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离别钩 正文

黯然销魂处
2019-07-31 23:02:12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四)

  一间极宽阔的屋子,四壁雪白无尘,用瓷砖铺成的地面,明洁如镜。
  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两个蒲团。
  应无物盘膝坐在一个蒲团上,膝头横摆着那根内藏蛇剑的青竹杖,仿佛已老僧入定,物我两忘。
  狄青麟也盘膝坐在另一个蒲团上,两人对面相坐,也不知道已经坐了多久。
  窗外天色渐暗,狄青麟忽然问应无物:“你是不是见到过杨恨?”
  “十八年前见过一次。”应无物说:“那一次我亲眼见到他在一招间就把武当七子中的明非子的头颅钩下,只不过他以为我看不见而已,否则恐怕我也活不到现在了。”
  “他的武功真的那么可怕?”
  “他的武功就像他的人一样,偏激狠辣,专走极端。”应无物说:“他的武器也是种专走偏锋的兵刃,和江湖中各门各派的路数都不一样,江湖中也从未有人用过那种武器。”
  “他用的是什么兵刃?”
  “是一柄钩,却又不是钩。”应无物道:“因为那本来应该是一柄剑,而且应该是属于蓝一尘的剑。”
  “为什么?”
  “蓝一尘平生最爱的就是剑,那时候他还没有得到现在这柄蓝山古剑,却在无意中得到一块号称‘东方金铁之英’的铁胎。
  那时江湖中能将这块铁胎剖开,取铁炼钢淬剑的人并不多。
  蓝一尘找了多年,才找到一位早已退隐多年的剑师,一眼就看出了这块铁胎的不凡,而且自称绝对有把握将它淬炼成一柄吹毛断发的利器。
  他并没有吹嘘,七天之内他就取出了铁胎中的黑铁精英。
  炼剑却最少要三个月。
  蓝一尘不能等,他已约好巴山剑客论剑于滇南苍山之巅。
  这时候他已经对这位剑师绝对信任,所以留下那块精铁去赴约了。那时他还不知道这位剑师之所以要退隐,只因为他有癫痫病,时常都会发作,尤其是在紧张时更容易发作。
  炼剑时一到了炉火纯青,宝剑已将成形的那一瞬间,正是最重要最紧张的一刻,一柄剑的成败利钝,就决定在那一瞬间。”
  应无物说到这里,狄青麟已经知道那位剑师这次可把剑炼坏了。
  “这次他竟将那块精铁炼成了一把形式怪异的四不像。”应无物道:“既不像刀,也不像剑,前锋虽然弯曲如钩,却又不是钩。”
  “后来呢?”
  “蓝一尘大怒之下,就逼着那位剑师用他自己炼成的这样怪东西自尽了!”应无物说:“蓝一尘又愤怒、又痛心,也含恨而去,这柄怪钩就落在附近一个常来为剑师烹茶煮酒的贫苦少年手里,谁也想不到他竟用这柄怪钩练成了一种空前未有的怪异武功,而且用它杀了几十位名满天下的剑客。”
  “这个贫苦少年就是杨恨?”
  “是的!”应无物淡淡地说:“如果蓝一尘早知道有这种事,恐怕早已把他和那位剑师一起投入炼剑的洪炉里去了。”

×      ×      ×

  夜色已临,三十六个白衣童子,手里捧着七十二架点着蜡烛的青铜烛台,静悄悄地走进来,将烛台分别摆在四壁,又垂手退了出去。
  狄青麟忽然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向应无物伏身一拜,恭恭敬敬地说:“弟子狄青麟第十一次试剑,求师傅赐招。”

  (五)

  火折一打着,铁箱里就有件形状怪异的兵刃,闪起了一道寒光,直逼吕素文的眉睫。
  她不禁机伶伶打了个寒噤,忍不住问:“这是什么?”
  “这是种武器,是我父亲生前用的武器。”杨铮神情黯然:“这也是我父亲唯一留下来给我的遗物,可是他老人家又再三告诫我,不到生死关头,非但绝不能动用它,而且连说都不能说出来。”
  “我也见到过不少江湖人,各式各样的兵刃武器我都见过,”吕素文说:“可是我从来也没有看见像这样子的。”
  “你当然没有见到过。”杨铮说:“这本来就是件空前未有,独一无二的武器。”
  “这是剑,还是钩?”
  “本来应该是剑的,可是我父亲却替它取了个特别的名字,叫做离别钩。”
  “既然是钩,就应该钩住才对,”吕素文问:“为什么要叫做离别?”
  “因为这柄钩无论钩住什么,都会造成离别,”杨铮说:“如果它钩住你的手,你的手就要和腕离别;如果它钩住你的脚,你的脚就要和腿离别。”
  “如果它钩住我的咽喉,我就要和这个世界离别了?”
  “是的。”
  “你为什么要用这么残忍的武器?”
  “因为我不愿离别,”杨铮凝视着吕素文:“不愿跟你离别。”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一种几乎已接近痛苦的柔情,“我要用这柄离别钩,只不过为了要跟你相聚,生生世世都永远相聚在一起,永远不再离别。”
  吕素文明白他的意思,也明白他对她的感情,而且非常明白。
  可是她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幸好这时候火折子已经灭了,杨铮已经看不见她的脸,也看不清她的泪。
  那柄寒光闪闪的离别钩,仿佛也已消失在黑夜里。
  ——如果它真的消失了多好?
  吕素文真的希望它已经消失了,永远消失了,永远不再有离别钩,永远不再离别。
  永远没有杀戮和仇恨,两个人永远这么样平和安静地在一起,就算是在黑暗里,也是甜蜜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铮才轻轻地问她:“你为什么不说话?”
  “你要我说什么?”
  “你已经知道我要走了,已经知道我要带着这柄离别钩和你别离,我这么做虽然是为了要跟你永远相聚,可是这一别也可能永无相聚之日,”杨铮说:“因为你也知道我的对手都是非常可怕的人。”
  他的声音仿佛非常遥远,非常非常遥远:“所以你可以说你不愿一个人留在这里,可以要我也留下来,既然没有别人能找到这里来,我们为什么不能永远留在这里相聚在一起?”
  密林里一片沉寂,连风吹木叶的声音都没有,连风都吹不到这里。
  木屋里也一片沉寂,不知道过了多久,吕素文才轻轻叹了口气。
  “如果我比现在年轻十岁,我一定会这样说的,一定会想尽千方百计留下你,要你抛下一切,跟我在这种鬼地方过一辈子。”
  如果她真的这样做了,杨铮心里也许反而会觉得好受些。
  但是她的冷静,这种令人心碎的冷静,甚至会逼得自己发疯。
  一个人要付出多痛苦的代价才能保持这种冷静?
  杨铮的心在绞痛!
  她宁可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留在这个鬼地方,绝望地等待着他回来,也不愿勉强留下他。
  因为她知道他要去做的事是他非做不可的,如果她一定不愿他去做,一定会使他痛苦悔恨终生。
  她宁可自己忍受这种痛苦,也不愿阻止她的男人去做他认为应该做的事。
  ——一个女人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做到这一点?

×      ×      ×

  夜凉如水。杨铮忽然觉得有一个光滑柔软温暖的身子慢慢地靠近他,将他紧紧拥抱。
  他们什么话都没有再说。
  他们已互相沉浸在对方的欢愉和满足中,这是他们第一次这么亲密,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

×      ×      ×

  冷风吹入窗户,窗外有了微光。
  吕素文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身体里仍可感觉到昨夜激情后的甜蜜,心里却充满酸楚和绝望。
  杨铮已经悄悄地走了。
  她知道他走,可是她假装睡得很沉,他也没有惊动她。
  因为他们都已不能再忍受道别时的痛苦。
  桌上有个蓝布包袱,他把剩下的粮食都留下给她,已经足够让她维持到他回来接她的时候。
  期限已经只剩下七天,七天内他一定要回来。
  如果七天后他还没有回来呢?
  她连想都不敢想,她一定要努力集中思想,不断地告诉自己:“既然我们已经享受过相聚的欢愉,为什么不能忍受别离的痛苦?未曾经历过别离的痛苦,又怎么会知道相聚的欢愉?”

相关热词搜索:离别钩

上一篇:九百石大米
下一篇:第二部 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