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战
2020-04-16 16:04:5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昔在九江上,遥望九华峰。
  天河挂绿水,秀出九芙蓉。
  我欲一挥手,谁人可相从。
  君为东道主,于此卧云松。
  ——李白

  九华山在安徽青阳西南四十里,即汉时泾县、陵阳二地。
  三国时孙吴分置临城县境,至隋废,唐置青阳县,以在青山之阳为名,属池州府。青山在县北五里,逾梅家岭,与贵池接壤。
  九华山南望陵阳,西朝秋浦,北接五溪大通,东际双峰龙口,昔名九子山。
  唐李白游九子山,见其山峰并时,如莲开九朵,改之为九华山。
  书记上有记载:“旧名九子山,唐李白以九峰如莲花削成,改之为九华山。”
  青阳县志上也有记载:“山近县西四十里,峰之得名者四十八,岩十四,洞五,岭十一,泉十八,源二,其余台石池涧溪潭之属以奇胜名者不一。”
  “知行合一”的王阳明曾读书于此山中,与李白书堂并名千古。
  诗仙李白“改九子山为九华山联句”有序。
  “……太史公南游,略而不书,事绝故老之口,复缺名贤之纪,虽灵仙往复而赋咏笔间,予乃削其旧号,加以九华之目,时访逅江汉,憩于夏侯回之堂,开檐岸帻,坐眺松雪,因与二三子联句,传之将来。”
  他们的诗是这样的:
  “妙右分二气,灵山开九华。”——李白
  “层标遏迟日,半壁明朝霞。”——高霁
  “积雪曜陲壑,飞流歆阳崖。”——韦权舆
  “青荧玉树色,缥渺羽人家。”——李白

×      ×      ×

  九华山不但是诗人吟咏之地,也是佛家的地藏王道场。
  《地藏十轮》经:“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尽藏。”取名地藏。
  《大乘佛经》上记载的是:“地藏受释尊付嘱,令救度六道众生,决不成佛,常现身地狱中,以救众生之苦难,世称幽冥教主。”
  《地藏本愿》经二卷,唐实义难陀译,经中记载:“佛升忉利天为母说法,后召地藏大士永为幽冥教主,使世上有亲者皆得报本荐亲,咸登极乐。”
  这本书多说地狱诸相及追荐功德,为佛门的孝经。
  经中又说地藏菩萨救渡众生,不空誓,不成佛之弘愿,故名“地藏本愿”。

×      ×      ×

  所以“九华剑派”不但剑术精绝,同时也有诗人的浪漫和佛家的玄秘。
  武林中有七大剑派,九华山并不在其内,因为九华山门下的弟子本就极少,行踪更少出现在江湖。
  多年前江湖中就已盛传九华派已与幽冥教合敖,同时供奉的两位祖师,一位是地藏王菩萨,另一位就是诗酒风流。高绝千古的李白。
  据说这位青莲居士不但是诗仙,也是剑仙,九华的剑法,就是他一脉相传。直到千百年后,江湖中又出现位奇侠李慕白,也是九华派的嫡系。
  这些传说使得九华派在江湖人心目中变得更神秘。九华门下的弟子,行踪也更诡秘,近年来几乎已绝迹于江湖。
  但这些却还都不是让傅红雪吃惊的原因,令他吃惊的,是如意大师这个人。

×      ×      ×

  如意大师着白袍,登芒鞋,赤足,摩顶,神情严肃,眸子有光,看来无疑是位修为极深的出家人,一位出家的女人。
  如意大师是个尼姑。
  她看来仿佛已近中年,身材适中,容貌端正,举止规矩有礼,一张表情严肃的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更没有足以令人吃惊之处。
  无论任何人眼中看来,她只不过是个修为严谨的中年尼姑,和佛门中其他千千万万个谨守清规的尼姑并没有什么不同。
  可是在傅红雪眼中看来,就完全不同了。
  她的容貌虽平凡端庄;但一双玉手美如春葱,柔若无骨。
  她赤足着芒鞋,不着鸦头袜,露出一双底平趾敛的如霜雪白玉足,更美得令人目眩。
  她的白布僧袍宽大柔软,一尘不染,遮盖着她绝大部分身体。
  没有人会去幻想一个修为严谨的中年尼姑,在僧袍下的胴体是什么样子的。
  傅红雪却不能不想。
  ——栏杆上的洁白僧袍,浴池中的丰美胴体。
  ——黑暗中的呻吟呼吸,温暖光滑的拥抱,还有那双牵引他进入梦境的手。
  他竟不能不将眼前这个道貌岸然的出家人,和昨夜那个成熟而充满渴望的女子联想在一起。
  虽然他一直禁止自己去想,但却偏偏不能不想。
  虽然他对一切事都已能不闻不问,无动于衷,可是这规矩严肃的中年尼姑,却使得他的方寸大乱。
  他已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发干,心跳加速,几乎无法控制。
  如意大师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端庄严肃的脸上,还是全无表情。
  傅红雪几乎忍不住要冲过去,撕开她的僧衣,看看她是不是昨夜那个女人。
  可是他只有勉强忍耐住。
  他仿佛听见她在问:“这位就是名满天下的傅红雪施主?”
  他仿佛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回答:“是的,我就是傅红雪。”
  卓夫人看着他们,眼睛里的表情狡黠而诡谲。
  ——她是不是已知道他们的事?
  她忽然笑道:“大师驻锡九华,想不到居然也知道傅大侠的名声。”
  如意大师道:“贫僧虽然身在方外,对江湖中的事,却并不十分生疏。”
  卓夫人又问道:“大师以前是不是见过他?”
  如意大师沉吟着,居然点了点头,道:“仿佛见过一次,只是那时天色昏黑,并没有看清楚。”
  卓夫人笑道:“大师虽然看不清他,他却一定看清了大师的。”
  如意大师道:“哦?”
  卓夫人笑得更神秘,道:“因为这位傅大侠是夜眼,在黑暗中视物,也可以明察秋毫。”
  如意大师的脸上,仿佛起了种奇怪的变化。
  傅红雪的心也在往下沉。
  昨夜在黑暗中,他并没有看清她,只不过隐约看出了她的胴体的轮廓。
  他一直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才发现他的眼力不知不觉中已受到伤损。
  那一定是他在见到铁柜中那老人以后的事。
  难道那老人的眼睛里,竟有种可以令人感觉变得迟钝的魔力?
  他为什么不让傅红雪看见黑暗中那个女人?
  她为什么要在黑暗中等待?

×      ×      ×

  最后的两位见证也被公子羽请了进来,傅红雪竟没有注意这两人是谁。
  他的心又乱了。
  他不能忘记昨夜的事,也不能将一个活生生的女人当作工具。
  陈老板的哀恸,倪宝峰怨毒的眼神,忽然也变得令他无法忍受。
  还有那柄鲜红的剑。
  这柄剑怎么会到了公子羽手里?
  剑在他手里,燕南飞人呢?
  这两人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神秘关系?公子羽为什么直到现在还不肯露出真面目?

相关热词搜索:天涯 明月

下一篇:第三部 明月
上一篇:
神秘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