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楼明月
2020-04-16 13:49:28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浓烟渐渐散了。
  这是夺命的烟,江湖中已不知有多少声名赫赫的英雄,无声无息地死在这种浓烟里。
  浓烟消散的时候,木头人的眼睛里正在发着光,他相信他的对手无疑已倒了下去。
  他希望还能看见他们在地上做最后的挣扎,爬到他面前,求他的解药。
  甚至连石霸天和铜虎都曾经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过。
  他们本都是江湖中最凶悍的强人,可是到了真正面临死亡时,就连最有勇气的人都会变得懦怯软弱。
  别人的痛苦和绝望,对他说来,总是种很愉快的享受。
  可是这一次他失望了。
  傅红雪和燕南飞并没有倒下去,眼睛里居然也在发着光。
  木头人眼睛里的光却已像他身上的火焰般熄灭,烧焦的衣服也早已随着浓烟随风而散,只剩下一身漆黑的骨肉,既像是烧不焦的金铁,又像是烧焦了的木炭。
  燕南飞忽然道:“这两人就是五行双杀。”
  傅红雪道:“哼。”
  “金中藏木,水火同源”,“借土行遁,鬼手捉脚”,本都是令人防不胜防的暗算手段,五行双杀也正是职业刺客中身价最高的几个人之列,据说他们早已都是家财巨万的大富翁。
  只可惜世上有很多大富翁,在某些人眼中看来,根本一文不值。
  泥人抢着赔笑道:“他是金木水火,我是土。我简直是条土驴,是个土豆,是只土狗。”
  他看着傅红雪手里的刀。刀已入鞘,漆黑的刀柄,漆黑的刀鞘。
  泥人叹息着,苦笑道:“就算我们不认得傅大侠,也该认得出这柄刀的。”
  木头人道:“可是我们也想不到傅大侠会帮着他出手。”
  傅红雪冷冷道:“他这条命已是我的。”
  木头人道:“是。”
  傅红雪道:“除了我之外,谁也不能伤他毫发。”
  木头人道:“是。”
  泥人道:“只要傅大侠肯饶了我这条狗命,我立刻就滚得远远的。”
  傅红雪道:“滚。”
  这个字说出来,两个人立刻就滚,真是滚出去的,就像是两个球。
  燕南飞忽然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决不会杀他们。”
  傅红雪道:“哦?”
  燕南飞道:“因为他们还不配。”
  傅红雪凝视着手里的刀,脸上的表情,带着种说不出的寂寞。
  他的朋友本不多,现在就连他的仇敌,剩下的也已不多。
  天上地下,值得让他出手拔刀的人,还有几个?
  傅红雪缓缓道:“我听说过,他们杀了石霸天,代价是十三万两。”
  燕南飞道:“完全正确。”
  傅红雪道:“你的命当然比石霸天值钱些。”
  燕南飞道:“值钱得多。”
  傅红雪道:“能出得起这种重价,要他们来杀你的人却不多。”
  燕南飞闭上了嘴。
  傅红雪道:“你没有问,只因为你早已知道这个人是谁。”
  燕南飞还是闭着嘴。
  傅红雪道:“你的未了心愿,就是为了要对付这个人?”
  燕南飞突然冷笑,道:“你已问得太多!”
  傅红雪道:“你不说?”
  燕南飞道:“不说。”
  傅红雪道:“那么你走!”
  燕南飞道:“更不能走!”
  傅红雪道:“莫忘记我借给你一年,这一年时光,就是你欠我的。”
  燕南飞道:“你要我还?怎么还?”
  傅红雪道:“去做完你该做的事。”
  燕南飞道:“可是我……”
  傅红雪霍然抬头,盯着他道:“你若真是个男子汉,就算要死,也得死得光明磊落。”
  他抬起头,燕南飞却垂下头,仿佛不愿让他看见自己脸上的表情。
  谁都无法解释那是种什么样的表情——是悲愤?是痛苦?还是恐惧?
  傅红雪道:“你的剑还在,你人也未死,你为什么不敢去?”
  燕南飞也抬起头,握紧手里的剑,道:“好,我去。可是一年之后,我必再来。”
  傅红雪道:“我知道!”
  桌上还有酒。
  燕南飞突然转身,抓起酒罐子,道:“你还是不喝?”
  傅红雪道:“不喝!”
  燕南飞也盯着他,道:“不喝酒的人,真的能永远清醒?”
  傅红雪道:“未必。”
  燕南飞仰面大笑,把半罐子酒一口气灌进肚子里,然后就大步走了出去。
  他走得很快。
  因为他知道前面的路不但艰难,而且遥远,远得可怕。

相关热词搜索:天涯 明月

下一篇:黑手的拇指
上一篇:
天涯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