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龙战在野 正文

第八章 晓前血战
 
2020-06-29 06:23:59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万物波动”。
  这是大周女帝阅毕《道心种魔大法》后,领悟回来的道理,不单是一种能通幽微鬼神的哲思,更是厉害至乎极限的心法,却只有练就种魔大法的龙鹰能理解,第一个听到的胖公公并没法如他般能亲自体验。
  此心法于二人对决时奇效无穷,但最能发挥的时刻,肯定是在战场之上。
  龙鹰就在敌人的先锋军杀上丘岗、即将短兵交锋前的一刻,从阵内反冲出来,望密密麻麻被敌骑填满的斜坡奔击而下。
  风过庭、觅难天为左、右二翼,荒原舞、君怀朴与管轶夫、虎义,分为前后两组,系随三人之后,阵形整齐,气势如虹,杀将下去。
  在此兵凶战危的情况里,深陷敌阵,刀光剑影、矛戟塞空,根本没法使出平时惯用的奇招妙着,而是凭过往刻苦修行而来、近乎本能的手法去克敌应战,甚至没法先看个清楚,纯赖感觉去应付。
  可是对龙鹰来说,不论是敌是我,莫不变为一种波动,包括攻来的兵器、劲道和无影无形的精、气、神,全无遗漏。
  他自己本身也是波动,以波动去掌握临身攻来的所有波动,再凭灵应以己身为核心扩展往整个战场。
  从来没有一刻,他更能体会此一心法,更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他的接天轰合成而为长一丈二尺、重一百二十斤的神兵异器,最可怕的波动,一端是戈和矛的混合体,尖锥加横刀,勾、啄、撞、刺,两枝长矛左右戳至前,已给他勾开;尽端的尖锥波动两次,刺穿对方护胸甲胄,震碎心房,波动的劲气更撞得两敌倒飞开去,碰得另两敌倒跌下马,在现时的情况下,是不可能避过马蹄践体的注定命运。
  失去主人的战马受惊狂跳,混乱像涟漪般散开时,龙鹰已策雪儿在两空骑间冲刺而下,换过另一端波卷形的宽直刀,对封着去路的四骑分别以砍、劈、削、刺的手法,于敌兵的波动临身前,先一步命中对手。他的魔劲何等狂猛,波动变得至短至速,激电般破入对方体内,中轰者莫不浑身经脉碎裂,喷血抛掷。
  接天轰再旋飞一匝,扫得四人兵器离手,回转而来时,四敌带着四蓬鲜血,抛飞开去。
  雪儿见状兴奋至极,不待他吩咐已疾扑而下,左右摆动,撞得两匹敌马左歪右倒。牵一发而动全身,何况是在不容后退、前仆后继的战场上,混乱从龙鹰的人和马往前方和两边扩散,本来阵容整齐的敌方精骑,出现绝不可容其发生的混乱。人和坠跌的战马滚下斜坡去,情况更是不堪,龙鹰和雪儿趁势直杀下去,为战友硬生生在蝼蚁般蜂拥攻来的敌丛里,开出血路。
  在他左翼的风过庭,彩虹剑来到他手上,化为雷击电闪,宛似见首不见尾的神龙,甫接战已削断敌方两把长矛,凭的是惊人的速度,凌厉处不在接天轰之下,既可补龙鹰长兵器的不足处,又如庖丁解牛,游走于骨肉的间隙,对方明明要击中他,岂知薄如纸的白光一闪,先一步被割断咽喉,就这么差以毫厘,先一步了账。
  右边的觅难天,用的是龙鹰的乌刀和甲盾,左盾右刀,加起来两百多斤,乃超级重武器,给他击中者,个个连人带兵器,骨折肉裂地抛跌下马,确是挡者披靡。
  后面的荒原舞、君怀朴、管轶夫、虎义,好一阵子也无事可为,直至龙鹰杀至斜坡中段,荒原舞的剑、君怀朴的红缨枪、管轶夫的长铁棍和虎义的双斧,在两边敌人合拢攻来时始有用武之地。
  此丘岗集中了精兵旅最强的好手,由林壮指挥,高手团的人全体在场,负责外围防御,以盾牌和长兵器抵着敌人的进攻,一百五十精锐,占据了高岗顶每一寸的土地,硬将敌人逼在斜坡,占尽居高临下的优势。但若没有龙鹰等的突破敌人,不论阵势如何强大,终抵受不了兵力占尽优势的敌人无休止的冲击,但龙鹰等势如破竹地迎上敌人正面攻击的锋锐,登时压力大减。否则一旦被突入,变成各自为战,会迅速被敌人消耗吞噬。
  阵内的箭手,不住向战友的前方近距发箭,际此天明前的暗黑里,根本是防不胜防,杀敌极众。
  这座高岗离后方另一丘顶,只有五、六十丈,由丁伏民指挥的八百多个战士,倚丘地布成强大战阵,又以绊马粗索造成障碍,既可支持前线战友,又凭高无情射杀绕岗攻来的敌人。黑暗里哪看得真切,兼且人急马快,顾得前方顾不了脚下,第一批杀来的十多敌骑全被横亘阵前、两端缚紧在树干的粗索绊倒,人马均被箭矢射成蜂窝般,形成另一种障碍。
  八百多人一起发箭,敌人又受高岗斜坡和河流的地形限制,纵然军力多出一倍,可是在丁伏民方占高地之利下,敌人根本难越前线高岗雷池半步,也不敢在箭矢射程下登上高岗攻击,使林壮指挥的阵地更是稳如铁桶,固若金汤。
  不到一刻钟,敌人分从左右攻来的骑兵队,一从贞女河右岸进攻高岗,另一从左岸绕岗强进,其攻势全被粉碎,敌方主帅见势不妙,吹响号角,一边召回骑队,另一方面下令已夹河推进至离高岗不到三百丈的中军,下马布盾箭阵,自己则率军在后方高处押稳阵脚,改攻为守,可惜为时已晚,悔之不及。
  丁伏民精通兵法,经验充足,立下命令,全军朝前线不徐不疾地推进,等待龙鹰于千军万马里探囊取物的最佳时刻。
  战场上,胜败乃等闲事,问题在乎于一隅的胜负,能否影响全局。受挫者力图不予对方将小胜转为大胜的机会,所以敌方主帅吹响撤返的号令,正是在伤亡未算严重、己方主力大军又蓄而未发的当儿,召回攻敌骑队,重整阵脚。
  依正常的情况,龙鹰的突击小组在尝尽甜头后,就该知机返回己阵。要知埋身血战虽只小半炷香的工夫,但七人深陷敌阵,斩敌过百,每一刹那都要应付重重反击,即使是超级高手,亦要因真元损耗致吃不消,何况还有因伤失血等因素影响行动。
  事实上,七大高手全告负伤,尤以功力较次的君怀朴和管轶夫为严重,虎义虽只有两处伤口,但因耗力过巨,又要以气御马,亦接近油尽灯枯的劣境,难再撑持下去。趁敌人撤走,抽身离开,是明智之举。
  此时,他们离对方主力军列于右岸的前阵不足十丈,对方虽因有顾忌,不敢发箭,可是人人挥刀运矛,像一群虎视猎物的饿狼,正磨牙舞爪,恨不得上头有令,让他们能扑将下去,痛噬正与己方骑兵厮杀混战的七个敌人,尽显突厥战士不畏死的悍勇性情。
  龙鹰完全掌握着敌我两方的波动,知七人突击队竭尽所能后,已是强弩之末,一旦让敌骑退返阵内,生力军将如蚁附膻地潮涌过来,即使以自己之能,亦要遭没顶之祸。又是进难退难,如此战果,得来不易,若任对方重整阵脚,破晓之时,他们会优势尽失。
  他还是首次和突厥人对垒开战。塞外东北之战,藉孙万荣之力重创突厥人,不用他动半个指头。跟着渡河的偷袭,仍是以奚族和契丹族的战士为主,又非是在公平的情况下开战。上次于龟兹城外,攻击他的则是遮弩和边遨的联军。直至在此绿洲之上,才算是与突厥人正面交锋,其兵悍将勇,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虽说眼前敌人肯定是突厥的精锐部队,但亦可由此窥见被誉为塞外第一雄师的突厥人的战斗水平,难怪大周军对上他们时每战必输。
  如果他们就此抽身回去,最后战果没人可以预料,但肯定没法兑现自己不失一人的诺言,纵胜也只能是惨胜。
  龙鹰倏地改进为退,退至六人中间,大喝道:“各位兄弟留守原地,过庭给我保护雪儿。”
  下一刻跃下马背,弓身蹲着,发出震慑全场的尖啸。
  林壮闻之,立即改守为攻,从斜坡奔杀下来,高手团里身手较高明的七、八个人,展开身法,赶上骑队队尾,杀人夺马,毫不犹豫咬着无心恋战的敌骑冲刺,杀得对方四散逃窜,终告崩溃。林壮与过百精兵边走边射箭,由于光带的易于辨认,不虞误中己方兄弟。
  丁伏民的主力大军,正夹河推进,来至与前线高岗平行的位置,闻龙鹰长啸示意,忙着儿郎们敲响战鼓,由缓进改为急奔,一鼓作气朝百多丈外的敌人冲锋,人人高举盾牌,以应付突厥人名震塞外的射术。幸好退骑仍阻隔视野,敌人没法用远射却敌。
  一时绿洲上喊杀震天,战火燎原。
  接天轰在龙鹰头顶上旋舞,愈转愈快,忽然离手,化为一团光影,反映着敌阵的火把光,从敌方前阵斜斜掠过,吸引了所有敌人惊骇莫名的目光。因旋动而来的破风声,使人感到非任何人力所能抵挡,即使接招的是女帝本人,亦要考虑先避一避。
  接天轰就在前阵敌兵头顶上空斜斜掠过,直投往对岸的第一线兵阵,悍勇的突厥战士亦要大惊失色,人人争相躲避,避不开者立即血肉横飞,东抛西掷。
  堪称天下最厉害“明器”的接天轰,硬生生在对方本牢不可破的前锋阵破开一个大缺口。后方看不见接天轰在作怪者,还以为给敌人杀将进来,自然而然朝前杀上去,撞上冲回来的骑队,乱作一团,再无复先前小挫不乱的齐整军容。
  接天轰尚未力尽坠地,吸引了敌人所有注意力,逞威肆虐的一刻,龙鹰施展弹射,直冲高空,一手祭出折叠弓,另一手挟着从挂在雪儿侧的箭筒拔出来的四支箭,望丘坡下敌帅所在的敌后军射去。
  一切化为波动。
  三箭接续离弦,每箭都是最劲速的波动。龙鹰的精、气、神紧锁对方主帅,此人肯定是突厥族出类拔萃的高手,杀他并非易事。
  因他身处三丈上的夜空,故射程远扩,更是难防。当他没入上方的黑暗里,敌人压根儿不晓得他在干什么,有如他忽然消失。
  龙鹰生出历史重演的感觉。
  昔日在大运河,与横空牧野的使节团乘楼船南下,被大江联三艘性能优越的战船趁夜色从后追击,他便是凭投石机之力弹上高空,再从高空发射火箭,烧船兼令对方无所遁形,变成活靶。其时如不能命中目标,船沉人亡的将是他们;现在的情况如出一辙,干不掉对方的龙头,双方势陷苦战之局,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龙鹰天然地晋入“魔变之极”,如水到渠成,嵌入另一个奇异的空间,在这个武道层次,敌我的分野消失了,距离和远近失去平常的意义,生命是充盈活力的波勤,随情绪、意志、气场和劲气而改动。
  在这一刻,集过去数年转战天下的成果,加上女帝的启悟,他于无可突破的“魔变之境”上再攀一步,魔功深进一层。
  他闭上眼睛,从最高点下落,同时分心三用,一边掌握着敌帅的动静,另一边却聆听着仍在旋转不休、破开重重敌人的接天轰的去向,并推测其力尽的坠下点。
  手上仍留有一箭。
  敌帅的精神波动骤现剧变,不愧高手,矮身前移,第一箭险险在他头顶掠过,后面另一将领躲避不及,被箭矢穿过面门,连惨叫也来不及,朝后坠跌毙命。
  主帅及其附近的将领亲兵,人人惶恐不安,纵目四顾,看是从何处射来的冷箭,另一枝箭从稍微有异的角度投来。
  主帅早祭出马刀,朝上削去,“当”的一声,虽然劈个正着,却被劲箭蕴含的强大劲气,硬撞得往旁挫退,还半边身发起麻来。
  他的情况全落入龙鹰的灵觉内,于离地两丈处,射出最后一枝箭。
  惨叫响起,因主帅移离本位,第三枝箭找到替死鬼,从天而降,贯穿肩颈射入另一兵将体内,劲气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腑。
  前线、中阵的敌人,全朝惨叫声传来的后阵瞧去,只见包括主帅在内,人人面现惶恐之色,正搜索黎明前的夜空。
  人人都生出不真实的感觉。
  就在此时,一枝箭似从无而来,忽然出现,速如电闪,众人甫惊觉时,已穿过主帅护颈的盔甲,从颈的另一边钻出去。
  主帅手持的刀掉往地上,双手软垂,不知是什么力量支持他,仍四平八稳地多立半刻,才在众突厥战士数百双眼睛呆瞪着下,倾金山,倒玉柱,往后仰跌。
  龙鹰降落在一个仍魂飞魄散的突厥战士肩头处,藉再施弹射运功震断他的心脉,朝接天轰投去,乘机以突厥语喝道:“我龙鹰已干掉突厥人的头子哩!”
  声音远传这边绿洲的每一个角落。精兵旅的士气立即攀上沸腾点,齐声发喊,全速冲刺。
  另一把雄壮的声音在对岸响起,以突厥语狂喝道:“兄弟们上!不留俘虏。”
  喊话的是林壮,与龙鹰的高喝隔河呼应,顿然生出战局已全控制在龙鹰一方的错觉。
  龙鹰凌空一个翻腾,连环踢飞三敌,这才落到接天轰处,于十多个敌人扑上来前,接天轰被他挑起,落入手里,且以迅疾无伦的手法分之为二,戈矛合体者长达八尺半,波卷形刃的一截是六尺长,倏忽间已化为绕身疾走的光影,硬撞入敌丛之内,杀得对方人仰马翻,心生寒意。龙鹰在他们眼中已变成无所不能的索命恶魔,非是任何人力所能抗拒,更是永远不会被击倒的。
  正因主帅被夺,人人失魂落魄,心胆俱丧,才会有此可怕感觉。
  精兵旅分于两岸杀至,怒潮般淹没敌人,一方士无斗志,另一方气势如虹,加上右岸早被高手团突破,挨不了几下呼吸的时间,突厥军的前线兵阵立告崩溃,敌人四散奔逃,大部分人连兵器都丢弃,只求能登上马背,有多远逃多远。
  混乱扩散往中阵和后阵,在群龙无首下,恐慌瘟疫般散播,兵败如山倒,当后阵的战士掉转马头、争先恐后地逃离绿洲,胜败已是清楚分明。
  龙鹰等追杀至绿洲边缘,太阳刚从地平露面。
  此役杀敌六百余人,虽未过半数,却获得大批粮资、箭矢和兵器。而成功逃离绿洲者,并不等于可活着回到草原区。
  龙鹰一方伤百多人,其中五人更有性命之险,幸而全给抢救回来,龙鹰也为此使尽丑神医的浑身解数。
  有如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凭着高明的战术,龙鹰又是身先士卒,兑现了他“不失一人”的诺言。

相关热词搜索:龙战在野

上一篇:第七章 贞女攻防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