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鸳鸯闪电箭 雌雄杀人盗
 
2019-08-16 20:26:06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夕阳黯淡,夜色已临。
  羽重楼在暮色中狂奔、狂奔。
  他的脸色,苍白得就像他身上的衣裳,但他的眼睛,却殷红得有如衣裳上的鲜血。
  他的头发很凌乱。
  一头乱发,在风中飞舞,在他的发上,依稀还带着一个女孩子的体香。
  如果江南水陆两路十八股流匪的绿林大盗,能够看见他现在的情景,一定会拍掌称快。
  三年前,羽重楼在半月之内,连破江南十八大盗寨,前后总共二十七个名声赫赫的绿林大盗,相继死在他的双鹿剑下。
  双鹿剑是一对足以令绝大多数武林人士垂涎的利器。
  羽重楼曾经有过一剑连杀九个武林剧盗的惊人记录。  
  苏州美人自古驰名天下。
  但苏州羽氏世家的“飞羽剑法”,亦同样驰名。
  直到羽重楼这一代,飞羽剑法和双鹿剑,已成了邪魔道上的大煞星。

×      ×      ×

  羽重楼在暮色中狂奔了多少路?
  这一点,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失败了。
  就在这天的黄昏,羽重楼初尝败绩。
  他不但吃了一场败仗,而且连琳玲也被人抢走。
  琳玲。
  多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
  但现在,琳玲已不再属于他,因为他刚刚败在情敌的剑下!

×      ×      ×

  酒香浓。
  有人说酒是穿肠毒药。
  也有人说酒是一种怪物。
  无论怎样香浓的酒,只要它被喝进了肚子里,喝酒的人不但不香,反而变得很臭。
  那是酒臭。
  羽重楼平日很少喝酒。
  但今夜,他所喝的酒简直就可以把他活活淹死。
  可是,他仍然在嚷着要酒。
  他的确醉了。
  他醉倒在一间只有穷鬼才光顾的第八流酒家。
  可是,第八流酒家又怎会有第一流的酒呢?
  羽重楼不知道。
  他不知道自己喝进肚子里的酒是什么酒,不过就算那是毒酒,恐怕他也会照喝不误。
  虽然他还年青,但却捱不起失败的打击。
  对于他来说,当然是件很危险的事。
  可是,他现在除了嚷着要喝酒之外,什么事都不再顾虑了。
  酒家里的顾客越来越少,而他肚子里的酒液却越来越多。
  不懂得喝酒的人,就算他的武功根基再好,也一样会醉的。
  羽重楼终于醉了。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他不再在那间酒家之中,而是在一张软绵绵的大床之上。

×      ×      ×

  床褥是淡红色的。
  他身上盖着的被子,也是淡红色的。
  但他身上的衣裳,却已完全不见了。
  羽重楼虽然是个男人,但他似乎比女人还害怕赤裸。
  他拼命的抓,希望抓回自己的衣服。
  但他没有抓到衣服,却抓到一只手。
  这只手柔软光滑,白如羊脂,美如碧玉。
  羽重楼呆住了。
  他想把自己的手缩回。
  但那一只美丽的手,却把他抓得紧紧的,不肯放开。
  羽重楼转过脸,向上望去。
  他那张白脸刹那间涨成火焰般红色。
  因为他看见一个女人。
  一个远比琳玲更漂亮的女人。
  而且,她和他一样,全身都是赤裸的。

×      ×      ×

  羽重楼以前见过不少女人。
  穿衣服和不穿衣服的女人他都见过。
  但他从未见过一个如此完美,浑身洁白如璧的女人。
  他也从未见过这种笑容。
  她的笑容是纯洁的,但也是充满诱惑的。
  羽重楼不敢把目光停在她的身上,他紧闭上眼睛。
  她忽然又“嘤咛”的笑了起来。
  “你这个人真有趣。”
  有趣?连羽重楼都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有趣。
  赤裸的女人忽然躺在他身旁。
  她肌肤柔滑如缎子。
  但缎子不会发出她身上那种诱人的灼热。
  羽重楼终于忍不住问:“你是谁?为什么会躺到这张床上?”
  他的说话才出口,就已经知道自己讲错了说话。
  赤裸的女人吃吃一笑:“这张床是我的,我为什么不能躺在这里?”
  羽重楼深深的吸了口气。
  “你究竟是谁?”
  “我是个女人,”她像一条蛇般蜷伏在他的胸膛上:“我是属于你的。”
  羽重楼的耳根登时发热。
  他知道自己并不容易害臊。
  但现在,他却像初出道的江湖小子。
  “你的名字是……”
  “樱樱。”
  “樱樱?樱花的樱。”
  “不错,我姓雷……”
  “雷樱樱?雷二娘?”
  她把他缠得更紧,她的唇印在他的小腹,渐渐地还移动到……
  她又像梦呓般喃喃的说:“你看我像不像雷二娘那条母老虎?”
  羽重楼勉强忍耐。
  雷樱樱就像一团火。
  她身上所发出的热力,已足以把世间上绝大多数的男人溶化。
  羽重楼也不例外。
  他终于抵受不住雷樱樱的挑逗,他拥抱着她,还把她紧紧的压着。
  雷樱樱笑得更愉快,更诱人。
  看她的表情,就像一个钓鱼的人,正在把刚钓上的鱼儿放进烧红的锅里一样。
  羽重楼的每一根骨都已软化。
  男人都是这样,羽重楼虽然是江湖上著名的鹿剑公子,亦难以抗拒雷樱樱这种女人的诱惑。
  他埋首在她胸脯间。
  她的胸脯丰满,而且滑不留手。
  江湖上,每年有多少英雄豪杰被埋葬在这个地方?
  没有人知道。
  雷樱樱只知道一件事:
  羽重楼快将成为她的俘虏。

×      ×      ×

  他的目光,充满欲火。
  雷樱樱的腰肢在扭动,她的媚眼彷彿已把羽重楼的魂魄从七窍里勾出。
  但忽然间,雷樱樱的腰间一麻,接着全身的十二个大穴同时被制。
  雷樱樱的脸色没有变。
  她仍然保持着相当的冷静:“你不喜欢我?”
  羽重楼那双充满欲火的目光,在瞬息之间变得很清醒。
  他在找寻自己的衣服。
  这一次,他没有失望。
  穿上了衣服的羽重楼,他感到轻松多了。
  他并不习惯在陌生人的面前赤身露体,无论对方是男是女也一样。
  雷樱樱忽然叹了口气,道:“葛老大的说话果然不错,你并不是个容易上当的人。”
  羽重楼冷然道:“葛老大?谁是葛老大?”
  “难道你连葛刀王的名号都没有听过吗?”
  “葛刀王?”羽重楼的脸色有点变了:“难道这里是连环寨?”
  雷樱樱眼波流动,嫣然笑道:“连环寨七坡十三府,每一府的主人,都是时下武林的大英雄、大豪杰。”
  羽重楼冷冷一笑:“十三府中的香妃府主人,莫非就是你这条母老虎?”
  雷樱樱虽然全身动弹不得,但仍然谈笑自若,媚态万千:“你说得一点也不错,实在的问你一句,何以昨夜竟然醉成那副样子?”
  羽重楼不答。
  他想快一点离开这个地方。

×      ×      ×

  香妃府。
  羽重楼的确在连环寨的香妃府中。
  他刚想离开,香妃府门外就传来了一个人冰冷的笑声。
  “羽公子,你忘记了一件事。”门外有青松,青松下有一个老和尚。
  老和尚虽然年纪已有一大把,但他的脸上居然毫无皱纹。
  他的声音不但冰冷,而且还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妖异之感。
  羽重楼连头都没有转过,他已淡淡的答道:“在下知道遗下了什么东西,那是我的剑。”
  老和尚格格一笑。
  “不错,难道你连双鹿剑也不取回,就甘愿离开连环寨?”
  羽重楼道:“听大师的意思,似乎知道双鹿剑的下落。”
  老和尚怪笑道:“老僧当然知道,只不过凭羽公子的力量,恐怕一辈子也休想把剑取回。”
  羽重楼无言。
  他现在身陷虎穴之中,这一个筋斗他是栽定的了。
  但他不明白,连环寨何以对自己有这么大的兴趣?
  老和尚的声音忽然又变得温和,连笑声也亲切起来:“如果羽公子相信老僧的话,取回双鹿剑虽非易事,却也绝不会太难。”
  羽重楼道:“在下不明白大师言下之意。”
  老和尚干咳一声,道:“老僧想找出一个人的下落,那是老僧数十年前的知己朋友。”
  羽重楼一怔。
  “那人是谁?”
  老和尚沉默了许久,才缓缓的道:“他姓谢……”
  老和尚只说出了三个字,羽重楼的眉头便已一皱。
  “这一个人,羽公子你一定知道他的下落,”老和尚的笑容更亲切:“他就是谢人拳。”

相关热词搜索:黄金战袍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血战天狼楼 连环寨易主