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傲爷刀 正文

第十六章 无奈那一声幽怨
2023-01-30 12:24:36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百多户人家错落分布在这片斜度平缓的大山之间,山坡上到处生长着紫斑竹、木麻黄,以及白杨树,有的枝干挺劲,青绿点点,有的却枯萎凋零,灰郁佝偻了。看上去风水气势都还不差,这里,便是方若丽的家宅了。
  黄膘大马直来到门口方才停步,方若丽燕子般翩然落地,又叫又嚷的蹦跳着奔向门内,君不悔却不能同样这般天真烂漫,他规规矩矩的下了马,将绥绳挂妥于门左侧横木栏上,然后,才微整衣襟,端立着等候主人来请。
  片刻之后,方若丽又像一只燕子般飞了回来,跟在她后面的还有一名青衣小厮,另一位白发苍苍,看似管家模样的老者。
  冲着君不梅,方若丽老远就在招手嚷嚷:“进来呀,君大哥,我爹我娘都在正厅里等着见你呢。”急步跟随于后的那位老者赶忙抢向前来,躬身长揖,气喘吁吁:“这一位想就是我们小姐的救难恩人君不悔少爷了?君少爷快请入内奉茶,我们老爷夫人恭候着哩。”
  君不悔还礼道:“在下君不悔,贸然造访,实多唐突,尚请府上各位见谅则个!”
  老者浮现着一脸谦卑的笑容,迅速侧立一边:“不敢不敢,好说好说。老朽方安,乃是这里负责内外杂务的管事,君少爷千万不要客气,请,且往里请。”
  方若丽走上前来,一把拉着君不悔衣袖就往门里走,笑得带几分促狭:“行了行了,你两个这一嚼文,听得我浑身发麻,六神不安,我爹娘又不是挑女婿,犯得着这么一本正经?”
  脚步踉跄间,君不悔脸孔发烫,尴尬十分,他打谱想抽回袖子,一面低促地道:“小丽,小丽,老人家跟前,可不能如此肆妄无礼,别叫长辈们误认我是轻佻之徒,留下恶劣印象!”
  方着丽回头一笑:“不会啦,只要是我看得中的人,就算是个牛头马面,我父母也包管赏心悦目,你宽怀,两位老人家待你错不了!”
  正厅的陈设朴实而厚重,有点沉肃的意味,就如同坐在那张虎皮大交椅上的主人,宽额隆准,双目炯然,酱色的脸膛上一派端严,颇有不怒而威的气概。
  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妇人。便站立在主人身后。眼瞳里透露着亲切的笑意,就宛如在接待一个远地归来的子侄般那么和悦又毫无做作地欢迎着君不悔。
  不错,这正是方若丽的双亲,在方若丽引见之下,君不悔恭谨地施过礼,落座于主人右下侧的一张太师椅上,太师椅椅面冷硬,君不悔竟无来由的觉得有点紧张。
  轻咳一声,主人声调低缓地开了口:“小友,你的尊姓大名,可是君不悔?”
  君不悔欠了欠身,道:“回禀伯父,正是君不悔。”
  主人微微颔首,在待答话,依在她娘身旁的方若丽已抢着问:“君大哥,你姓名中的这三个字,是否君子的君,绝不后悔的不悔?”
  君不悔道:“不错,就是这三个字。”
  咯咯一笑,方着丽道:“你姓什名谁,我还是在你向龚弃色自报称讳的时候听到的,君不悔当时我就想到必定是这三个字,君大哥,你可是真叫不悔呀!”
  方着丽的老父唇角浮笑,却佯斥一声:“小丽不可无礼。”
  君不悔搓着双手,只能咧着嘴干笑,这一瞬里,他已经察觉方若丽所言不差——在这个家里,她的确是一块宝!
  主人又淡淡地道:“不知小丽向你提过我的名字没有?我叫方梦龙,道上朋友戏呼‘毒虹’,但这都是多年以前的事了,如今我早已不入尘嚣,规避江湖,说起来,梦龙未成,倒如春梦一场,过而无痕……”
  主人口气虽淡,其中却有着无可掩隐的感慨与无奈,甚至多少带有点苍凉意味。君不悔颇有所觉,他小心翼翼地道:“伯父虚怀若谷,淡泊世事,而江湖上钩心斗角,尔虞我诈,急流勇退,正当其时,还是伯父看得透彻,高瞻远瞩,好不令人钦服……”
  方梦龙不加可否的笑了笑,又道:“听小丽说,你的一手刀法极为精妙,不知令师尊是哪一位高人?”
  君不悔不免头皮发麻,却也只有实话实说:“回伯父的话,家师姓任单名浩,人称‘虎贲刀尊’的便是……”
  方梦龙面露诧异之色,像是生怕听错了:“小友,你可是说,令师尊为任浩其人?”
  我的天,又来了不是?君不悔口干舌燥地道:“是,家师正是任浩……”
  怔了好一阵,方梦龙才含蓄地道:“你的禀赋必然不差,自己也当是苦练多年,精心琢磨体会,方才有此等触类旁通的演化,所谓师父引进门,修行在个人,小友,了不起!”
  弦外有音,君不悔如何听不出来?他却难以为答,只有讪讪地道:“伯父高抬了,我一向资质愚鲁,是靠着名家指点调教,艺业上才小有进境。若光凭我个人去摸索探求,恐怕至今仍然茫无头绪,堪堪在三流把式中打转……”
  方梦龙以为君不悔嘴里的“名家”,是指他的师父任浩,内心虽大不以为然,却也十分欣赏君不悔的谦虚,当作君不悔锋芒不露的美德了。这位“毒虹”深沉地笑着道:“尊崇师门,不忘师恩,是做弟子的本分,小友能不忘本,足可证明你的天性淳厚,为人忠义……你的功力如何,我不曾亲见,仅是略听小丽谈起,但想来必极不凡,否则,那龚弃色是何等人物,岂会败在你手?”
  君不悔有些好奇地道:“伯父,姓龚的跟我提过,说与伯父尚有亲戚关系?我也问过令嫒,她表示似有这么一层渊源,却不知是何种亲戚?姓龚的对亲戚还敢如此悖逆,就不怕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将来难以对天下人?”
  叹了口气,方梦龙道。
  “是门远亲,远得不能论了,他向来叫我二哥,这二哥是如何叫起,连我也有点迷糊,但总有个源头是不会错的。此人在江湖上名声极为响亮,自成局面,亦乃称强一方的角色,小友,名声响亮并不一定意味着是好名声,龚弃色的风流贪淫尽人皆知,又十分高傲自负,个性亦相当怪诞孤僻,所以朋友极少,大家都不愿与他往来,我见到他也——”
  方若丽是越听越恨,她气鼓鼓地道:“爹,这件事的始末我已全向你禀报过了。爹要替女儿做主,好歹要给姓龚的一个教训,让他永远记得做人需恪守本分,不再逾矩!”
  方梦龙凝重地道:“事情当然不能就此罢休,小丽,如何区处为你自有主张,你且少安毋躁,容爹考虑允当再采行动……”
  小嘴微噘,方若丽不满意地道:“这还有什么好考虑的?爹可以马上通知爹的一干挚友,召集人手,连夜杀上‘栖凤山’,将那龚弃色活擒倒吊,狠狠抽他一百皮鞭,叫他再也不敢乱起色心,坏人贞节!”
  方老夫人连忙搂紧了女儿,又爱以疼的呵护着:“小丽乖乖,你别急,你在外头受到这等欺侮,为爹为娘的怎不恼怒痛惜?可是做事不能鲁莽,你爹得设想周全才下手,总会替你出这口怨气也就是了……”
  望着自己这块心头肉,方梦龙控制着情绪,相当沉稳地道:“丫头,你是爹娘唯一的独生女,从小惜你爱你,照护备至,有人打谱如此糟蹋你,爹真恨不能食其之肉,寝其之皮,爹对龚弃色的憎恶愤怒,绝非你能以想像,然而凡事要三思后行,不宜因为一时的冲动乱了章法,当年爹就是为了难忍那一口突来之气,才丢了这条左腿,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龚弃色亦不易相与,找还过节,要有通盘计划,你该不希望我们据理而往,却闹个灰头土脸回来吧?”
  方若丽仍有些不服地道:“根本不用顾忌姓龚的,爹,他已被君大哥重创刀下,眼前连只蚂蚁也无力踏死,只要爹一到,他除了喊天,亦只剩喊天的份了!”
  摇摇头,方梦龙老到的说:“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小丽,龚弃色久居‘栖凤山’,除了他本人武功了得,九名妾侍也个个身手不弱,而最令人顾虑的,是龚弃色左右的五个结拜兄弟,其实说穿了就是他的贴身护卫,那五个人或为退隐凶煞,或是孤僻邪恶,都是些离群背性,头脑怪诞无常的杀手,只是对付这五个凶人,我们便须费一番工夫,更何况要考量龚弃色日后的寻仇可能?这种种般般,全得设计周密,方能一举竟功……”
  君不悔接口道:“小丽,令尊所言极是,打蛇不打头,三年来报仇,总要一下子把姓龚的与其手下摆得四平八稳,才算允当,否则,可是后患无穷哩!”
  方若丽目注君不悔,笑盈盈地道:“君大哥。你说,你愿不愿再次帮我出这口气?”
  君不悔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方称适切,他期期艾艾地道:“这……这……呃,要看伯父如何筹划,还有……还有你到底认为怎么样办才算出了气?姓龚的本人业已受伤不轻,形式上或实质上的惩罚不同,小丽,这就要由府上各位定夺了……”
  方若丽紧迫着问:“不管怎么惩罚他,你是否愿跟我们一起?我是说,你能不能再帮我一次忙?”
  方梦龙轩眉道:“小丽不可强人所难!”
  这一声呵斥,倒把君不悔弄得越发不好意思,他赔着笑道:“老实说,我还有要事待办,急着到‘顺安府’去走一遭……”
  方若丽“扑哧”笑出声来,竟没有半点嗔怒的模样:“我还道只我童心未泯,好玩成性哩,原来这尚有一个和我同样的,君大哥,你宽怀,一朝把伤养好,将姓龚的整治过,我包领你去‘顺安府’逛个痛快,有吃有乐,叫你三天三夜都玩不尽……”
  君不悔忙道:“小丽,这不是玩乐之事,我乃另有要务!”
  方若丽垂下目光,沉默良久,才幽幽地道:“爹说得对,我不该强人所难,你已经救过我一次,我凭什么再要求你帮我第二次?君大哥,一次的恩德已够我终生感念,我不应得寸进尺,为你多寻苦恼……”
  话这么一说,简直叫君不悔又羞又愧,手足无措的没了辄,他急切起身,脸上是一阵白一阵青,连腔调都走了音:“小丽,小丽,你千万不要误会,我绝对没有袖手退避的意思,你想想,在我未曾结识你之前,都肯为你挺身而出,如今我们多少也算有了交情,又怎会故意推托你的请求?我……我的确是有事待办,不能耽搁太久……”
  方若丽低声道:“那么,你就在这里住上个三五天也好,即使你无暇帮我讨还公道,至少你胸前的创伤亦得延医调治,养好身子,你再走……”
  君不悔略一犹豫,终于咬了咬牙:“这样吧,小丽,我就在府上叨扰五天,五天之内,若伯父来得及去‘栖凤山’兴师问罪,我必效微劳,愿充马前之卒,如果届时尚不能成行,我便先去办事,办妥了再转回助你一臂……”
  方若丽惊喜地叫了起来:“君大哥,你,你是说真的?”
  君不悔苦笑着道:“自是不假,你方才那副哭兮兮的模样,叫人看了心慌意乱,任什么决定都豁了边,不顺着你,好像便是一种罪恶了……”
  方若丽粉嫩的脸蛋上涌现一抹赤羞,她娇弱不胜地捂着小嘴:“本来嘛,救人救到底,送佛送上天,哪有行半截子善事的,你好不容易把我从虎口里扯出来,莫不成就饶了那头淫虎?”
  君不悔笑道:“现在只算一头伤虎啦。”
  好片刻没有说话的方梦龙,这时才轻咳一声,语调平静地道:“虽是伤虎,牙爪仍在,这犹不说,他身边的人亦个个难缠,如得小友相助,或可一雪小丽所受之辱,给龚弃色一次不敢重犯的教训,如此,则不但小丽积怨得消,我夫妻挣回颜面,将来更不知有多少无辜妇女蒙受其幸!”
  君不悔点头道:“一切但凭伯父马首是瞻,我附诸骥尾便了。”
  方梦龙第一次呵呵笑了,笑得开朗,笑得打心底畅快:“多承小友仗义相助,为小丽之事,两遭相累,我这里且表谢忱!”
  君不悔又欠了欠身,表现着一副逆来顺受的修养,一派拿鸭子上架的挺功:“伯父无须言谢,只要时间上来得及,我好歹总跟着走一趟,至少也该为令嫒吐口唾沫在那龚弃色脸上,叫他明白色心之后,非杀即伤!”
  方梦龙大声道:“好,好一个色心之后,非杀即伤。老伴,快去交代方安,叫他赶紧到村前把那郎中老孙招来,再吩咐厨下准备一桌好菜,咱们先替君小友上药疗伤,然后再共谋一醉……”
  笑吟吟地答应着,方老夫人兴致勃勃的走出门去,方梦龙侧瞅着君不悔连连点头,原来一张严肃的脸孔有如霜融雪化,换做一片春风,这等光景,已不止是欣赏赞悦,更透着几分拣女婿的味道了。
  方若丽也不知是有心是无意,把气氛场面搭配得好,就在此时亲自替君不悔续上热茶,美目盼兮,盈盈浅笑,这一来,君不悔不禁心儿乱跳,呼吸都发了紧。

×      ×      ×

  “栖凤山”景色秀丽,虽不见群凤栖息,却有遍野的青松成林,或是虬结盘绕,或是亭亭如盖,白雪镶翠,各现挺拔孤奇之致,山不高不险,岭转峰回间,倒别有一番飘逸空荡的气韵。
  半山上,有一块宽阔平整的台地,云雾浮沉,隐约显出红楼一角,飞帘重脊,碧瓦闪耀,仿佛仙山福居,形质虚缈里,益觉出尘离世,人天只在一线之隔。龚弃色的“九美居”境界却是不凡,和他本人,全不是一个格调,遥遥往台地的楼宇一指,马背上的方梦龙沉声道,“小友,就是那里了,从此地上山,有一条修筑得不错的道路,虽多迂回,倒不难走,我们这就绕过去吧。”
  君不悔仍骑着他的黄膘马,闻言之下,收回搭在眉前的左手,呵出一口白气:“恐怕不需逼近,姓龚的那边就会有人堵在半途了!”
  方梦龙微微一笑:“如此更好,早见真章早了断!”
  说着,他朝后挥了挥手,领先策骑奔出。这趟来“栖凤山”的问罪之师,除了方梦龙与君不悔外,还有八位胖瘦不一,老少各异的人物,当然他们全是方梦龙的挚交好友,而且,皆是方梦龙从他众多的人际关系中精挑细拣出来的,个个能征善战,水里火里断不含糊!
  十人十骑泼风也似顺着山路往上盘升,积雪随着马蹄的翻飞溅扬,而蹄声宛若擂鼓,一阵急似一阵地冲破僵寒的空气,在幽寂的石崖陡壁间回荡,声势端的雄壮!
  领头的方梦龙提高嗓门招呼:“转过前面的弯路,是一条峡谷对峙的窄道,只容一人一骑通过,大伙多加小心,那个地方最适于打埋伏!”
  君不悔稍稍靠近,大声道:“伯父以前来过此地?”
  方梦龙笑道:“多年前曾至此游赏一次,却不是为了龚弃色,那时我甚至不知他居住在这‘栖凤山’,更不知那幢红楼竟是他的产业……”
  君不悔补充道:“红楼有个名称,姓龚的叫它‘九美居’……”
  方梦龙目光远跳,叹息一声:“一个具有此等身手,且在道上名头极响的人物,却偏偏沉溺于女色之中,误以下流为风流,害人害己,说起来也叫可惜。”
  嘿嘿笑了,君不悔道:“所以俗语早有明示,色字头上一把刀。”
  嘴里说着话,君不悔心中不由下意识的联想,龚弃色贪淫挨刀,挨的可不正是自己那把傲爷刀?
  骑众绕过了徒急的弯路,眼前果然出现了一处险恶地形。道路两旁,石壁相对耸立,高逾百尺,只得中间一条窄径通过,这条窄径,一人一骑凑合着能以勉强通行,而径路弯曲,天光一线,人要穿谷过去,委实得费一番工夫。
  领头的方梦龙停下马来,仰首打量左右浑然拔峙的石壁,石壁灰暗滑湿,积雪斑斑,极目上望,也仅能看到半截,再向高去,则为凸崖遮挡,瞧不真切了。
  君不悔座下的黄膘马突然喷鼻低嘶,连连刨蹄,他赶紧轻拍马头,一边小声叱喝。方梦龙回头注视马匹的动静,又抬眼看了看:“小友,你的坐骑似乎有点不安?”
  君不悔压着嗓门道:“这畜生很少有这种情形,莫不成它感觉到什么凶险的征兆?”
  方梦龙浓眉微皱,有些忧虑:“马儿的嗅觉比较灵敏,且对周遭的危险事物往往会有预先感应,很少无缘无故现显焦躁之态,小友,这峡谷之上,恐有蹊跷!”
  舐舐嘴唇,君不悔道:“那,伯父要怎么应付才好?”
  沉吟了一会,方梦龙道:“小友,你的提纵之术火候如何?”
  这一问,君不悔倒有些难以回答,自己的轻功比诸往昔是颇有进境,然则高明了多少却不易衡量,再说,一山更比一山高,好轻功的角儿技艺拔尖,在不了解别人的造诣之前,又怎敢夸言自诩?他犹豫着道:“能跑能跳是没有错,便上不上得了台盘却不敢说,伯父的意思是?”
  方梦龙直率地道:“我自有用意,小友,让我们这样说吧,你的轻身术比你的刀法如何?”
  干笑一声,君不悔道:“刀法为上,伯父。”
  点点头,方梦龙道:“如此,则我们几个由峡谷佯行强过,这项行程甚为危险,时机分寸必须慎加把持,在我们前进之际,谷上尚得有人配合,向可能的埋伏者展开奇袭,双管齐下,或可安渡!”
  仰颈朝谷顶望去,君不悔吸了口气:“沿壁攀谷,伯父,得要一等一的好轻功才行!”
  方梦龙笑道:“不用愁,我们正有数位此中高手随待候差。”
  说着,他向后招手,一边低呼:“贺耀祖、伍力生、毛子轩、霍长,你们四位且请过来。”
  四个人翻身下马,迅速围拢到方梦龙周遭,方梦龙压着嗓门向他们交代了一些什么,但见四个频频点头,匆匆抄扎,末了,方梦龙犹在殷殷叮咛:“各位行动之时,务加谨慎,尤其不要露了行藏,只闻暗号一响,便立刻下手,两面配合,齐头并进,敌方若有埋伏,也一定能以破除,全赖大家多出力了!”
  贺耀祖等四人毫不迟疑,分做一组两个,有的取出爬山爪,有的解下锯齿叉钩,爪飞勾扬间,各自腾跃而起,贴着湿滑陡峭的山壁,就似四只猿猴般又快又疾地攀升上去,手脚利落极了!
  君不悔目光随着上升的人影移动,口中赞道:“真是灵巧矫健,登山攀壁,竟如履平地,伯父,这几位前辈年岁不小,身手之便捷,恐怕连一般小伙子都望尘莫及……”
  方梦龙微笑道:“他们确是行家,飞檐走壁,越崖翻岭之事,对他们而言,如同家常便饭……”
  君不悔亦不禁有些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味道,他将袍袖一摆,略现急迫地道:“伯父,我们也该闯关了吧?”
  方梦龙老练地道:“别忙,再稍候片刻,等他们摸到谷顶,把对方的暗桩盯牢,待我们沿着窄道通行的当口,上面便即动手奇袭,掩护我们过关!”
  君不悔若有所思地道:“不知谷顶两侧,是否一定会有那边的埋伏?若是没有,我们便成紧张过度,白忙活一场了。”
  方梦龙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审慎些总错不了。这条窄道实在太险,设苦对方安下伏兵,由上往下展开攻击,峡谷之内即是绝地,想囫囵出来都难上加难,万一没有埋伏,求个心安,岂不更好?”
  君不悔笑道:“伯父说得是,冲锋陷阵到底不似闲着逛悠来得舒坦,上面如果没有埋伏,咱们便权当游山玩水,逍遥而行啦……”
  这时,后面一个短小精悍的仁兄已打出招呼:“方爷,时辰差不多了,闯吧?”
  方梦龙抬头一望,急促下令:“大家听着,前头三匹马放空骑,隔一歇放一匹,冯丹乘第四匹马跟进,记着要侧贴马腹之下,其他的人随后快冲,万一情况不妙,难以强自,各位注意我的信号,立时退出峡谷,切记不可逞强,免增意外伤亡!”
  大伙纷纷回应里,那短小精悍的朋友已猛然拍向一匹空骑的臀部,马儿受惊之下,啼啼啼一声嘶叫,放开四蹄奔入谷道,第一匹马儿没了影子,跟着第二匹,第三匹也在间歇后连续进谷。
  叫冯丹的是个又干又瘦的黑脸人物,他正以目光征求方梦龙的指示,方梦龙已低叱一声:“该你了,冯丹!”
  于是,冯丹带马入谷,他人并非坐在鞍上,而是侧挂在镜,马儿甫进谷道,他整个身躯微微一缩,竟然完全隐藏马腹之下,无论从高处或正面望去,根本不见人影,俨然又壹乘空骑!
  方梦龙不知在什么时候,手中已多了三寸竹笛,他此刻凑笛入唇,一阵尖锐且具有简单音节的怪异声响立时迸扬传扩,有如鹰唳鹤鸣,十分清亮!
  在竹笛的锐响声中,君不悔与其他三人迅速拍马松缰,紧跟着方梦龙冲向峡谷。
  谷顶是个什么光景,下面的人并不知道,但是他们却知道原先的判断是对了,因为不管空骑实骑,才一进入谷道,顶端便突兀降下阵阵箭雨矢芒,其中有长杆双翎的劲箭,有短羽利链的连珠矢,这还不说,更夹杂着石块碎岩,外带一个个落地即碎的石灰包!
  情况猛然间发生,而一发生便是这般强烈得不可收拾,峡谷中方梦龙与君不悔一伙人乐子就真个大了,漫天的弯矢飞舞,刺耳的穿透空气声噗噗不绝,烟坐掺着积雪,渗着足可迷眼窒息的呛鼻石灰末,四处迷蒙飘扬,石块纷落又如群星并殒,这一切的灾难全聚向一个焦点——峡谷之内!
  马匹的嘶叫凄厉悠长,人的呼号惨怖如泣,马匹在翻滚,人体在弹跳,血肉横飞,一片猩赤,业已分辨不出哪是马血,哪是人肉了,老天,好一副地狱景象!

相关热词搜索:傲爷刀

下一篇:第十七章 好一群妖魔鬼怪
上一篇:第十五章 出尘不染的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