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孔雀翎 正文

第三章 双双
2019-07-24 11:48:29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大象并没有睡。
  他开门的时候,脚上还穿着鞋子,眼睛里也丝毫没有睡意。
  没有睡意,也没有表情。
  他无论看着什么人,都好像在看着一块木头。
  高立笑了笑,道:“你还没有睡?”
  大象道:“睡着了的人不会开门。”
  他说话很慢、很生硬,仿佛已很久没有说过话,已不习惯说话。
  高立却显得很惊讶,仿佛也已有很久没有听到过他说话。
  屋子里很简陋,除了生活上必需之物外,什么别的东西都没有。
  他过的简直是种苦行僧的生活。
  小武只觉得这里恰巧和双双的屋里成了个极鲜明的对比,就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这魁伟、健壮、坚强、冷酷的独臂老人,也和双双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若没有非常特别的原因,这么样两个人是绝不会生活在一起的。
  大象已经拉开用木板钉成的凳子,说道:“坐。”
  屋里一共只有这么样一张凳子,所以小武和高立都没有坐。
  小武站在门口,眼直勾勾地看着这老人,忽然道:“你以前见过我?”
  大象摇摇头。
  小武道:“可是你认得我!”
  大象又摇摇头。
  高立看看他,又看看小武,笑道:“他既未见过你,怎么会认得你!”
  小武道:“因为他认得我的轻功身法。”
  高立道:“你的轻功身法难道和别人有什么不同?”
  小武道:“有。”
  高立道:“我怎么看不出?”
  小武道:“因为你年纪太轻。”
  高立道:“你难道已经很老了。”
  小武笑了笑,只笑了笑。
  高立又问道:“就算你轻功身法和别人不同,他也没看过。”
  小武道:“他看过。”
  高立道:“几时看过的?”
  小武道:“刚才。”
  高立道:“刚才?”
  小武又笑了笑,什么话都没有说,眼睛却在看着大象脚上的鞋子。
  鞋子上的泥还没有干透。
  最近的天气一直很好,只有花畦中的泥是湿的,因为每天黄昏后,大象都去浇花。
  但若是黄昏时踩到的泥,现在就应该早已干透了。
  高立并不是反应迟钝的人,立刻明白刚才躲在月季花丛中的人就是他。
  “是你?”
  大象并没有否认。
  高立道:“你真的认得他?”
  大象也没有否认。
  高立道:“他是谁?你怎么认得他的。”
  大象没有直接回答这句话,却转过头,冷冷地看着小武,“你为什么还不回去?”
  小武脸色仿佛又变了变,道:“回去?回到哪里去?”
  大象道:“回你的家。”
  小武并没有问:“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里?”
  他反而问:“我为什么要回去!”
  大象道:“因为你非回去不可。”
  小武又问了一句:“为什么?”
  大象道:“因为你的父亲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
  小武身子突然僵硬,就像是突然被一根钉子钉在地上。
  他眼睛盯着这老人,过了很久,才一字字道:“你不是大象。”
  高立悠然说道:“他当然不是大象,他是一个人。”
  小武不理他,还是盯着这老人,道:“你是邯郸金开甲!”
  老人面上还是全无表情。
  高立却已忍不住失声道:“金开甲?‘大雷神’金开甲?”
  小武道:“不错!”
  他淡淡地笑了笑,接着道:“你刚才不肯告诉我他的来历,只因为你根本也不知道他是谁。”
  高立叹了口气,苦笑道:“我的确不知道他就是大雷神。”
  小武道:“除了金老前辈外,普天之下,还有谁能将斧头运用得那么巧妙?”
  金开甲突然冷冷的说道:“只可惜你年纪也太轻,还没有见过二十年前的‘风雷神斧’是什么样子。”
  小武道:“可是我听说过。”
  金开甲道:“你当然听说过,有耳朵的人都听说过。”
  他脸上虽然还是全无表情,言词间却已显露出一种慑人的霸气。
  小武淡淡道:“但是我却没有想到过,叱咤风云,不可一世的大雷神,竟会躲在这里替人家劈柴!”
  这句话里仿佛有刺。
  金开甲脸上突然起了种奇异的变化,也像是突然被根钉子钉住。
  过了很久,他才一字字缓缓道:“那当然要多谢你们家的人。”
  这句话里也仿佛有刺。
  小武道:“你只怕从来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见我。”
  金开甲道:“的确没有!”
  小武冷笑道:“就在十年前,大雷神还号称天下武功第一,今天见了我,为什么不杀了我?”
  金开甲道:“我不杀你。”
  小武道:“为什么?”
  金开甲道:“因为你是我救命恩人的朋友!”
  小武道:“谁是你的救命恩人。”
  高立突然道:“我。”
  小武很惊奇,道:“你?你救了大雷神?”
  高立苦笑道:“我并没有想到我救的是天下第一武林高手!”
  金开甲冷冷道:“那时我已不是天下第一武林高手,否则又怎么被那几个竖子所欺。”
  他冷漠的眼睛里突又露出一丝愤怒之色,过了很久,才接着道:“自从泰山一役,伤在你父亲手里之后,我就已不再是天下武林第一高手。”
  小武道:“他破了你的‘重楼飞血’?”
  金开甲道:“没有,没有人能够破得了重楼飞血。”
  小武道:“他虽然断了你一只手,但你还剩下一只右手。”
  金开甲冷笑道:“你毕竟年纪太轻,竟不知大雷神用的是左手斧。”
  小武怔住。
  过了很久,他突又问道:“你在这里天天劈柴,为的就是要练右手斧?”
  金开甲道:“你不笨!”
  小武道:“你已练了多久?”
  金开甲道:“五年。”
  小武道:“现在你右手是否已能和左手同样灵巧?”
  金开甲闭上嘴,拒绝回答。
  没人会将自己的武功虚实,告诉自己仇家的。
  高立叹了口气,道:“难怪你冬天劈柴,夏天也劈柴,现在我总算明白了!”
  他转向小武,笑了笑,道:“现在我总算也知道你是谁了。”
  小武道:“哦!”
  高立道:“你不是姓武,你是姓秋,叫做秋凤梧。”
  小武也笑了笑,道:“想不到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高立道:“昔年‘孔雀山庄’秋老庄主,在泰山绝顶决斗天下第一高手大雷神,这一战连没有耳朵的人只怕都听说过。”
  秋凤梧也不禁叹息,道:“那一战当真可算是惊天地而泣鬼神。”
  高立微笑道:“所以孔雀山庄的名字,我当然也听说过。”
  秋凤梧凝视着他,道:“秋凤梧也好,小武也好,反正都是你的朋友。”
  高立道:“当然是。”
  秋凤梧道:“而且永远都是。”
  他忽然转问金开甲,道:“但我们并不是朋友,现在不是,以后也不是。”
  金开甲道:“当然不是。”
  秋凤梧道:“所以你若要找孔雀山庄复仇,随时都可以向我出手。”
  金开甲冷冷地道:“我为什么要找孔雀山庄复仇?”
  秋凤梧:“你不想报复?”
  金开甲道:“不想。”
  秋凤梧道:“为什么?”
  金开甲道:“那一战本是公平决斗,生死俱无怨言,何况我不过断了一只手!”
  他忽然长叹了一声,慢慢的接着道:“秋老头本可要我命的,但他却只要了我一只手,我若一定要报复,是报恩,不是报仇。”
  秋凤梧看着他,仿佛很惊讶,又仿佛很佩服,终于长长叹了一声,道:“难怪家父常说,大雷神是条了不起的男子汉,胜就是胜,败就是败,就凭这一点,江湖中已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
  金开甲冷冷地道:“的确没有几个人能够比得上。”
  秋凤梧道:“家父虽然胜了前辈,但大雷神却还是天下第一高手!”
  金开甲道:“不是。”
  秋凤梧道:“是。因为家父并不是以武功胜了前辈,而是用暗器。”
  金开甲沉下了脸,厉声道:“暗器难道不是武功——你难道看不起暗器?”
  秋凤梧道:“我……”
  金开甲道:“刀剑是武器,暗器也是武器,我用风雷斧,他用孔雀翎,他能避开我的风雷斧,我不能避开他的孔雀翎,就是他胜了!无论谁也不能说他胜的不公平,你更不能。”
  秋凤梧垂下头,脸上却反而现出神采,道:“是,是我错了。”
  金开甲道:“你知道错了,就该快回去。”
  秋凤梧道:“我现在还不能回去!”
  金开甲道:“为什么?”
  秋凤梧笑了笑道:“因为我还等着要喝高立的喜酒。”

×      ×      ×

  酒在桌上。
  每个人在心情激动之后,好像都喜欢找杯酒喝喝。
  秋凤梧举杯叹道:“英雄毕竟是英雄,好像永远都不会老的,我实在想不到大雷神直到今日还有那种顶天立地的豪气。”
  高立叹道:“但这些年来,他日子的确过得太苦,我几乎从未看见他笑过。”
  秋凤梧笑道:“但他想到你要请我们喝喜酒时,他却笑了。”
  高立道:“所以这喜酒我更非请不可。”
  秋凤梧道:“我也非喝不可。”
  高立笑道:“世上可有几个人能请到大雷神和孔雀山庄的少庄主来喝他的喜酒?”
  秋凤梧举杯一饮而尽,突然重重放下酒杯,道:“我不是孔雀山庄的少庄主。”
  高立愕然道:“你不是?”
  秋凤梧道:“我不是,因为我不配。”
  他又满倾一杯,长叹道:“我只配做杀人组织中的刽子手。”
  高立叹了口气,道:“我实在也想不通,你怎么会入‘七月十五’的?”
  秋凤梧凝视着手里的酒杯,缓缓道:“因为我看不起孔雀翎,看不起以暗器博来的名声,我不愿一辈子活在孔雀翎的阴影里,就像是个躲在母亲裙下的小孩子,没出息的小孩子。”
  高立道:“所以你想要凭你自己的本事,博你自己的名声。”
  秋凤梧点点头,苦笑道:“因为我发现江湖中尊敬孔雀山庄,并不是尊敬我们的人,而是尊敬我们的暗器,若没有孔雀翎,我们秋家的人好像就不值一文。”
  高立道:“没有人这么想。”
  秋凤梧道:“但我却不能不这样想,我加入‘七月十五’,本是为了要彻底瓦解这组织,我一直在等机会。”
  他又叹息一声,道:“但我后来才发现,纵然能瓦解‘七月十五’,也没有用!”
  高立道:“为什么?”
  秋凤梧道:“因为‘七月十五’这组织本身,也只不过是个傀儡而已,幕后显然还有股神秘而强大的力量在支持它、指挥它。”
  高立慢慢的点了点头,脸色也变得很沉重,道:“你猜不出是谁在指挥它?”
  秋凤梧目光闪动,道:“你已猜出了?”
  高立道:“至少已猜中七成。”
  秋凤梧道:“是谁?”
  高立迟疑着,终于慢慢的说出了三个字:“青龙会。”
  秋凤梧立刻用力一拍桌子,道:“不错,我猜也一定是青龙会。”
  高立道:“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
  秋凤梧道:“青龙会据说也有三百六十五个秘密的分舵。”
  高立道:“从正月初一到除夕,恰巧是三百六十五天。”
  秋凤梧道:“七月十五只不过是他们其中一个分舵而已。”
  两人突然不说话了,脸色却更沉重。
  “七月十五”组织之严密,手段之毒辣,力量之可怕,他们当然清楚得很。
  但“七月十五”却只不过是青龙会三百六十五处分舵之一。
  青龙会组织之强大可怕,也就可想而知。
  秋凤梧终于长叹道:“据说青龙老大曾经向人夸口,只要阳光能照得到的地方,就有青龙会的力量存在。”
  高立道:“他还说只要海未枯,石未烂,青龙会也不会毁灭。”
  秋凤梧握紧双拳,道:“只可惜我们连青龙老大是谁都不知道?”
  高立道:“没有人知道!”

相关热词搜索:孔雀翎

上一篇:第二章 浪子泪
下一篇:第四章 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