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之间
2020-04-16 15:33:44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死黑!死寂!
  没有光,没有声音,都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没有希望。
  孩子们在吃奶。只有在他们的吮吸中,还跃动着生命的活力。
  可是他们的生命能维持多久呢?
  傅红雪又握紧了他的刀,可是现在这死亡的陷阱连他的刀都已无法突破!
  他本该去安慰卓玉贞的,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的心太乱。
  生死之间,他一向看得很淡,他放不下的是这两个孩子。
  虽然他并不是孩子们的真正父亲,可是他们之间已有了种奇妙的联系,甚至比父子更亲密的联系。
  因为这两个孩子是他亲手迎接到人世来的,仿佛已成了他自己生命的延续。
  这种情感复杂而微妙。就因为人类有这种情感,所以这世界才能存在。
  卓玉贞忽然道:“我听明月心说过,你们以前好像也曾被关在这里。”
  傅红雪道:“嗯。”
  卓玉贞道:“你以前既然有法子脱身,现在一定也能想出法子来的。”
  她眼睛里发着光,充满了希望。
  傅红雪实在不忍让她的希望破灭,但却又不能不让她知道事实的真相。
  “上次我们脱身,只因为那时候这里正好有件破壁的利器。”
  现在这里却已是空的,除了他们四个人之外,只有一具尸体。
  尸体己冰冷僵硬,他们迟早也必将变成这样子的。
  卓玉贞眼睛却还存着一线希望:“我常听人说,你的刀就是天下无双的利器!”
  傅红雪看着手里的刀,声音中充满痛恨:“这是杀人的利器,不是救人的。”
  他痛恨的不是别人,是他自己。只要能让孩子们活下去,他不惜做任何事。
  可是他偏偏无能为力。
  卓玉贞的希望终于完全破灭了,却勉强笑了笑,道:“我们至少还有一个希望。”
  她安慰傅红雪:“燕南飞要你在这里等,他一定会回来的。”
  傅红雪道:“他若要回来,早已该回来,现在就算回来了,也一定会认为我们已不在这里。”
  卓玉贞闭上了嘴。
  她当然也知道傅红雪说的是事实,燕南飞绝对想不到他们会在这里逗留这么久的,更想不到傅红雪会被人活活埋葬在这里。
  以傅红雪的耳目和反应,上面无论任何人只要有一点行动,都应该瞒不过他。
  又有谁能想得到那时他正在为孩子接生?又有谁能想得到这里会有孩子的啼哭?
  世上本就有很多事是任何人都无法预料的,真实的事有时甚至比神话还离奇。

×      ×      ×

  孩子们又开始哭了。
  傅红雪手心在淌着冷汗,他忽然想起他还可以为他们做一件事。
  一件他本来宁死也不愿去做的事。
  可是现在他一定要去做。
  ——赵平也是个老江湖,老江湖的身上总是会带着些急救应变的东西。
  去剥夺一个死人的所有,这种事他本来一想起就会恶心。
  可是现在他却已经在做这种事。
  他找出了一个火折子,一卷长绳,一块驱蛇避邪的雄黄精,一瓶刀伤药,半截已经啃过了的人参,一串钥匙,一朵珠花,几个金锞子,几张银票和一封信。
  珍珠和黄金本是世人不择手段去夺取的珍宝,甚至不惜用自己的人格去交换,但是现在,却已变得毫无价值。
  这岂非也是种讽刺?

×      ×      ×

  生育后的虚弱,孩子们的奶汁。
  无论谁都知道卓玉贞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人参。
  傅红雪默默地拔出刀,削去了被啃过的部分——这是他第一次为了件没有生命的东西拔刀,却已是卓玉贞第二次看见他的刀。
  他不在乎。
  他和卓玉贞之间的藩篱,已在生育的过程中被打破了。
  现在他们两人之间,也已有了种奇异的联系。
  卓玉贞也没有提起这件事,默默地接过人参,眼睛却盯在那朵珠花上。
  那是朵牡丹,每一颗珍珠都毫无瑕疵。
  柔润的光泽,精巧的铸工,在黑暗中看来更显得非凡和美丽。
  她眼睛里又发出了光。
  她毕竟是个女人。
  珠宝的魅力,本就是任何女人都不能抵抗的。
  傅红雪迟疑着,终于递给了她。
  也许他本不该这么做,可是此时此刻,他又何苦不让她多享有一点乐趣、一点欣喜?
  卓玉贞笑了,笑得就像是个孩子。
  啼哭中的孩子忽然已睡着。
  傅红雪道:“你也该睡了!”
  卓玉贞道:“我睡不着。”
  傅红雪道:“只要闭上眼睛,自然就会睡着的。”
  他看得出她已很疲倦。她失了太多血,经过太多苦难惊吓。
  她的眼睛终于合起,忽然就已沉人了宁静而甜蜜的黑暗里。
  傅红雪静静地看着他们,沉睡中的母亲和婴儿们,这本该是幅多么幸福,又多么美丽的图画,可是现在……
  他咬了咬牙,决心不让自己流泪。
  现在他一定要找出每一样可以帮助他们脱身的东西。他虽然有一双能够在暗中视物的眼睛,但是他也太疲倦。
  他闪亮了火折子,第一跟看见的,却是那信封上的八个字。
  “面呈
  燕南飞吾弟。
  羽。”
  羽?
  公子羽?
  这封信难道是公子羽托赵平交给燕南飞的?
  吾弟?
  他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傅红雪抑制了自己的好奇,折起这封信,收藏在怀里。
  赵平没有机会将这封信交出来,他希望自己还有机会能再见燕南飞。
  可是他自己也知道,这希望实在渺茫得很。

×      ×      ×

  对傅红雪来说,除了这封信和人参外,从赵平身上找到的东西根本全无价值。
  因为他忽略了一点——像赵平这种男人身上,本不该带着珠花的。
  等他想到这一点时,已经太迟。

相关热词搜索:天涯 明月

下一篇:天王斩鬼刀
上一篇:
明月何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