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2022-01-10 20:17:19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时间是大明初叶,成祖当位,国势昌隆。
  深沉宏亮的钟声在暮霭中悠悠地传出去,这口前朝古铜钟在山顶上已经响了数百年,然而钟声给人们的感觉仍是一样的,和穆中带着令人肃然的凛凛神韵。
  少林寺的庙宇在数十丈外就被山上的暮霭濛成一片黑沉沉的暗影,天是渐渐向晚了。
  “心如,是什么时辰啦?”
  发话者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和尚,他一面拈着一颗黑色棋子,一面偏头向石盘旁侍候的小和尚发问,心如小和尚数着钟声,答道:“大师伯,申时啦!”
  老和尚对面弈棋的也是一个健朗的老僧,面色红润无比,却怪的是前额下没有一根眉毛,是以看来甚是滑稽。
  那发话的老和尚拈着棋子一直沉吟不决,小和尚看着那石棋盘上胜负已明的棋局,忍不住道:“大师伯,您这一子无论下什么地方,都是输定的了,依弟子看……”
  老和尚“当”的一声把手中黑棋子放回瓷罐中,大声拦断心如的话,笑对无眉和尚道:“掌门师弟,我们这盘棋从晌午下到现在,仍是不分胜负,这着实是棋逢对手,我看今天到此为止吧,哈哈——”
  说着又转头对心如小和尚道:“心如,这盘残局千万要保持原状,明天师伯还要跟你师父决个高下哩!”
  心如和尚忍住笑,忙点头道:“是,大师伯。”
  无眉的红面老僧一笑而起,正要调侃几句,忽然“咦”了一声——
  心如大师伯一齐站起,大师伯道:“什么事?”
  无眉的和尚道:“师兄,你瞧山下——”
  大师伯向前走了两步,凝目往下望去,心如小和尚也跟着走上前,只见山下茫茫云雾中,隐隐出现一条人影。
  那人身形颇快,分明是怀有上乘轻功,大师伯瞧了一会儿,觉得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事,便踱回石盘边,拖着小和尚的衣袖道:“心如,我老老实实告诉你,你师父武功自然是好极了的,可是你千万不能学他那副道学像,嘿嘿,瞧他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啦——”
  心如斜眼望去,只见师父果真一直聚精会神地往下看,倒像山下真有什么古怪似的,大师伯一扯他袖口,又笑道:“论武功,你师父自然是天下无双的了,可是在其他方面却未见得高明哩——”
  心如知道他下面要说什么,但是仍装着一本正经地洗耳恭听,果然大师伯道:“譬如说……嘿,就拿棋艺来说吧,他虽然浸淫此道数十年,可是……一和大师伯弈起来,那就……那就差一着啦,所谓棋差一着,缚手缚脚,那当真是至理名言。”
  心如忍笑偷偷望了师父一眼,只见师父仍然凝视山下,似乎没有听见大师伯的话,忽觉腕上一紧,原来大师伯又扯了他一下道:“就拿眼下这盘棋来看吧,目下虽是胜败未分,嘿嘿,胜败未分,不过我相信你也可以看得出来……喏,这一着是何等神妙……”
  说着,他伸手向棋盘上一指,他原想随便指一粒黑子,就硬说这一子如何了得。那晓得盘中每一黑子,都被白子困得水洩不通,竟找不出一“神妙”子来,老和尚不禁连连抓头,奇道:“咦,方才那一着妙棋到哪里去了?咦?……”
  忽然那红脸老僧道:“师兄,快来看!”
  大师伯一扯心如,一齐跃到崖边,只见山下那人身形已稍微清楚,大师伯一看之下,也是一惊——
  原来山下那人忽然加速起来,身形就如一缕黑烟一般,在茫茫云雾中如飞而前,那人背上插着一物,精光耀目之极,心如小和尚一见之下,脱口叫道:“师父,这人是谁?”
  大师伯也道:“师弟,此人是谁?难道是昆仑掌教?可是身形不像哩!”
  红脸老僧忽惊道:“鬼愁谷!他竟踏入鬼愁谷!”
  大师伯道:“嘿!他进了鬼愁谷,居然身法丝毫不减!”
  红脸老僧道:“这时候直闯鬼愁谷而不绕谷过山,难道此人有什么天大急事?”
  大师伯道:“我敢打赌此人轻功是昆仑掌教嫡传!”
  红脸老僧道:“据我看昆仑掌教长春上人亦未见得有如此功力!”
  大师伯神色微诧地道:“你说昆仑还有高手竟在长春上人之上?”然后又若有所思地道:“恐怕不可能吧?”
  红脸和尚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那就不知道了。”
  大师伯道:“嘿,这人竟然愈来愈快了,大雾鬼愁谷中,他竟如履平地!”
  红脸和尚半晌不言,忽然沉声道:“普天之下,只怕没有第二个有如此轻功者!”
  大师伯双眉一皱,道:“不知他直闯鬼愁谷何干?”
  红脸和尚不语,暗道:“难道是来寻少林寺的碴儿?”
  大师伯一侧头,正要开口,山下那人的身形已隐入茫茫云涛中,他见红脸老僧沉吟不语,知他心事,扬袖大声道:“就算是到少林寺来的,有你少林寺主持无眉大和尚和老衲在,还怕什么?”
  红脸和尚仍然不语,大师伯朗笑道:“若是咱们两人不准旁人上山,大概天下还没有人能够上得了少林!”
  他大袖一扬,丈外一株树应风而折,红脸和尚道:“师兄,你的般若神功又精进啦!”
  大师伯满不在乎地笑了笑,似乎是在说:“我的功力有多深永远是一个谜。”
  红脸无眉和尚又仔细沉吟了一会儿,但他始终无法猜出这夜闯鬼愁谷的人会是谁?

×      ×      ×

  天边的晚霞渐渐暗了下去,最后的一道金光在云海山峦之中一闪而灭,两只迟归的大鸟“哇”的鸣叫了一声,投入了林中。无眉和尚忽然感到一阵奇异的感觉,他自己也说不出是怎么一回事,但他似乎隐隐预感到即将有一件不寻常的事降临到这名山古刹之上。
  这位身居当今少林掌门方丈的无眉老僧,竟然无端烦恼地在场内踱起来,心如小和尚拉着大师伯的衣袖,悄悄递出一个惊疑的眼光。
  大师伯微微笑了一笑,拈髯忽然道:“掌门师弟,你为何事愁?”
  无眉和尚摇了摇头,他的眼中有一种令人茫然的感觉,过了片刻,他对心如道:“心如,收拾棋子,咱们回寺去。”
  他们向少林的正殿走去,天色黑了,那寺中的油灯显得较为明亮,他们的影子长长地拖在背后。
  无眉和尚道:“师兄,您说方才那人可不可能是要往咱们这儿来的?”
  大师伯呵呵笑道:“便算他是专程来找咱们少林的,那还不是自寻败仗吃么?哈哈,师弟你以为昔年丹阳子硬闯少林的事还会重演么——唉,真遗憾那年贫僧不在寺中,否则就可以见识威震天下的武当掌教丹阳子的盖世神功了……”
  无眉和尚双目一垂,黯然道:“小弟无能,致使少林寺竟被外人硬闯山门,若是师兄那日在场的话,必不致叫丹阳子如此威风八面……”
  大师伯见无眉和尚面显黯然之色,连忙岔开道:“若不是师弟一再告诫,我老和尚迟早总要寻丹阳子较量一番的,哈哈——”
  他们走到庙门阶上,左右一边一个护门神像,塑得金盔银甲,威风凜凜,大师伯故意打趣地拍拍守门神的手膀道:“如果真有人要来少林寺撒野,那可要多多偏劳两位了。”
  他说得嬉皮笑脸,丝毫不像一个出家人的规范。心如忍着笑,一本正经地跟在无眉和尚的背后。
  无眉和尚见大师兄那模样,脸上毫无笑意,却十分正经地接口道:“师哥说得一点也不错,可还记得那年丹阳子夜闯藏经阁之际,前堂轰然巨震,两尊守门神同时无故塌垮倒地的事?”
  他说着走近神像下,合十对护门尊者行了一礼,然后抬起头来,仰望着神像的脸孔,那巨阔的血盘大嘴咧开,像是正对着无眉大师在狂笑。天空紫黑的云飘动着,像是一个庞大的魔鬼,晚风阴森地令人感到一阵难言的恐惧。
  无眉大师收回目光,无言地和大师伯带着心如向庙内走去。
  心如小和尚对于武当掌教丹阳子夜闯少林的事也略知一二,但是个中详情他却不敢向师父多问,这时他虽然极想问一句,但是他到底忍住了。

×      ×      ×

  寺内传来晚课的钟声……
  蓦然之间,心如一把抓住师伯的大袖子叫道:“大师伯,你瞧……”
  悬挂在正堂前的大吊灯突然无风而剧烈震摇起来,同时,房屋四角传来轰隆轰隆之声——
  “地震——”
  大师伯和无眉大师同时大喝出这两个字!他们抓着心如,身形比箭矢还要快地向外反跃而出,正当他们纵到寺门之际,无眉大师忽然大喝一声——
  只听得吱吱咯咯一阵暴响,那两尊护门巨神突然自根部而裂,两尊神像同时迎面扑倒下来。他们只觉得神像那两张咧嘴狂笑的红脸在空中一划而过,接着,轰然巨震,沙尘暴飞,两尊守门神跌成粉碎。
  无眉和尚的心陡然重重地一沉,他脸色大大一变,一时里没有说话,似乎是呆住了,连地震什么时候停止了都不知道。
  大师伯的脸上也露出一种奇怪的神色,心如听见他喃喃自语道:“……难道历史要重演?……嘿,我老和尚可不怕……”
  心如听得心中一震,他暗暗道:“大师伯,心如也不怕!”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漫天的沙尘都已落下,只是寺门石阶前多了一片碎石颓垣。一直没有说话的少林方丈无眉大师,双目中忽然射出无比凜然之色,他很快地转过头来对心如道:“心如,去藏经阁中把师父的方便铲拿出来!”
  心如的心中猛然一震,师父的方便铲——师父的方便铲整整封藏十年了啊!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当太阳刚从山边落下去的时候……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第一章 视死如归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