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

第三章 昨日今天
 
2020-10-16 14:22:57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北里。
  刻下的西京,没一处地方,更能体现解除宵禁令的影响。
  那是一切重新开始的景况。
  不论青楼、赌坊、押店、食肆,各式店铺,都是蓦然惊醒的模样,纷纷张罗,如从沉睡里苏醒过来,另有一番平时看不到的忙乱扰攘。
  被限制的各路风月常客,压抑如崩堤洪水,再不受控,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
  龙鹰算是早到者,可是尚未抵因如坊的入口,主大街已车水马龙,人流摩肩接踵,喧闹震天。
  随着逐楼逐铺的燃亮招徕的灯笼,北里回复喜气生机,那种感觉,令人心内似烧起一把火,格外兴奋。不只是趁热闹,且是在抑制多时下的宣泄,也是续梦。政变顿成明日黄花,于一般老百姓来说,那晚发生的事,影响的是与他们没丝毫关系的权贵,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不留痕迹。
  离因如坊大门尚距三十多步,隔远瞧到夜来深正和弓谋在大门外说话,附近还有十多个官差,监视远近,显然是荣任东少尹夜来深的随从。
  从夜来深联想到武延秀,记起上趟在西京,夜来深和武延秀偕他和香怪到秦淮楼的旧事,当时怎想得到,两人会瓜分陆石夫的职权,成东、西少尹。
  不知武延秀生就怎么样的一副命?这辈子总须倚仗别人,身不由己,摇风摆柳。他快乐吗?一个须不断做违背本性的事者,不可能快乐起来。武延秀曾亲口告诉他,到青楼鬼混,是一种开脱。现在武延秀清楚晓得族人死得不明不白,他不但不敢吭一声,还要投靠仇人,愈是奴颜婢膝,愈可保住权势地位,这样的富贵,不要也罢,偏他可甘之如饴,且从来如此。于龙鹰言之,确怎都没法明白他。
  夜来深看到他了,双目先爆起精芒,旋又敛去,换上笑脸,还举手隔远向他打招呼,如像见到阔别多年的亲兄弟。
  背着他的弓谋,自然而然别头来望,瞧瞧谁人可令位高权重的夜来深热情如火,“范轻舟”的形象赫然映入他眼帘内,顿然双目生辉。
  这般的一个照面,见微知著,龙鹰晓得夜来深不单清楚西京刚发生的人事大变,并清楚老奸巨猾的宗楚客,调整了对“范轻舟”的策略,向夜来深下达最新的指令。
  变化来自宗楚客与田上渊大不如前的新关系,当宗楚客知道田上渊另有图谋,表面虽诈作不相信、不计较,暗里却在做诸般准备,处处防田上渊一手。与田上渊的劲敌“范轻舟”秘密结盟,乃最佳的选择,随时可和“范轻舟”连手,将田上渊的北帮打个落花流水,如“范轻舟”肯听教听话,更可以“范轻舟”取代田上渊。
  在宗楚客眼里,“范轻舟”是个投机的江湖客,既可为武三思所用,当然亦可被收买为其羽翼。
  精采处,是须瞒着田上渊进行,因老田到今天于宗楚客仍有非常大的利用价值,没人可替代。然狡兔死,走狗烹,田上渊失去利用价值的一天,就是宗楚客弃之如敝屣之时,那便是“范轻舟”起作用的日子。
  夜来深迎过来,弓谋跟在后面。
  龙鹰嚷道:“恭喜!恭喜!恭喜夜兄升官发财,官运亨通。”
  夜来深趋前握着龙鹰双手,哑然笑道:“想不到范兄会说这种话,现时在京城,当官真不容易。我是在推无可推下,不得不勉为其难。唉!再不像以前的自由自在哩!”
  又要介绍弓谋,弓谋道:“和范爷见过多次了。”
  为免阻碍行人,三人移到行人道边的车马道说话。
  两人说话,弓谋只有听的份儿。而有他在,两人不便说什么“知心话”。夜来深踌躇满志的道:“公务缠身,又是刚解除宵禁,今晚可睡上一个、半个时辰,已非常理想。这样吧!明天黄昏,范兄有空吗?”
  龙鹰知绝不可说不,否则就是错失良机,道:“夜兄这么给小弟面子,有事也推了,大家在哪里碰头?”
  夜来深道:“让我来接范当家!”
  拍拍他肩头,向弓谋打个招呼后,横过车马道去了。
  龙鹰苦笑摇头,和弓谋说道:“看!根本不用问我在何处落脚,摆明全城都是他们的探子,没人可瞒过他们耳目。”
  弓谋道:“他是故意到这里候范爷,十多人策马驰来,我还以为是什么事。”
  又问道:“范爷要到因如坊去吗?”
  龙鹰与他并肩举步,传音道:“我要找香霸。你是否清楚西京最新的变化?”弓谋道:“像大多数人,不明白为何宵禁令解除得这么急。到现在见到范爷,才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龙鹰扼要地解释一番,尚未有机会说及杨清仁,两人随人流拥进因如坊的大门。龙鹰咋舌道:“竟然这么多人?”
  弓谋叹道:“赌加嫖,谁能与之争锋,现时除秦淮楼外,其他青楼都给比下去,春在楼的生意跌了三成。”
  春在楼位于秦淮楼对面,两家青楼竞争激烈。
  以水平论,湘夫人训练出来的媚女,远非一般青楼姑娘可以比拟。不由想起秋灵、紫芝,也因而想起天竺美女玲莎,自己便曾着过她的道儿,不过,自洛阳武攸宜水上遇剌后,再没她的消息。
  像玲莎般的出众美女,又精通媚术,香霸绝不会放着不用,但怎样利用她,却非龙鹰可以猜估。就像柳宛真,她缠上陶显扬前,龙鹰根本不晓得有这么的一个美人儿,连桂有为也怕看她的眼睛。
  弓谋领路下,他们离开闹哄哄的大小赌厅,朝内院走去。
  弓谋约束声音道:“范爷务要见宋先生一面,他有关于岭南的重要消息。”龙鹰放下心事,因证明宋言志没被酒色侵蚀壮志。道:“明晚吧!我去寻他比较稳妥。”
  弓谋说出宋言志目下的居所。然后道:“武三思被宗楚客干掉,对香霸是沉重的打击,且不知宗楚客对他的态度,会否视他为武三思的人。”
  龙鹰道:“宗楚客何来理会他的闲情,他奶奶的!杨清仁当上右羽林军大统领哩!”
  弓谋恍然道:“难怪刚才香霸忽然春风满面,心情大佳,原来收到好消息。”旋又眉头大皱,道:“怎可能呢?”
  龙鹰解释后,弓谋叫绝道:“此计惟范爷可想出来。宋先生也说,想对付香霸,若不先拔除他在岭南的根,一切均属徒劳。”
  说话时,进入闲人莫入的内院,上次见香霸全楠木结构的水榭,映入眼帘。
  水榭,平台。
  两人在临池的桌子坐好,伺茶的婢子退走后,龙鹰开门见山道:“我要见小可汗!”
  香霸朝他瞧来,看得很用心,目光锐利,却似属欣赏而非审视,好半晌后,点头叹道:“轻舟是怎办到的?”
  目光又投往人工湖,缓缓道:“轻舟想不见小可汗也不成,他会在这两天内来找你说话。至于何时何地,惟他自己清楚。”
  接着不胜欷献的道:“唉!大相走哩!和轻舟不用说假话,我虽然一直在利用他,但大家确有一番往来和交情,令人惋惜。”
  说这番话时,以龙鹰的敏锐,亦无法找到他言不由衷的破绽或瑕疵,或许此时龙鹰看到的,是这个人口贩卖的罪魁祸首真性情的一面,当然也可以因他虚伪功夫到家,能瞒过龙鹰。
  从第一次接触,至眼前此刻,无论在背后香霸如何一心置他于死,可是面对面,龙鹰总没法对他生出仇恨厌恶之心,可见此人的非凡魅力。
  他摆出实事求是,生意人、大商贾的姿态,然而即使是青楼、赌场般游走于非法和合法界线,又不时越界的行业,落在他手上,仍充满工艺精品的味儿。
  论敛藏的功夫,香霸比之大江联其他领袖,只高不低。如非他信错了宋言志,是无隙可寻。
  香霸也另有盘算,就是不论杨清仁成或败,一旦在中土取得立足的据点,他香家便可发扬光大下去。故此于策略上,走的是另一条路线。
  见到宋言志,深藏迷雾内的真相,将显露在龙鹰眼下。
  香霸道:“轻舟仍有干盐货买卖的兴致否?”
  龙鹰没想过他“三句不离本行”,刚哀悼武三思的遇难,又旧事重提,说生意经。讶道:“在现时不明朗的局势下,宜静不宜动。想不到荣老板仍有此闲情?”
  香霸究竟有否收到有关塞外情况的最新消息?在走私盐上,随钦没的败亡和崩溃,该出现供其他盐枭介入的空隙,取而代之,如果香霸在塞外有这么的一个人,例如那个叫乐老大的香家子弟,后来因身份被符太揭发,索性放弃洛阳的翠翘楼,卖予武三思和香霸,来个移花接木,换汤不换药。乐老大确有乘虚而入的良机,假设花鲁没被自己宰掉,还可以将钦没的非法买卖接收过去。
  香霸悠然道:“不同的情况,有不同的做法,事在人为。唉!我想静下来也不成,武延秀那没腰骨的小子,前天一副寻晦气的样子来找我,限我在十天内交出翠翘楼和因如坊两盘数出来,以断定他武家可占多少份额。还有武家吗?”
  本该令他非常为难的事,可是香霸说得轻轻松松,轻描淡写,似压根儿不放在心上。
  武延秀什么料子,龙鹰清楚,竟于武三思尸骨未寒之时,来逼香霸交代武三思对因如坊、翠翘楼的份额,必有所恃,且非是讨钱般简单,而是要将香霸逼离西京。
  杀武三思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要清除属武三思系一方的人马。
  香霸虽没给对方找到把柄,可证实他属大江联的人,然而他的冒起来得突然,被人怀疑是合理的。武延秀来找香霸晦气,后面是韦宗集团排斥异己的计划。
  这么看,成为天下道门之首的洞玄子,生活绝不好过。
  牵一发,动全身。
  大江联将所有注码,重押在武三思身上,怎想到可一铺清袋。
  保护武三思的高手里,最高明的几个,该为大江联或与其有关系的高手,仍保不住武三思的奸命。不过,北帮亦因而伤亡惨重。
  想到这里,心中一动。
  对田上渊落井下石,此其时也。
  奇道:“荣老板似一点不在乎?”
  香霸笑道:“昨天仍头痛得要命,今天再不当是一回事。”
  接着冷哼道:“将翠翘楼送他又如何?看他如何打理?”
  龙鹰心忖今天和昨天的分别,就是李显是病猫还是跳墙猛虎的分别,韦宗集团再难只手遮天。
  又吁一口气道:“我应付的办法,就是一个‘拖’字,可拖多久便多久,看宗楚客可奈我什么何?”
  然后双目熠熠生辉,看着龙鹰道:“老弟该不会坐看老哥的因如坊给人吞掉吧!”
  香霸高明处,在乎试探他却不露形迹,并以此坪“范轻舟”的斤两,看他在现时暧昧难明的京城形势下,影响力可以有多大。
  即使是直接受惠的杨清仁,晓得必是“范轻舟”将他捧上右羽林军大统领之位,但仍不明白他怎办得到。
  龙鹰反守为攻,问道:“荣老板竟没想过投靠宗楚客?”
  香霸道:“想有屁用。宗楚客从来不信任我,亦不需要我。这老奸巨猾在用人上有他的一套,且永远将实力隐藏起来,使人没法摸得着他的底儿。”
  龙鹰道:“美人计又如何?”
  美人儿乃大江联最厉害的法宝,无往而不利。武三思这般快和香霸狼狈为奸,媚女们肯定在这方面出过大力。大相府鸡犬不留,不知多少媚女因而“壮烈犠牲”。想想也使人大感可惜。
  龙鹰更不敢想下去,说不定犠牲的,有他认识的媚女在其中。
  香霸没直接答他,反道:“听说宗楚客已取武三思之位代之,与韦后有一手。”
  龙鹰叹道:“难怪两方结合得这么好。”
  香霸对他的语带双关,哑然失笑,坦然道:“老弟今趟来得及时。”
  又道:“在京师,轻舟可视因如坊为另一个家,随时可回来避静散心,一切悉随轻舟的意愿。”
  龙鹰多次领教他笼络人的手段,而其弦外之音,似对他的“范轻舟”再没提防,视他为自己人,至乎暗示,要谁陪他都可以,包括沈香雪在内。
  真的如此?
  肯定不是,对付“范轻舟”的美人计,由无瑕全揽过去,只她有“击败”他的资格。
  香霸摆出知心好友的情状,压低声音道:“老弟比我更有女人缘。”
  龙鹰失声道:“老板说笑?你的女人缘肯定在我十倍、百倍之上。”
  香霸颓然道:“若你得不到最想要的女人,所有女人都陪你又如何?”
  又勉强振起精神道:“像隔邻秦淮楼的纪梦,听说对你很有意思,剩卖你一个人的帐,羡煞了包括老哥在内西京所有男人。”
  龙鹰苦笑道:“这样的女人缘,不要也罢,小弟无福消受。”
  香霸讶道:“换过是我,刀架脖子也要和纪梦真个销魂,老弟显然没这方面的问题,亦不怕招人嫉忌,怎按捺得住?”
  龙鹰心底大懔。
  男人的问题,是在说女人时往往失去戒心,距离拉近下,真心话冲口而出,像刚才有关纪梦的“惋惜”。
  对!
  于“范轻舟”,确没顾忌,但于“龙鹰”,顾忌成箩成筐,因在旁眈眈虎视者,有闵天女和上官婉儿,“女人心,海底针”,谁都不晓得若“范轻舟”拈花惹草,带来怎么样的后果。
  何况还多了个今晚须夜探她香闺的独孤倩然。
  如何回答,香霸方肯收货?

相关热词搜索:天地明环

上一篇:第二章 另一起点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