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龙战在野 正文

第十一章 隐世高手
 
2020-07-29 11:52:11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草窝子是天然的理想马球场,得天独厚,再经牧场加工,四面是丘背的长斜坡,围起平整如广场、面积比场主府的正广场还要大上一半的青草地,当以红色粉末界划出宽广的比赛场地,南北各置“球门”,旁置“唱筹台”,供飞马节准决赛和决赛的马球场,立告诞生于大牧场的东北方处。
  球门是以木架支撑的木板墙,下开尺许见方的孔洞,加上网罩,要在健马奔腾之际于马背上击球入洞,马术、眼力和杖技缺一不可。
  赛场东面插着二十七枝小红旗,代表着赛事的总入球数,一旗代表一筹,胜一球者得一旗,让人一目了然。
  广阔的赛场上泾渭分明。
  代表岭南和关中的旗帜分别插在南门和北门后,岭南队的人和马集中在南场的球门前,关中队则在另一边。
  双方的赛马均神骏至极,装饰华丽、色彩夺目,两方上场比赛者,岭南队员穿上绿色的背心,关中则为蓝色。此时两方队员各自进行赛前的准备工夫,试马的、试鞠杖的,又或在熟习场地和作赛前最后的讨论定计,自然而然有股“山雨欲来”的紧张气氛,令人透不过气来。
  草窝子的决胜场热闹一如龙鹰抵达那晚夜的野火宴,分别在将广布鲁湖平原的所有人全集中到这个大草窝内,其炽热的情况可以想见。
  不过纵然四面斜坡聚集逾二万之众,斜坡仍不见挤迫,只占去一半的坡面,坐的是柔软的草地,大家都是舒舒服服,话题当然离不开随时举行的赛事。
  今早的赛事因没有了杨清仁,对的又是当下最强的牧场队,肯定不会有看头,使观者对此场准决赛多了几分期盼。
  在刚过中天的秋阳洒照下,纵一百八十二丈、宽八十五丈的赛场青草地,一片绿油油的,闪闪生辉,尤添观赛者的兴致。
  三人弃马步行,登上丘坡,立即被赛场的气氛感染征服,一时说不出话来。
  龙鹰目光刹那间搜遍全场,失声嚷道:“我的娘!”
  商月令和霜荞朝他瞧来。
  霜荞道:“范先生对人数的估计准确至使人难以相信,还有何事可令你惊讶呢?”
  龙鹰沉声道:“那个站在宇文愚旁,正和乾舜说话的人是谁?”
  两人循他目光瞧去。
  此人身穿蓝色背心,显示出乃关中队的参赛者,与宇文愚和乾舜两人站在北球门前说话,神态轻松,还不时脸泛笑容地打量另一边球场的对手。
  这边的斜坡人人面向赛场而坐,另一边斜坡则距离太远,故“都凤”的到场,并没有惹起哄动。
  霜荞亦现出凝重神色,虽没说话,却用神打量此君。
  此人不论体型气度,均慑人之极,龙鹰更一眼掌握到他是平生所遇的高手里极之可怕的人物,实力可与台勒虚云、无瑕、杨清仁等并驾齐驱。
  龙鹰终于明白,宇文愚凭什么敢激怒越浪,又肯让乐彦在准决赛举行在即的当儿离开。如果整个球赛战略均出自此君的脑袋,那此人不但沉得住气,且是阴谋策略的大能手,可看出关中队从开始对“少帅冠”是志在必得,以振兴关中高门的声威。
  怎可能忽然钻出这么的一个人来?
  有件事龙鹰一直想不通,就是房州的刺杀行动。比较双方的实力,白道固然尽起高手,包括一派之主,帮会的龙头,佛、道两门的高人,可是就龙鹰所知,即使包括了妲玛、乾舜、宁采霜、宇文破,他和法明扮老妖时在东宫遇上的老和尚,真正称得上顶尖级的人物,谅不超过二十人,击退来犯者是绰有余裕,却难取得如今般几尽歼敌人,使对方等若全军覆没的辉煌战果。
  须知突袭房州的刺杀团,大明尊教的高手是倾巢而来,配以乌素的天竺高手,大江联属宽玉系的高手,更有十多个被台勒虚云收买的秘族高手助阵,实力是强绝一时,虽然踏进陷阱,难以得逞,损兵折将在所难免,但怎都不该输得这么惨。
  龙鹰曾想过房州一方有杨清仁和洞玄子暗中出力,却又另生疑惑,除非两人易容改装为不同的人,否则怎能瞒过宽玉方的突厥高手。而须易容改装方能出手迎敌,不是明着告诉别人他们心里有鬼吗?
  但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过来。房州行动之所以失败得如此彻底,皆因他们的敌人里有这个人存在。
  此君究是何人?因何如此低调,深藏不露?
  这个可怕的高手体型有点像他的兄弟觅难天,气魄则犹有过之,随随便便的站着,已一副“不动如山”的派势,无可动摇,属拓跋斛罗、台勒虚云那级数才有的高手风范。古铜色的皮肤,较一般人长上少许的面容,仿如从千古铁岩雕凿出来的轮廓,自有一种震人心魄的恢宏奇伟,也像觅难天般,有着魔神降世的慑服力,使人不自觉生出自惭之心,甘心屈从在他强大的威势下。
  顾盼间,每当用神时,他的眸神会爆闪闪电般的异芒,旋又收敛退藏,再不露痕迹。如此人物,龙鹰尚是首次得睹,霜荞有妲玛做眼线,没理由不晓得此人的存在,但肯定她像自己般,是首次见到此君。
  其他关中队的队员人员,有意无意地在三人与另一边的对手间筑起人墙,使岭南队一方的视线未能直达三人。
  商月令像正回溯记忆,半晌后道:“该就是宇文朔,关中队的球手榜上有两个人,虽然申报了名字,却从未落场比赛。宇文朔较特别些,因他自抵达后一直留在宿处,足不出户,从没有参加其他活动。”
  龙鹰顺口问道:“另一人是谁?”
  商月令道:“另一个就是独孤倩然。”
  续道:“场主曾因此特别问过独孤倩然,她说此人罕有参加世家间的活动,且因其自十五岁后长期不在关中,故她对他所知不详,知的是每当宇文家的人说及宇文朔时,都是言词谨慎,不愿透露有关他的事。独孤倩然曾听她爹说过,宇文家虽然不乏闯出名堂的高手,但没有人能望其项背,此人立誓终身不娶,专志兵法武道,她爹的话令她印象深刻,更没有想过宇文朔会随团来参加飞马节。”
  接着向霜荞道:“都姑娘与关中世家关系良好,当然曾听过有这么一号人物。噢!”
  三人的目光全集中在赛场上宇文朔的身上。由于隔着整段坐得人头攒动的斜坡,宇文朔在赛场中间靠近北球门的位置,他们与宇文朔的距离逾三百丈之远,宇文朔的注意力又集中在和他说话的宇文愚、乾舜又或岭南队,理该不会对隔着以百计的观赛者,且居忘临下远眺他的三人生出警觉,只不过是多加诸他身上的三道目光,岂知他竟然蓦有所感般,别头朝高踞丘顶上的三人直望上来,双目精芒一闪即没,明显地目光落在龙鹰身上,还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
  龙鹰心中大懔,暗呼厉害,举起右手向他打招呼。
  宇文朔恢宏奇伟的面容展示一个友善的笑容,颔首点头,引得宇文愚、乾舜和坐在下方斜坡的观赛者纷纷往他们望上来,见到霜荞,惹起一阵哄动。
  宇文朔收回目光,继续听宇文愚说话。
  忽然四边斜坡的观赛者掌声彩音雷动,原来是关中美女独孤倩然穿上蓝色背心,显示她会下场比赛,出乎关中队外所有人的意料,哪还不高呼怪叫。
  商月令脸现沉重的神色。
  龙鹰知她开始后悔对穆飞输掉决赛会被逐离牧场的决定,怎想得到单纯的球赛,竟包含了精心的策划,如若上战场,惑敌、诱敌,无所不用其极。不过关中世家对“少帅冠”既是志在必得,以重振声威,所作所为又没有违反赛规,实是无可厚非。对方亦不晓得牧场队的胜负,牵涉到穆飞的去留,霜荞亦现出精神的波荡,可知她心中的震骇,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沉声道:“奴家闻宇文朔之名久矣,但尚是首次得见此人。关中世家子弟间向有传闻,说他是继宇文化及之后,第一个练成‘冰玄劲’的人,又说宇文朔长期离家,是因远赴天竺等地,寻求武道上的历练和修行,除此外对此人近乎一无所知。直至‘长安惨案’发生,宇文朔忽然现身房州,才再有关于他的消息。”
  龙鹰心中暗叹一口气,霜荞的话证实了他刚才突如其来的猜想。道:“我们就坐在这里观赛如何?虽然远了点,好处在可尽览全局。”
  他心生感触,原因在因着宇文朔的出现,令他看穿关中世族重振旗鼓的野心,见微知著,从今次马球赛的布局手段,可知关中世族已成异军突起的一股可怕力量,随李显的回朝声势遽盛,且会与李显的太子集团结合,对女帝充满敌意,是含恨而来。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宇文朔正正就是此“一将”,在他的领导下,北方的世族团结一致,如眼前的马球赛,失去了古梦和文纪昆两个主将的岭南队,将是有败无胜。宇文愚故意激怒越浪,就是诱越浪摆出全攻型的赛阵。假如此计出自宇文朔,这个人的心智实不可小觑,绝不轻敌,筹谋运策,营造所有能办得到有利于关中队的条件,牵着对方的鼻子走。
  这样智勇双全的一个人,是战场上可怕的敌人。
  商月令跟着龙鹰坐下,霜荞却移往龙鹰的另一边,坐下时道:“他特别注意你哩!”
  龙鹰知她是没话找话说,是为掩饰“亲近”自己的不自然和尴尬,不过若宋问确是“宋问”,她这么做没半点问题,所以如果商月令与“范轻舟”没有男女之私,会不以为意。
  幸好商月令冰雪聪明,并不中计,没有在这些细微的地方给霜荞抓到破绽,还问道:“他是否在房州之战里大显光芒呢?”
  震动着草窝子赛场的喧闹声忽地大幅降低,原来大总管宋明川驾到,关中队的宇文愚,岭南队的越浪,分别朝走往赛场中央位置的宋明川迎过去。
  霜荞往龙鹰挨过来,香肩轻碰他肩头一下,朝商月令道:“一如以前般,宇文朔在房州之战做过什么事,众人缄口不言,他于刺杀事件后立即离开,所有关于宇文朔的事,罩上了一重迷雾。”
  又向龙鹰道:“范先生对他有何看法?”
  龙鹰耸肩道:“他不单是北方世族最厉害的秘密武器,也是太子集团的终极利器,只会在非常情况下动用,就像眼前的球赛,而如此奇异的形势,是宇文朔一手策划出来的,只要你朝着这个总方向去思考,可大致明白此人的心胸手段。”
  霜荞娇躯轻颤,冲口而出道:“高见!”
  宋明川和越浪、宇文愚两人在赛场中央说话,该是解说这场赛事各方面须双方遵守的事项,属例行的程序。
  越浪和宇文愚不住的点头。
  气氛紧张起来。
  大部分人停止说话,注意力集中往赛场去,特别是非比赛的两方人员纷纷离开,更添赛事立即开锣的势道。
  岭南队因着战绩彪炳,向被看高一线,不过关中队虽然没有了乐彦,却忽然多出个像天神降世般的宇文朔,登时令赛事大添不测的因素,而关中美人独孤倩然的落场作赛,不理她表现如何,仍使赛事大增看头。
  龙鹰怕商月令因按捺不住霜荞挑引自己而心生不悦,分她的心问道:“为何见不到安乐郡主?”
  商月令倒没有什么,至少表面是毫不在意,道:“郡主在对山另一边的帐幕内休息,待一切妥当后,会到预留给她的位置观赛。”
  在对面斜坡的中段,果然留有空档,置有观赛台,周围全是牧场的人,穆飞、商豫全集在那里,还见到商遥和其他执事级的牧场大员。可见即使在飞马牧场内,没人敢对尊贵郡主的安全掉以轻心。怕的当然是“两大老妖”般的刺客。
  龙鹰一直注意,当越浪终于见到宇文朔的一刻,虽然相距这么远,仍可捕捉到越浪的震惊。
  太迟了。
  际此赛事开始的当儿,临急变阵绝不明智,且也不知该如何变,而越浪一方的阵式却是在敌人算中,剩是在知己知彼上,岭南队未开战已屈居下风。
  宇文愚没有露出得意神色,沉着的观察越浪发现宇文朔的反应,到宋明川说毕,还客气地与越浪握手为礼。
  宋明川朝唱筹台举步,宇文愚和越浪各自掉头走,返问己队去。
  非参赛者全体退往赛场的范围外,场内就剩下比赛的马球员,牵着赛马分立赛场南北两边,敌我分明。
  霜荞不眨眼的瞧着宇文朔。
  龙鹰心中一动,醒悟过来。
  霜荞特别提出宇文朔只留心龙鹰,是有感而发。
  像宇文朔这样的一个人,是台勒虚云一方不惜代价也要去争取的对象,等于将北方的世家大族争取到其阵营去,作用同于娶得商月令为妻。
  要收买宇文朔般的人物,钱财不起作用,余下的就是名位、权力和美女。在现时的情况下,只有李显有资格在前两项上满足宇文朔,故台勒虚云唯一的手段,是用美女来笼络之。
  虽说宇文朔立志不娶,但并不代表他对女人没有兴趣,可是他刚才对霜荞视似不见的态度,显示出他大有可能是不好女色的人,立即触动了霜荞最担心的事,遂有感而发。
  龙鹰从没想过有宇文朔这么的一个人物,竟可牵动整个大局的发展。对太子集团真正的实力,他也须作新的评估。
  场上爆起彩声掌声,原来是宇文愚接过乾舜向他递来的缰绳。
  龙鹰再暗叹一口气,支持关中队的人占了观赛者的大多数,包括牧场全体人员在内,岭南队可得到的打气彩声,肯定远比不上关中队,虽说像越浪和敖啸般的高手,不该受外事的影响,但在气势上,一陷落下风,将很难振起斗志。
  今仗他完全不看好岭南队。

相关热词搜索:龙战在野

上一篇:第十章 至尊球手
下一篇:第十二章 南北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