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大地飞鹰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死人不再流血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十四章 死人不再流血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9/8

  (一)

  远处的人丛忽然起了阵骚动。五条精赤着上身,反穿羊皮小褂的彪形大汉,分开人群,大步行来。
  五条铁打的大汉,十一件纯钢外门兵刃。
  第一条大汉挺胸凸肚,手持一对最少有五十斤重的混元大铁牌。脸上青渗渗的长着满脸胡子。一双比海碗还粗的胳臂上,青筋盘蛇般凸起。
  第二条大汉肩宽腰细。腰上一条比巴掌还宽的皮带上斜插着五把斧头,一把大,四把小。
  第三条大汉浓眉大眼,胡子刮得雪亮。肩上挑着根比人还长的铁戟,手里倒提着根金钢魔杵,板腰带上还插着把厚背薄刃鬼头刀。
  第四条大汉用的居然只不过是柄很普通的青钢剑。身材虽然高大,长得却很秀气。
  第五条大汉空着一双手,几乎垂到膝盖上。不但手臂奇长,手掌也比普通人大一倍。
  他的手虽然不带兵刃,腰带上却挂满着零件。零零碎碎的也看不出究竟是些什么东西?究竟有多少种?脖子上还挂着一圈长绳,看来就像是个活动的杂货架子。
  这五条大汉用不着大吼大叫,也用不着出手,就这么样往那里一站,架势已经够唬人的了。
  他们一亮相,别的人立刻安静了下来。
  五个人彼此望了一眼,顾盼之间,睥睨自雄,挑戟提杵佩刀的招呼第一人。
  “老大,就是这几个蜡人在捣鬼,青貂岭的兄弟就是死在他们手上的。”
  “蜡人也会杀人?”老大冷笑:“这倒真他妈的活见鬼。”
  “不管他们是什么变的,咱们不如先把他们毁了再说。”
  “好主意。”
  佩剑的大汉样子虽然长得最秀气,动作却最快。一反手拔出了青钢剑,就准备动手。
  用斧头的大汉却拦住了他。
  “等一等。”
  “既然已经来了,还等什么?”
  “等着看我的!”
  佩剑的大汉没争先,因为他们的老大也同意:“好,咱们就先看老二的!”
  不但他们在看,别的人也在看,等着看他们老二出手。
  老二的动作并不快。先慢吞吞的往前走了两步,从腰带上抽出了一把连柄只有一尺多长的斧头,用大拇指舔了舔舌头上的口水,往斧锋上抹了抹……突然一弯身,一挥手。
  只听“吧”的一声响。急风破空,他手里的斧头已经脱手飞出,往班察巴那的头上劈了过去。
  这是种江湖上很少有人练的功夫,一斧头的力量远比任何一种暗器都大得多。
  力量大,速度当然也快。就算是狮虎猛兽,也禁不起这么样一斧头。
  班察巴那没有动。
  这个班察巴那只不过是个蜡人,根本不会动。可是这斧头也没有劈在他头上。
  这种功夫就像是飞刀一样,最难练的一点就是准头。要能在三十步以外以一斧头劈开一个核桃,功夫才算练成了。
  这条大汉无疑已经把功夫练到这一步,出手不但快,而且准。
  每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他这一斧头劈出去,准可以把那蜡人脑袋一下子劈成两半。
  奇怪的是,这一斧头却偏偏劈空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那条大汉手上的力量用得不够,还是因为别的古怪缘故。这把去势如风的飞斧刚劈到班察巴那头上,就忽然失去了准头,忽然变得像是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轻飘飘的往旁边飞了出去。“夺”的一声,钉在柜台上。
  老二的脸色变了。
  他的兄弟们脸色也变了。
  老大眼珠子一转,故意破口大骂。
  “直娘贼,叫你多吃两斤肉,手上才有力气,你他妈的偏要去玩姑娘。玩得手发软,真他妈的丢人现眼。”
  老二的脸色发青。不等他们的老大骂完,已经又是一斧头劈了出去。
  这一次他的出手更快更准,用的力量也更大。
  斧头破空飞出,急风呼啸而过。忽然间,“噗”的一声响,斧头的木柄忽然凭空断成了两截。斧头失去平衡之力,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老大还在骂,骂得更凶。
  但是他的眼睛却一直在四下搜索,因为他跟他兄弟一样明白两件事。
  ——一把以上好橡木为柄的斧头,是绝不会无缘无故从中折断的。
  ——他们的老二手上有什么样的力量,他们心里当然更清楚。如果说他会将一把斧头劈歪,那简直就好像说太阳从西边出来的一样荒谬。
  斧柄既然不可能无故折断,斧头也绝不可能劈歪,这是怎么回事呢?
  唯一合理的解释是——有一个人。
  ——有一个人,在一个很不容易被人看到的角落里,以一种不容易被人看见的手法,发出一种很不容易被人看出来的暗器。打歪了他们老二第一次劈出的斧头,打断了他第二次劈出的斧柄。
  这个人无疑是高手,高手中的高手。
  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把蜡像摆在这里的人。
  他们五兄弟虽然想到了这一点,却完全不动声色。因为他们没有看见这个人,也没有看出来他用的是什么暗器?
  他们只看见了小方。

  (二)

  小方也在找,找这个打歪斧头,折断斧柄的人。
  他还没有找到这个人,别人已经找上他了。
  第一个找上来的就是那身材最高大,长得最秀气的佩剑少年。
  他盯着小方,忽然笑了笑:“你好。”他说:“我好像见过你。”
  “哦?”
  “我好像刚才遇见你,在另外一个地方见过你。”
  “哦。”小方问:“在哪里见过我?”
  “就在那家商号里。”佩剑的少年道:“你好像跟那个蜡像长得完全一样。”
  小方笑了,摸着自己的脸笑了。
  “我自己也觉得有点像。”他问这少年:“你贵姓?”
  “我叫老四。”
  “老四?”小方又问:“谁的老四?”
  “是我们老大的老四。”
  “你们的老大是谁?”
  “是个从来都不会杀人的人。”老四说:“他只会打人,常常一下子就把别人打成肉泥。”
  小方叹了口气。
  “那么他一定很累。”
  “很累?”
  “无论谁要把别人打成肉泥,都是件很费力气的事。他怎么会不累?”
  老四冷笑,忽然反问小方:“你的暗器呢?”
  “什么暗器?”小方反问。
  “打斧头的暗器。”
  “我没有这种暗器。”小方在笑:“如果我有暗器,也不打斧头。”
  “不打斧头打什么?”
  “打人。”小方好像笑得很愉快:“打人绝对比打斧头好玩得多。”
  老四也笑了。
  他们两个人都在笑。可是无论谁都看得出来,他们并不是真的觉得很可笑。
  他们笑的时候,眼睛都在盯着对方的手。
  握剑的那只手。
  老四笑得比小方还不像是在笑,他忽然问小方:“你也会使剑?”
  “会一点。”小方说:“一点点。”
  “那好极了。”老四说:“碰巧我也会使剑,也只会一点点。”
  这句话说出来,每个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了。
  老四已经认定了小方和鹰记商号里这几个蜡人有关系。就算他不是打落斧头的高手,也一定可以从他身上逼出那位高手来。
  小方并没有否认。因为他知道否认也没有用的。
  老四的掌中有剑。
  小方也有。
  老四打算要用他的剑来逼小方说出秘密。
  小方也没有拒绝逃避。
  老四身高八尺一寸。手长脚大,动作灵活,全身的肌肉都充满弹性。
  小方看来不但苍白憔悴,而且显得很虚弱。
  他们强弱之势看来已经很明显。每个人都认定小方必败无疑。
  只有齐小燕是例外。
  只有她算准了老四绝对避不开小方三招。

  (三)

  一声轻叱,剑光闪动。转瞬间老四就已攻出八剑,招中套招,绵延不绝的连环八剑。
  可是他连小方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小方只刺出一剑。
  他转身,拔剑。一剑刺出,到了老四的咽喉。
  老四用全力才避开这一剑。
  他凌空后跃,凌空翻身。虽然避开了这一剑,却已无法顾及退路。
  他的身子落下时,已经到了鹰记商号里。
  鹰记商号里只有几个没有生命,没有知觉连动都不会动的蜡人。
  可是他的身子一落下时,眼睛里就露出种惊讶恐惧之极的表情。身上每一根肌肉都因恐惧而收缩,忽然就失去了弹性,变得痉挛僵硬。
  他的兄弟们同时大喝:“老四,快退!退出来!”
  他自己当然也想退出来,却已太迟了。
  他挣扎着,还想扑过去,用他手里的剑去搏杀那几个本来就没有生命的蜡人。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他全身的关节肌肉组织都已失去控制。眼泪鼻涕,大小便忽然全部流了出来,身子也渐渐缩成了一团。
  只不过他还没有死,还剩下最后一口气。忽然大喝一声,用尽全力,将掌中剑脱手飞掷出去。
  剑光一闪间,“噗”的一声响,一剑刺入了卜鹰的胸膛。从前胸入,后背穿出。
  因为这个卜鹰只不过是个蜡人而已。
  这时老四已经倒在地上,全身都已收缩僵硬。一条八尺一寸的大汉,竟在转瞬间变得好像是个已经被抽干血肉的标本。
  所以他已经看不见他这一剑掷出后的结果了。
  可是他的兄弟还没有死。
  他们脸上忽然也露出种惊讶恐惧之极的表情,因为他们还看得见。
  每个眼睛都还看得见的人,脸上都露出了跟他们完全一样的表情。甚至连小方都不例外。
  因为他也跟他们一样,看见了一件虽然亲眼目睹也无法相信的怪事。
  他们看见卜鹰在流血!
  这个卜鹰只不过是个没有知觉,没有生命的蜡人而已,怎么会流血?

  (四)

  “卜鹰”的确在流血。
  一滴滴鲜血沿着剑锋流过,从剑尖上滴下来。
  他没有动,也没有表情。
  因为他毕竟只不过是个蜡人而已,——至少从外表看来绝对是个蜡人。
  可是从另一方面看去,无论谁都知道一个蜡人是不会流血的。
  绝对不会。
  ——那么血是从哪里来的?
  ——难道这个蜡人只有从外表看去才是蜡人,其实却不是?
  ——如果这个蜡人其实并不是蜡人,为什么看过去又偏偏是个蜡人?
  这是个很荒谬的问题,也是种很荒谬的想法,荒谬而可怕。
  小方的全身忽然都被冷汗湿透。因为他心里忽然有了个荒谬的想法。
  他忽然冲了出去。
  他想冲进鹰记商号去找这问题的答案。
  他只想找出这问题的答案,却忘了那老人对他说过的话。
  ——只要一走进鹰记的大门就必死,不管什么人都一样。
  这句话听起来很荒谬,很少有人会相信。可是亲眼看见老四暴毙后,还有谁能不信,谁敢不信?
  老四临死前眼神中那种恐惧之极的表情,更令人难以忘记。
  小方却忘了。
  在这一瞬间,什么事他全都忘了。所有那些令人悲痛伤感,愤怒恐惧的事,都已不能影响他。
  在这一瞬间,他关心的只有一件事,一个人。
  卜鹰。
  寂寞寒冷漫长的大漠之夜,比寒风更浓烈的酒,比酒更浓烈的友情,这才是真正令人永难忘怀的。
  ——儿须成名,
  ——酒须醉。
  ——酒后倾诉,
  ——是心言。
  卜鹰,你究竟是死是活?你究竟在哪里?
  你为什么会流血?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香江七贤生 校对:香江七贤生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八十三章 胡集
    第八十二章 致命的伤口
    第八十一章 斗智
    第八十章 木屋里的秘密
    第七十九章 第二步行动
    第七十八章 全面行动
    第七十七章 计划
    第七十六章 谁入地狱
    第七十五章 独眼与魔眼
    第七十三章 八角街上的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