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凤舞九天 >> 正文  
第二十章 老实和尚不老实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章 老实和尚不老实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7

  (一)

  刀。刀在阳光下闪耀着眩目的光芒。
  刀在陆小凤手上。
  陆小凤把玩着手中的刀,忽然对太阳射在刀上发出光芒的角度发生兴趣。
  他把刀平放、垂直、倾斜,摆了五十六个不同的角度,只看到十四个角度时会反射光芒。
  他忽然笑了,对这样的研究笑了起来。
  假如有一天,他要用刀来对付敌人,他就可以先用这种阳光反射的方法来刺激对方的眼睛,对方如果受到干扰,他就必胜无疑了。所以他很感谢鹰眼老七。
  要不是鹰眼老七身上刚好带着刀,要不是鹰眼老七刚好醉醺醺地躺在桌上,要不是他刚好要去留个字条给鹰眼老七,他就不会拿鹰眼老七的刀,也就不会发现这个道理了。
  抚摸着刀身,陆小凤忽然得意地笑了起来。
  ——要不是我去留字条,要不是我顺手拿了他的刀,要不是我在阳光下玩这把刀,我会发现这个道理吗?
  ——所以我应该感谢自己才好,为什么感谢鹰眼老七?
  陆小凤的笑容更得意了。
  ——鹰眼老七现在一定带着他的手下,在赶赴长安途中吧?
  鹰眼老七没有理由不去长安的,任何一个人在那种情况下,一定会去长安的。
  假如他相信字条上的话,他一定会去。
  假如他不相信,他也一定会去。
  因为留字条的人随时都可以取走他的性命,他焉能留下?
  而且,陆小凤也没有骗他,因为陆小凤只写上“西门吹雪 长安”,中间空了一个字。
  空的地方也可能是两个字——不在。
  ——西门吹雪“不在”长安。
  空的地方也可能是三个字。
  西门吹雪“也许在”长安。
  这就是留空的好处。
  陆小凤忽然想到古人的绘画,为什么会留空那么多?原来空的地方,具有更多层的解释,大家可以各凭己意去欣赏、去批评,去猜测画中的意境。
  而陆小凤字条留空的意境却只有一种:
  ——西门吹雪根本不在长安。
  ——西门吹雪应该到了沙曼他们隐藏的地方了吧?
  陆小凤算算日期,应该是西门吹雪见到沙曼的时候了。

  (二)

  西门吹雪并没有见到沙曼。
  西门吹雪首先见到的,是一道悬崖,是悬崖下拍岸的怒浪,是打在悬崖上溅起的浪花。
  然后他才看到陆小凤说的木屋。他很喜欢这里。
  看到那悬崖和浪花,他就想起苏东坡的词。
  ——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这里实在是适合隐居的地方。
  西门吹雪好后悔答应陆小凤要把沙曼他们带回去。
  ——为什么不答应陆小凤,来这里保护他们?
  这样他就可以住在这里,可以在这里享受海风,享受浪花飞溅的景象了。
  他虽然后悔,却还是举步走向木屋,一点迟疑的意思也没有。

×      ×      ×

  西门吹雪不管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他的君子风度。
  就算在这只有一户木屋的悬崖上,他还是记得君子的表现。
  所以木屋的门尽管是半掩的,他还是在门上敲了几下。
  他一向都等屋里的人来应门,或者请他入内,他才进去。但这次他却例外。
  任何事情都有例外的。
  比如敲了几十下的门,都没有人应门。
  比如忽然闻到血腥的气味。
  西门吹雪不但敲了五六十下的门都没有回音,而且也闻到了血腥的气味。
  所以他只有破例。
  所以他就把门全部推开,像猫一样机警地走入屋内。
  大厅里除了木桌、木椅、茶杯、茶壶外,什么也没有。
  西门吹雪并没有一下子冲进房间里。他是高叫了两声“有人吗?”之后才冲进去的。
  第一个房间里除了木床、棉被、枕头外,没有人。
  第二个房间的景物和第一间的一模一样。
  第三个房间却有一个人。
  死人。死去的女人。
  西门吹雪冲进去,把这女人翻个身,他赫然发现两件事。
  ——这个女人是小玉,因为陆小凤形容的沙曼,不是这个样子。
  ——这个女人并没有死,因为她喉中还发出非常微弱的呻吟声。

×      ×      ×

  西门吹雪把小玉救回他的马车上时,他又发现了一件事。
  ——小玉的右手紧紧地握着。
  他把小玉的右手拉开,一个纸团掉了下来。
  纸条上只写着七个字。
  用血写的七个字——老实和尚不老实。

  (三)

  陆小凤不知道悬崖上的小木屋已经发生了变故。
  陆小凤不知道沙曼和老实和尚已经不知去向。
  陆小凤不知道小玉已经被刺重伤。
  陆小凤不知道西门吹雪为了救小玉,并没有赶路,不但不赶路,反而找了个小镇住了下来,请了个大夫医小玉的伤。所以他到了西门吹雪无论怎样也该回来的时候,却还看不到马车的踪影,他的内心就浮现起一片浓浓厚厚的阴影。
  ——西门吹雪会不会发生意外?
  ——沙曼会不会发生意外?
  ——他们全都发生意外?
  太阳由天空中央爬近西边,又由西边沉下隐没,陆小凤还在这疑问的阴影笼罩下。
  一弯新月已爬至中央,他依旧坐在门前,焦急地伸长脖子盼望。
  他感到烦躁担忧焦虑渴望。他这份心情只有一个人了解。

×      ×      ×

  西门吹雪了解陆小凤的心情。因为他知道陆小凤的期待。
  但是他实在没有办法赶回去,不是他不赶,而是他不能赶。
  小玉失血很多,需要静养,绝不能让她在马车上受颠簸之苦。
  所以尽管西门吹雪了解陆小凤的焦急,他实在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自己又何尝不急?
  小玉紧握在手中的七个字“老实和尚不老实”,很明显地表示出,沙曼的失踪、小玉的受伤,一定和老实和尚大有关联。但真相如何?老实和尚在哪里?
  西门吹雪只想早日见到陆小凤,把心中的疑问统统交给陆小凤,让他自己去思考去解决。
  然而小玉的脸色是那么苍白,连静静地躺在床上她都会痛得发出呻吟声,他又怎么能忍心上路?
  而且他又不敢把小玉一个人丢下,让大夫来照顾她。
  所以他只有一条路好走——等待的路。

×      ×      ×

  陆小凤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了。三天前他就几乎忍不住要离开去寻找了。
  因为三天前他就认为最迟西门吹雪应该在三天前就回来。
  能够等待六天,陆小凤的脾气实在是不错了。这一点他不得不佩服自己。
  所以当他举起脚步要离去时,他做了一个决定。
  他决定再佩服自己一天。因为佩服自己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      ×      ×

  这是陆小凤佩服自己有耐性的最后一天了。
  这是第九天,不是第七天。因为陆小凤又多等了两天。
  两天来他举了一百二十四次步。但一百二十四次都没有走成功。
  因为每一次举步,他脑中就浮起一个想法。
  ——假如刚走,西门吹雪就带着沙曼回来怎么办?
  ——假如沙曼一到,竟然见不到他怎么办?
  所以他又留下,苦等,苦苦地等待。

×      ×      ×

  黄昏。黄昏一向都是很令人愉快的。
  因为黄昏就是亲人即将团聚的时候。
  耕田的人荷着锄,迎着火红的落日,走在阡陌田野的小径上,回家和家人共聚。
  各行各业的人,看到夕阳的余晖,就知道休息的时候到了,一天的疲劳可以得到憩息了。
  约会的情人,也开始装扮,准备那黄昏后的会面了。
  只有一种人在黄昏时不愉快——等待的人。
  陆小凤是等待的人。但是他的脸在晚霞映照下却浮起笑容,因为他已不必再等待了。
  因为他已听到马车奔驰的声音。
  因为他已看到西门吹雪的马车。所以这个黄昏,是令陆小凤愉快的黄昏。

×      ×      ×

  陆小凤的快乐,也跟天边绚烂的彩霞一样,稍稍停留,又已消失。
  因为他看到的,是一脸风霜的西门吹雪,是一脸苍白的小玉。
  陆小凤虽然焦急,但是他却没有催促小玉,只是耐心地、细心地听着小玉用疲弱的口音,述说老实和尚不老实的故事。
  ——有一天,老实和尚忽然说他有事要离开几天,就留下我和沙曼在那小屋里,他就走了。
  ——然后过了七八天,老实和尚就回来了。
  ——他回来的时候,我不在,因为我一个人捡贝壳去了。
  ——我捧着贝壳兴高采烈地回去,还大声高叫着沙曼的名字。
  ——沙曼没有回答我。
  ——我看到老实和尚抱着沙曼。
  ——沙曼连挣扎也没有,她大概在出其不意的时候,被老实和尚点了穴道。
  ——我大声喝问老实和尚要干什么。
  ——他一言不发,对我露出淫邪的笑容。
  ——我冲向他。
  ——他忽然丢下沙曼,拿起挂在墙上的剑,刺向我。
  ——他的武功很可怕。
  ——他大概以为把我杀死了。
  ——我也以为我要死了。
  ——所以我在临死前写下了那七个字。
  “然后呢?”陆小凤忍不住问。
  “然后我就到了这里。”小玉说。

  (四)

  老实和尚在“四大高僧”中排名第三。
  老实和尚到底是真老实还是假老实,没有人知道,但是人人都知道,他武功之高,确是一点不假,谁惹了他,都会忽然在半夜不明不白地死去。
  老实和尚已经有半年在江湖中绝迹,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陆小凤在这半年来第一次见到老实和尚,是在岛上,老实和尚忽然从箱子里冒了出来。
  陆小凤开始怀疑一件事:
  ——老实和尚真的是被捉进箱子里吗?
  陆小凤忽然记起了在岛上和老实和尚的一段谈话:
  “和尚为什么没有走?”
  “你为什么还没有走?”
  “我走不了。”
  “连你都走不了,和尚怎么走得了?”
  “和尚为什么要来?”
  “和尚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你知道这里是地狱?你是到地狱来干什么的?那位九少爷又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会把你装进箱子里的?”
  老实和尚没有回答。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说?”
  老实和尚喃喃道:“天机不可泄露,佛云:‘不可说,不可说。’”

×      ×      ×

  陆小凤知道,老实和尚一定很了解岛上的秘密。
  陆小凤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老实和尚是不是已被小老头说服收买,做了隐形人?
  陆小凤又想起了两件事:
  ——老实和尚躲在沙曼的床下,教他和沙曼一个逃走的方法。
  ——老实和尚又在船上救了他们一次。
  陆小凤心中浮起一个疑问:
  ——为什么自己想的逃走方法都行不通,老实和尚想的就行得通?
  陆小凤心中掠过一丝阴影:
  ——这是老实和尚和宫九串通的吗?
  陆小凤马上想到问题的关键:
  ——为什么?
  假如宫九要杀他,他相信,在岛上就可以杀了他。
  以宫九为人处事的态度,绝不可能疏忽到让陆小凤和沙曼他们逃上船的。
  更绝不可能让他们从船上逃回陆地!
  那是绝不可能的。
  陆小凤心中又浮起同样的问题:
  ——那到底是为什么?
  宫九既然存心放他回陆地,为什么又设计陷害他,让他走上绝路?
  ——老实和尚这次劫走沙曼,又是为什么?
  陆小凤仰望蔚蓝的苍穹,心中打起一个一个的结。
  白云飘来,白云飘去,蔚蓝依旧是蔚蓝。
  陆小凤忽然感到心中兴起一阵波涛。在震撼中,他理出了头绪:
  ——天空是不变的,变的只是来去的云层而已。
  ——这件事也是一样,老实和尚和宫九,就像白云一般,只是想改变天空的容貌而已。
  ——只要把老实和尚和宫九撇开,天空的容貌还是原来的样子。
  ——这天空就代表了小老头。
  陆小凤记起小老头对他说的话:
  ——只要陆小凤加入小老头那个行列,随便陆小凤考虑多久,绝不限制他的行动,无论他干什么,无论他到哪里去都可以。
  这是绝不可能的事。因为陆小凤根本就不想加入。
  这一点,小老头应该知道。
  所以,放他走,让他和沙曼一起走,无非是让他和沙曼的爱情更加深刻、更加难忘。
  所以,设计陷害他,无非是让他行走江湖时更加困难、更加烦恼。
  这些都只有一个目的。
  小老头的目的。
  ——加入他们。
  假如陆小凤加入他们的行列,他知道,劫镖的事马上可以澄清,而且一定是由他来破案,赢回清白。
  因为这样一来,他的名望就更高,就更没有人会怀疑他会做坏事,他就可以做一个可能是空前绝后的隐形人了。
  假如陆小凤加入他们的行列,他知道,沙曼马上就会现身,他就不会再受相思的煎熬了。
  陆小凤心中还有一个疑问。
  ——小老头为什么一定要他加入呢?
  ——他们已经有能力劫持价值三千五百万两的金珠珍宝,他们还要他加入干什么?
  这问题只有一个可能的答案:
  ——小老头要进行一件非常大的阴谋,这阴谋绝对是轰动江湖的阴谋。
  ——所以小老头才需要他。
  ——所以小老头才千方百计地设计来困扰他。
  陆小凤很替小老头惋惜。因为小老头不了解他。
  他会为了蒙受不白之冤受江湖人唾弃而加入他们,去做坏勾当吗?
  他会为了爱情的煎熬放弃自己做人的原则吗?
  假如他会,他就不是陆小凤。
  假如不是陆小凤,江湖上早就遍布邪恶势力,黑白两道恐怕只剩下了一道——黑道。
  恶势力尽管会在一段时期里占着优势,但是总会出现一些不妥协、不为利诱、不为情惑、无视生死恩仇的英雄,出来整顿局面。
  陆小凤绝对是其中的一个。所以陆小凤感到悲哀,一种不被了解的悲哀。
  在陆小凤心目中,小老头是一个奇人。
  陆小凤也是奇人。
  奇人应该了解奇人,但小老头却不了解陆小凤。
  所以陆小凤想起一件事。
  ——也许小老头是个完人。
  在陆小凤心目中,完人有三个定义。
  ——第一,完人不是人。
  ——第二,完人很不好“玩”。
  ——第三,完人已经完了。
  以小老头的才智,以他在岛上网罗到的人才,以他设计的劫案来看,这些,都不是“人”能够做到的。
  跟小老头打交道,他只有一个目的,非要你加入他的行列,像陆小凤一样,小老头千方百计地要迫使他加入,这是非常不好“玩”的事。
  对付这种人,陆小凤只有一种方法。
  很不简单但却很有效的方法:
  ——不妥协、不为情困,跟小老头、宫九他们拼到底,查不出劫案和凶杀案的真相,绝不罢休。
  陆小凤决定这样做的时候,他通常都能做到。所以小老头可以说已经快完了。
  下了决定以后,陆小凤知道他要做两件事。
  ——他必须回去那悬崖上的木屋,看看老实和尚有没有留下什么暗示给他。
  老实和尚绝不会单单劫走沙曼就算了,他一定会想办法让陆小凤知道他做了什么事,应该到哪里找到他和沙曼才对。
  假如他回到木屋,而一无所获的话,他就要做另外的一件事。
  ——到长安去。
  他把鹰眼老七引到长安,鹰眼老七一定会在长安找寻西门吹雪的下落。
  所以只要他到长安,他一定可以找到鹰眼老七。
  找到鹰眼老七,他就可以找到宫九,也就可以找到老实和尚和沙曼。
  在未做这两件事以前,他必须要做到一件事。
  这件事他不做,他就做不了下面的事。
  这件事是——他必须向西门吹雪辞行。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部 凤舞九天
    第六部 隐形的人
    第二十二章 隐形的人
    第二十一章 寻寻觅觅
    第十九章 脱困的方法
    第十八章 猫捉老鼠
    第十七章 宫九的阴谋
    第十六章 重回岛上
    第十五章 仗义救人
    第十四章 谈判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