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大地飞鹰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似曾相识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六十一章 似曾相识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0

  (一)

  ——你是个好人,但是你太软弱。像你这种人,对我根本没有用。
  ——现在你对吕三都没有用了,他随时都可以除去你。我也不必再费力保护一个没有用的人,所以你最好走。
  这些话,班察巴那并没有说出来,也不必说出来。小方自己很清楚自己在别人心目中是什么分量。
  班察巴那一直对他不错。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就知道他们绝不会成为朋友。班察巴那从未将他当作朋友。
  因为班察巴那根本就看不起他。
  除了卜鹰外,班察巴那这一生中很可能从未将别人看在眼里。
  ——卜鹰,你在哪里?
  长亭复短亭,何处是归程?
  江南犹远在万水千山之外。但是小方并没有急着赶路,他并不想赶到江南去留春住。
  ——回去了又如何?春天又有谁能留得住?

×      ×      ×

  远山的积雪仍未融化,道路上却已泥泞满途。前面虽然已有市镇在望,天色却已很暗了。
  一个看来虽不健壮却很有力气的年轻人,推着辆独轮车在前面走。车上一边坐着他的妻子和女儿,一边堆着破旧的箱笼包袱。妻子看着在泥泞中艰苦推车的丈夫,眼中充满着柔情与怜惜。
  这种独轮车在这里很少见。这对夫妻无疑是从远方来的,很可能就是从江南来的。想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来,用自己的劳力换取新的生活。
  他们还年轻,他们不怕吃苦,他们还有年轻人独有的理想和抱负。
  小方骑着马从后面赶过他们时,刚巧听见妻子在问丈夫:“阿侬要息一息?”
  “唔没关系。”
  丈夫关心的并不是自己,只问他妻子:“依格仔着了唔没?”
  他们说的正是地道的江南乡白。乡音入耳,小方心里立刻充满了温暖。
  他几乎忍不住要停下来,问问他们江南的消息,问问他们是不是需要帮助?
  但他没有停下来。他心里忽然有一种奇怪而可怕的想法。
  ——这对夫妻说不定也是吕三属下的杀手,丈夫的独轮车把里很可能藏着致命的兵刃,妻子抱着女儿的手里也很可能随时都有致命的暗器打出来,将他射杀在马蹄前。

×      ×      ×

  只有疑心病最重的人才会有这种想法,无论看见什么人都要提防一着。
  小方本来绝不是这种人。但是经过那么多次可怕的事件之后,他已不能不特别小心谨慎。
  所以他没有停下来,也没有回头。他只想喝一杯能够解渴却不会醉的青稞酒。

  (二)

  这个市镇是个极繁荣的市镇。小方到达这市镇时已经是万家灯火。
  入镇的大道旁,有一家小酒铺。是他看见的第一家酒铺,也是每个要入镇的人必经之处。
  两杯淡淡的青稞酒喝下去,小方忽然觉得自己刚才那种可怕的想法很可笑。
  ——如果那对夫妻真是吕三派来刺杀他的人,刚才已经有很好的机会出手。
  小方忽然觉得有点后悔了。在这个远离故乡千里的地方,能遇见一个从故乡来的人绝不是件容易事。
  他选择这家小酒铺,也许就因为他想在这里等他们来。纵然听不到故乡的消息,能听一听乡音也是好的。
  他没有等到他们。
  这条路根本没有岔路。那对夫妻明明是往这市镇来的。他们走得虽然很慢,可是小方计算脚程,他们早已该入镇了。
  但是他们一直没有来。

×      ×      ×

  身在异乡为异客,对故乡人总难免有种除了浪子外别人绝对无法了解的微妙感情。
  小方虽不认得那对夫妻,却已经在为他们担心了。
  ——他们为什么还没有到?是不是有了什么意外?
  ——是不是因为那个已经跋涉过千山万水的丈夫终于不支倒下?还是因为那个可爱的小女儿有了急病?小方决定再等片刻,如果他们还不来,就沿着来路回去看看究竟。
  他又等了半个时辰,却还是没有看见他们的影子。

  (三)

  路上的行人已经很少了,因为平常人在这种时候已经很难分辨路途。
  小方不是平常人,他的眼力远比平常人好得多了。
  他没有看见那对夫妻。却看见了一个单身的女子,骑着匹青骡迎面而来。
  天色虽然已暗,他还是可以看得出这女人不但很年轻漂亮,而且风姿极美。
  她看来最多也只不过十六七岁。穿着件青布短棉袄,侧着身子坐在鞍上。用一只手牵着缰绳,一只手拢住头发。看见小方时,仿佛笑了笑,又仿佛没有笑。
  一匹马一条骡很快就交错而过。小方并没有看得十分清楚,却觉得这个女孩子仿佛见过,又偏偏记不清是在哪里见过。
  ——她不是波娃,不是苏苏,不是“阳光”,也不是曾在江南和小方有过一段旧情的那些女人。
  ——她是谁呢?
  小方没有再去想,也没有特别关心。
  一个没有根的浪子,本来就时常会遇到一些似曾相识的女人。
  倦鸟已入林,旅人已投宿。这条本来已经很安静的道路却忽然不安静了。
  道路的前面忽然有骚动的人声传过来,其中仿佛还有孩子在啼哭。
  再往前走一段路,就可以看见路旁有灯光闪动,也可以听见有人用充满惊慌恐惧与愤怒的声音说道:“谁这么狠心?是谁?”
  人声嘈杂,说话的不止一个。小方并没有听清楚他们说的是什么。
  但是他心里已经有了种不祥的预感,仿佛已经看到那对从江南来的年轻夫妻倒在血泊中。
  这次他的预感没有错。

  (四)

  那对夫妻果然已经倒了下去,倒在路旁。身体四肢虽然还没有完全冷透,呼吸心跳却早已停止了。
  路旁停着一辆驴车,两匹瘦马。六七个迟归的旅人围在他们的尸体旁。他们的小女儿已经被其中一个好心人抱起来,用一块冰糖止住了她的啼哭。
  她哭,只不过因为受了惊吓,并不是因为悲伤的缘故。因为她还太小,还不懂得生离死别的悲痛,还不知道她的父母已经遭了毒手。所以现在只要用一块冰糖就可以让她不哭了。
  可是等到若干年之后,她只要再想起这件事,半夜里都会哭醒的。
  那时就算将世上所有的冰糖都堆到她面前,也没有法子让她不哭。
  ——一个人如果“无知”,就没有痛苦,没有悲哀。
  ——但是“无知”的本身岂非就是人类最大的痛苦与悲哀。

×      ×      ×

  地上没有血,他们的尸体上也没有。谁也不知道这对年轻的夫妇怎么会忽然倒毙在路旁。
  直到小方分开人丛走进去,借过一个人手里提着的灯笼,才看见他们胸口衣襟上的一点血迹。
  致命的伤口就在他们的心口上。是剑锋刺出的伤口,一刺就已致命。这一剑不但刺得干净利落,而且准确有效。
  但是血流得并不多,伤口也不深。
  ——一剑刺出,算准了必可致命,就绝不再多用一分力气。
  这是多么精确的剑法,多么可怕。

×      ×      ×

  小方忽然想起了传说中的两位奇人“西门吹雪”和“中原一点红。”
  “中原一点红”是楚留香那个时代的人。是那个时候最可怕的刺客,也是那个时代最可怕的剑客。“杀人不见血,剑下一点红”。
  他一剑刺出绝不肯多用一分力气,但却绝对准确有效。
  西门吹雪是陆小凤尊敬的朋友,也是陆小凤最畏惧的高手。
  能够让陆小凤尊敬畏惧都不容易。有很多人都认为西门吹雪的剑术已经超越了中原一点红,已经到达剑术的巅峰,到达了“无人、无我、无情、无剑”的最高境界。
  只有到达了这种境界的人,才能将剑上的力量控制得如此精确。
  可是能够到达这种境界的人,绝对不多。到达这种境界后,也就绝对不肯随便杀人了。
  如果你不配让他拔剑,就算跪下去求他,他也绝不肯伤你毫发。
  这次杀人的是谁?
  一个已经达到巅峰的剑客,又怎么会对一双平凡劳苦的夫妇出手?

  (五)

  没有人看见这对夫妇是怎么死的?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更没有人能懂得致命这一剑是怎样精确可怕。
  所以有很多人都在问小方。
  “他们是谁?你是谁?你是不是认得他们?”
  小方本来也有很多事想问这些人的,却没有问。因为他忽然又发现一件奇怪的事,他忽然发现这个本来坐在独轮车上,抱着女儿的妇人,仿佛也似曾相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雅弈竹妃 校对:香江七贤生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八十三章 胡集
    第八十二章 致命的伤口
    第八十一章 斗智
    第八十章 木屋里的秘密
    第七十九章 第二步行动
    第七十八章 全面行动
    第七十七章 计划
    第七十六章 谁入地狱
    第七十五章 独眼与魔眼
    第七十四章 死人不再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