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人心难测
2019-08-13 08:58:01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阿飞坐的姿势很不好看,他从来也不会像李寻欢那样,舒舒服服的坐在一张椅子里。
  他这一生中几乎很少有机会能坐上一张真的椅子。
  屋子里燃着炉火,很温和,他反而觉得很不习惯,林仙儿蜷伏在火炉旁,面靥被炉火烤得红红的。
  这两天,她似乎连眼睛都没有阖过,现在阿飞的伤势似奇迹般痊愈了,她才放心的睡着。
  她睡着时仿佛比醒时更美,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帘上,浑圆的胸膛温柔的起伏着,面靥红得像桃花。
  阿飞静静的望着她,似已痴了。
  屋子里只有她均匀的呼吸声,炉火的燃烧声,外面的雪已在溶化,天地间充满了温暖和恬静。
  阿飞的目中却渐渐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
  他忽然站了起来,悄悄穿起了靴子。
  美丽的事物往往就如同昙花,一现即逝,谁若想勉强保留它,换来的往往只有痛苦和不幸。
  阿飞轻轻叹息了一声,在屋角的桌上寻回了他的剑!墙上挂着一幅字,是李寻欢的手笔,其中有一句是:“此情可待成追忆!”
  两天前,阿飞还绝不会了解这句诗的意思,可是现在他却已知道,只有回忆才是真正永恒的。
  只有回忆中的甜蜜,才能永远保持。
  阿飞轻轻将剑插入了腰带。
  突听林仙儿道:“你……你要做什么?”
  她忽然惊醒了,美丽的眼睛吃惊的望着阿飞。
  阿飞却不敢回头看她,咬了咬牙,道:“我要走了!”
  林仙儿失声道:“走?”
  她站起来,冲到阿飞面前,颤声道:“你连说都不说一声,就要悄悄的走了?”
  阿飞道:“既然要走,又何必说。”
  林仙儿身子似乎忽然软了,倒退几步,倒在椅子上,望着阿飞,两滴泪珠已滚下了面靥。
  阿飞突然觉得心里一阵绞痛,他从来未尝过这种既不是愁,也不是苦,既不是甜,也不是酸的滋味。
  这难道就是情的滋味?
  阿飞道:“你……你救了我,我迟早会报答你的……”
  林仙儿忽然笑了起来,道:“好,你快报答我吧,我救你,就为的是要你报答我。”
  她在笑,可是她的眼泪却流得更多。
  阿飞黯然道:“我也知道你的心意,但我不能不去找李寻欢……”
  林仙儿道:“你怎知我不愿去找他,你为何不带我走?”
  阿飞道:“我……我不愿连累你。”
  林仙儿流泪,道:“连累我?你以为你走了后,我就会很幸福么!”
  阿飞想说话,但嘴唇却有些发抖。
  他从未想到自己的嘴唇也会发抖。
  林仙儿忽然扑过来抱住了他,紧紧抱住了他,像是要用全心全意,全部生命抱住他,颤声道:“带我走,带我走吧,你若不带我走,我就死在你面前。”

×      ×      ×

  这世上能在美丽的女人面前说“不”字的男人已不多,女人若是说要死的时候,能拒绝她的男人只怕就连一个都没有了。
  夜很静。
  阿飞走出屋子,就看到一片积雪的梅花。
  原来这里就是“冷香小筑”,奇怪的是,这两天兴云庄已闹得天翻地覆,却没有一个人到这里来的。
  他们若要搜捕阿飞,为何未搜到这里。
  他们为何如此信任林仙儿?
  林仙儿紧紧拉着阿飞的手,道:“我要去跟我姐姐说一句才能走。”
  阿飞道:“你去吧。”
  林仙儿咬着嘴唇一笑,道:“我不放心留你一个人在这里,我要跟你一齐走。”
  阿飞道:“可是你的姐姐……”
  林仙儿道:“你放心,她也是李寻欢的好朋友。”
  她拉着阿飞穿过梅林,奔过小桥,园中静无人声,灯火也很寥落,阿飞竟似再也无力抛脱她的手。
  小楼上还有一点孤灯,却衬得这小楼更孤零萧索。
  小楼上黄幔低垂,人却未睡。
  林诗音正守着孤灯,痴痴的也不知在想什么。
  林仙儿拉着阿飞悄悄走上来,轻轻唤道:“大姐……大姐你为何还没有睡?”
  林诗音还是痴痴的坐着,连头都没有抬起。
  林仙儿道:“大姐,我……我是来向你告别的,我要走了,可是……可是我绝不会忘了大姐对我的恩情,我很快就会回来看你的!”
  林诗音似乎听不懂她在说什么,过了很久,才慢慢点了点头,道:“你走吧,走了最好,这里本已没有什么可留恋之处。”
  林仙儿道:“姐夫呢?”
  林诗音似又过了很久才听懂她的话,喃喃道:“姐夫?……谁的姐夫?”
  林仙儿道:“自……自然是我的姐夫。”
  林诗音道:“你的姐夫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林仙儿似乎呆住了,呆了半晌,才勉强一笑,道:“我们现在要由近路赶到少林去……”
  林诗音突然跳了起来大声道:“你走吧,快走,快走……一个字都莫要说了,快走!快走!”
  她挥舞着双手,将林仙儿和阿飞全部都赶了下去,又缓缓坐回灯畔,眼泪已流下了面颊。
  低垂着的黄幔外缓缓走出了一个人,竟是龙啸云。
  他瞪着林诗音,嘴角泛起了一丝狞笑,冷冷道:“他们就算到了少林也没有用的,普天之下,已经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李寻欢了……”

×      ×      ×

  阿飞吃得虽多,并不快,每一口食物进了他的嘴,他都要经过仔细的咀嚼后再咽下去。
  但他又并不是像李寻欢那样在慢慢品尝着食物的滋味,他只是想将食物的养份尽量吸收,让每一口食物都能在他身体里发挥最大的力量。
  长久的艰苦生活,已使他养成了一种习惯,也使他知道食物的可贵,在荒野中,每餐饭都可能是最后的一餐。
  他吃了一餐饭后,永远不知道第二餐饭在什么时候才能吃得到嘴,所以每一口食物他都绝不能浪费。
  这客栈并不大,他们不停的走了一天之后,才在这里歇下,此刻饭铺都已打烊,他们只有在屋子里吃饭。
  林仙儿托着腮,脉脉含情的望着他。
  她从未见过一个对食物如此尊敬的人,因为只有知道饥饿可怕的人,才懂得对食物尊敬。
  阿飞将盘子里最后一根肉丝和碗里最后一粒米都吃干净了之后,才放下筷子,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林仙儿嫣然笑道:“吃饱了?”
  阿飞道:“太饱了!”
  林仙儿笑道:“看你吃饭真有趣,你一顿吃的东西,我三天都吃不完。”
  阿飞也笑了,道:“但我可以三天不吃饭,你能不能?”
  他笑的时候,是眼睛先笑,然后笑意就缓缓自眼睛里扩散,最后到达他的嘴,就仿佛冰雪缓缓在溶化。
  林仙儿看着他的笑容,似也痴了。
  过了很久,她忽然问道:“你忘了一件事。”
  阿飞道:“哦?”
  林仙儿道:“你的金丝甲还在我这里。”
  她解开包袱,取出了金丝甲,在灯光下看来,这人人垂涎的武林重宝,的确是辉煌灿烂,不可方物。
  林仙儿道:“为了看你的伤势,我只有替你脱下来,一直忘了还给你。”
  阿飞看也没看一眼,道:“你留着吧!”
  林仙儿目中露出欢喜之色,但却摇头道:“这是你所得来的东西,你以后也许还会需要它的,怎么能随随便便就送给别人?”
  阿飞凝注着她,声音忽然变得很温柔,道:“我没有送给别人,也不会送给别人,我只是送给你。”
  林仙儿痴痴的望着他,目光中充满了感激和欣喜,两人就这样无言的互相凝注着,也不知过了多久。
  然后林仙儿忽然“嘤咛”一声,扑入了他怀里。
  室外的风声呼啸,桌上的烛火在跳动,她的胴体是那么柔软,那么温暖,在不停的轻轻颤抖。
  阿飞的心已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他一生中从未领略过,如此温柔也如此销魂的滋味。
  他也是男人,而且正年轻。
  虽然没有人教过他,但这种事永远不要别人教的,他缓缓垂下头,他的嘴唇盖上了她的嘴唇。
  她的唇如火。
  在这一刹那间,天地间所有其他的一切都已变得毫无意义,世间万物似乎都已焚化,时间似也停顿。
  她颤抖着,发出一阵阵呻吟般的喘息。
  她颤动的身子引导着他的手。
  她的肌肤细致,光滑,火一般发烫。
  她的发髻已凌乱,长裙已撩起,整个人都似在受着煎熬,她两条修长的,苍白的腿已纠缠在一齐。
  阿飞整个人都似乎已将爆裂。
  在朦胧的灯光下,她莹白光滑的腿上已起了一粒粒寒栗,腿虽然是蜷曲着,纤巧的脚背却已挺直。
  世上只怕再也不会有一种比这更诱人的景象。
  她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滚烫的呼吸喷在他耳朵上,用牙齿轻轻咬着他的耳垂,咬得他灵魂都已崩溃。
  汗珠一粒粒流过他的脸,他紧张得直抖——这是他第一次,埋葬了二十年的情欲已将在这一瞬间爆发。
  他们不知何时已滚到床上。
  阿飞本是个最能控制自己的人,但现在却再也控制不住了,到了这种时候,还有谁家少年能忍得住?
  他解开了她的衣服……

相关热词搜索:多情剑客无情剑

下一篇:第二十一章 以友为荣
上一篇:
第十九章 百口莫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