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火烧野林 血溅静堡
 
2020-07-07 14:59:38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秋!
  烈火连烧了整天,秋风下,十野林尽成焦土。
  这一场烈火,是项烈火亲手纵火燃烧起来的!
  在湘北,每一个人都知道,项烈火的脾气,就像一只愤怒的狮子。
  狮子不怒时已具无比威势!
  愤怒中的狮子,又有谁能撄其锋?
  十野林没有得罪项烈火。
  但十野林的静堡堡主,却杀了项烈火的师弟陆猛。
  所以,一场大灾祸就此发生。
  烈火殷红!
  项烈火的脸也同样殷红!
  他在千岩岗上,竖起了金狮寨的大旗,还建造了一座巨大的擂台,等待高空驰到来。
  高空驰就是静堡堡主!
  静堡,在江湖上一向都如其名静静的伏在十野林中,从来都没有闹过什么事。
  但从今后起,静堡将不会再那样地平静了!
  这是“大火之秋”。
  也是“多事之秋”。
  战争已经渐渐开始蔓延,杀气已随烈火笼罩着湘北。

×      ×      ×

  十野林已不成“林”。
  这真是一场惊人的大火!
  可是,十野林虽已被烧成焦土,但静堡仍然静静地耸立着,没有被烧毁!
  项烈火并没有率领着自己的手下攻过去。
  他要困死静堡,饿死静堡。
  静堡里的粮食,绝不足以维持太长久的时间!
  高空驰迟早一定会闯出来的。
  他的估计,没有错误。
  当最后一阵火焰完全熄灭之后,高空驰就从静堡里出来了。
  他并不是闯出来,而是悠然地,像游山玩水似的神态,来到了千岩岗。
  项烈火很少佩服别人!
  尤其是敌人,他总是把对方说得一文不值。
  但现在,他由衷地竖起大拇指,赞道:“果然好胆量,竟然一个人就敢来到这里。”
  只见高空驰叹了口气,缓缓道:“杀陆猛的人,只不过高某一人而已,又何必劳师动众,累及无辜?”
  四句说话之间,高空驰的身子已飘然登上那座巨大的擂台上!

×      ×      ×

  高空驰并不太老,虽然他的真实年纪已有五十五岁,但看来倒和四十岁的中年人不相上下。
  他喜欢穿白色的花缎长袍,却手摇一柄绣着黄龙的折扇!
  这柄黄龙扇,是他成名之后,才自制出来的一种武器。
  这柄黄龙扇,既是扇,也是剑!
  扇中有剑,剑长二尺二寸,虽然并非削铁如泥的神器,但能挡得住高空驰扇剑之威的江湖人物却并不多见。
  他迎风而立,衣袂飘舞翻飞,勒勒作响。
  项烈火一声吆喝,两个赤膊精壮大汉,把一根金光闪闪的巨杵抬上。
  这是名震天下的黄金杵。
  这一根黄金杵,价值连城,重量也骇人已极,足足有二百七十八斤重。
  项烈火手持黄金杵,一双眼睛睁得彷似铜铃,须眉皆竖,果然像只愤怒中的狮子。
  高空驰淡淡一笑:“金狮寨的寨主,果然名不虚传。”
  项烈火怒吼一声道:“你为什么要杀陆猛?”
  高空驰叹了口气,道:“陆猛的武功不如你,人格也不如你。”
  项烈火道:“他做了什么错事?”
  高空驰道:“罄竹难书。”
  “胡说。”项烈火把黄金杵一荡,逼前三尺!
  高空驰仍然手持黄龙扇,气定神闲!
  项烈火越暴躁,对他就越有利。
  这一点,任何人都应该看得出来!
  然而,项烈火曾经用黄金杵打碎过不少武林高手的脑袋,他每次杀人时的情绪,都总是异常激动,暴躁的。
  高空驰也明白这一点!
  所以,对于项烈火的“暴躁”,不能不作出另一种估计。

×      ×      ×

  擂台四周,都是金狮寨的人!
  如果项烈火要以多欺少,高空驰的处境就十分危险。
  但高空驰似乎看准了项烈火不会用他的手下来对付自己!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高空驰这一着,显然是相当危险的。
  但他的估计没有错误。
  项烈火要亲手为陆猛报仇,所以才建造了这一个巨大的擂台,等待高空驰来到这里决一死战。
  在武林中,项烈火的名誉远不及高空驰!
  高空驰的智谋,也在项烈火之上!
  他之所以敢单刀赴会,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
  高空驰绝不会打无把握的仗!
  他敢以自己的性命打赌,这一次擂台大战,项烈火一定会死在他的黄龙扇下。

×      ×      ×

  台上的决战已快开始!
  在千岩岗八百里外,有一个小市镇。
  这个市镇最著名的货物是马!
  贩马镇,就是这个小镇的名字。
  贩马镇的贩马商,最少有十一个。
  通常,这些贩马商都喜欢在空闲的时间,来到镇北的一间酒家里聚头,“评头品足”。
  他们评的是马,不是人!
  因为这间酒家的门外,有一个贩马的场地,顾客在酒家吃菜的时候,一眼就可看见这个贩马场内的马!
  这个贩马场的老板,叫孙平!
  孙平绝不喝酒,他是个著名的好好先生。
  他的外表,绝不像个贩马商,也不像个生意人,却像一个穷酸秀才。
  但忽然间,这个人的性格好像变了!
  今天,他居然独自跑到酒家之内,捧着一坛竹叶青,喝得天昏地暗。
  其他的贩马商看见了,都觉得奇怪极了。
  每一个人都在想:“孙平究竟受了什么刺激,要喝酒消愁?”
  有人担心他会喝醉,于是走上前劝他别再喝下去!
  劝孙平别再喝酒的人,是一个叫韩大象的大个子。
  韩大象的身躯,又胖又大。
  但孙平却把他整个人扛起,送他回到原来的座头上。
  只听得孙平淡淡的道:“我喝我的酒,你别再多管闲事。”
  韩大象这一次真的被吓呆了。
  他的体重很惊人。
  但孙平的臂力却更加惊人,一下子就把他整个人像包米般扛来扛去!
  不但韩大象被吓呆,其他的人都为之一惊。
  没有人想象得到,孙平原来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会家子,否则他又怎能把韩大象轻易地扛起。

×      ×      ×

  当孙平开始第三坛竹叶青的时候,酒家的门外,突然传来两个男人的声音一齐响道:“好酒量啊,真好酒量!”
  孙平连眼皮都没有抬起,依然把酒猛喝!
  酒家门外的两个男人,左首一人穿着黄袍,腰悬快刀,满面笑容,而右首一人,则身穿紫衣,面上的神色却是愁眉苦脸,像三天没有吃过饭似的!
  孙平喝了一口酒,忽然频频摇头道:“真没出息,一个只顾笑,一个却只顾发愁,像你们这种人,成了什么大器?简直比一口酒还不如。”
  黄袍人哈哈一笑,道:“说得好,说得好。”
  紫衣人寒着脸,蹙眉道:“说得不好,说得不好。”
  黄袍人笑道:“有什么不好,有出息的人,未必就是好,没出息的人,也不见得就会糟到立刻要躺进棺材里。”
  紫衣人道:“胡说,你和老大都是胡涂虫,笨鸭蛋!”
  孙平哼一声,怪声怪气道:“你说咱们什么都不成问题,但是最好别去开罪老四。”
  黄袍人悠悠道:“老四又怎样了?难道他会吃人不成?”
  紫衣人幽幽一叹:“老四的性情,越来越是冷酷,全无人性,就算有一天,他拿着人腿大咬大啃,也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黄袍人仰天一笑:“他又不是吃人魔,怎会吃人腿?简直放……”
  他最后一句说话,只说了三个字,就再也说不下去!
  因这个时候,酒家门外,来了一个脸孔冷冰冰,嘴里却热腾腾的青衫汉子。
  他的嘴热骚骚,因为他正在吃着一条熟了的人腿!

×      ×      ×

  原本已喝得有点醉醺醺的孙平,突然就像被针刺了一口,完全清醒过来。
  “老四,你疯了?你真的吃人肉?”
  青衫汉子冷冷一笑,点点头,然后又在那条烤熟了的人腿上,狠狠咬了一口。
  孙平放下了酒坛,冲前就揪着他的衣衫,大声说道:“你若不解释清楚为什么要吃人肉,我就揍你。”
  只听青衫汉子冷冷道:“如果你看见一只狗咬人,你会不会马上跑过去,把那只咬人的狗反咬它一口?”
  这一个问题,听得每一个人都为之发楞。
  韩大象首先抢道:“当然不会。”
  青衫汉子倏地喝道:“闭上你的猪嘴吧。”
  韩大象心头一凛,果然乖乖闭嘴!
  孙平叹息一声,摇摇头道:“我也不会。”
  事实上,又有谁会去咬一只狗?
  谁知青衫汉子却道:“你不肯去咬狗,但我肯。”
  孙平一呆!
  青衫汉子又是一阵令人刺骨的冷笑:“老大,你可知道这条人腿是谁的?”
  孙平冷哼一声道:“总不会是你老婆的吧。”
  青衫汉子一字一顿,缓缓说道:“这条人腿,是蔡吐骨的左腿。”
  “蔡吐骨”这三个字一出口,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连一直笑口吟吟的黄袍人,都也再笑不出来。

相关热词搜索:飞鲨浩劫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马场恶斗 三恶伏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