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大地飞鹰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交易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六十五章 交易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0

  (一)

  这个女孩子用一种很奇怪的态度看着自己手里的剑,过了半天才说:“我七岁的时候先父就曾经告诉过我,如果我想学剑,就一定要记住,剑是杀人的利器,也是凶器。不到必要时,千万不可轻易拔剑。如果你手里的剑已出鞘,就算你不想杀人,别人也会因此杀你。”
  “他说的很有道理。”小方同意:“一个轻易拔剑的人,绝不是个善于用剑的人。”
  “现在我掌中的剑已出鞘,本来当然是准备出手的。”这个女孩子说:“可惜现在我可偏偏不能出手了。”
  “为什么?”小方问她。
  她还是没有说她为什么不能出手,也不必再说,因为这时候她已经出手了。

×      ×      ×

  在这生死呼吸间的一刹那,小方忽然又想起了一些他本来不该去想的事。
  他又想起了卜鹰。就在那个夜深人静,夜凉如水的晚上,卜鹰还说过一些让他永难忘记的话。
  “剑客手里的剑,有时候也像是赌徒手里的赌注。”卜鹰说:“一个真正的赌徒是绝不轻易下注的。如果他要下注,不但要下得准,下得狠,而且一定还要忍。”
  忍就是等,等最好的机会。
  卜鹰又说:“别人认为你不会出手的时候,通常就是你最好的机会。”
  这个女孩子无疑也听她父亲说过同样的话,也跟小方一样牢记在心。
  她已经让小方认为她不会出手了,所以她一直等到这一刻才出手。
  静如泰山,动如脱兔。不发则已,一发必中。
  这也是剑客的原则,一剑出手,就应该是致命的一剑。刺的必定是对方要害,一定带种极霸道的杀气。
  她刺出的这一剑却不是这样子。
  她的出手又快又准,她的剑法不但变化奇诡而且绝对有效。
  但是她的出手却不够狠,剑法也不够狠。

×      ×      ×

  小方虽然从未见过独孤痴的剑法,也从未见过他出手,但是小方可以想像得到。
  只要看见过独孤痴的人,大概都可以想像得到他的剑法和出手是什么样子的。
  ——能看到他出手的人当然不多,因为看见过的人都已死在他的剑下。
  这个女孩子既然能将班察巴那属下的杀手一剑刺杀,她的剑法无异已得到独孤痴剑法中的精髓。可是她这一剑刺出却一点都不像是这样子。
  小方已经觉得有点奇怪了。
  更奇怪的是,她一剑刺出之后,忽然又住手。
  “现在你是不是已看出来刚才我为什么不能出手?”她问小方。
  小方没有反应。
  她又说:“我学的剑法是杀人的剑法。如果我要杀你,我的剑法才有效果。”
  小方反问她。
  “刚才你不想杀我?”
  “我本来是想杀你,用你的命来祭我的剑。”她说:“可是刚才我已经改变了主意。”
  “为什么?”
  “因为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交易?”小方问:“什么交易?”
  “当然是大家都不必吃亏的交易。”这个女孩子说:“只有这种交易才能做得成。”
  跟一个这样的女孩子谈一件大家都不吃亏的交易,当然是件很有趣的事。
  小方正想问她:——是什么样的交易?交易的是什么?应该怎么谈?
  他还没有问,窗外忽然响起了一声鸡啼,窗纸已经发白了。

  (二)

  不管黑夜多么长,天总是会亮的。
  天一亮鸡就会啼,窗纸就会白。不管谁听见鸡啼的时候,都不会认为那是件可怕的事,都不会因此而大吃一惊。
  可是这个女孩子却忽然跳了起来。就好像是条中了箭的兔子一样跳了起来,穿出了窗户。
  临走的时候她又说了句很奇怪,让人很想不通的话。
  “我一定要走。”她说:“可是你不能走,今天晚上我一定会再来。也许天一黑我就来。”
  她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一听鸡啼的声音她就要走?
  鸡啼的时候,太阳就将升起。
  难道她也像那些见不得阳光的妖魔幽灵鬼魂一样,生怕太阳一升起,就会把她化成一堆浓血。
  所以她一定要等到晚上才能重回人间,至少也要等到天黑之后。
  ——她究竟是人还是鬼?

×      ×      ×

  她要和小方谈的是什么交易?是不是一种买卖灵魂的交易?

  (三)

  天又黑了。
  小方在等,等她来。
  在一间如此狭窄阴暗潮湿的廉价旅社斗室中枯候坐等,不管他等的是人是鬼都不是件愉快的事。
  小方却很沉得住气。
  他既不知道那个女孩子会在什么时候来,也不知道她会从什么地方来。
  ——是从窗外来,还是从门外来;是从屋顶上掉下来,还是从墙壁里钻出来。
  ——是从天上来,还是从地下来。
  小方根本没有去想,也没有去猜。
  他一直坐在房里等。天色暗了,天黑了,又过了很久,他才听见敲门的声音。
  确实是有人在敲他的门,敲门的却不是今晨阳光初露时仓皇离去的那个女孩子。
  敲门的是个小男孩。脏兮兮的小男孩,看起来只有八九岁,身上居然还穿着件大人穿用的缎子做成的大褂。
  小方忍不住有点奇怪。这个客栈里的伙计,怎么会放这么样的一个小孩进来敲他的门?
  更奇怪的是,店里的伙计就在小孩的旁边。非但没有阻止,而且居然还对他很客气。
  ——这么样的一个小孩难道也是个很有来头的人?
  小方忍不住问他:“你是来找我的?”
  “不是来找你是来找谁的?”这个小孩子凶巴巴的说:“不是找你,难道是来找乌龟王八蛋?”
  小方没有生气。
  他有一点想笑,却又笑不出来:“是谁要你来找我的?”
  这个小孩子挑起了大拇指:“当然是我们的老大。他要我带你去见他。”
  “你们老大是谁?”小方问:“他人在什么地方?”
  这个小孩子说:“你跟我去就知道了。你不敢去你就是活龟孙。”
  他说完了这句话,扭头就跑。
  小方也只好在后面跟着。他并不是怕做活龟孙,而是因为他已经猜出这个小孩子的老大是谁了。

  (四)

  天色已经很暗。就算有星星,星光也是很淡;就算有月亮,月光也很淡。前面的路途方向,已经渐渐不太看得见。
  这个孩子在前面跑着,忽然一下子就看不见了。
  可是他既没有飞上天,也没有钻下地,只不过忽然一头钻进了一个破庙里。
  小方也只好跟着钻进去。
  破庙里居然有亮光,还有酒香和烤肉的香气。烤的好像是香肉。
  烤肉的火堆旁围着十七八个小男孩。都是些还没有长大的小男孩。身上穿着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衣服,正在做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事。
  ——他们做的这些事如果是大人们在做,既不稀奇也不古怪。只不过他们还都是孩子。
  一个看起来年纪最大而且最脏的孩子,盘着腿坐在庙中间的神案上,一双大眼睛乌溜溜的转。
  带小方来的小孩指着他,悄悄的告诉小方:“他就是我们的老大。”
  他们的老大当然就是那个玩小虫住鸟屋的小孩,也就是那个骑青骡使长剑的姑娘。

  (五)

  香肉已经不香了,因为香肉已经被吃到肚子里去。
  不管多香的肉,被吃到肚子里去后,都不会香了。——只会变臭,不会再香。
  小方看着在火堆旁吃肉喝酒赌钱的小孩,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们都是你的兄弟?”
  “每个都是。”这个以前玩小虫,昨夜使长剑,今夜脸上好像又有鼻涕要流下来的小姑娘说:“我就是他们的老大。”
  “你怎能让他们做这些事?”
  “为什么不能让他们做?”
  “这些事是大人做的。”小方说:“他们还小,还是孩子。”
  “那么我是不是该告诉他们,一定要等到长大了之后才能做这些事?”
  小方不能回答。
  那个女孩又冷冷的问他:“我是不是应该告诉他们,等他们长大了之后就可以做这些事?”
  小方说不出话了。
  这女孩子忽然叹了口气:“如果大人们不喜欢看见小孩们做这些事,大人们自己最好也不要做。”她说:“大人们自己天天在做的事,又怎能让小孩不做?”
  小方苦笑。
  他觉得她的话实在有点强词夺理,却又偏偏想不出反驳的理由来。
  他只有改变话题:“昨天晚上你说的究竟是什么交易?”
  其实他还有很多别的问题要问这个小女孩。
  ——为什么鸡啼她就要走?为什么她总要扮成这个脏兮兮的小男孩?
  ——独孤痴在哪里?剑法是不是已练成?伤势是不是已痊愈。
  这些问题小方都没有问。
  因为他忽然也对她要谈的这个交易很感兴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雅弈竹妃 校对:香江七贤生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八十三章 胡集
    第八十二章 致命的伤口
    第八十一章 斗智
    第八十章 木屋里的秘密
    第七十九章 第二步行动
    第七十八章 全面行动
    第七十七章 计划
    第七十六章 谁入地狱
    第七十五章 独眼与魔眼
    第七十四章 死人不再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