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大地飞鹰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兔脱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十九章 兔脱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0

  (一)

  酒楼上的地板是用坚实的柚木铺成的。吕三本来已退缩到一个角落。
  就在弓弦声响的那一瞬间,这个角落的地板忽然翻开,翻出了一个洞。
  吕三落了下去。
  他一落下去,翻板又合起。
  ——这个人就是真正的吕三,麻雀才是他的替死鬼。
  小方并没有被人骗过,班察巴那也没有。但是在刚才那一瞬问,他们都难免要将注意力转向麻雀。
  吕三就把握住了这一瞬间的机会。
  五花神箭的五花神箭射的如果是他,他未必能走得了。但是他已经算准,在刚才那一瞬间,班察巴那选择的第一个对象一定不会是他。
  他算得极准。
  班察巴那非但脸色没有变,连眼睛都没有眨。因为他算准吕三还是逃不了的。
  这酒楼四面都已被包围,吕三落到楼下,还是冲不出去。
  只可惜每个人都难免有算错的时候。
  班察巴那毕竟不是神。他是人,他也有错的时候,这次他可就错了。

  (二)

  班察巴那这次埋伏在长街的人,除了加答外,小方都没有见过。
  这些人远比以前卜鹰手下的那些战士更凶悍,更勇猛,更残酷,更善于伪装。
  小方从未见过他们,因为他们都是班察巴那在一个秘密的地方,秘密训练出来的。训练的方法远比“哥萨克”和“果尔洛”人训练他们的子弟更严格,更无情,也更有效。
  这些人之中虽然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胖、有瘦,但却有几点相同之处。
  ——绝对服从命令。
  ——为了完成任务,绝对不惜牺牲一切。
  ——绝对保密。
  ——绝对不怕死。
  因为他们本来都是早已应该死了的人,被班察巴那从各地搜罗来。经过极严密的调查后才被收容,再经过最少五年的严格训练。每个人都已变成了“比毒蛇更毒,比豹子更猛,比狐狸更狡猾,比狼更残酷”的战士。不管他们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胖、是瘦都一样。
  班察巴那绝对信任他们的忠心和能力。如果他已经下令,不让任何人活着走出这酒楼,那么他绝对可以相信,就算她是这些人亲生的母亲,也没法子走得出去。
  没有人走出这酒楼,根本就没有人从这酒楼里走出来过。非但没有人走出来,连一只老鼠都没有。
  但是吕三已经不在这酒楼里。他从楼上落下来之后,就好像忽然消失了。
  ——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怎么会忽然消失?
  班察巴那的结论是:“这地方,楼下一定也有翻板地道。”
  这次他没有错。
  他很快就将秘道的入口找到。可惜就在他找到的时候,就听见“轰”的一声大震,硝石砂土四散,地道已被闭死了。

  (三)

  片刻间所有的人都已撤离这地区,到达一个人烟稀少的乡村。
  这些片刻前还能在眨眼间杀人如除草的杀手,立刻就全部变成了绝对不会引人注目的良民。到了暮色将临时就纷纷散去,就像是一把尘埃落入灰土中,忽然就神秘的消失。
  谁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见到他们?谁也不知以后见到他们时还会不会认得?
  他们本来就是没有“以后”的人。没有“未来”,也没有“过去”。

×      ×      ×

  有风,风在窗外。
  黄尘飞卷。风砂吹打在厚棉纸糊成的窗户上,就好像密雨敲打芭蕉。
  有酒。酒在樽中,人在樽前。
  可是小方没有喝,连一滴都没有喝。班察巴那也没有喝。
  他们都必须保持清醒,而且希望对方清醒。因为他们之中一个有许多话要说,许多事要解释,另一个必须仔细的听。
  说的人是班察巴那:“我早就知道花不拉和大烟袋都已被吕三买通,所以我才要你到那商队去。”
  有些人说话从不转弯抹角,一开口就直入本题。
  班察巴那就是这种人。
  “因为我也跟你一样。我也找不到吕三,但是我一定要找到他。”
  班察巴那道:“所以我只有利用你把他引出来。”
  他和小方可算是朋友,但是他说出“利用”这两个字时,绝没有一点惭愧之意。
  小方也没有表现出一点痛苦和愤怒,只是淡淡的说:“他的确被我引出来了,这一点你确实没有算错。”
  “这种事我很少会算错。”
  小方伸出手,握紧酒杯,又放开。一字字的问:“现在他的人呢?”
  小方问得很吃力,因为他本来并不想这么问的。
  班察巴那却只是淡淡的回答:“现在他已经逃走了。”
  “你利用我找到他一次之后,以后是不是就能找到他了?”小方又问。
  “不是。”
  班察巴那道:“以后我还是照样找不到他。”
  “所以你这件事可说做得根本连一点用都没有。”
  “好像是这样子的。”
  小方又伸出手握住酒杯:“对你来说,只不过做了件没有用的事而已,可是我呢?你知不知道我为这事付出了什么?”
  他问得更吃力。好像已经用出所有力气,才能问出这句话。
  班察巴那的回答却只有三个字:“我知道。”
  “砰”的一声响,酒杯碎了,粉碎。
  班察巴那还是用同样冷淡的眼色看着小方,还是连一点羞愧内疚的意思都没有。
  “我知道你一定会恨我的。为了我要做一件连我自己都没有把握能做到的事,不但害你吃足了苦,而且连累到你的母亲和阳光。”
  他冷冷淡淡的接着说:“但是你若认为我会后悔,你就错了。”
  小方握紧酒杯的碎片,鲜血从掌心渗出。
  “你不后悔?”
  “我一点都不后悔。”
  班察巴那道:“以后如果还有这样的机会,我还是会这样做的。”
  他接着道:“只要能找到吕三,不管要我做什么事,我都会去做。就算要把我打下十八层地狱,我也不会皱眉头。”
  小方沉默。
  班察巴那看着他:“我相信你一定能明白我的意思,因为你自己一定也有过不惜下地狱的时候。”
  小方不能否认。
  他完全不能了解班察巴那这个人和这个人做的事,但是他也不能否认这一点。
  谁也不能否认这一点,每个人都有甘心下地狱的时候。
  掌中的酒杯已碎,桌上仍有杯有酒。就正如你的亲人、情人虽已远逝,世上却仍有无数别人的亲人、情人。
  某天说不定也会像你昔日的亲人、情人对你同样亲近亲密。
  ——所以一个人只要能活着,就应该活下去。
  既然要活下去就不必怨天尤人。
  桌上既然还有杯有酒,所以班察巴那就为小方重新斟满一杯。
  “你先喝一杯,我还有话对你说。”
  “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
  “有。”
  “好,我喝。”
  小方举杯一饮而尽,说道:“你说。”
  班察巴那的眼色深沉如百丈寒潭下的沉水,谁也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现在你是不是已经完全明白我的意思了?”他问小方。
  “是。”
  小方的回答是绝对肯定的。班察巴那却摇头:“你不明白,最少还有一点你不明白。”
  “哪一点?”
  “我既然要利用你把吕三引出来,我当然就要盯着你。”
  班察巴那道:“不管吕三在哪里,也不管你在哪里,我都盯得牢牢的。”
  小方相信。
  如果不是因为班察巴那一直盯得很紧,今日吕三怎么会惨败?
  班察巴那眼色仍然同样冷酷冷淡。
  “既然我一直都把你盯得很紧,我怎会不知道你身旁最亲近的人在哪里?”
  他冷冷淡淡的问小方:“你说我怎么会不知道?”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雅弈竹妃 校对:香江七贤生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八十三章 胡集
    第八十二章 致命的伤口
    第八十一章 斗智
    第八十章 木屋里的秘密
    第七十九章 第二步行动
    第七十八章 全面行动
    第七十七章 计划
    第七十六章 谁入地狱
    第七十五章 独眼与魔眼
    第七十四章 死人不再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