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龙战在野 正文

第八章 道左相逢
 
2020-08-22 18:13:52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回到观畴楼,龙鹰失去了驰骋大草原的兴致。尚未坐稳,牧场人员奉命来带走马儿,好为它梳洗整理。
  山下牧场草原传来阵阵人声、马声,显示马球赛在热烈进行着,想起一夜没睡,就那么和衣倒在榻子上,睡个不知人间何世。
  醒来时天已入黑,骤然间,他生出不知身于何处,为何会在这里的古怪感觉。强烈地感受到人生某一刹那的特殊滋味,就像过去虚幻如梦境,未来并不存在。
  他坐起床缘处,大口地喘息着,自己终像燕飞般经历过第二次的死亡,此实对他有无比重要的意义,但因发生后事情一件接一件的,使他无暇深思。
  人生究竟是怎么样的一回事?每一个人都是过客,经历生死间的旅程,悲欢离合,生离死别。
  假设没法从第二次死亡复活过来,会是怎么样的一番光景。想到这里,不寒而栗。
  龙鹰闭上眼睛,深吸几口气,挥走袭来的诸般念头,起来梳洗。脑袋仍有点昏昏沉沉,索性到澡房打水沐浴,这是他可想到最能令他焕然一新的方法。
  水肯定是世上最奇妙的东西,没有它将没有生命,当在干早炎热的沙漠里不住前进之际,更使人明白水和生命息息相关的关系。
  不知如何,或许因为一人独占这么大的房舍,颇有回到荒山小谷生活的味儿,五年的独居,此刻想起来,确令人回味。其时他似与天地合而为一,并对每事每物深深思考,现在随口说出当时的某想法,均可令听者动容。
  他已很久没那么生活过,是因为失去了好奇心,还是因有太多能分散他注意力的人事?
  龙鹰有点不敢想下去,最不敢想的是比之荒山小谷的自己,他龙鹰是否变了另一个人,像其他的人般,忽略了习以为常的一切,浮沉于至死方休的人海里。
  收拾心情后,龙鹰出门去了。
  步下石阶,杨清仁修美的身影映入眼帘,正负手观赏园内花树,看得入神。
  龙鹰心叫惭愧,这家伙该来了好一会儿,他竟一无所觉,主因该为自己分心去想东西,但也不能抹杀杨清仁身为“影子刺客”杨虚彦后人,确得其真传。
  哈哈一笑道:“吹的究竟是什么风?河间王竟到小弟的蜗居来游山玩水。”
  杨清仁没有别过头看他一眼,从容自在地道:“若假石山可算是山,便如范兄所言。不知范兄有否想过一个问题?”
  龙鹰在离他五步处立定,满不在乎地道:“河间王是否心中不服气,想亲来杀小弟?”
  杨清仁转过身来,微笑道:“话可是范兄说的,你安抵神都之日,方是我们的协议生效之时,本王受不住引诱,乃人之常情。”
  稍顿续道:“范兄知否若本王杀你,没人敢说半句话,但如本王不幸落败身亡,范兄的拯救行动泡汤不在话下,且会成为头号通缉犯和武林公敌。”
  龙鹰哂道:“河间王言重了,我范轻舟有外号给你叫的,就是玩命郎,现在的成就,是有赚了,虽死无憾,横竖要死,哪还有闲去管其他事?河间王放心,我这个人从来没有顾忌,狠起性子时六亲不认,绝不会去理有何后患。”
  杨清仁微笑道:“明白了!飞马节结束后,我们何不约个时间地点,纵情放手的硬拼一场?”
  龙鹰耸肩道:“河间王是否看错小弟是个只知好勇斗狠、有勇无谋的傻瓜。小弟若要干掉你,不会予你公平决战的机会,这叫礼尚往来呵!少说废话,再不动手老子要去医肚子。”
  杨清仁道:“在这里动手怎可尽兴?”
  龙鹰道:“那是阁下的事,非是我范轻舟的问题。若惹毛老子,我就在这里将你煎皮拆骨,看看你的心是否黑色的。事后还可说是你埋伏在门外伏击我,你奶奶的。”
  杨清仁出奇地没有因被辱骂动气,好整以暇地道:“杀不了我时怎办好?”
  龙鹰哑然笑道:“你杀我或我杀你,是言之尚早,不过有一件事是可肯定的,我死了拍拍屁股去投胎转世,但河间王却痛失当皇帝的机会,下一个轮回该没有如此机缘运数呵。”
  杨清仁终于色变,双目杀机大盛,因龙鹰这两句话命中他的要害,明摆出将他心底里的野心看通看透。
  现在当皇帝的仍非糊涂的李显,而是精明的圣神皇帝武曌,对儿子亦可狠下心肠,对其他唐室宗亲更是不在话下。
  “范轻舟”智勇俱备,胆大包天,如针对杨清仁的夺天下大计,加上握着杨清仁的把柄,造谣生事上可具有高度的针对性和杀伤力。
  龙鹰就杨清仁这方面不是没说过话,但都较含蓄婉转,从未说得如此直截了当。
  下一刻杨清仁已回复常态,道:“是本王不好,激怒范兄,实情是今天来找范兄,是有事商量,希望能在我们的协议里,加入补充的条件。”
  龙鹰道:“河间王可以说出来,但坦白说,我会接受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怎可以今天加多个条款,明天又说还有另一个,协定尚成协定吗?”
  杨清仁胸有成竹地道:“本王当然会有回报,且不愁范兄拒绝。”
  龙鹰心中好奇得要命,表面当然不露心意,道:“说吧!”
  杨清仁正容道:“不可以碰郡主。”
  龙鹰明白过来。
  不用说也知李裹儿对自己愈来愈感兴趣,例如对食堂的打斗向杨清仁穷根究底。使他生出警觉,晓得小荡女郡主对“范轻舟”另有居心。这个情况是杨清仁一方最不愿意见到的,如李裹儿被“范轻舟”控制了,会直接影响他们在神都的行动,因为“范轻舟”再非“外人”。
  没有事比这个更划算,李裹儿正是即使将他龙鹰剐开八块,仍不会碰的美女。
  当然不可以一口答应,眉头大皱地道:“河间王高估小弟了,癞蛤蟆怎样可吃到天鹅肉呢?给个天我作胆仍不敢碰她。”
  杨清仁淡淡道:“本王只须范兄一个不含糊的承诺。”
  龙鹰道:“请先说出交换的条件。”
  杨清仁道:“要将数以万计的异族妇孺送返塞外,不论范兄如何有办法,又得北帮的支持,仍难在短短几年内办得到。我的方法就是如何可在短期内完成范兄心愿的妙计。”
  龙鹰首次感到杨清仁有屈服的诚意,既杀不了自己,“范轻舟”又不肯与他决一生死,总结以往的经验,想在“范轻舟”往神都的路上杀之,在台勒虚云因伤暂退下,更没可能。
  杨清仁这个即时提出来的办法,该是在食堂刺杀失败后想出来的,充满讲和妥协的意味。
  龙鹰道:“愿闻其详!”
  杨清仁道:“边疆重镇,历年战患不息,而不论何族入侵均掳走大批妇孺壮丁,致地大缺人,农田荒废,驻守的军旅须屯田生产,有鉴及此,多年前有人提出‘南民北徙’的计划,被圣上以扰民为由断然拒绝。今次是旧事重提,一来边疆在大周用兵下,变得太平起来,更可改强逼为许以土地厚利,任贫民自愿参加,只要提出此事者深得圣上宠信,成事的机会很大,如范兄点头同意,范兄可在到神都期间收到有关这方面的消息,细节则恕本王不便透露。”
  龙鹰大为惊懔,心忖杨清仁在神都辛苦经营后,对朝政终于有影响力了。只要自己从师姐处弄清楚此策由何人呈上,可对杨清仁的政治人脉作出精确的评估。
  杨清仁此计最厉害的地方,是即使未能成事,“范轻舟”早开罪了李裹儿,因多番拒绝她的示好。
  不过他清楚在这个交易上是赚定了,因为他会从武曌入手,促成此事。
  沉吟片刻后,道:“就此一言为定。”
  杨清仁欣然道:“在牧场该不会发生任何事,但到神都后范兄必须提高警觉,绝不可有与郡主单独相处的情况,男人是最受不住引诱的。”
  龙鹰心忖这个自己最清楚,特别引诱的是荡女。道:“放心吧!连湘夫人的诱惑小弟都顶得住,郡主算是什么?”
  杨清仁不自然的神色一闪即逝,道:“尚有一件事,就是请范兄勿要事事均往本王身上推,使我应接不暇,穷于应付。”
  龙鹰没好气地瞅着他道:“不推在你身上推在谁的身上,事情是你弄出来的,当然须负责任。河间王最好四处宣扬小弟高尚的人格和品德,令我少受点白眼。”
  杨清仁哑然笑道:“本王开始感到有范兄作对手,可以是乐趣。”
  龙鹰道:“完成协议的事后,我们间再没有瓜葛,各走各路,这个了解于你于我均非常重要,可避免很多不必要的烦恼。千万不要视我为你的心腹之患,我像你般不想被逐离中土。”
  杨清仁打量他半晌,道:“本王有个奇怪的感觉,就是范兄真正晓得的,远比我们猜想中的多。”
  龙鹰心忖讲多错多,幸好饱吃“欲盖弥彰”的苦果,笑道:“所以千万勿要骗我,走错一着,关系永远不能回复过来。小弟一向做人的作风,是你不仁、我不义,你狠吗?我比你更狠。再有人敢来惹我,就不是只摔一跤那么轻松。”
  杨清仁道:“这是胜利者的狂言,对此本王无话可说。要不要大家同台吃一顿饭呢?”
  龙鹰忙道:“和河间王共膳怎可能是乐事,边吃边提心吊胆,更是最讨苦吃。河间王不用客气,请自便!”
  杨清仁微微一笑,转身去了。
  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龙鹰暗叹一口气。以前的杨清仁,是个为求复国不择手段的邪恶之徒。但人总有他的另一面,现在与他接触多了,其锐利词锋显示出来的智慧见地,配上神采丰度,确是魅力十足。
  从任何一方面看,杨清仁均能与他匹敌,难缠至极。
  唉!今晚如有商月令陪他在星光月色下用膳,会有多好呢?
  龙鹰仰观新登夜空的蛾眉月,离中秋尚有逾十天,当天上的月亮变得又大又圆,将是他离开飞马牧场的时候。

×      ×      ×

  由于去晚了,食堂内只三台有客。龙鹰挑了角落的大圆桌,点了吃的东西后,伺候他的牧场姑娘欣然道:“第二轮的马球赛告一段落哩!未来的五天不会有赛事。今晚会在大草场举行抢包头,范爷会参加吗?”
  龙鹰坦然道:“我现时腰酸骨痛,还是睡多一点划算。”
  女郎抿嘴笑道:“将那么大的一个大个子抛上半天,当然累哩!”
  龙鹰讶道:“姑娘怎么称呼?我当天并没有见到你。”
  女郎大奇道:“我是听一个在场的好姐妹说的。我叫恩苓,范爷竟记得我们每一个吗?每座食堂轮班的有四十多人呵!”
  龙鹰不解道:“我触犯了贵场的规矩,为何恩苓似毫不介意?”
  恩苓道:“我们都不欢喜他。”
  龙鹰更是一头雾水,道:“你们接触他的机会理应不多,为何竟然看法一致?”
  恩苓理所当然地道:“有看他打马球嘛!人有人品,球有球品,看他比赛时可一目了然,没法瞒人。”
  又压低声音道:“我的姐妹给大总管召了去,细问所见所闻,大总管听后自言自语道,说古梦不立毙当场,是范爷你手下留情,像范爷般的人物,环顾当世,十个指头可数得尽。他似非常欣赏范爷呢!”
  看见她一脸仰慕神色,龙鹰心呼不妙,此风不可长也,否则商月令会和他算账。忙分她心神道:“明天牧场有何盛事?”
  恩苓道:“接着是三天田猎,远赴西面的荒山旷野,只看不猎已是赏心乐事,何况大伙儿闹哄哄的,连续三天,很好玩呵!”
  龙鹰道:“田猎之后呢?”
  恩苓道:“是准决赛,由今轮胜出的四队较量。我很担心呵!岭南队愈战愈勇,筹数首次以一筹超过我们,真怕我们保不住‘少帅冠’。”
  龙鹰顺口问道:“胜出的是哪四队?”
  恩苓道:“除我们外,就是岭南、关中和皇室。范爷不好打马球吗?从未见过你下场。”
  龙鹰摸摸肚子。恩苓“哎哟”一声,为他张罗晚膳去了。
  龙鹰饮了两口热茶,生出忘忧无虑的感觉,飞马节会是他一个美丽的回忆,在这么独特的地方,接触着单纯的牧场男女,本身已是动人的经验。何况还得商月令心许。
  他口虽说不参加为期三天两夜的田猎,却隐隐感到没法作主。如此重要的活动,商月令肯定会以“宋问”的身份参与,她岂肯放过他。
  将爱马接返飞马园,正是参加田猎的准备工夫。
  他有点不习惯大伙人聚在一起,似去打仗的模样,现在他最厌倦的正是战争,出征西域时他已受够了。
  他更不会射杀任何飞禽走兽,在荒山小谷生活的五年,他一直赖野果野菜充饥,不知多么富足安逸。
  想起第一次赚钱和花用,是决战薛怀义后赢的赌约,自此和端木菱结下不解之缘,还有万仞雨和李隆基。
  冥冥之中,自有主宰。对老天爷他非常感激,因他让自己活出了生命的姿采。
  晚点来了,龙鹰埋头大嚼之际,足音传来,听得他心中叫苦,因认出进入食堂的四男三女里,其中一个是安乐郡主李裹儿。
  荡女该已吃过晚膳,要吃晚膳也会到牧场为她安排的地方,不会让她杂在其他宾客中。这么的到食堂,不用说亦知是冲着他而来。
  应付此女少点智计都不成,论心智,她比同龄少女成熟多了。
  一眼望去,李裹儿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笑吟吟的,骇得龙鹰慌忙起立敬礼。
  见不到武延秀随行,暗里大叫糟糕。他宁愿再遇刺客,都不想对上美丽的李裹儿。

相关热词搜索:龙战在野

上一篇:第七章 立体灯谜
下一篇:第九章 附加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