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孔雀翎 正文

第三章 双双
2019-07-24 11:48:29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双双起来得很早。
  是高立扶她起床的,现在他们已到后面的山坡上摘花去了。
  他们当然要有很多话要说,昨天晚上,他们说话的机会并不多。
  秋凤梧站在院子里,享受着这深山清晨中新鲜的风和阳光。
  他本来很想去帮忙金开甲做早饭的,但却被赶了出来。
  “出去,当我做事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旁边看。”
  看着这位叱咤一时的绝代高手拿着锅铲炒蛋,实在也并不是件愉快的事。那实在令人心里很不舒服。
  但金开甲自己却丝毫没有这种感觉。
  “我做这些事,只因为我喜欢做,做事可以使我的手灵巧。”
  “武功本就是入世的,只要你肯用心,无论做什么事的时候,都一样可以锻炼你的武功。”
  现在秋凤梧反复咀嚼着这几句话,就好像在嚼着枚橄榄,回味无穷。
  他现在才明白金开甲为什么能成为天下武林第一高手。

×      ×      ×

  早饭已经摆在桌上,他们正在等高立和双双回来。
  金开甲又开始劈柴。
  秋凤梧静静的在旁边看着,只觉得他劈柴的动作说不出的纯熟优美。
  武学的精义是什么?
  只有四个字——专心、苦练。
  其实这四个字也同样适于世上的每一件事。
  无论你做什么,若要想出人头地,就只有专心、苦练。
  “你可知道谁是自古以来,使用斧头的第一高手?”
  “不知道!”
  “鲁班。”
  “他只不过是个巧手的工匠而已。”
  “可是他每天都在用斧头,对于斧的性能和特质,没有人能比他知道的更多,斧已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他用斧就好像运用手指一样灵活。”
  熟,就能生巧。
  这岂非也正是武学的精义。
  秋凤梧长长叹息,只觉得金开甲说的这些话,甚至比一部武功秘籍还有价值。
  这些也绝不是那些终日坐在庙堂上的宗主大师们,所能说得出的。

×      ×      ×

  阳光遍地,远山青翠。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婆,左手拄着根拐杖,右手提着个青布包袱,沿着小溪踽踽独行,腰弯得就像是个虾米。
  秋凤梧道:“这附近还有别的人家。”
  金开甲道:“最近的也在三五里外。”
  秋凤梧不再问了,老太婆却已走到院子外,喘息着,陪着笑脸道:“两位大爷要不要买几个鸡蛋?”
  秋凤梧道:“鸡蛋新鲜不新鲜?”
  老太婆笑道:“当然新鲜,不信大爷你摸摸,还是热的哩。”
  她走进来,蹲在地上,解开青布包袱。
  包袱里的鸡蛋果然又大又圆。
  老太婆拾起一枚,道:“新鲜的蛋生吃最滋补,用开水冲着吃也……”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突听“飕”的一声,一根弩箭已穿入了老太婆的背。
  老太婆的脸骤然扭曲,抬起头,似乎想将手里的蛋掷出,但人已倒了下去。
  接着,就有条黑衣人影从山坳后窜出,三五个起落,已掠入院子,什么话都不说,一把抄起了老太婆的鸡蛋,远远掷出,落入小溪。
  只听“轰”的一声,溪水四溅。
  黑衣人这才长长吐出口气,道:“好险。”
  秋凤梧脸色已变了,似已连话都说不出。
  黑衣人转过脸向他勉强一笑,道:“阁下已看出这老太婆是什么人了吗?”
  秋凤梧摇摇头。
  黑衣人压低声音,道:“她就是‘七月十五’派来行刺的。”
  秋凤梧变色道:“七月十五?阁下你……”
  黑衣人道:“我……”
  他一个字刚说出,身子突也一阵扭曲,脸已变形,嘴角也流出鲜血。
  血一流出来,就变成黑的。
  金开甲脸色也变了,抛下斧头赶来。
  黑衣人已倒下,两只手捧着肚子,挣扎着道:“快……快,我身上的木瓶中有解药……”
  金开甲正想过去拿,秋凤梧却一把拉住了他。
  黑衣人的神情更痛苦,哽声道:“求求你……快,快……再迟就来不及了。”
  秋凤梧冷冷地看着他,冷冷道:“解药在你身上,你自己为何不拿?”
  金开甲怒道:“你难道看不出他已不能动了,我们怎能见死不救。”
  秋凤梧冷笑道:“他死不了的。”
  黑衣人的脸又一阵扭曲,突然箭一般从地上窜起,扬手打出了七点乌星。
  那老太婆竟也从地上跳了起来,一挥手,掷出了两枚鸡蛋。
  秋凤梧没有闪避,反而迎了上去,两枚蛋忽然已到了他手里,滑入他衣袖。
  老太婆凌空翻身,倒窜而出,忽然发现秋凤梧已到了她面前。
  她双拳齐出,双锋贯耳。
  但秋凤梧的手掌却已自她双拳中穿过,她的拳头还未到,秋凤梧的手掌已拍在她胸膛上。
  轻轻一拍。
  老太婆的人就像是忽然被这只手掌黏住,双臂刚刚垂下,人也不能动了。
  然后她就听到一阵骨头断裂的声音。
  金开甲用一条手臂挟住了那黑衣人,挟紧,放松,黑衣人忽然间就像是一堆泥般倒了下去,断裂的肋骨斜斜刺出,穿破了衣裳。
  鲜血慢慢的在地上散开。慢慢的渗入地中。
  金开甲凝视着,目光带着种深思之色,就仿佛这一生从未见过流血一样。

×      ×      ×

  老太婆不停地颤抖。
  也不知是因为秋凤梧这种奇特的掌力,还是因为那骨头碎裂的声音,她忽然恐惧得像是个刚从噩梦中惊醒的孩子。
  秋凤梧一把揪住她苍苍白发,用力拉下来,带着她的脸皮一起拉了下来,就露出了另一张脸。
  一张瘦小、蜡黄、畏怯,但却十分年青的脸。
  秋凤梧冷冷地看着他,道:“你是新来的?”
  这人点点头。
  秋凤梧道:“你知道我是谁?”
  这人舐了舐发干的嘴唇,道:“我……我听说过。”
  秋凤梧道:“那么你就该知道,我至少有三十种法子可以让你后悔为什么要生下来。”
  这人勉强点了点头,脸上已无人色。
  秋凤梧道:“所以你最好还是说实话。”
  这人道:“我说……我说。”
  秋凤梧道:“你们来了几个人?”
  这人道:“六个。”
  秋凤梧道:“都是些什么人?”
  这人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秋凤梧道:“他们的人在哪里?”
  这人道:“就在山那边,等着我们……”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又听见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
  他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
  秋凤梧已转过身,没有再看一眼。
  他杀人从不再多看一眼。
  金开甲却还在凝视着地上的鲜血,突然道:“我已有六年未曾杀过人。”
  秋凤梧道:“六年的确已不算短。”
  金开甲道:“我十三岁时开始杀人,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杀人是件令人作呕的事。”
  秋凤梧叹了口气,道:“只不过那还是比被杀好些。”
  金开甲霍然抬起头,盯着他,道:“你怎知道他们是来杀你的?”
  秋凤梧苦笑道:“只因为我以前也做过跟他们一样的事。”
  金开甲还想再问,已听到双双的声音:“你以前做过什么事?”

×      ×      ×

  双双倚着高立的肩,站在阳光下。
  高立的脸色苍白而紧张,但双双脸上却带着比阳光还灿烂的笑容。
  秋凤梧从未想到她看来也会变得如此美丽。
  世上又还有什么比欢愉和自信更能使一个女人变得美丽呢?
  秋凤梧正不知怎么回答她的话,双双却又在问:“我刚才好像听见你们在说杀人?”
  秋凤梧终于勉强笑了笑,道:“我们刚才在说故事。”
  双双嫣然问道:“什么故事?我最喜欢听故事了!”
  秋凤梧道:“但这故事却不好听。”
  双双道:“为什么?”
  秋凤梧道:“因为这故事中,有人在杀人!”
  双双脸上似也有了阵阴影,凄然道:“为什么有些人总是要杀人呢?”
  秋凤梧缓缓道:“这也许只因为他们若不杀人,别人就要杀他们。”
  双双慢慢的点了点头,神色更凄凉,忽又皱眉道:“这里怎么有血腥气?”
  金开甲道:“我刚才杀了一只鸡。”

×      ×      ×

  住在山林中的人,家家都养鸡。
  最愚蠢的人,也不会长途跋涉,拿鸡蛋到这种地方来卖的。
  无论中了什么样的毒,从嘴角流出来的血也不可能立刻变成黑色的,更不可能在毒发倒地时,还能将每个字都说得很清楚。
  这并不是因为“七月十五”杀人的计划有欠周密。
  这只因定计的人,从未到过这偏僻的山林里,只因来的这两个人,还是第一次参加杀人的行动。
  而他们遇着的偏偏是经验丰富的老手。
  何况这次行动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失败。
  后面还有四个人。
  真正可怕的是这四个人。

相关热词搜索:孔雀翎

上一篇:第二章 浪子泪
下一篇:第四章 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