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凤舞九天 >> 正文  
第十七章 宫九的阴谋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七章 宫九的阴谋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7

  (一)

  天色晴朗。
  陆小凤起先以为天气会非常恶劣。他心底也希望天气恶劣。
  因为小老头的“前途险恶”,他希望指的是天气,小老头深知天文地理,所以他认为小老头指的是气候的险恶。
  但是天空却蓝得一如无波的海水。
  假如小老头指的不是天气恶劣,那么,他指的一定是有一个阴谋,在陆地上等待着他。
  这点很令陆小凤担心。人心一向都比气候难对付,尤其是一心想对付你的一颗险恶的心。
  小老头绝对不会暗算他。
  想打倒陆小凤的,无疑只有一个人——宫九。
  神秘的宫九。
  陆小凤在思考那件大窃案时,就怀疑崔诚是宫九杀死的,但却想不出,宫九如何通过五道铁栅,进入密室,去杀崔诚、萧红珠和程中的。
  他没有带鹰眼老七一起的原因,就是他不希望打草惊蛇。
  他必须要找出杀害崔诚的凶手。而且,看到那批珍宝,并不等于破案。

  (二)

  沙滩虽然很小,沙却又白又细又软,阳光照在上面,仿佛像雪一样。
  陆小凤以为沙滩上会有一个人。
  一个等他的人——沙曼。
  沙曼应该在沙滩上等他的,为什么却不见她的踪影?
  虽然他和沙曼分手时,并没有约定在这里等他,但陆小凤心中却认为沙曼会在这里等他,然后一同在沙上融融细语,看火红的夕阳沉落水平线下,看漫天彩霞映照天边,然后才携手回去见小玉和老实和尚。
  然而,除了海浪轻轻拍击,除了微微的海风轻拂外,沙滩上渺无人踪。连一双脚印也没有。
  ——沙曼他们是否发生了什么意外?
  陆小凤的步子走得更急了。
  走过沙滩,是一大块一大块深棕色的石头,这是一条异常美丽的海岸线。陆小凤却无心欣赏。
  走过长长的石滩,就到了一道悬崖前。一纵身,陆小凤飞上崖顶。
  崖顶上也没有沙曼的踪影。
  ——难道沙曼一点也不急着见我?
  ——她为什么不在这里守候我的归来?
  陆小凤看到那间老实和尚他们居住的木屋,却有点不敢向前走。
  ——万一屋内已经物事全非,万一……
  陆小凤停在屋前,心中踌躇起来。
  木门紧闭,屋内毫无人声。陆小凤踏出他沉重的步伐。
  陆小凤的手停在木门前。
  推门。
  陆小凤看到三个人坐在里面。
  老实和尚、沙曼、小玉。
  三个人也看到陆小凤,但脸上一点高兴的表情也没有。
  ——虽然只分别数天,但是,连沙曼也没有重逢的喜悦吗?
  陆小凤的心忽然“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
  陆小凤以疑问的眼光巡视他们,最后落在沙曼的脸上。
  沙曼笑了。苦笑。
  陆小凤忍不住大声问道:“你们究竟怎么了?就算不欢迎我,也不应该用这种表情对我呀。”
  老实和尚看着陆小凤道:“你要我们怎么样?”
  陆小凤道:“最少也该笑笑,说两句问候我的话。”
  老实和尚露出牙齿,应酬式地撇撇嘴,表示笑过了,然后道:“你好吗?海上风浪大吧?”
  陆小凤瞪着老实和尚道:“如此而已?”
  老实和尚道:“如此而已。”
  陆小凤高声道:“你们没有别的话可说了吗?”
  老实和尚、沙曼、小玉,三个人一起注视着陆小凤,异口同声道:“有。”
  陆小凤看着沙曼,道:“你说。”
  沙曼道:“你知道我既没有在沙滩等你,也没有在崖边等你的原因吗?”
  陆小凤道:“我就是不知道。”
  沙曼道:“因为你有了麻烦了。”
  陆小凤道:“我有了麻烦?有麻烦是我的事,跟你来不来接我,一点也没有关系呀!”
  沙曼道:“有关系。”
  陆小凤道:“你说。”
  沙曼道:“第一,你有了麻烦,我就没有了心情。”
  陆小凤道:“第二呢?”
  沙曼道:“我们刚才,就是你回来前,正好在这里研究你的麻烦。”
  陆小凤道:“这样说,我的麻烦可就大了?”
  小玉道:“很大,跟一样东西一样大。”
  陆小凤道:“跟什么东西一样大?”
  小玉道:“跟你的头一样大。”
  陆小凤道:“我的头一点也不大呀。”
  小玉道:“等你知道你的麻烦以后,我保管你一个头有三个大。”
  陆小凤已经感到他的头大起来了。
  这时,老实和尚忽然冒出来一句话:“你这次回到岛上,一定什么收获也没有吧?”
  陆小凤以奇怪的眼神看着老实和尚道:“你怎么知道?”
  老实和尚道:“你在海上的时候,陆地上发生一些事。”
  陆小凤道:“什么事?”
  老实和尚道:“那批失窃的珍宝,有几颗最名贵的,已经被人卖掉了。”
  陆小凤道:“哦?”
  老实和尚道:“而且,也有人发现了陈平、李大中、孙五通……”
  陆小凤道:“慢着!慢着!陈平、李大中、孙五通是什么人?”
  老实和尚道:“他们什么人也不是,只不过他们刚好都参加了这次失窃珍宝的保镖而已。”
  陆小凤道:“你是说,他们被人发现?”
  老实和尚道:“不是。”
  陆小凤道:“又不是?”
  老实和尚道:“不是他们的人被发现,而是他们的尸体被发现。”
  陆小凤道:“尸体?”
  老实和尚道:“也不能说是尸体,因为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还会讲一句话。”
  陆小凤道:“一句话?什么话?”
  老实和尚道:“一句替你惹来无穷烦恼的话。”
  陆小凤看着老实和尚,等着他把下面的话说出来。
  老实和尚却忽然不开口了。
  陆小凤看着小玉。
  小玉道:“陈平在临死前说,珠宝是陆小凤偷的。”
  陆小凤呆住。
  沙曼道:“李大中也这么说。”
  老实和尚道:“孙五通也是这么说。”
  小玉道:“这叫众口铄金。”
  陆小凤道:“除了我的嘴巴以外。”
  沙曼道:“只可惜他们绝不会听你解释。”
  陆小凤道:“他们?他们是谁?”
  沙曼道:“官兵,太平王世子派出来的特遣高手。”
  陆小凤道:“捉我?”
  沙曼道:“捉你归案。”
  陆小凤道:“陈平、李大中、孙五通他们被发现时,三个人在一块吗?”
  沙曼道:“不但不在一块,而且相隔了几百里地。”
  陆小凤道:“可怕。”
  沙曼道:“什么可怕?”
  陆小凤道:“宫九的诡计。”
  沙曼道:“你肯定这是宫九的诡计?”
  陆小凤道:“是的,因为陈平、李大中那批人,我在岛上见过。”
  老实和尚忽然盯着陆小凤的四条眉毛。
  陆小凤道:“我这四条眉毛怎么了?”
  老实和尚道:“恐怕要剃两条。”
  陆小凤道:“为什么?”
  老实和尚道:“因为大家都知道陆小凤有四条眉毛,大家都知道陆小凤偷走了珠宝,大家都在缉拿陆小凤,假如你还是四条眉毛,目标岂不是过分明显?”
  陆小凤抚摸着嘴巴上的两条眉毛道:“剃掉了,岂不可惜?”
  老实和尚道:“我说的,不是这两条。”
  陆小凤吃惊道:“你要我把真的眉毛剃掉?”
  老实和尚道:“这样我保证没有人认得你。”
  陆小凤道:“你杀了我吧!”
  老实和尚道:“我为什么要杀你?”
  陆小凤道:“因为你要剃我的眉。”
  老实和尚道:“我只不过提一点建议而已。”
  陆小凤道:“我劝你最好再也不要提。”
  老实和尚道:“那我就不提。”
  陆小凤伸出手,要和老实和尚相握,并道:“好友!”
  老实和尚手一缩道:“好友归好友,手是不能握的。”
  陆小凤道:“为什么?”
  老实和尚道:“因为和尚的手是吃素长肉,你的手是吃肉长肉的。”
  陆小凤愣住。
  小玉和沙曼掩嘴微笑。
  陆小凤把伸出的手收回时,老实和尚却伸出他的手。
  陆小凤道:“你为什么现在又要和我握手?”
  老实和尚道:“我忽然悟出一番道理。原来我小时候也吃过肉的。我这手也是吃肉长肉的。”
  陆小凤的表情令小玉和沙曼哈哈大笑。
  陆小凤握着老实和尚的手道:“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老实和尚道:“有些事情,明明看到了,却想不通。有些事情,虽然没有看到,却能想通其中的来龙去脉。所以,我劝你去找一个人。”
  陆小凤道:“谁?”
  老实和尚道:“你的好朋友。”
  陆小凤道:“我的好朋友?”
  老实和尚道:“对于这件窃案,我们既然成了睁眼瞎子,所以我认为,也许瞎子会看得比我们还清楚。”
  陆小凤道:“花满楼?”
  老实和尚道:“花满楼!”

  (三)

  鲜花满楼。
  陆小凤一闻到这鲜花的香气,心中就有温馨的感觉,就像他想起和花满楼的友情一样。
  ——世上有比友情更令人感觉温馨的吗?
  陆小凤想起沙曼。
  ——爱情?爱情的感觉,应该是甜蜜。温馨,绝对是友情的感觉。
  陆小凤对于这个结论相当满意,所以他踏在楼梯上的感觉,非常轻快。
  他猜想,他今天的脚步既然特别轻快,花满楼的听觉,应该不会听出他的脚步声。
  所以他就用愉快的声音,高声道:“不用猜了,是我,陆小凤!”
  没有回答,也没有花满楼爽朗的笑声。
  陆小凤推开门。
  鲜花依旧,屋内的装潢设备都依旧。只有一点不同的地方。
  窗前那张椅子上,少了一个人,一个热爱生命的人。
  这样的黄昏时光,这样美好的天气,花满楼应该坐在那窗前的椅子上,静静倾听夕阳沉落的声音,静静欣赏生命的美好才对,他怎么会不在?
  陆小凤的脑海中,浮满了问号。花满楼去了哪里?他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想。

×      ×      ×

  脚步声,忽然自楼梯上传来。陆小凤一动也不动,连呼吸也忽然放轻。
  ——是花满楼吗?
  他不知道,因为他未听过花满楼走楼梯的声音。并不是他未曾看过花满楼上楼下楼,只是,他们总是一起上下,谈笑风生,根本就没有注意去听花满楼的脚步声。
  脚步声已走近门口。门被推开。
  “谁?”是花满楼的声音。
  陆小凤笑了。花满楼就是花满楼,陆小凤坐着动也不动,他就感觉到有人在房内。
  陆小凤不得不说:“我实在不得不佩服你。”
  “你不必佩服我。”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生存下来的方法。”
  陆小凤看着他的好朋友,脸上露出更加佩服的表情。
  “我觉得很奇怪。”陆小凤道。
  花满楼道:“什么事奇怪?”
  陆小凤道:“这个时候你居然会从外面走进来。”
  花满楼道:“我不能从外面走进来?”
  陆小凤道:“你不是一向都在这个时候坐在椅上,静静享受黄昏的吗?”
  花满楼道:“人都有改变的时候。”
  陆小凤道:“你是说,你已经改变了你的习惯?”
  花满楼道:“是的。”
  陆小凤道:“为什么?”
  花满楼道:“你呢?你为什么要改变你的习惯?”
  陆小凤诧异地道:“我?我没有改变呀!”
  花满楼道:“你没有改变?”
  陆小凤道:“我怎么改变?”
  花满楼道:“你偷走了价值三千五百万两的金珠珍宝。”
  陆小凤道:“你也听说了?”
  花满楼道:“是的。”
  陆小凤道:“听谁说的?”
  花满楼道:“吴彪。”
  陆小凤道:“吴彪是谁?”
  花满楼道:“你不知道?”
  陆小凤道:“我为什么会知道?”
  花满楼道:“因为吴彪就是保镖人之一。”
  陆小凤道:“他亲口告诉你的?”
  花满楼道:“是的。”
  陆小凤道:“你相信他的话?”
  花满楼道:“一个人临死前,会说假话吗?”
  陆小凤没有回答。
  花满楼道:“你怎么不说话?”
  陆小凤道:“我还有什么话说?你宁可听信一个死人的话,也不相信你的朋友。你要我说什么?”
  花满楼道:“我说了不相信你吗?”
  陆小凤道:“你不是说……”
  花满楼道:“我只说:‘一个人临死前,会说假话吗?’如此而已。”
  陆小凤道:“这不就表示……”
  花满楼又抢着道:“这是句问话。”
  陆小凤奇怪道:“你问我答案?”
  花满楼道:“是的。”
  陆小凤道:“因为你不能确定吴彪在死前说的话是真是假?”
  花满楼道:“是的,所以我就出去走动走动,所以我就不在这里享受黄昏的乐趣,所以我就只好在最好的时光里,由外面走进来,所以你才能够坐在我的椅子上,享受日落的美景。”
  陆小凤道:“你错了。”
  花满楼道:“哦?”
  陆小凤道:“我坐在你椅子上,并没有欣赏到落日的美景。”
  花满楼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因为我在替你担心。”
  花满楼愉快地笑了起来道:“所以我们真的是一对知己。”
  陆小凤道:“你这句话对极了。”
  花满楼道:“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件窃案?”
  陆小凤道:“是的,你走动的结果,有没有什么发现?”
  花满楼道:“我只发现一件事。”
  陆小凤道:“是什么事?”
  花满楼道:“太平王世子的手下,正在到处拿你归案。”
  陆小凤苦笑道:“这是阴谋。”
  花满楼道:“谁的阴谋?”
  陆小凤道:“宫九的阴谋。”
  花满楼道:“宫九是谁?”
  陆小凤道:“宫九是个很厉害的人。”

×      ×      ×

  陆小凤把他出海的奇遇说完,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花满楼坐在椅上,沉思。
  陆小凤把油灯点燃,灯光照在花满楼沉思的脸上,陆小凤静静站着,注视花满楼。
  良久,花满楼吐了一口气,道:“这件案子,根据你的资料,很明显是小老头和宫九他们做的。但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找出杀害崔诚的人。”
  陆小凤道:“是的,就是那个隐形的人。”
  花满楼道:“小老头对你说了几种隐形的方法?”
  陆小凤道:“好几种。”
  花满楼道:“他有没有说,自杀,也是隐形的一种方法?”
  陆小凤的人跳了起来。
  ——对,崔诚为什么不可能是自杀?
  然而,陆小凤不得不问:“崔诚为什么要自杀?”
  花满楼道:“他自杀了,他的家人的生活,就会过得很好。”
  陆小凤道:“可是,你知道叶星士的验伤断语吗?”
  根据叶星士的判断:
  ——他们死了至少已有一个半时辰,是被一柄锋刃极薄的快刀杀死的,一刀就致命。
  ——因为刀的锋刃太薄、出手太快,所以连伤口都没有留下。
  ——致命的刀伤无疑在肺叶下端,一刀刺入,血液立刻大量涌入胸膛,所以没有血流出来。
  花满楼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道:“不,崔诚不是自杀的。”
  陆小凤道:“我也这么想,因为他没有能力。”
  花满楼道:“自杀的人,不是萧红珠,就是程中,要不然,就是两个人一起自杀。”
  陆小凤道:“你是说,他们已经被收买和威胁,在杀害崔诚之后,就自杀?”
  花满楼道:“你不觉得我这个推论,比较合理吗?”
  陆小凤道:“那我现在只需要找到一个人。”
  花满楼道:“谁?”
  陆小凤道:“叶星士。”
  花满楼道:“你找他干什么?”
  陆小凤道:“我要问问他,崔诚三个人的伤口,是否真的跟他说的一样。”
  花满楼道:“你怀疑什么?”
  陆小凤道:“万一他们三个人的伤口,真的是他说的,被快刀所致,那么,他们之中,就没有一个人是自杀的。”
  花满楼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他们都没有能力刺出这么快的刀,尤其是自杀的时候。”

  (四)

  应该是月圆的时候,但是,天上看不到圆月。
  天上只有乌云,随着劲风飘移的乌云。风实在很大。
  站在叶星士大宅门前的陆小凤,衣袂被吹得飒飒作响。
  叶星士的家丁把门打开,高声道:“这么晚了,老爷已经不看病了。”
  陆小凤道:“急诊也不看?”
  家丁道:“是你要看老爷吗?”
  陆小凤道:“是的。”
  家丁道:“我看你身体一点毛病也没有?除非——”
  陆小凤道:“除非什么?”
  家丁道:“除非你是神经病!”家丁把话说完,“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陆小凤双手一推,门又被推开。
  家丁恶狠狠地盯着他,怒道:“你这人怎么搞的?”
  陆小凤道:“我只想告诉你一句话。”
  家丁道:“什么话?”
  陆小凤道:“假如我见不到你的老爷,有一个人就会得神经病了。”
  家丁道:“谁?”
  陆小凤道:“我。”
  家丁怒声道:“你在寻我开心!”
  陆小凤道:“绝不是,我是在说实话。因为,价值三千五百万两的金珠珍宝,快要把我逼疯了。”
  家丁愣住。
  陆小凤道:“我现在可以见你的老爷吗?”
  家丁忽然盯着陆小凤的脸,露出害怕的神情:“你……你是陆小凤!”
  陆小凤点头。
  家丁一言不发,忽然挥掌击向陆小凤。陆小凤只轻轻地一击,家丁就已被击倒在地上。

×      ×      ×

  一灯如豆。灯放在大厅中央的桌上。
  人在桌后的椅上,坐着。桌上放着纸笔墨。
  陆小凤走向大厅中央,道:“叶星士?”
  那人点头,举起右手,示意陆小凤坐下。
  陆小凤就坐了下去。
  那人拿起笔,在墨上蘸了蘸,在纸上写下四个字——“有何见教?”
  陆小凤愣住!
  ——叶星士什么时候变成了哑巴?
  陆小凤看着叶星士。
  叶星士笑笑,指指自己的耳朵。
  陆小凤道:“你听得见?”
  叶星士点头。
  陆小凤正想把问题提出,忽然发现叶星士的眼神很熟悉。
  他记起一句话:“只要找到葛通,条条大路都通。”
  他记起岛上的一件事:
  ——佛像中有个人扑出来,冰冷的手扼着他的咽喉。
  ——冰冷的手变得毫无气力,他才能定过神,看着扼他咽喉的人。
  那时,他看到的人就是葛通。他忘不了葛通凝视他时的眼神。就是这眼神。
  现在叶星士的眼神,完全和葛通一样。所以陆小凤道:“你不是叶星士。”
  叶星士大吃一惊。
  陆小凤道:“你是葛通!”
  葛通霍地起身,攻向陆小凤。他不但是第三代鹰爪的义子,也是王家的乘龙快婿,他外号“大力神鹰”,手底下的鹰爪功夫自然不弱。
  然而陆小凤早有准备。他等葛通的鹰爪掠过,快速的一掌砍向葛通的手腕,只听“嚓”一声,葛通右手腕骨已被陆小凤砍断。
  葛通倒下,腕骨折断。
  葛通为什么倒下?
  陆小凤大吃一惊,一提葛通颈项,赫然发现葛通脑后并排插着三支白亮亮的针。
  陆小凤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一个黑影,刚好消失在墙头。陆小凤展开轻功,追了过去。
  庙,破落的山神庙。黑影到了庙前空地上,忽然停下。
  陆小凤也停下,凝神戒备地站着。
  黑影转身。乌云忽然被风吹开一线,圆月露出微弱的光芒。
  陆小凤吓了一跳。因为他看到,黑影的相貌,完全和刚刚葛通的化装一样。
  ——这是真的叶星士吗?陆小凤还来不及发问,黑影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黑影笑毕,道:“陆小凤的功夫,果然名不虚传!”
  陆小凤道:“比起你发暗器的功夫,未免差了很多。”
  黑影笑道:“别忘了,还有我的易容术。”
  陆小凤道:“是你替葛通易容的?”
  黑影道:“不错。”
  陆小凤道:“想不到少林铁肩大师,居然也会易容之术。”
  黑影沉声道:“我师父只教我武功,你不要侮辱我师父的名号。”
  陆小凤道:“那你才是真正的叶星士?”
  黑影道:“如假包换!”
  陆小凤道:“叶星士是江湖中久享盛誉的四大名医之一,不但医术精湛,而且深得铁肩大师真传,一生行侠行医济世,怎么会无故杀人?”
  黑影道:“我杀了谁?”
  陆小凤道:“葛通!”
  黑影道:“你怎么知道葛通是我杀的?你亲眼看到我杀了他吗?”
  陆小凤道:“银针认穴,入脑七分,这可的的确确是少林内家手法的内劲。”
  黑影道:“好眼力!好厉害的判断力。”
  陆小凤道:“你承认葛通是你杀的?”
  黑影道:“承认又怎样?不承认又怎样?”
  陆小凤道:“承认的话,就表示叶星士虽然变了,可是依然是条汉子。”
  叶星士道:“没想到陆小凤的嘴巴还挺厉害的。”
  陆小凤道:“我只不过在说真话而已。”
  叶星士冷哼两声,没有回答。
  陆小凤道:“你好像知道我会来找你?”
  叶星士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
  陆小凤道:“为什么?”
  叶星士道:“因为知道死者死因真相的,除了我以外,没有第二个人。”
  陆小凤道:“他们真的是被快刀杀死的吗?”
  叶星士道:“是的。”
  陆小凤道:“他们真的死了至少有一个半时辰吗?”
  叶星士没有回答,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陆小凤追问道:“他们到底死了多久?是你进去的时候,他们才刚死?”
  叶星士开口,欲言又止地道:“他们……”
  陆小凤知道,这是叶星士一念之间的关头,说出来,就表示他要抛弃在他后面支配他的人,不说,就表示他的后半生,都要做傀儡。
  叶星士忽然狠下心,大声道:“他们死了……”话没有说完,人就倒下。
  陆小凤在叶星士张嘴时,已经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密切地注视各方的动静。
  但是,他什么也看不到。而叶星士却已倒下了。
  陆小凤正想俯身察看叶星士的死因时,忽然看到破落山神庙内有灯光亮起。
  灯光起先很微弱,然后,整座山神庙,都亮了起来。
  陆小凤已经知道,他不必去察看叶星士了,他要知道的秘密就在庙内。所以他就走向山神庙。

×      ×      ×

  庙门半掩,灯光就是由半张的门隙内透出。
  陆小凤站在门口,考虑应该推门而入,抑或由门隙中闪入。
  哪一种行动的危险性比较大?陆小凤并不知道。
  陆小凤并不需要知道,他已经出生入死过无数次,再增加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所以陆小凤就伸手推门。
  门并没有推开,因为陆小凤的手停在木板上时,脑中就浮现出沙曼微笑的倩影。
  有爱情的人就会有顾忌。
  陆小凤不怕死,那是以前的事,以前他面对死亡时,心中并没有情爱。现在他有了,他会想到沙曼,他会想到沙曼对他的牵挂,他会想到沙曼孤零零一人流落江湖的凄苦神态。
  陆小凤的手不但没有推门,反而缩了回去。

×      ×      ×

  庙内依旧是一片寂静。
  庙内的人一定是个极厉害的人。能够耐心等待的人,都不会是个太平凡的人。
  陆小凤的戒心更大。他就站在门外,一任外面强劲的风吹他的衣袂,动也不动。
  他似乎想通了,最好的方法,就是斗耐性,谁的耐性不持久,谁就会露破绽,假如他忍不住,他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不就是冒生命危险冲进去,要不就是离去,不打听杀害叶星士的秘密。
  假如里面的人忍耐不住,就会说话,或者冲出来看看究竟。无论哪一点,都对陆小凤有利。
  说话,陆小凤就可以判断出他隐藏的位置,甚至可以知道说话的人是谁。
  冲出来,陆小凤就更有利,因为这样一来,陆小凤就全无顾忌了。
  除非那个人武功比陆小凤高出很多。而这一点,陆小凤是从来也不担心的。
  陆小凤知道庙内不止有一个人。因为他听到里面有人在耳语的声音,可惜外面的风声太大了,他听不清楚里面的人在说什么,也听不出声音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他只能肯定一点,他们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对于这一点,陆小凤一点也不感到骄傲。他一向认为自己是个最有忍耐力的人,要不然,陆小凤现在早已经是一堆骨头,一堆埋在泥土里的枯骨了。所以陆小凤还是僵立不动。
  里面的人真的是忍耐不住了。
  一个甜美的女子声音道:“你不觉得外面的寒风又冷又强又刺骨吗?”
  陆小凤笑了。
  ——牛肉汤,听到牛肉汤的声音,他焉能不笑?
  陆小凤笑着道:“又冷又强又刺骨的寒风,总比危机四伏的刀锋令人愉快。”
  一个男子的声音道:“你怎么知道我是用刀,而不是用剑呢?”
  陆小凤的笑容僵住。
  ——宫九。听到宫九的声音,陆小凤的笑容焉能不僵?
  陆小凤没有说话,只伸出手,轻轻地,把半掩的门推得全开起来。
  陆小凤的人还未进去,狂风已先刮了进去,刮得那一盏孤灯灯火闪烁不定。
  宫九和牛肉汤的脸孔被闪烁的灯光照得忽明忽暗,仿佛也和他们的性情一样,阴晴不定。
  见到老朋友,陆小凤总是会笑的。
  所以陆小凤就对着宫九和牛肉汤微笑,道:“有劳二位久候了。”
  这么一句幽默的话,宫九实在想笑,只是他一点也笑不出来。
  牛肉汤却开朗地笑起来,道:“外面那么冷,你为什么不早点进来喝碗牛肉汤?”
  陆小凤道:“我怕早进来,喝到的不是牛肉汤。”
  牛肉汤道:“你以为你会喝到什么?”
  陆小凤道:“阎王汤。”
  牛肉汤又笑了起来,道:“我们是老朋友了,怎么会请你喝阎王汤?”
  陆小凤道:“你也许不会,你的九哥却不一定。”
  宫九阴森森地道:“你错了。”
  陆小凤道:“哦?”
  宫九道:“我要杀你,在叶星士家中就可以把你杀了。”
  陆小凤道:“你早知道我会去找叶星士?”
  宫九道:“我并不敢肯定,我只是猜想你或许会去,所以我一直都待在叶星士家中。”
  陆小凤道:“为什么?”
  宫九道:“等你。”
  陆小凤道:“我来了,你为什么不杀我?”
  宫九道:“我现在不想杀你。”
  陆小凤道:“为什么?”
  宫九道:“因为只有你一个人。”
  陆小凤道:“你还要杀沙曼?”
  宫九道:“还有小玉和老实和尚。”
  陆小凤道:“你非要杀死我们四个人不可?”
  宫九点头。
  陆小凤道:“为什么?”
  宫九冷冷道:“因为我恨你们。”
  陆小凤道:“你可以恨我,可以恨沙曼,可以恨小玉,为什么要恨老实和尚?”
  宫九道:“没有他,也许你们在岛上早就死了。”
  陆小凤道:“假如你一辈子都找不到他们呢?”
  宫九道:“我一定会找到的。”
  陆小凤道:“你那么有自信?”
  宫九冷哼一声。
  陆小凤道:“你能说出你自信的理由吗?”
  宫九道:“我要是一辈子见不到他们,你这一辈子也别想见到他们。”
  陆小凤大吃一惊道:“为什么?”
  宫九道:“因为从现在起,我就开始跟着你,除非你不和他们见面,不然,我也会见到他们。”
  陆小凤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道:“这就是你待在叶星士家等我的原因?”
  宫九道:“不是。”
  陆小凤道:“不是?”
  宫九道:“我原先以为,你们四个人会一起到叶星士家,我可以一网打尽,没想到你是一个人来,我只得把你引来这里。”
  陆小凤道:“你引我到这里,就是为了要告诉我,你要跟踪我?”
  宫九道:“是的。”
  陆小凤道:“你在暗中跟踪我,岂非一下子就可以找到他们?”
  宫九冷笑道:“我偏偏要让你知道。”
  陆小凤道:“哦?”
  宫九道:“你看过猫捉老鼠吗?猫会一下子把老鼠吃掉吗?”
  陆小凤内心流过一道寒流,没有说话。
  宫九又道:“我就是要让你知道我跟踪你,让你坐立不安,让你既想找到沙曼,又不敢去见她,我要看着你日渐消瘦,看着你受尽相思的折磨。”宫九阴冷地大笑。
  陆小凤冷静地道:“我死了,你不就找不到他们了吗?”
  宫九道:“难道你死以前,也不想再见沙曼一面吗?”
  陆小凤不说话了。他心中忽然掠过一重阴影,不是死亡的阴影,是沙曼见不到他、为他担忧而日渐消瘦的阴影。他感到害怕起来。
  宫九看到陆小凤的脸上浮现惊惧的表情,冷酷的笑声,忽然变成愉快而得意的笑声。
  陆小凤看看宫九,又看看牛肉汤,忽然道:“你们没有牛肉汤招待我吗?”
  牛肉汤诧异地看着陆小凤道:“你想喝牛肉汤?”
  陆小凤道:“是的。”
  牛肉汤道:“你还有心情喝牛肉汤?”
  陆小凤道:“人生艰难唯一死,做个饱鬼,总比做饿鬼来得舒服吧?何况……”
  牛肉汤道:“何况什么?”
  陆小凤道:“何况,不喝一碗牛肉汤,我哪来的气力来玩这场捉迷藏的游戏?”
  牛肉汤凝视陆小凤片刻,一言不发,转身走进后面。
  牛肉汤走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牛肉汤。
  陆小凤毫不客气,唏里哗啦地就喝得碗底朝天。他抹抹嘴,道:“我有一个问题。”
  牛肉汤道:“什么问题?”
  陆小凤道:“你是不是不管走到哪里,都随身携带真正的牛肉汤?”
  牛肉汤道:“并不一定。”
  陆小凤道:“为什么我每次遇见你,总是可以喝到牛肉汤?”
  牛肉汤道:“因为我是为你准备的。”
  陆小凤道:“哦?”
  牛肉汤道:“你不是说,做个饱鬼,比做饿鬼来得舒服吗?”
  陆小凤道:“不错。”
  牛肉汤道:“这就是我每次都为你准备牛肉汤的道理。”
  陆小凤苦笑道:“那我实在是太感谢你了。”
  牛肉汤道:“谢倒不必,我倒希望你做了饱鬼后,别来缠我就好。”
  陆小凤道:“我牛肉汤也喝了,二位允许我告退吗?”
  宫九道:“你随时都可以离去。”
  陆小凤道:“这一次你先让我走多久?”
  宫九道:“走得让我认为快追不上的时候。”
  陆小凤道:“你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宫九道:“没有把握的仗,打来何用?”
  陆小凤道:“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再见。”
  陆小凤说完,展开轻功,飞也似的走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部 凤舞九天
    第六部 隐形的人
    第二十二章 隐形的人
    第二十一章 寻寻觅觅
    第二十章 老实和尚不老实
    第十九章 脱困的方法
    第十八章 猫捉老鼠
    第十六章 重回岛上
    第十五章 仗义救人
    第十四章 谈判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