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剑海鹰扬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联袂畅游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一章 联袂畅游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他身后的七人,得到命令,立刻散开,各占方位。但见他们各依八卦方位,各占一门。
  这等布阵拒敌之术,奥妙无比,乃是集众弱而为一强,利用变换方位,使多人合而为一。若是高手布阵,威力自然更强了。
  目下雷世雄所率的七人,大部份是武林中赫赫有名,威镇一方的名家高手,以他们的功力身手,简直无须布什么阵法,便可以击杀任何强敌了,因此雷世雄打算在这一役中,拚力杀死秦霜波,并非全无根据的想法。他甚至已把罗廷玉也估计在内,换言之,即使罗廷玉出手抢救,他也深信不但可以一拚,甚至胜算颇浓。不然的话,他大可多召人手,方始现身阻截他们。
  雷世雄举起怒龙杖,洪声道:“请仙子赐教。”
  秦霜波道:“大庄主好说了,请。”
  话声歇后,等到对方显然已准备妥当,手才徐徐伸向长剑。只见她那只欺霜赛雪的纤手,缓慢而十分优雅地向剑柄伸去。人人都瞧出她任何动作决计没有多余的,因此之故,无不料到她拔剑出鞘之时,当必也是奇招妙着。正面相对的雷世雄,业已提聚起全身功力,严密戒备。但见秦霜波玉手刚一碰到剑柄,蓦然间电光打闪,剑气弥漫,笼罩范围之广,竟然波及整个八卦大阵。
  雷世雄运杖力拒,霎时间,已拆了七八招之多。他身后的七名高手,空自手持兵刃,但雷世雄未曾转动阵法以前,他们全都无法可施。
  秦霜波抢制了先机,岂敢轻易失去,当下驭剑力攻,她的剑招神奇玄奥,身法飘逸如仙,但这倒还罢了。最使雷世雄感到震惊的,却是她仗着一招先手之利,尽量发挥其妙用,能洞悉先机,察知他的用心。他若想向左,她便左截,他想后退,便迫使他非向前不可。因此之故,那座八卦大阵,在秦霜波力攻了十六七招之时,尚未能发动攻势,这正是雷世雄最惊心动魄之处。
  假如雷世雄没有那八卦大阵,孤身上阵,也许反而好些。而目下他竟是受到阵法的牵制,未能肆意出手反击,因此他的形势越来越不利,大有当场落败之势。在场之人,最感到惊心动魄的,竟是双修教教主詹氏夫妇。
  他们当日在高邮独尊山庄中,曾经略略领教过秦霜波的滋味,深知她在对敌状态之时,无论是言谈、心计、武功等各方面,都表现出她的“剑后”气势,处处争占先机,使人有无法相抗之苦。
  雷世雄正是被她争先制胜了两着,一是她出手之际,把握时机,施展出极凌厉的招式。
  二是她反利用这八卦大阵,牵制雷世雄。这两点,别人既想不到,也万万办不到之事。但见秦霜波的剑光飞洒变幻,威势越强,雷世雄的怒龙杖显然相形见绌,圈子越缩越小。
  在他背后的七名高手,空自急得要命,恨不得一涌而前,合力围攻,但雷世雄不发出命令,谁也不敢妄动。
  雷世雄每次后退,总是半步,此是秦霜波迫他如此,使阵法不能转动,也就不能发挥出威力。秦霜波心无旁骛。凝神一志,紧紧进迫,绝不让对方有缓一口气的机会,眨眼间,已攻了二十余招之多。
  罗廷玉冷眼旁观,不由得对秦霜波大感佩服,不能不承认她眼下确实比自己强胜一筹。
  这话可分两点而言,一是她的功力和剑术更在罗廷玉之上。二是她深谙阵法之学,他自问远有不及。
  他一方面衡量秦霜波的优胜之处,一方面又瞧出雷世雄手中的怒龙杖,实在有千锤百练之功,根基极为扎实。
  因此之故,秦霜波实难望在三五十招之内,取他性命,罗廷玉看出了这一点,当下忖道:“假如超过了五十招,他后面的一众高手,定必不再等候命令,一径涌上围攻。这么一来,霜波反而陷于不利之境,我何不设法暗助她一臂之力,俾可抵消了这一回合她所占的先机?”
  敢情当此之时,罗、秦两人之间,仍然继续暗斗不已。
  罗廷玉心念一决,立刻从丹田迫出一阵朗朗笑声,接着道:“霜波,再使点劲,须得趁他们还未想出如何把阵法移上来之时、早早击败雷大庄主才行。”
  众人一听这话大有道理,为何不把八卦大阵移到前面?反正此阵操练得相当精熟,只要七人同时移上去,方位一变,雷世雄随时可以发动阵法。
  只听宣碧君喝道:“大伙儿上啊!”当先仗剑奔出,余下之人,也都跨步上前。
  雷、秦二人顿时陷入人丛之中,但秦霜波依然气定神闲,剑光潮涌浪卷,紧紧罩住了雷世雄的身形。是以那宣碧君等七人一时东移,一时西退,转来转去,总是无法布成阵形,也就没有法子出手进攻。
  然而罗廷玉暗暗一笑,忖道:“霜波既然精通此道,则不论你们想布成何种阵势,她都能早一步驱迫雷世雄移动,扰乱布阵法度,这七人仍然不悟,真真可笑。”
  但他陡然大吃一惊,凝眸向黄衣飘飘的端木芙望去,只见她也在人丛中乱走,不曾发号施令。
  这正是他吃惊的理由,他凝神想道:“记得端木芙最擅长阵法之学,因此纵然由于雷世雄的身份,使她早先不能发号施令,但目下既然抢救雷世雄,则自然应轮到她领导众人才是,怎的竟是由宣碧君作主呢?”
  他深知这个现象很不平凡,其中定必大有蹊跷,但一时之间,却无法推测得出这是什么缘故?
  又过了一阵,秦霜波已连攻了四十余招,好不容易才诱使雷世雄入阱,一步步的往圈套中走。预计四五招左右,便可以得手,雷世雄非死则伤,定难幸免。
  她心中方自舒一口气,突然间,左侧一缕劲风袭到,竟是一招奇诡绝伦的剑术。秦霜波顿时心神大震,百忙中转眼望去,但见挥剑攻到之人,乃是端木芙。
  这端木芙剑上功力并不算惊人,但她的招式却含蕴得有诡毒奇幻莫比的威力。秦霜波急切间,居然找不到一招半式足以破解的,因此这一惊非同小可。
  但秦霜波并非没有法子应付,只是说,她在目下紧迫惊险的情势之下,由于没有破解敌招的手法,是以不能制敌致胜,另一方面,雷世雄之围亦不攻自破了。
  只见她身子一侧,避过端木芙绝毒的一剑。同时之间,一招“天女投梭”,剑光束聚为一线,击中怒龙杖。
  “铮”的一响,雷世雄连退三步,其余的人立时涌上。
  秦霜波顿时被纵横飞舞的刀光剑气,重重围困住,只是她身形仍如行云流水,珠走玉盘,毫无阻滞之象。那雷世雄在阵法掩护之下,极力不与秦霜波碰上,抽空调元运息,力图恢复元气。
  原来秦霜波适才的一剑,暗寓“三光神功”,若是功力低弱之士,遭此一击,重则功散人亡,轻则真元损耗,功力大减。雷世雄虽是一代高手,但当那节节失利之时,她这一剑也使他感到真气波荡,功力耗损不少。
  阵外的罗廷玉虎目凝神,紧盯住端木芙,瞧瞧她可还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剑招没有。他脑海中忽然记起那一方翠玉符,暗自揣想,她这一招奇诡绝世的剑法,会不会是从这翠玉符上学得的?
  秦霜波游走阵中,自由自在,全无罣碍,转眼间,剑芒飞洒,一招之间,连伤黑瘟神阎充和柴骏声两人。
  雷世雄一望而知,秦霜波敢情是觑准阵法转动时的空隙,乘机伤人,心知她智珠在握,实有破阵的胜算,不禁大惊。纵是如此,他仍然不甘就此败逃,念头一转,立刻以暗号发出命令,迅即改变战术。
  只见众人一齐舍弃了固定的方位走法,各挥兵器,蜂拥钻攻秦霜波。这些人无一不是时下高手,这一丢开阵法拘束,反而显得更是行动迅速。
  秦霜波见雷世雄应变得快,心中也不禁泛起佩服之感,当下运剑力拒,但转眼间已陷入重围之中,不复能游走如意,更莫说乘机伤敌了。
  那柴骏声和阎充二人伤势甚重,浴血奋战,毫不在乎。罗廷玉一瞧苗头不对,长啸一声,举步向战圈走去。
  最先是詹先生夫妇一齐碰上他那股森厉的杀气,骇得赶快闪开。秦霜波得此一丝空隙,人随剑走,倏忽间穿出重围,落在罗廷玉身边。
  但见她面色宁恬如常,目光澄澈如一泓秋水,当真有使人忘去一切烦恼的魔力。罗廷玉屹立如山,威严慑人,血战宝刀尚未出鞘。
  这一对年轻貌美的高手并肩站在一起,竟是那般和谐完美,雷世雄心头一震,怒龙杖举处,众人如潮汐般退下。
  那院子地方到底有限,他们这一退,已退到台阶上面,居高临下,形成了坚强的守御之势。
  雷世雄道:“秦仙子的剑术,宇内无双,堪当剑后的尊称,鄙人不自量力,适足取辱,大是不智之举。”
  秦霜波淡淡道:“大庄主才略过人,实有霸主气象,过奖之言,愧未敢当。”
  罗廷玉接口道:“雷兄请划下道来,区区虽是不才,定要勉力奉陪。”
  雷世雄嘿嘿一笑,道:“罗公子好说了,兄弟目下已是败军之将,不足言勇,如若罗公子不反对的话,敝庄人马立刻撤走。”
  罗廷玉自然想趁这机会予敌人以痛击,这刻关键却在秦霜波身上,假如她不肯出手相助,则他人孤势单,莫说取胜杀敌,能支持不败已经很不错了。如若他们之间,不是已订下了“君后之争”的约定,罗廷玉这刻定必转头望望秦霜波,征求她的意见。
  但既然已步入斗才斗智的局面,他就不能在任何细微之处,失了先机,致招败绩。当下寻思道:“她为了进修无上剑道,当然不肯与势力遍天下的独尊山庄正面冲突,我若不识趣,等如要她在剑道与朋友之间作一抉择,则她舍弃朋友而取剑道无疑。”
  这么一想,他看也不看秦霜波,极力抑制住内心中的仇恨杀机,微微一笑,道:“大庄主即管离开,兄弟焉有不同意之理。”
  雷世雄面色一变,匆匆率众退入后进。霎时手下来报,说是罗、秦二人已出村上路,雷世雄才松了一口气。
  宣碧君等他恢复常态,这才问道:“大庄主何不下令出手,我们人多势众,怕他何来?”
  雷世雄长长吁一口气,道:“假如只有罗廷玉一个人,咱们自然不必怕他,此所以我向他单独挑战,谁知他才智过人,竟测知敌我之势,主客之形,情知秦霜波必不出手助他,定遭败亡之恨,竟然不肯上当。”
  他话声略顿,重重的咳了一声,又道:“我如今方知他的才智,竟不在秦霜波之下,实是当世之间,罕有其匹的敌手……”
  这话说得十分沉重,大有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之慨,徐刚道:“大庄主几时找过他独自出斗的?”
  雷世雄道:“我问他反对不反对咱们撤走,就是挑战了,假如他反对的话,势必孤身上阵,秦霜波不会帮他。”
  端木芙道:“何以见得秦霜波不会帮他?”
  雷世雄道:“他们之间情势微妙,不似是已结同心的情侣,假如我猜得不错,则秦霜波为了要参证上乘剑道,岂敢与本庄正面为敌,因此我料定她决不会出手。”
  众人都觉得他的猜测,似乎太过冒险,雷世雄很快察觉他们的想法,微微一笑,说道:“要知我平生不做没有把握之事,即使秦霜波肯帮助罗廷玉,咱们已占据有利形势,居高临下,宜攻宜守,他们连手之势再强,也没有法子奈何我们。”
  此时众人中,宣碧君和端木芙都有一种异样之感,这是由于雷世雄判断罗、秦二人并未结为夫妻的话所引起。他们都很希望有机会问一问罗廷玉,看看是不是如此,至于问过之后,是与不是,又与她们有何相干,她们却都不考虑这一点。
  雷世雄沉思顷刻,道:“目下情势已变,本庄原先的部署,须得重新安排。”

×      ×      ×

  此时暂时按下独尊山庄的行动不表,且说罗、秦二人出村之后,从容上路,联袂而行。
  翌日,抵达溧阳,才一入城,已发觉到处都碰见武林人物,这些粗豪慓悍的武林人,大都三三两两,有意无意地瞟他们几眼,随即避开,没有人上来搭讪说话。
  罗、秦二人在一家饭馆打尖,罗廷玉微笑道:“霜波,人人都争着瞧剑后来啦!”
  秦霜波抿嘴一笑,道:“那也未必,武林中谁不想一睹罗公子的丰采?”
  罗廷玉道:“这话好没道理,我的身世,除了独尊山庄之外,尚无别人知道,独尊山庄方面,岂肯泄漏消息?”
  秦霜波道:“你不好意思承认罢了,其实这消息定必早就传出江湖无疑,这传出消息之人,一是海上六大寇的手下。一是那几个助你从十方大阵脱身的蒙面人。”
  罗廷玉道:“依照我得到的一点线索,似乎把少林寺牵扯在内,那三个蒙面人恐怕会是少林高手呢?”
  秦霜波道:“这只是宣碧君告诉你说,少林寺有一种激发出人体潜力的奇功秘法,但也许还有别的人懂得,例如严无畏,他博识天下各家派的武功,若是他也识得这一种魔功心法,也就不足为奇。”
  罗廷玉道:“虽然不足为奇,但他们扰乱了那十方大阵,难道他故意跟自己过不去不成?”
  秦霜波道:“假如他这么做,一定有很深远难测的用意,咳!你提起那萧越寒的二十四路魔刀,我可就记起了端木芙那诡奇如鬼魅般的一剑了,你可不可以劳驾去问问她?”
  罗廷玉剑眉一皱,道:“何以要去问她?”
  秦霜波道:“因为只有你出马,她才肯说出来啊!”
  罗廷玉道:“别开玩笑,据说普陀山听潮阁,博通天下任何家派的剑法,又听说武林之中,尽管是代有名家,自创新招,但落在听潮阁门人眼中,实时可以指出家派源流,毫厘不爽。”
  秦霜波低声道:“这话倒是千真万确之事,只要是剑术招数,敝阁无有不识的。”
  罗廷玉道:“那么我还去问她作什,再说她亦不见得肯告诉我啊!”
  秦霜波道:“你阁下出马,天下间恐怕没有一个女孩子不屈服在你轩昂尊贵的风仪之下的,端木芙岂能例外。”
  罗廷玉苦笑一下,心想:“你这回可猜错了,除了你之外,只有端木芙是个没有法子猜测的女孩子。”
  秦霜波又道:“至于她的那一剑,我亦不是完全看不出来历,而是来头太大,使我甚感震惊,因此之故,我非设法证实所料不错之后,难以放心得下。”
  这话可就提起罗廷玉的兴趣了,举杯微笑道:“连你也感到震惊,这果然是十分骇人听闻之事,假如你肯多透露一点个中秘密,我也许可以为你试上一试。”
  秦霜波道:“好,咱们一言为定。”
  罗廷玉忙道:“我只是说也许而已,并无承诺。”
  秦霜波白他一眼,道:“这件事你何必故意为难我呢?难道我对你所作所为,竟没有一件使你念念于心的么?”
  罗廷玉一瞧她竟然发动感情攻势,实是无法抵御,只好歉然道:“你万勿介意,我一定尽力而为就是了。”
  秦霜波淡淡一笑,道:“你迫我讲出这种话,才肯答应,教我岂能不心中耿耿?”
  罗廷玉被她攻得手忙脚乱,无法招架,唯有陪笑道歉。
  秦霜波拿捏得极好,适时而止,话题回到正事上,道:“我怀疑端木芙那一剑,乃是外门剑道中,最登峰造极的一种,据我所知,世间剑术派别甚多,大抵可分为两大源流,亦即是正邪之分,在正派剑术中,武林现下有四大剑派,每一派都有独得之秘,亦皆可以进窥至高剑道,不过由于修为途径不同,这四大剑派天纵奇才之士崛起,也定须具有超过一甲子苦修之功,方克上窥至高剑道,到了此时,修养功深,多半都隐迹世外,不复踏入江湖,而敝阁则大不相同,只要天资异禀超凡绝俗,说不定练剑十年,就得窥大道了,因此,敝阁博得‘剑后’的雅号,其实不一定胜得过四大剑派。”
  罗廷玉插口道:“你不必过谦了,反正四大剑派之人,历代都自甘向听潮阁称臣,你承认与否,都不能改变事实。”
  秦霜波笑一下,道:“刚才我是说正派的情形,至于邪派剑术,也自门户甚多,但大都形迹诡秘,传播不广,是以世间之人,知者有限,其中有一门剑法,出自一部‘邪剑经’,修习剑道之人,很多都听过‘一功十四剑’之名,却不知这实在就是邪剑经中的‘邪功魅剑’了。”
  罗廷玉道:“这‘一功十四剑’的名称,我也听过,但只知是一种诡异奇功和剑法的合称,却不明源流出处。”
  秦霜波点点头,道:“那部邪剑经是什么样子,天下无人知道,但经中所载的功夫名为邪功,剑法称为魅剑,望文生义,也可知道不属正道。但却是邪派剑术中的无上绝学,也唯有这十四路魅剑,可与敝阁秘传剑法分庭抗礼,逐鹿中原。”
  罗廷玉骇然道:“想不到关系如此重大,无怪你定要设法从旁证实一下了。”
  他想了一想,认为端木芙交给他的翠玉符,既然答应保守秘密,自然不能取出给她瞧看。当下又道:“这个差事我一定尽力而为,但我有个疑问,却是非请问一声不可。”
  秦霜波有意无意地瞥视四下一眼,但见这间饭馆已挤个满座,大部份都是雄赳赳的武林中人。
  她心中暗暗失笑,忖道:“我和罗廷玉言笑晏晏,形迹亲密,料必不须多久,江湖上对我们的传说,将是风风雨雨,煞有介事,以为我和他已经如何如何,其实我和他已是今生无望,唯有期诸来世了。”
  她想到此处,平静无波的心湖中,也不禁出现了涟漪,一种飘渺的情绪,带来了几分苦涩。她怅然轻轻叹一口气,收拾起儿女情怀,恬淡地道:“你有什么疑问呢?”
  罗廷玉道:“假如我证实端木芙使的果然是魅剑,你怎样对付她?”
  秦霜波道:“这个女孩子虽然长得美貌,可惜缺乏一种女性的柔美,我曾经几次见到她双目之中,射出狠毒冷酷的光芒,以我看来,她如若有那么一天,炼成了邪功魅剑,天下皆无敌手之时,她会肆虐横行,残虐武林。”
  罗廷玉固执地望住她,等她讲出如何对付端木芙的打算。
  秦霜波只好又说道:“假如是为了武林的太平,自应趁她尚未成功以前,取她性命,但此举你一定不赞同,因此,我只好勤修苦炼,务期永远胜过她,随时可以制裁她,她便不敢过份的横行肆虐了。”
  罗廷玉嘴角泛起含有嘲意的微笑,道:“若然如此,你岂不是没有法子独善其身,超然物外了?”
  秦霜波道:“既然天下无人可以制裁她,我能够袖手旁观么,当然武林中并非没有胜过她的人,例如严无畏、你、宗旋、雷世雄等等,在三五年之内,总能赢她,尤其是你功力日深,定必一直在她之上,可是这些人之中,却以你最不生作用。”
  罗廷玉讶道:“这却是什么缘故?”
  秦霜波道:“因为她当你之面时,千依百顺,束手任你打骂,你能杀死她么?”
  罗廷玉道:“此理有点儿歪,教我难以信服。”
  秦霜波道:“男女之间,有时很难以常理推度。”
  罗廷玉笑道:“哈!哈!听你的口气,好像是洞达人情,饱历世故一般,其实若论人生经验,你比我还差得远呢!”
  他们一边饮酒进食,一边从容谈笑,不过声音放得很低,因为这饭馆内虽然上了十成座,却不似一般饭馆的喧哗,所有的武林人,似乎尽被罗、秦两人的身份、声名和丰采所慑,心中生敬,是以都显得异常的斯文有礼。
  罗廷玉会过账,秦霜波已经早一步出了店外。他却心头一动,向前门口的一桌食客望去,但见一共三个人,俱是劲装疾服,随身带有兵刃。当下向他们含笑点点头,那三人露出受宠若惊的神情,都一齐起身拱手。
  罗廷玉走近两步,低声道:“诸位已知道那位姑娘是谁么?”
  其中一个四旬大汉恭容道:“她就是剑后秦霜波,小的们全都知道。”
  罗廷玉立刻接着问道:“然则诸位可知在下的姓名么?”
  这大汉躬身抱拳,道:“您是罗少城主,小的乃是不敢上前打扰请安。”
  罗廷玉忙道:“阁下好说了,这样说来,在下的行踪外面早已有所传闻了?”
  大汉道:“现下这江南数百里内,无人不知罗少城主和秦仙子联袂同行之事,想必不须多久,天下尽皆晓得。”
  罗廷玉道谢一声,转身出店。秦霜波笑道:“怎么样,我猜得不错吧,武林中已晓得罗公子踏入江湖了。”
  罗廷玉道:“以我的看法,那三位帮助我的蒙面人,决不会传出消息,但假如猜得不错,则独尊山庄何必宣泄我的行踪,此举岂不是徒然使我声望大增么?”
  秦霜波笑一笑,道:“假如我是严无畏的话,也必定设法使你声誉大增,让你召集旧部,以及那些与翠华城有极深渊源的高手,务必使整个江湖,都注视你的行动。然后等到时机成熟,他才发动全面攻势,一举歼灭了你们,此计如若成功,独尊山庄等如已奠下千秋万世之基业了。”
  罗廷玉凝神沉思片刻,才道:“这话很有道理,假如严无畏内伤虽愈,但尚须休养一段时间的话,施用此计,那就再妙不过了。”
  他停歇一下,又道:“他若是想奠定万世基业,自然要利用这个机会,查明所有有心和他作对之人,一网打尽,此计既毒且绝,也极有魄力,除了严无畏之外,恐怕找不到第二个人胆敢冒这么大的风险!”
  谈笑之间,已出了城外。秦霜波道:“江南景色,实是观赏不尽……啊!关于严无畏此一计谋,你可曾想出了应付之策?”
  罗廷玉沉吟一下,便笑道:“这叫做当局者迷,幸得你提醒我,不胜感谢。”
  他深深吸一口气,又道:“希望你下次有以教我之时,不要暗藏机锋于说话之中,最好直接赐教。”
  秦霜波道:“你太客气了,我岂敢当得赐教二字。”
  罗廷玉道:“你又何必过谦呢,刚才你提了一句江南景色,观赏不尽,假如我暂时不赴金陵,一味游山玩水,顺便找些事情增加我个人的威望。这一来在金陵等我之人,决计不会露面,因而严无畏无法查知我的实力。”
  他以询问的目光望住秦霜波,她淡淡一笑,道:“这样当然很好,他须得一段时间以蓄养功力,你又何尝不可以利用这一段时间,增强你的功力呢!”
  罗廷玉道:“我也是这样想,照理说,他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再想有寸进,极是不易,而我则大有回旋余地,可以一日千里的进步,因此拖延时间的话,对他未必有利。”
  秦霜波回眸笑道:“这样说来,我竟是作茧自缚了?”
  罗廷玉乃是水晶心肠,一点就透,道:“恐怕正是如此了,试想我若是孤身一人,但游山玩水之时,没有情致,最可虑的还是不难陷入独尊山庄的十面埋伏之中,死无葬身之地,因此之故,你非屈驾陪我一段日子不可,如若不然,我就只好立刻前赴金陵,召集人手,尽可能与独尊山庄早早决战。”
  秦霜波道:“但你须得记住,春蚕固然作茧自缚,但时机一到,也会咬破丝茧,脱困飞出。”
  罗廷玉俊目中流露出怅惘的神色,生似已经到了分手之时,萍散东西,是以有感于心。
  秦霜波看得一清二楚,芳心大震。说不出一股什么滋味充满了胸臆之中,她不由得悄悄自问道:“我有意借他作我定力的试金石,但却很像是在玩火,会不会有一日遭遇自焚之祸呢?我当真有把握破茧飞去么?”
  此后的一连七八天,他们联袂畅游茅山,然后转向东行,抵达江阴,踏遍了黄山。这一段行程,又费去了十二三日之久。这日回到江阴城内,不过是午时光景。
  罗廷玉道:“我们找个地方,勾留一日如何?”
  他们由于携手同游了二十日左右,彼此间了解得更清楚,已经达到了完全不拘形迹的地步。
  秦霜波道:“我们不是早就商量好,一出黄山,就雇船溯江而上,漫游金、焦的么?”
  罗廷玉道:“本来是这样议定,但我想在江阴城内,故布疑阵,让独尊山庄也伤一伤脑筋。”
  秦霜波大感兴趣,道:“若是有这用心,莫说逗留一日,就是十日八日,也无妨碍。”
  罗廷玉歉然一笑,道:“但恕我不能陪伴你了。”
  秦霜波道:“原来我们要暂行分手,你打算到哪里去?”
  罗廷玉道:“我们分手之后,我就径行往江上雇船西上,请你勾留一日之后,由陆路前赴镇江会合。”
  秦霜波点头道:“我明白了,你想诱使独尊山庄枉费无数气力,打听你这一日忽然失去影子的行踪,这倒是个极佳的疑兵之计,不过有时人算不如天算,你是否能收得奇效,尚未可知。”
  罗廷玉笑道:“你别泄我的气行么?”
  秦霜波道:“我不过说说而已,不过你也真够厉害,我们同行了这许多天,你居然曾与手下暗通消息,定下这个疑兵之计,我事先竟然丝毫不知,但你别得意,我早晚让你也大出意外一次。”
  两人谈笑着走入市肆,罗廷玉领她走入一间卖布疋、杂货的店铺,此时顾客极多,互相挤拥。一转眼间,罗廷玉已失去影迹,假如事先不讲明白,只怕连秦霜波也难以发觉他的下落。
  罗廷玉在两个人的身子遮挡之下,迅即脱去外衣,换上一件细短得多的长衫,戴上人皮面具。他又很快的公然走出店外,原来这时他已变了一个人,不但面貌变易,连身材也矮小了许多。这是他施展了缩骨功夫之故,秦霜波暗暗好笑,在店铺内站了一会,这才悠然出店,走到街上。
  她立刻发现四下似乎有点骚乱,自然这是因为独尊山庄的无数眼线,一看不见了罗廷玉,慌了手脚,纷纷联络互询。
  秦霜波一时之间,想不到该到那儿盘桓一天之久,便沿着大街慢慢的走,才走了二十余间店铺,突然几个人急奔追来,到了她后面,立时缓下。
  她头也不回,似乎全然不知有人赶来,心中却不禁暗暗惊讶来人好生大胆,因为她一听而知,决不是雷世雄这等高手,如是旁的人物,实是不堪她的一击。方转念间,又走了四五步。
  她突然停下脚步,缓缓回头,道:“是谁叫你们找我?”
  她目光到处,但见身后寻丈处一共三个年青人,从他们的服饰相貌看来,倒像是正经人家的子弟。不过他们的脚步声,显示出曾经修习过武功,造诣都很不错,因此,秦霜波反而疑惑起来,面色大见缓和。
  那三个年青人都愣了一下,才由当中一个答道:“小可李少坚。”
  说了这一句,才记得躬身行礼。秦霜波见到他们失措的举动,虽是可笑,却不肯笑出来,免得使他们感到羞愧。
  那李少坚行过礼之后,才又道:“家师是黄山飞鞭孔翔,只不知秦仙子可还记得么?”
  秦霜波心头掠过三年前,那独尊山庄五大帮派之一的玄武帮,攻袭孔翔等几位武林名将之事。
  她恬然微笑道:“原来是孔老师的高足,我焉有忘记令师之理,只不知他现下在什么地方?”
  李少坚恭容道:“家师昨日急赴黄山,那是因为听说秦仙子已入山多日,特地趋谒的,此外,还有一件事情,也是非得面见仙子不可。”
  秦霜波点点头,道:“假如你们也知道他找我何事,那就转告一声就是了。”
  李少坚道:“小可斗胆请仙子移玉到家师居处,始行奉禀如何?”
  秦霜波心想,正是最好不过之事,便颔首答应。李少坚等三人簇拥着她,昂首挺胸的走到一座府宅。屋子内闻报涌出七个人,恭敬迎接。
  在大厅内,秦霜波安闲落座,呷了几口香茗,耳听李少坚介绍众人,竟然都是黄山派弟子。
  李少坚最后说道:“家师乃是为了一件奇怪之事,急急去找仙子的。”
  秦霜波“哦”了一声,李少坚又道:“小可听家师的口气。好像是江北淮阴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特地派人要请仙子前往呢!”
  他语焉不详,秦霜波反而晓得此事定必关系十分重大,否则飞鞭孔翔断无不告诉他们之理。
  她沉吟一下,道:“淮阴韩家,虽然是武林世家,名气甚大。但二百年以来,韩家一直超然于武林之外,从不卷入任何是非恩怨之中。假如是韩家出了事,那真是一大奇事了。”
  李少坚道:“小可见陋寡闻,竟不知道淮阴韩家之名,仙子可知道这韩家何以能超然于武林之外的原因么?”
  秦霜波微笑道:“据我所知,韩家的武功极为高妙,但这还不足以使天下武林之人都不敢招惹。而是韩家世代严守不许涉足江湖的禁条,由于家资富厚,子弟都不须靠武技谋生。加以历代韩家主人,都有过人之才,对内管束得严,对外则谨守祖训,专门为各家派排解纷争。以是之故,两百年以来,这淮阴韩家,已变成了武林中各家派公认的鲁仲连,凡是发生纠纷,如是大事,都须请韩家之人做公证,从中调解。”
  李少坚恍然道:“原来如此,既然淮阴韩家已变成武林仲裁者,无怪天下没有人去找他们的麻烦了。”
  秦霜波道:“近些年来,由于武林没有什么纠纷,是以韩家渐渐为人遗忘。你们不识韩家底细,实是不足为奇。”
  李少坚沉吟一下,道:“照仙子这样说来,一定是韩家发生事故,方能使杜门三载之久的家师,匆匆离家,自然也因为事非寻常,家师相信仙子得悉之后,绝无不管之理,方会出门。”
  秦霜波颔首道:“想来必是如此无疑。”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