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兰立 玉龙血剑 正文

第六十一章 飞天玉龙赴黑湖 金莲血剑得又失
 
2021-02-23 17:20:15   作者:兰立   来源:兰立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且说天欲教下群魔,在贵州茅台镇上泉香施舍里,凶性大发,宛如五只神猛虎,大肆杀戳看热闹的群众,一时秩序大乱,狼奔四逃,狗跳鸡飞,一个个洞腹折肢,大呼“救命。”
  玄衣仙子双掌难抵十手,直气得肺都要炸了,眼看无辜百姓纷纷倒地,正感无力救援,蓦地一一
  清啸声中,石火般射来两条人影,同声喝道:“还不给我住手!”
  话落,两人向左右一站,分袭各人致命要穴,千手魔萨、桃花仙子、百花数主、独臂毒君,以及红袍怪客,全感到劲气疾射,不由大惊,各自撤回染满血腥的魔爪,一式“懒驴打滚”,不约而同地退向一旁,才算侥幸避祸,玄衣女尼哼了一声,道:“施主们好俊的射地功夫!”
  五个魔头不由脸上全是一红,怔在当地,出声不得。
  彩云仙子更是口不饶人,冷笑道:“我以为天欲教下堂主,应是一时人杰,谁知道竟是这么不成气候,拿百姓性命出气,真是好威风,好掌力1”
  千手魔萨,百花教主凌妙香、独臂毒君独狐不群,更是气念文集,正欲有所蠢动,又一见桃花仙子不住以眼色制止,已知叫自己不得妄动轻举,三人在江湖上何等机智,见来人如此声威,遂强捺胸中一口恶气,静以现变。
  可是,这时的红袍怪客环腿一翻,怒喝道:“小子,你是谁!竟敢管起老夫的事来了!”
  飞天玉龙彭中轩道:“青天白日,闹市行凶,此等恶徒,人人得而诛之,你就不必问我是谁了,如果阁下定欲知道我俩是谁,咱们也不怕血城一派前来寻找……”
  他说到这里,用手一指与玄在女尼寒喧的少妇,说道:“她是拙荆彩去仙子吕良辕,至于我么?……”
  红袍怪客亦甚惊骇,他此时心中已是一动,赶忙接口道:“敢情阁下是飞天玉龙?”
  彭中轩答道:“不错,那是江湖朋友的厚爱,赐了这么个名号。”
  红袍怪客道:“飞天玉龙之名,虽能震慑江湖,却吓不倒老夫,但你怎知道……”
  彭中轩不待红袍怪客往下问,哼了声道:“你奇怪吗?在下不但知道你出身血城,而且还是血城五虎的龙骧将军。”
  红袍怪客龙骧,蓦地忽有所悟,大喝道:“好哇,原来你就是大闹血城,杀死小徒幽冥教主毛茹及铁寺云幻道士的仇人,怪不得那妇人好生面善,今天是旧恨新仇,同时结帐。”
  帐字一落,便欲动手。
  这时彩云仙子已挽着玄在女尼,步了过去说道:“轩哥哥,杀鸡焉用牛刀,让我来对付这魔头!”
  彭中轩道:“要打,咱为何不渡过牛渡滩,那里有一片空地,甚是荒偏,这里,马上官府便有人来。”
  哪知话声未落,便有七八个捕快,涌进店来,大呼捉拿凶手。众人越不敢怠慢,相细晃间,全都走了!
  掩在跨院门隙窥望的天欲教主金背钓叟,暗自忖道:“他们既是全部去了牛渡滩,看来这战必甚激烈,我何不前往躲在暗中一窥,这小子功力究竟进步到什么程度?”
  便推开后窗,拒起小轩,向牛渡滩奔去。
  片刻之后,便已抵达,他选择一株不碍视线的柏树,腾跃上去,藏身于枝叶间望着荒地上正在激烈打斗的红袍怪客及彩云仙子吕良辕。
  飞天玉龙彭中轩、玄衣女尼和千手魔萨、百花教主、桃花仙子,各自在为自己一方掠阵。
  那红袍怪客,出手不但又狠又辣,而且招式诡异,大违常规,委实不同于中原各大门派。再看彩云仙子吕良辕,身法亦甚轻灵,进攻退守之间,常有使人意想不到的变化,是以两人越打越快,月光之下,只见彩霞红影在场中袅袅飘飘,杂以吟哦暴喝之声,不但他看得呆了,在场之人,哪一个又不是眼花缭乱。
  金背钓叟想起了那夜赵氏花园的少年书生,正是彩云仙子所扮。暗自忖道:“如照今宵看来,这贱妇武功并不可怕,怎的那夜我以九成以上的功力,推出一掌,竟被回震之后险些受伤。”心中讶异不已!
  他哪里烧得,这云霞披,会具有特殊妙用!
  他望着潺潺的江水,出了一会子神,心说:“是啁!何不叫红袍怪客试试。”
  想到这里,便以密话传育之法,向着龙骧说道:“阁下听说过一力降十会没有?”
  ’
  红袍怪客顿吃一惊,想不到身边还另匿有武林人物,不由以密语传声之法喝道:“你是谁?”
  只闻一缕苍劲之声传来,说道:“咱们是友非敌,这几天自然会见面的,那时自如,出手吧!”
  红袍任客暗里一点头,立即暗中运劲,双臂响起一阵轧轧之声,登时双掌泛起一片殷红之色,一个双推掌,向着彩云仙子当那印去,只闻彩云仙子冷冷说道:“狂徒,你还要命么?”竟是不予理会。一指点中红袍怪客‘玄机’要穴。陡闻“砰”的一声,红袍怪客一个高大的身躯,震飞出去,一声渗峰之声,便即了结。
  千手魔萨见势不妙,低喝一声;“并肩子扯乎!”
  疾展夜袅投林轻功,向河滩掠去,人影纷飞中,只闻数声清叱。
  “哪里逃,泉香旅舍杀死众多百姓,还不乖乖示打官司,岂有这么一走了之。”
   四人身形,全被掌风撞落地面,但见飞天玉龙彭中轩、彩云仙子吕良辕、玄衣女尼薛兰英,作三角形围困,便知今夜来者不善了!
  千手魔萨心想:“难道咱们合四人的力,还突不出重围……”
  就在这时,桃花仙子却发言了:“彭少侠,干吗这么咄咄逼人,不错,泉香旅舍之举,出在这位红袍怪客,可是现在,他已经死了,而阁下却欲斩尽杀绝,以暴易暴,其去几何?”
  飞天玉龙彭中轩,闻言眉头一皱,彩云仙子吕良辕一口接了过去,道:“别听她那一套,须知除暴所以安良,去恶蒙所以植佳木,今日杀了他们,明日前往黑桃湖,便少了一重障碍,同时,免得他们以后去戮杀百姓。”
  玄衣女足只是低声念佛,想必她也是认为诛恶便是行善,自然,彭中轩也有些动心。
  桃花仙子一看三人神色,便知行将难免一战,不由仰天一阵狂笑,说道:“你们这算什么英雄,杀人灭口,难道血城大旁和咱们教产不会找你们算帐吗?”
  声音越一越大,在这静寂江夜里,虽数里外,亦可听清。
  彩云仙子吕良辕道:“妖妇,你以为这样提高喉咙,便可引来同党么?漫说在这荒郊僻野无人前来,就是有人,他也会缩头不出的。”
  哪知话声未落,数声嘿嘿阴笑,从芦苇之中、翠竹之林、古柏之岭传来,接着连闪出四条红影。
  其中一人,头戴赤织,身穿红袍,身材魁悟,两目成光四射。
  彭中轩认得这人,乃是血城大帝。其余之人,应是五虎之中龙图,龙潜,龙化,方自一惊。
  彩云仙子吕良辕心道:“不料这些恶魔,倒是真的给桃花仙子这妖妇引来,恐怕不能善罢干休。”
  念犹未落,便闻血城大声厉喝道:“是谁对沿敝派龙貌将军下的毒手?”
  喝专用未已,只见桃花仙子悄笑一声,一连几个春风俏步走了过来,说道:“贱妾桃花仙子为陛下请安!”
  血城大帝鹰目一落,不由眼睛一亮,但觉这妇人面苦桃花肤赛霜雪,乳部高耸,臀圆腰细。
  他到中原,还不曾见过这样美的妇人,于微微一摆手,说道:“你既不是出身城,何必行此大礼!”
  一顿之后续道:“不知夫人是何门派?可否知道龙貌将军是谁?”
  他说时,不住向手魔萨望去。他以为飞天玉龙彭中轩、彩云仙子吕良辕、玄衣女尼,年风产皆轻,决不可能是他们。定是这几个凶眉恶眼的大汉。
  不料桃花仙子盈盈站立一侧,媚专用说道:“贱妾乃天欲教下欲海堂堂主,贵属龙嚷将军乃本教好友!”旅又介绍道:“这是副教主干物魔饮,那是欲潮堂主百花教主凌妙香,欲望堂主独臂毒君独狐冰群。”
  三人均拱手为礼,血城大帝看在桃花仙子份上,亦颌首答礼。
  之后,她又吸烟营声说道:“那少年是名震江湖的飞天玉龙彭中轩,那少妇则是他的妻子彩云仙子吕良辕,至于那个年纪轻轻,穿着一袭玄色裙衣的乃是雪山圣尼门下衣钵传人。”
  龙图道:“桃花仙子,这与咱们无关,大帝是问你是谁对龙鹦将军下的毒手?”
  桃花仙子悄声笑道:“唉,我差点把这种重要事情给忘啦。那杀死龙貌将军的竟是那叫彩云仙子的美妇人!”不禁也有些吃惊,喝道:“贱婢,是你杀死龙貌将军的吗?”
  彩云仙子玉鼻一耸,做了个不屑一顾的表情,说道:“什么大帝?什么将军?叫的蛮好听,依我看,不过是刮苍山中一群野人罢了!这种人还配姑娘杀他,他自己活得不耐烦啦!不信,你就行检查检查!”
  她如此一说,血城大帝更加骇然,暗忖:“这妇人怎会知道咱们血城是在刮苍山中?再说,她何以要杀死他呢?”
  这些都是疑问,他毕竟是一派宗师,遇事不像五虎将军易于激动,立时走过去,扶起龙股尸身一望,全身上下亦皆完好,不见半点伤痕,除了“玄机”穴被点,内脏全碎。
  他如何看出,这是被人点中穴道,同时遭受一种极为厉害的回震,以致重伤丧命。
  血城大帝双眉一蹙,站起身来,说道:“阁下武功果然高明……”
  他说到这里,陡地想起瓦屋山中龙腾之死,乃是殒命于他自己的索命钢圈之下,看来亦是遭遇到同等高手,莫非又是她?不禁双目寒星暴射,厉声喝道:“看来瓦屋山中龙腾之死,亦是尔等所为!”
  彩云仙子说首道:“算你聪明,没有猜错,那徒是自作自受,谁教他奖犬子掳去,复又暗中偷袭,这样死,已是便宜了他。”
  这么一坦白承认,龙图、龙潜、龙化,已是怒吼起来,血城大帝更是双目尽赤,说道:“好,今夜就用尔等三条性命抵偿!”
  言讫,便命龙化将军下场!他要瞧瞧这妇人究竟有何等武功,居然如此狂妄。
  龙化将军从身上横出一对蛇形金剪,亮开架势,道:“请!”
  彩云仙子翠袖一挥,轻飘飘一掌拍出,直取龙化“气门”“玄机”“将台”“期门”“七坎”“章门”“丹田”七入要穴,却双故意露门户。
  龙图深知血城大帝心想:“这样身手,也敢捋虎须!”
  谁知念犹未落,龙化身形已被震飞二丈二。原来,他已看出便宜,一掌向吕良辕肩押拍到,幸而只用了七成功力,是以虽被震飞,却未受到重伤。
  龙化微一运气,便即复原,复又跃身再战。一连三产欠,都被震飞。如此,他证实彩云仙子定系练有极厉害的护身正气,出手愈重,则自己所受的回震之气也愈强,便退了回去。
  四人研商一阵。认为最好摆下五行阵,只要将三人困住,待其神疲力竭,然后予以生擒,再来为已死的龙腾、龙骧复仇。
  可是,问题来了。必须要五人成大阵,如今五虎死去其二,加上血城大帝,亦只有四人,这伙一时之间,倒是难以投行,除非寻得宫宅。
  要不然,便只有猎取天欲教中的高手了!
  血城大帝遂低低地与挑花了磋商,桃花仙子自是一口答应参加练习阵式,并邀四人同赴天欲宫作客。
  双方既是同仇,自然一拍即合。
  彩云仙子道:“商量好了没有?”
  血城大帝心中虽是怒极,此时却不便发作,说道:“这样好了,咱们三日之后,在黑桃湖天欲宫,接待大驾,并有一个小小阵图,一并请教,阁下可敢前来……”
  彩云仙子吕良辕道:“人家既是向咱们三人叫阵,岂能示弱,答应好了!我想薛姐姐不会拒绝的!”
  玄衣女尼虽说是接掌了雪山一派,但前生影事,正涌上心头,闻飞天玉龙恁地亲切呼唤,芳心不由一震,说道:“轩弟和辕妹既是答应了,我自是没有异意。”
  彩云仙子见自己这面态度一致,遂道:“即使是龙潭虎穴,咱们也会来的。”
  言讫,三人立即折回镇上。
  泉香旅舍的老板,将三个奉若神明,殷勤抬待。
  第二天,飞天玉龙彭中轩刚出店门,便见俏朗辛上揽着公主薛莲英,飞步前来,欢呼道:“轩哥哥,你也来啦,见兰英姐吗?”
  “她正在洗脸呢!”彭中轩笑着答复。
  公主薛莲英道:“爹娘他们放心不下家姐,所以一同回来,你看,他们不也来了么?”
  飞天玉龙彭叶轩运目一望,果见海龙王薛侠逊、金剪仙子齐纨,偕矮同事者、飞瀑流泉钢琴老人羊化谔、所向无失望铁棋老人冷庭筠、七步奇才诗仙郑颖、惊人笔书痴杜浦、三招追魂金光剑客皇甫峤等缓辔徐行而来。另外两骑,鞍上无人,想必是驸马俏朗辛士及公主薛莲央的坐骑。
  这一行人,来到泉香旅舍门前飘身下。只见公主薛功英,驸马辛士,笑吟吟的分左右拉着一个英挺少年,众人跳跃不巳!
  海龙王薛侠逊方自诧异,只听爱女说道:“爹,娘,你们猜,这是谁啊?”
  金剪仙子齐纨心想:“我又不曾见过此人,怎会知道?你这丫头,也未免太顽皮了!”
  哪晓得她身边的老伴,却掀须大笑起来,说道:“如果老朽猜得不错,少侠正是飞天玉龙彭中轩了!”
  金翦仙子齐纨,以及五老,全部‘哦”出声来,却见少年立时快步上前,长揖到地,说道:“此处得见前辈丰采,荣幸之极,彭中轩正是晚辈。”
  飞瀑流泉钢琴老人羊化谔,道:“少侠于何处得见咱们岛主?”
  飞天玉龙彭中轩道:“不就是在贵岛,公主比武招亲之日嘛!”
  话一出口,这才想起不该泄露,但已收不转来。
  俏朗辛及公主薛莲英,更是感激他的一力成全,说道:“是哪,我早就怀疑是轩哥哥和吕姐姐化装来了岛上。不然,四川双煞怎会无故失踪。而且……而且……”
  他很想道出两人化装黄脸瘦身少年,以及临时改扮自己,战败飞天夜枭乌小云之事,去被飞天玉龙彭轩抢着道:“晚辈当时实有不得以的苦衷,警诸岛主及各位前辈原谅!”
  海龙王薛侠逊道:“少使怎如此说,老朽及岛上各老,都应该感激少侠暗中相护之德才是!”
  几人边说边行,瞬进入跨院。
  彩云仙子吕良辕挽着玄衣女尼迎了出来。
  海龙王夫妇见爱女薛兰英与一美艳绝伦的少妇并肩而来。方感诧异却见公主薛莲英迎了上去,说道:“辕姐也来了!咱们这一来可热闹啦!”
  玄衣女尼道:“莲妹,咱们都愁死了!还热闹呢?”
  飞天玉龙彭中轩,料到妻子已将小轩失踪之事,告诉了薛姐姐,只见公主薛莲英一怔,道:“姐姐,莫非是天欲教那个老王八蛋,要来兴风作浪不成。”
  玄衣女尼道:“此处非谈话这年。妹妹,你先引着爹娘及诸位老人家进屋细谈不好么?”
  岛主薛侠逊,金剪仙子齐纨,带着五个皓首银须的老人,已经进入跨院。
  众人落坐之后,玄衣女尼薛兰英便把小轩失踪之事,按照适才吕良辕跟她讲的,复述一遍。
  海龙王薛侠逊道:“如今事不宜迟,咱们救孩子要紧,较技之事,可留待三日后述!”
  彩云仙子吕良辕道:“问题是,金背钓叟是否已返黑桃湖?如其末返,岂非打草惊蛇!”
  海龙王薛侠逊道:“咱们何不先入黑桃湖,秘密查探清楚,再乘其不备,予以夺回,否则,孩子在人家手上,即使咱们实力再强,也难以令其心交出。”
  飞天玉龙彭中轩道:“前辈顾虑甚是,保是醒控虚实,我多反会误事,我想,有我一人前去中矣。”
  他忽然灵机一动。暗忖:“我若干今夜潜往黑标潮天欲宫中,他们决难想到。于是,便将自己意思说出海龙王自是称喜,叮嘱他千万小心,非万不得已,决不出手,以免露行藏。
  飞天玉龙连声称是,立即房更换衣服,彩云仙子又匆匆出外,给他买几个馒头和一封桃片,揣往他怀里说道:“我想,荒山旷野找不到吃的东西,把这个带去吧!”
   彭中轩妻子这样柔情蛋意,心中甚为感动,一扶背龙剑,在吕妨辕鬓角轻轻一吻,然后一晃,没入夜色中。
  彩云仙子吕良良辕目观多情的丈夫,没了影子,方才摸着那被吻之处,回过身来,却见玄衣女尼薛兰英怔怔望着自己,不禁玉面一红,道:“薛姐姐,咱们也该想息了。”
  且说飞天玉龙彭中轩,数年前,曾经到过一次黑桃湖,是以尚诊稀记得路骈,越过九溪十八弯,直抵天欲宫。
  这天欲宫,果然工程浩大,远非昔日的桃花寨可双似。心想:“金背钓叟可能是宿在以的往‘珍珠垒’,我何不到那儿打听一下。”
  想到这里,便鹤行犬,朝“珍珠垒”方向潜行。
  此时,天欲宫中大半灯火均已熄去,只有数处尚有银虹射出明亮的灯光。
  那“珍珠垒”极好辩认,屋瓦金灿,檐下玉粒眩目,四壁却挂垂着一串一串价值连城的珍珠,即使帝王寝宫,也未必有些豪奢。
  看来,这珍珠垒,同查经过改建,与从前大不相同。只闻一缕吃吃低笑之声,说:“老头儿,你这一手果然高明,难怪把彭中轩小子和吕良辕贱婢,急得什么似的。”说话这人桃花仙子,不消说那个老头子定是金背钓叟了……
  他正在这么想,忽闻象牙床起了一阵颤动,一个破钹的声音说道:“不是苗天杰吹大气,方今天下武林,要不是飞天玉龙那小子,恐怕再无人能与我抗衡……”
  “喂!老头子,咱们先谈谈正经,别猴急,难道一上床就等不及了……”
  金背钓叟呵呵一笑,说道:“但是饱人不知饿人饥!”
  桃花仙子若有所悟,娇声嗔道:“你别胡说八道,人家既未在外寻找野食,怎么会饱呢,你这没良心的糟老头,这么冤枉好人,但愿你不得好死……”
  她说到这里,稍微一顿之后,道:“你觉得血城大帝武功,与你若何?”
  金背钓叟沉吟了一阵,说道:“大概伯仲之间。”
  桃花仙子又道:“你们两人与彩云仙子吕良辕孰弱?”
  金背钓叟道:“若论真实武功,那残人焉能与老夫相提并论,蛤使人头痛的便是她那柄‘元磁神剑’及身上穿的云霞。”原来他已率出遭到回震的原因。
  桃花仙子又道:“这样说来,你俩决不是飞天玉龙彭中轩的对手!”
  金背钓叟道:“也不尽然,这要看这小子近来造化如何?如照过去功力而论,他不是老夫的敌手,但上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从来云仙子牛渡滩一战来看,好象那小子已凌驾老夫之上,最低亦在伯仲之间。”
  桃花仙子道:“如是,老头子,难道你就不担心人家潜来黑桃湖,暗中下手夺回?”
  金背钓叟得意地哈哈大笑,说道:“不是我姓苗的吹牛,只要他飞天玉龙敢来,我老人家便叫他来时有路,去时无门。”
  桃花仙子不信地道:“人家夫妻二人一现身,咱们教中高手,便无法抵敌,如专靠武功,咱们决难探胜券的!”
  金背钓叟苗天杰道:“你别忘记了,咱们黑桃湖已增加了一位绝妙高手。”
  桃花仙子道:“你是说那位血城大帝可资利用?”
  金背钓叟道:“当然啦!否则,我今宵怎会现身,将他邀来黑桃彻共谋大举,以图霸业。”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接着又道:“何况,我已将孩子置于天欲宫秘室之中。纵是大罗神仙,就无从救得。”
  桃花仙子冷笑一声,说道:“这不过是你的如意算盘;须知知面知心难知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如果血城大帝,只悄稍具江湖阅历,先来一个坐山观虎斗,你便落得全盘皆输。”
  金背钓叟呵呵之声又已飘来:“人言桃花仙子脑明多智,果然不错。至于此点,本教主早经深思熟虑,若非血城大帝为五虎将龙腾龙鹦这,愿与本教结为秦晋,冀图报价。干么引狼人室!”
  彭中轩虽早就料到两邪必将合流,但不料却会得如此之快,看采武林今后真将多事,而自己今宵,恐怕已无机会再救爱子,心中沉叹一声,便离开“珍珠垒”向回廊隐去。
  他在一阵左折右转之后,来到一处花木扶疏的庭院,蓦地发现二条纤巧的人影翻过院墙。
  暗影中,那人身法又快,飞天玉龙彭中轩虽未看得切,总觉得身形熟悉,睹这不好,这人影是妻子吕良辕?遂跟踪落人院内。
  就在这时,忽闻院内响起一低叱:“什么人?在此深夜擅闯行馆!”
  飞天玉龙彭中轩霍地一惊,正想从抽身处挺身而出。先行闯入的那位不速之客却已娇声应道:“爸,是凤儿!”
  屋中之久闻声惊喜若狂,唤的一声,推开窗户,顿时灯泡暴射,现出一个魁梧浓须的紫脸汉子,穿着一袭绕着九条金龙的红锻睡袍,甚是威仪。
  彭中轩此时已看出他是血城大帝,不消说那人定是宫主龙中凤无疑,他心中仍然忘记巧家县旅邸那一幕怪事,心说:“我以为南室裔胃,定系冰清玉洁,谁想得到她竟是毛遂自荐,而且还使用药物,使我乱性,究竟邪恶外道,行事不择手段!”因此,他仍然还存着很深的误会及一些怒意。
  写来虽慢,其实不过一转念之间。
  那血城大帝,从窗口探身外望,发现丹桂之下,果然站着爱女,脸上现出一片慈爱之色,说道:“孩子,你把我为你找得好苦!”
  说时,用手一招,道:“宵寒露重,风儿,快些进屋里来。”
  宫主龙中凤绛袖一飘,一式“丹风还巢”,便从窗口飞人,扑在血城大帝怀中,说道:“爹爹,你为什么要来黑桃湖?”
  血城大帝见女儿甫一见面,便埋怨自己不该来此,心中虽是奇怪,但见她安然列羞,寻来见自己,一时愁念倒也消去少。不禁面泛笑容,说道:“爹来‘黑桃湖’,还不是为了你么?”
  宫主龙中凤不解道:“难道你老人家支为我置身‘天欲教’下?”
  血城大帝抚着宫主青丝,温和说道:“这倒没有。”
  “那又为着孩儿什么呀?”
  血城大帝略一迟疑,便掀须笑道:“凤儿,你是故意装糊涂,还是明知教问?”
  宫主龙中凤大眼眨了一眨,道:“当然是不知道哩!”
  血城大帝面容一肃,彭中轩射在暗处,仍能能从窗口望见,只听他说道:“孩子,你可知道,这次为了你私离血城,为父率领五虎将人江湖,分途寻觅,却不幸龙腾、龙骧,均后被飞天玉龙彭中轩、彩云仙子吕良辕两人害死,此假如焉可不报?”
  宫主龙中凤道:“这事情孩儿也听说过,那完全应咎于龙腾掠夺其子,龙骧不该在泉香旅舍助纣为虐残杀百姓。”
  血城大帝听得直皱眉头,讶然说道:“孩子,这事情,你是如何知道的?”
  宫主龙中凤道:“前者,江湖上谁人不知;后者,发生于闹市之中,虽只不过几个时辱,但这事早已传遍大街小巷,是以女儿一入茅台县,能够依据线索来。”
  血城大帝道:“早知如此,为父一入江湖,就该到处杀人,岂不是少一番跋涉!”
  彭中轩躲在桂树上,心说:“究竟是邪门左道才会说出这种只求目的,不顾手段的话!”
  他念犹未落,便听宫主龙中凤道:“爹爹,这报仇之事,既然屈在咱们自己之人,依女儿之意见,还是算了吧!”
  彭中轩心想:“这龙中凤宫女,能明辨是非,尚还有可取之处……”
  此时屋中的一缕苍劲之声又已传来,道:“丫头,你莫非认识飞天玉龙彭中轩?”
  宫主龙中凤芳躯一震,但她说出,定会遭到老父反对,但又不愿放弃机会,试探着道:“爹,孩儿虽未见过飞天玉龙其人,想来定是一位年轻英俊侠土,只恨无缘而识罢了!”
  血城大帝这时始放下心来,说道:“丫头,那飞天玉龙果然是品貌出众,武功深不可测!就是为父恐亦难持胜算。但他既有了妻室,而且又是咱们血城一派仇敌,你就绝了怪念头吧!”
  宫中龙中凤撒娇道:“爹,不来啦,人家说的是正经,你却拿人家开玩笑!”
  血城大帝想是父女重逢之故,一时愁念全息,打着哈哈笑道:“凤儿,我正要告诉你一件大事,想必依定然高兴。”
  “什么事?”宫主龙中凤道:“爹那样故作神秘。”
  血城大帝道:“当我不久前,被天欲教邀来黑桃湖,得见飞天夜枭乌小云少侠,人才武功堪匹我儿,父已当面求婚,此后‘血城”黑桃湖’结成秦晋,不难报仇及称霸武林,不知风儿高兴与否?”
  宫中龙中凤陡然一惊旋,即想到自己坚不答应,恐怕父王定然不欢,暗忖:“我何不佯装应正好乘机将轩哥哥爱子小轩乘机救出!”想到这里,遂道:“我虽然没有什么高兴之处,但凭父王作主就是。”
  血城大帝呵呵笑道:“果然是我的好孩子……”
  哪知话声未落,桂树枝叶中,一声冷哼,冲起一条人影,如梭弦疾辔,向围墙外面掠去。
  血城大帝怒叱一声说道:“鼠辈,你走得了么?”
  身如狂风向亲人奔走方向追去,尽管他身形迅捷,仍然没有追上,心想:“别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寻思及此,立刻扑回馆院,却见爱女痴立灯下,双肩抽搐,显得甚是伤心。
  血城大帝不禁困惑难解,说道:“凤儿,你怎么伤起心来?难道这门亲事委屈你了!”
  说这话时,分明有着不祥成份。
  宫主龙中凤是听得出来,立即强颜一笑,说道:“爹,女儿只是觉得父王年事已高,不忍心早离膝下,怎会想到委屈与否……”
  血城大帝不街宫主继续往下说,哈哈笑道:“难得我儿有如此孝心,倒是为父瞎疑心错怪你了!”
  不言血城大帝与爱女龙中凤絮谈,且说飞天玉龙彭中轩,一怒离开“天欲宫”,宛如云飘电认,趁着凄迷月色,返回茅台泉香旅舍。
  彩云仙子吕良辕,以及海龙王薛侠逊,金翦仙子齐纺,矮岛珊瑚宫宫主薛莲英,俏郎辛士,连同五老,均在跨院之内,等着迎接。
  一见飞天玉龙彭中轩满脸怒色,便以为此行受阻挠,这虽是意料中的事,却也一时不例询问经过。
  彩云仙子吕良辕出来打破这沉闷的空气,说道:“轩哥哥,小轩有消息吗?”
  飞天玉龙彭中轩沉唉一声,说道:“消息是有了!可是,金钓老叟这老贼忒别狡猾,他竟将小轩视作奇货可居,藏至‘天欲宫’秘室……”
  彩云仙子吕良辕吃了一惊,说道:“这老贼如此严密提防,倒是相当棘手!要知‘天欲宫’秘室,匿造奇诡,寻觅自是非易,不过咱们只要将‘天俗教’予以瓦解,怕老贼把小轩带着飞上天去不成?”
  俏郎安士道:“辕姐之言、大有道理,轩哥哥,咱们明天就准备向‘黑桃湖’进攻吧!”
  飞天玉龙彭中轩道:“辛弟,进攻那自是必然,你们尚还不明白血城大帝与金背钓叟,现已联姻,两股恶势力业已结合,看来,咱们目前人手,似嫌不足!”
  海龙王薛侠逊:“彭少陕,咱们何不遣人四处找寻帮手?”
  飞天玉龙彭中轩道:“但我已答应于三日之后,前往‘黑桃湖’应约,一切都来不及了!”
  金剪仙子齐纨道:“难道小侠真要对这些邪魔外道守信不成?”
  飞天玉龙彭中轩点点头道:“晚辈一生最守信约,金背钓叟等虽属武林巨魔,但我又怎能失信?”
  他道到这里,更见英风凛凛。
  群侠菲不大受感动,同声说道:“少侠即是已经决定了,届时我等愿为前去,与‘天俗’、‘血城’两派魔头们一拼。”
  彩云子吕良辕,目睹群侠壮怀激烈,与飞天玉龙彭中轩赶快谢过,说道:“此时天气渐曙,前辈们保妨休息,下午再商议进攻略。”
  群侠连声称是,各自回屋安寝。
  飞天玉龙彭中轩和其妻彩云仙子吕良辕,为了应付来日地攻黑稍湖之事,遂将房门掩妥之后,盘膝运功。
  两人自从由《元乾秘藏》中获得武学上乘心法,武功更是一日千里,而彭中轩此时更是头上涌起三朵金莲,光华熠熠,若现若隐。
  彩云仙子吕良辕行动完毕,见丈夫内功已进入新的领域,如再继续,不难肉身成道,自是凛孩之后,继之大喜,心想:“古人所谓三花聚顶者,只道虚无难以凭信,不想丈夫真的竟能成功!”她哪里晓得飞天玉龙彭中轩曾经辽南七僧合赠功力,潜运本内,如今习得“一元神功”,得以将这股潜在的武力汇集起来,加以他幼年又服食过炎龟内丹,诸般福缘加在一起,因而歙他能为谷以来的第一位奇人,而达金刚不坏其身。
  她知道他距离行动完毕之时,尚需一二个时辰,遂轻轻移动莲步,将房门锁着,走出店门。
  原来,她些时已然感到有点饥饿,想出去买点东西,那知下跨出“泉香”旅舍大门,玄衣女尼薛兰英正与其妹薛莲英挽着胳膊而来,说道:“辕妹,轩弟呢?”
  彩云仙子吕良辕道:“他此时正在房中打坐,我想到附近去买点吃的东西!”
  公主薛莲英笑道:“辕姐,那我们就陪你一道去好了!”
  三人在街口拐角处一家小食店用了些点心方回到旅舍,只见一个清癯老僧,迎面而来,向着彩云仙子吕良辕道:“阿弥陀佛,老衲在此遇见施主,真是巧极了……”
  彩云仙子吕良辕等三人,全不认识这古稀清癯的僧人是谁,方感诧愕,只见他从袖中摸出一柄红光闪耀的宝剑说道:“施主请将这柄金莲血剑交给飞天玉龙彭中轩,或有大用!”
  言毕,将宝剑递了过来。
  彩云仙子吕良辕忽然心中灵光一闪,连忙道:“敢情大师是轩哥哥的祖师无幻菩萨,是么?”
  古稀清癯僧人道:“不敢当仙子如此称呼,无幻正是老衲!”
  彩云仙子吕良辕怔怔地望着手中的宝剑,更觉得这柄剑铸造精致,自己的‘元磁神效’也赶不上它光芒四射。
  公主薛莲英要了过来,抖腕一挥,只见空中闪起朵朵金莲,忽闻一声冷峻声音说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上天注定我老婆子要大开杀戒了!”

相关热词搜索:玉龙血剑

上一篇:第六十章 路见不平女尼怒 滥杀无辜天地惊
下一篇:第六十二章 金莲魔姥得出世 武林义侠占上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