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大地飞鹰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第二步行动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十九章 第二步行动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9/8

  (一)

  班察巴那当然不会放过一次机会。小方还没有将马沙刺杀在剑下时,班察巴那已经将他属下轻功最优秀,经验最丰富的追踪好手全都调集来了。在每一条路上都布置好了埋伏和眼线。
  沙平将尸体带走之后,所到过的每一个地方,所做过的每一件事,他们都调查得很清楚。甚至连一些看来无关要紧的小地方,都没有放过。
  每一点他们都作了极详细的报告。
  沙平是用一辆从菜场口雇来的大车,将胡大麟他们三个的尸体带走的。
  在头一天晚上,他就已雇好了这辆大车,付了比平常一般情况多出五倍的车资,要车夫通宵守候在附近。
  车夫老王干这行已经干了二三十年,跟他们之间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从这一点看来,表示他心里也就有了准备,也已想到这三个恐怕是不会活着回去的了。
  城里最大的一家棺材铺叫“柳州张记”。
  凌晨时,沙平就已将他们三个人的尸体带到了张记。出了比平常多两倍的价钱,买下了三口别人预订的上好楠木棺材。
  他亲自监督“张记”的伙计,将三具尸体入殓。虽然用最好的香料防腐,却不准任何人触动他们的尸体,甚至连寿衣都没有换。
  然后他亲自押运这三口棺材到城外山脚下最大的一个墓场去。带着城里最有名的一位风水师,选了一块墓地。
  墓地就在山脚下的向阳处。挖墓的人都是这一行的老手,不到一个时辰棺材已入土。
  这一个时辰中,墓碑也刻好了,而且刻上了胡大麟、杜永和林正雄三个人的名字。
  沙平又亲自监督立碑安厝,还替他们上了香,烧了纸钱才走的。
  他自己还站在坟前,喝了三杯酒,好像还掉了几滴眼泪。
  他离开那墓场的时候,还不到正午。
  他做的每件事都很正常,都是一个人为死去的朋友们做的事,连一点可疑之处都没有。
  但是午时刚一刻,吕三就已经见到胡大麟他们三个人的尸体了。

  (二)

  班察巴那静静的听完了他属下的报告,沉思了很久,才抬头问坐在他对面的小方:“吕三既要那三个人来杀你,为什么又不要他们同时出手?”
  “本来我也想不通这一点。”小方说:“可是现在我已经明白了!”
  “你说。”
  “第一,吕三的属下高手如云,那三个人并不是他攻击的主力。他们的死活,吕三并不在乎。”
  “不错。”
  “第二,就算他们三个人同时出手,也未必杀得了我,何况我也可能有帮手。”
  “不错!”班察巴那说:“这一点吕三一定也想得很清楚。他一直不愿主动来攻击我们,就因为他一直估不透我们的实力,而且根本找不到我。”
  班察巴那这个人就像是一阵风,他的行踪远比吕三更难捉摸。
  “吕三最主要的目标虽然是我,不是你,”班察巴那又说:“但是现在他一定想到你是我攻击他的主要人手,所以他一定要先查明你的武功深浅。”
  “不错。”小方道:“他派那三个人来,一定就是为了试探我的武功。”
  他又补充:“那三个人的武功剑法路数完全不同,杀人的方法也不同。”
  “他派他们来,就是为了要看看你是怎么出手杀他们的。”班察巴那道:“再从你的出手,看你的剑法家数。”
  “因为他一直都想亲手杀了我。”小方苦笑:“为了达到他的目的,牺牲三个人他当然不在乎。”
  “如果他真是为了这个目的才派他们来的,那么他一定要半天内看到他们的尸体。”
  “为什么?”
  “因为他一定要看到他们的致命伤口,才能完全明了你的出手。”班察巴那道:“时间如果相隔太久,伤口就会收缩变形了。”
  “我也想到了这一点。”小方说:“昔年‘白云城主’叶孤城一剑削断了一段花枝,西门吹雪从花枝的切口上,就已看出了他的剑法深浅。”
  “这不是传说,也不是神话。”班察巴那道:“一位真正的剑法高手,绝对可以做到这一点。”
  “我相信。”小方说:“可是我不信吕三的剑法已经到达这种境界。”
  “你自己也说过,他属下高手如云。就算他自己做不到,他身边一定有人能做到。”
  小方沉吟:“那么我就更不懂了。”
  班察巴那问道:“你不懂什么?”
  “吕三既然急着要看他们三个人的尸体和他们致命的伤口,他属下另外一个人,为什么急着要将他们的尸体埋葬?”

×      ×      ×

  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也是个很难解释回答的问题。
  班察巴那却仿佛已经知道了答案。
  他忽然又问刚才向他报告这件事经过的人:“那三个人埋葬在哪里?”
  “在城外墓地的山脚向阳处。”
  “那块地是谁选的?”
  “是一个姓柳的,叫柳三眼的风水师父。”
  “这个人平常喜欢干什么?”
  “喜欢赌,他总认为自己不但赌得精,而且看得准。只可惜偏偏十赌九输。”
  “他是不是一直很需要钱用?”
  “是的。”
  班察巴那冷笑,忽然回头问小方:“你愿不愿意跟我打赌?”
  “赌什么?”
  “我敢赌这个叫柳三眼的人现在一定已经死了。”
  班察巴那从未见过柳三眼,甚至从来没有听见过这个人的名字。
  可是他不但敢赌这个人现在已经死了,而且敢赌这个人是在一个时辰之前的那段时候死的。随便小方赌什么都行。
  他赌得实在很荒谬。
  小方居然没有赌。
  小方虽然不知道他怎么确定柳三眼已经死了,可是小方知道他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小方相信班察巴那肯跟别人打赌,就一定不会输的。

×      ×      ×

  班察巴那果然没有输。
  柳三眼果然已经死了,死在他自己的床上。

  (三)

  还不到半个时辰,出去调查的人就已经回来了。证实了这件事。
  “柳三眼是被人用一根竹筷刺穿咽喉而死的。杀死他的人手法干净利落,没有留下一点痕迹线索。附近的人也没有听见一点动静。”
  班察巴那一点都不惊奇,这本来就是他预料中的事。
  惊奇的是小方。
  他忍不住要问班察巴那:“你怎么知道他会死?”
  班察巴那不回答,只淡淡的笑了笑:“还有件事我也可以跟你打赌,随便你赌什么都行。”
  “这次你赌的是什么事?”
  “我敢赌胡大麟他们三个人的棺材现在已经不在他们的坟墓里。”
  班察巴那问小方:“你信不信?”

×      ×      ×

  小方不信。
  死人已经入棺,棺材已经入土,怎么会忽然不见了呢?
  班察巴那凭什么敢打这种赌?小方实在忍不住要跟他赌一赌。
  幸好他总算忍住了。
  因为他若真的赌了,他就真的输了。赌多少就输多少。
  胡大麟他们三个人的棺材,居然真的已经不在他们的坟墓里。
  坟墓已经是空的。
  三口装着三个死人的上好楠木棺材,当然不会忽然凭空消失。
  这三口棺材到哪里去了?

  (四)

  世上有很多看来很复杂玄妙的事,答案往往都很简单。
  这件事也一样。
  ——棺材是在地道中被人运走的。
  ——山脚边这块向阳的坟地下面,早已挖好了一条很长的地道。
  班察巴那问小方:“现在你总该已经明白,我为什么能确定柳三眼已经死了?”
  小方不开口。
  就算他已经明白,他也不会开口。因为他已经发现,在班察巴那面前还是闭着嘴比较好。
  所以班察巴那只有自己解释。
  “埋葬这三口棺材的人,名叫沙平。在江湖中虽然没有名,却是吕三属下最得力的助手之一。”
  小方已经看出了这一点。
  “他早已准备好这块墓地,早已在下面挖好了这条地道。”班察巴那又解释:“为了避免我们怀疑,所以才找柳三眼做幌子。”
  他又补充:“柳三眼正需要钱用,沙平就用钱买通了他。等到事成后,当然就杀了他灭口。”
  用一根竹筷将人刺杀于不知不觉中,沙平的出手无疑比马沙更快、更准、更狠。
  班察巴那道:“可是他的智谋远比他的出手更可怕,因为他能想得出这个法子。”
  这个法子无疑是唯一能逃过班察巴那属下追踪的法子。也只有用这个法子,才能尽快的把他们三个人的尸体送到吕三那里去。
  小方终于开口:“不管怎么样,三口装着三个死人的楠木棺材,绝不会凭空飞走的。不管这三口棺材到哪里去了,总要有人去抬。”
  “不错。”
  “抬着这么重的三口棺材,不管走到哪里去,多少总会留下一点痕迹来。”
  “按理说应该是这样子的。”
  “我们为什么不去追?”
  “如果你要去追,我们就去。”班察巴那道:“只不过我还可以跟你再打一次赌。”
  “赌什么?”
  “我敢赌我们一定追不到的。”
  这一次小方还是没有赌。

  (五)

  地道的出口在山阴。
  出口外当然有痕迹留下来。无论出口外面是草地、干地、还是泥地,要将三口棺材运走,地上都一定会有痕迹留下来。
  无论他们是用人抬还是用车载都一样。
  可是小方这一次如果和班察巴那打了赌,输的还是小方。
  因为这地道出口外不远处,就有一条小小的河流。水流虽然湍急,要用羊皮筏子运走三口棺材,还是可以做得到的。
  无论是河水是湖水还是海水,水上都绝不会有任何痕迹留下来。
  被追踪的人只要一下了水,就算是品种最优秀,训练最严格的猎犬,都追不到了。

×      ×      ×

  蓝色的穹苍,苍翠的山脉,湍急的河流。河滨有一排叶子已开始凋零的大树。
  树下有人,很多人——只有人,没有棺材。
  小方和班察巴那一走出地道,就有一个人向他们走了过来。
  一个非常有规矩的人。走路的样子规规矩矩,穿的衣服规规矩矩,言语神态也规规矩矩,无论做什么事都不会让人觉得过分。
  小方以前见过这种人,但从未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见到这种人。
  ——名门世家中的仆役总管,历史悠久的酒楼店铺中的掌柜,通常都是这种人。
  因为他们通常都是小厮学徒出身,从小就受到别人无法想像的严格训练,历尽艰苦才爬升到现在这种地位。
  所以他们绝不会做出任何一件逾越规矩的事,绝不会让任何人觉得讨厌。
  这么样一个人,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出现?

×      ×      ×

  现在这个人已经走过来了,向班察巴那和小方微笑行礼。
  “小人吕恭。”他说:“双口吕,恭敬的恭。”
  他的微笑和态度虽然恭谨有礼,却不会让人觉得有一点谄媚的感觉:“三爷特地要小人在这里恭候两位的大驾。”
  “三爷?”小方问:“吕三?”
  “是。”
  “你知道我们是谁?”
  “小人知道。”
  “他要你在这里等我们干什么?”小方问:“是不是要你带我们去见他?”
  “不瞒两位说,小人虽然已跟随三爷多年,可是三爷的行踪,连小人也不清楚。”
  他说得很诚恳,就算是疑心病最重,最会猜疑的妇人,也不会认为他说的是谎话。
  ——奇怪的是,最会猜疑的妇人,有时候反而会偏偏相信一些别人都不信的事,最不可靠的事。
  小方和班察巴那没有疑心病。
  他们也不是妇人。
  可是他们都相信吕恭说的不是谎话。因为说谎的人在他们面前,一眼就会被看出来。
  所以小方又问:“吕三要你来找我们干什么?”
  “三爷跟两位神交已久,已经有很久未曾相见。”吕恭说:“所以特地要小人到这里来等候两位,替他招待两位一顿便饭。”
  “他要你替他请我们吃饭?”
  “是的。”吕恭说:“只不过是一顿不成敬意的家常便饭。”
  ——吕三为什么要请班察巴那和小方吃饭?
  ——难道这又是个陷阱?
  ——饭菜中是不是又下了能杀人于无形无影的剧毒!
  小方看看班察巴那,班察巴那也看看小方。
  “你去不去?”
  “我去。”班察巴那说:“我一定要去。”
  “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家常便饭了。”

×      ×      ×

  吕恭没有说谎。吕三请小方和班察巴那吃的确是顿很普通的家常便饭。
  可是从另外一方面看来,这顿很普通的家常便饭又很特别。

  (六)

  班察巴那是个很特别的人,他喜欢孤独,喜欢流浪。
  他通常都是一个人独处在那一片寂寞冷酷无情的大漠里,以苍天为被,以大地为床。只要能充饥的东西,他都能吃得下。
  因为他要活下去。
  可是他最喜欢吃的,并不是他经常吃的干粮、肉脯、青稞饼。
  他最喜欢的是葱泥,一种风味极特殊的葱泥。用葱泥来拌的饭,刚出锅的白饭。
  对一个终年流浪在大漠里的人来说,白饭远比任何食物都难求。
  吕三要吕恭为他们准备的就是葱泥拌白饭。

×      ×      ×

  小方是个浪子。
  ——一个没有根的浪子,就像是风中的落叶,水中的浮萍。
  但是当他午夜酒醒,不能成眠时,他最想的就是他的家,他的母亲。
  他也曾有过家。
  他的家简陋清贫,几乎很难得有吃肉的日子。
  但是一个母亲对一个独生子的爱心,却永远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而改变的。
  他的母亲也像别的母亲一样,总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长得高大健康强壮。
  所以只要有机会,他的母亲总会做一点可口而有营养的家常小菜给他吃。
  ——韭黄炒蛋,烂糊白菜肉丝,八宝炒辣酱,红烧丸子,咸蛋蒸肉饼等。
  这些都是很普遍的江南家常小菜,也是小方小时候最喜欢吃的。
  吕三要吕恭为他们准备的就是这些。
  除此之外,吕三当然还为他们准备了酒。
  虽然每个喝酒的人都有某种偏嗜,可是真正的好酒,还是每个人都喜欢的。
  吕三为他们准备的是一种真正的好酒。只要是喝酒的人,都不会不喜欢的好酒。
  班察巴那先喝了一杯,才问一直站在旁边侍候的吕恭:“你是不是很奇怪?”
  “奇怪什么?”
  “奇怪我为什么不怕酒中有毒?”
  “小人不奇怪。”吕恭:“如果三爷会在酒中下毒来暗算五花箭神,那么他就未免太低估了自己。”
  “完全正确。”
  班察巴那又喝了一杯:“你确实不愧已跟随吕三多年,只不过你还是想错了一件事。”
  “什么事?”
  “你真的认为吕三只不过想请我们吃顿便饭?”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班察巴那道:“他请我们吃这顿饭,只不过要我们明白,他对我们每一点都完全了解。甚至连我们喜欢吃什么,他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他叹了口气:“别人都说卜鹰是人杰,吕三又何尝不是?”
  小方忽然问他:“你呢?”
  “我?”班察巴那又叹了口气:“如果你要问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就问错人了。”
  “为什么?”
  “因为我自己从来都没有了解过自己。”
  班察巴那不让小方再问,反问小方:“你呢?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方没有开口,班察巴那已经替他回答:“你是个怪人。”他说:“是个非常奇怪的人。”
  “哦?”
  “你是个江湖人,是个浪子,常常会为了别人的事去流血拼命。”
  小方承认。
  “你好酒、好色、热情、冲动。”班察巴那道:“可是刚才我三次要跟你打赌,你都没有赌。”
  “我不喜欢赌。”
  “就因为你不喜欢赌,所以我才奇怪。”班察巴那道:“像你这种人,没有一个不喜欢赌的。”
  “我也喜欢赌。”小方说:“不过我只和一种人赌。”
  “你的朋友?”
  “不对!”小方说:“我只和朋友喝酒。”
  “你只和哪种人赌?”
  “仇人!”
  “你们通常都赌什么?”
  “赌命。”
  班察巴那笑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却还是不明白你这个人。”
  小方问他:“难道我还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当然有。”班察巴那说:“有很多男人都会把女人看得比朋友重,可是你不同。”
  “哦?”
  “你对你的朋友实在不错,可是你对你的女人就实在太错了。”班察巴那说:“不管是你喜欢的女人,还是喜欢你的女人都一样。”
  “哦?”
  “譬如说‘阳光’。她应该可以算是你的朋友。”
  小方承认。
  “可是这两天你一直避免和她相见。”班察巴那说:“就因为她是个女人,而且你多多少少有一点喜欢她。”
  小方没有否认。
  “还有苏苏,”班察巴那说:“不管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她总算为你生了个孩子;不管她是为什么来的,现在她总算来了。”
  他问小方:“可是你对她怎么样?你看见她简直就好像看见活鬼一样。只要你一看见她走过来,你就落荒而逃了。”
  小方沉默。
  可是他并没有闭着嘴,因为他一直在喝酒,闭着嘴就不能喝酒了。
  “还有齐小燕,”班察巴那又说:“不管怎么样,我看得出她对你不错,可是你对她呢?”
  他叹了口气:“她走了之后,你连问都没有问过,你根本就不关心她到哪里去了,根本就不关心她的死活。”
  小方忽然放下酒杯,盯着班察巴那:“就算我关心她们又有什么用?”他问:“我能对她们说什么?我能为她们做什么?”
  “可是你最少应该表示一下。”
  “表示什么?”
  “表示你对她们的关心。”
  “你要我怎么表示?”小方又斟满一杯:“你要我跪下来,跪在她们面前,求她们原谅我?还是要我用脑袋去撞墙,撞得头破血流?”
  班察巴那不说话了。
  小方仿佛已有了酒意:“就算我这么做了,又能表示出什么?”
  他又问班察巴那:“是不是我一定要这么样做,才能表示出我对她们的感情?”
  班察巴那无法回答,小方又问他。
  “如果你是我,你会不会这么样做?”
  “不会!”班察巴那终于叹了口气:“我不会。”
  “你会怎么做?”
  “我也会跟你一样,什么都不做。”班察巴那也斟满一杯:“到了必要时,也许我们会为她们去死。可是这种时候,我们什么都不会做。”
  他的表情也很沉重:“一个男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有时无论什么事都要去做,有时无论什么事都不能做。”
  “不错!”小方说:“就是这样子。”
  班察巴那又长长叹息,举杯饮尽:“也许这就是我们这种人的悲哀。”

×      ×      ×

  一直站在他们旁边侍候着他们的吕恭忽然也长长叹了口气。
  “其实每种人都有他们自己的悲哀。”他说:“像小人这种人,虽然在混吃等死,过一天算一天,可是也一样有悲哀的。”
  “那么你不妨也说出来。”
  “小人不能说。”
  “为什么?”
  “因为像小人这种人,无论做什么都是身不由主的。就算心里有什么难受的事,也只有闷在心里,不能说出来。”吕恭道:“也许这就是我们这种人最大的悲哀。”
  他脸上忽然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仿佛忽然下了决心!
  “但是无论哪种人,偶尔都会做出一两件连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事,说出一些连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话来。就算他明明知道说出来之后一定会后悔的,他也非说出不可。”
  “你想说什么?”小方问。
  “两位刚才是不是提起一位齐姑娘?”
  “是的。”
  “两位说的那位齐小燕齐姑娘,以前是不是很喜欢打扮成男孩的样子?”
  “是的。”
  “如果两位说的是她,那么两位现在已经可以不必再为她担心了。”
  “为什么?”小方又问。
  “因为她现在活得很好。”吕恭笑了笑,笑得很勉强:“也许远比两位想像中好得多。”
  小方盯着他,过了很久才问:“你知道她在哪里?”
  “小人知道。”
  “你能不能说出来?”
  吕恭又沉吟了很久,终于叹了口气:“小人本来不想说的,可是现在好像已经非说不可了。”
  他说:“那位齐姑娘现在已经被三爷收做义妹了,而且三爷已经做主为她订了亲。”
  “订亲?”喝下三杯酒之后,小方才问:“她跟谁订了亲?”
  “小人也不清楚。”吕恭说:“小人只知道那位未来的新姑爷是位剑客,剑法之高,据说已经可以算是天下第一。”
  “叮”的一声响,小方手里的酒杯碎了。
  “独孤痴?”他问:“你说的是不是独孤痴?”
  “好像是的。”

×      ×      ×

  小方没有再问下去,也没有再开口。
  他的嘴好像忽然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用一根看不见的针缝了起来。连酒都不再喝。
  班察巴那却忍不住问:“独孤痴现在也跟吕三在一起?”
  “他们本来就是好朋友。”吕恭说:“三爷对他一向都敬重得很。”
  他想了想,又说:“这位独孤先生一向是个怪人。这次回来之后,好像变得更怪了,一天到晚总是痴痴呆呆的坐在那里,连一句话都不说。直到见着齐姑娘之后,他才好了些。”
  班察巴那冷笑,转眼向小方:“现在我才明白了。”
  “哦?”
  “吕三要胡大麟他们三个人来试你的剑,就因为有独孤痴在那里。”
  “哦?”
  “如果说世上还有一个人能从他们致命的伤口上看出你的剑法出来,这个人无疑就是独孤痴。”
  “哦?”
  班察巴那忽然又长长的叹了口气:“你不能去,绝对不能去了。”
  小方茫然问:“不能到哪里去?”
  “我本来已经决定,只要有吕三的下落,就叫你率领我的属下发动攻击。”班察巴那道:“但是现在你已经不能去了。”
  “为什么?”小方问。
  “你应该知道是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
  “有齐小燕和独孤痴在那里,你去岂非是送死。”
  小方沉默,又过了很久很久,忽然笑了。忽然问班察巴那:“像我们这种人,死了之后会不会下地狱?”
  班察巴那不能回答,也不愿回答。但是他说:“我只知道我们一定有很多的朋友在地狱里,所以如果我死了,我情愿下地狱去。”
  小方大笑!
  “我也一样。”他说:“既然我们已经准备下地狱,还有什么地方不能去?”
  很多人都喜欢笑。
  有很多被人喜爱,受人欢迎的人都喜欢笑。
  因为笑就像是最珍贵的胭脂花粉香料,不但能使自己芬芳美丽,也能使别人愉快。

×      ×      ×

  可是笑也有很多种。
  有的人以狂歌当笑,有的人以狂笑当歌,有些人的笑甚至比痛哭更悲伤,有些人的笑也许比怒吼更愤怒。
  等到小方笑完了,班察巴那忽然问吕恭:“你平常是不是常常笑?”
  “我不常笑。”
  “为什么?”
  “因为我常常都笑不出。”吕恭说:“就是有时我想笑,也不能笑,不敢笑。”
  班察巴那看着他,看了很久,忽然说出句很奇怪的话:“那么我希望你现在赶快多笑笑,”他说:“就算你不想笑,也应该笑一笑。”
  “为什么?”
  “因为你现在如果不笑,以后就真想笑,恐怕也笑不出了。”
  吕恭确实想笑一笑,但是他脸上的肌肉已忽然僵硬。
  “为什么?”他又问。
  班察巴那反问他:“你有没有看见死人笑过?”
  “没有。”
  “你当然没有。”班察巴那的声音冰冷:“因为只有死人才是真正笑不出的。”
  “但是现在我好像还没有死。”
  “不错,现在你当然还没有死,”班察巴那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还会让你活多久。”

×      ×      ×

  吕恭的脸色没有变,因为他的脸色已经没法子变得更难看了。
  变色的是小方,他忍不住问班察巴那:“你要他死?”
  “每个人都会死的,”班察巴那淡淡的说:“迟一点死又有何益?早一点死又有何妨?”
  “可是我想不通你为什么要杀他?”
  “因为有些事我也想不通。”
  “什么事?”
  “有很多事我都想不通。”班察巴那说:“最主要的一点是,我想不通吕三为什么要派他这么样一个人来把我们留下来?”
  “你认为是他把我们留下来的?”
  “当然是。”班察巴那道:“只有他这种人才能把我们留下来。”
  “为什么?”
  “因为他不但规矩有礼,而且偶尔会说些真心话。”班察巴那道:“只有真诚的人,才能把我们留住。”
  他问小方:“但是吕三为什么要把我们留在这里呢?是因为他深怕我们再追踪下去?还是因为他已经在这里布下了埋伏?”
  河滨的确有很多人。有的在生火,有的在烧水,有的在打杂。炒菜的人更多,因为每一样家常菜都是由一个特别会炒这样菜的人炒出来的。
  班察巴那环顾左右:“杀人如麻的武林高手并不一定会生火打杂烧水,也不一定会炒烂糊的菜肉丝。可是会生火打杂烧水炒肉丝的人,也未必就不是杀人如麻的武林高手。”他问小方:“你说对不对?”
  小方不能说不对。
  班察巴那看看一个正在用火钳夹炭的青衣秃顶中年壮汉。
  “这个人也许就是位武林高手。他手里的火钳子说不定就是种极厉害霸道的外门兵器。”他说:“替我做葱泥烤肉的那个人,平时经常烤的说不定是人肉。”
  小方也不能说不可能。
  “这些人说不定随时都可能对我们发动攻击,说不定随时都能将我们切成肉丝,烤成烤肉。”班察巴那又问小方:“你说不对?”
  小方怎么能说不对?
  班察巴那忽然又笑了笑:“可是他们也未必一定会这么做的。这地方也许根本不是个陷阱,那三口棺材也许早已远去,根本不怕我们去追,所以我才更奇怪。”
  “奇怪什么?”
  “奇怪吕三为什么要派这么样一位规规矩矩、恭恭敬敬,而且还会说真话的人来把我们留在这里。”班察巴那道:“所以我一直都想问问他。”
  “你认为他知道?”
  “也许他也不知道。”班察巴那说:“就算他知道,他也不会说。”
  无论谁都相信,吕三的属下,绝对都是守口如瓶的人。
  小方相信。
  “所以我只有杀了他。”班察巴那叹了口气:“不管他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反正他不会说,我就不能不杀他。”
  他转过头盯着吕恭:“吕三要你来的时候,一定也想到了这一点。”
  吕恭居然承认:“三爷确实想到了这一点。”
  “那他为什么还要派你来?”班察巴那也有点惊奇:“你为什么还肯来?”
  “三爷要我来,我就来。”吕恭说:“三爷要我去死,我就去死。”
  班察巴那举杯:“我佩服他。”他举杯一饮而尽:“无论谁能够让别人为他去死,我都佩服。”
  吕恭却笑了笑。
  他平时本来常常笑不出来的,这种时候他反而能笑出来了。
  “可是三爷算准我不会死的。”
  “哦?”班察巴那好像更奇怪了:“他真的能算准你不会死?”
  “真的!”
  “他凭什么如此有把握?”
  “因为三爷算准,像两位这样的大英雄大豪杰,一定不会杀我这样一个小人。”吕恭说:“而且两位就算杀了我也没有用。”
  “你活着对我们又有什么用?”
  “也许没有用。”吕恭说:“也许还有一点。”
  “哪一点?”
  吕恭忽然闭上了嘴,连一个字都不肯说了。
  ——他活着也许已经没有用了,也许还有一点。
  ——现在他虽然不说出来,以后也许会说出来。
  ——可是现在他如果死了,以后就永远不会说出来了。
  班察巴那又举杯:“我也佩服你,因为你实在是个聪明人。我一向很佩服聪明人,从来都不愿杀聪明人。”他叹了口气:“只不过我偶尔也杀过几个。” 
  他忽然问小方:“你猜我会不会杀他?”

×      ×      ×

  就在班察巴那问这句话的时候,几乎就是在同一瞬间,也有一个人用这个同样的问题问另外一个人。

  (七)

  问这个问题的人,这时候正站在河流对岸山坡上,岩石间,树丛里,一间很隐秘的小屋里,一扇很隐秘的小窗前。
  这个人距离班察巴那很远很远。
  班察巴那看不见他。可是班察巴那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得很清楚,甚至连班察巴那说的话他都好像能听得见。

×      ×      ×

  这个人就是吕三。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香江七贤生 校对:香江七贤生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八十三章 胡集
    第八十二章 致命的伤口
    第八十一章 斗智
    第八十章 木屋里的秘密
    第七十八章 全面行动
    第七十七章 计划
    第七十六章 谁入地狱
    第七十五章 独眼与魔眼
    第七十四章 死人不再流血
    第七十三章 八角街上的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