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龙战在野 正文

第十八章 绝代风流
 
2020-08-19 18:08:34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枕障熏炉隔绣帷,二年终日苦相思,杏花明月始应知。
  天上人间何处去,旧欢新梦觉来时,黄昏微雨画帘垂。

  ──唐·张曙<浣溪纱>


  那不是雨,只是浓雾。雾浓得又重又湿,像雨丝一样洒下来,凝在柳叶上的雾珠,更一滴一滴地向下落着,落在池中,令得平静的池水,泛起一圈圈的漪涟,而一团团的浓雾,在水面上滚来滚去,变幻莫测。
  池旁的瓷櫈上,坐着一个白衣少女。她身上的白纱衣,早已湿了,她披着发,雾珠凝在乌黑的长发上,那万千点雾珠,只要她身子畧动一动的话,一定会一齐洒落下来的。但是,她却动也不动。
  所以那些雾珠,便在她的长发上,闪着奇异的光。她坐在那里已经很久了,自从她坐下来之后,她就未曾挪动过丝毫。
  阳光渐渐透过浓雾,射到了池面之上,更使所有的雾珠,都闪起了极其奇妙绚烂的光芒,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突然传了过来,一个老妇人,冲破了浓雾,来到了那少女的身边,急急地道:“小姐,你怎么还坐在这里不动,宋家少爷快来了!”
  老妇人的话,令得那一直如同石像一样坐着的少女,身子震动了一下,她发上雾珠,一齐洒落了下来,她并没有转过身来,只是用十分干涩的声音道:“奶妈,他来了么?”
  老妇人摇着头,咂着舌,道:“还没有,可是小姐你也知道,他托人带信来,说是在洛阳城中,盘桓三日,然后一早起程,到我们这里来,现在已是辰时,却不是快到了?”
  那少女“嘿嘿”地苦笑了两下,道:“他还没有来,你瞎嚷嚷作什么?”
  老妇人似乎一点也未曾听出少女语音中的不高兴,她仍然唠唠叨叨地道:“宋家少爷离开咱庄子,已有两年了吧,他在咱们庄子上住了五年,我可以说是看着他长大的,他离开的时候,也还未曾成人哩,前两个月,庄主说他在什么天下英雄会中,得了第一,我还真不信哩,想想看,他为了替你捉鸟儿,自后院那株桧树上摔下来,差点没有摔死!”
  那少女的身子,在微微发着抖,她近乎哀求似地道:“别说了,奶妈,别说了!”
  可是上了年纪的人,自己想讲话的时候,人家有点什么反应,她是不会觉得的,那奶妈仍然比划着,道:“现在更好了,他已做了新郎倌,大概更神气了,已十足是一个大人──”
  奶妈的话才讲到这里,那少女倏地转过身来,同时,精光陡地一闪,一柄雪也似亮,锋利无匹,长可两尺许的短剑,已然对准了奶妈的咽喉!
  奶妈陡地住了口,剎那之间,面无人色,结结巴巴地道:“小姐,你作什么,你……”那少女转过了身来,可以看得到她面色十分苍白,她一双大大的眼睛之中,充满了忧郁和怨怒,她两片朱唇,紧紧地抿着,她的声音,听来像是十分疲倦,她道:“奶妈,我只是要你别再说了,你别再说了,行不行?”奶妈的身子发着颤,道:“行,行,我……我……不再说了。”
  那少女幽幽地叹了一声,缓缓地将手中的短剑,放了下来。直到这时候,奶妈才敢向后退出了一步。而就在那时,只听得一阵马嘶声,远远地传了过来,其中还夹杂着几下吆喝的声音。那少女抬起头来,道:“可是他们准备去接人了么?”
  奶妈的身子仍发着抖,道:“是的,老爷到处在找小姐,却不知道小姐在哪里,我……”
  奶妈才讲到这里,那少女还剑入鞘,一掠长发,身形拔起,已向前疾奔了开去,她穿过了院子,奔出了走廊,直来到了大堂之中。
  大堂中高高矮矮,有着不少人,那少女才一出现,众人便一齐叫了起来,有的叫道“师妹来了”,有的叫“小姐来了”。一个宏亮的声音,在一切叫声之上,道:“映珍!你到哪里去了?却叫我们久等。”发出那宏亮声音的,乃是一个五短身形的中年人,豹头环眼,颔下一蓬短髯,如同钢刺一样,貌相十分威武,他便是本庄主人,锦鹞子苏豹,只见他一说完,挥手道:“我们走!”
  在大厅中的那一二十人,一齐涌了出去,那少女身形闪动,却抢在众人之前,一出大厅,身形拔起,便已落在一匹雪也似白的白马之上。
  别看她刚才坐在水池边上的时候,动也不动,此际行动却是快疾无比,恍若飞鸟一样,一落到了马背之上,抖动缰绳,也不等别人,便自策马向前,疾驰而去。
  锦鹞子苏豹摇了摇头,叫道:“映珍,别没规没矩,你宋家大哥,现在已是名满江湖的侠士,而且,他已成了婚,你可别──”
  苏豹叫到这里,便没有再叫下去,因为他的独生爱女,根本没有停下来听他的话,早已越奔越远了。事实上,她父亲的话,苏映珍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她一策马向前飞驰,便紧紧地咬着牙,心中翻来覆去地只想着一句话:宋天池,你有什么脸来见我!
  想起了宋天池,苏映珍的心中,便像是有针刺着一下,令得她反手狠狠地向马股上鞭了下去,白马负痛,长嘶着向前飞驰了出去,道旁的景物,排山倒海也似,向后移着,若是换了别人,根本看不清楚了。
  可是,苏映珍却根本连看也不必看,就可以知道那是一座石亭,她和宋天池曾在月圆之夜,一齐坐在石亭之中,直到深夜。
  她也可以知道,石亭过去不远,是一株大榆树,她和宋天池从小就喜欢爬那株榆树,宋天池一直比她爬得高,比她爬得快,有一次她不小心,自树上跌了下来,宋天池急得伏在她的身边哭了起来。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好像就是在昨天发生的一样。后来,他们渐渐长大了,不再爬树了,可是那棵老榆树仍是他们的好朋友,他们手握着手,在大榆树下一坐,就可以坐老半天。
  大榆树再过去,道旁是一个小湖,小湖上满是荷叶,可以荡舟,小舟会分开荷叶,在水上缓缓前进。苏映珍最记得有一次不小心覆了舟,他们从水中爬到了小船上,她全身都湿透了,衣服紧贴在身上,而宋天池用异样的眼光望着她的情形。
  从那次起,苏映珍知道自己和宋天池两个人都长大了,长大得当一个人向另一个人注视时,另一个会红着脸低下头去,而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毫无顾忌地相互瞪视着了。
  但是,他们依然在一起,直到宋天池突然离去。苏映珍自然记得,当宋天池离开豹子庄的时候,是十分闷热的夏天,早三天她就知道宋天池要走了,至少要两年,才能回来。
  宋天池是回到他叔父那里去,学他宋家家传的“云雾剑法”,苏映珍实在无法多想那临别三天的事,尤其当她,在听到了宋天池在学会了云雾剑法,又在北五省武林人物论剑盛会之上,得了第一,却立即又娶了妻子之后,她更是不敢去想。
  临别前的三天,本来是甜蜜之极的回忆,然而在宋天池突然娶了妻子之后,那三天的回忆,却已变得苦涩无比,每一件细琐的事,都像是一柄利刃一样,在刺割着她,而宋天池在那三天之中所讲的每一句话,也如同巨大的铁锤一样,在敲击她的心头。她不敢再想,她也不要和众人一齐看到宋天池,她要赶在众人的前面,自己一个人见到宋天池,问问他,还有什么脸回来看自己!
  苏映珍不断地鞭着马,马奔得越来越急,等到晨雾散尽之际,苏映珍勒了勒马,向前看了一看,只见自己奔出庄来,已有近二十里了。
  向后看去,其余的人马,连影儿都不见。苏映珍知道自己的白马,是豹子庄上脚程最快的马,至少将别人抛离七八里了。
  她其实并不需要将众人抛得那么远,她只要有独自一人,问宋天池一句话的时间就够了,如果宋天池答不上来,那么她就──
  她反手在短剑的剑柄之上,轻抚了一下。
  在那时候,她的脸色,也变得极其苍白!可是,宋天池为什么还没有来呢?他应该到了,应该和他的新夫人一齐来了,那女子究竟是什么人?但不论她是什么人,即使她是月里嫦娥,她又凭什么可以成为宋天池的妻子,能和宋天池在一起?苏映珍再度抖起缰绳,也就在这时,她听到马蹄声,马蹄声是自她前面传来的,苏映珍立时挺直了身子,向前看去。前面的路面上,尘头扬了起来,一匹马疾驰而来,马上伏着一个人。
  那一人一骑,还隔得很远,苏映珍自然看不清那是什么人,但是她心中立时想:那一定不是宋天池。
  宋天池已娶了妻子,他的新夫人能不在他的身边么?而且,他现在已是名满天下的人物了,他要到豹子庄来,总会有几个人跟着他的,江湖上有的是闲人,况且,和那样一个少年英雄攀攀交情,也是每一个人都引以为荣的事情。
  那么,那独自驰来的人是什么人呢?这条路是通到豹子庄去,那马驰得十分之急,看来那人一定也有着十分着急的事。
  苏映珍心中一面转着念,一面已策马迎了上去。等到她离那一人一骑,只有十来丈的时候,她突然呆了一呆,她已看清,向前奔来的那一匹马,是一匹枣红马,那匹马正是两年前宋天池骑走的!
  而且,她更看清,那马身上,沾满了血渍!马儿还奔得如此矫捷,自然不是负了伤,那么,这血渍却是……
  当苏映珍一想及这一点的时候,两匹马已隔得更近了,苏映珍看到,在马上的那人,伏在马背上,鲜血正自他的双胁之下,汩汩流出!
  苏映珍仍然未曾看清马上的是什么人,然而这时,她心中却是吃惊之极!她陡地一侧身,身子一个翻滚,已然从鞍上翻了下来,一挺身形,一个箭步,向前掠了上去,一伸手,握定了那枣红马的缰绳,真气下沉,顺着马儿的去势,腾腾跨出了两步,便将疾驰中的枣红马,勒停了下来。马一停,马背上那人身子一翻,向地上跌来,苏映珍还未及去扶他,那人“砰”地一声,已仰天跌倒在地上,苏映珍连忙低头看去,只看了一眼,她整个人都呆住了!那是宋天池!
  别说是分别了两年,就算分别了十年,苏映珍也是认得出他来的,那样的浓眉,那样瘦削而又有棱角的脸,这是宋天池,就是最近得了极大的名头的宋天池!
  可是此际,宋天池的双胁,还在流着血,他的双目,紧紧地闭着,他的面色,在阳光之下看来,苍白得使人难以相信那还是有生命的人!
  苏映珍本来打算在见到了宋天池之后,不知要用多么严厉的语气来质问他的,她甚至打算宋天池若是答不上她的问话,她就拔剑相向!
  但是当她一看到宋天池自马背上跌了下来,仰天躺在地上,显然已经昏迷了过去之际,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她想好的那些话全忘记了,她伏下身来,托起了宋天池的头叫道:“天池哥!天池哥!”
  宋天池一点反应也没有,苏映珍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只觉他气息已微弱到了极点,苏映珍轻轻将宋天池的头放在地上。
  其时她已听到自豹子庄方面传来的马蹄声,她知道她父亲、师兄和庄上的人就要赶来了,他们一定会发现宋天池的,自然也会救他。
  而看宋天池的情形,他受伤不会太久,那么,伤害他的人,也一定就在前面不远处,自己若是立即追了上去,只怕还可以追得上!
  她后退了两步,翻身又上了马,向前疾奔了出去,可是一直奔出了七八里,已来到了大路口上,却仍然未见有什么人。
  苏映珍关怀着宋天池的伤势,不再向前追去,勒转马头,又往回驰来,她只驰出了三五里,便看到前面尘头大起,三四匹马,疾驰而至,当先一匹马上骑的,正是她的父亲。
  苏映珍迎了上去,叫道:“爹!”
  她才叫了一个字,便只听得苏豹发出了一下惊天动地的怪叫声,身子离鞍而起,疾落在苏映珍的马旁,一伸手,便抓住了苏映珍的手臂。
  苏映珍吃了一惊,又叫道:“爹!”
  这一次,她仍然只叫出了一个字,苏豹再是一声大喝,一掌已向她的脸上,掴了过来!
  苏映珍乃是苏豹的独生爱女,从小到大,苏豹连重话呵责她一句都未曾有过,苏映珍更是做梦也想不到父亲会出掌来掴她的。她连躲逃的念头也未曾起,“叭”地一声响,一掌已被掴个正着!
  苏豹那一掌的力道,还真不小,不但掴得苏映珍眼前满天星斗,半边脸上,立时热辣辣地红痛了起来,而且口中发甜,显是已被掴得口中出血!
  在那一剎间,苏映珍感到了一生之中,从来也未曾有过的屈辱,一时之间,她也不知如何才好,只是大哭了起来。只听得有几个人齐声道:“师父,有话好说,你且不必发怒。”
  而苏豹却在怪声吼叫,苏映珍睁大了眼,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何以她对父亲的声音,竟会变得那么冷酷,她厉声问道:“你为什么打我?”
  苏豹咬牙切齿,手一用力,已将苏映珍自马背之上,直拉了下来,只见他面上的肌肉扭曲,口角不住地跳动,像是想讲什么,可是又讲不出来。突然之间,自他的口中,迸出了一阵笑声来。
  那其实并不是笑声,也不是哭声,他发出的声音如此惊人,实在是哭笑难分,令得苏映珍听了,也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苏映珍喘着气,她捱了那一掌的半边脸頬上,热辣辣地生痛,苏豹笑了足有一盏茶时,才厉声道:“你好!映珍,你干的好事!”
  他一直紧握着他女儿的手臂,这时,一面说,一面用力地摇撼着,将苏映珍的身子摇得乱晃,一头长发,一齐披散了开来。
  苏映珍只觉得心头一阵狂跳,她突然感到,自己过去十九年来,平静的生活,到此要结束了,接踵而来的,将是难以猜度的惊涛骇浪!
  她勉力想要稳定身形,但是她父亲摇撼的力道是如此之强,令得她根本无法站定身子,她一头长发,全都遮在她的脸上,使她的视线也为之模糊,她陡地一提气,道:“我做了什么事?”她那一句话才出口,陡地只见苏豹又扬起了手来。
  就在苏豹第二次扬起手来之际,又有几匹马疾冲而到,马上的人,和随着苏豹一齐赶到的人,齐声叫道:“师父,有话好说!”
  可是锦鹞子苏豹,却像是根本未曾听到那些人的叫唤一样,扬起一掌,仍然向着苏映珍的脸颊之上,狠狠掴了下来!
  苏映珍在第一次被她父亲掴中之际,心中已感到无比的屈辱,她是一个性子十分强的女孩子,当时她心中对父亲的恨意,已然十分之甚。
  但是,因为苏豹立时发出了如此慑人心魄的怪笑声来,令得苏映珍知道,他父亲一定遭到了什么重大之极的变故,是以才会那样的,是以她心中的怨恨和怒意,未曾立时发作。
  可是此际,苏豹第二次再扬掌向她的脸上掴来,她却再也忍不住了!
  她陡地尖叫了一声,道:“住手!”
  但是苏豹的那一掌,去势何等之快,苏映珍如何挡阻得住?就在她“住手”两字,甫一出口之际,“叭”地一声响,第二掌又已掴中!
  那一掌的力道,比第一掌更重,直掴得苏映珍眼前,金星直冒,怒火陡升!她从来也没有受过那样的屈辱,她甚至根本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要打她,对一个性子强,而又一直未曾受过任何屈辱的少女而言,那实在是不可忍受的,在那剎间,她根本不及去多想,只觉得一切事情,是那样猝不及防地压了下来,而她实在是非那样去应付不可!
  她被她父亲握住的左臂,在她又被掴中了一掌之后,那一掌之力,令得她的身子整个向旁侧了一侧,她的右臂向后一移间,右手已碰到了腰际所悬短剑的剑柄!
  当她的手指,碰到剑柄的那电光石火一剎间,她根本不及多去想什么,五指突然一紧,握住了剑柄,一抖手,“锵”地一声响,剑已出鞘!
  苏映珍这时,心中激动之极,而且苏豹的第二掌,掴得如此之重,令得苏映珍的眼前,一片黑暗,根本什么也看不清!她也不知道自己那一剑,是疾向苏豹的胸口刺了出去的!
  但是,在一旁的许多人,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那些人刚看到了身受重伤的宋天池,又看到了苏豹连连掌掴爱女,此际,再看到苏映珍突然一剑向苏豹的胸口刺出,心中实是骇然之极,齐齐惊呼了起来。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锦鹞子苏豹,也是大吃了一惊,他绝想不到女儿竟会一剑向自己当胸刺到(就像苏映珍刚才做梦也想不到她父亲会打她一样),是以他陡地呆了一呆!
  而苏映珍那一剑的去势,何等之快,苏豹一呆之间,短剑的剑尖,已直指他胸前!
  直到剑尖来到了离他的胸前只不过两三寸之际,苏豹才知道那不是在做梦,而是确确实实的事,他女儿的剑已将要刺中他了!
  他发出了一下惊天动地的怪叫声,双足一弹,身子突然向上,疾翻了起来!
  他外号人称“锦鹞子”,那是因为他在轻功上,有独特的造诣之故,那一翻,使他在千钧一发之间,避开了苏映珍的那一刺!
  但是,就在他的身子疾翻而起之际,只听得“嗤”地一声响,他胸前的衣服,还是被短剑的剑尖,划出了一条尺许来长的口子!
  在苏豹向后跃出之际,苏映珍只觉得身前突然拂起了一股劲风,手臂上也是一松,苏映珍连忙就势向后,连退出了三步。
  这时,她已定下神来,也可以看清眼前的情形了,可是她对于自己,刚才究竟做过什么,她也绝说不上来,刚才突如其来的事情,对她而言,就像是有一座山突然向她压了下来,她非得奋力将之顶住不可一样!
  她在那时,只看到她父亲的身形,倏地自天而降,落了下来,停在和她却有一丈五六开外。她父亲胸前的衣服,已被划开,面色青白得可怕,而其余所有人,个个都目瞪口呆地望定了她!
  直到那一剎间,苏映珍仍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她根本连开口询问的机会也没有,当苏豹才一落下之际,每一个人都屏气静息,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但突然之间苏豹便发出了一声怪吼!
  就在苏豹的怪吼声中,只听得一个人叫道:“师妹,你还不快逃!”
  苏映珍一听那叫声,便听出那是自己七师哥陈青松的叫声,苏映珍一直都知道七师哥对她最好,但是她在七师哥面前,却最正经,因为有一次,她和七师哥在说笑,宋天池看到了,便生了半天闷气。
  这时,苏映珍听得陈青松那样警吿自己,纵使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也可以知道,事情实在是严重得非同小可了!
  她陡地吸了一口气,道:“我为什么要逃?”
  随着她那一句话,苏豹的第二下怪吼声,又已发了出来,同时,只见苏豹的手抖处,长剑已然出鞘,他双眼之中,似乎要冒出火来,剑身平举,剑尖对准了苏映珍。
  苏映珍一见这等情形,心中也不禁大惊!
  她是苏豹的女儿,自然认得出,苏豹这一个姿势,正是他的剑法中的一招绝招“鹞子觅食”的起手势,等到他内劲蓄足了,身形便会陡地拔起,然后,连人带剑,一齐向下攻来,剑尖指向何处,必然攻中何处,百发百中,而且力道之强,无以复加!
  而今,苏豹的剑尖,对准了苏映珍,不消说,他是准备用那一下绝招来对付苏映珍的了!
  也就在那一剎间,只听得陈青松又疾叫道:“师妹,别问为什么,你先逃开去再说!”
  苏映珍本来是绝不想逃走的,因为她自己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做错什么事!
  可是,这时,她看到了父亲,寒光闪闪的长剑,已对准了自己,她的心头,也不禁泛起了一股极度的寒意,她知道,父亲如果不是心中怒到了极点,是绝不会对自己发这一招的。
  而这一招如果疾发而出的话,那自己一定是命丧剑下,万万避不过去!
  在那样的情形下,实在是非走不可了!
  是以她尽管心中不情愿到了极点,也只得一咬牙,身形突然向后倒窜了起来,向她身后,那匹白马的马背上,疾落了下去!
  而就在她身子刚一落到马背上之际,只听得苏豹又发出了一下厉吼声,“飕”地一声,整个人突然向上拔了起来,身在半空之中,陡地一个翻身,长剑荡起一股精虹,以雷霆万钧之势,连人带剑,一齐向下,刺了下来!
  在一旁的每一个人,都惊得呆了,人人张大了口,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发得出声来。
  只见苏豹的身形,迅疾无比地下沉,但苏映珍也已落到了马背之上,白马急嘶着,也已向前跃出,人影马影交错之中,只见剑光倏地一凝,白马负着苏映珍,已疾冲出了两三丈开外!
  而半空之中,却舞起了一大蓬银丝,原来是苏豹的那一剑,将白马的马尾,齐股削了下来,迎风飞舞!
  可知苏映珍的性命,实是千钧一发!
  苏豹一剑不中,怪吼道:“快追!”
  他门下弟子和庄丁,仍然个个呆若木鸡,站着动也不动,而就在那一个耽搁之间,苏映珍早已策马奔远了!

相关热词搜索:龙战在野

上一篇:第十七章 恩清义绝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