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兰立 玉龙血剑 正文

第六十章 路见不平女尼怒 滥杀无辜天地惊
 
2021-02-23 17:18:51   作者:兰立   来源:兰立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飞天玉龙彭中轩道:“宫主真是不幸言中……”
  龙中风心中暗忖:“难怪轩哥哥对我不再珍惜,原来他已恨上了咱们血城,但不知那人是谁?如果是爹爹,那可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不禁问道:“轩哥哥,快说,那人是谁?”
  彭中轩道:“那劫夫犬子的人,乃是贵派五虎将之一龙腾。”
  于是,便把爱子小轩,自幼即交与宇内三奇松鹤老人习练武功,如何老人采药中嵩,龙腾这时却不了湖南“香花岭”,因见其子骨格清奇,是一块练武材料,遂不由分说,就这样把孩子劫走了!
  宫主龙中风叹息一声道:“真该死!他怎的这样混蛋!”说罢,端起桌上酒杯,一连喝了三杯。
  飞天玉龙彭中轩道:“武林中国,谁不喜欢好姿质,以能受自己衣钵,龙腾当时用心,并不算坏!”
  宫主龙中凤心说:“轩哥哥当真不愧是一个仁厚君子,别人把他的独生爱子掳去,还这般原谅于他!”
  谁知此时,他念犹未落,一缕悲愤之声却在耳畔响起。
  “可是,他不该在瓦屋山中,与拙荆吕良辕较技失败,非但不遵约言,反而暗起毒心,猛施杀手,打出夺命双圈,向一个被点了穴道,而又不足四岁的稚龄幼童骤施暗袭……”
  宫主龙中凤忽然眼前幻出一个血肉模糊的童尸,不禁哎呀一声,为之花容失色,急急问道:“令郎死了没有?”
  在她的想象中,血城五虎,功力盖世,龙侍卫这一出手,慢说是一个推子,就是寻常武林中人,也经不起他阴阳两极夺命双圈一击,看来已是凶多吉少。一飞天玉龙彭中轩蹑了口酒,说道:“幸好那时我刚赶到,是我一时愤怒填膺,一连拂出两记新近才练习成功的“先天一元正气”,犬子虽侥未死,但贵派那位龙大人,却丧失在他自己的夺命双圈之下。”
  宫主龙中凤也觉得龙腾心太狠手辣,是以毫无怜悯之念,说道:“死了活该,只不过令郎可曾受惊。”
  彭中轩黯然叹息一声,道:“犬子虽是未死,亦未受惊,但却被奸人乘机劫走!”
  龙中风惊讶道:“是什么人这样大胆,居然敢将令郎劫走!轩哥哥,小妹能为你效力吗?”
  飞在玉龙道:“那劫走犬子的人,乃是我最厉害的对头,也就是当今第一黑道高手,天欲教主金背钓叟苗天杰。”
  宫主龙中凤道:“我去替你将令郎救回来好吗?只不知彼等巢穴何在?”
  她说得异常诚恳,彭中轩一听,便知系出至肺腑之言,说道:“风妹,那天欲教主坛及所在苗疆‘黑桃湖’,并不难找,只是,你却去不得厂
  “为什么?”
  “因为,资派龙腾已成为天欲教中贵客,不与在下为敌,便当感激不尽。”
  宫主龙中风顿感不安起来,心想:“为什么这些人偏要与轩哥哥作对,这不是等于害苦了我吗?”
  想到这里,两人全都沉默了下来,自自一杯又一林地饮酒解愁。
  飞天龙彭中轩,原本善饮,只是心绪不宁,这十数杯‘女贞’下肚,蓦地头脑昏晕,竟有些天旋地转。
  宫主龙中凤,虽也有同样几分醉意,但并不妨事,是以将轩哥哥扶上床去躺卧着。
  宫主龙中凤见他烂醉如泥,口中不断发出呓语,说他要去“黑桃湖”营救孩子,忽然想地囊中有一种解酒的药丸。
  这种药丸,乃是父王血城大帝特制的,她虽不曾用过,却听父王说那是一种解酒良药,她无意中从父宫内窍得一瓶,心想:“我何不给轩哥哥服下一粒。”
  她想到就做,当她从绿色药瓶中,倾出那粒红色的药丸,便感到一阵扑鼻了异香,忖道:“他醉得那样厉害,恐怕一粒不行,干脆给他三粒吧!”
  龙中凤倾出三粒药丸,喂人轩哥哥嘴内,随即倾出一粒自己服用。
  哪知她不服还好,等到药丸下肚,顿感全身发热,口干舌燥,这时虽已属深秋,屋内温度甚低,但她仍盖不住被子。
  跟着她把一身衣衫全脱了,一缕不挂,她借着房中昏黄的灯光。一照,觉得自己一身温莹有如紫玉,一丘一壑,莫不惹人怜爱,偏偏轩哥哥竟见花不采。
  她平时虽也有美梦,但并无这种欲念,她哪里晓得那瓶绿色玉瓶装的,并非解酒的药丸,乃是一咱秘制的春药。
  等到她发觉情形不对,却已全身酥软无力。
  尤其,那吃醉酒的飞天玉龙彭中轩,忽然撕去一身衣裤,一双充满欲火的眼睛,满屋搜寻。
  这一见宫主龙中风的玉体,隐隐泛着处女的幽香,一声轻啸,立刻腾身而上,竟不需要费半点手脚。
  他是一个有过妻子,对于性的需要,没甚进行步骤,自然十分利落。
  他很快便占领了那片滩头阵地,紧跟着轻卒锐军,作核心突破。
  宫主龙中凤一双手臂,发出一种本能的推拒,但当轩哥哥业已孤军深入,一阵从未经历过的痛快。便又使得她变推拒为拥抱,随着体架发着吱吱格格的疯狂旋转,而娇喘连连。
  这时的龙中凤,已进入人生的另一领域。
  渐渐,一阵暴风雨过后,两人因极度疲乏,便又相拥着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飞天玉龙彭中轩忽然醒来,他还以为怀中的人儿,乃是娇妻彩云仙子吕良辕,忍不住俯首在她那吹弹得破的脸颊上轻轻一吻。
  不料一吻之后,怀中的人儿似被他惊醒,星目一张,跟着泛起一缕甜甜的笑容,说道:“轩哥哥,不来了,你不知道刚才有多的……”
  她说到这里,脸泛起无限羞红,再也说不下去。
  飞天玉龙彭中轩,这时神智已清,仔细一瞧,怀中的人儿,竟是宫主龙中风,不由大惊,说:“宫主,这是怎么回事?”
  他一面说,一面飘身下地。
  哪晓得身形一闪,便感全身凉意悠悠,他才知道自己一丝不挂。
  慌忙抓起床头衣裤,匆匆穿上,但衣裤已有四五处被撕破了,如何能穿!
  他终于依稀记起了酒醉的一切,勃然大怒,说道:“我本来把你视作天人,想不到你竟这么卑贱,早有预谋,乘我酒醉以春药乱情,你以为我会就范,哼!别是作梦!”
  言讫,推开后窗,身形一闪,便已没入夜色之中。
  宫主龙中凤这时,哭得有如泪人儿一般。
  她倒不全因为飞天玉龙彭十轩的离去,而是,这误会太大了,从此以后,自己在他心目中,不啻淫女荡妇。
  再一看,被褥上桃红点点,女贞已失,更加哭得死去活来。
  这事情,应该怪谁啊!
  她不由恨上了父亲血城大帝,谎言欺骗于她,说是什么解酒的药,自己吃了一粒,便感到性的饥渴,而轩哥哥,我竟给他连服了三粒,那就难怪他失去理智。
  她不禁拥被泣道:“轩哥哥,即使你打我骂我,我都不会怪你的,但你为什么不听我将这误会加以解释啊!”
  话声悲硬凄切,宛如杜鹃泣血一般。
  不言宫主龙中凤自怨自艾,且说飞天玉龙彭中轩,旋展轻功,登房越脊,朝他住的那间旅店,如飞驰而去。
  他刚刚越过一条大街,只见前面人影一闪,传来一声低喝:“什么人?”
  飞天玉龙彭中轩吃了一惊,但他立刻发觉发话之人,乃是自己娇妻彩云仙子吕良辕,遂将身形停下。
  彩云仙子吕良辕,这时借着月色,已看清来人正是自己寻找的久出未归的丈夫。
  可是,仔细一打量,却见他衣裤被撕破数处,显得十分狼狈,不由惊异道:“你是跟谁人搏斗了?”
  飞天玉龙彭中轩剑眉一蹙,说道:“咱们回房再说。”
  言罢,便加速朝旅店奔去。
  他一面身形如飞,一面脑海也在电旋地想:“我决不能将真情告诉于她,否则。岂不招来无谓烦恼。”
  旋又一想,“我必须撤个谎才是!”
  但他一生,从未说过谎言,这时,忽然之间,要想撒谎,却是异常困难之事。
  须臾之间,他便从后窗窜人房间。
  当即找出一套换洗衣裤穿了起来。
  彩云仙子吕衣辕这时也进了房间,关心地道:“轩哥哥,你遇上“什么武林高手?”
  飞天玉龙彭中轩他此时谎言尚未想起,不知如何答复,不过,他灵机一动,便道:“辕妹,你且先说,为什么出去那么久,是被什么事耽搁了?”
  彩云仙子吕良辕不明丈夫的用意,毫不考虑道:“午后,当我在南大街上采一些日常用品,正准备替你在‘中兴行’选购一套睡衣,陡地,从我身后掠过五人。”
  她说到这里,微微一顿之后,续道:“你猜,他们是谁?”
  飞天玉龙彭中轩道:“莫不是天欲教门下的高手!”
  彩去仙子道:“你猜得一点不错,他们正是咱们在大凉山中见到的五个家伙,我从那家百货行大玻璃镜中,看得十分真切。心想:这五人定是赶回‘黑桃湖’去,何不暗中跟着,探听一点有关金背钓叟掳去小轩的消息!”
  “因此,你便东西也不买了,暗中跟去是不是?”
  彩去仙子点头道:“是啊!这几人木久便上了一处酒楼,我逐用纱巾将头罩住,也跟着上去,假意进食,却暗中窃听他们的语。”
  飞天玉龙道:“他们说了些什么呢?”
  彩去仙子道:“据千手魔萨称,教主金背钓叟已将小轩掳去,星夜赶回‘黑桃湖’去了!”
  飞天玉龙彭中轩跺脚叹息,说道:“想不到这魔头,居然会先咱们一步。”
  彩去仙子道:“当我赶回旅店,你却出去了,为什么直到此时才回来?而且衣衫已破,莫非你跟他们打了起来?”
  飞天玉龙彭中轩,眼珠一转。道:“何尝不是,我在城中,几乎踏遍了每一条大街小巷,可没有发现你的影子,这时,正好是庙会,我以为你动了好奇之心,去瞧热闹,便一路跟去。
  “谁知找了半天,依然找不到你的影踪;我忽然泛起一个奇怪的念头,认为你走出城区,去欣赏效外风景。”
  彩云仙子道:“傻瓜,那时我已回转旅店。”
  飞天玉龙脸色一肃,说道:“我顺着官道,走向赤水岸边,正在观望滚滚的江流,忽然背后响起了数声喋喋怪笑。
  “虽是暮色苍茫之中,我仍然看得出,那是天欲教门下高手。”
  “当我伸手一摸,发觉‘玉龙剑’和‘玉龙鞭’两宗兵刃,都未带在身旁,便不禁有些着慌……”
  彩云仙子道:“你也太大意了。”
  彭中轩心中暗暗好笑,心说:“看样子,她当真相信。”便不觉放下心说道:“偏偏那血城五虎龙骤老人,抢先与我动上了手,我便将近日练成的‘先天一元正气’使出,堪堪占得上风,却不料千手魔萨,百花教主凌妙香,桃花娘子、独臂毒君,独狐不群,来一个联合合攻!”
  彩去仙子不禁大骂道:“这些家伙,真是不要脸,枉自成名多年!”
  彭中轩顺着其妻说:“谁说不是,我一看情形于我不利,遂不求有功,先求无过,寓攻于守,而且暗运神功护体。
  “要不然啊!辕妹妹,岂不弄个遍体鳞伤!”
  他说的一大堆,全是鬼话。
  可是,彩云仙子吕良辕,却是深信不疑,说道:“可惜,我不知你去了城外,否则,我便赶来接应,杀他个人仰马翻。”
  她说到这里,忽然道:“他们是否尚在赤水?”
  飞天玉龙彭中轩道:“辕妹,你问这个干什么?”
  吕良辕道:“难道就这样算了?”
  飞天玉龙见她说得异常认真,遂道:“别生气,他们此时恐怕已在百里之外,反正咱们要找上‘黑桃湖’,还怕没有报复的机会吗?”
  吕良辕一想也是,遂不再言语,催丈夫快些睡觉。
  彭中轩遂将床头油灯剔灭,迷迷糊糊便又梦入黄粱。
  这件事,阁下不提。
  且说天欲教主金背钓叟苗天杰,在瓦屋山中,无意间将小轩掠去,一方面这孩子根骨奇佳,是天生练武之材;另一方面,他可借此挟持飞天玉龙彭中轩和彩云仙子吕良辕,一举两得。
  虽然,他此次进袭峨嵋,不幸中途锦羽,除绿发红须叟遭遇意外,实力并未减弱。他忙着准备部署一番,如果他能与血城大帝合作的话,便仍可称雄武林。
  因此,他在大凉山一处绝谷,除接见血城五虎之一龙腾外,并面授副教主干手魔萨机宜。
  然后,独自一人施展轻功,将小轩携回“黑桃湖”去。
  这魔头一步踏人黔境,忽闻官道侧面一株古树下面,传来一声“阿弥陀佛”。
  金背钓叟苗天杰,抬眼一看,只见一个黄脸和尚,在向自己合十道:“老衲今儿又与施主邂逅,真是巧极了,为了消灾化孽,不知施主可肯惠赐布施?”
  他如何认不出来,这和尚不是上次以“金莲血剑”换去飞天玉龙彭中轩的吗?
  说不定那小子三阴绝穴,也是这和尚解去,不由心中顿温怒,冷冷说道:“老和尚,老夫哪得那多善缘可结。知趣的,还是少罗嗦为妙,否则,便将不客气了。”
  黄脸僧人法相庄严地道:“善哉!善哉!多一分布施,便多了一分福缘,施主岂能吝啬?”
  金背钓叟怒火更盛。黄脸谱人又说道:“施主恶孽甚重,如不施舍,恐怕难逃大劫。”,
  金背钓叟天杰冷哼一声,说道:“不知大师募化老朽何物?”
  和尚用手一指道:“喏!就是施主怀中的孩子!”
  金背钓叟在怀中摸出一锭黄金,掷与老僧,说道:“这个拿去,至于孩子,哈哈,老朽说什么也不放手的。”
  黄脸僧人慈眉陡皱,慨然叹息一声,说道:“佛门虽然广大,却渡不了你这无缘之人……”
  金背钓叟苗天杰丑脸颜色顿变,喝声道:“那么拿来!”
  黄脸僧人微一怔愕,说道:“拿什么?”
  金背钓叟苗天杰道:“自然是‘金莲血剑’了!”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又道:“上次,你便是拿这东西换去了那姓彭的小子,现在,仍依前例可好!”
  黄脸僧人不想这魔头说了这种不要脸的话来,幸而他早有准备,不禁明宣了一声佛号道:“施主之言可是当真?”
  金背钓叟苗天杰残眉一挑,说道:“难道本教主还跟你开玩笑不成?”
  黄脸僧人闻言,只是淡淡一笑,慢条斯理从那宽大的僧袍中,亮出一柄连鞘宝剑。
  那古朴的剑鞘,一触眼帘,全背钓叟不禁脸色陡变,巨吼一声道:“贱和尚,你敢混入‘天欲教’盗取本教主宝剑,还不给我交出来!”
  来字一落,双拳连环进击,一连打出十余股拳风。
  只见漫天狂风,挟着惊心锐啸,宛如排天巨浪,向着黄险和尚卷来。
  云幻圣憎见金背钓叟具有如此深厚的内力,也木禁眉头微皱,低宣一声“阿弥陀佛”,然后运起“天龙不宏弹功”。
  这种神功,乃是佛门最高武学精髓,以静制动,作为降魔卫道之用,武林中已成绝响。
  它的妙用在于对方无论施展何种雄浑沉重的拳风掌力,都能将之化为无形。
  是故,金背钓叟虽在盛怒之下,使出了十成功力,想把这老和尚击毙,但那毁金溶石、摧山辰岳的拳风,如投入浩翰无边的汪洋大海,竟不曾扬起黄险和尚一丝衣袂。
  金背钓叟曹天杰,竟是越劈越惊,理旬骇然!
  要知他这十二招“恨天霞拳”,其威力,远在他那“洪荒七绝”之上。
  可是,对方却一招末还,自己便已黔驴技穷,再打下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像他这样的绝代的人,哪会甘心就范,暗自忖道:“看样子,这和尚功力,高过自己太多,使用武功是不能夺回‘金莲血剑’了!”继又一想,“他既一心想以剑换人,干吗我不把孩子视作奇货可居,换取更高的代价!”
  如此一想,便不由魔言运辨,发出数声嘿嘿得意干笑声道:“和尚,你的心机是白费了!不错,‘金莲血剑’对我虽有用处,但却远不及这孩子的身价,上次让你得了便宜,如今,老朽得多考虑,换言之,单凭一柄‘金莲血剑’,是不能获得这孩子的。”
  黄脸和尚道:“施主意下如何?”
  金背钓叟苗天杰,在心理上打了一次胜仗,呵呵笑道:“目前,我还不想作任何打算,假如和尚你或者是飞天玉龙彭中轩,要想京回孩子,尽可在八月中秋之夕,前来敝教总坛‘黑桃湖’,再谈条件如何?”
  这老魔,真够狡猾,他竟然采用施延之策。
  黄脸和尚须眉一阵颤动,显然他已经动了怒,脚步轻轻一迈,便已超前两丈。
  金背钓叟一见人形闪动,显然他已动手,立即大喝道:“和尚,你要有妄动,本教主便一掌将这孩子震死,那时,休怪我心狠手辣。”
  黄脸和尚宣了一声佛号:“施主既是说话算数,枉自身为一教主,不换了就是了!不过,你此时煞星已上华盖,三个月后,恐怕难逃大劫……”
  金背钓叟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大丈夫岂能相信星月之学。告辞!”
  见字一落,一式鹰隼出尘,早已抱着四岁的小轩,如激箭般射出十余丈远。
  黄脸和尚叹息一声,道:“这孽障,机智甚深,当真难于对付。”
  言讫,复将那柄“金莲血剑”纳入剑鞘,飘然隐去。
  且说金背钓叟苗天杰,三言两语,便把和尚弄得不敢妄动,虽是发现自己‘天欲宫’中那柄“金莲血剑”被窃,不无惆怅,但仍十分得意。
  他知道,只要把握住这孩子的生命,飞天玉龙彭中轩,以及彩云仙子吕良辕,便将受到挟制,而无可奈何。
  还有那黄脸和尚,似乎对这小杂种,也有着偏爱。
  他忽然后悔起来,心想:“是才我为什么不令老和尚将‘金莲血剑’还我呢!只要我以孩子的性命作威胁,那老和尚便会乖乖地双手奉上还我!当时只想到脚底擦油,早点离开这个危险人物,凭白失去一次机会!”
  继又一想:“没关系,他下次来时,还有机会!”
  他上面在官道不断飞驰,一面脑海里思绪不断波翻浪滚。
  蓦地一一
  怀中的小轩,扑除一声,拉他一身都是大使,臭气扑鼻,原来,这孩子自被掠后,他饱一顿饿一顿患了肠胃炎。
  老魔头不禁心头火起,在孩子脸上,打了一记耳光,他虽是下手很轻,但小轩如何承受得了,不禁哇的一声哭了!那右边苹果似的脸颊上,登时泛起了一座五指山。
  路上行人,都骂这头子不应该如此粗鲁对待孩子。
  有的还说,也许那家伙是拐带人口呢?瞧他那副德性,怎样也养不出如此粉状如玉琢的儿孙!
  金背钓叟苗天杰正俯身河畔,洗准身上的污秽,闻言心头一惊,暗思:“我还是早些返回‘黑桃湖’,以免在路上遇上仇家,碍手得脚。”
  就在这时,官道上远远奔来两个人影。
  那身形,像极了飞天玉龙彭中轩和彩云仙了吕良辕二人。
  金青钓叟残眉一蹙,站起身来,抱起孩子,便隐入一片幽暗密林之内。
  他这时,必须东渡赤河,后人茅毫,是以这渡口,乃是必经之路。
  金背钓叟苗天杰,从枝叶间偷窥,好不容易等到飞天玉龙等流河之后,方始抱起孩子走上码头。
  渡河后,本想连夜回大娄山脉,再返黑桃湖。
  但他此时又累又疲,而且孩子又因腹泻,显得有点虚弱,必须进食,是以一人茅台镇,便在一家泉香施舍住了店。
  幸好这时正是掌灯时分,而且夜市场甚为繁荣。许多旅客都去逛街去了,他是不愿遇上飞天玉龙的。
  于是,使命伙计将酒莱开来房里。
  小轩虽是被点了哑穴,但饮食仍是无碍。
  因此,这老少二人,便在房里享用晚餐,饭后,小轩很快就睡着了。
  别看他小小年纪,心里可明白,“自己既然落到这烂鼻子金背怪老头儿手里,还是乖些为妙,以免白吃人家苦头。”
  金背钓叟将孩子放到床上,并替自己斟上一杯贵州特产的茅台,还未沾唇,便闻店门口传来一种嘈杂之声。
  接着,一个粗嘎嗓子声起,道:“店家,有房间吗?”
  那声音熟悉之极,分明是独臂毒君等人来了,心想:“他们倒是回来得快,又赶上同一店中。”
  他本是一个阴险的人,并不忙着出来见面,他想考验一下,这些堂主对自己的忠诚。
  片刻之后,便闻掌柜的答道:“客官,四间可好?”
  那粗嘎的声音道:“你难到眼瞎瞎了不成,咱们一行五人,四个男的,一个女的,你说:“怎么样住法?”
  那掌柜先生从未见过如此不讲理的人,心中未免有气,冷冷说道:“小店只供客人房间,如你住房,那是你们的事。”
  独狐不群一听对方居然顶撞自己,不由环眼一瞪,举臂一挥,着实打那掌柜一记耳光,道:“老子们今晚上要定了五间上房,不给,便连房子也都给拆了。”
  那掌柜先生,本甚文弱,怎经得起这魔头暴然出手,不但震飞数尺之外,跌撞在墙壁上,眼冒金星,而且门牙尽脱,满口鲜血。
  经这么一闹,可把店中的住宿的客人全给惊动了。
  霎时之间,这泉香施舍,里里外外,全是瞧热闹的人。
  但大家一看那导事的家伙,一脸横肉,双目精光四射,谁也不敢惹,只是在一旁窃窃私语。
  这时老板和老板娘,以及十余位伙计全出现了。
  除将掌柜先生扶起,细问经过外,并道:“贵客,你们这就不对了!咱们做生意,将本求利,难道有房间还不招呼客人吗?”
  “再说,这茅台镇上,大小旅社,不下十余家,何处不可归宿。”
  “竟一言不合,动手伤人,难道就没有了王法吗?”
  独臂毒君独狐不群,双眸吐出凶光,嘿嘿冷笑一声道:“王法,老子们却不管这些,先宰了你这王八羔子再说。”
  话声一落,即食中二指,向那皓首银须的老者“玄机”穴点去。
  如被点中,哪里还有命在,千手魔萨想阻止,已是来不及,眼看就要酿成人命。
  陡地,从人群中发出一声娇喝:“独孤老儿,还不给我住手!”
  只见一缕金光,径奔老魔面门,疾逾闪电。
  毒君独狐不群,赶紧滑步闪避,运目一看,那救施舍老汉一命的,竟是雪山圣尼衣钵弟子玄衣女尼薛兰英。
  百花教主凌妙香,手摇折扇,哈哈一笑道:“我道是什么人敢干预大爷的事,原来是你这小尼姑。”
  玄衣女尼激于义愤,出手救了施舍老板一命,知道对方全是天欲教高手,见自己人单势凌孤,决不肯放过,但她艺高胆大,连金背钓叟苗天杰尚且不怕,哪会在这几个魔头面前示弱,不由郎宣一声佛号道:“贫尼认为施主们强横霸道,太以过火,助弱抑强,乃是侠义本色,尔等不必找寻常百姓晦气,动辄杀人,要是心有未甘,只管着贫尼来好了!”
  千手魔萨大怒,道:“很好,老朽首先要领教一下雪山绝学。”
  站在一旁的百花教主凌妙香,朝着副教主躬身道:“杀鸡焉用牛刀,还是由卑职先上吧。”
  玄衣女尼深恐群魔一一旦凶性大发,老百姓岂不误丢性命,道合十道:“这种武林凶杀之事,诸位还是早些避开为佳。”
  佳宇一落,立即越众而出。
  可是,那些瞧热闹的人群,兀自不肯散去,只是离开得较远一点而已!
  百花数主凌妙香,一见玄在女尼清丽脱俗的风姿,不觉眼前一亮,心想:“这女尼乃是雪山圣尼在钵唯一传人,前几日在龙地城郊赵氏花园,曾与咱们教主交手数十合未败,其在兵刃上的造诣,确是不凡,何不避重就轻,与她较量拳脚,一旦得手,哈哈!还要来一个花蕊恋春风,岂不妙哉!”
  要知登徒子风流,一见美色,便不由想人非非,将折扇拢入袖中,拱手说道:“大师兵刃上的功夫,在下已然拜识……”
  玄衣女尼黛眉一锨,说道:“阁下是想与贫尼较量拳脚吗?”她是聪明人,一听语气,便知对方的用意,是以,不待凌妙香说完,便接了下来。
  百花教主呵呵笑道:“大师真是好人,可谓深得我心!”
  玄衣女尼黛眉一挑,顿时面罩寒霜,皓腕微抬,只见前面人影一晃,凌妙香立觉脸上劈啪声,挨了一个重重的耳光子,打得既清脆,又响亮。
  他虽是功力厚,但脸上仍有着热辣辣的感觉。
  而且,还传来一声教训:“这一掌,打的是你口齿轻薄!”
  百花教主凌妙香还没有看清对方出手,便讨了个没趣,尤其那些看热闹的,更爆发出一声哄堂大笑。
  这家伙脸皮也真厚,不但不脸红,反而将立顿凑上前道:“还望大师玉掌再度留香!”他是知道自己已无胜望,干脆耍赖,玄衣女尼,几曾见过这样不要脸的人,一时之间,反而弄得手脚无措。
  凌妙香不禁喜形于色,仰天大笑道:“承让了I”洋洋得意地退立一旁。
  玄衣女尼勃然大恶,脸上掠过一丝杀机,娇喝道:“姓凌的,你刚才说什么?”
  “我只是说承让了!”
  “我又没输给你!”玄衣女尼甚感讶异。
  凌妙香道:“在众目睽睽之下,你输了招,还想赖吗?”
  玄衣女尼更不解了,百花教主补充道:“我给你左颊不要,而且被骇成那个样子,不是输了么?”
  这真是一种新鲜的论调,玄衣女尼不觉狂笑一声,说道:“想不到天欲教下,全是些无耻之徒。”
  独孤毒君性于暴躁,一声断喝,错步之间,呼地劈出一掌。
  桃花仙子同时荡起一声银铃脆笑,更不怠慢,双掌一错,两只莹白如玉的手掌。卷起两股狂风,左右齐发,端地凌厉威猛无比。
  他们全不按江湖规矩,相借盛怒联手合攻,把玄衣女尼合攻下来。
  玄衣女尼相距西人,仅有丈余远处,这一伺时被毒君和桃花仆子发掌夹攻,是以两丈方圆之内,早被两人掌风笼住,柜台上的算盘、笔墨、帐薄,全被卷得四散飞舞。
  那些看热闹的人,何曾见过此等阵仗,哎呀连声,立即又退开数尺。
  再看玄衣女尼,一身玄身揭衣,高高鼓起,宛如扯满了风的帆,在两个高手合攻之下,毫无损伤。
  原来,她已运起“惠元神功”。
  只见她周围三尺之外,霞光潋滟,白雾弥漫。
  桃花仙子格格一声娇笑道:“小尼姑,果然有几分道行,再尝尝姑娘的追魂桃花。”
  说时,双臂一扬,只见漫空花影缤纷,朝玄衣女尼涌去。
  她这一开端,千手魔萨顿感手痒,独臂毒君和百花教主,也跟着投井下石。
  玄衣女尼见暗器越来越多,急忙从背上撤下三星宝剑及怀中的黑木念珠,一阵阵挥舞扫劈,将暗器纷纷打落地上。
  惟在站在一旁的红袍怪客没有出手,他一见这少年女尼这般了得,不由心中一动,喝道:“诸位且退,待老夫向这少师父领导几招。”
  话声一落,千手魔萨一使眼色,天欲教下高手,立即闪退一旁,给红袍怪客留出路来。
  县衣女尼此时已感疲乏,她虽不知道红袍怪客是谁,但从千手魔萨对他的客气看来是一位绿林里约的高手,不由心中暗暗着急。
  那红袍怪客,缓缓走近场心,拱手说道:“少师父武功奇奥,老夫见犹心喜,不知可肯赐教几招?”
  玄衣女尼借对方说话之际,调匀真气,便恢复功力,开言朗宣一声佛号:“老施主太过客气,微末道行,岂敢登大雅之堂!”
  她说到这里,稍微一顿,接着又道:“不过,老施主必欲赐教,贫尼奉陪就是,但必须报出名号,无论胜败,贫尼自当心服!”
  红袍怪客呵呵一笑,道:“老朽龙骤,居住刮巷山中,从未投身江湖,贱名岂足道哉!”
  玄衣女尼觉得这名字真陌生,心头略宽,道:“不知老施主怎样赐教法?”
  红袍怪客鹰目一翻道:“少师父仍使剑鞭,攻老朽十招,十把完毕,老朽还攻少师父三招如何?”
  直衣女尼毫不考虑道:“好吧!”
  她近来虽是功力大增,但这红袍怪客,面如异血,双眼闪射出异样光芒,心知决非易事。
  玄衣女尼眉头一皱,那件玄衣裙衣悠悠扬起,手上的三星金剑,也闪耀起三两点金星,分向红袍怪客刺来。
  别看这一剑不起眼,内中却包藏无数精微变化。
  红袍怪客龙骧显些上了大当,眼看剑光已到肋下,心中一惊,霍他身形一晃,有如狂风。
  玄衣女一剑刺空,便知此人轻功了得,以她数年来的作战经验,何须考虑,左脚柱地一旋,人已一百八十度转过身来。
  刚好,一缕红影石火般驰到,玄衣仙子冷哼一声,三星宝剑,幻起满天繁星,向那红影当头罩落。
  红袍怪客仗着“血轮狂风”轻功,穿空疾走。
  直衣仙子见两剑落空,面上已无笑容。
  她知道这样下去,就是鞭到,未必奈何得了人家,陡地,她展开一套七禽剑法。
  这“七禽剑”法,乃是雪山圣尼,晚年研创;练习时,极不容易,玄衣仙子上次回转雪山,苦苦练了两年,始得心应手,平时从未施展,用这套功夫,必须在室中下击,而且要一口气之内练完。
  按说,这泉香施舍,地方狭小,实在不容易使出这门功夫,但她峨眉一竖,有心冒险,一声长啸。
  只见她拔起一丈七八,三星金剑,霍地涌出万朵金花,把客栈下面甫道,全部笼罩在剑光之下,接连使出“飞鹰捕免”云雀剔翎”“白鹤亮翅…‘夜枭投林”“凤舞写翔”“黄莺恋柳”等七招。
  这七招一出,剑光霍霍,贬人肢体,红袍怪客龙骧,虽是仗着特异轻功,但人家凌空下去,无论他身法有多快,人家到地,却是逼向自己。
  他这时才后海先前不应该夸下大话,如再不亮出兵刃,恐怕便要立刻丧生剑下。
  念转身形,手腕一抖,一道银虹划空奔出。
  玄衣女尼见对方被自己逼出兵刃,于是腰一叠,向地面降落。
  红袍怪客虎吼一声:“哪里走……”
  他此时恼羞成怒,银矛一抖,闪出三朵银花,恶狠狠向玄衣仙子咽喉刺到。
  这时,那些瞧热闹的观众,突然大哗,骂道:“说了话不算,简直不要脸。”
   “究竟是强盗头儿,自然不讲武林规矩!”
  “……”
  有些做出不屑之状,有些直吐唾沫。
  这一来,可把干手魔萨、桃花仙子、百花教主、独臂毒君,以及正在搏斗中的红艳怪客激怒了,大叫一声道:“把这些龟儿全宰了!”
  了字一落,顿时人影闪晃,惨呼之声四起,这些寻常百姓,哪是杀人魔头对手,个个洞腹,缺腿,折臂,倒满了一地。
  隔得远的,更是狂奔远避,大呼:“强盗杀人呀!”
  “救命呀!”
  玄衣女尼不料救人不成,反惹大锅,不禁娥眉倒竖,杏目圆睁,拼命阻止那五人野兽行为,但已不可能。
  玄衣女尼更是浴血奋战,眼看施舍中的旅客,纷纷倒地,心中方自叹息,忽闻厉声轻啸,一如龙吟,一如凤鸣,震射而至,群魔大惊……

相关热词搜索:玉龙血剑

上一篇:第五十九章 仙子荒山逢克星 玉龙集市会宫主
下一篇:第六十一章 飞天玉龙赴黑湖 金莲血剑得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