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龙战在野 正文

第六章 超级探子
 
2020-08-01 23:21:58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鹰找到一个熟面孔的牧场青年,说出欲见商豫的意愿,尚未进入食堂,商豫神情兴奋的来了,听得龙鹰的吩咐后,依言去办。
  由于不用隐瞒,他将情况向商豫清楚道出来,以商月令的才智,当晓得如何应付。照猜测,杨清仁在无瑕的严厉警告下,理该“清醒”过来,晓得这个能坏他大业的险是不值得去冒,不过世事难料,须防万一。
  在食堂一角坐下,要了馒头和卤肉面,径自思量。
  晚膳时间已过,食堂内三、四桌宾客,冷冷清清,他乐得清静。
  听刚才杨清仁和霜荞的对话,虽然没有直接提及他们视“丑神医”为障碍的阴谋,但却予龙鹰正密锣紧鼓的感觉,原因在他们不单对宫廷朝政的微妙形势了如指掌,且能发动如“南人北徙”这般影响广泛深远的计划。
  大江联凭妲玛、杨清仁、洞玄子和香霸,深深打进了神都的不同阶层去,最内围的是妲玛和洞玄子,分别成为韦妃和武三思身边的人,得到倚仗重用。
  洞玄子起的作用更大,他的活动范围和能力类似“丑神医”,因精通旁门左道之术,浑身法宝,不论朝内朝外,大受欢迎是必然的事,而他是有真材实料的人,邪法用之为善,便成正法,有点像南诏的神巫,备受尊崇。而他正是这个龙鹰直至今天仍未能掌握的阴谋主事者。
  疑惑因之而起。
  既然杨清仁一方已具暗中操纵的能力,好应趁“丑神医”远赴南诏的时刻,发动阴谋,为何迟迟不动手?唯一的解释是时机尚未成熟。
  此一阴谋,既得敌人如此重视,不惜冒上杀“丑神医”的大风险,可想而知对杨清仁最后的夺权能起关键性的作用,彻底扭转现时的形势。
  若是如此,这个阴谋肯定是针对女帝而发的,而在目前的形势下,造反绝不可能。如非政变,又有何办法可扭转现时朝廷内外的情况?
  以往龙鹰的思路每走到这处,似若走进死胡同,可是因窃听到杨清仁的几句说话,掌握到新的线索。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杨清仁指出,女帝似转了性子般不再将政事抓得那么紧,改委二张处理,令两人权力日重,气焰滔天。
  杨清仁并不明白女帝的改变,说时却带着期待的情绪,恐怕非只是幸灾乐祸般简单,而是深切希望朝政循此方向恶化下去,令天怒人怨,内外共讨。
  这就是杨清仁等待的时机吗?
  可是纵然女帝无心政务,要发动政变仍是不可能,李显亦欠缺胆量。李显不肯点头的政变,不但缺乏认同,且等同叛乱。何况掌实权的武氏子弟,大多仍是站在女帝的一方。
  龙鹰记起离神都时的那场军演,虽然是女帝送他离开的举措,也不无有震慑异心者之意,可见对政变的可能性没有掉以轻心。在武曌的戒备下,敢动摇她政权者肯定是找死,何况还有胖公公监控一切。
  龙鹰是真的想不通。
  苦思不得之际,稀客来了,在他对面坐下,从容道:“可和范兄闲聊几句吗?”
  龙鹰大讶道:“乾舜兄何故忽然这么有兴致,来和小弟这个寒门聊天?”
  竟是关中队的重要人物乾舜。在一众世族里,女的不论,龙鹰对乾舜颇有好感,因他没有高门大族的习气,是真正的谦谦君子,且在神都的国宴表示过对“龙鹰”的推崇和仰慕。
  乾舜欣然道:“首先恭喜范兄,后天决赛的十人名单正式公布,范兄的大名得列牧场队名单之上,是为自第一届飞马节,‘少帅’寇仲和徐子陵后,首次有外人出现在牧场队的名单上,顿成佳话。”
  能分龙鹰心神的事多至不可胜数,故没认真想过加入牧场队助阵的事,到此刻由乾舜亲口道出来,方觉察其深远的意义,是“一登龙门,声价百倍”,至少代表着“范轻舟”被中土有“世族里的世族”之称的飞马牧场认可接受,等同当年的寇仲和徐子陵,从此点看,已属非同小可。过程当然不是水到渠成,又或顺风顺水。
  此事会带来何种后果?
  乾舜双目烁烁生辉地观察他的神情,平静地道:“早在名单公布之前,已有传言,但我们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放出说话,指出若有范兄落场,我们势将难以顾及与牧场的情谊,怎知牧场方面竟在此事上一意孤行,等若不念我们的情面,使我们非常诧异。”
  龙鹰这才晓得乾舜竟是为关中队当说客,来劝“范轻舟”退出决赛,心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苦笑道:“乾兄本人的想法又如何?”
  乾舜叹道:“我的想法并不重要。坦白说,对范兄我有一份好感,认为范兄非似他们想象的不堪,且是能叱咤风云的杰出人物,视范兄是敌非友实属不智。而我们关中队里,肯为范兄说好话的并不止在下一人,然而主流意见倾向排斥范兄,对此我无能为力。”
  龙鹰欣然道:“乾兄是肯将小弟当作朋友,方说得这般坦白。”
  乾舜正容道:“可是公还公,私还私,比赛时在下不会留情。范兄是明眼人,该看出我们对这场比赛是志在必得。”
  又道:“听说提议者是牧场新一代的后起之秀穆飞,我们曾问过牧场老一辈的人,他们似有难言之隐,范兄非常不简单,自踏足牧场的一刻,立成最瞩目的人。”
  龙鹰道:“有直接问场主吗?”
  乾舜道:“月令场主答是由于天时、地利,人和,并说终有一天我们会明白牧场的决定。”
  龙鹰心忖希望杨清仁等此时像关中世族般的不明白,否则糟糕透顶。可诘问商月令者,惟独孤倩然办得到,商月令不得不透露点玄机,是因压力太大。
  乾舜沉声道:“对决赛的方针我们已有结论,就是如范兄落场比赛,我方尽倾全力,争取每一筹。”
  龙鹰道:“你们会邀河间王助阵吗?”
  乾舜点头道:“还有安乐郡主。当然!她只会打首个回合。”
  稍顿续道:“范兄曾看过我们对岭南队的一仗,仍有把握吗?”
  龙鹰不答反问,道:“小弟对贵方敬意十足,以前亦没有嫌隙,为何却对小弟充满敌意?”
  乾舜道:“范兄千不该,万不该,竟与北帮的乐彦不住接触密谈,惹起我们的警觉。”
  龙鹰失声道:“乐彦不是你们关中队的人吗?”
  乾舜道:“表象和内涵,可以是截然相反的事。”
  龙鹰沉吟道:“这是不该告诉我的,对吧?”
  乾舜淡淡道:“范兄会出卖在下吗?”
  龙鹰斩钉截铁地道:“绝对不会。”
  乾舜道:“在下有信心没看错范兄,所以将说服范兄的任务接下来,有人还怕在下对你说话不够强硬,幸而有人指出,一个连河间王亦奈何不了的人,开罪之实属不智。话说回来,在马球场上,是没有失敬这回事的。”
  龙鹰赞道:“乾兄是个有魅力的说客,具说服力的谈判者。小弟之所以被邀作赛,是有原因的,河间王知之甚详,但并没有告诉贵方。基于同一原因,小弟如退出,将负上不义之名。没有此因,宋明川怎会容小弟落场。”
  乾舜道:“在下洗耳恭听,虽有负敝方之托,至少可以有个交代。”
  龙鹰讶道:“小弟是否感觉有误?乾兄似乎很高兴小弟拒绝你善意的劝退。”
  乾舜微笑道:“‘善意的劝退’,范兄用词精确新鲜。范兄的感觉很准,在下和敝方大部分人的着眼点大相径庭,他们是不愿伤与牧场队的和气,在下却望与范兄在马球场上狠拼一场。范兄是个没有人能看通看透的人,能在马球场上摸清楚范兄的底子,平生快事也。宇文朔世兄抱持同一看法,正是他不支持我做这一趟说客,怕范兄看在我的情面,真的退出决赛。”
  龙鹰心中大懔,宇文朔确有洞见,因着错综复杂的情况,又或没有非比赛不可的借口,他的确会接受乾舜的劝告。
  大感兴致地道:“那谁支持乾兄来呢?”
  乾舜道:“范兄恕在下不能呼名道姓的说出来,可以说的,是曾与范兄接触交谈又心存好感的人。”
  又道:“请范兄赐告原因。”
  龙鹰遂将穆飞的事避重就轻的交代,然后道:“乾兄不须因穆飞的事赢了心中不舒服,祸福无常,自有老天爷为穆飞做主。”
  乾舜呆了半晌,道:“竟有此事!”
  龙鹰道:“可以不说,最好不说。”
  乾舜道:“我看着办。”
  接着神态复常,定神打量龙鹰道:“范兄听得我们和乐彦离奇的关系,竟不趁机寻根究底,令在下大惑不解。”
  龙鹰欣然道:“乾兄肯告诉我吗?”
  乾舜道:“当决定由我做说客后,朔世兄私下和我说话,着我向范兄透露与乐彦真正的关系,而在下本有此意,得他支持,遂不犹豫。”
  龙鹰心中涌起明悟。
  宇文朔正通过乾舜隔空和自己过招,秤他“范轻舟”的斤两,以厘定对“范轻舟”该采取的态度。
  今次他龙鹰参与飞马节,成异军突起之势,且和北帮及岭南越家连结,像宇文朔般的人物,绝不等闲视之,遂藉自己对乍闻关中世族与北帮的关系一事上,从其反应探测“范轻舟”真正的意图,如“范轻舟”唯唯诺诺,可断定与北帮蛇鼠一窝。
  龙鹰大叫头痛,如何方可以中间着墨,不得失宇文朔?
  龙鹰道:“先容小弟问几件事?”
  乾舜兴致勃勃地道:“我还以为范兄只问一件事,就是为何小弟愿透露朔世兄方面的事。”
  龙鹰耸肩道:“依乾兄的作风,肯定是宇文兄着你不用瞒我。对吧?”
  乾舜点头应是,道:“范兄想问什么?”
  龙鹰道:“宇文兄是否有一套特别的观人之法,隔远看小弟一眼,已有个谱儿,认为小弟非是卑鄙无义之徒?”
  乾舜道:“范兄言重,即使是敝方最不理解范兄的人,并不认为范兄是这类人,在下从没这么的想过。范兄确令人惊异,朔世兄确有一套天竺相人秘法,灵准如神。第二件事又是关于哪方面的?”
  龙鹰道:“正如我范轻舟入选参加飞马节的‘新贵榜’,曾在牧场惹起争议,全赖场主和桂帮主说服其他人,乐彦亦然,对吗?”
  乾舜点头道:“范兄猜到并不稀奇,至少晓得在下是反对者之一。”
  龙鹰心忖这只是“起手式”,奇招接踵而来。他信任乾舜,知他是真君子,也信任宇文朔,因“惺惺相惜”,当然与杨清仁暗含讽刺的所谓“识英雄重英雄”有天壤之别。他明白宇文朔那种人,不屑做卑鄙的事。
  好整以暇的徐徐道:“宇文愚兄等若商场主,宗楚客大人就是桂帮主了。”
  乾舜睁大眼看他,没法掩饰眼内的惊异神色。
  龙鹰续道:“宇文朔兄是同意此事的,惟明言不让乐彦参加最后的两场赛事。正因有乐彦助阵,可让宇文朔兄在开始的赛事隐身幕后,令战绩彪炳的岭南队惨吃不知敌情的大亏。”
  一理通,百理明。
  乾舜是关中世族里举足轻重的人物,如此对宇文朔言听计从,可知宇文朔已成北方世族的当然领袖,任何行动,没得他点头,难以实行。
  关中队的策略,就是宇文朔的策略。
  乾舜深吸一口气道:“愈接触范兄,愈教人感到范兄的莫测高深。容在下代人问范兄一句,范兄究竟是一个想把生意做大的人,还是有争霸江湖的决心?与河间王的梁子是怎样结下来的,怎会发展至如今扑朔迷离的关系?”
  龙鹰轻松地道:“独孤小姐猜到那个人是河间王了。”
  乾舜应接不暇地道:“范兄的脑筋转得很快。”
  龙鹰暗忖独孤倩然始终属世族的人,事事以高门大族的荣辱为先,不会因对自己有些许情意,隐瞒这般重要的事。
  在牧场内,除宇文朔外,唯一有资格令范轻舟受创者,惟只河间王,宇文朔既知不是他干的,轻易猜到与河间王有关系,因此对“范轻舟”另眼相看,派出乾舜来探他的底。透露与乐彦的关系,是抛砖引玉。
  龙鹰正是怕乾舜借势逼问,故意不提乐彦,岂知乾舜仍不肯放过他。
  这么看,关中世族对杨清仁非是全无戒心。起码宇文朔对杨清仁有他的看法。
  龙鹰语重心长地道:“请乾兄告诉宇文朔兄,小弟现在走的是一条没得回头的不归路,无论路上遇到什么,只有克服或跨越,其他不到我去选择。”
  乾舜道:“有人硬逼范兄到牧场来吗?”
  龙鹰哑然笑道:“原来乾兄的词锋可变得如此凌厉难挡。真的不可以直接答你这句话,幸好事情终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小弟当乾兄是朋友才肯这般说出来,务请乾兄和宇文朔兄为小弟守密。”
  事实上泄露出去没什么大不了,即使传入田上渊和乐彦之耳,还以为“范轻舟”砌词诓北方的世族,不让人晓得真正的“范轻舟”是个野心家。
  乾舜沉吟片刻,道:“范兄想听有关北帮崛起的情况吗?”
  龙鹰淡然道:“小鱼吃小鱼,小鱼变大,再吃更大的鱼。”
  乾舜长身而起,欣然道:“范兄确有鬼神难测之机,希望我们永远保持友好的关系。是否可在神都再见到范兄?”
  龙鹰起立相送,笑道:“在神都找个机会大家叙叙如何?”
  乾舜道:“一言为定。”
  说毕离桌去了。

相关热词搜索:龙战在野

上一篇:第五章 顺水行舟
下一篇:第七章 高门说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