑,现在我又改变心意,不想害死你了。”
  罗廷玉见她心意变来变去,实在使人头痛,当下缩回手,淡淡道:“那就算了。”
  端木芙皱眉道:“算了?这是什么意思?”
  罗廷玉道:“姑娘既然有许多考虑,在下何必惹这个麻烦呢!”
  端木芙道:“不行,你罗公子乃是何等身份之人,岂有说话不算数的?”
  罗廷玉心中大讶,想道:“奇了,她竟然迫我非看不可,这真是既奇怪又滑稽的事。”
  口中应道:“好吧,姑娘拿给在下瞧瞧。”
  端木芙把翠玉符交给他,罗廷玉但觉此符入手冰凉,比之平常的玉石冷得多,心知单是这一块翠玉玦,本身就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了。
  他正要观看符上的字迹,突然步声起处,有人奔了入来。罗廷玉识趣地捏紧这块玉符,端木芙见了,舒口大气。
  来人乃是身量高大,气度威猛的阳将徐刚,他大声道:“大庄主命我进来瞧瞧,假如你们已经谈好……”
  端木芙插口道:“刚刚谈好要出去。”说罢,当先举步走去。
  罗廷玉这时不便把翠玉符交还与她,只好也跟着迈步。但见徐刚双目灼灼,无法塞还给她。
  三人出得此院,端木芙、徐刚二人归队,秦霜波瞥见端木芙向雷世雄有意无意地耸耸肩,心中已明白了一大半。
  罗廷玉没有告诉她那是怎么回事,秦霜波胸有成竹,亦不询问,举手掠鬓,淡淡一笑,道:“雷大庄主等得不麻耐了,派人去瞧,此举曾经征询我的意见,我自然没有反对之理,你说对么?”
  罗廷玉道:“有劳久候,甚感歉疚。”
  说时,转眼向雷世雄等人望去,虎目突然射出凌厉的光芒,杀机弥漫。雷世雄等人一见,都警惕戒备。
  罗廷玉仰天长笑一声,道:“雷大庄主,在下还记得你率贵庄一十八位高手,摆成九宫大阵,实是神妙无方。只不知目下一共八人,却有什么阵法可用?”
  雷世雄直到此时,总算得到猜测了老半天的疑问的答案,那就是他们早已拒绝入席。
  他也舒一口气,因为这个答案表示出一件事,那就是秦霜波已经公开地靠向罗廷玉。假如动手,必须得把她也计算在内。
  当下拱手道:“罗公子既然下问,兄弟岂敢隐瞒,我们若然八人一齐出手,可以布成八卦大阵,威力自然略逊于九宫大阵。”
  罗廷玉雄心奋发飞扬,决意独力上前,试一试对方这个八卦大阵。
  假如能够破得此阵,杀敌制胜。则日后可以免去许多麻烦,除了严无畏亲自出手之外,别的人一定不敢轻易出手打扰。即使是雷世雄,也须实力十分强厚,方敢现身对付自己。
  他心意一决,便向秦霜波望去,打算请她替自己掠阵,暂勿出手,目光到处,恰好碰到她那对明澈乌亮的眸子,顿时心中凛然一惊,忖道:“糟了,她才慧超世,定已看出我的心意,目下我们正在暗暗斗智之时,她一定不使我达到这个目的。”
  但她用什么手段阻扰,却是不得而知,罗廷玉刚刚苦笑一下,果然听到秦霜波徐徐道:“你已见识过独尊山庄的九宫大阵,目下这座八卦大阵,留给我开开眼界如何?”
  罗廷玉无可奈何地道:“我能说什么?”
  秦霜波一笑道:“当然不行。”
  雷世雄破去心中疑团,顿时恢复了平常的才略机智,听了他们的对答,连忙提高声音插口道:“秦仙子的剑术已是当世无双,鄙人已经领教过了。”
  罗廷玉微微一哂,心想:“我罗廷玉堂堂七尺之躯,岂是有意托庇于一个女子羽翼之下?你们不知我和她暗中斗智,各运机谋巧计,正在争先,真真可笑。假如她肯退让,我正是求之不得之事。”
  方转念间,秦霜波已举步走出,迫近雷世雄,剑未离鞘,却已有一股森寒剑气,潮涌卷去。
  雷世雄首当其冲,神色不动,却微微露出运功抵拒的神情。
  在他身后的人,却都禁不住面色变易,略作移动。要知他们如若挺身屹立,势必得冒剑气透体之险,如若功力不足,立时伤了五脏六腑,无法救治。因此之故,没有人敢学雷世雄那样屹立不动,个个移步或是摇摆身躯,以卸消对方这一股无形剑气。罗廷玉乘机把翠玉符放置怀中,同时转首四瞧,查看对方可有其它的厉害埋伏布置没有。
  雷世雄洪声道:“秦仙子既然不肯放过,我们只有献丑一途可走了。但家师却严嘱鄙人不可得罪仙子,这实在是一大难题,教鄙人难以自处。”
  秦霜波淡淡道:“今日之事,不论结果如何,我们都不要牵扯到旁的事上,令师自然不会怪责到大庄主头上。”
  雷世雄道:“话虽如此,但听潮阁阁主未必相信。”
  秦霜波道:“听潮阁与世无争,除非别人上山侵犯,否则决不轻涉江湖,况且我已说过今日之事,我个人负责,有罗廷玉作证,谅家师必能听信。”
  雷世雄雄心壮志之中,泛起了一丝妒嫉之念,这是因为从秦霜波的口气中听来,好像听潮阁阁主对罗廷玉深为推重信任,是以有他作证就行了。不过他终是雄才大略之士,很快就抹掉这一丝妒念,想道:“我今日如能拚力杀死此女,罗廷玉有如半身瘫痪,其间的利害得失,不言可喻。因此这一战非出全力周旋不可。”
  杀心一决,不由得仰天洪声笑道:“好,好,鄙人既得仙子允诺,那就不能不用心领教了。”手中怒龙杖一顿,发出一声劲响。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