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大地飞鹰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全面行动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十八章 全面行动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9/8

  (一)

  暗夜、无星、无月、无雨,有风。
  暗室,昏灯。

×      ×      ×

  室暗,是因为灯昏。
  灯昏,是因为小方特意将灯芯拧到最小处。
  他一向是个明朗的人,可是现在他却宁愿在黑暗中独处。
  这不仅是因为他有很多事要去想,也不仅是因为现在他有一件决定性的计划即将开始行动。
  有些很开朗很不甘寂寞的人,在某种时候也会忽然变得宁愿寂寞孤独自处。
  小方现在的心情就是这样子的,这几天他都是这样子的。
  他有很多话要告诉“阳光”,也有很多事要问苏苏。
  可是他没有问,也没有说。他根本没有和她们单独相处过。
  ——也许他是在逃避。
  ——逃避并不能解决任何事。
  ——可是无论任何人一生中,总难免有逃避的时候。
  在某一方面说,逃避就是休息。
  无论谁都需要休息。尤其是在一次决定性的计划,即将展开行动的时候。

×      ×      ×

  就在这个无星、无月、无雨的暗夜里,风中忽然传来一阵呼吸声,在往这里移动。
  一种只有小方这种人才能听到的呼吸声——当然是人的呼吸声。
  绝不是一个人的呼吸声。小方可以断定来的最少有三个人,最多也只有四个。
  只有呼吸声,没有脚步声。
  这至少证明了两件事。
  ——不管小方的心情怎么样,他的耳朵还是很灵。
  ——来的不管是三个人还是四个人,都是身手极矫健的武林高手!因为他们的脚步声比呼吸声还轻。

×      ×      ×

  小方住的是家客栈。
  自从班察巴那已经将计划决定之后,他就住进了这家客栈。
  一家很僻静的客栈。他住的是这家客栈中一个很僻静的后院。
  客栈中的掌柜、伙计、客人、小厮,都随时可以到这个后院里来。
  在附近一带山野田郊里闲逛的人,也随时可以逛到这里来。
  只不过现在夜已深,大多数人都已经睡着了。没有睡着的人,一定有特别的原因才没有睡。
  如果不是因为某种特别原因,一个人走路时的脚步声,一定不会比呼吸声还轻。
  这至少又证明了一件事。
  ——来的这几个人,一定是因为某种特别目的才会来的。

×      ×      ×

  在这种时候,在这种地方,谁也不会来找小方喝酒下棋,聊天谈情。
  就算有人会来找他谈情,也不会找三四个人一起来。
  他们是找小方干什么?
  最正确的答案只有一种——他们都是来杀小方的。在这个无星、无月、无雨、有风的暗夜中,将小方刺杀在一个昏黯的斗室里。

×      ×      ×

  小方想到了这一点。
  他应该立刻跳起来,握紧他的“魔眼”。
  可是他没有动。
  呼吸声渐渐近了,他已经可以听到他们的脚步声。一种只有他这种人才能听到的脚步声。
  一种只有曾经苦练过轻功或剑术的人,特有的脚步声。
  小方也可以听出,来的有多少人了。
  来的是四个人,绝对只四个人。四个曾经苦练过轻功和剑术的高手。
  他的掌心沁出了冷汗。
  因为他没有把握对付这四个人。如果他们同时攻击他,他连一点把握都没有。

×      ×      ×

  令人想不到的是,脚步并没有一直往这里走过来。远在二十丈外就已停顿。
  等到脚步声再响起时,来的已经只剩下一个人了。
  这个人的脚步声和呼吸声,都比刚才重得多。显见他的心情也很紧张,甚至比小方还紧张。
  ——如果他是来杀小方的,为什么要一个人来?
  ——他的同伴为什么不跟他一起出手?
  小方想不通——
  他也没有时间去想了,这个人的脚步声已经来到他的窗口。

  (二)

  从高原那边吹来的风,吹过这一片富饶而肥沃的平地。窗纸被吹得簌簌的响。却不是被这阵风吹动的,而是被这个人的呼吸吸动的。
  他站得距离窗户太近。
  小方立刻判断出一件事——这个人无疑是个很容易冲动的人。身手虽然不弱,做这种事也绝不是第一次,却还是很容易冲动。
  以逸待劳,以静制动。
  经过了无数次的出生入死的经验后,小方已经非常明白这八个字的要领。
  所以他仍然保持安静,绝对安静。

×      ×      ×

  安静不是冷静。
  小方也不能保持绝对冷静。因为他本来也是个很容易冲动的人。
  他的心跳也已加快,呼吸也变得比较急促。
  窗外的人忽然叫他的名字:“小方,方伟!”
  他虽然在冷笑,声音却已因紧张而沙哑:“我知道你没有睡着,而且知道我来了。”
  小方保持安静。
  “我是来杀你的!”这个人说:“你也应该知道我是来杀你的!”
  他问小方:“你为什么还不出来?”
  小方仍然保持安静。
  不仅安静,而且冷静。他已经发现这个人远比他以前更冲动。
  苍白的窗纸已经被打湿了一块,而且动得更厉害。因为这个人的呼吸更急促。
  ——你要杀我,我当然也不能不杀你。
  ——在这种时候还这么冲动,实在是件很不好玩的事。
  “砰”的一声,窗户终于被打开,露出了一张铁青色的脸。非常英俊,非常年轻。
  “我叫胡大麟!”他说:“我要杀你!”
  他用一双虽然明亮锐利,却已充满血丝的眼睛瞪着小方:“你为什么还不出来?”
  小方笑了。
  “是你要来杀我,又不是我要杀你。”他反问这个年轻人:“我为什么要出去?”
  胡大麟说不出话了。
  他已经准备拔剑,已经准备冲进去。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看见剑光一闪。他从未看见过如此明亮耀眼迅疾的剑光。
  他得后退、闪避,同时也拔剑反击。
  他的动作绝不能算太慢,只不过慢了一点而已。
  剑光一闪,刺的是他的咽喉。可是忽然一变,就刺入了他的心脏。
  这才是真正的要害,必死无救的要害。
  你要杀我,我就不能不杀你!

×      ×      ×

  胡大麟心跳停止前,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做一个平凡的人,并不可悲也不可耻。
  他本来就不该来杀人,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个杀人的人。
  因为他太冲动。
  ——一个本来很平凡的人,一定要去做他不该做的事,才是值得悲哀。

  (三)

  风还在吹。
  远方的黑暗中,还有三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
  他们是和胡大麟一起来的。可是胡大麟的死,却好像跟他们连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们眼盯着小方。
  刚才小方一剑刺杀胡大麟,每一个动作他们都没有错过。
  过了很久之后,三个人中才有一个人走过来。

×      ×      ×

  这个人走路的姿势非常奇怪。
  他当然是要来杀小方的。
  可是他走过来的样子,却好像是一个学生来见他的师长。不但文雅规矩,还带着一点畏缩。
  小方一眼就看出他是个受过良好教养的人,而且从小就被约束得很紧。
  可是从另一方面去看,他无疑又是个非常可怕的人。
  他的脚步虽然稳重,可是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戒备。随时都保持着一种战斗的姿态,绝不给人一点可乘之机。
  他的手臂虽然一直是放松的,可是他的手都在他的剑柄附近。
  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小方握剑的手。

×      ×      ×

  有很多人都认为高手对决时,一个人如果总是盯着另外一个人的手,绝不是件明智之举。
  因为这些人都认为任何人都不能从另外一个人的手上看出什么。
  部分人认为决战时最应该注意的是对方的眼神,也有一部分的人认为最应该注意的是对方脸上的表情。
  这些人的观念并不正确。因为他们忽略了几点:
  ——杀人是要用手的。
  ——手也有表情,也会泄漏出很多秘密。
  ——有很多人都可以把自己的情感和秘密掩饰得很好,甚至把自己变得像一枚硬果壳一样,让任何人都无法从他的脸色和眼神中,看出任何一点他不愿让别人知道的秘密。
  但是手就不一样了。
  ——如果你看见一个人手上的青筋凸起,血管暴露,就可以知道他的心情一定很紧张。
  ——如果你看见一个人的手在发抖,就可以知道他不但紧张,而且恐惧、愤怒、激动。
  ——这些都是无法控制掩饰的,因为这完全是一种生理上的反应。
  所以一个真正的高手,在生死对决时,最注意的是对方的手。

×      ×      ×

  来的这个人无疑是个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高手。不但动作确实,观念也非常正确。
  小方也在盯着他,却没有盯着他的手。因为小方知道这种人绝不会先出手的。
  小方只问:“你也是来杀我的?”
  “是。”
  “你认得我?”
  “不认得。”
  “我们有仇?”
  “没有。”
  “你为什么要杀我?‘’
  这不是个好问题,有很多人杀人都不需要任何理由。
  小方却还是要这么问,因为他需要时间来缓和自己的情绪,也需要时间来把这个人了解得更多一点。
  这个人无非一样的没有理由,所以他回答——
  “我要杀你,只因为你是小方,要命的小方。你可以要别人的命,别人为什么不能要你的命?”
  他反问小方:“这理由够不够?”
  “够了。”小方说:“绝对够了。”

×      ×      ×

  说完了这句话,小方就已先出手。
  因为这个人是绝对不肯先出手的。他的同伴已经给了他一个很好的教训。
  他也想学小方,要以逸待劳,以静制动。
  只可惜他还是算错了一点——小方动作实在太快了,远比他想像中快得多。

×      ×      ×

  剑光一闪,鲜血飞溅。魔眼已经刺入了这个人的咽喉。
  不是胸膛,是咽喉。
  ——剑是死的,人才是活的。完全同样的一剑刺出去,往往会有完全不同的后果。
  ——一个学剑的人如果要想活得比别人长些,就要先学会活用自己掌中的剑。
  小方无疑学到了这一点。
  所以他活着,他的对手却倒下去。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已倒了下去。
  看着这个人倒下去,小方忽然发觉自己的心,跳得比平时快得多。
  因为他已看出对方并不是容易对付的人,从未想到自己一剑就能得手。
  他出手之迅速,判断之正确,竟连他自己都已经想像不到。
  他的剑法无疑已往前迈了一大步。

  (四)

  黑暗中仿佛有人在叹息,就好像掌声那样的叹息,充满了赞赏之意。
  “你们当然也是来杀我的。”小方看着站在黑暗中的两个人……
    “你们不妨同时出手。”
  一个人还是站着没有动,另外一个人却已经开始慢慢的往前走。
  他走得比刚才死在小方剑下的那个人还慢。
  他没有直接向小方走过来。
  小方盯着他,盯着他的每一个动作,盯着他一双发亮的眼睛。
  忽然间,小方发现自己错了。
  这个人并不是来杀他的,另外一个人才是攻击的主力。
  这个人只不过在转移小方的注意而已。
  他没有剑,也没有杀气。

×      ×      ×

  另外一个人呢?
  就在这一瞬间,那个人居然就已不见了。

  (五)

  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绝不会忽然消失的。只不过谁也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对面那个人已经走到一株树下,很悠闲的站在那里。完全抱着一种旁观者的态度,在那里观察着小方的反应。一双发亮的眼睛里,甚至还带着种漠不关心的笑意。
  这个人虽然是跟另外三个人一起来的,却好像根本没有把他们的死活放在心上,只不过想来看看小方怎么样应付他们而已。
  他当然不会是小方的朋友,但是也不像是小方的仇敌。
  这是种很奇怪的态度,奇怪而暧昧。就好像他身上穿着一身灰色的衣服一样。

×      ×      ×

  小方的态度也很奇怪。
  他一直在注意着站在对面树下的这个人,对那个忽然不见了的可怕对手,反而好像并不在意。
  他居然还对这个人笑了笑。这个穿灰衣的人居然也对他笑了笑,居然还向小方问好:“你好。”
  “我不好。”小方说:“我好好的睡觉,却有人无缘无故的要来杀我,我怎么会好?”
  灰衣人叹了口气,不但表示同意,而且还表示同情。
  “如果我好好的躺在床上,忽然有三个人要来杀我,我也会觉得很倒楣的。”
  “只有三个人要来杀我?”
  “只有三个。”
  “你呢?”小方问:“你不是来杀我的?”
  灰衣人又对小方笑了笑。
  “你应该看得出我不是。”他说:“我们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杀你?”
  “他们也和我无冤无仇,他们为什么要来杀我?”
  “他们是奉命而来的。”
  “奉谁的命?”小方又问:“吕三?”
  灰衣人用微笑来回答这个问题:“不管怎么样,现在他们三个人里已经有两个死在你的剑下。”
  “第三个呢?”
  “第三个人当然是最可怕的一个。”灰衣人说:“比前面两个人加起来都可怕。”
  “哦?”
  “第一个去杀你的人叫胡大麟,第二个叫杜永。”灰衣人说:“他们的剑法都不弱,杀人的经验也很丰富。我实在想不到,你能在一招内就取他们的性命。”
  他叹息,又微笑:“你的剑法实在比他们估计中高得多。”
  小方也微笑。
  “那也许只因为他们的剑法比他们自己的估计差多了。”
  “可是第三个人就不同了!”
  “哦?”
  “第三个人才是真正懂得杀人的人。”
  “哦?”
  “前面两个人死在你的剑下,就因为他们不能知己知彼。”灰衣人说:“他们不但高估了自己,而且低估了你。”
  他说:“可是第三个人对你的出身家世和武功经验都已了若指掌。因为他没有到这里来杀你之前,已经把你这个人彻底研究过,而且刚才还把你杀人出手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
  小方承认这一点。
  “可是你呢?”灰衣人又问小方:“你对他这个人知道多少?”
  “我一点都不知道。”
  灰衣人叹了口气,“所以你在这一方面已经落了下风!”
  小方也承认。
  “现在你站着的地方,是个很空旷的地方,”灰衣人说:“从四面八方都可以看得到你。”
  他又问小方:“你知不知道他在哪里?看不看得见他?”
  “我看不见,”小方说:“只不过我也许可以猜想得到。”
  “哦?”
  “他一定已经到了我的身后,”小方说:“就在我刚才全神贯注在你身上的时候,他就从另一边绕到我后面去了。”
  灰衣人看着他,眼中露出了赞赏之色:“你猜得不错。”
  “现在他说不定就站在我后面,说不定已经距离我很近,说不定一伸手就可以杀了我。”
  “所以你一直不敢回头看。”
  “不错,我的确不敢回头。”小方叹息:“因为如果回头去看,身法上一定会有破绽露出来,他就有机会杀我了。”
  “你不想给他这种机会?”
  “我当然不想。”
  “可是你就算不回头,他也一样有机会可以杀你的。”灰衣人说:“从背后出手杀人总比当面刺杀要容易些。”
  “虽然容易一点,也不能算太容易。”
  “为什么?”
  “因为我还没有死,还不是死人。”小方说:“我还有耳朵可以听。”
  “是不是听出他出手时的风声?”
  “是!”
  “如果他的出手很慢,根本没有风声呢?”
  “不管他的出手多慢,我总会有感觉的。”小方淡淡的说:“我练剑十余年,走江湖也走了十余年,如果我连这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怎么会活到现在?”
  “有理。”灰衣人同意:“绝对有理。”
  “所以他如果要出手杀我,就一定要考虑后果。”
  “后果?”灰衣人又问:“什么后果?”
  “他要我的命,我也会要他的命。”小方的声音还是很冷淡:“就算他能把我刺杀在他的剑下,我也绝不会让他活着回去。”
  灰衣人盯着他看了很久,才轻轻的问道:“你真的有把握?”
  “我当然有!”小方说:“不但我自己相信自己有这种把握,连他都一定相信。”
  “为什么?”
  “如果他不认为我有这种把握,为什么直等到现在还不出手?”
  “也许他还在等。”灰衣人道:“等到有更好的机会才出手。”
  “他等不到的。”
  “那么你就不该跟我说话。”
  “为什么?”
  “无论什么人在说话的时候,注意力都难免会分散。”灰衣人道:“那时候他就有机会了。”
  小方微笑,忽然问这个灰衣人:“你知不知道刚才附近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
  “我知道。”小方说:“就在你走到这棵树下的时候,树上有一只松鼠钻进了洞穴,震动了六片叶子。我们开始说话的时候,左面荒地里有一条蝮蛇吞下了一只田鸡。一条黄鼠狼刚从前面的山脚下跑过去。后面客栈里有一对夫妇醒了。客栈老板养的一只馋猫正在厨房里偷鱼吃。”
  灰衣人吃惊的看着小方,吃惊的问:“你说的是真的?”
  “绝对不假。”小方说:“不管我在干什么,附近一二十丈内的动静,都逃不过我的耳目。”
  灰衣人叹了口气。
  “还好我不是来杀你的。”他苦笑:“否则现在我说不定也已经死在你的剑下。”
  小方并不否认。
  灰衣人又问小方:“你既然明知他要杀你,既然明知他在你的身后,为什么不先出手杀了他?”
  “因为我不急,急的是他。”
  小方微笑:“是他要来杀我,不是我要杀他。我当然比他沉得住气。”
  灰衣人又叹了口气。
  “我佩服你,真的佩服你。如果我们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相见,我真希望交你这么样一个朋友。”
  “现在我们为什么不能交朋友?”
  “因为我是跟他们一起来的,”灰衣人道:“你多少总不免对我有些提防之心。”
  “你错了!”小方摇头:“如果我看不出你的用心,怎么会跟你说话?”
  “现在我还是可以交你这个朋友?”
  “为什么不可以?”
  “但是你根本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灰衣人说:“你甚至连我的姓名都不知道!”
  “你可以告诉我?”
  “当然可以。”
  灰衣人又笑了,笑得很愉快:“我姓林,叫林正雄,我的朋友都叫我马沙。”

  (六)

  “马沙!”
  这个名字当然不会引起小方惊讶和怀疑。小方的朋友中有很多人的名字,都远比这个人的名字更奇怪得多。
  “我姓方,叫方伟。”
  “我知道!”林正雄说:“我早就听见过你的名字。”
  他慢慢的向小方走过来。
  他的手里还是没有剑,全身上下还是看不出一点杀气。
  他向小方走过来,只不过想跟小方亲近亲近。这本来就是件很自然的事,因为小方已经把他当作朋友。
  小方本来就是个很喜欢交朋友的人。本来就没有提防他,现在当然更不会。
  就在他快要走到小方面前时,脸色忽然变了,忽然失声低呼:“小心,小心后面。”
  小方忍不住回头——无论谁在这种情况都忍不住要回头的。
  就在小方刚回过头去的那一瞬间,林正雄忽然从袖中抽出一柄剑。
  一柄百炼精钢铸成的软剑,迎风一抖,毒蛇般的刺向小方后颈。
  左后颈。

×      ×      ×

  小方是从右面扭转头往后去看的。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左后颈当然是一个“空门”。
  ——“空门”是一种江湖人常用的术语。那意思就是说他那个部位,就像是一扇完全未设防的空屋大门一样,只要你高兴,你就可以走进去。
  每个人的左颈后都有条大血管,是人身最主要的血脉流动处。如果这条血管被割断,必将流血不止,无救而死。
  一个有经验的杀手,不等到绝对有把握时绝不出手。
  林正雄无疑已把握最好的机会。这是他自己制造的机会,他确信自己这一剑绝不会失手。
  就因为对这一点确信不疑,所以根本没有为自己留退路。
  所以他死了,死在小方的剑下!

×      ×      ×

  小方明明已经完全没有提防之心,而且已经完全没有招架闪避的余地。
  林正雄看准了这一点。
  他一剑刺出时,心里的感觉就好像一个钓鱼的人已经感觉到钓竿在震动,知道鱼已上钩。
  想不到就在这一刹那间,小方的剑忽然也刺了出来。从一个他绝对想不到的部位刺了出来。
  他的剑还未刺入小方的后颈,小方的剑已经刺入了他的心脏。
  小方的剑刺入心脏时,他的剑距离小方后颈已经只有一寸。
  ——仅仅只有一寸,一寸就已足够。
  ——生死之间的距离,往往比一寸更短。胜负成败得失之间,往往也是这样的。所以一个人又何必计较得太多?

  (七)

  冰冷的剑锋贴着小方的后颈滑过去。林正雄握剑的手已完全僵硬。
  小方身后忽然又响起一声叹息,一阵掌声。
  “精彩。”一个很平凡的声音叹息着道:“精彩绝伦。”
  声音距离小方很远,所以小方转过身。
  刚才扭回头时,并没有看见后面有人,当时他眼中只有林正雄和林正雄的剑。
  现在他看见了。
  一个人远远的站在黑暗中,和小方保持着一种互相都很安全的距离。
  因为沙平从不愿让任何人对他有一点提防之心。
  “我本来以为你一定活不成了。”他叹息道:“想不到死的居然是他。”
  “我自己也想不到。”
  “你什么时候才想到他才是真正第三个要杀你的人?”
  “他走过来的时候。”小方说。
  “那时候连我都认为你已经愿意交他这个朋友了,你怎么会想到他要杀你?”
  “因为他走路走得太小心了,就好像深怕会踩死蚂蚁一样。”
  “小心一点有什么不好?”
  “只有一点。”小方说:“像我们这样的江湖人,就算踩死七八百只蚂蚁也不在乎的。他走路走得那么小心,只不过因为他还在提防着我。”
  “有理。”
  “只有自己心里想去害人的人,才会去提防别人。”
  “哦?”
  “我有过这种经验。”小方说:“吃亏上当的,通常都是不想去害人的人。”
  “为什么?”
  “就因为他们没有害人之意,所以才没有防人之心。”小方说:“如果你也曾有过这种经验,你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没有这种经验。”沙平说:“因为我从来都没有相信过任何人。”
  他看着小方微笑:“也许就因为你曾经有过这种经验,已经受到过惨痛的教训,所以现在你还没有死。”
  “也许是的。”小方说:“愚我一次,其错在你;愚我两次,其错在我。如果我受到过一次教训后,还不知警惕,我就真的该死了。”
  “说得好。”
  “你呢?”小方忽然问:“你是不是来杀我的?”
  “不是。”
  “你是不是吕三的人?”
  “是。”
  “是不是跟他们一起来的?”
  “是。”沙平说:“我们都是奉吕三之命而来的,只不过我们得到的命令不同而已。”
  “哦?”
  “他们三人是奉命来杀你,我只不过奉命来看看而已。”
  “看什么?”
  “看你们怎样杀人,”沙平说:“不管是他们杀了你,还是你杀了他们,我都要看得清清楚楚。”
  “现在你是不是已经看得很清楚?”
  “是。”
  “那么现在你是不是已经应该走了?”
  “是。”这个人说:“只不过我还要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
  “我要带他们回去。”沙平说:“不管他们是死是活,我都要带他们回去。”
  他问小方:“你肯不肯?”
  小方笑了!
  “他们活着时对我连一点用处都没有,死了还有什么用?”他问沙平:“我为什么要留下他们?”
  小方点头:“只不过我也希望你能替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我希望你回去告诉吕三,请他多多保重自己。等我去见他时,希望他还是活得安然无恙。”
  “他会的!”沙平说:“他一向是个很会保重自己的人。”
  “那就好极了。”小方微笑:“我真希望他能活着等到我去见他。”
  沙平也同样微笑:“我可以保证他暂时还不会死。”

  (八)

  吕三当然不会死。
  他一直相信他绝对可以比任何一个跟他同样年纪的人,都活得长久些。
  他一直相信金钱是万能的。一直认为世界上没有金钱买不到的事,甚至连健康和生命都包括在内。
  不管他想的是对是错,至少他直到现在一直都活得很好。

×      ×      ×

  三号、十三号、二十三号都死了,都死在小方的剑下。
  ——他明知他们三个人必死,为什么还要叫他们三个人去送死?为什么不让他们同时出手?
  这一点连沙平都不太明白了。

×      ×      ×

  沙平只明白的是,吕三交给他做的事,他就要做到。
  吕三要他将他们三个人带回去,不管死活都要带回去。
  沙平做到了。
  ——如果他们都已死在小方剑下,吕三一定要在四个时辰内看到他们的尸体。
  这是件非常不容易做到的事,可是沙平做到了。他们死在凌晨之前,正午后吕三已经见到了他们的尸体。
  ——无论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能被人追查出他的行踪。
  要做到这一点当然更困难。班察巴那和小方当然绝对不会放过这任何一个可以追查出吕三藏身处的机会,何况这个机会很可能已经是最后一次机会。
  连这一点沙平都做到了。他确信没有任何人能从他这里追查出吕三的下落。
  他甚至可以用他自己的头颅来赌注。

×      ×      ×

  他为什么如此有把握?
  这件事他是怎么做到的?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香江七贤生 校对:香江七贤生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八十三章 胡集
    第八十二章 致命的伤口
    第八十一章 斗智
    第八十章 木屋里的秘密
    第七十九章 第二步行动
    第七十七章 计划
    第七十六章 谁入地狱
    第七十五章 独眼与魔眼
    第七十四章 死人不再流血
    第七十三章 八角街上的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