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
2020-04-16 13:58:30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马并未伤人,车并未翻倒。
  这个平平凡凡的外来客,也很快就在人丛中消失不见了,就像是一个泡沫消失在大海中,本来是绝对引不起别人注意的。
  傅红雪慢慢地抬起头,明月心正在看着他微笑,笑得很奇怪,也很甜。
  他却像是突然被抽了一鞭子,突然转过身,奔向车厢。
  明月心不但看到了他的惊悸和痛苦,甚至也感到了他内心深处那种无可奈何的悲伤。
  本已如流水般逝去的往事,本已如轻烟般消散了的人,现在为什么又重回到他眼前?
  她忍不住抬起手,轻抚着自己的脸。
  那个泥菩萨的面具已在掠出车厢时被摘了下来,她又让他看见了她的脸。
  她忽然觉得有点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长得如此像那个女人。
  她更恨那个女人为什么要给人如此深的痛苦?
  ——人与人之间,为什么总是要彼此伤害?爱得越深,伤害得也越重。
  她的指尖轻抚到自己眼睑,才发现自己的眼睛已湿了。
  这是为了谁?
  是为了人类的愚昧?还是为了这个孤独的陌生人?
  她悄悄地擦干眼睛,走人车厢时,脸上又已戴上了那个总是笑口常开的面具,心里只希望自己也能像这无忧无虑的胖菩萨一样,能忘记世上所有的悲伤和痛苦,哪怕只忘记片刻也好。
  ——只可惜人不是神。
  ——就算神佛,只怕也难免会有他们自己的痛苦,他们的笑脸,也许只不过是故意装出来给世人们看的。
  她又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傅红雪苍白的脸还在抽搐着。她勉强抑制了自己心里的刺痛,忽然道:“刚才那个人,你当然也看见过了。”
  他当然看见过。
  明月心道:“可是你并没有注意到他,因为他实在太平凡……”
  平凡得就像是大海中的一个泡沫,杂粮中的一颗豆子,任何人都不会注意到他的。
  可是等到海水灌入你的咽喉时,你就会突然发现,这个泡沫已变成了一根黑色的手指,从你的咽喉里刺入了你的心脏。
  明月心叹息着,道:“所以我一直认为这种人最可怕。若不是他刚才自己露出了行迹,也许你直到现在还不会注意他。”
  傅红雪承认。
  ——可是他刚才为什么要故意露出行迹来呢?
  明月心道:“因为他要查探我们的行迹。”
  拇指一定早已发现了对面马车里有人在窥望,所以故意打湿了他的裤脚,就在赔着笑擦裤脚时,已将消息递给了他。
  他故意倒在马蹄下,只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做,车厢里的人才会出来。
  明月心苦笑道:“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出他的来历,他已看见了我们,不出一个时辰,他就会查出燕南飞在什么地方。”
  傅红雪忽然问道:“黑手也和燕南飞有仇?”
  明月心道:“没有,他们从不会因为自己的仇恨而杀人。”
  傅红雪道:“他们只为什么杀人?”
  明月心道:“命令。”
  只要命令一到,他们立刻就杀人,不管谁都杀!
  傅红雪道:“他们也听人的命令?”
  明月心道:“只听一个人的。”
  傅红雪道:“谁?”
  明月心道:“公子羽!”
  傅红雪的手握紧。
  明月心道:“就凭黑手他们五个人,还没有成立这种组织的力量。”
  他们的组织里,几乎已将江湖中所有的刺客和凶手全都网罗,五行双杀和鬼外婆当然也是属于这组织的。
  这种人本身行动的收入已很高,要收买他们并不容易。
  明月心说道:“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有这种力量。”
  傅红雪道:“公子羽?”
  明月心道:“只有他!”
  傅红雪凝视着自己握刀的手,瞳孔已开始收缩。
  明月心也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以杀止杀,你刚才本该杀了那个人的。”
  傅红雪冷笑。
  明月心道:“我知道你从不轻易拔刀,可是他已值得你拔刀。”
  傅红雪道:“你认为他就是无名指?”
  明月心慢慢地点了点头,道:“我甚至怀疑他就是孔雀。”
  傅红雪道:“孔雀?”
  明月心道:“孔雀是种鸟,很美丽的鸟,尤其是它的翎……”
  傅红雪道:“但你说的孔雀却不是鸟?”
  明月心承认:“我说的不是鸟,是人,是个很可怕的人。”
  她的瞳孔也在收缩,慢慢地接着道:“我甚至认为他就是天下最可怕的人。”
  傅红雪道:“为什么?”
  明月心道:“因为他有孔雀翎!”

×      ×      ×

  孔雀翎!
  她说到这三个字时,眼睛竟突然露出种敬畏恐惧之色。
  傅红雪的脸色居然也变了。
  孔雀有翎,正如羚羊有角,不但珍贵,而且美丽。
  但他们说的孔雀翎,却不是孔雀的羽毛,而是种暗器!
  一种神秘而美丽的暗器。
  一种可怕的暗器。
  没有人能形容它的美丽,也没有人能避开它、招架它!
  在暗器发射的那一瞬间,那种神秘的辉煌和美丽,不但能令人完全晕眩,甚至能令人忘记死的可怕!
  据说所有死在这种暗器下的人,脸上都带着种神秘而奇特的微笑。
  所以有很多人,都认为他们是心甘情愿地死在这种暗器下的,就好像有些人明知蔷薇有刺,却还是要去采撷。
  因为这种辉煌的美,已非人力所能抗拒!

×      ×      ×

  “你当然也知道孔雀翎!”
  “我知道。”
  “但你却决不会知道,孔雀翎已不在‘孔雀山庄’里。”
  傅红雪一向是个很难动声色的人,可是听了这句话,却显得大吃一惊。
  他不但知道孔雀翎,而且还到孔雀山庄去过。
  当时他的心情,几乎就像是朝圣者到了圣地一样。

×      ×      ×

  那时正是初秋,秋夜。
  他从来也没有见到过那么瑰丽、那么庄严的地方。在夜色中看来,孔雀山庄的美丽,几乎接近神话中的殿堂。
  “这里一共有九重院落,其中大部分是在三百二十年前建造的,经历了无数代,才总算使这地方看来略具规模。”
  接待他的人是“孔雀山庄”庄主的幼弟秋水清。
  秋水清是个说话很保守的人。
  其实这地方又何止略具规模而已,看来这简直已经是奇迹。
  “这的确是奇迹,经过了多次战乱劫火,这地方居然还太平无恙。”
  后院的照壁前,悬着十二盏彩灯。
  辉煌的灯光,照着壁上一幅巨大的图画——
  数十个面目狰狞的大汉,拿着各种不同的武器,眼睛里却充满了惊惶和恐惧。
  因为一个白面书生手里的黄金圆筒里,已发出了彩虹般的光芒。
  比彩虹更辉煌美丽的光芒。
  “这已是多年前的往事,那时黑道上的三十六杀星,为了要毁灭这地方,结下血盟,合力来攻,他们三十六人联手,据说已无敌于天下。”
  “可是这三十六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回去。”
  “自从那一役之后,江湖中就没有人敢来侵犯孔雀山庄.孔雀翎这三个字,也从此传遍天下!”

×      ×      ×

  直到此刻,秋水清当时说的话,仿佛还在他耳边响动着。
  他做梦也想不到孔雀翎已不在“孔雀山庄”。
  “这是个秘密。”明月心道,“江湖中从来也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孔雀翎已被秋家的第十三代主人遗失在泰山之巅!
  “这秘密直到现在才渐渐有人知道,因为孔雀翎忽然又在江湖中出现了。”
  只出现过两次,只杀了两个人!
  被杀的当然都是名重一时的高手,杀人的却不是孔雀山庄的子弟。
  “只要孔雀翎存在一天,江湖中就没有人敢来侵犯孔雀山庄,否则这地方就会被毁灭。”
  “孔雀山庄三百年的声名,八十里的基业,五百条人命,其实都建筑在一个小小的孔雀翎上!”
  可是现在孔雀翎竟已到了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手里!
  傅红雪忍不住问:“这个人就是孔雀?”
  “是的!”

相关热词搜索:天涯 明月

下一篇:决斗之前
上一篇:
黑手的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