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凤舞九天 >> 正文  
第十九章 脱困的方法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九章 脱困的方法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7

  (一)

  清晨。
  有雾,淡淡的雾。
  在晨风中闻花的香味,在雾中看朦胧的花影,是一件令人非常舒爽的事。
  只可惜早起的人并不多。
  陆小凤是早起的人,但他却没有走在雾中看花闻花的闲情。
  宫九懂得享受,但是他却不懂得享受雅致,他宁可多睡多养精神,也不愿意享受薄雾的沁凉。
  牛肉汤是女人,女人都喜欢花前月下,喜欢日出日落,只可惜她跟的人是宫九。
  一个喜欢睡觉到大天亮的男人,身边的女人也只好陪他睡到大天亮了。
  所以,能够享受美好清晨的人,只有一个。
  白衣似雪,白雾迷蒙,西门吹雪像尊石像般站在花旁。
  雾已散。
  阳光已散发出热力。
  鸟儿也已开始啁啾。
  西门吹雪却已不站在花旁。
  在车旁,宫九的马车旁。

×      ×      ×

  一股杀气忽然自车外传入车内,宫九霍地坐了起来。
  拨开车帘,宫九看到西门吹雪。
  冷冷然森森然站着的西门吹雪。
  然后,宫九就看到陆小凤。
  笑嘻嘻挥挥手走着的陆小凤。
  陆小凤走得并不快,但是没多久,陆小凤的身形就愈来愈小了。
  宫九一拉缰绳,马车却动也不动。
  宫九只看到数点寒光,拉车的马就已倒下。
  西门吹雪拔剑、刺马、收剑,快如电光火石。
  宫九第一次看到这么快的剑。
  陆小凤的身形更小了。
  西门吹雪的杀气更浓了。
  宫九没有看陆小凤,他看的是西门吹雪的眼睛。
  西门吹雪的眼睛,也盯着宫九的眼睛。
  宫九道:“你为什么要杀我的马?”
  西门吹雪道:“我不希望你的马追上我的朋友。”
  宫九道:“假如我要追呢?”
  西门吹雪道:“你的人,就会和你的马一样下场。”
  宫九冷哼一声道:“你有自信吗?”
  西门吹雪道:“西门吹雪是江湖上最有自信的人。”
  宫九道:“真的吗?”
  西门吹雪道:“你要不要试一试?”
  宫九没有说话,只是被西门吹雪的杀气逼得打了一个冷噤。

×      ×      ×

  陆小凤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实在太可爱了,鸟儿的歌声明亮清爽,风儿吹在身上舒适无比,连那路旁的杂草也显得美丽起来。
  朋友,还是这个世界上最令人愉快的东西。
  友谊,更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能缺少的东西。
  陆小凤和西门吹雪的友谊,只是君子之交般地淡如水,但是,陆小凤有危难的时候,西门吹雪总是会拔刀相助的。
  虽然他会要求陆小凤把胡子剃掉。
  剃掉又有什么关系?剃掉了胡子,人岂不变得更爽朗吗?
  所以陆小凤还是很感谢西门吹雪。

×      ×      ×

  陆小凤知道,宫九是绝对追他不上了。
  他停下来,深深呼吸山间清晨充满凉意的空气。
  他摸摸嘴上刮掉了胡子的地方,笑了。
  因为他想起沙曼,沙曼看到他只剩两条眉毛,一定会大吃一惊。
  但是最吃惊的人应该是老实和尚,他一定想不到,陆小凤居然真的把胡子剃掉,而且确实也是为了躲避追击,虽然追他的人不是太平王世子的官差。
  宫九比太平王世子的官差厉害太多了,陆小凤绝不害怕一百个官差,却害怕一个宫九。
  宫九的智慧与武功,确实惊人。
  西门吹雪能挡得住宫九吗?西门吹雪打得过宫九吗?
  陆小凤刚举起脚步想继续往前走,忽然又停了下来。
  万一西门吹雪不是宫九的对手呢?
  陆小凤内心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浮起。
  ——假如西门吹雪有什么意外,我岂不成了罪人?陆小凤愈想,浮起的不安感觉愈浓。
  ——西门吹雪为了我而面对宫九,我为什么就要一走了之?朋友要牺牲,也是双方的牺牲,岂能单让西门吹雪牺牲?
  一想到这里,陆小凤的人就像支箭般飞出。
  不是往前的箭,是往后的箭。

  (二)

  日午,太阳高照,无风。
  花丛中有蝴蝶飞舞。
  花丛外飞的却不是蝴蝶,是苍蝇。
  那种飞起来嗡嗡作响的青头大苍蝇。
  看到苍蝇,陆小凤就闻到血腥的气味。
  马不在,马车不在,人也不在。
  陆小凤的人飞奔进入西门吹雪的屋里。

×      ×      ×

  一切家具整洁如常,每样东西依旧一尘不染。
  西门吹雪呢?
  整栋房子除了陆小凤以外,一个人也看不见。
  一阵风忽然吹进屋里,陆小凤不禁颤抖了一下。
  大错已经铸成了吗?
  陆小凤走出去,走近血迹斑斑的地上,伸掌连拍。
  嗡嗡作响的苍蝇忽然都没有了声音,纷纷倒卧在那摊血上。
  只剩下花间飞舞的蝴蝶,犹在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飞翔。
  花已不香,蝴蝶已不再美丽。
  陆小凤怔怔注视着地上的血迹,出神。

×      ×      ×

  “你在凭吊那匹马?”声音传入陆小凤耳际时,一只手也搭在他肩上。
  声音是西门吹雪的声音,手也是西门吹雪修剪得异常整洁的手。
  陆小凤愣住。
  西门吹雪的笑容,比太阳还令陆小凤觉得温暖。
  “这不是你的血?”
  西门吹雪道:“是的话,我还会站在这里吗?”
  陆小凤道:“哦,对,这是马的血。”
  西门吹雪道:“你为什么要赶回来?”
  陆小凤道:“我害怕。”
  西门吹雪道:“你害怕我会遭宫九的毒手?”
  陆小凤点头。
  西门吹雪双手攀住陆小凤双肩,猛力摇了几下。
  西门吹雪道:“就凭你这点,你以后来找我办事,我不要你剃胡子了。”
  陆小凤苦笑。
  这就是友情的代价!
  陆小凤看看地上的血,道:“你确实让我担上了心。”
  西门吹雪道:“你以为我会死?”
  陆小凤道:“是的。”
  西门吹雪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因为你是个极爱清洁的人,岂能容许一摊血在你屋前?”
  西门吹雪笑道:“我当然不能容忍,只是我没有时间去清洗。”
  陆小凤道:“你没有时间?”
  西门吹雪道:“是的,我还未来得及清洗,你就来了。”
  陆小凤道:“我来以前呢?”
  西门吹雪道:“我正在河边吐。”
  陆小凤道:“吐?呕吐?”
  西门吹雪点头。
  陆小凤道:“你为什么要吐?”
  西门吹雪道:“因为我见到一个人,他的举动丑陋得令我非吐不可。”
  陆小凤道:“谁?”
  西门吹雪道:“宫九。”
  陆小凤道:“宫九?他怎么啦?”
  西门吹雪道:“他哀求我打他。”
  陆小凤道:“你打了吗?”
  西门吹雪道:“没有。高手过招前的凝视,绝不能疏忽,我以为他是故意扰乱我的注意力。”
  陆小凤道:“然后呢?”
  西门吹雪道:“然后他忽然举起手来,自己打自己的脸。”
  陆小凤道:“你还是没有理他?”
  西门吹雪道:“你说对了。我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陆小凤道:“他怎么办?”
  西门吹雪道:“他挨了鞭子。”
  陆小凤道:“挨谁的鞭子?”
  西门吹雪道:“牛肉汤的。牛肉汤不停地打他,他在地上翻滚,高兴得大叫。”
  陆小凤道:“你怎么办?”
  西门吹雪道:“我赶快冲到河边,大吐特吐,要不然……”
  陆小凤道:“要不然就怎样?”
  西门吹雪道:“要不然我吐在地上,这里我就不能再住了。”
  陆小凤道:“那恐怕我就要赔你一栋房子啰。”
  西门吹雪道:“你知道我这栋房子价值多少吗?”
  陆小凤道:“值多少?”
  西门吹雪道:“你知道霍休吗?”
  陆小凤笑了。
  他怎么能不知道霍休?他怎么能不知道富甲天下、却喜欢过隐士生活、性格孤僻的霍老头?
  他还清楚记得,那一次,他本来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喝酒,忽然来了三个名满江湖的怪人:一个是整天念着“多情自古空余恨”的“玉面郎君”柳余恨,一个是整天念着“秋风秋雨愁煞人”的“断肠剑客”萧秋雨,一个是“千里独行”独孤方。
  这三个人本来就难得在一起,而更奇怪的是,他们不但都聚在一起,而且他们竟然都成了丹凤公主的保镖。
  当丹凤公主也进入他的房内,忽然向他下跪的时候,他就撞破了屋顶,落荒逃走。
  他躲避丹凤公主的地方,就是霍休的一处居所。那是一栋木屋,却价值连城。
  因为那本来是大诗人陆放翁的夏日行吟处,墙壁上还有陆放翁亲笔题的诗。
  但是房子在一刹那间就被柳余恨、萧秋雨和独孤方拆了。
  丹凤公主一出手,就赔偿五十两金子给霍休。
  五十两金子可以盖好几栋房子了!
  但陆小凤却认为那栋木屋价值三四万两金子。
  现在西门吹雪忽然问起这个问题,是否也认为他的房子值这么多金子?
  所以陆小凤就把这意思说了出来:“你要把你的房子和霍老头的相提并论?”
  西门吹雪却摇头道:“你猜错了。”
  陆小凤道:“我猜错了?”
  西门吹雪道:“我只不过是说,任何一栋房子,都是无价的。”
  陆小凤道:“为什么?”
  西门吹雪道:“因为房子里的人,也许有一天也会名动四方的。”
  陆小凤道:“你说得一点也不错,霍老头的那栋木屋,在陆放翁行吟的时候,根本也只不过是一堆木头盖起来的房子而已,但是陆放翁的诗受到世人的赏识以后,到了霍老头住的时候,就价值连城了。”
  西门吹雪道:“所以假如我不能住在这里,这种房子你也赔不起。”
  陆小凤道:“你错了,我赔得起。”
  西门吹雪道:“哦?”
  陆小凤道:“因为我现在根本不必赔给你,等几百年后,后世的人都还知道有个西门吹雪的时候,我已经羽化登仙去了。”
  西门吹雪道:“我发现你会耍赖。”
  陆小凤笑道:“就算是吧,也赖不到你身上,因为你现在根本不会搬走。”
  西门吹雪道:“这次是你错了。”
  陆小凤道:“哦?”
  西门吹雪道:“我马上就要搬走。”
  陆小凤道:“为什么?”
  西门吹雪道:“因为,这里适合你住。”
  陆小凤道:“适合我住?”
  西门吹雪道:“宫九一定以为你已经走了,怎么也想不到你还会回来,所以他不管派出多少耳目,不管他的耳目在哪里探听,都再也打听不到你的行踪。”
  陆小凤道:“因为我已经在你这里高枕无忧了。”
  西门吹雪道:“完全正确。”
  陆小凤道:“那么你呢?”
  西门吹雪道:“我走。”
  陆小凤道:“你去哪里?”
  西门吹雪道:“我去学佛。”
  陆小凤道:“学佛?跟谁?”
  西门吹雪道:“当然跟和尚。”
  陆小凤道:“跟哪一位和尚?”
  西门吹雪道:“老实和尚!”
  陆小凤道:“老实和尚懂佛?”
  西门吹雪道:“我不知道。”
  陆小凤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还要跟他学?”
  西门吹雪道:“我只跟他学一招。”
  陆小凤道:“哪一招?”
  西门吹雪道:“坐怀不乱。”
  陆小凤道:“坐怀不乱?学来干什么?”
  西门吹雪道:“学来对着两个大美人的时候,不会心猿意马。”
  陆小凤道:“两个大美人又是谁?”
  西门吹雪道:“一个叫沙曼,一个叫小玉。”
  陆小凤笑道:“你是说,你要去接他们来这里?”
  西门吹雪道:“你有比这更安全更好的方法吗?”
  陆小凤道:“有。”
  西门吹雪道:“请说。”
  陆小凤道:“只是我们暂时都做不到。”
  西门吹雪道:“那是什么方法?”
  陆小凤道:“杀死宫九的方法。”

  (三)

  陆小凤相信西门吹雪的为人,相信他的能力,相信他的武功。
  所以他安安稳稳舒舒适适地躺在屋前,享受花香、阳光、微风和翩翩飞舞的蝴蝶。
  陆小凤的心绪,也随着飞舞的蝴蝶上下起伏,飞到了沙曼的身上。
  他渴望见到沙曼。
  他忽然兴起一种从江湖中引退的感觉。
  他在江湖中实在已经待了很久了,虽然他还年轻,还有着一颗炽热的心,但他忽然觉得江湖险诈、你争我夺的血腥味太浓了。
  他只希望和沙曼共聚,找一个小岛,或者就回到小老头那小岛上,就住在沙曼以前的房屋里,不再过问是非恩怨,不再拿剑。
  他看看自己的手。
  ——不拿剑,拿什么?
  ——拿眉笔?
  他不禁笑了起来。
  然后他就听到一阵声音。
  不是他的笑声,是马蹄踏在地上的声音。
  不是一匹马,也不是两匹、三匹、四匹马,而是十几二十匹马奔驰在地上的声音。
  他霍地站起。

×      ×      ×

  当马匹奔驰的声音愈来愈清晰、愈来愈响亮的时候,陆小凤做了一个决定。
  他决定隐藏起来。
  所以他“嗖”的一声,就隐身没入花丛之中。
  ——是什么人?
  这是陆小凤在花丛中想到的第一个问题。
  ——是西门吹雪出卖了他吗?
  这是陆小凤在花丛中想到的第二个问题。
  这两个问题其中的一个马上就有了答案。
  因为奔驰的马已停在西门吹雪的门前。
  整整二十匹马、二十个人。
  二十个已经从马上跃下的人。
  二十个身穿黑色劲装的人。
  陆小凤认出其中的一个。
  带头的一个。
  鹰眼老七!带头的人就是十二连环坞的总瓢把子鹰眼老七。
  ——鹰眼老七来找谁?
  ——找西门吹雪抑或陆小凤?
  ——有什么事?

  (四)

  陆小凤只知道一件事。
  鹰眼老七来找的人,不是他,是西门吹雪。
  因为鹰眼老七叩门时的话,是:“十二连环坞鹰眼老七求见西门公子。”
  所以陆小凤证明西门吹雪没有出卖他。
  他感到一阵惭愧。
  他在心中反复地告诫自己:对朋友一定要信任,一定要有信心。
  所以他又深深呼吸那微风夹着的芬芳花香。
  但是他却没有安详地坐下或躺下,他反而飞快地展开轻功,向鹰眼老七消失的方向追去。
  因为他心中还有一个大疑问。
  ——鹰眼老七来找西门吹雪做什么?

×      ×      ×

  鹰眼老七是十二连环坞的总瓢把子,十二连环坞的势力远及塞外,连黑白两道中都有他的门人子弟。
  鹰眼老七不管走到哪里,都应该很罩得住,很受当地黑白两道热烈的招呼。
  所以鹰眼老七落脚的地方,应该是大镇或村庄才对。
  陆小凤这次却想错了。大错而特错。
  因为陆小凤跟踪马蹄印一路走去,忽然发现,鹰眼老七他们去的方向,竟然不是大村镇。
  他们落脚的地方,只是一个很随便的所在,就像走累了,就随便找个可以坐下来的地方一样。
  那只不过是曲曲折折的山道上,一片较为空旷的地方而已。
  但是他们都下了马,聚在一堆,远远望去,仿佛是在谈论一件机密的事情似的。

×      ×      ×

  陆小凤发现自己错了。他们根本不是谈论事情,而是围着一堆堆的干粮卤菜,大吃大喝。
  太阳已过了中天,陆小凤才发觉,自己的肚子也咕噜噜响了起来。但是他却不能坐下来吃。
  并不是怕被他们发现,也不是没有时间吃,而是他什么吃的东西都没有带在身上。
  他身上只有可以买吃的东西的银子。
  银子在山上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所以他只有潜至近处,看着他们大吃。
  他不但可以看到他们的吃相,还可以听到他们谈话的声音。

×      ×      ×

  “咱哥儿俩今天晚上去翻翻本,然后再去找春红和桃娘乐上一乐如何?”
  “翻你个大头鬼!”
  “你怎么啦!”
  “你知道我生平最怕的一件事是什么吗?”
  “是什么?”
  “就是摸门钉。有一次他去办事,也是找不到人,结果我去推了几把牌九,哈,你知道结果吗?连续二十七把,我拿的都是蹩十。”
  “所以你今天没看到西门吹雪,你就不赌?”
  “绝不赌。”
  “我劝你还是痛痛快快赌一场的好。”
  “为什么?”
  “因为你见到西门吹雪,恐怕就不一定有机会赌了。”
  “你是说我们杀不了他?”
  “我只怕是没有可能。”
  “不可能。”
  “你那么自信?”
  “当然,我们二十个人在他全无提防之下,忽然发了二十种不同的暗器,我看神仙恐怕也难躲得过,何况只不过是凡人而已。”

×      ×      ×

  陆小凤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宫九一定是因为西门吹雪阻挡住他,以至于陆小凤逃出了他的势力范围,所以对西门吹雪怀恨在心,派鹰眼老七来暗算西门吹雪。
  这是最有可能的推理。而且这也证明了一件事。
  宫九果然找不到陆小凤的踪影,这表示,陆小凤因为回头去找西门吹雪,而脱离了宫九的追踪。
  这也证明了另外一件事。
  西门吹雪一路上,都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陆小凤安心了。他知道,他只要再做一件事,就可以安安稳稳地坐在西门吹雪的门外,等待西门吹雪把沙曼他们接来。

  (五)

  鹰眼老七虽然不嗜赌,有时候也会下几把赌注过过瘾的。
  但今晚,他只是瞪着眼睛,看着他的手下在赌,连一点参加的兴致也没有。
  他酒量虽然不算很好,有时候喝上十来二十碗满满的烧刀子,却也不会醉。
  但今晚他只喝了两碗,就感觉到头晕了。
  有心事的人,通常都比较容易喝醉。
  有心事的人,通常都没有赌的兴趣。
  鹰眼老七本来是个很看得开的人,不管什么事,他都很少放在心上。
  但今晚他却有心事,不但是今晚有,而且最近都有。
  自从他走错了那么一步以后,他就有了心事,这份心事一直压得他闷闷不乐。
  他已经是十二连环坞的总瓢把子了,为什么还要受宫九指使?
  他担心有一天,他的命运会像叶星士那样。
  因为这世上,知道宫九秘密的人,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他实在不应该去知道宫九的秘密的。
  以他一大把年纪,以他的家财,根本就什么都不必愁,为什么竟在那一刻,受不了大量金钱的诱惑,受宫九的支配?
  要这么一大堆钱,又有什么用?难道真要死后带进棺材里?
  陆小凤是个古道热肠、重义气讲仁爱的人,在劫案发生后,鹰眼老七第一个想找来帮忙的人,就是陆小凤。
  但现在,鹰眼老七却要听命于宫九,要追查陆小凤的下落,宫九说格杀时,他就要狠下心来杀害这样的一位侠士。
  西门吹雪虽然不是大仁大勇的人,但他从不残杀无辜,这一点,在江湖上就足以令人敬佩。
  但现在,鹰眼老七却奉命要杀害西门吹雪。
  所以他又举起碗中酒,猛然又干了一碗。
  所以他连赌局是什么时候散的,一点也不知道。
  当他醒来,发现自己伏在桌上,偌大的客栈空空荡荡,有一种昏沉的感觉。
  然后,他才发觉,他身上的刀不见了。
  然后,他又发觉,他面前有一张纸条。
  纸条上面写着:
  西门吹雪 长安。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部 凤舞九天
    第六部 隐形的人
    第二十二章 隐形的人
    第二十一章 寻寻觅觅
    第二十章 老实和尚不老实
    第十八章 猫捉老鼠
    第十七章 宫九的阴谋
    第十六章 重回岛上
    第十五章 仗义救人
    第十四章 谈判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